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歷史] 極品家丁2 作者:禹岩浩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82193 141 9
[i=s] 本帖最後由 brian33 於 2011-6-30 10:54 編輯 [/i]

注意! 因為有網友開始談論這部小說是山寨續集,先說我不是作者也不認識作者禹岩,只是看完極品家丁二遍,偶然在網路google到第二部
     看卡提諾上沒有發表過,小弟從來也沒有開過文所以就po上來看看,如果版大認為不適合or網友真的看不下去,不二話一定刪^^
     後來再了解一下,原來這部作者是:禹岩浩 禹岩浩和禹岩 不是同一個人。

第一卷

第一章        柔情在繼續

        “月牙兒!你怎地也跟來了!”林晚榮詫異,眼神卻游離在了玉迦美人而今愈發誘人的身子上面。“
        
        “乖乖不得,想死你了。”

        事出突然,林晚榮激動滴快步上前,攬住小月牙兒細嫩的雙臂。

        “哼!”玉迦俏麗的臉上,忽地轉怒。“死壞蛋,盡拿謊話來糊弄人,心口不一。”

        月牙兒繃起粉臉,嬌羞滴掙脫開林大官人緊攥著滴雙手,脆聲吟道。

        “冤死我了!”林晚榮大呼冤枉。

        這小美人,幾年時間裏,在茫茫大漠做著可汗,原本凶巴巴的脾氣,如今更是精明聰慧。

        唉,古人說什麼來著,女子無才便是德,想是沖著玉迦美人這般人物說地。

        林晚榮眼珠一轉,嘻嘻一笑,看了看身後面忍俊不禁,不懷好意滴望著自己的幾位美嬌娘,說:“月月,這是真滴,壞蛋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你,剛才還在與你滴幾位姐妹們談論你呢。”

        “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

        林晚榮義正言辭,信實諾諾,一副大義凜然模樣。

        嘴唇一陣柔軟,並且還伴有絲絲清涼水澤,以及清香直入鼻腔。

        玉迦緊張兮兮滴伸出素手,急忙捂住林晚榮的嘴。

        “窩老功!別,別發誓了!玉迦信你還不成嗎?”

        金刀可汗小月牙兒,嬌臉迷茫,卻愈顯清秀脫俗,林晚榮看得有些呆了。

        “男子是不可以輕易發誓的,尤其是我滴男人!知道麼?”

        小女人就是小女人。呵呵。

        林晚榮內心狂笑外加壞笑,緊接著有些淫邪之笑。

        乖乖小親親,對我這麼好,嗯,但等晚上,好好獎賞一下我滴這位不遠萬里,長途跋涉的嬌美夫人才好。

        最近得了一個長效行房的偏方,也不知有沒有效,正好今日一試身手,真是擇日不如撞日啊。

        “玉迦妹子,別聽這個騙子,甜言蜜語。”

        肖青旋緊走過來,沒好氣地說著,盈眸瞥了故作鎮定滴林晚榮一眼。

        林晚榮一努嘴,搞什麼啊?不過也無所謂,這幾個美嬌娘,早已經是熟透於心,又能出何花樣。

        “這個甜言蜜語滴壞蛋,說的雖有些真切,可也不盡全是,不能就這麼讓他輕易過關!”

        肖大美人,瑩步走到玉迦身側,輕輕挽起月兒嬌妻的手臂。

        玉霜亦是走到月牙兒大可汗另一側。

        “是啊,玉迦妹妹,他撇下你在大漠獨自孤寂這些年,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玉霜燦麗的秀臉,此時神采奕奕。

        巧巧她們隨後也跟著過來,圍在一處,麗人忽至,大家自是欣喜異常。

        乖乖不得了,這些小嬌娘們是要造反啊!

        林晚榮輕輕一絲苦笑,沒有美人相伴滴時候,很想擁有美麗不可方物的可人兒在身邊圍繞,於是一路摧營拔寨,盡攬得天下至美美女相抱。

        這工程,不可謂不浩大,不可謂不磅礴。

        無論內秀,還是氣質,林晚榮覺得,自己滴這些嬌妻美妾們,各個都是出類拔萃,萬里挑一的上上女子。

        可出類拔萃、聰慧機靈的美人嬌妻多了也是個問題,這不,團結起來對付老公起來

        尤其是五年時光雕琢滴小月牙兒,林晚榮自玉迦美人咋一來臨,便恨不得立刻抱住大可汗老婆,為她風光滴接風洗塵,只是礙於其她眾妻在旁,不敢輕易造次。

        “這……”亭亭玉立滴金刀可汗秀眉一皺,遲疑起來。“窩老功雖然聰明有些壞,可還是很有擔當的大男兒。”

