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春風物語 7 : 花椰菜之夢》 作者:后藤信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568 0 0
「哪個?哪個?有沒有長大一點?」
章三蹲到我身邊問道。

「才種三天,不可能馬上就會長大吧,又不是傑克與豌豆樹。」

我不加思索地回答,話語有些悵然。

我和章三正在學校的邊陲地,也是園藝社所屬的溫屋裡。

這個如花園、值物園等有巨大玻璃籠罩的溫室裡,井然並列著許多名稱不明的花草。就我而言是如此,因為我從不記得花草的名稱。

章三愉快地清清喉嚨,又用嘲弄的口吻說:「呆呆地在那邊大發牢騷,還不如好好動手整理整理!」

我搖了搖塑膠袋,把直徑一公分左右的花肥攤在手上。

「我不想做也不行,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因為那個強硬的義一根本就不容我反對,就強迫我做這件事。

「義一老開玩笑不是嗎?若都當真的話,不累壞了嗎?」

章三笑笑地說要我別放在心上。

「我可不這麼想!」

我生著氣把花肥壓進土裡。

(天啊!我真不喜歡花肥!)

還記得九月一日,暑假結束,新學期即將展開之時,我和義一在三零五室再度重逢……

他依然是個瀟灑翩翩的美男子,令我乍見那一刻仍是心跳不已。

「托生,我好想你。」

義一熱情的擁抱頓時讓我全身燥熱不已。為什麼我還沒習慣呢?

我們的確深深思念著彼此,我在暑假的最後一周,等於可說是屈指度日。

我正張口要回答,就猝不及防地被義一的唇給封住嘴巴。

那像是要一口氣補足十數日不見的相思般,我們激烈地吻著,連站也站不穩了。

為了支撐快要癱軟的雙腳,我雙手緊抓住義一的背。

未料,義一輕輕地將我抱起,走向床。

(咦?難道他要……)

「等、等等,不、不行啦!」

果然不出我所料,把我放在床上的義一,就這樣壓上我的身體。

(義一這個笨蛋,到底在做什麼!)

「為什麼?隔了許久再見面的戀人,難道不能確認一下愛情?」

義一理所當然地反問。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也要考慮一下時機啊!」

現在全校學生正忙著遷入宿舍,到處都鬧烘烘地亂成一團。

「有比時機更重要的事嘛!」

義一若無其事地說,唇瓣靠近我的頸項。

「等、等、等等啦!義一,門沒鎖,有人闖進來怎麼辦?」

「別擔心,我已經鎖上了。」

「我沒看到!」

「萬無一失啦!」

義一仍是自信滿滿地回答。

「可是、可是、可是今天是遷入宿舍的第一天,可能會被負責的松本老師叫去。章三也有可能會來找我,做這種事……」

我真有牽強又說不出口的苦楚。

雖然跟義一接吻已期待很久,但此刻我卻感到十分憂心,一點也興奮不起來,連往常的心跳加速都沒了。

或許是走廊充斥著人來人往、嘈雜的腳步聲,讓我一顆心總害怕不知何時會有人停在我們房前敲門。

「托生,從一數到十。」

義一突然停止親吻說道。

「啊?」

「這樣你要數幾秒?」

「大概四、五秒吧!」

「這不會浪費你的時間,所以,聽我的話後閉上眼睛數到十。」我仍舊不清楚義一要我數數到底是要做什麼,但我還是照做了。

我閉上眼睛開始數,卻感到義一拉下我褲子的拉練,手很快地伸進來。

「義一?」

「噓……托生,照我說的數,一、二……」

義一在我耳畔,輕聲地數數。

他溫柔的低語聲,漸漸將我引入一種虛幻的空間,也引入義一手中的觸感。我只感到像置身在雲端,有種飄飄然的快感。

「九、十。好了,結束。」

咦?結束了?我把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很快地吞了回去。

「如何?」

義一將我的拉練拉回去後笑笑問道。

突然間,他又整個身體壓在我身上,手插在我兩肘下。

「簡短地確認了愛情啊!我想見你,你也想見我。」

義一如作夢般地瞇起眼睛,那種微笑在吸引著我的注視。

(啊!我心愛的義一,我從來都是如此渴望地想著你啊!)

