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其它小說]

倚天屠龍之風神傳奇 作者︰淘韻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66012 141 11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2-8 18:39 編輯

小說作者︰淘韻

聽說倚天美女很多,俺也來湊湊熱鬧。

風神傳人在倚天縱橫,美女在懷,江山在手。



正文第一章宋青書~~第十章玄冥神掌

第一章 宋青書

武當山上後山,一條銀白匹練瀑布猶如蛟龍入海一般從上往下飛流而來,遠遠看去,正有'飛流直下三千尺'之感。

(俺也不知道武當山有沒有瀑布,只是隨便編的,反正俺沒有去過武當山,嘎嘎)

而此時,就在瀑布下方的一塊石頭上,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英俊少年正盤腿坐在上方,閉著雙眸,一動不動的,任由瀑布傾瀉下來,雜在身上。

只見少年大約十一二歲左右,星眉劍目,刀削般的臉頰,白玉般的,正是一個世間少見的美男子。

少年閉著雙眼,在瀑布的衝擊下一動也不動的,看此情景就能夠知道,少年正在練功,而且,他的功力也非常高。

這個少年名叫宋青書,乃是武當創始人張三豐首席弟子宋遠橋的兒子,也就是武當第三代當中的首席弟子。

然,這個宋青書卻又不是真的宋青書,他乃是****,為啥?且看下方細細道來。

原來,這個宋青書體內的靈魂並不是這個世界的,而是在宇宙深處一水藍星上,名為地球的地方的人。

他原來的名字叫做宋冉,宋冉乃是地球上二十一世紀的一普通青年,他從小就是一孤兒,被孤兒院收留,而後,從初中開始,更是邊讀書邊打工養活自己,就這樣他勉勉強強讀完一首三流大學,畢業後,沒地方找工作,於是就呆在家裡,買了一台二手電腦,乾脆自己在網絡上寫小說。

當然了,以他的資質,寫小說也只是一個二流的,只能勉強養活自己。

而在他當二流小說作者的某一天,正在網站讀者一篇風云同人的小說之時,將書中的主角'聶風'當成了自己,興奮地哇哇大叫之時,忽然間,他只覺得眼前一眼,整個人就沒有感覺了。

等宋冉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他就變成了一個剛剛出生不久的嬰兒,而同時他的腦中出現了一些記憶。

當他仔細閱讀那些記憶之後,頓時欣喜若狂,原來腦中突然多出來的東西,正是風雲當中聶風一聲的武功絕學'冰心訣'、'風神腿'、'傲寒六訣' 、還有聶風自創的兩招'神風動'的神功。

對此,宋冉自然興奮地哇哇大叫;而後,他從以前讀的小說中也明白,練功的年齡是越早越好,小孩子的年齡越小,越能夠保住體內的先天元氣,日後的成就就越大,於是,他就開始練起'冰心訣'。

他為了以後能夠縱橫天下,像小說中的人物一般,天下無敵,美女在壞,左擁右抱,於是,勤奮苦修起來,直到幾天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宋青書'。

'宋青書',倚天屠龍記當中的人物,這對於熟讀小說的宋冉來說,自然清楚不過,而又知道了他老爹名叫宋遠橋,乃是武當的第一把手,也是張三豐的大弟子後,他終於知道了,自己來到一個叫做倚天屠龍的世界。

對於這個倚​​天屠龍,宋冉心中能夠倒背如流,此時,見到自己竟然來到了這個世界,而且還有著'聶風'的絕世武功,頓時下定決心,好好練功,長大後可以泡盡倚天的美女

於是乎,某人留著YD的口水,為了以後的'性福'大計,開始勤奮修煉起'聶風'的超級絕學。

第二章 風神絕學

轉眼間,十年過去,宋青書(以後就叫做宋青書了)已經長成一個豐神如玉的翩翩少年。

十年以來,宋青書每日勤修苦練,勤修不暇,實在是一個'有為青年',自從五歲開始,他內功小成,就來到了武當後山的一個瀑布下練功,任由那強橫的瀑布衝擊著自己的身體。

直到如今,宋青書已經在瀑布下修煉五年的時間,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就無法在瀑布下戰力,然而,每次被瀑布強大的衝擊力衝下來,他都憑著強大的毅力,再次爬到瀑布下,直到現在,他已經能夠抵擋瀑布的衝擊,穩穩地站立在瀑布下,無需耗費甚麼力氣,進步實在是不凡。

而在瀑布下的修煉,使得他神功進展超速,十年以來,已經將九層的'冰心訣'修煉到第四層,達到小成的境界,也就是所謂的'先天之境'。

風神腿更是修煉到大成,差的只是內力不足而已,而傲寒六訣和聶風自創的兩招'神風動',也在他的勤修之下,接近達成的境界。

此時的他,如果在江湖上算的話,也是一等一的超級高手;因為他老爹宋遠橋也只不過是先天之境而已。

在這個世界,武功的境界劃分為:三流、二流、一流、先天、宗師。

一流在江湖上已經算是一個高手,而先天高手則是超級高手了,武當七俠正是先天之境,至於宗師,那是有數的高手,就比如張三豐這種老不死的。

其中,這些境界中還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四個層次。

此時,宋青書正是達到先天初期的境界

十年以來,宋青書除了修煉風神的絕世神功外,武當的武功卻也沒有落下,只是,他內功已經修煉了冰心訣,並沒有繼續修煉武當'少陽功'。

武當的武功當中,內功自然是以'少陽功'為主,這'少陽功'乃是張三豐所創,威力超強,修煉到絕頂能夠達到宗師的境界。

然而,'少陽功'雖然厲害,卻是比不得宋青書的'冰心訣',所以,他自然不可能放棄修煉'冰心訣'而修煉'少陽功',而兩者同時修煉更是不可能的,稍微一個不慎,就會走火入魔。