        “他既然說了時時滴在惦記我,相信不會太注水吧。”

        畢竟很長時間沒有與心愛的男人相聚,一敘芳心,玉迦美人盈盈之目,竟是呆呆的注視起來了灑脫般站在面前,一臉真誠滴窩老功林晚榮。

        “咳。”林晚榮心裏一暖,月牙兒妹子刀子嘴豆腐心,外冷內熱,雖然表面叫囂得厲害,其實總在牽掛惦記著自己。林晚榮虛榮之心隨即陡起。“怎麼樣,玉霜,青旋你們算是妄為小人了吧,呵呵,我滴乖乖大可汗老婆,不是你們三言兩語就能教唆地。”

        拽拽滴狂言幾句,林晚榮猶是覺得不太爽,抬起頭仰視鋥白高空,俊美臉上一副極盡得意模樣,哈哈大笑數聲。

        盡得美人歸,江山任我游,財富甲天下,風流幾時休!!!

        曠古至今,普天之下,還有誰能與我逞強,又有誰能有我牛b。

        林晚榮此時驕傲異常。

        丫,老子就驕傲給你看,有什麼了不起,死過一次的人了,什麼道德標準,什麼規矩約束,在三哥這裏都是狗屎,感謝在那個世界裏滴我那位超級討厭女副總經理,不過說實話,雲窈這個死妮子身材倒是蠻不錯滴,該大的地方大,該小滴地方小,尤其是雲副總經理滴香唇,淡雅飄遠,吻起來一定別有洞天。所以嘛,事情總是沒有絕對地,不是雲窈雲副總經理當初在山上與我的爭執,我林晚榮也不會穿越到這個世界,大華,我好愛你,愛死你了,嚴重中。

        “呀!”

        林晚榮正自得意,乎感臂上吃痛。

        “好疼!”

        “幹嘛啊你,青旋!”林晚榮吃驚滴看著正努力並非常用心滴掐著自己胳膊小嫩肉的肖美人公主。

        當眾耍潑,可一向都不是出雲的個性呦。

        “沒幹嘛,給你去去火。”

        肖青旋俏臉一揚,滿不在乎。

        “壞人就是這樣去火滴。”

        “哦,知道了。”

        林晚榮點頭,態度認真。

        “那,美人又是怎樣去火的呢?”

        “是不是需要持久滴一……”

        “要死了你!”肖美人一甩手,俏臉通紅。“孩子們可都在身邊呢,小心教壞了下一代。”

        青旋神情扭捏滴望瞭望站在旁邊,一臉茫然滴兩個林家小活寶,林喧和林伽。

        這兩個極限小調皮,在旁邊看著大人們說話,雖然有許多語句辭彙聽不太明白,不過都是極有心計滴頑童,已是將其中話語牢記在心,以便將來閒暇之餘,慢慢攻讀。

        壞了又如何。

        林晚榮對此不屑一顧,只要做人有擔當,有義氣,俠肝義膽,灑脫人生,壞壞一點兒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總比麻木不仁,癡癡呆呆,四六不懂強好多了呢。

        好人有些壞,這就是我林家的家訓,嗯,嘻嘻。

        “沒有啊?”林晚榮一振。“不可能地事。”

        蹲下身,林晚榮笑容可掬滴伸手摸了摸喧兒和伽兒滴鬼靈精小腦袋。

        “你們說,爸爸平日裏和現在,言傳身教滴東西是不是很實用啊。”

        “可不是要教壞你們滴。”

        林伽撇了撇小嘴,沒言語,這幾年不在林晚榮這個壞壞老爹身旁,此一問,實是沒有一點話語權和發言權。

        “爸爸是世界上最好地爸爸!”

        林喧巴巴小嘴,義正言辭,態度堅決,一副誰要是膽敢反對,就上前拼命模樣。

        “平時教給了我許多人生道理,還給我買了非常多的小食品,有時候還講故事呢。”喧兒小朋友神情奕奕,滔滔不絕。“什麼短斤少兩滴寓言啊,什麼以差充好滴典故……”

        “停!”林晚榮聽得正得意,忽感覺這個機靈乖兒子,說著說著話語有些不對味,急忙喝止。

        “爸,我說的正要到關鍵地方,為什麼要制止?”林喧很是奇怪。

        “那個。”林晚榮有些尷尬,不是告訴你這是咱們林家的家傳不二秘笈,平日裏不可以對別人說起滴,怎麼卻又昭告天下,唉,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啊。“我……”

        “嘻嘻。”

        “咯咯。”

        “……。”

        周圍嬉笑聲,響徹一片,鶯鶯燕燕,嘰嘰喳喳。

        肖小姐,蕭美人,還有巧巧、玉伽可汗美人他們目光飄逸,心照不宣滴沖著尷尬中的林晚榮直樂。

        丫滴,取笑你老公,看晚上怎麼收拾你們這些美女蛇,哼哼!

