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非人 作者:燼霖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8953 75 5
第一章 平凡生活

生老病死,平凡的人生,理應平順且無波。

卻因為一個意外,賦予了一個平凡人不平凡的力量。

從此再也無法平凡。


陳宗翰,T市高中生,品學稱不上兼優,但也不會至於到掛車尾,很普通的一個人,家庭普通,雙親硬朗健在,有一個小他三歲的弟弟。

家裡的收入不算特別高,但也足夠一家溫飽。

在班上可以跟別人很自然的聊聊天,不孤僻,但也不特別開朗,感覺就像是混雜在人群之中,就連名字都很普通。

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真要說的話就是喜歡讀閒書,和同年齡的人一樣,喜歡漫畫、電玩,沒有交過女朋友。

身高173,體重68,很標準的體型。

幾乎做什麼事都很大眾化的一個人,不強求什麼,順應自然,就是他活著的準則。

全世界的高中生大部份也都是這個樣子,上課和同學說說笑笑,下課寫寫作業.看看書、玩電腦。

可惜,這種無波的日子已經無法持續下去。

某天。

陳宗翰戴著剛推出的MP3,一邊走一邊哼著歌,今天是個豔陽高照的星期六,他決定搭公車去遠一點的地方買一套他想要很久的電玩遊戲,偶而奢侈一下也不為過。

重點是他看到班上有很多人都有在玩,而且還可以連線對戰,他也躍躍欲試,之前跑了幾個地方卻都沒有貨,看來真的是很熱門,讓人期待。

聽了他的一個好朋友王志豪的介紹,聽說這裡今天會進新貨,八點多就出門打算剛好在那家店開門的時候進去,陳宗翰抬頭看看路標,剛下公車然後左轉,直走過兩個路口之後再右轉。

踏著輕快的腳步,心裡還想著最新款的遊戲,腦中幻想著那種暢快感覺。

陳宗翰沉浸在MP3裡的音樂聲中,沒有發現這附近太過靜悄悄,沒有一絲人聲。

同時他也記錯了王志豪說的話,他提早轉了彎,一直直走,然後越走越偏僻。

「小子,你怎麼會在這?」開口說話的是一個黑衣大漢,陳宗翰沒有聽到他說得話,音量開著太大聲,他還是直直往前走,就像是不屑旁人的不良少年。

黑衣大漢原本要追上去,但同時三輛黑頭車開了進來,黑衣人頓時立正鞠躬。

最中間那輛車一個小弟下車拉開後門,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大哥下車打量著眼前的倉庫。

「淵仔,他們人呢」大哥說話,聲音很沉。

「應該還沒有到,還有十五分鐘」剛剛下車開門的小弟恭敬答道。

「好,那先進去」大哥揮揮手,走進倉庫,十幾個小弟開始動作,從後車廂掏出了十幾把手槍,還有兩個銀白色公事箱。

陳宗翰再怎麼白癡也該注意到了現場的不對勁,他似乎誤闖了黑道聚會的場合。

「淵哥,這裡有人」一個平頭小弟喊道,用手指著陳宗翰,聽到喊聲,十幾隻手槍同時間指著陳宗翰。

這是什麼場面呀,陳宗翰心想,愣在了原地。

平頭小弟跑上前要抓住陳宗翰,這時陳宗翰才清醒自己的處境,拔腿就跑。

不過可能是因為太過緊張又沒有預先暖身的緣故,陳宗翰跑沒兩步就用力的摔在地上,被隨後趕來的平頭小弟一把壓住。

「大哥,放過我吧,我什麼也沒看到」陳宗翰開始像是黑道電影裡的龍套般求饒,現在除了求饒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淵哥走進蹲了下來,對著陳宗翰恐懼的雙眼說「小鬼,你是誰派來的? 」。

「大哥,我只是過來想買片遊戲光碟,我不知道你們在這啊」陳宗翰的聲音悶悶的,他的臉被壓在地板做著零距離接觸。

「是嗎,那只能說你太衰了,帶進去」淵哥揮揮手示意,說完幾個黑衣小弟就拿了條繩子把人綑住帶了進去。

「大哥,我知道錯了,放過我吧,我下次不敢亂跑了」陳宗翰哀嚎,他已經可以預想幾天後的新聞版面,某高中生陳屍廢棄倉庫……

倉庫不大,而且廢棄了很久,髒亂,甚至有雜草橫生。

可能是嫌陳宗翰太吵,他的嘴裡被塞了塊破布,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大哥瞥了一眼陳宗翰問說「淵仔,這小孩是誰?」

「不知道,剛剛看到它鬼鬼脆脆的在外面遊蕩」淵仔如實的回答。

「等等拖出去埋了,不要留下痕跡」大哥皺皺眉,就像是看到蒼蠅的表情。

「好」

陳宗翰不曉得自己之後的命運,只能一直嗚嗚的求饒,只是沒有人知道他在說什麼,也沒有人理他。

所有人都緊張的警戒著四周,四處張望,好像在等什麼人。

過沒多久,聽到外頭有幾台車停下的聲音,聽起來又有人來到。

「球哥,好久不見,好久不見」剛進來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向前對著的大哥,親密的握著手,然後看向球哥身旁的手下「淵仔,也好久不見」

