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魔法]

《古墓奇緣》作者:梨花煙雨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6672 8 2
作者:梨花煙雨
簡介:
穿越時空,被當成僵屍的小受
進墓地接受考驗
把小受當作僵屍的霸道王爺攻
輕鬆搞笑的一本書

===============================

古墓奇緣---1
  
    先說,這是一個輕鬆的故事,雖然也有鬼魂僵屍,但是一點也不驚悚,大家不用害怕的了。



  **********************

  “你們都給本帥聽好了,兩軍對壘,講究的是一鼓作氣,速戰速決,能夠一刀砍下對方腦袋,絕不應該用兩刀,這樣既浪費時間,又太不仁慈,增加對方的痛苦,即使是對敵人,我們也應該發揚一下咱們舞雲天朝軍隊的仁者之風……”方圓幾百里的大校場上,高臺上站著一個衣甲鮮明意氣風發的少年,正在對台下黑壓壓如烏雲過境的軍隊發表他的戰鬥宣言。

  底下已經有人在偷笑了,誰不知道就是這個天天標榜著仁義道德的堂堂禮王千歲,天下兵馬大元帥,脫下軍裝就是不折不扣的紈!子弟一枚,仗著顯赫的家世和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帥氣面孔,也不知俘虜了多少京城女子的芳心,上至公候大臣家的名媛千金,下至尋常百姓家的小家碧玉,甚至連那些眼高於頂的青樓花魁,哪一個不把這位禮王千歲當作夢中情人般的愛戴,甚至有女子說,寧做王府妾,不為帝王妃,由此就足可見這位禮王爺的魅力之大了。

  禮王爺,姓袁名野自子謙,是舞雲皇朝天翼帝的第五子,他從小便聰明絕頂,文武全才,十四歲隨大軍出征,竟在主帥被人暗算陣亡的情況下獨挑大樑,不但挽回敗勢,還長驅直入敵國數千里,直搗都城,令敵國皇帝親自出來遞上降表,答應歲歲納貢稱臣。袁野的名字也從此傳遍天下。

  此後四年間,舞雲皇朝在袁野的率領下,征伐無數,百戰百勝,竟鍛煉出一隻擁有五十萬大軍的無敵鐵騎,令周圍鄰國聞風喪膽,不但不敢冒犯,反而主動遞上臣表,也因此舞雲皇朝亦被稱作天朝。

  如此顯赫的戰功,論理本該是太子的不二人選,然一則三皇子袁濯仁厚睿智,有治國之才,二則袁野為人放蕩不羈,最不喜被拘束,他與袁濯雖為異母,可自小相處,感情深厚非常人可比,因此天翼帝方立袁濯為太子,袁野為禮王兼兵馬大元帥,他非常自信舞雲皇朝在這兩個優秀兒子的帶領下,會越來越強盛。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解散吧。”袁野看看天近午時,於是下令解散,待隊伍潮水般散去後,他才除去身上的盔甲,一邊對身邊的副將離雲道:”這批新兵還不錯,等到在戰場上歷練幾回,咱們的五十萬鐵騎又可以增加十萬的新生力量,呵呵,十分的不錯啊,哎呀,也不枉我站在這裡說得嗓子都幹了。”他斜睨了離雲一眼:”恩,你說,今晚去哪兒好呢?似乎錦蘭院咱們很久沒有過去了,哎呀碧雲兒恐怕不知有多想念我了呢,恩,我得去好好的安慰安慰她,不過似乎秋紅院也很長時間沒過去了,哎呀……”

  離雲實在聽不下去了,不得不打斷他:”哦,王爺,你今天晚上……哦,哪裡都去不成了,因為……因為宮裡剛剛傳下旨意,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召您入宮商議。”

  “啊?非常重要的事情?”袁野挑眉,該不會老爹知道自己今晚想幹什麽,所以就編出個蹩腳的理由看住他吧?