        林晚榮打定主意,今夜必須滴是整晚無眠。

        嗯,必須地。

        “不許笑!”林公子惱羞成怒。

        “為什麼不笑。”蕭玉霜淡笑抿嘴,繼而輕吐香蘭。“壞人,你真是壞到家了,咱們家孩子才五歲,就給他們講這些經典的處世哲學,不是很好吧。”

        “沒有了,我只是點撥一小些。”林公子兀自強辯。

        “對了,月牙兒,你帶著咱們滴小寶寶來這裏,那草原之上不會出現意外狀況吧?”林晚榮為了避免尷尬持續,只好岔開話題,收起漫散神情,一本正經滴詢問金刀可汗老婆。

        “走之前,你是怎麼安排王庭事物地呢?”

        小月牙兒嬌娘,收住笑顏。“窩老功,來這裏之前,我已將處置王庭一應事情的汗權,轉交給了弟弟,讓其代為行使大可汗權力。”小嬌娘說著間輕摟住機靈鬼小林伽,靠近自己腿邊,意志盎然。“不過,我現在滴身份還是突厥大王庭,茫茫草原之主。”

        “有柱國,輔臣們相幫,應該沒什麼問題。”

        “爹爹,我也要聽故事。”憶蓮小可愛,眨著小粉眼,在青旋懷中忽地張開小嘴兒說道。

        林家的家訓,深奧莫測,林晚榮嘿嘿一笑,輕撫憶蓮小臉,拉倒吧,這樣曠世厚黑學問,還是少講為妙。

        “乖女兒,等你再長大些,爹爹給你講龜兔賽跑的故事吧。”

        龜兔賽跑?玉霜一懵。

        “老公,這是什麼樣子滴故事,好不好聽,不行,我也要知道。”

        玉霜美人聰慧滴雙眸,隨之一閃,目不轉睛滴望著林晚榮。

        “噗嗤。”

        看著蕭玉霜煞有介事般天真模樣,林晚榮立感我見猶憐。

        嬉笑一聲,林晚榮道:“霜兒老婆,既然你這麼有幸趣聽這個故事,那好吧,為夫的勉為其難今晚給你講個通宵好不好。”

        這幾年的玉霜,不僅婷立如柳,並且還增添了許多少婦風韻,雙峰愈發波瀾起伏,壯闊非常,垂涎欲滴。

        林晚榮說著,眼神已是不住滴往胸峰瞄去。

        “討厭!壞人!”玉霜小姐看出林公子目光充滿色相,嬌羞間,佯怒叱道。“說著說著就沒正形,我可是真滴想聽這個故事呢。”

        微風吹拂,陽光明媚。

        蘇堤河岸邊,附庸風雅滴一眾公子,溫文爾雅滴大家閨秀,信步徜徉在樹蔭,河沙之畔,正是嬉鬧調情的最好時節。

        “咳咳。”青旋玉手輕撫櫻唇。“故事何時聽都是可以的,玉伽妹妹遠道而來,我看還是接她們母子倆回府上,安頓休息一番,再做他議如何?”

        可不是咋的,金刀可汗從大漠能來這裏,實屬不易,必定吃了許多辛苦,再讓她們母子倆曬在這邊外面,實是不好。

        尤其是鬼滑頭,我滴小寶貝兒子小林伽,剛剛與自己的親哥哥,文攻武衛,身上也是有些傷痕滴,必須安撫一下。

        “璿姐姐言之有理。”巧巧端秀俏臉,正色回應。

        手拉起金刀大可汗美人的素手,說:“月牙兒妹子,咱們這就回府中詳細敍談,你可要多給我講些草原那邊的風情啊。”

        玉迦緊跟著亦是攥住巧巧嫩滑小手,微笑著說:“那是自然,只不過大草原的故事太多了,我怕講上一年半載也講不完,到時候巧姐姐可別聽煩了。”

        謔謔,幾位老婆大人倒是滿和得來地,林晚榮心中稍顯安慰,不過思來也是,自己挑選的老婆,那可都是女中花魁,聰明賢慧天下第一,豈是那些爭風吃醋、無理取鬧滴胭脂俗粉可比地呢。

        “皆大歡喜,皆大歡喜。”林晚榮興然說道:“閒事休提了,大傢伙打道回府,準備為小月兒母子倆接風。”

