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春風物語 2 : 年輕的煩惱》 作者:后藤信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6807 0 1
"我愛你。"義一在我耳畔說道。

"我知道啦。"我小聲地回答他後又緊張地說。

"你能不能把頭轉向前面?"我真的不希望他這樣一直盯著我看。

"什麼嘛!你不相信我嗎?"義一的臉色當場垮了下來。

"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看到義一的臉色變得那麼難看,我急忙進行著解釋。

(嗨,畢竟現在的場合特殊嘛......)"喂!崎義一!上課時間你還和鄰座聊什麼天?站起來!""你看!被老師抓到了吧?"現在是地理課的時間,我們班借用了特別教室來上投影機的課,因此義一特地跑來坐在我的身邊。畢竟在教室裡我們的位置隔得那麼遠。

而他所找的他需要坐在我旁邊的理由,完全也充滿了獨斷和偏見的味道。自從他任性地把我任命為副班長(完全不容他人有不同意見)之後,他就當眾宣稱過班長和副班長應該經常一起行動。

"崎同學,摩洛哥的人口有多少?"地理老師玄田向他提問。

"我沒有去過摩洛哥,所以我不知道。""那你知道哪些國家的人口?"玄田的聲音裡明顯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美國、日本、英國、法國、愛爾蘭、澳大利亞、意大利、西班牙、斯里蘭卡,還有......""夠了,你可以坐下了,但是不許再說話。"義一一坐下就不滿地說,"為什麼他偏偏要挑我沒有去過的摩洛哥問我?""崎同學!"老師聽到義一的嘀咕聲後,再一次叫了他的名字。

"是!""請安靜!"老師的話音一落,教室的四面八方就傳出了笑聲。

義一若無其事地聳了聳肩,拿起平時愛用的鋼筆,左右晃動了起來。

我則用手撐住下巴,把頭轉向了另一邊。

下次絕對不能再讓他坐在我的旁邊。

但是,義一也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居然去過那麼多的國家,他以前到底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啊?

據說他從出生起到十五歲為止都是在美國度過的,而我則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至今都還沒離開過日本一次呢!

"可惡!他一定是看我不順眼!"一下課義一就開始抱怨。

"玄田那老頭,每隔一個鐘頭就找我一次麻煩,我敢肯定他是想整死我。""這也不能怪他,誰讓你老是在他的課上說話!?"我覺得這一切都只能說是義一自作自受。

"我哪有!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很愛你呀!"義一一臉認真地說。

(他又來了。)"這種話要是每天都掛在嘴邊的話反而聽起來不像真的了哦。"我想義一他本人可能都沒有發現,他每隔一個小時就要重複說一次相同的話。

我整理好地理的教科書和筆記本之後,離開了特別教室,開始往教室走。

"托生,我是認真的。""我知道。"我又好氣又好笑地點了點頭。

現在是五月中旬,很快我們就要面臨期中考試了。

然而就在期中考試已經迫在眉睫的時候,我們卻還在進行著這種對學業毫無幫助的沒有營養的對話。

"你真的瞭解我的心意嗎?""我瞭解。""如果你真的瞭解,我要你現在就吻我。"我險些在平平坦坦的走廊上摔倒。

"你剛才說什麼?""在這裡吻我。"義一一臉嚴肅的表情。

這裡可是休息時間、人來人往的走廊耶!而且在走廊上活動的學生有不少是義一的愛慕者,他們正在偷偷地觀察著我們地一舉一動。

在這種情形下,我怎麼可能有膽子輕舉妄動!?

"我還不想那麼早死。"最近一年級的新生將義一的愛慕者們組織成了一個團體,義一本人並不知情,但我卻受到了波及。

"為什麼在這裡吻我一下就會早死?"義一還一臉不解地問我。

"走快一點!快要上課了!"我無視他的疑問,很快地邁開了步伐。

"等我一下!"義一也很快地追趕了上來。

"真是受不了他的情話大甩賣。"我一邊歎著氣一邊下意識地一口接一口地吃著蛋包飯。

"什麼是情話大甩賣?"我正要大口吞下蛋包飯,突然聽到有人這麼問我。

"啊,野川同學!"我這才注意到A班的班長野川勝正拿著盤子站在我的旁邊。

新學期一開始,義一就獨斷專行地將我任命為了副班長。這使我生平第一次開始要出席"委員會"之類地東西。結果就是,不管是不是我本人心甘情願,我都不能不和到去年為止都絕對和我無緣的學校的頂級階層(不只是指成績)熟悉了起來。

"真是稀奇啊。葉山!你今天居然沒有和義一在一起?""他被老師叫去辦公室了。"聽我說完之後,野川勝就指著我旁邊的座位問到,"這裡有人坐嗎?""沒有,請坐。"我很乾脆地回答了野川。誰知道野川竟然特意要加上一句,"這裡不是義一的專屬座位嗎?""我們又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就因為義一粘我粘到會被別人這麼說的程度,所以在那之後儘管才過了不到一個月,可是大部分的人都以為我和義一已經是交情很久的老朋友了。這位野川同學看來也不例外。

但是......

