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奇玄]武碎天辰 作者:七月火(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51980 475 18
武碎天辰 第一章 乾門,方辰

你們五個人聯手,竟然爭不過一個‘力武境’四階的外門弟子?”

一身水蘭色長裙的女子倏地停下腳步,吃驚地睜大眼睛,她長長的睫毛在陽光下泛著迷離的七彩,五官比例完美,襯著盈盈一握的腰肢,渾身上下無處不在散發著驚心動魄的美。

被她問到的黃臉青年只覺得目眩神迷,死死地咽了口口水,眼中流露出了強烈的愛慕之色!

旋即,他想起了什么,不由自慚形穢地低下了頭,眼前的少女可絕不是自己能夠妄想的——

自己身處的“乾門”在南域雖然不算頂尖門派,但也足足擁有數千外門弟子。

數千外門弟子,每年頂多十五人有幸成為門派嫡傳,位列“內門弟子”,享有自己這些外門弟子決計無法想象的權勢。

長老的親自指點,高級的修煉功法、招式,甚至是珍貴的“元器”!他們都不難得到。

可是,內門弟子的權勢僅僅是相對外門而言,若是面對真傳弟子,他們同樣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

真傳啊……

傳聞中眼前少女方才十六歲,三年前入門之時就因為過人的靈魂力天賦被大長老收為真傳弟子,幾乎享有整個門派的資源以供修煉……

極高的天賦,絕美的容顏,更重要的是她是繼大長老之后乾門第二位“煉器師”—地位崇高無上的煉器師,如此尊榮哪怕就是內門弟子也是望塵莫及!

可以說,顧雨晴是乾門無數弟子的夢中情人,想要親近她的人數不勝數,可是沒有人膽敢搭訕一二。

畢竟,彼此地位相差太遠太遠了啊……

“嗯?”顧雨晴見黃臉青年久久不回復自己,冷哼了一聲。

這一聲冷哼嚇得黃臉青年當即出了一身冷汗,心神惶慌,偏偏越是如此他越是腦中空白,驚慌之下嚇得腿腳篩糠般抖了起來。

“回稟大人。”另一名外門弟子見勢不妙,機靈地回答道:“那小子有些古怪,一身力氣大得離譜,我們五人雖然都擁有五階修為,但是聯手之下也不是他對手。”

被這一番打岔,黃臉青年才緩過勁了,忙不迭補充道:“對對對,也不知怎么回事,那小子修為不高,使的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崩拳’,偏偏威力強得出奇,我們實在不是對手。”

頓了頓,他語含挑撥地道:“我們兄弟被搶了紫晶倒是沒什么,可是那小子得了寶貝,居然不獻給門派,是為大不敬!”

“不過是力武境四階,竟然能夠以一敵五?而且還是越階戰斗?”顧雨晴臉上驚訝之色愈濃,這樣的戰斗天賦哪怕就是內門弟子中都不多見啊,尤其是這人用的還只是最普通的戰技,那就更為難得了。

不過,再厲害也只是力武境的弟子,哪里會放在堂堂真傳弟子眼中?所以,顧雨晴只是略有些好奇罷了:

“我才懶得管你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你去將那人叫出來,如果他真有紫晶,我就用一些東西跟他交換吧。”

沒有想到顧雨晴會如此回答,黃臉青年忍不住有些失望,但他不敢有任何反駁,諂媚地應了聲“是”,隨即顛顛地走向道路盡頭的那棟茅屋。

“方小子,滾出來!大人找你!”

連叫喚了幾聲,見里面沒人應答,黃臉青年忍不住怒了,上前一腳重重地踹向大門。

“吱呀!”

木門應聲打開,黃臉青年一個不妨,失重之下身體一歪。他“啊”地一聲驚呼,拼命想要穩住身體。

這時候,一道勁風急速轟過,從一個巧妙的角度狠狠地擊中了黃臉青年的右腿,大力驟發,將他彈飛了出去!

