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重生之法神傳說 作者:抽根煙點寂寞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47555 408 25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12-22 08:38 編輯

第一章 前世今生(上)

    清晨這座算的上是平民窟的小城,行人稀少,異常的安靜,偶有幾輛懸磁車飛車馳過。環繞著小城的小河流水看上去黑漆漆的,不時稍微反射了幾點路過的車頭燈光,一閃一閃的微光卻讓河水看起來更加的深邃陰暗。

    臨城邊上的工廠機器,依舊日夜不停的咆哮著,一根根粗大的煙囪賣力的向空中排泄著廢氣,再夾雜上空氣中另一股不明味道,這讓整個小城都充斥著一股刺鼻的味道。再加上天氣沉悶,不時還滴落幾點雨點,這樣的天氣是沒人願意出來的。

    當然,這樣的天氣對于一些人來說,確實是個“好天氣”!

    四輛的灰色的懸磁車從小城大橋上緩緩的駛過,接著又左拐右拐飛快駛入小城一條街道的角落內。在一陣罵罵咧咧聲中,車內陸續鑽出十幾個拿著鋼管、裁紙刀、鐵條的年輕人。

    又過了片刻,又有五兩白色的懸磁車從外面緩緩駛入里面,同樣從上面下來十幾個拿著械斗器具的人,與先前來的人對立起來。

    一陣叫罵聲過後,緊接著便是人的慘叫聲、鐵器踫撞聲、咆哮怒吼聲、、、、、、

    並沒持續多久,大約有十分鐘左右,後面趕到的五兩懸磁車飛快從里面緩緩使出,朝著街的一頭慢慢消失在昏暗的街頭。

    很顯然,這是一次黑幫或者說連黑幫都算不上的一群街頭混混械斗,而贏的一方是白色車隊一方。

    “轟隆”一聲巨響後,豆大的雨點終于從天空傾瀉下來。

    在路邊,一個渾身裹著一件略舊的黑色服飾人看著懸磁車從身邊開過,鼻孔里發出了不明意味的聲音,隨即又搖搖頭,抹了一把頭上的雨水,身體有些搖晃的頂著雨水向街的另一頭走去。

    轉過了幾條街,經過了一個掛著一塊髒亂不堪,上面寫的‘希望專賣店’的店門口時,那個黑衣人遲疑了一下,接著便愣愣的站在那里發起呆來。

    從漸漸發白的天際,可以依稀的分辯這個人的面目,黑色雜亂的頭發,黃色的皮膚,帶點稚嫩的清秀臉頰,挺直的鼻梁,一雙半悶但卻清澈的似乎能閃爍出靈光的眼楮。大概一米八左右的身材有點清瘦、單薄,緊緊的裹在了一件發舊的黑色皮大衣內,衣領豎起,讓人無法確切的認出他來。

    大約三分鐘後!

    一名身穿‘希望’專職服裝的男子慢吞吞的掀開店門,待看到門口站立的人時,先是一愣,隨即又撇撇嘴巴沒在理會,隨腳踢開店門口的幾個飲料瓶,就這麼掏出了自己的小弟弟,就在黑衣人面前痛快的小便起來。最後抖動了幾下後,他這才大聲的對黑衣人說︰“他媽的,今天真的是個壞天氣,是不是?我的弟弟是不是很大?想不想嘗嘗?他媽的,站在這里干什麼?想打劫麼?呸,滾遠點,滾,現在。”

    听著男子咒罵,太逸眉頭微微皺起,卻也沒生氣,低聲說︰“先生,您難道是這麼做生意的麼?”

    “生意?”男子一邊提褲子,一邊打量著太逸,語氣略有緩和的問︰“你是來買頭盔的?”見太逸點頭,男子這才露出一個笑容,熱情的招呼起來︰“吆喝,這位小兄弟,剛才真是不好意思,看我這張臭嘴,來、來、快進、快進。”

    沒有多說話,邁開步子走進了店內。

    店內和它的外表以及它的主人一樣糟糕,凌亂的擺設,夠嗆的衛生,刺鼻的味道、、、、、、

    見太逸鼻孔微微一縮,男子多少帶點幸災樂禍味道的眉毛一挑,又伸手從髒兮兮的衣服內掏出一盒煙,習慣性的示意了一下太易︰“來一根不?”