"葉山,你一直都獨佔了義一呢!"野川對我說話時的口氣明顯帶著刺。

"我們只是同寢室,又剛好是正副班長而已。"不過我自己也不覺得這算是什麼很好的理由啦。

"粘得那麼緊的話,別人不誤會才怪了呢?""我們只是朋友,有什麼好誤會的?""你們該不會已經有過肉體關係了吧?"聽到野川說出這麼離譜的話之後,我差點把含在嘴裡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然而野川卻依舊若無其事地吃著自己的蛋包飯。

"你在開什麼玩笑?"我漲紅著臉抗議。

最近義一常常想要吻我,但我都盡量避開了。

就算我再怎麼喜歡義一,我的"對人接觸厭惡症"也不會因此就一下子痊癒。

"你們每天晚上不是都單獨相處嗎?"(野川同學怎麼盡問這些無聊的問題?)"我和義一剛好被分配在同一間寢室裡,寢室又是雙人住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吧?"(為什麼我要在這裡拚命向別人進行解釋,明明是義一他自己要粘過來的嘛!)"你和義一單獨兩人呆在一個房間裡,怎麼可能一點事情也沒有呢?"野川這次的口氣,一半聽起來像是在佩服,一半又像是在把我當傻瓜看。

"要是照你這種說法的話,我們整個學校裡同寢室的人豈不是都要是同性戀了嗎?"我多少帶著點嘲笑的口氣問他。

"義一同學是不一樣的!"什麼意思嘛!我本來都已經夠因為義一而頭疼了。

(咦?他該不會是......)"野川,你該不會是喜歡義一吧?"我好像猜中了他的心事,野川整個臉都立刻漲紅了起來。

"誰、誰說的!?"(你還真是純情呢!)"你千萬不可以告訴義一。"話一說完,他就一把推開椅子,逃命似的離開了。

"托生,給我一個。"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義一已經毫不客氣地把我買來的麵包塞進了嘴裡。

我和義一都坐在學校樹林空地的隱秘處進行休息。

從剛才開始我就呆呆地看著義一,因為這已經是第四個我買來的麵包被他塞進嘴裡了。

"還要再吃一個嗎?"我試探性地問了一下。

"好!謝謝!"義一毫不客氣地將紙袋裡所剩地最後一個麵包也一口氣報銷掉了。

沒想到才過了一會兒,他卻又說,"麵包和米飯真的是不一樣呢!麵包好像永遠都吃不飽。"說完他又看了我手上吃了一半的麵包一眼。

"你還要吃嗎?"我不忍心看他挨餓,就把手上的麵包遞給了他。

"還不都是老師不好!偏偏在中午吃飯時間把我叫去,他自己一定已經先吃得飽飽的了。""是我們導師嗎?"不過照我想來應該不是才對。

"不是,是地理的玄田。"果然不出所料。

"啊,肚子好飽呀。托生,腿借我躺一下。""等一下啦!"義一邊說邊把身子掉轉過來,就這麼枕在了我大腿上,然後閉上了雙眼。

"剛才做了那麼久的苦力,也該讓我休息一下了。""有那麼誇張嗎?"我笑著說。

"OHP那麼重的機器,可是我一個人從一樓搬到四樓去的呢。""那個機器的確很重。"要是我去搬的話,是否能拿起來都很成問題。玄田老師果然有夠狠。

"對了,這個給你。"義一依然閉著眼睛。伸手從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顆石頭。

"這是什麼?"我接過來仔細一看,那是一塊大約有大拇指的兩倍半左右的黃土色的石頭。

"那是綠寶石的原石,拿去磨一磨的話,一定很有價值哦!""真的是綠寶石嗎?""好像是玄田去旅行的時候弄到的。""為什麼?那不是很貴重的東西嗎?他不會那麼簡單就給你吧?""我一個人去搬那麼重的機器,沒有點相應的報酬怎麼可以呢?""義一!""好了,我說實話,只是打了個賭而已。""你用什麼和他賭的?""我的護照。""什麼?"我幾乎想要給他一個耳光。

義一是美國國籍,所以如果沒有護照的話他就不能再繼續呆在日本,他這個人實在是太任性了。

"可是我無論如何都想要送你這顆綠寶石啊!""但是......""結果好不就沒問題了嗎?"義一說完就睜開了眼睛,陽光襯托出了他那淡褐色的眼珠。

他那麼深情脈脈地注視著我,讓我也無法再繼續對他進行責怪。

"可是義一,那我該送些什麼給你作為回禮好呢?""你什麼都不用送,只要你的腿繼續讓我枕著就足夠了。"義一又閉上了眼睛。

他看來並沒有忘記我的"對人接觸恐懼症",因此並沒有進一步對我做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義一......)"謝謝你,我一定會好好珍惜這塊綠寶石的。"義一閉著眼睛露出了微笑。

當--當--當--

遠方傳來的上課的鈴聲,好像鬧鐘一樣地驚醒了我。(順便說一句,為什麼日本的學校要用這種外國的鐘聲,我至今都還不明白。)原來剛才我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義一,午休時間已經結束了,快點起來吧。"躺在我腿上熟睡的義一,睜開了惺忪的雙眼之後,伸了一個懶腰說道,"好,起床了。

義一起身之後又看了看手錶。

"咦?"他馬上轉過來看著正在收拾垃圾的我。

"有什麼事嗎?"義一的眼神好奇怪。

"托生,剛才的鐘聲是第五堂課的下課鐘聲。"這一回換成了我瞪大了眼睛。

"什麼!?那不就變成我們翹課了嗎?"(糟糕透頂!)"你說對了。""第五堂課是英文課吧?"我最不拿手的科目就是英文,如果又被老師盯上了的話......