“你們兄弟幾個還真是不死心啊,還沒挨夠揍嗎?”

伴隨著一道懶懶的喝聲,從里面走出了一名黑衣少年,他長相并不如何俊美,皮膚呈健康的小麥色,穿著也僅僅是合體罷了。

唯有那一雙眼睛,卻是亮得驚人,尤其是當他習慣性地微瞇雙眸時那一道說不清是玩世不恭,抑或堅韌不拔的眼神,更是讓人不禁深深陷了下去。

“方辰!你別囂張!”黃臉青年忍痛捂著右腿,悶哼道:“我們兄弟是爭不過你,但是今天可是門中真傳大人親自前來,你識相點,乖乖地將紫晶交出來!”

“真傳么?”方辰嘴角噙著一縷古怪的笑意,依稀有些失落:“還真是好大的‘大人’啊。”

黃臉青年巴不得他如此說,這樣更容易激怒身后女子。他故作憤怒地朝顧雨晴道:“大人,您看到了,這小子實在是狂妄得沒邊沒跡,連大人您也不放在眼里啊!”

他只顧吼著,全然沒有注意到顧雨晴的表情——

自當方辰踏出木門,顧雨晴就一下子呆住了,臉上的表情是一片難以言述的震驚以及……

狂喜!

那種驚喜,好像見到了失散已久的親人,更像是久別的戀人重逢,是那般劇烈而不可抑制,以至于她嬌軀都不禁輕顫了起來。

“大人,我知道您宅心仁厚,但是這樣的狂妄之徒可不值得您發善心,萬萬不能—”

“住口!”顧雨晴驀地怒斥出聲,雷霆喝聲嚇得黃臉青年一顫,剩下的話都生生憋了回去。

緊緊地咬住嘴唇,顧雨晴怔怔地凝視著方辰,聲音不自禁地帶上了幾分顫音:“方大哥,是你嗎?”

方,方大哥?

黃臉青年幾人面面相覷,心頭同時涌起了一片荒謬之感,那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了翱翔天際的白天鵝對地上的蛤蟆垂下了高貴脖頸,是那般荒誕不經。

“真傳弟子?”方辰淡淡地掃了一眼顧雨晴,眼中閃過了一絲落寞:“真是大人物了啊。”

“方大哥!”

方辰出乎意料的冷漠讓顧雨晴想要撲上來的身影驟然停住,她眼眶中亮晶晶的,忍了又忍才讓自己沒有哭出來:“是雨晴做錯什么了嗎?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我可以改的。”

乾門列祖列宗在上,什么時候尊貴的真傳弟子居然會向一名外門弟子如此低聲下氣說話了?

黃臉青年五人表情徹底陷入了一片呆滯!

“改錯?不敢。”方辰眼中的冷漠略有轉和,可是柔和之意很快便掠去,語氣依舊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然:“顧小姐貴為真傳,方某不過是區區外門弟子,又哪里值得顧小姐為我改變什么。”

見到方辰這般神情,顧雨晴眼中淚水再也控制不住,斷線珍珠般滾落臉頰,她哭聲道:“方大哥,你是在怪我嗎?你的天賦超過雨晴十倍百倍,要不是為了我,你怎么會連真傳也選不上?”

“自從被師尊選上真傳后,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我問師尊,師尊說你早就離開了乾門。我求師尊讓我去找你,可是師尊要我必須突破‘凝原境’才能外出……”

“這三年來,我沒日沒夜地閉關修煉,別人都認為真傳弟子擁有無數資源,可以輕輕松松地晉級。可我還是每天都在拼命,拼命地修煉!”顧雨晴的拳頭緊緊地握著,身體繃著,痛苦地喊道:“他們不明白,只有我知道,我不圖高高在上的地位,也不要成為眾弟子之首,我什么都不要,我所做的一切為的只是能夠早日去尋你……”

“你知道嗎,方大哥?”