義一隔著前額的劉海,輕吻了我額頭一下。

「托生,你真可愛!被動時的托生毫無防備,實在亂可愛的。我真想一直看著這張臉。」

「義—……」

我幾乎無法克制地脫口而出。

「怎麼?哦,臉都紅了!」

「當然啦!你突然做出那、那樣的事,稍微反省一下!」

義一不以為然地反駁:「為什麼?我以為你不喜歡,所以只能在數到十之間做啊!而且,我已經讓步了,為什麼要反省?本來該進展到哪裡就進展到哪是當然的過程,若中途停下來,就像是在接受嚴酷的拷問,忍耐的我只有試試看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渡過這一關。」

「對不起」

我坦率地對義一道歉,我能瞭解他的渴望。

義一咻地起身,順便拉我起來道:「有禮物給聰明的托生。」

他從桌上拿來似乎有些重量的紙袋。

義一的老家只有熟識的朋友才知道,是個連犯法也有辦法解決的有錢人家。

暑假前.我剛從他身上誠惶誠恐地接受永久出借小提琴的好意。

(可能是因為要他花一杯六十圓的咖啡都很吝嗇,所以在金錢感覺上,他跟我們這些平民沒有太大差距。)

因此我也不能說他的禮物我一概不喜歡,雖然對他有些抱歉,但是跟過去的情形比起來,再接受一個禮物我多少還是不習慣。

(重重的袋子裡到底裝了什麼?)

「拿去吧!」

當義一遞給我的那一刻,我下定決心收下,小心地往裡面看。

(這種東西應該不好過海關吧?)

聽說生鮮食品很難帶進來。

看到袋子裡的東西,我好奇的問義一。

「是啊!但是不論如何,我都想把這個送給你。」

雖然我和義一交往已過半年,有時我還是無法理解義一的行徑。

「不用這麼麻煩啊!這個的話,附近的超市就有賣了不是嗎?」

「日本的不行啦!因為不是美國產的。」義一十分認真地說。

「是味道不同嗎?」

對於我單純的疑問,義一突然大叫道:「誰說可以吃的!」

「不要突然在耳邊大吼嘛!」

簡直嚇死人了,我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若可以吃,這麼小也不知道要吃哪裡!而且呢,我要老實告訴你,其實我很討厭『花椰菜』。」

「沒關係,你會喜歡的。」

「但是,這絕對不能吃,因為這是要給托生種的。」

我沒再繼續這個話題,因為我覺得很無聊,而義一似乎把我的沉默解釋成明白。

在美國,沉默代表承認的意思,但在日本,卻有很多相反的情形,這可能是國情不同造成的認知不同。

此時,章三將放入水耕栽培盆裡的花椰菜交給我。

「慢慢地移值到地面會長得比較好,我們可以找適當的田地好好栽種它!」

我感到氣氛正陷入無關聊的玩笑中。

「那時,到最後也沒反對的好像是托生喔!」

章三手裡拿著一粒花肥,興趣盎然地頻頻看我。

「可是我沒像義一那樣,可以讓對方放棄相反意見的本事。」等等,章三在幹嘛?天啊!他該不會是真的想試吃花肥吧?

「章三,別吃!那個對身體有害!」

「是嗎?這是植物的營養來源呀!同樣是營養來源,人類應該是可以吃,不是嗎?如果我無論如何都想實驗,你也不敢阻止吧!」

章三直盯著我,靜靜地把花肥重新收回袋中,並說:「我完全不明白,義一為什麼會讓你做這樣的事!」

「我知道,他覺得我不會不答應種這個。」

章三苦笑了一下,看著我問:「是這樣嗎?」

「他就像寄放孩子的父母一樣,把種子鄭重其事地交給我。他的目的,無非是要我培植這重要的花椰菜。」

「哇!托生的觀察力滿敏銳的嘛!」

姑且不論章三所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心,我已經不想再聽他扯下去了。

「如果說你只是想嘲笑我的話,就別再說了。」

「好、好,知道了。總之我會暗暗地祈禱這個能平安長大。」

「您真是幫忙啊!」

(這個傢伙滿嘴口是心非,不用你祈禱了!)

「哇!好可怕!我還是早點撤退比較聰明。那麼,有空的時候我再來看看它的情況。」

章三揮手道再見,穿過大溫室走出去。

「什麼嘛!我又不是章三的玩具。」

我對章三說風涼話的態度不滿,再度蹲下。

其實我還是對章三保留了一些不能說的事。

(當然那個激情的場面也省略掉了。〕

「托生,你知道嗎?在美國,男同性戀者生的孩子來自花椰菜。」

這是義一跟我說的話,難道他想和我生小孩?

「笑吧!」

我看著花椰菜說,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它的小嫩葉。

那是非常柔軟、嬌小的葉子。

「哼!誰會相信這種玩笑!現在的小學生,就連從高麗菜生下孩子這種事都不會真的相信。更何況……」

更何況,怎麼可能從花椰菜裡生出男同性戀絕不會生下的小孩?