天啊!我已經可以預想到我這學期的成績單會有多麼淒慘了。

"托生,既然事情已經這個樣子,我們就乾脆連第六堂課也一併翹掉好了。""你開什麼玩笑!我們現在得趕快回教室才行!""我們就這麼回去的話會招來別人的閒話哦。""為什麼?""因為在第五堂課的一個小時裡就只有我和你單獨相處。""那我們分開回去好了。""這樣反而會更讓人覺得可疑哦。""義一!那麼你說到底應該怎麼辦才好?""既然怎麼做都會招來閒話,我們乾脆就照他們所設想的那樣去做好了,免得讓別人失望。""肉體關係",我的腦海裡瞬間掠過了野川在餐廳裡所說的那番話,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戰。

"義一,我先走了。"我把紙袋揉成一團後就逃一樣地朝教室地方向跑去。

我盡全力地奔跑,直到校舍的附近才放慢了腳步,不過義一併沒有追過來。

似乎很習慣於接吻的義一,十五歲之前都住在美國的義一,他對於比接吻更進一步的事情,也一定很習慣了吧?

"膽子不小啊!葉山。"我一走進教室,才剛坐回座位上,赤池就走了過來,雙手交叉在胸前向我詢問。

"雖然成績另當別論,但你一向上課都很認真的,今天是怎麼了?"雖然他的話說得依然那麼毒,但很可悲的是我偏偏無法進行反駁。

由赤池所負責的考勤表,在我的名字下面,一定已經被用紅筆寫上了"缺席"這兩個字了吧?

"那個......,我剛才有點事。"還好第五堂的下課時間裡同學們都在吵鬧喧嚷著,教室裡亂成一片,所以也就沒有人注意到我了。這讓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葉山,你地運氣還真好,今天英文老師剛巧有事,所以剛才那節英語課改成了自習,但可不是每次都能這麼走運的哦!"赤池一邊說一邊用考勤表拍打著我的腦袋。

"剛才的課改成了自習啊!"(害我之前還白擔心了半天,真是的!)"對了,義一呢?""義一?"聽到赤池的話後,我多少有點心虛。

"你們剛剛一定在一起吧?""才沒有呢!"我慌慌張張地否定了赤池的話。

"哦!"赤池從上到下地打量著我。

"那你剛才去了哪裡?""去樹林那邊午休,結果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糟糕!說溜嘴了!)真是所謂地"物以類聚",赤池不愧是義一的好朋友,在套別人的話上果然也和義一一樣的高明。

"OK!那麼細節方面回頭我會仔細盤問義一的。"赤池丟下了這句好像刑警一樣的台詞之後,就邁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教室。

"好了,大家趕緊往圖書館移動。上次還沒有查完資料的同學動作要快一點哦!"第六堂課是古典文學的課,老師一走進教室就發佈繼續查資料的號令。

他不但沒有點名,就連空出來的位子也沒有多看上一眼。

義一大概真的是要翹第六堂課了吧?

說好聽就是大膽,說不好聽的話,這個不良學生......

"嗨!"可是當我們打開圖書館的大門的時候,卻發現義一竟然一個人坐在空空蕩蕩的閱覽室裡,還開心地向我們招著手。

"崎義一!"赤池火速地跑向他的身邊。

"你在這裡幹什麼!?你竟然敢給我翹掉第五節課!"因為有老師在場,所以赤池在說後半段話的時候,聲音壓得極低。

"我一直都在圖書館。""哦,原來第六節課在這裡上啊?"圖書館館長突然從成排的書架中走出來,他對義一說,"崎同學,看來你想連逃兩節課是逃不成了。"奇怪?

"館長,不好意思,我只好下次再來幫你整理了。"義一說完之後就從桌子上跳了下來,來到了我的身邊。

"托生,你的古典文學需要查什麼資料嗎?"義一靠在我耳邊輕聲地說著,我隱約能聞見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氣。

"喂!義一!你是我們這一組的!"對面有人在沖義一大叫。

義一聳了聳肩膀,對我擠了擠眼睛之後才無可奈何地走了過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教職員辦公室前的佈告欄貼出期中考的範圍了。

義一一走進宿舍的寢室裡,就放了一張小紙條在我的書桌上,並且坐在一邊看著我手忙腳亂地整理著古典文學的資料。

"托生,你們那一組的題目好像很複雜啊。""對,不過也是因為我原本就最頭疼古典文學了。"雖然都是日語,但我就是搞不懂它。

"你的頭腦比較適合數理類,而且你又有潔癖,如果不把所有的答案綜合成一個切實的數字的話,你就無法接受吧?""你怎麼這麼說......"我抬起頭來瞪著義一。

"難道不是嗎?就連對朋友,你不是也一個個地貼上了標籤嗎?這一個是同班同學,這一個是只見過幾次面的朋友,這一個只是剛好同寢室的室友。就算對方有什麼心情上的變化,你也只會當作沒看見,沒聽到,不知道。""義一,你到底想說什麼?""你太遲鈍了!""義一......""因為擔心我們的關係被誤會才落荒而逃的人卻偏偏這麼遲鈍!""哪有落荒而逃?只不過,誰都不喜歡被誤會吧?""你說什麼?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啊!"義一用拳頭敲了一下桌子後說道,"在這個世界上,有誰不希望能和自己喜歡的人更親近一點?"我能瞭解義一的感受,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映才對。

"托生,拜託你多少也替我想一下好不好?""義一,對不起。"我只能這麼回答。

"我又不是要你道歉!"其實我也不是沒有替義一想過,只是我卻沒有想過希望他吻我。

義一一看我低下了頭,就立刻一掃剛才生氣的表情,笑著對我說,"是我太無聊了,托生,你就忘了我剛才說過的話好了。我心情不太好,對不起。"義一說完之後就走到了門口,然後輕輕地帶上了房門。

聽到走廊上的義一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之後,我不禁歎了一口氣。

義一對我的感情我不是不知道,不過我還沒辦法做出相對的回應。

義一是那種有什麼話都直接說出來的人,可我現在卻連自己的心意都還捉摸不定。

義一可以對我說上千萬句的"我愛你",但他會不會只是因為我過於冷淡的態度,所以才要格外費盡唇舌地表現對我的愛意呢?

