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日曜轉生 作者:章渝〈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10515 227 27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8-22 22:56 編輯

日曜轉生(正式版)正文 第一集 京華春夢

  第一章平靜的時光

  太陽已經升到半空了,在它那灼人的光芒下,貝利維莊園沐浴在夏天的陽光下。

  成千隻知了躲在繁密的樹枝上,吱呀吱呀地叫個不停,那叫聲很單調,單調的讓人昏昏欲睡。夏風長拂,杏桃木和橄欖樹的葉子翩翩起舞,有若少女的小手對情人的呼喚。

  「真是幸福而悠閒的生活啊。」靜靜的躺在葡萄架底下,伽羅‧貝利維發出了內心的感歎。他面前,琳瑯滿目水果和糕點擺了一席。清澈的西亞諾山的葡萄酒,慢慢的流進心底,留下一絲醉人的餘香。淡青色的炭火下,羔羊慢慢的變得金黃和焦脆。美麗的侍女將香氣撲鼻的烤羊肉從鐵叉上取下來的,用銀色的小刀熟練的切成薄片,塗上特製的漿汁,送入伽羅的口中。

  一個美麗的侍女輕輕的捶著他的小腿。

  一股滲入骨髓的閒逸在空氣中流淌。

  慢慢的,睡神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旁。現年十九歲的伽羅面容柔和而秀氣,他的個子比尋常人高上一點。此時,睡意紛紛的男子身上,洋溢著一種懶洋洋的味道……

  「瞄嗚——」

  一隻奶油色的肥貓越過草地,小跑幾步,一個虎躍跳到伽羅的肩膀上,長長的尾巴打著擺子,厚厚的肉掌肆無忌憚地踩著他的臉龐。

  「噓,乖,倫巴,我的午睡時間到了,別叫啊……」伽羅抓住大貓柔軟的肉掌,把貓兒把到懷裏,對著扭動不依的貓兒喃喃自語。花貓的身體很沉,肉乎乎的身體壓的躺椅沉了一下。死死的抱著懷裏的貓兒,伽羅好像找到了一個溫暖的枕頭。

  憤憤不平的貓兒伸出有倒勾的粉紅色舌頭使勁的舔著伽羅的鼻子,花斑毛的扁臉充滿憤怒的看著主人那懶散的表情。

  「天哪,我犯了什麼罪孽,竟然讓我附生於一隻貓的身上?」

  曾經是大大有名的慾望之神,發出了他第一萬八千五百六十三次的詛咒。作為諸神之中最有實力的神祇,竟然也逃避不過命運之嘲弄,當日和死對頭智慧女神決鬥時,肉體在激烈的戰鬥中化為大地的塵埃,巨大的能量衝擊甚至讓空間產生了變異,傷痕纍纍的他在被迫在肉體毀滅的時候進行了靈魂的轉移。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空間變異的能量竟然讓他附身於一隻貓的身上,當然,有失便有得,他,不,那一隻肥貓擁有了不死之身,任何的物理,魔法攻擊對它無效。

  然而,一隻擁有了不死之身的肥貓,也還是一隻貓。昔日的神靈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和魔法,轉生成了一隻貓,一隻只會喵喵叫的肥花貓。

  值得慶倖的是,相同的空間的裏,它的主人也是一個有著類似命運的人,來自另一個世界,一個叫做地球的異域的人。他的靈魂飄蕩到這個世界上,這個叫做日曜的大陸。他的名字,是伽羅‧貝利維。

  看著面前的那只因為憤怒而有一點變形的貓臉,章渝,不,應該是伽羅歎了一口氣,每天乏味的例行辯論又要展開了。作為比慾望之神幸運一萬倍的人,他轉生在亞述帝國的三皇子,十七歲的伽羅身上。作為同樣轉生的靈魂,他是目前唯一可以和慾望之神,不,是那一隻叫「倫巴」的肥貓進行心靈溝通的人。

  「你這個懦夫、膽小鬼、下流胚、烏龜、王八蛋、只懂得藏頭在龜殼裏,調戲無知小女孩的蠢蛋,為什麼你不能活得像個人樣?你你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不承諾答應我的誓言呢?你你你,枉費我幫你做了那麼多,你卻像一個烏龜似的,一天到晚縮在你的家裏享樂。」