我自言自語著,再度碰了碰小嫩葉,剛好可納入雙手,我便更靠近那小株的、小小的花椰菜,細細研究起它的模樣。

「大概我們都是高中生吧!如果生出小孩的話,一定會被退學處分。」

義一這個笨蛋到底在想什麼?


「你開始自己種菜了嗎?」

突然被同學問起,我一臉的木然,有點不知該如何反應。

「沒有啦!也沒種什麼。」

「你不是在種蔬菜嗎?」

「嗯,是啊!」

這是義一給我花椰菜後,當天傍晚的事。

第二天別班的同學都叫我收成後請他們吃,放學後我就在學長學弟的詢問中度過。

甚至連移植的適當場所都還沒找到這件事,都被園藝社社長聽到,好心來訪。

他說若傳言是真,有他可幫上忙的地方,他會很樂意幫忙。

托他的福,現在花椰菜就算在炎炎夏天中種植,也能在這個溫室中順利地生長。

園藝社包含社長有社員兩名,一週一次活動。而這個溫室好像是生物老師個人專用的。

「你看!大家都已經知道我種花椰菜的事了!」

第三天晚上,我和義一在寢室說起這件事。

剛剛才回來的義一顯得有點漫不經心。

「咦?雖然聽說過祠堂的傳言以三倍音速傳遞,但也應該不會這麼快就傳得全校皆知吧!」

喂!喂!才三天,幾乎全校的學生都知道不起眼的我的事。

不會這麼快?什麼嘛!對我來說實在是很快哪!

「我懷疑是你到處去宣揚的吧?」

我用懷疑的眼神梭巡著義一。

「怎麼會?我才沒那種閒工天呢!」

「那為什麼大家都知道?」

「不知道啦!該睡了!好累喔,我去洗澡。」

(這個冷漠的義一,一定另有企圖。)

不過我還是任時間在靜默中流逝,暫時將疑惑放在心中。


當我走出溫室時,忽然發現溫室四周濃密的樹林間,有白色的物體一閃而過。

我判斷那大概是穿著夏天白色短袖襯衫制服,來到溫室用地附近的學生。

突然,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

「這個嘛……」

原來是森山刻意壓低聲音在說話。

他跳出來,把一百元一杯的咖啡送到我眼前。

看來這是杯奶精放很多的咖啡。

森山吾郎,目前是三年級學生,一直到暑假的結束前,都是橄欖球社的王牌,十分活躍。

他高大、精悍的外型,光是站著就能讓人感到威信。

剛剛晚飯後,我在宿舍一樓的休息室跟利久聊著天,森山突然出現,說有重要的事,便約我到操場另一邊的學生會館。

我先繞到離學生會館不遠處的溫室看了一下花椰菜,才走出溫室,就遇上了森山。

森山視線落到咖啡上說:「一口把它喝掉吧!變溫的話就不好喝了。夏天的飲料,冷的或熱的都好喝,溫的實在沒什麼味道。」

「那我就不客氣羅!」

「葉山,要不要我幫你進行秘密研究?」

森山就像想知道戲法秘密般的好奇小孩一樣的焦急。

「研究?」我楞了一下。

「你不是在培育讓DNA重組成功的植物嗎?」

「啊?」

怎麼這個流言也傳到森山耳裡了?

「你沒必要對我隱瞞吧!崎放完暑假從美國帶回來的禮物,那邊大學的研究室特別栽培的……」

「等、等一下,森山學長,那不過是謠言罷了!那只是美國產的花椰菜而已!」

我急忙糾正他的想法。

「若只是這樣的花椰菜,那個義一應該不會特地帶來啊!」

森山斷言,抱著胳膊,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樣。

「是嗎?」

我開始感到不安。

「別說喪氣話!你若栽培成功的話,會實驗出有諾貝爾獎價值的東西唷!這真是很棒的一件事呢!」

(諾貝爾獎?)

「怎、怎麼可能啦?」

「這就是證據!聽說它長大的話也不能吃吧?」

「咦?嗯,是啊!」

「那就對啦!有諾貝爾獎價值的花椰菜若吃了的話,就培育不出能得獎的價值啦!」

(很有可能!難怪義一那麼嚴厲地大叫「誰說可以吃的」?)