我想我還需要再仔細地考慮一下這個問題。

隔天的午休時間。

"啊!太巧了,能在這裡見到你。"野崎大介滿臉堆笑地衝我說道。

(他明明就是故意在這裡等我的。)"你還在用這種老套的招呼方式啊?"我面無表情地回了他一句。

"我和你一開始就已經是老套的關係了嘛!"野崎大介指的是返校那一天的"咖喱飯事件"。

"你有什麼事情嗎?""你難道有事急著要走嗎?""我可不想把寶貴的午休時間浪費在這種地方!""和你同寢室的那小子是不是對你有意思?"野崎大介邊說邊將肩膀靠在牆壁上,雙腳交叉站立,一副自以為是美男子的樣子,這小子似乎不擺個POSE就渾身不自在。

"什麼?""那傢伙是個花花公子,你可千萬不要被他騙了。""你就是為了要說這句話,才一直埋伏在這裡等我出現的嗎?"(你也未免太閒了吧?)"你看!"呈現在我面前的是兩張票,而且是古典音樂會的票。這傢伙還真是學不乖。

"這次我是認真的。自從發生了上次的事情之後,我就被你那種外柔內剛的氣質給深深吸引了。""是嗎?"我不置可否地抬腳就要走人。

"等一下!"野崎大介一個健步衝到了我的面前。

"因為太晚才去買票,所以只剩下了最前面的位置,但是最起碼我買到正中間的票了!而且我保證絕對不會在演奏中睡著。""我不去,你自己看看票上的日期。"我笑著指著票子說道。

"音樂會的日期剛好是我們學校期中考的日子哦!""啊!糟糕!"自從發生咖喱飯事件之後,野崎大介就會偶爾跑來向我獻慇勤。

我是覺得他的口味還真是有夠獨特啦,但也說不上特別的討厭他。雖然在他給我的第一印象裡,他是那種少接近為妙的傢伙。

他在咖喱飯事件的第二天就來到了我和義一的寢室,再次向我和義一道歉,並且承認是高林泉在背後指使他這麼做的。

像他那樣自尊心超高的人居然會如此老實地低頭認錯,說實話我當時還蠻驚訝的。

野崎大介在我們房間的時候,拚命說笑話想要取悅義一,但是義一自始至終都面無表情。

"那也就是說其他的日子就可以了嗎?"野崎大介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抱歉,我實在沒有什麼興趣,你還是和你的崇拜者一起去吧。""我才沒有什麼崇拜者呢!""是嗎?喂!托生!"義一突然從T字形走廊的牆角探出頭來。

"你在蘑菇什麼?還不快一點!"義一的口氣好像很不耐煩的樣子,我還是快走為妙,不過也多虧了這樣我才能擺脫野崎這個纏人的傢伙。

"再見。"我向野崎大介打了個招呼之後,就頭也不回地走向了義一的方向。

"你不要理野崎那傢伙啦!"一到理化教室,義一就立刻對我提出了抗議。

"你在吃醋嗎?"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錯。"義一好像有點惱羞成怒的樣子,他敲了敲我的腦袋說,"趕快回座位上去坐好!""遵命!班長大人!"義一也挺可愛的嘛!

理化教室的座位安排和教室一樣,我和義一分別坐在遙遠的兩地。

但是,在六人坐的實驗桌上,坐在我正對面的卻是赤池。

"我終於知道了。"就在我走回到座位,正要坐下的時候,赤池突然嘀咕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我足足花了三秒鐘才確定赤池是在對我說話,因為他不但把臉轉到其他方向,而且聽起來像是自言自語。

因為桌子邊已經坐滿了其他成員,所以他又以眼神暗示我到理化教室的陽台上去。

我一走到陽台,赤池便打開厚重的教科書,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有問過你什麼問題嗎?""這當然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啦,你假裝看著書好了!"赤池壓低聲音對我說。

而我因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能傻傻地盯著書看。

"我知道昨天第五節課義一在哪裡了。"我的心好像被人一把攥住一樣地抽緊了。

"雖然是到如今按說沒什麼必要再和你說了,但是你知不知道,義一是為了什麼人才拜託圖書館的中山老師為他做的假口供?""什麼人?""除了葉山托生以外還能有誰?""我?""說老實話,你還真會麻煩人啊!"赤池將聲音放得更低了一些。"你為什麼老是要讓義一那麼為你操心?只不過是一起曠了一小時的課而已,有必要要那麼隱瞞嗎?葉山總是給義一帶來多餘的麻煩,高林泉的事情也一樣,如果當時葉山有好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的話,義一也就不用特意費心做到那種程度吧?"我多少有些火大,就算我脾氣再好,也不想被人說到這種程度啊。

"不好意思,赤池同學。我先聲明一下,這可不是我拜託他那麼做的。""不只這樣,還連看人的眼光都沒有。""什麼?""你剛才是不是和野崎大介在走廊上聊天?"赤池用銳利的眼光緊緊盯著我,就好像我做錯了什麼一樣。

"和你無關。""真是不知好歹的傢伙!""你是想故意惹我生氣嗎?"我有點氣憤地小聲問他。

"要惹你的人是野崎才對,而且這件事情弄到最後也和義一有關。""有什麼想說的就請你直說,不要那麼吞吞吐吐地繞彎子。""我告訴你,義一和野崎打賭......",說到這裡的時候,赤池咬住了自己的拇指,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才又說道。