        林晚榮大聲言說,一眾人等,以及數嬌娘齊聲應諾。

        回到府上,見碧如姑娘和甯仙子,已然早些回來,眾人入廳,林晚榮喚四德立刻為可汗老婆與小伽孩兒佈置安排房舍,以及僕侍丫鬟。

        甯仙子和安仙子站起迎眾人,陶小姐,凝兒,大小姐,亦是緊隨其後走來。這安碧如此時裏,神情閃爍滴時不時看向林晚榮,倒弄得林晚榮莫名其妙。

        小蹄子前日剛剛整晚臨幸一番,難道還不夠,林晚榮一皺眉,還以為碧如美人想要今夜洞房。

        這可不行,玉迦可汗妹子剛來杭州這裏,久別需甘露,今日正是滋潤其滴最佳時機,實難再與安小蹄子這小美人共赴雲雨,畢竟分身乏術。

        咦?香氣撲面,體溫撫身,林晚榮訝然見安碧如走著間,來到自己身邊,粉首探近耳邊側面,低聲吐氣如蘭輕言:“小相公,先前在蘇堤那邊,卦攤相術占卜滴可好啊,滿是饒有興致地嘛,還有溫婉小姐相陪,真是不枉一行。”

        這話語,只有碧如美人和林晚榮兩人聽得到,安仙子說完話,飄然離開林晚榮,笑意盈盈迎向玉伽她們,只剩下林晚榮呆若木雞般地愣在當場。

        “三哥。”

        正懵時,一聲輕吟喚醒林公子,三哥一看,卻是那陶小姐。

        “陶,陶姑娘,你也來啦。”三哥忽地有些不知所措。

        “哎,來啦。”

        陶小姐含羞待放,欲拒還迎,羞答答滴應道。

        林大官人上下用眼神撫摸陶姑娘嬌軀,幾年不見,婉瑩美眉身材更是豐盈嬌麗,除去那庵寺打扮,水靈靈氣質,溢出無疑。

        眾美眉齊聚林府大廳,獨缺蕭夫人,林三哥猜測,其想是不愛熱鬧回房歇息了。

        唉,唯有碧如美人啊,聰慧程度,壞壞指數實實不下與我,林晚榮沒想到在杭州市井街市裏,與那名貫蘇杭滴大家閨秀,潘家大小姐一番調笑,竟讓安仙子徹底滴記錄了全過程,心下不免惴惴。

        “玉伽你來了,咱家又多了個風華絕代滴大美女!”甯仙子興然說道,灑然氣質裏,盡透露著欣賞和讚美。

        安碧如緊隨著甯美人,亦是在旁敲側擊自己滴無賴夫君後,婉步來到金刀可汗小美人與大夥左近。“是呀,玉伽小妹,真是讓人喜出望外,你怎地突然仙女降臨了呢。”挽起月牙兒纖細臂彎,甚是親熱。

        美女的綜合素質是一個大問題,林晚榮呆立了不一會兒,心神旋即落定,回過不在處於僵麻狀態滴身子,不由得讚歎自己人生之這一大傑作滴宏偉和聰明。

        大廳裏眾美雲集,碧如姐姐,甯美人,巧巧乖乖,青旋可人兒,玉霜妹子,當然,最最令自己惦想滴極品小妞兒、金刀大可汗月牙兒老婆,問題不在數量,而是品質。什麼事情都要嚴把品質關滴,無論是在自己曾經生活的那個年代,那個時空,還是現在滴大華嬌妻養成時間,都需要從品質上著眼,呵呵,看看我滴這些美嬌娘大小老婆們,各個知書達理,冰雪聰明,善解人意,更有軍師,統帥,可汗聖姑,嗯,市場千變萬化,我在原來的星球做市場部經理滴時候,亦是把銷售的前提看做最重要滴事情,品質第一,生產品質還是服務品質同樣重要。

        至於這些小美人兒們,服務品質那自不必說,在床上溫存滴模樣,林晚榮壞壞一笑,咧了咧輕薄成性滴嘴唇,靠近前去。

        “呦,這是你帶過來滴小寶貝嗎?”安師妹嬌臉一振,蹲下身,潔白玉手輕輕撫摸起雙目亂轉,一臉調皮滴小林伽。“真可愛呢!”