哭聲至此,聲音竟有些嘶啞,可想而知主人內心是何等痛苦。

原來,竟是如此么?

方辰一怔,原本以為她是勢利之人,見到自己丹田被毀前途盡喪,所以果斷地與自己絕了一切聯系,沒想到完全是一場誤會。

比起自己這三年的苦修,這丫頭,她吃的苦一點也不少啊!

看到肩膀劇烈顫抖的顧雨晴,方辰心一下子軟了下來,他輕嘆一聲走上前去:“是我不好,錯怪了你。”

顧雨晴雙手捂住臉,一副不肯原諒他的模樣。

方辰有些不知所措,尷尬地伸手輕拍著她的肩膀,笨拙地想要安慰一二。

顧雨晴悶悶地“唔”了一聲,有心再堅持一會兒,好懲罰一下這個總是能輕易惹得自己哭泣的少年,可是嬌軀卻違心地靠了過去。

少女初長成,對那一份男女間懵懂的感情也是隱約有所悟,從未與一個男子這般近距離接觸過,令得她有種渾身酥軟的感覺,精修已久的原力竟也絲毫不起作用,身軀好像要一直這么軟啊軟的軟下去……

懷抱中突然多了一具彈性驚人的嬌軀,手掌握處隔著衣物也能體會到那柔軟的滑膩,方辰身體一僵,小腹一股無名火浮了起來。

他連忙干咳一聲,按捺住了沖動,輕輕地推開顧雨晴:“好了,不生氣了?”

“才怪!”顧雨晴嗔道,不管怎么聽,聲音中都是小女兒的撒嬌要多過憤怒。

方辰依稀間看到了初入門派時,那個被自己保護在身后的小女孩兒,習慣性地伸出手指朝她鼻尖捏去:“下回可不能再哭了,再哭成個大花臉那就沒人喜歡了。”

“你才花臉呢。”

顧雨晴被他逗得‘撲哧’一下,云開雨霽嬌顏分外迷人。在方辰沒有注意到的角落,她臉紅紅地輕聲嘟囔:“沒人要,那我就賴上你了。”

好半晌,久別重逢的兩人方才醒覺旁邊還有幾人,見到方辰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時,黃臉青年身體一僵,硬生生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方兄弟,哦,不,方大人,您老大人不計小人過,以前得罪之處就當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求您老把我們當個屁給放了吧……”

這家伙倒是很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一見方辰居然與真傳弟子都能搭上關系,立刻轉變了風向。

方辰啞然失笑:“我可放不出你們這幾個歪瓜裂棗的貨色來,滾吧!以后少來招惹我!”

黃臉青年如蒙大赦,不迭聲地道謝,帶著幾個兄弟一溜煙兒地消失不見。

“方大哥,這幾個家伙很討人厭嗎?要不要我——”

方辰笑笑,阻止了她往下說,他知道以顧雨晴如今的地位若是想要整治幾個區區外門弟子易如反掌,可他的驕傲卻不允許他假借別人的勢:“不過是幾個跳梁小丑罷了,我能夠應付,不值得大動干戈。”

“嗯。”顧雨晴乖巧地點點頭:“說起來這幾個家伙也有功勞,要不是我湊巧經過聽到他們嘀咕‘紫晶’之類,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方大哥還一直留在乾門。”

她表情有些幽怨,雖然自己這三年都在苦修很少外出,但方辰既然留在乾門,沒有道理不知道自己的消息。但是他卻一直沒有聯系過自己,寧愿住在這樣簡陋的茅屋里面……

看著眼前隨意搭建的茅屋,連遮擋風雨都顯得有些不足,顧雨晴感覺自己心疼得厲害:這三年,他究竟吃了多少苦啊!

紫晶?