  不過懷疑歸懷疑,袁野目前還沒有膽子去挑起父皇的怒火和母後的嘮叨,因此到最後,他只能換了衣服,不甘不願的來到皇宮。

  事實證明,天翼帝袁昌並不是因為知道了五兒子的計畫而臨時召來看住他,確實是有一件緊急的事情發生了。

  禦書房內,天翼帝面色凝重的踱著步子,他的七個兒子三三兩兩的坐在房間裡各個角落,默默傳看著一封信件。

  半晌,信件回到天翼帝的手裡,他抬起眼在七個兒子的身上掠了一圈:”現在,你們都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情了吧?”

  袁濯是最先點頭的:”簡單來說,父皇,就是咱們東大陸的聖山神使這一回將破解千年怨靈怨氣的任務交給我們舞雲皇室了是嗎?所以我們必須派出一個皇子去化解那怨靈的怨氣,否則在未來的十年裡,東大陸將天災**不斷,是不是這樣?”

  天翼帝點了點頭:”沒錯,濯兒說得都對,可是這件事情,一直就是咱們東大陸的不解之謎,聖山神使每百年會向一個國家發出聖令,讓那個國家派出皇子去東帝墓,想辦法使墓中的至寶煙雲扣能夠二合為一,其實說起來,這並不是個很困難的任務,雖然墓中的機關和不可知的危險因素很多,但每個國家派出的,都是經過了嚴格訓練的皇子,令人費解的是,每個皇子回來後,竟然都不是在半途折翼,而是到了煙雲扣的面前卻無法使其對合,而且每個皇子回來後,都會因為傷勢落下或輕或重的殘疾,但所謂的十年天災**,又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真的是太奇怪了,聖山上的神使是從來不會有任何虛言的。”

  袁濯笑道:”父皇,這些迷都困擾東大陸一千多年了,豈是咱們在這裡說幾句就能解開的呢,咱們還是想想派誰過去為好吧。”他的語氣裡流露出深深的擔憂,因為前車之鑒,凡去了東帝墓的皇子們,竟沒一個能夠全身而退,無不落下殘疾,所以他也為此次被選中前往的兄弟的命運而擔憂。

 古墓奇緣---2

  --------------------------------------------------------------------------------

  這個問題顯然也難住了天翼帝,他在每個兒子的身上又看了一眼,實話說,哪個兒子都是他的心肝寶貝,可為了東大陸的祥和,這是必須做出的犧牲,派皇子去了,雖然沒有完成任務,但天災**並沒發生,可一旦不派皇子前去,誰知道會發生什麽樣可怕的災難呢,何況他們是舞雲天朝,更應為眾國家的表率,所以這個皇子,是一定要派過去的。

  “老六,老七的年紀還太小,他們兩個就除外吧。”天翼帝歎了口氣,目光從袁濯身上掠過:”你是太子,不能有任何閃失,所以濯兒也除外。”他再看袁野一眼,這個是自己最鍾愛的兒子,又是舞雲皇朝軍事上的最大支柱,論理,自己也該把他留下的,可這樣一來,似乎自己就有偏頗之心,只怕其他三個兒子不服,但他又的確不想讓袁野前去,最後只好猶豫著問道:”子謙啊,你的新軍訓練的如何了?能走的開嗎?”

  出乎意料的,袁野竟然興奮的站了起來,大聲道:”走的開走的開,父皇你就放心吧,新軍那裡沒什麽事情的,那個如果沒有別的事,我現在就走了啊。”他說完就站起身來,大踏步的就要出去。

  別說天翼帝了,就連其他幾個皇子都驚呆了,不知道這樣一個倒楣任務,怎麽袁野竟然喜上眉梢的接下了。

  天翼帝暗道難道自己一直不瞭解五兒子,其實他是個冒險愛好者嗎?忽見大兒子袁路站起來道:”父皇,五弟是咱們舞雲皇朝不可或缺的棟樑之材,萬萬不能涉險,我知父皇所慮為何,您是怕我們覺得您不公平,然而父皇確是多慮了,為了舞雲皇朝的千秋基業,兒臣願意前往東帝墓。”接著二皇子和四皇子也都紛紛表態願往。