不過,雖然內功不能修煉,但是,宋青書作為武當第三代首席弟子,其餘得武當功夫自然要學習。

武當武功當中,除了'少陽功'外,還有神門十三劍,武當基本劍法,和輕工梯雲縱,這些武功都是最為基本的,宋青書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已經修煉到大成的境界。

而張三豐這幾年以來都一直閉關自創太極拳和太極劍,宋青書也很少見到他。

宋青書沒有修煉武當的'少陽功'自然瞞不了他最親近的人,宋遠橋。

宋遠橋起初是非常驚訝,不知道宋青書修煉的是什麼武功,從什麼地方來的,不過,宋青書編了一段看起來真實無比的話後,宋遠橋就沒有說什麼了,也就任由他去,只是讓他一定要將武當的武功招式努力修煉,內功就算了。

第三章 三代首席

武當後山,瀑布之下,宋青書睜開雙眼,呼出一口濁氣,微微一笑,站了起來,不見他什麼動作,身子一閃,猶如一道微風吹過一般,巨石之上的宋青書已經不見了。

而在岸邊,宋青書正負手而立。

眨眼間消失不見,此等輕工,當真是人間一絕,誰人能相比,風神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宋青書此時身上衣衫浸濕,只見他微微一動,身上陡然間冒起一股白煙,緊接著,原本濕潤的衣衫已經全部被蒸乾,乾爽無比,連滿頭長發都已經變乾,正飄逸的披肩散開。

宋青書邁開步子,離開了後山。

來到前院後,宋青書隨便抓住一個道童,對他問道:“我爹和幾位師叔到哪去了?”

那個道童被人給攔住,本來還有些惱怒,當他見到了是宋青書的時候,所有惱怒全都消散,臉上掛起笑容,微笑著說道:“原來是宋師兄,幾位師伯他們都在真武殿商量五日後,太師祖的百歲壽辰之事呢。”

宋青書呵呵一笑:“好了,那我就先去大殿看看,等有空請你吃飯。”說罷就笑著離開。

那個道童聞言,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嘿嘿笑道:“那好,我等著師兄,你可別忘了啊。”說著的同時,心中想著宋青書烤肉的滋味,嘴角都快流出口水了。

原來,武當乃是道門,雖然沒有說不能吃葷,但是,卻吃得很少,一般來說,好幾天才吃一頓肉食,這對於這些少年來說,根本就是太少了。

而宋青書自然不會天天吃那些素食,於是,他修煉之餘,就直接呆在後山,抓一些平常的山雞,野豬之類的來燒烤,自己吃。

而有一次被幾個道童給見到,他們自然吵囔著要去禀報宋遠橋這個主事人,宋青書無奈之下只好請他們吃了一頓,當下,所有人的嘴都閉上了。

那些傢伙的年齡都不大,童心未泯,於是,以後的一段時間經常和宋青書混在一起,經常在一起烤肉。

久而久之一群人就熟悉了,而宋青書自然當了那些人的老大,所有人想要吃烤肉都得看他的。

那些道童雖然貪吃,但是卻是膽小的很,除了有宋青書在一起,自己也不敢去打獵來烤著吃,正是害怕被抓到了。

然而,宋青書確實不懼,別說他乃是宋遠橋的兒子,三代首席弟子,就說他與武當山上的武當七俠各個好的很,還有張三豐也對他很好,武當山自然沒有人會對他怎麼樣。

於是,所有人想要吃肉,就只能等著宋青書的召喚

宋青書來到真武殿,就見宋遠橋,愈岱岩、張松溪還有殷梨亭等人正在殿內商量著一些事情。

宋青書直接走了進去,呵呵一笑對著幾人道:“青書見過幾位師叔,見過爹爹。”

“青書,你怎麼來了,不好好修煉,別整天和那些小童在一起玩耍。”宋遠橋威嚴的聲音傳到宋青書的耳中。

“”

“大師哥,你別裝了,青書乃是整個武當山上最為優秀的,他的武功,三代弟子中無人能敵,就連我們也快要被他給追上了,你還說她,真是的。”宋青書還沒有說話,殷梨亭就搶在前面笑嘻嘻的對宋遠橋說道。

平日里話比較少的愈岱岩也​​笑道:“六師弟說的沒錯,不出幾年,青書就會超越我等,大師哥有一個好兒子啊。”

張松溪也面露微笑的看著宋青書,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武當七俠,親如兄弟,雖然不是親兄弟,然而,感情卻是比親兄弟更加親,他們幾人都沒有成親,也沒有後人,只有宋遠橋有宋青書這麼一個兒子,自然將宋青書當成七俠共同的傳人,平日里對他好得很,而宋青書也很會說話,哄得七人開心的很,如果宋青書被宋遠橋教訓的話,幾人都爭先恐後的替宋青書開脫。