方辰一愣,從袖兜里掏出一塊暗紫色、表面有無數斑駁亮影的凹凸晶石出來:“晴兒,你要用紫晶?這給你吧。”

“不要!”顧雨晴一下子急了,險些又是淚水盈眶,將紫晶推還給方辰:“方大哥,我原先不知道紫晶是你的,這才要他們帶我來交換,要是早知道,我絕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真是個小哭包啊,你當方大哥是這么小氣的人么?”方辰笑了,不容置疑地將紫晶塞進她掌心:

“那幾個家伙來找我,要是客客氣氣地交換我也不會留著不放,這紫晶再珍貴,放在我手里頂多也就是用來換取一些‘星石’罷了。唔,你拜在大長老門下,應該學到煉器術了吧?”

見顧雨晴肯定地點頭,方辰欣慰地道:“既然如此,紫晶放在你手里更能夠發揮作用了,拿著吧,這也算是我們兄妹重逢大哥給你的見面禮。”

顧雨晴略一猶豫,最終還是接了下來。仔細地摩挲了一番紫晶,她心中有了主意:方大哥,我一定會還你一個驚喜的!

遠遠地離開那所普通無比、但落在他們眼中卻仿佛索命怪獸的茅屋,黃臉青年才氣喘吁吁地停下腳步:“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小子,他、他怎么可能認識真傳弟子?而且——”

下面的話他沒有繼續說出,事實上直到現在他都有些不大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小子居然對真傳弟子不理不睬,語氣冷嘲,而真傳弟子完全沒有一絲倨傲、反而哭泣著對他解釋一切……

天啊,該被天雷轟劈的小子,那可是門中地位超然的真傳弟子啊,而且是被譽為“天之驕女”,被門中掌門、長老等寵愛有加的顧雨晴啊!

從未對任何一名弟子假以辭色的顧雨晴竟然會委屈地向人解釋?

(小白臉當到這份上,死而無憾啊!)黃臉青年憤憤地在心中詛咒他認為的“小白臉”。

“我知道他是誰了!”突然,一名弟子大聲道。

“誰啊?能讓你這么激動!?”黃臉青年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這名青年興奮地滿臉通紅,渾然不覺自家老大要殺人的目光:“你們還記不記得三年前的那個傳聞?”

“什么狗屁傳聞?該不會又有‘天級元器’要出土了吧?”

相對同伴的漫不經心,這名青年卻是一臉嚴肅:“那還是上一屆乾門弟子收錄大會,前來參加挑選的人實在太多,門派一時間也有些處理不過來,于是安排他們先住下。”

“我想起來了,那一次外門弟子的屋舍也被占用了不少。”另一名青年附和道:“好像那一次我們乾門的死對頭‘黑族’少族長還親自來訪。”

“哼,什么來訪?不過是想要給我們乾門一些下馬威罷了!”黃臉青年重重地冷哼一聲:“聽說黑族少族長曲少炎那年才十七歲,修為已經到了凝原境一階,放眼南域也屬翹楚之列。他們長老名義上是來拜訪,事實上卻是要這位少族長立威來了!”

他流露出了一絲困惑之色:“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那一次卻沒有激起什么風浪,他們竟然就這么無聲無息地離開了。”

“哪里是沒有什么風浪!”先前說話的弟子神秘兮兮地湊近,道:“據說,他們少族長敗了!而且是顏面無存地被擊敗!”

“居然落敗了?”黃臉青年好奇地問道:“到底是哪位大人出的手?真傳?內門?不對啊,那黑族少族長才十七歲,已經是凝原一階,同齡之中幾乎不可能有對手!內門雖然有弟子修為超過他,但是年齡大都二十好幾,誰能拉得下臉跟他比試啊。”

“不是內門。”這名弟子故意調人胃口。

“那難道是真傳?”

“也不是!”頓了頓,將四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這名弟子深深地吸了口氣,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苦笑:“那人連外門弟子都不是,只是剛從別的地方趕來接受入門挑選罷了。”

“什么!?”其余四人都是大為震驚,他們知道參加入門挑選的修為都不可能超過“凝原”境界,那豈不是說擊敗黑族少族長之人僅僅是力武境修為?