在寢室內,我隨意仰躺在自己床上失神地望著天花板。

枕邊的時鐘已過了十點三十三分,離熄燈不到三十分鐘了,卻還不見義一回來。

森山的話是謠言還是真的,我不得不確定一下。

如果義一真有事實隱瞞我的話,就是在利用我。

我可不能讓那不正經的義一牽著鼻子走,就像個滑稽的小丑。

所以我實在不喜歡義一的禮物!他送了卻什麼都不管,我猜想,他一定會做出什麼增加我負擔的事。

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想想,森山在哪裡聽到那些話,又是聽誰說的呢?

「哇!我最好要早點澄清事實,免得全校學生都以為事實真是如此。」

完了,我明天一定會被生物老師叫去問!我該如何應付呢?


「我大可不必因為義一老家有很多公司和研究所,就增加謠言的可信度吧!」

我邊為花椰菜澆水,邊喃喃自語。

對於每天不斷增多的謠言,我簡直是束手無策。

向義一問了森所說的事,他只是愕然地看著我說:「你胡說什麼!這麼重要的話,我何必特地帶來日本?我可以在自家的研究所請專家利用最好設備來進行栽培就好啦!」

我也理所當然地用力點點頭。

「總之,你啊!真是個驚擾世人的花椰菜。」

我用食指輕輕碰了碰沾著水珠柔軟的綠葉。

只見它輕輕一搖,幾滴水珠就這麼優雅地落到地上,那樣不經意,又增加些許嬌柔的感覺。

「快點長大吧!好讓我能從這種狀態中解脫,好嗎?」

我雙手合十拜託著,花椰菜的葉子震了震,好似在說「好」。

我衷心期望花椰菜在溫室的一角靜靜地成長,不要受到外界流言蜚語的影響,快快地長大。

「不可能!」

第二天放學後,我如往常一樣到溫室去照顧花椰菜,未料花椰菜卻不見了。

看來似乎是被連根拔起,土穴中空無一物。

「不可能、不可能……」

我驚慌地來回確認溫室中的植物。

雖然沒認識幾種植物,但是自己培育的花椰菜,我還認得出來。

那可是我很用心、很用心地栽種的植物,包含著我滿滿的愛和關懷。

「怎麼辦?我怎麼跟義一說?」

我到處都找遍了,還是沒看到花椰菜的蹤跡。

它又不是寵物,如果自己會跑的話,就算不是一直待在這,也不用擔心。

但是這株不會跑的花椰菜消失的話,我想只有一個可能……

「怎麼辦?被偷走了!是誰做的好事呢?」

我垂頭喪氣地坐下來。

幾天前.我不是在這裡看到學生嗎?出來的時候,我遇上森山,或許還有其他的人……

啊!我真笨!我只知道注視著它,集中注意力在它身上,只一味地照顧它,卻不會好好保管它!

此時,溫室的玻璃門「嘎嘎」響著,被拉了開來。

我猛一回頭,看到義一站在那裡。

「托生,我們的孩子有沒有好好地長大?」

「義—……」

我立刻奔向義一,就這樣緊緊地摟住他。

「義一,怎麼辦?花椰菜被偷了啦!」

一定是有人聽信謠言,大概是指望有哪家大企業能以高價收購才偷走花椰菜。

一定是被這種卑鄙的慾望驅使,才偷走我珍貴的花椰菜的!

「喂!托生你該不會是哭了吧?」

「我沒哭啦!」我抬起頭。

「那我的肩膀怎麼濕濕的?」

「汗啦!這裡很熱耶!」

我抱著義一,又將臉埋在義一的肩頭上,擤了擤鼻子。

「是這麼回事啊!」

義一竊笑著,輕輕拍了拍我的背,溫柔地問:「真的被偷了嗎?什麼時候的事?」

我本以為會被義一罵,呼!還好!

「不知道啦!昨天放學來澆水的時候,還好好的。」

「那麼,事情就應該發生在這之後羅?」

「對不起!我沒用,事情才會變這樣。」

這就像是小孩被誘拐的母親的心境。

我的花椰菜不見了,因此,我的心好像被挖了一個洞,直惦記著那幼小、柔軟的花椰菜去哪裡了呢?

雖然農家的菜園裡有很多那樣的花椰菜,但沒有一個是我的花椰菜,那是唯—一株我用愛心栽培的花椰菜。

「這個溫室沒上鎖,誰都可以自出進出。」

義一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都是那個謠言的關係!什麼諾貝爾獎的價值,就是有那樣的謠言才會被偷。」

「不是謠言啊!」

義一脫口而出。

我呆楞住,離開義一。

「義一,你剛說什麼?」

義一有點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也不完全是謠言。那確實是進行DNA操作過的植物。因為是實驗偶然產生的副作物,所以沒有諾貝爾獎的價值。」

「好過份!你騙了我!」

「別說得這麼難聽嘛!我沒騙你啊!那個花椰菜跟那種研究沒任何關係。不然的話,我怎麼能把花苗帶來。」

「是這樣沒錯!可是……」

「是托生認真用心的栽培啊!」

義一瞇著眼睛喃喃念著。

霎時,他緊緊地將我擁在懷中,在我腦頰上留下深情的一吻。

「你一定覺得很困擾,開始後悔被任性的我強迫交往吧?」

我在義一懷中搖搖頭。

雖然覺得困擾是有的,但連我都很吃驚,為什麼小小一株花椰菜被偷了竟會這麼悲傷!