第四章 消息

宋遠橋苦笑一聲:“幾位師弟,你們別太寵著他,這小子會驕傲的。”

宋青書對著愈岱岩、張松溪、殷梨亭等人擠眉弄眼,然後笑著對宋遠橋說道:“爹爹,孩兒不會讓您失望的,您就放心吧。”

宋遠橋看著宋青書,慈愛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五日後就是你太師傅的百歲壽誕,我們正在商量著需要準備的事宜呢,你平日里也不參與門中的事情,什麼都不懂,就別來胡鬧了,還是去修煉吧。”

宋青書撇撇嘴,直接到一邊去坐下,不滿的說道:“爹,我剛剛修煉完成,想要休息一下,也不行,整天修煉,也會傷害身體的。”

“你這小子,就你理由多,算了,不和你胡鬧了,你就在一邊聽著,別吵到我們。”宋遠橋無奈一笑道。

“呵呵,大師兄,你還說我們呢,你自己對青書比我們更好。”殷梨亭見了,呵呵笑著對宋遠橋說道。

“哈哈,青書是大師兄的獨子,他不疼他,誰會疼他啊。”張松溪也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不說了,反正我們也說妥了,各自去準備就行了吧。”宋遠橋呵呵一笑。

“那好,我們就等師傅出關了,這次百歲壽誕,一定要辦的熱熱鬧鬧的。”愈岱岩也難得的笑了起來。

幾人就準備離開,各自去準備。

而這時,忽然間門外闖進來一個人,大聲喊著:“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六師兄,有五哥的消息了,有五哥的消息了。”

“什麼?”宋遠橋一把抓住來人,急急的問道。

“老七,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殷梨亭和張松溪兩人也圍了上來,闖進來之人,正是武當七俠中最小的莫聲谷。

莫聲谷急急忙忙的喘了兩口氣,然後才說道:“五哥回來了,他已經在回武當山的路上了,二師兄正陪著他們,我先回來報信。”

“他們,除了五弟,還有誰?”宋遠橋敏銳的問道。

“還有五嫂和他們的兒子。”

宋青書在一邊聽著他們的話,心中一顫,暗道:來了,果然和劇情的一樣;當下,心中默默的再一邊聽著。

此時,莫聲谷正說道:“五哥當時和金毛獅王謝遜同時消失不見,此時,他回來了,許多武林人士都得到消息,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可能會在路上攔截五哥,所以,二哥讓我回來求救。”

“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去接五哥吧。”殷梨亭說著就要往外走。

“六弟,先等等。”宋遠橋的聲音將殷梨亭給拉回來,同時,他微微沉吟著說道:“去接五弟,一定要去的,但是武當山上也不能沒有人,這樣子吧,我和六弟、七弟一同前往,三弟和四弟留在山上,主持門中大事。”

“好,大師哥放心,門中的事情,就交給我和三哥了,你們快去將五弟平安接回來。”張松溪點頭說道。

“那好,走吧。”莫聲谷大聲喊了一聲,就朝著外面走出去,而殷梨亭和宋遠橋也跟在後面。

宋青書見了,趕緊跟上去,對宋遠橋說道:“爹,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行,這次去可能會有危險,不是去遊玩的,你一個小孩子家的去幹什麼,給我呆在武當。”宋遠橋一口就否決了。

宋青書聞言,心中一急,趕緊上前兩步跟上殷梨亭和莫聲谷,大聲說道:“六叔,七叔,你們勸勸我爹爹吧,我要跟你們一起去,再說了,有你們在,還有誰敢對我出手。”

莫聲谷和殷梨亭兩人的年齡都不大,和宋青書的關係也最好,兩人聽了宋青書的話,思考了一會兒後,立刻答應了下來。

“行,我們帶你去,反正你武功不低,可以保護的了自己。”

兩人應了一聲,莫聲谷對宋遠橋說道:“大師哥,就讓青書去吧,反正他也能夠保護自己。”

“對啊,大師哥,青書已經長大了,需要讓他到外面去張張見識,省的以後行走江湖什麼都不懂。”殷梨亭也跟著說道。

“好吧,好吧。”宋遠橋想了一下,覺得他們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就答應了下來:“青書,你要去可以,不過,你必須記住,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知道嗎。”

“知道了,爹。”宋青書點點頭應了下來。

第五章 聚首

四人快馬加鞭,經過了一天一夜的趕路,終於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在路上見到了一輛馬車,前方有一匹馬,其中騎馬的正是俞蓮舟,而趕馬車的則是另外一個男子。雖然宋青書不認識他,但是,他不用看也知道,那個人肯定就是張翠山無疑。

“大師哥”遠遠地,張翠山他們一行人也見到了宋遠橋他們,頓時,張翠山大喊了一聲,就騎馬快速的追了上來。

“五弟”

“五哥”

“五哥”