  「倫巴,你看我現在不是活得挺滋潤的嗎?我,亞述國的三王子,玉樹臨風,風度翩翩,風靡帝都萬千少女,只要我勾勾小指頭,無數美女都會投懷送抱。再也沒有比這樣的日子更暇逸的了,我看你是妒忌我的好運氣。倫巴乖,我現在不是用力的做了嗎?我有我的一小班的勢力,我也讓別人給我們打聽你的事情。」

  「我呸,你這個地球阿三!難道你一生是伏女人的肚皮上的?那真是可喜可賀啊,尊敬的三皇子,亞述帝國的未來之星!你為什麼不爭取,你這個地球烏龜!難道你不想建立豐功偉績嗎?三皇子呀,你是三皇子呀,難道你不想再進一步,成為亞述帝國的帝君嗎?」

  「當皇帝有什麼好處?以我這樣的聰明絕頂,為什麼要和我那兩個哥哥爭那個爛凳子?那種東西用來作柴火還顯得笨重,我需要的只是一張能夠容納上百人的大床。」

  「當了亞述帝國的帝君,你可以有數不清的美女,無盡的權勢,廣袤的土地踩在你的腳下……」

  「然後呢,我做什麼?」

  「那使你可以坐在高高的寶座上,命令所有的……」

  伽羅哈哈的笑了起來,對著周圍的侍女說道:「海蓓,你的手法太輕了,用一點勁,還有麗娜,不要給我喂有筋的肉,把我身邊的酒杯端過來……」

  粗魯地擰著花貓粗短頸部上毛絨絨的厚皮,亞述帝國的三皇子伽羅繼續用心靈和一隻叫「倫巴」的肥貓進行著溝通:「你看,我現在同樣也可以命令我周圍的所有的人……哈哈哈哈。」

  不斷掙扎的肥花貓看著面前的白癡一樣的男人,心中的詛咒越來越強烈。

  「可是你不想回到你的故鄉,再見到你的親朋好友?就我所知,只要你當上了亞述帝國的皇帝,一切的不可能都會成為現實。」

  用看白癡的眼光看著面前的慾望之神貓,伽羅說道:「難道你在貓身上呆了幾年,你的腦子已經開始退化了,我現在可是一個皇子呀,一個不用幹任何事情就可以幸福的生活的寄生蟲,難道你認為我還願意回去嗎?」

  使勁的搖了搖頭,一隻叫「倫巴」的肥貓做著最後的努力,「但是,你可不可以幫我找到智慧女神的轉生體,我我我,真的不想做一隻貓了,瞄嗚——」

  「開玩笑,世界這麼大,我只是一個無權無勢的三皇子,怎麼可能有那麼好的運氣和實力一下就找到智慧女神的轉生呢?何況我一直在用心的去找。」

  「可是,你的勢力太小了,為什麼你不追求更大的權力呢?我可以幫助你。三百年前,在我的幫助下,亞述帝國的君主貝利維二世幾乎統治了半個日曜大陸。那是亞述帝國歷史上最輝煌的年代。帝國的版圖東起布倫高原,西面達到紅月海沿岸,甚至曾佔領了……」

  「可惜還是失敗了,敗在智慧女神的代言人手中。」

  「還有一千三百年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貓兒貓兒不要愁,喝杯美酒解憂愁,來,喝酒。」

  伽羅拿起了酒杯,將西亞諾山的葡萄酒灌進了「倫巴」的口中,「來來來,一醉解千愁,倫巴,相信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咕嚕,咕嚕。」一大杯葡萄酒灌進了「倫巴」的口中,伽羅完全不顧花貓被嗆得不停的咳嗽。酒的力量慢慢的開始發作,一隻可憐的貓有什麼酒量!