  天翼帝大為感動,長歎一聲道:”自古帝王家就是兄弟情薄,為了皇位兄弟甚至父子殘殺的不知有多少,難得你們如此團結,有了你們這七兄弟,何愁我舞雲皇朝的萬年基業不成。”他又看了一眼面上有了些疑惑之色的袁野,斷然道:”野兒既然自告奮勇,或許便是天降大任,何況你們兄弟幾個當中,還以他的功夫最高,這去東帝墓的任務,就交給他吧。”

  他又來到袁野面前,沈聲道:”子謙啊,此去東帝墓,不比你在戰場上,有千軍萬馬供你調遣,而且墓中機關兇險無數,你定要萬事當心,父皇先送你去國師那裡學一些應付之法,一年後的今日,你便可以出發前往東帝墓了,但願煙雲扣可以因你而二合為一,從此後各國安寧,再不用為這每百年一次的使命而擔憂了。”

  袁野的眼睛已經直了,直到他老爹欣慰的離去,其他哥哥弟弟們圍上來,他才略略有了一點清醒,二皇子袁風便責怪他道:”五弟啊,你實不該接下這樣的任務,你可是我們舞雲皇朝的戰神,難道你不接,兄弟們還會怨你嗎?不如咱們去和父皇說,還是我去好了。”

  袁野長歎一聲:”算了二哥,這事兒是我自作自受,剛剛父皇後面說得話我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就想著今晚是去錦蘭院還是去秋紅院了,所以父皇一問起我能不能走的開,我就連忙答應下來,誰知道他是讓我去東帝墓,不是勾欄院啊。”

  此話一出,幾位成熟的皇子紛紛陷入暴走之中,那兩個小皇子還天真的問他們的三哥:”錦蘭院和秋紅院是什麽地方,勾欄院又是哪裡?”氣的袁濯恨不得給這風流五弟一個巴掌,趕緊命奶媽們帶走兩位小皇子,他這才氣道:”你啊你啊,這麽大的事情你也敢給我溜號,真是被氣死了。”

  袁路和袁風袁攝起先還氣的不行,但細想想,又覺得此時不是生氣時候,該以大局為重,於是都要去和袁野調換,卻見他一擺手正色道:”你們都不必說了,七個皇子裡,武功最高的是我,歷練最多的是我,如果咱們之中必須有一個人去冒這個險,也毫無疑問的應該是我,哥哥們若真心疼我,每天替我燒香拜佛就好了。”他忽然又露出一個痞痞的笑容:”何況這裡最聰明的也是我,最適合跟國師學習那些應付墓中惡鬼機關的方法了,嘿嘿,或許要你們燒香拜佛求保佑的不應該是我,而是那墓裡的僵屍呢。”

  “你這小子。”袁路和袁濯笑駡,接著又是滿心的擔憂,不過袁野隨後就吹著口哨吊兒郎當的離去,這事情便成定局。而冥冥中,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

古墓奇緣---3

  --------------------------------------------------------------------------------

  在聖使的摩頂祝福下孤身進入東帝墓,隨著兩扇墓門”啪”的一聲閉合,袁野立刻感到幾絲涼氣包圍了自己,周圍的氣氛一下子陰森起來,心裡似乎也陡然間變得有些沈重。

  他明白考驗開始了,必須要在複雜龐大如迷宮般的古墓中尋到主墓室,還要在據說同樣龐大的不可思議的主墓室中尋到小小的兩枚煙雲扣,最後使它們合而為一,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你不可以帶任何隨從相助,否則困難度與危險度都會增長十倍甚至二十倍,這是聖使在他進入墓前告訴他的。

  毫無疑問,這是一項困難的任務,聽說歷時最長的皇子是經過了一年才出墓的,出來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像是野人一樣。