宋遠橋三人也見到了張翠山,頓時大喜,大喊一聲,立刻衝上去,然後雙方同時下馬,張翠山迎上來,幾人緊緊的抱在一起。

“五弟,好啊,回來了就好啊,哈哈。”宋遠橋握著張翠山的手,大笑道。

“是啊,五哥,我們七兄弟又可以在一起了,哈哈。”殷梨亭也笑道。

莫聲谷由於和張翠山已經見過了,並沒有像宋遠橋和殷梨亭那般激動,不過,臉上都掛著笑容。

一會兒後,俞蓮舟跟馬車也緩緩的走上前來,俞蓮舟呵呵笑著對宋遠橋兩人喊道:“大師哥,六師弟,你們來了。”然後又笑著對站在幾人身後的宋青書說道:“青書也來了。”

“青書見過二叔。”宋青書笑著對俞蓮舟一禮道。

“呵呵,這是你五叔,你還不去見禮。”俞蓮舟笑著對宋青書說道。

“哦”宋青書應了一聲,然後就來到張翠山的面前,對他行禮道:“宋青書見過五叔。”

“來,快快起來,不必多禮。”張翠山見到宋青書飄逸的樣子,臉上頓時露出笑容,伸出手將宋青書給扶起來,然後笑著對宋遠橋說道:“如果小弟猜得沒錯,青書肯定是大師兄的愛子吧。”

“呵呵,正是小兒,這小子聽到了五弟回來,就要跟著前來拜見五叔呢。”宋遠橋呵呵笑道。

張翠山仔細的看了宋青書好一會兒,才讚賞道:“此子長的風神俊雅,乃一代人才,想來繼承了大師哥的傳承,武當有後了,哈哈。”

“對了,聽七弟說,五弟你也娶妻生子,怎麼不讓我們見一下弟妹呢?”宋遠橋呵呵笑著改變話題說道。

張翠山聞言,立刻笑著應道:“理當如此。”說罷轉過頭去打開馬車的車簾,輕聲說道:“素素,無忌,出來見下我師哥他們吧。”

“好的,五哥。”一陣銀鈴般的聲音傳過來,頓時,只見馬車內走出一個長相美貌的婦女,而緊跟著的則是一個和宋青書本人差不多大小的少年。

“來,我給你介紹,這是我大師哥宋遠橋,這是我六弟殷梨亭,這位則是我大師哥的肚子宋青書。”張翠山一一給殷素素介紹一番,然後又對宋遠橋幾人說道:“這就是素素,還有,我兒無忌。”

“素素見過大師哥,六師弟、七師弟。”殷素素先是對著宋遠橋、殷梨亭和莫聲谷行禮,然後才笑著對宋青書說道:“這就是大師哥的愛子嗎,真是長的一表人才。”

“弟妹客氣了。”

“見過五嫂。”

“”

宋遠橋和殷梨亭,莫聲谷三人同樣回禮。

而宋青書也走出來,對殷素素道:“青書見過五嬸。”

“好,好。”殷素素見了宋青書英俊無比,又叫自己五嬸,高興地點點頭,然後對張無忌說道:“無忌,快叫人呢。”

“是。”張無忌應了一聲,然後恭敬地對幾人行禮道:“無忌見過大師伯,六師叔,七師叔、宋師兄。”

“好好,沒想到十年不見,五弟的兒子也這麼大了,呵呵。”

“好了,大師哥,我們先會武當山再敘舊吧,要不然,路上恐怕會不安全。”後面的俞蓮舟突然間上前來說道。

“二弟說的沒錯,我們先回去。”宋遠橋微微點點頭。

緊接著,幾人全都上馬,張無忌和殷素素則是進入馬車。

第六章 休息途中

一行人朝著武當山走去,由於有馬車在,速度比較慢,而且,幾人師兄弟十年不見,邊走邊敘舊,速度自然不快。

過了半天,已經黃昏時刻,幾人停了下來,看了看一邊,發現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住宿。

“大師哥,既然沒有地方住宿,我們就在此休息一晚吧。”俞蓮舟對宋遠橋說道。

宋遠橋聞言,看了一眼馬車,這才點頭道:“也好,我們今夜就在這裡休息一晚。”

於是,所有人全都下馬,找到一處空地,然後席地而坐。

“青書,你去弄些吃的過來。”幾人站定之後,宋遠橋對宋青書吩咐道。

宋青書聞言,一愣,指了指自己道:“我?”臉上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小子,不是你是誰,難道讓我去啊。”莫聲谷大聲對宋青書笑罵道。

“就是,你小子整天在武當山上弄那些什麼烤肉吃,我們難道不知道嗎,只是讓你去辦你所熟悉的事情而已。”殷梨亭滿臉揶揄的看著宋青書笑道。

宋青書聞言,臉色一跨:“我還以為自己做的很隱秘,沒想到你們都知道,算了,我去吧。”說著就起身離開。

“娘,我和宋師兄一起去吧。”張無忌見了宋青書要去打獵,也站起來說道。

“你什麼都不懂,還是算了,留在這裡吧。”殷素素心疼自己的兒子,自然不會讓他離開。

無奈之下,張無忌只好鬱悶的坐在一邊。

張翠山卻是滿臉愕然的看著宋青書離開的方向,良久才對宋遠橋說道:“大師哥,十年不見,你變了很多要是以前,你是不可能對宋師侄這麼放鬆的。”

