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通天魔相 作者: 檬檬獸(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2015 153 4
本帖最後由 freddy1992 於 2011-6-15 13:52 編輯

小說簡介:

燕三從墓中復活,身上沒帶絕世秘笈,也沒有驚天神器,
但,燕三會占卜,能窺天機、避禍趨福、逃離生死。不論
是戰神也好,一國之君也罷,都送上絕世秘笈,驚天神器
,只求燕三給他們占卜一卦,求福避禍。戰士也好,曲士
也罷,一切強者,在燕三的占卜之下,避躲退散。只要有
一線天機,燕三就能扭轉乾坤。


第一卷 寒山复活

第一章鐵樹開花


    天空,很寧靜,特別是今晚的夜空,更是寧靜,寒山學院的夜,猶如午夜蘭香,寧靜而迷人。

    在寒山學院後山的山頂上有一樹樹孤立生長,在這棵樹的所生長的十米里,沒有任何一棵樹,甚至連花草都沒有,光禿禿的岩石。

    而在中央,生長的這棵樹,猶如從岩石蹦出來的一樣,整棵樹十幾米高,丫丫叉叉,如此巨大的樹竟然是沒有一片的葉子,光禿禿的樹幹,光禿禿的樹身。

    整棵樹呈鐵色,這光禿禿的樹,不如說是用鐵澆鑄藝術品更為恰當。 但,事實上,他的的確確是一棵樹,蘿沙鐵樹,靈藍大陸極為罕見的蘿沙鐵樹,整個漢拔王國,就只有寒山學院後山這麼一棵。

    午夜,寧靜,而然,這時響起瞭如金粉灑下的聲音,淡淡的光澤從鐵樹上散發出來。

    一朵,二朵,三朵,四朵,五朵……一朵朵的花竟然在蘿沙鐵樹的丫丫叉叉末端開起來了。

    花美如星,盛開的花朵猶如天空的繁星,美麗極了,讓人驚訝。

    鐵樹開花,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傳說,鐵樹萬年都難開一次花,今晚,寒山學院後山的鐵樹竟然開花了!

    在占星門的占星台上,一個女子坐在台階之上,赤著玉足,一對玉足晃呀晃呀,玉足雪白如玉,柔和的月光灑在她的玉足之上,好像是泛起了光芒,這對晃起來的玉足,好像是兩輪彎月掛在天邊轉動一樣。

    坐在台階上的少女嗅著夜空的香氣,夜空香氣,猶如午夜蘭花,昂起螓首,望著滿天繁星的夜空,露出了笑容,笑容充滿了智慧,銀質般的聲音響了起來,說道:“鐵樹逢時開,有客碑中來。世間神魔在,烽火金錯台。”

    說到這裡,少女凝神而看,徐徐地說道:“碑中客,碑中客,你竟究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萬年不開花的鐵樹竟然為你而開,你會給靈藍大藍帶來什麼?”

    就在當晚,寒山學院後山的沙蘿鐵樹花開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漢拔大帝國的皇宮之中。

    在漢拔大帝國的皇宮之中,當今陛下,也就是天武王朝的光武帝。 一代霸主,他不單是一國之君,而且還是當今世界上最強大的戰士之一,中興漢拔王朝,所向披靡,有人說他是雄主,有人說他是獨夫,也有人說他是戰爭瘋子!

    但,不論如何,在當今大陸,難有人與光武帝爭鋒,他屹立四百年不倒! 一身武功,高深莫測,天下難有敵手。

    光武帝坐於暗中,猶如是一頭隱身於黑暗之中的雄獅,那如冷電一般的目光,讓人不寒而栗,如一頭隨時都擇人而噬的雄獅。

    聽到屬下禀報,光武帝雙目一寒,如同兩把利刃掃過,讓下邊的侍衛打了一個冷顫。

    “蘿沙鐵樹開,嘿,要變天嗎?嘿,嘿,我倒要看這天是怎麼變,是為我蕭拓峰變,還是為他人而變!”光武帝這話是睥睨天下,雄心十足。

    下邊的侍衛不敢吭一聲。

    在江左之一,王家少主,凝山峰而立,背手,聽到消息,露出了笑容,說道:“鐵樹逢時開,有客碑中來。世間神魔在,烽火金錯台。”

    在靈藍大陸,有這麼一句話,動少槍出,江左退避。 動少,就是江左王家的王動。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王動槍出,左江的所有英雄豪傑都退避。