  「瞄嗚……」倫巴用力瞪著主人的臉,「喵嗚……喵嗚……你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社會的人渣垃圾……你會有報應的,蕾米娜,你現在在哪裡?……」

  花貓淒慘的叫著,它的金色的瞳孔開始變成金色的漏斗。慢慢的,伽羅懷中的貓兒停止了掙扎和叫喚,軟軟的躺在主人的懷裏。

  伽羅拍了拍懷裏已經陪了他三年,肥得如同圓球的花斑貓,那個可憐的慾望之神:「願上帝保佑你,阿門。」輕輕的劃了一個十字架,將最後的一點點在了花貓的紅潤的鼻頭上。

  是的,天不早了,該到睡覺的時間了。伽羅伸開了雙臂,美美的打了一個懶腰,然後將肥貓摟進了懷裏,開始了他的美夢。

  時間慢慢的流逝,太陽已經開始收起它那炎熱的光芒。空氣中的炎熱開始消退,原本輕輕的扇著扇子的小侍女給主人披上了一條薄毯。伽羅懷裏的隆起蠕動了兩下,可憐的貓兒醒來了。倫巴輕輕的搖了搖昏昏欲睡的腦袋,大聲的詛咒著那該死的酒。它恨恨的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伽羅,用勁的踩了他的臉龐一腳。

  「不要,柔兒,不要在我睡覺的時候偷偷的摸我。現在還早。不要叫醒我,ZZZZZZZZZZZ.」

  伽羅翻了一個身,又繼續開始睡了。身邊的小侍女捂著嘴偷偷地笑了,大家都知道這個花貓是主人的最喜歡的寵物。她們將還在蹂躪伽羅臉龐的花貓抱下來,然後細心的給主人重新蓋好了身上的薄毯——雖然主人告訴她們不需要這麼貼心的服侍,但是她們覺得這是侍女們的本分。

  「不要鬧了,倫巴,到別的地方去玩。廚房裏面給你做好了一條清蒸魚,你再調皮的話,魚兒就沒有了。」

  溫柔的小手撫摸著花貓的頭頂,小侍女將花貓從伽羅身邊帶走。

  花貓心有不甘的看著被美麗的侍女服侍著的伽羅,心中滿是不甘。

  難道這就是我的命運?自從和這個傢伙一起來到這個大陸以後,花貓的心思只有一個:「趕快的離開這個該死的身軀。」像它這樣的一個高貴的靈魂,這裏每一天對他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昔日的神靈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了這個地球人章渝的身上,因為只有這個人才能和他溝通。花貓多麼希望伽羅能夠成為亞述的君主,而不是現在這個小小的三王子。只要這個傢伙當上了帝國的君主,就絕對就可以用最快的時間幫助自己找到智慧女神。

  可是,為什麼他表面上竟然是一個沒有任何野心的人,不,不能這麼說,他也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慾,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可是他用他的理智將他的野心牢牢地控制住。

  通過倫巴仔細的觀察,它不得不承認,那個地球人章渝到現在將他的角色扮演非常好。在所有人的眼裏,現在的伽羅就是一個沒有野心,懶惰,有一點小聰明和好色的貴族。他的身份就是一個寄生蟲,一個天生下來就可以享受榮華富貴的幸運兒。

  心有不甘的花貓喵喵的叫著,但是那幾個小侍女們卻走上了想要捂著它的嘴巴,防止它驚醒了主人的睡眠。看著小侍女們輕盈的步伐,花貓決定還是先到廚房去逛逛吧。

  肥花貓拖著它那肥得像圓球一樣的身子,靈敏的穿行在花園裏。前面就是廚房了,不知道那一條清蒸魚的味道做的如何?就在花貓思考和沉迷在這個深奧的問題的時侯,一隻靈巧的小手一下子抓住了花貓頸部的厚皮,把它摟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花貓懶洋洋的躺在一張潔白的床上,任由一隻美麗的小手輕輕的幫它梳理著身上的毛髮。那條清蒸魚已經進了倫巴的肚子,現在它只想睡覺。

  「倫巴,乖倫巴,你說我漂亮不漂亮?」正在享受著服務的肥花貓輕輕的哼了一下,翻了一下身,露出白白的肚皮。

  「真的是好舒服呀。」它用著它那黃色的眼球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那個照顧了他幾年,叫做蓮柔的女孩。