宋遠橋聞言苦笑一聲道:“我的性子沒變,只是青書這孩子從小就這樣,再加上幾位師弟幾位疼愛,處處維護者他,每每遇到事情,這小子都不怕,只是去找幾位師弟就行了,久而久之,我也就習慣了,就這樣任由他去,不過,幸好,這小子還懂得節制,不會惹出什麼大禍。”

“呵呵,我們兄弟幾人都沒有成親,只有青書一個孩兒在武當山上,不疼他,還會疼誰啊,他可是武當的傳人,同時也是我們幾個兄弟的共同傳人。”殷梨亭溫和的笑著說道。

“不過,五哥回來了,還帶回來無忌這孩兒,日後,他們兩師兄弟,乃是我們武當下一代的希望,日後回去定當要他們兩人好好相處。”俞蓮舟也笑道。

“自然應當如此。”張翠山也應道

幾人說著話,不到片刻,宋青書已經回來了,他的手上提著一隻野雞,一隻野兔,而野雞和野兔已經處理好,剝皮,剖腹處理乾淨,用一根乾淨的樹枝竄起來,扛在肩膀上。

幾人見到了宋青書這麼快就回來,全都大吃一驚,莫聲谷則是笑著說道:“你小子果然是老手,速度這麼快,好了,就讓你露一手,給我們嚐嚐。”

宋青書淡淡一笑:“好,那就請幾位長輩在一邊看著吧。”說著的同時,來到幾人的旁邊盤腿坐下,先將野雞和野兔肉給放好,然後,又到樹林裡面撿了許多乾柴來。

將乾柴堆成一堆,宋青書從懷中拿出火折子,將火給點著,然後就將野雞肉和兔肉給拿過來,開始烤著。

烤了一會兒,等烤肉變成金黃色之時,宋青書又熟練的拿出一個小瓶子,到出一些藥粉在烤肉上,頓時,一股的香味傳了出來。

聞到香味,莫聲谷走過來拍了拍宋青書的肩膀笑道:“青書,你做菜的本事不錯啊,味道這麼香,看來以後要經常讓你做點菜,嘿嘿。”

宋青書聞言,臉色一苦,趕緊說道:“七叔,你別逗我了,除了烤肉,其他的我什麼都不懂,再者,我還要練功,哪裡有時間給你做菜。”

“去,你小子那點兒心理難道我不知道嗎。”莫聲谷在宋青書的旁​​邊坐下來,笑道。

一邊的宋遠橋幾人見到了莫聲谷和宋青書聊的這麼隨意,彷彿是好朋友一般,不禁面露苦笑。

“七弟還是那個樣子,就像是長不大的孩子一般。”張翠山呵呵笑道。

“呵呵”幾人聞言,頓時笑了出來。

而殷素素先是看了看宋青書,然後又看了看張無忌,似乎在比較兩人,良久才微微搖了搖頭,暗道:武當不愧為武林的泰山北斗,這個宋青書,實在不是無忌孩兒能夠相比的。

第七章 突遇韃子

一會兒後,宋青書將烤肉從火架上拿下來,笑道:“好了,幾位請試一試。”

說著,先從野雞上撕下一個雞腿,遞給張無忌:“無忌師弟,你先請試一下。”

緊接著,有另外撕下兩個雞腿,分別遞給殷素素和張翠山,微笑著說道:“五叔,五嬸,由於條件所限,未能做一些好的菜,前來慶祝你們歸來,不過,等回到武當山後,青書定當再次下廚,做一些好菜,慶祝一番。”

“師侄客氣了。”張翠山微笑著接過來,而殷素素也滿臉笑容的接過雞腿,笑道:“多謝師侄。”說著又對張無忌說道:“無忌,快謝謝你師兄。”

“哦”無忌手上拿著雞腿,對宋青書道:“無忌謝謝宋師兄的雞腿。”

宋青書呵呵一笑:“謝什麼,我們可是一家人。”

“一家人?”所有人聽到這三個字全都是一愣,緊接著殷梨亭大笑道:“對,青書說得對,我們正是一家人。”

“哈哈,沒錯。”

其餘幾人也笑了出來。

張翠山也笑道:“正是,我們武當七俠情同手足,兄弟之情比親生的更甚,自然是一家人,青書孩兒說得好。”

“嘿嘿,你說的不錯,來,剩下的一個雞腿給我吧。”莫聲谷嘿嘿一笑,將另外一個雞腿給搶過去。

宋青書也呵呵笑了起來,看著幾人高興地樣子,心中暗道:小樣,才說了一句話就高興成這個樣子,果然是'古代人'。

當下,宋青書又將野兔的四條腿分別分給宋遠橋,俞蓮舟和殷梨亭,和他自己。

經過了剛剛宋青書的話,幾人相處更加和諧,正如一家人一般,邊吃著烤肉,邊笑著說話

“轟隆、轟隆、轟隆”正當眾人在吃烤肉的時候,忽然間,一陣轟隆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中。

幾人全都站起來,向著聲音來源處看去,一會兒之後,只見一陣蒙古騎兵正朝著這邊衝過來。

“大師哥”俞蓮舟等人全都將手中已經基本上吃完的烤肉給扔在地上,長劍出鞘,來到宋遠橋的旁邊。

宋遠橋面露凝重的神色,已經出鞘的長劍拿在手上,對幾人說道:“韃子來意不善,等會兒你們一定要保護好弟妹和無忌孩兒。”

“是。”俞蓮舟,殷梨亭和莫聲谷齊聲應道。

宋青書這時才慢悠悠的走過來,手中的長劍'嗆'的一聲抽出來,大喊一聲:“是。”

幾人一愣,沒想到宋青書這麼搞笑。

宋遠橋則是叱喝一聲:“青書,別胡鬧,等會兒記得保護好自己,知道了沒有?”