    “少爺,傳聞蘿沙鐵樹開,天必易主。這是少爺你一展身手,問鼎天下的好時機,說不定,鐵樹為少爺而開。”王動身邊的一位謀士低聲說道。

    王動只是笑笑,說道:“阿福,你這話就太逆不道,王家一向忠於天武王朝。”

    “是,是。”謀士忙是低聲說道。

    “就算天下易主,也輪不到我王動。天下英雄多矣。燕北羅森,江南弄玉,帝都古蛇,英雄多矣。”王動笑笑,說道。

    鐵樹開花了,寒山學院的蘿沙鐵樹竟然開花了,這個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靈藍大陸,一萬年都難開花的蘿沙鐵樹竟然開花了。

    如此的奇蹟,讓一些見識綽遠的智者想起了一首流傳很久遠的詩。

    鐵樹逢時開,

    有客碑中來。

    世間神魔在,

    烽火金錯台。

    這是一首流傳很久遠的詩,久遠到什麼年代,沒有人記得了。

    對於這首詩,幾千年來爭論不休,有人說,這首詩只不過是一位落魄的文人胡謅的詩,也有人說,這首詩是由一位偉大的占星士所留下來的謁語,在預示著未來的一件大事。

    對於這首詩的內容,持不同意見的人更多,有人說,當鐵樹花開的時候,鎮封魔王的石碑被揭起,魔王臨世。 也有人說,鐵樹花開的時候,有天上之子從碑中而來,為了挽救靈藍大陸的生靈。

    至於後面的“世間神魔在,烽火金錯台。”更是無人能解,因為,傳說中的神魔,從來沒有人真正見過,消失千萬年之久。

    就在鐵樹花開的當晚,在寒山,在寒山的寒山神碑下,一個人從泥土裡爬了出來。

    此時,天空雷聲陣陣,滂沱大雨下個不停,黃豆大小的雨滴打在身上,隱隱作痛,天邊暗電像長鞭一樣狠狠地抽打著天空。

    燕三,燕三從寒山石碑下的一座無碑墓中爬了出來,在這風雨交加的晚上,在墳中的燕三活了過來。

    燕三爬出來之後,他只知道自己叫燕三,至於其他,一切都記不得了,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不知道自己家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躺在這墳中,而且還是一個沒有碑的墳。 甚至,這說不上一個墳,只是一個很小的土包,不起眼,誰都不會在意。

    燕三往胸口一摸,摸到了一個盒子,忙打開一開,裡面有一本書,書由絲製成,字由金絲所繡,書封面上有四個大字“問天佔術”,翻開看,裡面是麻麻密密的小金字。

    燕三收起書,抬頭而看。

    一座巨大的石碑高入雲宵,中間有書:“天地有五氣,人禀天地而生,內蘊五氣。納天地五氣為力,以技輔之,稱謂戰士。以內五氣,以振天地五氣,以曲輔之,謂曲士。”

    這句話,在靈藍大陸,只怕小孩都能背得出來,因為,這句話是戰士和曲士總綱的第一句話,任何一個戰士和曲士都要背這一句話。

    在石碑左右兩邊,有細小的字體,麻麻密密,萬字有餘。

    寒山神碑,由十三帝所建,上留十三帝真跡。 傳說,寒山石碑是一本天書,誰能領悟,天下無敵。

    千百年來,到寒山上來觀摩的人無數,但,真正從寒山神碑領悟曠世絕學的人,只有一個人! 一代宗師葉孤寒!

    雨,一直在下個不停,閃電雷鳴。

    茫然無頭緒的燕三,在大雨中,摸索著下山。 這個時候,他感覺很冷,要找一個地方來避避雨,有火最好,烤一下身上濕透的衣服,當然,有吃的那就更好了,他是餓壞了。

    就在鐵樹花開的第二天,傳來更驚人的消息,孤雲峰一位女弟子下山,天廟一位女弟子落塵。 頓時之間,消息被傳得沸沸揚揚。

    幾百年來,孤雲峰和天廟已經沒弟子下山出塵了,今天,這兩個當今最強大的門派最神秘的門派竟然弟子同時出山落塵,這讓外界猜測紛紜。

    有人猜測,這與蘿沙鐵樹花開有著很大的關係。

    時光一天一天過去,一晃就是三年,這三年來,並沒有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隨時間的推移,大家都好像是忘了鐵樹花開的事,忘了那首詩的含義。

    現在,在靈藍大陸,大家討論最多的就是孤雲峰下山的弟子“劍仙子”和天廟落塵的弟子“蓮天女”,還有就是“漢拔四少”。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忘記了,有一些有心的人,還是把鐵樹花開的事牢牢記在心中,他們只是按兵不動,等待時機而己。