「哼」球哥哼了一聲,臉色不是很好。

「請近請進」淵仔趕緊打圓場說。

一批人走了進來,一樣的兇神惡煞模樣,只是一邊全穿著黑衣,一邊全穿著黑襯衫,壁壘分明,也果然都是黑道,對黑色都特別情有獨鍾。

「閒話少說,你們的貨呢?」球哥悶悶的發話。

中年男子示意一旁的手下,拿過來了一個手提箱,放在兩邊人馬的中間,幾個人就圍在箱子旁開始忙碌的驗起交易品來。

一個手下走到球哥旁點了點頭,看來是認為這次的貨可以過關。

「好,一樣的價錢,你們點一點」球哥臉色緩了些,揮揮手,一個手下拿著公事箱走了過去。

「球哥的說是就是了,哪需要這麼麻煩」中年男子笑笑的說「又不是第一天做生意」

話鋒一轉「只是……」中年男子意味深長的看著球哥,搓著雙手「球哥您也知道最近的貨比較緊,再加上賣家又提了一點……」

「哼,一向都是這個價格」球哥不打算給男子機會,直接打斷他的話。

「不不不,這樣下去我們會虧本的」中年男子搖著手。

「加多少?」球哥簡單的吐出幾個字。

「四成」中年男子笑笑著說,就好像是多麼無足輕重的兩個字。

「你不要欺人太甚!」球哥大吼,同時兩方人馬都把槍舉了起來,一時氣氛緊張,冰冷的槍口互相對著。

「不不不,您也知道,我手底下有不少的兄弟要養,奶粉錢什麼的,加一加也不少」中年男子一副打死不鬆價的樣子。

「一成」球哥淡淡的說。

「放屁!您老不如去買麵粉吧」中年男子譏笑道「我們完全可以賣給別人」

「你小子是要打破規則嗎? 」球哥瞇起眼睛,審試著對面那位最近如日中天的新人。

「不不,價高者得,做買賣的不都是這樣」

「我怎麼沒聽說過,我只看到一個小屁孩」

男子用陰陽怪氣的語調說「球哥,你別忘了這生意我們完全可以自己幹」

「你說什麼!」球哥這下真的動真怒了,撈過界任何人都不能允許。

「我說您老了,該退位了」輕輕柔柔的一句話,卻蘊涵著大逆不道之心同時間,淵仔悄悄的靠近球哥,槍口微微轉了個角度。

「你……」

咻!

話還沒說完,球哥胸口暈開了一層紅色,滿臉錯愕,直覺的回過頭只看到淵仔拿著的手槍正對著他,槍口還在冒煙。

淵仔淚流滿面「對不起、對不起,只是您站這個位子已經太久了……」

沒聽到接下來的真情流露,球哥的死忠鐵桿派憤怒的開槍,槍聲大作,好不精采。

陳宗翰把一切都看在眼裡,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黑吃黑?以前只有在港片上才看過,今天算是開眼界了,不過他也沒有忘記正事,趁著這一陣混亂,像毛毛蟲一樣捲曲的往前爬行,看到不少黑衣人倒地,雙眼無神的看著他,背後一陣雞皮疙瘩。