"他們賭的就是你,葉山托生。""我!?"我不禁失聲叫了出來。

"噓!"就在我大叫的時候,湊巧上課鈴聲正好響起。

"赤池!""剩下的事情放學後再說。"說完之後,赤池就很快地溜進了教室。

不用說,在那之後,上課的內容我半點也沒有聽進去,一心只想找赤池問清楚剛才的事。

放學之後,赤池強迫我留下來幫他打掃廁所,作為換取他知道的情報的條件。

"你可不要說是我說的哦,因為義一不是那種為別人做了什麼就想挾恩圖報的人。"這倒是真的,義一併沒有說自己是為了我而做的不在場證明。但是,他所做的不在場證明確實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野崎會那麼低聲下氣,主要是為了讓你放鬆警惕,只要能把你約出去一次,想要侵犯你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他在向他的那群死黨誇口說哪怕用強的也要佔有你的時候,剛好被路過那裡的義一聽見了,於是義一就向他進行了宣戰。""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昨天放學之後。""可是義一他什麼也沒有對我說啊。""他怎麼可能對你說得出口。"赤池邊說邊將裝滿水的水桶潑向地板。

與其說他是在打掃地板,倒不如說他是在讓廁所發大水。

"他們兩個對於自己的體力都很有自信,所以他們決定以體育考試中的耐力跑的成績來分勝負。""野崎是三年級,義一才二年級,這樣不是太不公平了嗎?""這種情況確實不利於義一。""有沒有什麼辦法能阻止他們呢?""你可千萬不要去說什麼,因為義一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不要告訴你的。他說他只是出於室友的情分才這麼做的,和你沒有直接關係。""赤池......""我也是倒霉,剛好撞上了義一宣戰的場面。儘管義一好像認為自己絕對不會輸,但情況真的對義一很不利。就算義一一向是體育萬能的人,但他畢竟沒有參加運動社團每天進行正規的運動鍛煉,更何況野崎還是籃球隊的隊長。"(啊,義一......)"你不但不知道義一對你如此的關心,還在走廊上和野崎談笑風生,真是佩服你的粗神經啊!""赤池,如果野崎贏了會怎麼樣?""義一會被揍一頓,而且他必須把你交給野崎。""那如果是野崎輸了的話呢?""那他就得挨義一一頓揍,而且發誓從此不再打你的主意。""真是的,我是義一的室友,又不是用來下注的籌碼。""千萬不能讓義一知道是我告訴你這件事的哦!"赤池又補充了一句。

"我還不想在期中考之前就住院。""托生,你聽好,動詞的活用看起來很複雜,其實非常簡單,大致的變化我都整理好寫在這裡了。""你有沒有在聽啊?""沒有。""人家好心好意來教你你最不拿手的課程,你怎麼這個樣子......""英文考零蛋我也不在乎了,隨便它怎麼樣。"現在我腦子裡除了義一和野崎打賭的事情以外,什麼東西也裝不進去。

"你這樣就會輸給別人哦!""輸就輸,我不在乎,反正我又沒有和別人打賭。"義一隻是開玩笑而已,但我的回答卻帶上了賭氣的味道。

義一皺起了眉頭打量了我一陣。

"那個不可靠的傢伙!"義一丟下了這句話後就衝出了房間。

"義一!"(糟糕!)我趕緊也匆忙地追了出去。

義一毫不猶豫地衝向了赤池的房間,然後很粗魯地打開了房門。

"章三!你到底想怎麼樣?"義一大聲地衝他怒吼。

與赤池同一寢室的太田隆二看見義一氣勢洶洶、破門而入的樣子,立刻一臉害怕地躲到了牆角。

赤池不慌不忙地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在看到躲在義一身後的我之後,露出了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然後他很冷靜地對義一發了話,"反正事情遲早也會被他發現,不過還是對不起。""你......"義一一個健步衝向赤池,二話不說就揪住了他的胸口,另外一隻手則攥緊了拳頭。

"義一!住手!義一!"我從後面抓住了義一的手,大聲叫嚷道。

"我最討厭別人打賭了,就算你有勝算,我也不希望你是為了我去和別人打賭。"聽我這麼一說,義一的怒氣緩和了許多,於是我接著說道:"放開赤池吧!"義一鬆開了手,赤池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赤池將衣領拉好之後抱怨說:"你還真有把傻力氣,要是耐力跑也有這個能耐就好了。"義一的火氣明顯又冒了上來,他抓住我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赤池的房間。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不會在意的。"我在義一身後表示。

真的很奇怪,我明明對於和義一會出現流言而那麼害怕,但是對於野崎的事情卻有種隨便別人怎麼胡說都無所謂的氣勢。

"可是我會介意。"義一帶著我朝屋頂的方向走去。

"有什麼可介意呢?我已經拒絕了他啊。""你以為事情那麼簡單嗎?""可是野崎那個人感覺上就只有嘴巴厲害而已。""那也要看對象是誰。"這個是在說因為對象是我?還是說因為對象是義一?