“知道了,爹。”宋青書悶悶的應了一聲,心中則是大罵著前世所看到的那些小說都是騙人的,我靠,什麼出場方式,簡直就是SB。

原來,他是突然間想起以前所看到的小說中主人公的出場方式,於是就想要'借用'一下,沒想到卻惹來宋遠橋的叱喝聲,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而平時笑容不變的殷梨亭少有嚴肅的對宋青書說道:“青書,平時你可以胡鬧,不過,這可是關於生命安全的,你不能亂來,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知道嗎?”

“六叔,我知道了。”宋青書點點頭,心中卻非常的興奮,勤修十年,今日終於可以一展身手,他真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有多麼厲害。

說話的功夫,那些騎兵已經來到幾人的面前,將幾人給包圍著。

“交出張翠山一家人,否則,殺無赦。”

只聽領頭的騎兵大喝一聲道。

“殺”不等騎兵出聲,宋遠橋就一聲大喝,率先沖出去,一劍將一個騎兵給刺死。

其餘幾人聽了也同時衝了過去和那些騎兵大戰起來。

第八章 無忌被抓

幾人對著蒙古騎兵展開大戰,而殷素素則是拿著長劍護在張無忌的身邊。

宋青書剛剛還理直氣壯的樣子,現在見到了一個個蒙古騎兵給宋遠橋等人殺死,鮮血橫流,斷臂亂飛,頓時感到一陣噁心,差點兒吐出來。

這時,旁邊幾個騎兵見到宋青書年齡小,想要佔塔的便宜,朝著他衝過來,手持大刀當頭就向著他砍過來。

宋青書臉色有些蒼白,見到有人砍過來後,先是一愣,緊接著大怒:“**,早晚也要殺人,老子今天就殺了你們幾人又如何。”

說著,宋青書長劍一橫,一劍朝著那個騎兵刺過去,只聽'嗆'的一聲,刀劍相交,頓時,那個騎兵只感到一股大力傳過來,整個人竟然從馬上摔下來。

宋青書得勢不饒人,刷刷刷幾劍,頓時,將那個騎兵給斬於劍下。

宋青書見到那個騎兵的腦袋被自己給砍下來,滾落在地上,頓時感到一陣噁心,'哇'的一聲吐出來。

宋青書將長劍杵在地上,忍不住大吐出來,將先前所吃的烤肉全都給吐光。

這時,幾個騎兵見到了宋青書在吐著,頓時衝了上來,砍馬刀朝著他的身上砍下來。

宋青書剛剛殺了人,把剛剛吃完的東西給吐光,正難受著呢,見到對方再次殺過來,大罵一聲:“的,專門找老子啊,老子什麼時候得罪你了。”趕緊向一邊跑去。

此時,他可不想繼續殺人,起碼要有一個過渡期。

宋青書的輕功高強無比,天下間無人能比,別說是這些普通的騎兵,就算是武林高手也追不上他。

只見他猶如一條泥鰍一般,滑膩的再騎兵中跑來跑去,有的時候,甚至有好幾個騎兵一同追殺他,在被他閃過的同時,卻一不小心將刀給砍刀同伴的身上,導致誤殺。

這種'誤殺'的情況在戰場上並不止發生一次,宋青書發現了這個情況之後,眼珠子一轉,頓時露出了笑容,當下,他在戰場裡面跑的更歡了,而且,那些騎兵被同伴誤殺的人卻是更多,不過片刻,就已經有四五個人被同伴給誤殺。

宋遠橋幾人雖然在打鬥,但是,他們卻不時的觀察著宋青書,當他們見到宋青書因為殺人而吐出來的時候,幾人全都忍不住一陣擔心。

不過,當他們見到宋青書利用輕功在騎兵當中躲來躲去,而沒有任何生命危險時,他們終於放鬆下來了。

這些騎兵雖然多,但是,卻武功不高,對於宋遠橋這等高手來說,根本就不足為患,不過,他們就算是要殺光,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然而這時,戰場上的情況發生了變化,只見兩個人突然間從樹林裡面竄出來,兩人輕功也很高,幾乎到了凌空飛行的境界,腳尖在地上一點就來到了殷素素的身前,其中一個伸手去抓張無忌,另外一個則是和殷素素鬥起來。

“無忌五哥,快救無忌啊。”殷素素被纏著,眼見著張無忌被抓,臉上頓時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對著張翠山叫起來。

而張無忌也同時大叫道:“爹,娘,救我啊。”