    在近鄰寒山的寒山鎮,此時天近黑了,本來,這個時候,百姓應該回家休息的,但是,相反,這個時候,不少的百姓卻往外面湧。

    “快找,快找,燕先生的卜牌藏好了,快找到呀。”

    “快,瓜兒爹,你磨蹭什麼,還不快找,只要找到一個卜牌,若賣了,這個月,你不用乾活了。”

    “小柱子,快去郊外那個公用茅廁找找,上次鄰家的小三子就是在那裡找到一個卜牌的。”

    ……………………

    一時之間,寒山這個不大的小鎮熱鬧起來,這也是三年來寒山最有趣的景象。

    這些百姓,都是在找燕先生的卜牌,三年前,寒山鎮來了一個年輕人,他自稱燕三,剛開始的時候,誰都沒有在意這個笑起來很好看很年輕的年輕人。

    但,後來,慢慢傳開了,因為這個叫燕三的年輕人竟然會算命,而且還很神,有的人找他算命,經過他指點之後,很快就發大財了。 所以,燕三成為了寒山鎮一帶的名人,許多人找燕三算命,有富人,有官老爺,也有窮人。

    但,燕三有一個很奇怪的規定,一天,他只算三個人,而每天他又只發兩個卜牌,只要你憑著你的卜牌去找燕三,他就會幫你算命,沒有卜牌,他是不會幫你算命的。

    所以,每天下午天快黑的時候,寒山鎮的百姓,都不少跑去找卜牌的,因為燕三的卜牌值錢,有可能,一個卜牌能賣到五兩銀子,甚至,遇到有錢人急需卜牌的時候,能賣到更多。

    要知道,在大陸,普通情況下,一個五口之家一個月過上比較好的生活也只需要五兩白銀。

    所以,在寒山鎮興起了一個很奇特的職業,那就叫“找卜牌”。 有的人找到卜牌是自己用,有的人,找到卜牌,是賣給別人。

    不過,燕三藏卜牌沒有任何規律,隨手而扔,有可能是在你門前,也有可能是在茅坑里,哪裡都有可能。

    燕三就住在鎮外東郊的老廟中,這老廟建了幾百年了,但,仍是那麼的牢固。

    以前老廟是雜草叢生,現在,老廟有了人氣,有了一個人在這里居住。

    太陽剛剛照到老廟的大門上,“吱”的一聲,老廟門打開了,裡面探出一個頭來。 一張年輕的臉,一張清秀的臉,臉上老是掛著笑咪咪的笑容,那笑容,看起來很好看,像沾了糖一樣的甜。

    不過,怎麼看,這笑咪咪的笑容看起來有點像好財又好色的模樣,像是一個守奴財笑咪咪地看著財寶,又像一個色狼笑咪咪地盯著美女流口水。

    燕三活動了一下筋骨,鬆了一口氣,露出招牌式的笑容,自言自語地說道:“又一天,又要做生意了,嘿,嘿,等我存夠了一千兩銀子,就離開這裡,到天羅城去,去寒山學院練武。嘿,嘿,將來,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偉大無比的戰士。“

    說著,燕三閉上眼睛,自我隱醉,想想自己成為最偉大戰士的情景,鮮花滿天撒,滿大街的美女對自己拋媚眼,金山銀山就在自己的眼前,想到這裡,燕三都不由流口水了,骨頭都酥了,恨不得現在就上漢拔大帝國的皇都天羅城去。

    當然,燕三從來沒有去過天羅城,也從來沒有去過寒山學院,他只不過是聽鎮中最有見識的教頭說的,聽他說,寒山學院是靈藍大陸上最大的學院。

    燕三最大的願望就是成為一名偉大的戰士,因為,他曾經看到鎮裡面的教頭一跳起來就能跳上屋簷,一拳能打碎一個石頭,讓燕三迷戀無比,恨不得自己就成為一個偉大的戰士。

    燕三曾經想拜教頭為​​師,但是,教頭拒絕了,因為教頭他自己修為只不過是戰卒級別而己,他修為很低,不想誤人子弟。

    戰士有十二個級別,從低到高:戰徒,戰卒,戰衛,戰尉,戰校,戰旅,戰將,戰師,戰王,戰皇,戰聖,戰神。

    儘管教頭拒絕收燕三為弟子,但,這並沒有打消燕三成為一個偉大戰士的夢想,反而,更加的熾熱。

    如果說,燕三有三個願望,第一,就是賺很多很多的錢,最好是金山銀山,第二,就是有很多很多的美女,第三,就是成為一個最偉大的戰士。

    燕三把好財放在第一位,好色放在第二位,成為一個偉大的戰士放在第三位。

    所以,每天燕三幫人占卜完了之後,常常跑到街上溜達溜達,為的就是想看看街邊的美女,雖然寒山鎮美女很少,但,燕三還是看得津津有味,兩眼發綠光。

    燕三長得併不醜,相反,很有些英俊,他這年紀,可以去泡妞了,但是,好色的燕三常在街上溜達,卻從來沒泡到一個妞,因為他好財,鐵公雞,一毛不拔,捨不得花錢泡妞,所以,到現在,他還是光棍一條。