  金黃的秀髮和海藍色的眼睛,一張有一點孩子氣的臉龐,在這秀美純潔的外表下,緊身的侍女服把她美好的胴體線條顯露無遺,充盈著活力和生氣。

  用著手指在倫巴的白白的肚皮上畫著圓圈,蓮柔把臉靠近了了貓兒的頭部:「你呀,越來越肥了。今天吃了什麼東西?」

  「廢話,嗚……」

  「你的肚子好軟呀……」

  「又是廢話,嗚嗚……」

  「倫巴,你覺得少爺是個什麼樣的人?」

  「色鬼,嗚嗚嗚……」

  花貓哼哼唧唧的享受著蓮柔的撫摸,兩隻眼睛瞇成一條線。

  「倫巴,有很多人說我們少爺是一個懶惰、好色、無能、懦弱的人,但是我知道他不是。當年我被少爺買下來以後,他一直待我很好,就像是一個父親對待一個女兒一樣,不,不對,他的年齡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是我為什麼有這種感覺?貓兒,你知道嗎,我真的很喜歡少爺。」

  「那是因為這傢伙是戀童癖,變態狂,嗚嗚嗚嗚嗚」

  蓮柔敘述著自己的心事,她的聲音慢慢的低了下來:「可是,再過一年,少爺就應該和別人成婚了……」

  「放心,你逃不出他的魔爪的。最多一年,嗚嗚嗚嗚嗚……」

  少女停下了手,透過窗子,落寞看著遠處的花園。花園中,夏日的鮮花正在怒放。只有十六歲的她,本該是風和日麗的色彩,卻有了自己的思量,自己的憂愁。

  沒有感受到對肚皮的撫摸,花貓很不滿意的伸出了粉紅色舌頭舔了蓮柔的臉一下。

  貓兒的舌頭讓蓮柔的心情好了起來,她咯咯的笑了起來。絲毫沒有考慮到貓兒的心情,蓮柔坐起了身子:「你看。」

  慢慢的,蓮柔的身子從床上浮了起來,空中的她的手一張,倫巴也飄了起來,投入了她的懷裏。

  「好玩不,倫巴?你知道嗎,這些全是少爺教給我的,我看過別人的武學,也知道一個人如果要把功夫練到我這種情況要費多大的精力和時間,而我在少爺的指點下,已經有這麼大的成就,倫巴,你還認為少爺是一個不學無術的人嗎?」

  蓮柔的臉上充滿了崇拜,而花貓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它渾身的毛倒豎了起來,它非常鄙視伽羅的無恥。那個地球來的白癡,他懂得什麼東西?他知道的一切還不是由我這個偉大的神靈所教會的?雖然這個傢伙苦練了它的武學和魔法,卻從來不在別人的面前顯露自己的本領。於是很少有人知道那個平庸的三皇子擁有一身傲人的本領。

  教了伽羅還不夠,可憐的自己,被這個白癡用一句『一個好漢三個幫』的理由來幫助伽羅訓練了幾個好手,比如這個蓮柔。

  因為蓮柔照顧了自己幾年,每天幫助它洗澡,按摩……所以它通過伽羅的嘴指導蓮柔的時候特別的費了不少的心思。根據花貓所知,伽羅是目前唯一可以和它進行心靈溝通的人。為了保護這個人的安全,它才費盡心機的指點這個小女孩的武學和魔法,可是,這竟然成了那個白癡的功勞?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而且,倫巴,少爺雖然有一點口花花的,但是他從來沒有對我們這些姐妹們毛手毛腳過……」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發育成熟,他的心裏早想了……嗚嗚嗚嗚嗚……」

  「少爺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

  「瞄嗚——」慾望之神再也受不了小女孩的話語,三年來的失望、難受、忍氣吞聲如同潮水一樣將它淹沒。它的心情鬱悶無比,撲到面前的一個枕頭上。這就是那個地球白癡!他用力地舉自己的抓子,準備來來一場破壞。

  「不可以。」貓兒又被提起來:「乖倫巴,你又要搞破壞了,來,我給你洗澡。」

  「瞄嗚——,為什麼每一個人都可以欺負我,我不要當貓,我要回到原來的情況……瞄嗚——」被提著毛絨絨的頸部的貓兒的叫聲傳遍了整個貝利維莊園。

  這是大陸曆七二三年,一個充滿了祥和的年代。
  • 3評分人數

  • +13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q90879 +2 低調推
avatar   0v0 +10 不錯看
avatar   hutocat +1 故事很精彩,可是不喜歡打一槍就跑,一直換地圖跟配角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