“無忌”張翠山見了頓時一陣焦急,想要追上去,然而,韃子騎兵當中,忽然間又竄出幾個高手,立刻將他們幾人給攔住。

那個抓了張無忌的高手則是帶著張無忌向著遠方離開。

“無忌”張翠山和殷素素兩人被纏著,但是,卻發出了怒吼聲。

“大膽”宋遠橋,俞蓮舟,殷梨亭和莫聲谷幾人全都發出一聲怒斥聲,顯然,對於對方抓走張無忌非常憤怒,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哈哈哈,武當七俠,果然是一般般啊”

遠遠地,那個抓走張無忌的傢伙的聲音傳了過來。

“想走,沒門。”這時,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只見宋青書化作一道殘影,朝著那個抓走張無忌的高手衝過去。

所有看到宋青書的輕功全都大吃一驚,沒想到他輕功竟然這麼高強,在他所經過的地方,還留下一大排的殘影,久久才消散。

宋青書本來是不想救張無忌的,但是,當張無忌被抓的時候,他忽然間才想起,張無忌之所以能夠有那麼高的成就,成為明教教主,正是因為中了玄冥二老的玄冥神掌才得來的,可以說,張無忌的成就和玄冥二老是分不開的。

想通了這一點,宋青書自然不可能讓張無忌被玄冥二老所抓,中了玄冥神掌,要不然,如果張無忌還有原著只能夠的成就,他還來玩個屁。

第九章 初戰玄冥

宋青書猶如一道流星一般,眨眼間就追上了那個抓住張無忌的高手。

鹿杖客只覺得一道微風閃過,眼前已經站著一個少年,正笑意吟吟的看著他。

“你是鹿杖客還是鶴筆翁呢?”宋青書笑著對鹿杖客問道。

鹿杖客聞言大吃一驚:“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玄冥二老的?”

“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我只是問你是老大還是老二?”宋青書依然笑意吟吟的問道。

“我想起來了,你這小孩,就是和武當在一起的那個,沒想到你一個小孩兒竟然擁有如此輕功,你的師傅是誰?”鹿杖客並沒有回答宋青書的話,突然間彷彿想起了什麼似地,吃驚的說道。

宋青書淡淡一笑:“我的師傅是誰,你鶴筆翁還沒有資格知道。”

“我不是鶴筆翁。”鹿杖客一聽宋青書叫他鶴筆翁,立刻出聲反駁。

“哈哈,多謝相告你的名字,放下張無忌,你就可以離開了。”宋青書突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來,他見了對方不肯說出自己是誰,於是就隨便用了鶴筆翁的名字來試試,果不其然,鹿杖客立刻反駁自己不是鶴筆翁。

鹿杖客見了自己被宋青書耍,頓時大怒,緊接著又聽到眼前這個小孩要自己留下張無忌狂妄的話,頓時氣極而笑:“好你​​個小孩,今天我就連你一同抓了。”說著的同時,一掌就朝著宋青書拍過來。

宋青書淡淡一笑,看了一眼鹿杖客手中的張無忌,見他已經昏迷了,然後才自言自語的說道:“鹿杖客武功高強,在倚天當中,應該算是一流高手了吧,我就來試一試,他有幾斤幾兩。”

此時,距離宋遠橋幾人有些遠,他們自然看不到,而張無忌又昏迷,宋青書可以毫無顧忌的使出風神絕學。

宋青書隨手將長劍給扔在一邊,身子一閃,猶如一陣風一般朝著鹿杖客衝過去,雙腿幻化起無數的腿影朝著鹿杖客踢過去,這正是風神腿當中的第一招'捕風捉影'。

無形的氣勁,在腿風的帶動下,猶如形成一個龍捲風,朝著鹿杖客席捲而去。

“啪啪”掌腿相交,宋青書只感到一股陰寒之氣順著自己的腳逆流而上,不禁感到渾身一顫,停了下來,跺了跺腳,最終才將那股詭異的陰寒之氣給逼出來。

而鹿杖客也被宋青書強大的腿風給逼退,同時,那股龍捲風席捲之下,倒飛出去四五米才停下來​​。

“沒想到你一個小孩子,功力如此深。”鹿杖客面露驚色的看著宋青書,心中殺意頓生,暗道:他一個小孩子,年齡不過十幾歲,竟然擁有如此高深的修為,將來長大了更是了不得,如果現在不除了他,日後怕是後患無窮。

鹿杖客見到宋青書這麼一個年齡不夠十幾歲的小孩便擁有先天初期的境界,心中吃驚的很,然而,他並不畏懼,因為他是先天中期的高手,而且進入先天中期已經好多年,功力之深,根本不用懼怕先天初期的宋青書。

鹿杖客冷哼一聲,一手抓著張無忌,一手再次朝著宋青書攻過來。

宋青書嘿嘿冷笑一聲,鹿杖客雖然功力比自己高,但是,自己卻是不怕他。

當下,雙腿化作無數的腿影,迎了上去。

宋青書並沒有使用風神腿當中的任何招式,只是以普通的腿法進攻。

然而,他修煉的乃是風神腿,速度又急又快,饒是不用風神腿,也能夠抵擋住鹿杖客的一手攻擊。

“碰”兩人同時後退四五步才停下來。

宋青書呵呵笑著看著鹿杖客:“你只用一手就想要對付我,實在是太狂妄了,如果你真想要和我對打的話,你就放開張無忌,我們全力發揮,大戰一場如何?”