我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僅為了花椰菜被偷就這麼落寞!

不知何時,我的感情已經轉移到那幼小、柔軟的植物身上。

「被偷的話就沒辦法啦!如果有機會我再帶來好了。」

義一這麼安慰我。

「義一,謝謝你。」我溫柔地回望他。

「所謂生出小孩,是因為花椰菜是高麗菜的變種所穿鑿附會的。

那個花椰菜長大的話,就可以一眼看出花是粉紅色的。普通的高麗菜花,是米白色的吧!」

「嗯,粉紅色?」

「你會喜歡上你討厭的粉紅色吧?同樣情形,你也會喜歡上花椰菜。我沒其他想法,只覺得花椰菜這東西好美!去年冬天我在家鄉的研究室看到時,就想一定要讓托生看!」

義一轉頭想了想,接著「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托生,過來!」

他突然抓著我的手,連痛也不讓我有機會喊,便強拉我到室外。

溫室的北邊有一公尺見方的小花壇,因為溫室建在南側,花壇一整天都照不到太陽。

而在這一刻,我竟發現那株親愛的花椰菜就在這當中。

「怎麼會……」

我蹲下,又驚又喜地摸了摸花椰菜。

這時,一個身穿白衣,踏過林中碎石的人出現在我們面前。

原來是教生物的大橋老師,他是園藝社的顧問,這個溫室裡幾乎都是他的東西。

「喔!葉山同學,你今天也來了,我真佩服你啊!」

我從沒給大橋老師教過,所以這是我第一次和他交談。

「如果園藝社有像你這麼認真的社員,那麼這個溫室會多更多生氣唷!」

「老師,是你替我把花椰菜移植到這的嗎?」

「是啊!那孩子真可憐!雖然我擅自這樣做不太好,可是總比眼睜睜看著它枯萎好吧!」

「枯萎?可是,我每天都用心地為它澆水、施肥啊!」

「問題是這個熱度。你看,花椰菜是冬天的蔬菜,在稍冷的環境裡會長得比較好。昨天我看到葉子有點枯萎,情況似乎不太好,所以就馬上把它移到日曬不到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啊!如果我一直無知地讓花椰菜種在那裡的話,不但長不大反而會枯萎。我真要感謝大橋老師替我上了一課。

「非常謝謝!」我低頭鞠躬。


「不是被偷真是太好了!」

此時宿舍已過了熄燈時間。

我潛入義一的床上,替他把棉被拉回義一赤裸的胸前。

他以前都會討厭地把被子弄開,今晚卻乖乖地蓋著一動也不動,想必是真的很睏吧!

「托生,睡了啦!」

「你先睡啊!我好笨喔!花椰菜的葉子很柔軟,是因為快枯萎的關係。那時候我若注意到的話,就不用這麼驚慌了。」

「托生,睡覺吧!」

「睡不著嘛!哎呀!我隨便唸唸,別管我,你睡吧!」

「這樣被吵,誰能睡得好啊?托你的福,我整個人都清醒了!這個責任你要負吧?」

昏暗中,我感到義一微笑地欺過身來。

「總算找到花椰菜了,我們有小孩羅!哇……」

無視於我的叫喊,祠堂的夜晚依然隨著時光的軌跡往前邁進。


END

春風物語 1 : 呢喃春風中
春風物語 2 : 年輕的煩惱
春風物語 3 : 六月的自尊心
春風物語 4 : 赤腳的華爾茲
春風物語 5 : 卡農變奏曲
春風物語 6 : 不戀你太難
春風物語 7 : 花椰菜之夢
春風物語 8 : 月色撩人
春風物語 9 : 往天堂前進
春風物語 10 : 幽靈殺手
春風物語 11 :掌中的雪結晶
春風物語 12 :無聲的真情表白
春風物語 13 :莫名的夜晚
春風物語 14 :意外插曲
春風物語 15 :彩虹般的琉璃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8-12-3 22:43 編輯

TAGS 后藤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