  袁野大大的呼出一口氣,他雖然只是個十八歲的少年,然而三年的征戰讓他經歷過太多,血腥死亡鍛煉出他堅忍的性格意志,因此因為這座陰森古墓而籠上心頭的那股壓力在轉眼間就消散於無形。

  適應了墓內的黑暗後,袁野果斷的向第一個副墓室走過去,臨來之前,他已經把東帝墓的地圖牢牢記在心裡,這也是每個進入的皇子必修的功課,否則別說尋找煙雲扣了,有生之年能否走出東帝墓都是一個問題。

  在第一個副墓室中,是沒有任何機關的,無形的考驗雖然從進墓那刻便已經開始,然而有形的考驗卻是從第一個副墓室出去後才會出現。

  借著副墓室中明亮的長明燭光,袁野認真檢查了自己的包袱,那裡面帶了足夠他十天用的食物和飲水,如果節省一下,可以堅持一個月,最重要的是火種和火把,,因為一旦一個月後他還沒有出墓,那麽他必須就地取材,在墓中尋找活物和淡水,聽國師說淡水不成問題,當然,為什麽這樣說他還不知道,但是如果用活物做糧食,那必須有一堆篝火將它烤熟才可以吃,何況墓室中雖然都燃著永不熄滅的長明燭,但總體來說,光線還是偏暗的,有了火把保險一些。

  最好笑的是對付僵屍的辦法。袁野看著包袱中十幾個黑驢蹄子,不知道該作何感想,僵屍們竟然好這口,真是讓他意外,難道這東西十分美味嗎?他決定等到出墓後,一定要讓邀月樓的大師傅做一盤驢蹄子嘗嘗。

  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一切完好無損,接著就是向主墓室進發了。袁野信心大增躊躇滿志,剛要邁步從副墓室的另一道門出去,便聽到外面”咕咚”一聲震天價響,接著是一聲帶著哭聲的慘叫:”哎喲媽媽呀,可摔死我了。”

  袁野心中一驚,幾步出了那道門,果然就見微弱的光線下,離他幾步遠的地方坐著一個人形的東西,似乎正在那裡揉著屁股,一邊痛得直哼哼。

  第一個考驗終於來了。袁野嘴角邊泛起一抹冷笑:真是太沒創意的家夥,每次都先讓僵屍開道,記起在國師那裡看到的各位闖墓皇子的記錄,袁野深深為東帝的沒創意而不齒:大概是這只僵屍在墓道上方趴著準備偷襲自己,結果時間太長。他趴不住了所以摔下來,唉,果然僵屍都是笨的要命的東西。
 
   袁野從包袱中拿出一個黑驢蹄子,一個箭步上去,準確的送往那僵屍嘴中,一邊嘿嘿奸笑道:”老兄,你的食物來了,吃飽了給我回去繼續躺著,少打擾小爺我辦正經事。”話音落,那只黑驢蹄子也被他塞進了僵屍嘴中。


  出乎意料的是,驢蹄子塞到一半,就怎麽也塞不進去了,袁野忍不住罵道:”奶奶的,這只僵屍嘴長得怎麽這麽小,早知道有小嘴僵屍,該帶上點小黑驢蹄子預備的……”他一邊說一邊使勁兒的把那驢蹄子望僵屍嘴裡塞,而僵屍則拼命掙扎著,嘴裡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袁野有些急了,心想這第一關自己就過不去,不成笑話了嗎?想到這裡,不由得性起,冷哼道:”給你好東西你不吃,非要我把你宰了。”一邊說著,放開手上的黑驢蹄子,兩隻手就閃電般抓住僵屍的雙臂,打算直接把這具不識時務的僵屍撕了算了。


  “你……你說誰是僵屍呢?你們家僵屍能這麽軟啊?你這人怎麽說話的。”“僵屍”大吼,頓時把袁野給嚇了一大跳,連忙鬆開手退後一步,只見面前坐著的人的確不像是僵屍,雖然他穿著怪異的衣服,又是一頭短髮,但那面色眉眼都鮮活無比,決不是死人或者僵屍能夠擁有的。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