        金刀小月牙兒還沒等回話,玉霜可人兒便已迫不及待。“我來給你介紹介紹。”

        “是啊,安姐姐,這位小朋友呢,就是我們林家的又一顆希望之星了,他滴名字叫做林伽,是金刀可汗伽妹妹滴乖兒子,當然也是我們滴乖兒子了。”

        與林晚榮相處日久,蕭玉霜漸漸地也學得了不少在這方國家難得一聞滴辭彙。

        比如品質啦,安全第一啦,很好很強大啦,人生滿希望等等等等,嬌玉霜茅塞頓開,一一記下,此時正好照貓畫虎,活學活用上了。

        “小寶貝,叫一聲蕭娘親啊!”俯下身,玉霜笑容可掬滴盈眸望著小林伽,伸出芊芊素手摸向其滴奶油般粉嫩小臉蛋兒。“乖,叫一聲好好蕭娘親,你母親我就給你買東西吃。”

        小林伽俊臉一繃,沒有搭腔。

        在草原之上,大漠之邊,突厥王庭滴時候,母親就不止一次滴提到說,在邊關以裏的地方,你滴父親因為做人很優秀,身邊圍繞著許多個貌美如花滴大小老婆,她們亦都是你滴母親。小林伽畢竟年紀尚幼,這些都還是不太明白,當時便反問,自己不是只有一位母親,就是草原無上之主,金刀可汗媽媽麼,怎地又多出許多母親,我只要金刀可汗媽媽。

        看著表情嚴峻滴寶貝伽兒,林晚榮亦是知道其剛剛來到這裏,有些事情還是想不通滴,為今之計也只有慢慢來過了。

        今晚與小月牙兒妹子共赴巫山滴時候,要好好計議計議此事,畢竟,事情都還是從娃娃時候抓起為妙。

        “弟弟,咱們可以說是這世界上最最幸福滴孩子了。”

        林喧神采奕奕,全神貫注滴轉過身來說:“小孩子有一位母親疼愛,已經非常幸福地了,可是咱們卻有許多位母親呵護,疼愛,真滴!”

        生怕小林伽不信,作為大哥哥滴林喧,意識到自己很有義務與責任,教好這位遠道而來滴弟弟。

        “咱們哥倆滴這些位母親,不但非常漂亮,而且心腸各個都很好,對我一向都無微不至呢。”

        “我想對你也應該是一樣滴。”說著間,林喧小胳膊旋即抬起,攬向鬼精靈一般模樣滴林伽肩頭,以示親密。

        林伽何等聰明,三哥的眾多優良品質自是一一繼承,雖對這陌生環境,還有陌生人們都還不甚瞭解,但畢竟適應環境滴能力還是很快滴。

        “哇!一下子出現這些嬌美的媽媽,真是幸福死了!”

        林伽小眼珠來回閃爍,林晚榮本待圓場,一聽此言,心知小傢伙已經想通,不需自己再多費唇舌。

        呵呵,我林晚榮林三滴下一代,又怎麼會不懂得變通呢,見風使舵的風格可見一斑,不過畢竟還是五歲的小孩子,將來的日月還需多多捶打一番才好。

        三哥收起疑慮,得意滴來到小林伽身旁,微笑著望向伽兒,權當鼓勵。

        小月兒大可汗亦是深感欣慰,俊麗滴美顏,在英武秀氣間露出甜甜滿意笑容。

        撫住乖兒滴小腦袋,可汗柔聲說:“這些位姨娘,都是你滴媽媽,快叫啊,乖。”

        “嗯。”小林伽應了一聲。

        “蕭娘親,你真好看。”伽兒張開小嘴,脆聲脆氣滴叫著道。

        玉霜可人兒當下大喜過望,松枝一般滴腰身高興滴顫動了不停,豔若桃李般地面龐分外妖嬈。“好寶貝,真是太惹人喜愛了。”

        激動之余,蕭小姐順勢將林伽小滑頭抱起。

        自從那個時代在山坡上滾落,來到這大華,回想當初蘇堤河上與肖青旋誤打誤撞滴相逢,還有巧算機關滴打入那蕭宅,一情一景,一草一木,歷歷在林晚榮腦海裏。

        當然還有河水之內與青旋的激情簇擁,更有二小姐霜兒妹妹滴諸般豔麗畫面,林晚榮在心裏,是絕對不可以忘記地。

        至極美色,就需要有至情至性滴男子來欣賞,來品嘗,這樣生活才有情趣,才有意義。

        不然,美女長得那麼好看不被人取獵,豈不是要暴殄天物,罪過之極。

        安頓好京城的事情,林晚榮舉家攜眾美,回轉到自己發跡之地,古都金陵城,遊歷了一番曾經打工的地方,蕭府。

        嗯,這蕭府,浸透了我多少滴憧憬與心血。

        林晚榮當日自是無限感慨,畢竟是戰鬥和生活過一段時間滴地方,還是有著感情滴。

        之後便是接走蕭夫人,全家人一路南下,到了現在滴天府之國,杭州,買下一座宅院,打算與眾美常住此地。

        眾人在林府大廳熱鬧了一陣兒,大家都各自散去回轉房裏。

        林晚榮與小月兒可汗來到已經佈置好滴房間裏,親切暢聊,鴛夢重溫。

        小林伽無時刻能夠閑得住,自是與林喧,憶蓮們,兄弟幾個在府內各地到處嬉戲玩耍去了。

        “小寶貝兒,可想死你哥哥我了。”一進屋,林晚榮掩住房門後,便迫不及待滴一把將玉伽嬌人兒擁到懷中。

        時光不僅沒有蹉跎這位叱詫大漠滴突厥俏可汗容顏,此時滴小月牙兒,氣質更是增繞幾分,嫵媚滴臉龐,引人侵犯。

        “咦……?”小寶貝月牙兒銀齒緊咬,妙目一凜,素素柔掌輕推林大官人胸膛。“窩老功親哥哥,先別急。”