    除此這外,燕三還喜歡去鎮上說書的說一些偉大戰士的故事,當然,這些故事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反正燕三是聽得津津有味,很是陶醉,好像故事中的偉大戰士,就是他了。

    這個時候,燕三美滋滋地想,只要自己存夠了錢,一定去寒山學院,練武成為了個偉大的戰士。

    事實上,在靈藍大陸,曲士的地位比戰士高很多,但是,這並不影響燕三成為一個偉大戰士的夢想。 他對那種唱歌的曲士沒有什麼興趣,只想成為一個偉大的戰士。

    時間還早,燕三溜進自己房間,從床下抽出了個箱子,裡面是一封一封的銀子。

    看到白花花的銀子,燕三就雙眼發光了,直流口水,忍不住輕輕地摸著自己那白花花的銀子,又輕又柔,像摸著情人雪白的皮膚一樣。

    每天起來,燕三都要把玩一下自己的存錢,這讓​​他會神清氣爽,特別舒服,特別的痛快。

    燕三已經存到了四百多兩的銀子了,算起來,他是一個有點錢的人了。

    只要看到銀子,燕三把什麼都忘記了,不再去想自己父母是誰,不再去想,自己為什麼能從墳墓中復活過來。 事實上,燕三曾經苦思過很多,但,他就是想不起來,想不起自己父母是誰,自己是什麼人。

    幸好燕三個性豁達,索性不去多想,慢慢地在寒山鎮住得習慣起來。

    一天的工作開始了,燕三的工作就是占卜,給人算命,他這占卜是燕三從他身上所帶著的《問天佔術》上學來的,燕三學會之後,就把《問天佔術》燒了。 因為《問天佔術》後面有這麼一行字“天機不可多傳,領悟後,燒之”。

    燕三一天最多只佔三卦,因為他的占卜太靈了,每次占卜他都會感到消耗自己的體力,占卜之後,都會覺得累。 而且,《問天佔術》這書中,再三的強調,不可洩露天機太多,不然會有殺身之禍。

    事不過三,所以,燕三一天最多占卜三次,這是燕三的規紀。

    燕三的第一位客人是一個老人,事實上,這人是四十多歲,不過是惡疾纏身,看起來五六十歲,頭髮都白了,皮毛骨,雙目渾濁。

    老人是由一個老實的年輕人扶著,顫巍巍地走了過來,他手中攢著卜牌,這卜牌是他兒子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燕三已經沐浴薰香了,端坐在那裡,凝神。

    “燕,燕先生,幫,幫老小,老小蔔一卦。”老人遞過卜牌給燕三。

    燕三接過卜牌,這的確是他昨天發出去的卜牌,收好後,燕三拿出龜卦,說道:“你要問什麼呢?問前途,還是問壽命。”

    燕三的龜卦一共是有八個,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以及是上、中、下

    “老小,老想想問問,我這病,能不能治。”老人說道

    燕三打量了一下他,伸出手來,說道:“一兩銀子。”

    燕三的規紀是這樣的,窮人占卜,一兩銀​​子,富人占卜,十兩銀子。

    雖然燕三占卜很靈,但並沒有就地起價,因為《問天佔術》書上明白寫著,不能靠卜佔術發大財,只准告它混口飯吃,養養家。 不然,會招來天災,所以,燕三一直守著自己這個規紀。

    不過,一兩銀子對於窮人來說,已經很多了,一兩銀子,他們省一點,一家五六口,能活一個月。

    老人的兒子從包裹中摸出了一串青銅幣,這是漢拔大帝國的天武青銅幣,只在漢拔大帝國流通,不像黃金白銀那樣,在整個靈藍大陸流通。

    老人的兒子一枚一枚地著,一串正好是一百枚青銅幣。

    一百枚天武青銅幣正好是一兩白銀,看來,這老人的確是窮,連白銀都沒有,只能用青銅幣。
TAGS 作者 天魔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