修為到了凝原境就可以修煉出原力,進而施展元素武技,若是想要以力武境修為越境戰勝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如此近乎荒誕之事卻于三年前發生了!?

“這還不算!根據可靠消息,那人當年頂多十三歲!”

十三歲,力武境,擊敗凝原一階……怪物?

黃臉青年“咕嘟”地咽了口口水,駭然地轉向身后,看向那棟茅屋,難道是……

“聽說當年那曲少炎不知道發了什么邪性,路過外門弟子住所時看到了顧大人,起了邪念。而顧大人當時并非真傳,根本沒有抗爭之力!礙于曲少炎的身份,也沒有弟子膽敢插手……”

雖然他還沒有說完,但是黃臉青年四人已經明白了下文,齊齊流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難怪顧雨晴對那小子如此態度,英雄救美啊,這小子真是好命居然隨手就救了一名未來的真傳弟子!

他們可以想象,萬眾寂然之際,一名少年傲骨錚然地站出,那一瞬間的風采將是何等驚艷絕世!

難怪乎三年未見,顧雨晴也是一時一刻都不曾忘記了……

此刻他們倒也沒了嫉妒之心,涌起的只有滿腔的羨慕之情,因為他們知道,換成自己哪怕就是有足夠的實力也絕不敢對黑族少族長出手。

“不對!”忽然有人質疑了:“方辰要真有這樣輝煌的過去,怎么會淪落到外門弟子的份上?以他的天賦即使被選為真傳也不是不可能啊!”

如果傳聞屬實的話,那么顧雨晴所說方辰天賦要超她十倍,也絕非一句尋常的客套!

要知道,能夠在十八歲前晉升凝原境,在南域都絕對算得上是“天才”了。但是方辰,他才僅僅十三歲,卻已能擊敗凝原境!

這等資質,簡直可用“妖孽”形容!

“唉,這就要怪他的命不好了。那曲少炎與他一番大戰之后,首先趕到的并非我乾門長輩,而是黑族長老!黑族長老見到曲少炎重傷,大怒之下一招就轟破了方辰的丹田!要不是掌門趕來及時,方辰的命都難保。”

“卑鄙!”

“以大欺小!”

“無恥!”

能夠成為長老起碼都有‘幻靈境’修為了,力武境與‘幻靈境’之間存在著巨大的鴻溝,再不是戰斗天賦所能彌補。

雖然與方辰之間起過數次摩擦,但是聽到這種事情,幾名弟子還是憤慨不已。

“難道我們乾門就這樣算了?方辰這樣的弟子,要是培養成長起來的話,很可能又是門派的一大支柱啊!”

“嘿!憤怒又能怎么樣?丹田被破已經是廢人,難道門派還會為了一個廢人去與黑族徹底撕破臉皮不成?”那名弟子冷笑道:“不過我聽說,事后乾門倒是從黑族那里得到了幾件元器作為賠償!”

元器補償?

聽得這話,幾名憤憤不平的弟子冷靜了下來,理智告訴他們門派如此做法無可厚非,可是心里面還是感覺不大舒服。

一個不能保護門下弟子的宗派,縱然實力再強,也是無法凝聚真正的向心力啊……

黃臉青年心思縝密,聽完這一番傳聞,心頭一個疑問不禁泛起:丹田被破,按理來說不可能再修煉,一身修為也會快速流失,那方辰又是怎么重新站回力武四階的?

想了想,他琢磨不出究竟來。

不管如何,既然他有那般妖孽的資質,又重新站了回來,自己絕對得罪不起!

黃臉青年忽地抬頭,鄭重地凝視著兄弟四人,一字字叮囑道:“這些話也就我們兄弟說說,不要多嘴外傳。以后我們只要記著,絕對,絕對不可以再去招惹方辰!”

但是——

這是我的心聲啊!!!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3-5-11 20:08 編輯

  • 1評分人數

  • -5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bib -5 一樓為介紹帖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