        丫滴,洞房不急什麼急!林公子有些光火。

        幾年時光,不抓緊時間好好溫習功課,溫故知新,溫柔美鄉,又有什麼可幹?!

        難不成下棋賞曲,吟詩作對,鄙人雖有些才情,可此一時彼一時,這時候最要緊滴就是洞房花燭,魚水之歡啊。

        金刀大可汗美人兒,並沒有念及窩老功公子滴尷尬處境,清挽素素清袖,慢掂蓮步,含情脈脈滴注視著林大官人,來到秀榻邊上輕輕坐下。

        “窩老功,你先坐下。”

        美人兒盈動雙眸,櫻唇落落輕言道。

        素手卻是悠然指向床榻之邊。

        玉伽嬌人兒何時變得這般柔情蜜意?林晚榮此時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來今天乖乖小親親小月牙兒不想要粗魯滴,而是希望我對她溫柔一點。

        可以呀,沒問題滴,無論是猶如猛獸般粗魯,還是謙謙君子樣溫柔體貼,我林晚榮都是手到擒來,易如反掌,反掌易如啊。

        畢竟是突厥可汗,俏麗滴小月牙兒正色以對,林公子反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一種另類滴美,另類滴刺激,直上心頭。

        乖乖不得,這小妮子,倒是更會玩兒了,嘻嘻。

        “有何指教啊我滴小美人兒。”林晚榮嬉皮笑臉滴騷騷模樣,快步走到秀榻前面坐下。

        因是剛剛察言觀色得今日小佳人不許輕慢,林公子坐定身形,也只是攥住小月牙兒可汗滴素素玉手,放於自己腿上不住把玩。

        玉伽可汗這時候顯得不急不緩,輕轉玉首凝神妙目望著林晚榮,娓娓而言:“說,我要你親口說。”

        “這些日月,你一直都在想著我。”

        月牙兒嚴肅地道。

        林晚榮攥緊其滴玉手,決然道:“那是自然,我林晚榮每天都會想著我滴好老婆,金刀可汗。”

        “必須想!”

        “嗯,必須想。”

        林公子緊言道。

        “一定要想!”

        “嗯,一定要想。”

        林晚榮摸著月牙兒蔥白滴嬌手,雙眼已是不安分滴掃向金刀大可汗此時愈發波濤洶湧,丰韻飽滿滴山峰。

        盈盈香唇,晶晶星眸,端坐秀榻之上滴玉伽顯得嫵媚繚繞。

        林公子迫不及待滴便要在金刀可汗嬌妻滴芳澤上馳騁,縱躍……

        一把抱住柔軟溫香滴嬌軀,親親小月牙兒,你老公我定要好好愛你,既然來了,怎麼能不讓小寶貝滿載而歸,盡得甘露。

        林晚榮壞壞一笑。

        “喜不喜歡啊。”

        說著,林大官人越摟越緊,直把金刀可汗粉臉憋得通紅。

        “喜歡。”

        “窩老功,你真壞。”

        玉伽美人羞羞答答。

        壞嗎?嘻嘻,說得我心裏直癢癢,林晚榮內心不住狂跳,一種極為不安分滴心境油然而生,金刀大可汗老婆說我壞,就是要我無情摧殘一番她了。

        我怎麼感覺更想壞壞一些呢。

        林公子想著間,突然發覺自己此時滴心中很是矛盾。

        乖乖不得了,管他什麼矛盾不矛盾,春宵一刻值千金,巫山雲雨皆多情,及時行樂,人生逍遙。

        “小美人兒,再說一遍我很壞好不好啊。”

        哇,真香,林晚榮感覺自己這一刻周身上下燥熱難耐,湊近金刀可汗粉額滴鼻息,一股勾人心魄滴芳香,直撲進來。

        嗯,這是我林家最新款滴極品香水,盤龍001號。

        沒錯,就是它。

        盤龍香水,天下聞名,這是這個系列香水滴廣告,點子是青旋想到的。

        大上個月,研製成功至今還未批量上市,為了能夠讓金刀可汗第一時間也享用到這款香水,特意快馬加鞭疾馳送到塞外突厥王庭,據回來報訊滴家丁講,為此,一路上竟累死了數匹汗血寶馬。

        切。

        死幾匹汗血寶馬又怎麼樣,林晚榮不屑一顧,為了得佳人一悅,在死他個十匹八匹汗血寶馬也無所謂。

        “討厭!”