“好給我去死。”鹿杖客冷哼一聲,隨手將張無忌給扔到一邊,雙掌凝聚功力,只見他雙掌的中央,寒霧翻湧,朝著宋青書攻過來。

遠遠地,宋青書都能夠感到一陣寒氣傳過來,不禁心中遺憾,暗道:玄冥神掌果然不同凡響,不過,我可沒有​​那個心情和你對打,嘿嘿。

想到此,宋青書身子一晃,化作一道流星,瞬間消失不見,在同一時刻,出現在昏倒在地上的張無忌身前,一把抓過張無忌,身子一閃,就凌空飛走。

自從風神腿大成之後,他的輕功早就達到了不用借他物,凌空而行的境界。

宋青書抓著張無忌,速度卻是依然不減,猶如一道流星,一晃而過,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鹿杖客雙掌剛剛出手,宋青書就消失不見,氣得他站在原地怒吼道:“小子,我和你勢不兩立”聲音久久在原地迴盪著。

第十章 玄冥神掌

宋遠橋幾人都被一群高手給纏著,他們幾人一邊應付著那些高手,一邊則是焦急無比。

“啪”鶴筆翁和張翠山對了一掌,哈哈笑道:“張翠山,你的兒子完了,還有那個小孩,同樣完蛋,如果想要見你的兒子,就拿金毛獅王謝遜的下落來換。”說罷,高高躍起,幾個起落就已經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那些高手也全都脫離戰場,直接離開了。

而宋遠橋等人由於擔心宋青書和張無忌,也並沒有追擊那些高手,就放任他們離開。

“大師哥,青書和無忌都不見了,我們該怎麼辦?”莫聲谷焦急的對宋遠橋問道。

宋青書冷著臉喝道:“追。”率先運起輕功,追了上去。

其餘幾人見了自然緊跟在其後。

追了一陣子,幾人只見到遠方一道人影在地上不斷的騰空,速度非常快,眨眼間就出現在幾人面前。

幾人定眼一看,正是宋青書,而他的手上,還帶著已經昏迷過去的張無忌。

“爹、二叔、五叔、六叔、七叔,我回來了。”宋青書一個閃身落在他們的身前,微笑著說道。

“青書,你沒事,太好了。”莫聲谷哈哈一笑道。

“豈止沒事,還將無忌給帶回來了。”殷梨亭也笑道。

宋青書呵呵一笑,然後來到殷素素的面前,對她說道:“五嬸,我追到他們的時候,無忌就已經昏迷了,你們看看,無忌他怎麼樣了。”說著將張無忌推給殷素素。

“無忌,無忌,你怎麼了?”殷素素接過張無忌,見到他昏倒,不禁大驚。

“五哥,你快來看看,無忌到底怎麼了?”殷素素對張翠山大喊道。

張翠山見到愛子昏倒,自然心中焦急,趕緊過去一看。

而宋遠橋則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宋青書道:“一會兒,再說清楚情況。”然後就來到張無忌的面前,跟著看張無忌的傷勢。

俞蓮舟自然也跟過去,而莫聲谷和殷梨亭則是笑哈哈的看了一眼宋青書道:“小子,不錯啊,哈哈。”然後就圍了過去。

宋青書微微聳聳肩,就走上前去跟在幾人身後看張無忌的傷勢

“啊”一聲呻吟,在宋遠橋和張翠山兩人的真氣救助下,張無忌終於醒了過來,然而,他此時的臉色卻是非常不好哦,臉色鐵青,渾身顫抖著。

“爹娘,我好冷啊”只聽張無忌斷斷續續的說道。

“無忌,沒事的,有娘在。”殷素素緊緊的抱著張無忌,急得直掉眼淚。

宋遠橋見此,嘆了一口氣道:“無忌體內有一股極為陰毒的真氣,我們無法化解,只能回去求師傅出手。”

“那好,我們馬上趕回去求師傅。”莫聲谷趕緊說道。

“玄—冥—神—掌”宋青書一聽他們的話,頓時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張無忌還是中了玄冥神掌,心中大罵著,自己的一切都白費了。

“青書,你說什麼?”宋遠橋聽到了宋青書說到'玄冥神掌'幾個字臉色一變,對宋青書問道。

宋青書嘆了一口氣道:“當時我追上那個傢伙後,他自稱是玄冥二老中的老大鹿杖客,他還說要用玄冥神掌殺了我,所以,我才有此一說。”

“對了,我曾聽師傅說過,玄冥神掌乃是天下間至陰至毒的武功,乃是一個叫做百損道人的人所創,重者身現綠色五指掌印,,寒毒入體,發作時痛苦難當,九死一生。”忽然間,俞蓮舟臉色一變,顫聲說道。

“什麼,快點兒看看無忌身上是否有掌印。”宋遠橋臉色一變,急忙對殷素素說道。

殷素素聞言,解開張無忌的衣服,果然,就見張無忌的前胸有著一個綠色的掌印。

“真的是玄冥神掌,走,我們馬上回去找師傅。”宋遠橋臉色一變,大喝一聲,幾人一起上馬,快馬加鞭,快速的朝著武當趕去。
  • 2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samsam2514 +5 服了這樣還能分等級和修真
avatar   bib -7 欠作者及內容簡紹,請在3天內補齊 ...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