打開那扇沉重的鐵門之後,一陣涼快的夜風吹了過來。義一很舒服地長吸了一口氣。

"你帶我來屋頂做什麼啊?""做耐力跑的練習呀。你願意陪我嗎?""好。""那麼,預備--開始!"義一自己下了命令之後就跑了起來。

我脫下外套,把它掛在了門把上,然後在大約有三個網球場大的屋頂和義一一起跑了起來。

"有健康的體魄才會有健全的心靈嘛!"過了一會兒,義一轉過頭來對我說:"托生,你很擔心我嗎?""不會呀,我才不管你會不會挨打,我、我......"我的眼眶突然一熱。

"喂!托生,你不要再說這種會讓我喪氣的話好不好?"義一突然站住不動。

"托生?"我從後面抱住了義一,義一隻隔了一件襯衫的身體好溫暖。

"義一,你這麼做實在太亂來了......"我的聲音漸漸哽咽住了。你老是這樣,老是這樣!

"愛哭鬼!"義一溫柔地說道,並用他的雙手覆蓋住了我的雙手,他那骨感的手十分溫暖。

"其實你沒有必要對我這麼好的。"義一身上的古龍水香味傳了過來。

"你可不可以放開我?"義一說道。

但我更加用力地抱住了義一。

夜風吹過義一的頭髮,他柔軟的髮絲也拂過了我的臉龐。

我把額頭靠在義一的肩膀上,嗅著他身上所散發出的香味,深深地陶醉在了裡面。

"托生。"義一咳嗽了一聲之後說道。

"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從背後抱住我?可不可以轉到正面來?"義一以交誼舞一般的手法將我轉到了他的面前,因為我們的身高相差不多,所以幾乎是臉對臉的狀態。

"你抱我抱得那麼緊,害得我的理性都飛走了哦。"義一微笑地注視著我,用雙手將我緊緊環抱住,然後,他的雙唇漸漸地貼近了我的唇。

"我愛你。"義一吻著我說。

"我也是。"我閉上了雙眼,雙手環繞住了義一的背部。

"老天爺也是站在我這邊的。"義一吹著口哨,靠在屋頂的圍欄邊往下看。

他正在觀看三年級的體育考試狀況。

"葉山,你不覺得義一常走狗屎運嗎?"赤池說道。

我也依靠在圍欄上,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我自己也沒想到昨天會下起大雨來,而且更不認為義一在事前也會預計到這一點。

我們二年級體育考試的那一天,大雨從早上起就下個不停。

到了中午雖然天氣好不容易放晴了,但是由於跑道泥濘不堪,所以二年級的測試改在了三年級考完了後一天。

這下形勢就逆轉了。

"接下來就是耐力跑了,野崎是C班的吧?"義一將一條腿跨在了圍欄上。他的腿好長啊!我忍不住讚歎地說:"義一,你的腿好長啊!""哦?是嗎?"義一也看了看我的腿。

"義一,你真的好帥!輪廓深,又是個美男子,好像外國人呢!""什麼?"義一呆楞了一下,然後和赤池對望了一眼之後就大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義一抱著肚子笑個不停。

"不過,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當面誇獎我呢!""義一的血統裡確實有法國的遺傳,所以長相和一般日本人不太一樣也很正常。"赤池一邊擦著眼角笑出來的淚水,一邊笑著解釋。

(我說的話有這麼好笑嗎?)"可是,這不是很厲害嗎?居然有外國的血統呢!""托生,你啊,怎麼老是在奇怪的地方感動呢?這只不過是因為我母親是混血兒而已吧?""哈哈,和葉山在一起果然永遠都不會悶!"赤池笑嘻嘻地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狠狠地瞪了赤池一眼。

"啊,午休時間快結束了,我們趕快回教室吧。""托生,你先回去好了,我想要知道野崎那傢伙耐力跑的成績是多少。""崎義一!你居然當著風紀委員的面說要曠課!"赤池用手指住了義一。

"想要打架的話我隨時奉陪。不過我可是不會輸的。"義一對赤池擠了擠眼睛。

"但是,如果你要翹課的話,我就留下來陪你。

赤池也擺出了死皮賴臉的架勢。""這樣好嗎?"我反而擔心起來了。

"反正都已經上了賊船。雖然一次有三個人翹課比較扎眼,但是好在第五節課只是發回上次的考卷訂正答案而已。""你們兩個都回去吧。用不著陪我。第五節課是英文課,托生,你順便幫我把答案訂正在考卷上。""好。""一會兒見。"義一沒有再看我一眼,只是表情嚴肅地盯著操場的方向。

我和赤池對望了一下,沒辦法,我們只好乖乖地回了教室。

"義一要我幫他訂正答案,可是......"可是義一的答案是被當作標準範本貼在了黑板上。

而我由於有義一幫我臨時惡補,所以以六十三分的成績低空飛過,打破了我目前為止最高分五十分的記錄,可以說是大有進步。

赤池替義一撒了個謊,說他因為肚子疼所以去保健室休息了。

但是事實上,義一真的只是要知道野崎大介考試的成績嗎?

還是說他是為了明天的考試而在屋頂練習?

那個愚蠢的賭注依然健在。

今天早上野崎大介特意把我叫出去說話,誇口說什麼要為了我而創造耐力跑的記錄,我想他還不知道我已經聽說了他和義一打賭的事情吧?

看野崎大介那麼信心十足的樣子,就算他不是三年級的第一名,至少前十名的成績總是有的吧?

下課後,我立刻衝到了屋頂上。

"野崎的成績怎麼樣?"操場上三年級的最後一組的成績也已經出來了。

"普通,照這個樣子的話勝算應該是五五開吧?"義一正在屋頂上做體操,因此滿頭大汗,我想他剛才一定練習過跑步吧?