        玉伽可汗,嬌羞得更厲害了,攥緊粉拳,輕擊林大官人胸膛。

        林晚榮卻感到這不像是打人,倒像是衝鋒陷陣滴擊鼓助威,正欲雲雨,忽聽房門咚咚直響。

        “爹爹,娘親,你們在裏面嗎?”

        緊接著,又是咚咚輕敲聲音。

        小林伽。

        金刀大可汗與林公子皆是一愣。

        唉,這個小調皮,早不來晚不來,偏偏你父母親做著大事滴時候過來作甚。

        “房裏面是不是有什麼好玩兒滴東西啊。”

        小伽兒寶貝自顧在房外嚷嚷道。

        聳聳肩,林晚榮索然滴鬆開懷抱,小月牙兒此時卻已經粉面生花,羞澀撩人。

        “窩老功,伽兒來了。”

        “嗯。”

        林公子抖擻精神,站起身走過去打開房門,見果然是小林伽站在門外,小眼眨巴眨巴滴抬頭望著。

        身後面,伽兒滴小哥哥林喧,亦跟了過來。

        “爹爹,你和娘親在房間裏做什麼呢啊?”小林伽略帶好奇滴問道。

        喧兒這時候不知怎地來了精神。“嗨,弟弟,這你都不知道,也難怪,你今天第一次來到林府咱們家,這些都是都一次發覺,父親他這正是在鑽研祖國的醫學。”

        林大官人卻是暗樂。

        這些都是以前自己托詞給小喧兒滴,沒想到這小寶貝此時用在了自己小弟弟滴身上。

        “醫學?”

        小伽兒糊塗起來,畢竟年幼,腦子反是更加混亂。

        林喧吾兒更是得意。

        “是啊,就是醫學。”

        “你沒來之前,我也曾看見過咱們滴父親,與母親,姨娘們閉門專修,後來我跟你現在滴情況一樣,好奇滴詢問她們在做什麼,父親大人就告訴我,他們這是在以身實踐,長生極樂滴古醫學最高級別滴按摩之術,如果實踐成功,就能夠造福千千萬萬黎民百姓滴咧。”

        伽兒聽得似懂非懂。

        “哦,原來是這樣。”

        晚間眾人歡宴,為月牙兒可汗以及小林伽接風洗塵。

        席間歡聲笑語自不必說,更有喧兒與伽兒,這兩個超級活寶,在席上席下調皮戲耍,不亦樂乎,好不熱鬧,直逗得眾美嬌妻們,粉面燦顏,花枝招展,盡展秀姿。

        林公子只是可惜自己滴眾嬌妻美妾,至今仍沒有聚齊。

        遠在西洋滴香君,還有那高麗國的長今,以及奇人她們,更有徐軍師在京城為**勞。

        唉。

        什麼時候全家美眉大團圓呢。

        奇人姐姐,林大官人一想起這女子,卻是愛恨交織,情何以堪。

        一切皆因她起。

        大華滴富貴不可謂不托其之手,可是,在那個時代,那個曾經叱詫市場,鑽營經濟,誓要在那個社會裏有一番作為,美女攬盡滴作為大志青年,也許,還極有可能成為光榮滴十大傑出青年的人,又怎願意這樣子滴穿越到陌生滴過度。

        幸好。

        有那部奇書,呵呵,林晚榮想著間,不覺一笑。

        “夫君,今晚是不是有大計畫啊。”

        飯畢,安美人咯咯笑著蓮步來到發呆模樣滴林公子身前,婉然說道。

        “當然,計畫很大,大得難以想像,大得難以形容。”

        望著碧如姑娘悠然滴神情,林晚榮不禁心想,安仙子這小蹄子,怎地越來越風騷了,不過,很好,這正是我要的,嬌妻如徐軍師,巧巧美人,青旋姐姐端莊文雅,美妾則要都向安姑娘與甯仙子看齊,很騷很淫蕩啊,不錯不錯。

        騷,也是要講學問與技巧滴。

        像碧如姑娘這樣,風情萬種,儀態萬方滴女子,實是難得,林晚榮一邊想著心事,不覺看得安美人呆了。

        “爹爹,什麼大計畫啊,能不能讓憶蓮也知道下。”小可愛在玉霜懷抱裏,跟著蕭小姐滴蓮步,來到林晚榮跟前,嬌嫩滴小眼睛直是眨個不停。

        玉霜輕笑。

        “嘻嘻。”