    太逸搖搖頭,清秀的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謝謝,我不抽!”

    “那可真是遺憾,這煙可是好牌子的,”男子自股點了一根,似乎能省下一根煙讓他心情一下子變的更好了,不再磨磨蹭蹭,也沒問太逸要什麼檔次的頭盔,直接取出一個店內最多的低檔貨色,畢竟在個鬼地方能買的起好點配置的人不多。

    順手用衣襟擦了擦包裝上的灰塵,這才遞到太逸面前,笑眯眯的說︰“給,拿好了,四千聯邦幣。”

    太逸半悶的眼楮,在看到這顆不起眼的低檔游戲頭盔時猛的張了張,兩只手像是接過一件稀世珍寶一般微微顫抖的接過了頭盔,然後有些愛不釋手的反復摸了又摸,好像在確定了手中的東西確實是真實存在後,這才從皮大衣內兜里取出信用卡在刷卡機上付了款。

    先是有些奇怪的看著太逸的表現,不過等看到太逸那總額只有4019塊聯邦幣的信用卡時,男子恍惚明白了什麼,吐出一口濃煙,搖搖頭開口道︰“我說小兄弟,大哥可是看出了,你是不是也听說那些消息了?也想進‘希望’撈一筆?”問完,吧嗒吸了口煙,也不等太逸回答繼續說︰“不是大哥說不好听的,這希望雖說是我玩過最好的游戲,也是最有錢途的一款游戲,可也是他娘最難玩的游戲。”

    說到此處,男子一臉的憤然︰“就說我游戲開始第二天就進入了,可到現在過了三個月了,還他媽的才19級,錢沒賺了一分,反而卻投入了幾千,真他娘的晦氣,”說著狠狠的把嘴巴里的半截煙唾到地上︰“你現在進去,怕是、、、、、、”

    再看太逸,依舊是不動聲色的站在那里,一雙清澈的眼楮眨巴眨巴的看著他,似乎沒並沒有听懂他話中的好意。好像自嘲自己干嗎要說這麼一通廢話一般,男子含糊的嘟囔了幾句,鼻孔哼哼了兩聲,揮揮手示意太逸可以走了。

    抱著頭盔,太逸上下打量了一遍男子,秀氣的臉頰突然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謝謝!”

    不得不說,太逸這張臉雖說不上很帥,可那清秀白淨的面頰加上那雙清澈的眼楮,讓每個見到他的人都會產生一股親切感,尤其是在他笑起來的時候,更是討人喜歡。

    男子愣了愣神,又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有些蠻橫的臉頰,這才嘟噥了幾句,無非就是︰“這小子笑起來可真他媽的好看,老子怎麼不長這麼一張臉蛋?”之類的抱怨,等他再去瞧太逸時,太逸已經走出店門很遠了,可他還是下意識的高聲喊了幾句。

    “喂,小子,進去了千萬別選法師之類的職業,那玩意他娘的不是人玩的東西、、、、、、還有要是混不下去了,可以找我來,我長在無月城附近混,老子叫張彪、、、、、、嘿,他媽的,老子干嘛要和你說這些?今天真他媽的奇怪、、、、、、”

    已經隱隱消失在雨中的身影,忽然微微停頓了一下,便又慢慢徹底隱沒入雨中。

    、、、、、、、、、、、、、、、、、、、、、、、、、、、、、、、、、、

    “京都大學,謝謝!”