"義一,你身上有一股味道呢。""很臭嗎?"義一聞了聞自己的身體。

"大概是因為流了很多汗,所以有汗臭味吧?""不是汗臭味,是古龍水的味道,我好喜歡。""我擦的可是便宜貨哦。"義一苦笑著表示。

"你一定要贏!""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你對這件事發表意見呢!""你絕對要贏哦!"因為我喜歡你。

"當然,我可是有必勝的決心的。""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呢?""為我加油!""哦,我會很大聲地為你加油!""尤其是最後一圈的時候,你一定要竭盡全力為我加油。我跑到最後一圈的時候往往就會支撐不住。""我本來覺得輸或贏都無所謂,但是現在我希望你能贏。"我的話似乎給予了義一莫大的動力,他的眼神中閃爍出了光芒。

"明天一定會是個晴空萬里的好日子。"隔壁床上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洩漏了進來,照耀在義一熟睡的臉龐上。

在這個世界上,有誰會不希望和自己喜歡的人更親近一些呢?

我逐漸能夠瞭解義一說這句話時的心情了。

我真的太遲鈍了。義一和野崎大介宣戰的那一天,他回來之後之所以不告訴我,就是因為他打算自己默默承受這一切,努力去贏得這場賭注的勝利。可我不但絲毫不體貼他,反而讓他向我道了歉。

我還是把一直深埋在心底的話都告訴義一好了。

可是,我好怕,如果就此失去義一的話,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現在的我只在乎義一,義一就是我的全部。

我並不是義一所想的那麼純潔。

雖然我知道一味逃避並不是上策,但我就是沒有勇氣向義一說出全部的真相。

"對人接觸恐懼症",義一取的名字還真是貼切。可是,只要你抱過我一次的話,你就會知道我並不是第一次。

這兩個月以來,我們一直住在一起,我知道你很多次都想抱住我,但你都忍耐了下來。

我也並不是想主動讓你抱,但同樣身為男人,我知道這樣把自己的慾望壓抑下去有多麼痛苦。但是如果被你發現真相的話,我真的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無法想像那種狀況,也不願意去想像。

我雖然很想回應義一對我的感情,但我目前還辦不到......

"那就吻我一次吧?"義一巧妙地化解了尷尬。

但我還從沒主動吻過義一,也沒有要求過他吻我。

義一,請你原諒我到現在都還在原地踏步,始終不能鼓起勇氣向前邁出一步。

為了不吵醒義一,我悄悄地下了床,走到他的床邊靜靜地看著他熟睡的臉龐。

我以為我這輩子再也不會愛上別人了。但是義一卻改變了我的想法。

義一雖然並不瞭解我的過去,但是他卻以熱情改變了我原本封閉緊鎖的心靈。

"義一,請接受我的吻。"我輕聲說著並獻上了一吻。

如果義一贏了的話怎麼辦?我們的關係無疑將更進一步。

雖然我不喜歡打賭,但是為了義一,我也必須好好地下定決心了。

起跑的槍聲響起之後,所有在跑道上的學生就一起向前衝去。

"義一好厲害啊!"赤池有點驚訝地說。

"他一開始就跑得那麼快,不知道後面撐不撐得住?一千五百米和五百米畢竟可是差了不少呢!"義一擺脫了其他人領先跑在前面,就好像長了一雙翅膀一樣健步如飛。

"男人一旦談上戀愛就會變成呆頭鵝,看來義一也不過是個一般的男人而已。"赤池仔細地盯著我看了一陣後,突然大惑不解地說:"義一到底是喜歡你什麼地方呢?""我自己也想知道呢。"我無奈地笑了笑。

"我想連他本人可能也不是很清楚吧?""這倒是常有的事。不過義一對你可是認真的。""你怎麼知道的?""怎麼說呢?算是直覺吧?而關鍵則是那個宣戰佈告。因為義一原本是那種級長體質的人......""還有這種體質嗎?""有啊。所以四月的那件事,我開始也只以為是他的級長體質的關係。他從去年起就有所體現了,所以我們班上才一個退學的也沒有。""原本該有嗎?""如果放任不管的話,總會有兩、三個吧?""我都不知道。""義一這個人其實為人非常圓滑,如果他進入社會的話,一定會出人頭地吧?不過話說回來......"話說到這裡,我和赤池又同時看向義一,他目前依然保持領先。

"就算以義一的最好成績,也很危險呢。""他本人說是五五開啊。""義一雖然說勝負的機率是五五開,但其實應該是四六開才對。""哪一邊是四?"我很擔心地問赤池。

"義一。""啊......"我不禁輕呼了一聲。

"他總是在最後一圈就慢下來,他其實比較適合短跑。他也就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最開始才格外拚命。真不好說啊。""赤池,你喜歡義一嗎?""當然。""我和他的事情,你看在眼裡的話一定也不是很舒服吧?""沒錯。""你希望義一輸嗎?""一半一半,不,應該是三分之一吧?""我喜歡義一。"我在心裡下了一個結論。

"我知道,你就不用再強調了。""我希望他能贏。""哦,然後呢?""所以最後一圈我要和他一起跑,你跑得比我快,所以請你來為我帶跑。"赤池好像不敢相信這番話會出自我的口裡,一臉驚嚇地瞪大了眼睛。

"拜託你了,赤池。""你還真是會打如意算盤,他們這一組跑完之後就該輪到我們跑了耶!而且你陪他跑的話,一會兒一定會挨老師罵的。""我希望他贏。其實就算萬一他輸了,野崎大介要對我怎麼樣的話,我自己是不在乎的。沒錯,只要沒有人喜歡我的話,我自己怎麼樣都無所謂。"聽到我的話後,赤池嚇了一跳。不過這也不奇怪吧?