        “憶蓮小寶貝,別聽你這壞爹爹亂說話,他呀,總是這般沒正形滴。”

        小憶蓮年歲比起喧兒,伽兒,更為小了,幼稚單純滴臉龐儘是茫然,她哪里知道夫妻魚水之事。

        “咦?為什麼呢?”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齊齊大笑,只是又不好深說,畢竟有好幾位小孩子在大廳上。

        林大官人望瞭望,小月牙兒,那金刀可汗亦是杏眼直瞅公子。林晚榮又環視了一眼青旋,玉霜,巧巧她們,欣然說道:“小翠,小蓮,你們帶著咱們家小公主,小王子們到幼稚齋裏面玩耍看護。”

        幼稚齋是林公子當世獨創滴小朋友地帶,在大華一國,只有林家獨此一家方才有得,在齋裏面,有許多滴小玩具,當然,益智類滴居多,聰慧除了天生,還是要從娃娃抓起。

        喧兒,伽兒還有憶蓮寶貝,雖是有些不盡情願離開大廳眾人,畢竟這裏非常滴熱鬧。

        林大官人堅定滴語氣,眾小朋友自也不敢反對,只得讓林家丫鬟帶出了大廳。

        林大官人是驚月牙兒可汗嬌妻滴大度與開放,雖是大漠突厥,民風粗樸,不拘小節,可是這等思維實是讓人刮目相看。

        眾姐妹卻是訝然玉伽滴善解人意和新奇思維。

        在那個世界,若不是很看不過雲窈,這個死妮子,仰仗著她老爹是集團公司董事長的地位,而做到了公司副總經理的位子,而我,林大官人苦笑著想,為了公司的銷售業績苦苦打拼,結果呢,還是小小的銷售經理,唉,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不過。

        林晚榮仔細又一想,不對,這幾年來時光裏,自己到那高麗之國,在於長今小妮子私會時候,也曾與奇人促膝暢聊,畢竟,都是那個世界的人,共同語言自然要比在這個世界滴人多許多。從言談話語裏,怎麼也感覺不出這個死副總經理,高麗奇人的趾高氣昂,難道是來到這個世界性情轉變了?

        “是不是想別的女子呢?”

        媚聲柔吟般唱響,嗯,美人滴聲音就是不一樣,就連責怒嬌嗔都顯得淫蕩銷魂,林晚榮只感到心內一蕩側頭一看,卻是玉霜可人兒從嬌軀陳橫滴大秀榻裏邊,伸頭說話。

        “壞人!”

        “我都觀察你半天了,哼哼,看你眨著眼睛直勾勾滴往上看,定是又在想著我們這些姐妹以外滴女子,對不對?”

        壞人一窘,心道這蕭小姐眼光真是銳利。

        “沒有的事!怎麼可能!”林大官人表面仍強辯。

        “咚咚咚!”

        “林大哥!你起來了嗎?有急事相告!”

        急促滴敲門聲,伴隨著四德滴急切呼喚,直直的從門外傳來。

        秀榻眾嬌娘和林壞人具是一懵,乖乖,搞什麼搞,這個四德是不是平時對他太好了,你老爺我正在這裏春宵一刻,擁美同榻盡享齊人之福,你這小子卻橫來攪和,真是大膽。

        林晚榮有些光火。

        有什麼急事這樣忙三火四滴,昨日不是吩咐與你沒有本公子滴召喚,一干人等不得打擾地嘛,難道拿我這堂堂皇上他老爸說話當放屁不成。

        “你個死德子,喊什麼喊!”林公子從秀榻大床簾幕間縫處探出腦袋大叫:“欠揍啊你,不是告訴你沒事別來煩我鑽研人體美學藝術嗎?”

        放眼天下,大華一國,還有誰敢惹老子。

        當今皇上可是我兒子。

        四德一定是患了失心瘋,這小子平時挺乖巧滴啊。

        “少爺,對不起對不起,我也知道打攪你,打攪你鑽研人體、那個美學什麼來著。”

        四德在外面貌似誠惶誠恐。

        “可是這事情太緊急了,我怕,我怕到時候想準備都來不及,所以就……”

        林公子探出簾幕外滴黑臉俊頭,雙目前後左右轉了兩轉。

        四德這個小子做事很有章法,他這麼著急,看來真有大事發生,並且還與我非常滴有關聯。

        是什麼事情呢?林晚榮一頭霧水。

        “說,什麼事?”

        林大官人忍住氣,緩言說道。
  • 1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vivian0514 +2 +2的原因是板主辛苦了 可惜這本顯而易見是垃圾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