不過因為中年男子與淵仔早有預謀,死忠派一開始就被設計,幾乎每個人都至少有兩把槍對著,整場小小的槍戰前後不過5分鐘左右。

安靜,倉庫裡充滿著硝煙味。

陳宗翰已經爬到了門口,他的運氣不錯,流彈都沒有擊中他。

中年男子從一個鐵架後探出頭來,發著命令「看看還有沒有人活著」所有人開始動員,尋找著還有沒有活口,只要誰還有呼吸就會被補上幾槍,讓呼吸完全停止。

陳宗翰冷汗直流,他現在只能用不會引人注意的速度,慢慢向前爬、向前爬,離開這……

好運到頭,一個嚼著檳榔的黑襯衫男用腳踩住他「還有一個綁著的活著」

淵仔對著中年男子恭敬的說道「一個倒霉鬼,殺了吧」

「好,殺了」中年男子頭也不抬。

就這樣三言兩語決定了陳宗翰的生死,黑色的槍口,對著,一個五公克的鉛塊,噴發,無聲無息的鑽進陳宗翰的左胸口。

沒有什麼感覺,只是覺得,就這樣了。

身體理的精力隨著鮮血流出,生命意識開始抽盡。

死亡原來是這樣子,也不過如此,這是陳宗翰的最後想法。

「帶去山上埋了」


半夜,冷月高掛,某個小山丘,雜草叢生。

如果有人在的話,會發現這裡有著胡亂掩埋過的痕跡。

寂靜,除了細小的蟲鳴,沒有其他的聲音。

一隻蒼蠅停在土堆上,淡淡的鮮血味吸引了牠,牠正在思考這頓大餐的香味從何而來。

突兀的。

一隻手破土而出,像個不甘於死亡的惡鬼,發出來自地獄底層的怒吼,從地底深處的地獄一吋吋的往上爬,如今,回到了喧囂的人間。

沒有意識的本能爬出擠著好幾具屍體的土壤,空洞的雙眼,雙手沾滿著混合鮮血的泥土,就這樣癱著,意識空白,比新生兒還不如,不知過多久,一個甜美的女孩聲輕輕喚出聲來。

「喂,你聽得到嗎?」聲音問。

思緒完全無法集中,這感覺就像是靈魂完全的脫離。

「喂」聲音又再一次的響起,多加了一點力道。

本能的,不經思考的,陳宗翰往右邊轉去,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視覺機能似乎沒有正確活動。

「看來還有一點問題」聲音思索著。

過沒多久,陳宗翰全身瘋狂顫抖、抽蓄,口吐白沫的在地上翻滾,全身弄著骯髒,某種強烈的東西正在奔騰發酵。

「唉,真是個弱小的傢伙」聲音嘆說。

慢慢的他記起來了,他的名字是陳宗翰,就讀於Z高中,爸媽弟弟,朋友,同學……

記憶的回溯最後停留在他去買遊戲片,然後陰錯陽差的被黑道綁架,接著是雙方一言不合的火拼,看到槍口,然後……

陳宗翰一個激動跳起來,對了,他都想起來了。

他死了,還是死在一個不入流沒名字沒台詞的小角色手上,一顆鉛彈輕鬆的終結他那平淡且稍嫌短暫的一生。

那他現在是在,地獄?

陳宗翰站起身來往四處看看,幾棵叫不出名字的樹,很多長得像是雜草的草,就這樣?撒旦呢?惡魔呢?閻羅王?奈何橋?

「欸,你醒了嗎?」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陳宗翰激靈的被嚇了一跳,不過都沒看到任何東西,是幻聽?還是說那聲音就是地獄守門人?

「下面啦」

陳宗翰低頭,只看到一個小小的像是綴飾的深紫色石頭?。

「恩?」陳宗翰為了保險起見,用腳踩了踩看。

「別踩啦」又是那個聲音,看來真的是這東西,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仙俠小說必定會出現的還魂石?

「小子你趕再踩,小心老娘讓你再死一次」聲音撂了個狠話,明顯得不是好人,陳宗翰思緒開始清晰起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不是死了嗎?摸摸身上,沒有缺任何一個零件。

胸口的地方還是濕濕的,看來血還沒有乾,拉開T-shirt左胸口前面有一個小洞。

「你的心臟裡面有一個小東西,先把它挖出來,不然你的心臟不會跳動」聲音用很正常的口氣說著不正常的話。

靠!不會跳,那現在是怎麼回事?陳宗翰摸摸自己的脈搏,還真的沒有在跳。

看來自己創下歷史之先河了,心跳沒了還活著,等等,該不會是屍變吧,陳宗翰還有閒情在胡思亂想。

「大姊,這到底怎麼回事,可以解釋一下嗎?」陳宗翰無奈的說,。

「呵呵,就你剛剛死了一下子,不過姊姊又把你拉了回來」聲音聽起來很自豪。

「不是吧」陳宗翰目瞪口呆,這種超自然的事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太扯了!

「是的,是本小姐救了你,我允許你崇拜我」聲音哈哈大笑。

「我可以知道怎麼一回事嗎?」看來自己真的是沒死成,陳宗翰好想放聲大笑。

聲音用不怎麼擔心反倒有些期待的口問說「可以啊,不過你最好先處理一下那小東西,一直放著說不定會爛掉」

會爛掉,爛掉的心臟,還是趕快處理處裡吧。

也不知道為什麼,陳宗翰出奇的從容,還很有幽默感,也許當一個人連死亡線都跨過時,境界就自然提升,情緒的波濤就沒這麼的容易產生。

拉開T-shirt,血還是一直在流,一副不要錢的模樣,無處下手「怎麼辦?」陳宗翰只好再問。

「用手挖出來啊,不然呢」聲音倒是一副無所謂「快啊!」

真的只能這樣了,陳宗翰用手撐開傷口,血流如注原來不是誇飾法,是真實存在的描寫。

費了九牛二虎,弄得滿頭大汗,總算是用手指挖了出來,不過流的血大概有好幾公升,意外的並不感覺得什麼痛楚,有感覺,卻不會痛。

就彷彿是幫別人動手術般。

「好了」陳宗翰擦擦汗水。

「好的,接著你想要知道些什麼?姐姐的三圍?」聲音打趣的說。

靠!知道一個聲音的三圍有用嗎?應該說你有這種東西嗎?陳宗翰臉上掛著黑線。
  • 1評分人數

  • -5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bib -5 一樓為介紹帖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