"喂!葉山,你沒有發燒吧?"他甚至還假裝要把手放到我的額頭上:"你不是明明只要被人這樣一下就會昏過去嗎?""我很清醒。但是,如果因為別人對我怎麼樣而令其他人悲傷的話,我就不希望讓事情變成這樣。我不想讓義一傷心。所以求求你,請你幫助我。""好,我幫你。""謝謝。""不過,這次你可絕對不能把剛才的話告訴義一哦。你可別對他說什麼我被任何人侵犯都不在乎的話。因為你可是義一心目中最寶貴的東西呢!""好,我知道了。"義一隻剩最後一圈了。

在進入最後一圈的時候,義一的速度果然慢了下來。

"葉山,我們走吧。"赤池很快地跑進操場,我也全力地追了上去。

我們在跑道內側的操場和義一併肩跑了起來。

"義一,是葉山堅持要和你一起跑。我算是被強迫的,不過也不能不跑了。我在前面領跑,你要追上來哦!""謝謝!"義一笑了一下,看起來似乎連呼吸都有點困難。

"義一!加油!"我向義一點了點頭。

"那邊的那兩個!不要影響別人的考試成績!快點走開!"雖然聽見了老師的叫聲,但我們現在可沒有時間搭理他。

野崎大介一定正在教室那邊注視著我們吧?我才不要讓我的義一挨揍呢!

"義一!加油!"越來越接近終點了,老師開始讀秒。

"只要在三十秒之內跑到終點你就贏了!"赤池在一旁提醒義一。

義一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表情也越發的痛苦。

越過彎道之後就只剩下直線的四十米。

老師的讀秒聲隨著我們接近終點而變得越來越清晰。

"二十四、二十五。"義一聽見老師的讀秒聲後嚇了一跳。抬起頭來看了一下終點線。

"二十九、三十。"不行,時間流動得太快了。

只剩下五米了。

"三十四、三十五。"義一!四米。

"三十六。"三米。

"三十七。"兩米。

"三十八。"一米。

此時義一的腳好像有點支撐不住了。

"義一!危險!""三十九。"天啊!

"第一名,崎義一!四分三十九秒,今天的最高分。"哇!哇!哇......大家都大聲鼓掌叫好。

"體育社團的人如果低於這個成績的話,放學之後就全都留下來重跑。"老師的話音一落,就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哀號聲。

"義一,還好你沒有摔倒。""真有兩下子!居然跑得這麼快!"也不知道義一有沒有把我們的話聽進去,他搖搖晃晃地走到操場的中央之後,就以大字形的姿勢倒了下來。

他的胸膛起伏得非常劇烈,他一定是累壞了。

"下一組就位。"我們這一組就要考試了,所以我沒辦法繼續留在義一身邊,只好向跑道的方向跑去。

"崎同學,真難得你會為了體育測試這麼賣命演出。"我們的導師蹲在義一身邊說著。

義一的呼吸已經恢復正常,他起身盤腿坐在草地上。

"我第一次看到你這麼賣力跑步呢?雖然姿勢難看了一點,但是這個成績可相當不錯哦!怎麼樣,要不要參加橄欖球部試試?你這種拚搏精神很可貴哦!""我只是透支了我的體力在拚命而已,如果讓我這樣的人成為專業球員的話,一定會破壞橄欖球隊的形象哦!""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沒有。""真的?"老師露出了懷疑的眼神。

"真的。"老師轉頭看了看倒在一邊上氣不接下氣的我之後說:"你還好吧?振作一點!"說完之後大家就朝著集合的方向走了過去。

"喂!振作一點!你還活著嗎?""沒死也只剩半條命了。"到底是誰發明的耐力跑這種考試項目的啊!簡直折騰死人了。

"大家都回去集合吧,托生,你恢復元氣了嗎?""還好我們學校沒有馬拉松大賽。"我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到。

"聽說明年就會開始舉行哦!""什麼?"我很快地挺起了上半身。

"騙你的啦!"義一笑了笑。

"他們在叫我們過去集合了。"當我正要站起來的時候,義一抓住我的手,然後迅速地吻了我一下。

"啊!""托生,謝謝你替我加油,我好高興。""被、被別人看到的話怎麼辦?""誰在看呀?"我往集合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大家都在忙著集合,根本沒有人注意到我們。

"你站得起來嗎?""沒問題。"我雖然勉強站了起來,但兩條腿還是軟綿綿的沒有力量。

"啊,對了。"我到現在才想起來,我還不知道野崎的成績。

"野崎的成績是多少?"義一突然停住了腳步,雙手叉在腰上,故作生氣狀地說:"你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就來加油!"然後他又輕輕地拍了一下我的頭。

"算了,這才像是你的為人。"義一說完之後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然後就走進了集合的人群中。

我大概也猜得出野崎的成績比義一差,但我還是不死心地追了上去。

"義一!你還沒告訴我他的成績呢!"


end

春風物語 1 : 呢喃春風中
春風物語 2 : 年輕的煩惱
春風物語 3 : 六月的自尊心
春風物語 4 : 赤腳的華爾茲
春風物語 5 : 卡農變奏曲
春風物語 6 : 不戀你太難
春風物語 7 : 花椰菜之夢
春風物語 8 : 月色撩人
春風物語 9 : 往天堂前進
春風物語 10 : 幽靈殺手
春風物語 11 :掌中的雪結晶
春風物語 12 :無聲的真情表白
春風物語 13 :莫名的夜晚
春風物語 14 :意外插曲
春風物語 15 :彩虹般的琉璃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8-12-3 22:41 編輯

TAGS 后藤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