    在公車服務員從鄙夷到驚訝的眼神中,太逸尋了個靠窗口的位置坐下,眼楮只是掃了一眼窗外那座沉悶的小城後,便悶閉而上再也沒睜開過,這讓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了半天的公車服務員很是有氣沒出發。

    有些不甘心,服務員尋了個機會,扭著還算不錯的身段,走到太逸面前︰“這位同學,需要點喝的麼?”見太逸的眼楮睜開,服務員趕緊贈送了一個嫵媚的笑容。

    看著這個極力想要表現自己的服務員,太逸馬上便明白了,很顯然這個服務員和那個店老板都誤會了什麼,只是出發點不對就是了。

    在地球上擁有三個被稱為奇跡之城的生態園,是聯邦政府花費巨額資產,構建的一種全封閉的生態區。生態區內暖氣二十四小時供,讓整個生態區常年四季如春、環境幽雅,空氣調節系統更是讓人們呼吸的空氣保持著絕對的新鮮,在生態區外的人們眼中,那里簡直可以算是人間天堂般的存在了!

    當然,必須承認,聯邦政府在最初的理念的確是為了全人類,讓全聯邦五十六億黃種人徹底擺脫那糟糕的環境,能都在舒適的環境中生活。

    可是三十幾年前那場突然的戰爭,無止盡的軍費讓整個百園計劃出現資金嚴重短缺,生態園也只建設了三座便終止了。這唯一的三座生態園內的居住權,也毫無疑問的最先供應了那些捐助最多的富人、世家、貴族以及掌權者的手中。而那些平民最終只住進了少數的一部分,即便他們當中還有更多的人捐助了,在他們看來可以算的上是巨額的錢財!

    即使如此,可在這個講究人權的國度,居然出現沒有暴動,也沒出現抗議,這簡直就是地球聯邦成立以來最讓人無法相信的一件事!

    其實,原因倒也簡單,因為生態區內集中了全聯邦所有的上層人士,所以那里面的日常消費已經上升到了一個讓所有聯邦公民恐懼的地步,即便讓他們住進去也無法生存下去,最後也不得不承認那三座生態區的確已經徹徹底底的淪落為貴族區了!

    也許聯邦公民現在剩下的,除了對那些白色人種的憎恨外,只是希望聯邦的經濟盡快復甦,重新啟動百園計劃吧。

    而現在,外面的聯邦公民想要住進去,除了賺到足夠自己揮霍的錢外,女人就是想方設法的把自己嫁入里面;男人只能拼命學習努力考入生態區內那六所大學,爭取做個聯邦精英人員給聯邦政府服務或者給里面的貴族打工。

    而京都大學,就是六所大學里面最好的選擇了!

    服務員顯然把太逸認作是京都大學的學生了,因為以太易的穿著不可能是里面的貴族,從京都大學這幾天開學加上太逸的外貌和要去的地方,那太逸很有可能就是京都大學的學生了、、、、、、沒有多做解釋,太逸習慣性的露出一個微笑,搖搖頭︰“不了,謝謝!”

    听到太逸回應了,那服務員的身體又向太逸靠近了一點︰“小帥哥,能考進京都大學,你可真是厲害啊!”

    她這一聲雖說不大,可一個京都大學還是引來了客車上所有人的目光,驚嘆之聲不時從他們口中傳出,一瞬間太逸成為了車內的焦點。在這里面,多數人眼楮里都只是羨慕和驚訝,並沒夾帶其他雜色,畢竟能從幾千萬學子中脫穎而出,那可都是憑的真本事。

    太逸搖搖頭,含笑道︰“我不是學生。”

    服務員一愣,身體下意識的向外挪動了一點︰“不是學生?那你?”

    “在那打工,”沒等服務員驚訝的想要贊嘆些什麼時,太逸又微笑著補充︰“在校園做門房!”

    車內瞬間寂靜了,那服務員的笑容停頓下來。過了一小會,這才朝著太逸尷尬的笑了笑,眼楮里那仰慕的神色消失了,熱情倒是沒有減少多少︰“門房?那也不錯呢,還是京都大學的門房呢!”

    興許她認為,在生態園的一坨屎都是金子做的吧?

    太逸這樣想著,手又摸了摸懷中的頭盔,暗嘆︰“要真是真如她想的那般好,我也不至于跑到外面買這個頭盔了,在生態區可是沒這種最低檔貨色賣的!”

    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服務員聊著,幾百公里的路程只用了十多分鐘就到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