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春風物語 9 : 往天堂前進》 作者:后藤信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031 0 0
往天堂前進《去年秋天在曼哈頓的義一》
那傢伙好像要自殺。
我緩下慢跑的速度,看著湖,那個早晨的中央公園裡以美術館為背景的湖。
一位衣衫有些襤褸的少年,不斷凝望著湖面,大約站了十五分鐘。
「剛剛經過看到的,大概是十五分鐘前。」
當時,我以為他是早上來觀察野鳥或湖中生物的自然愛好者。仔細一看,我發現他跟他們不同的地方在與,他凝視湖面時上半身傾斜的情形。
那些觀察者總回不知不覺地增加傾斜度,但是,只有想不開的人,並不怎麼往前傾,知識微微抬起下顎。
著一點,不論是黑人、白人、東方人都不會改變。
他頂著好幾天沒洗、完全失去光澤、蓬亂的金髮,身著及膝的牛仔褲,和似乎輕輕一扯就會破的廉價T恤。
我觀察了他一會兒,忍不住說:「這裡是禁止跨入喔!」
他全身顫動,似乎以為除了他之外,著世界應該沒有其他的人類,相當驚異我在這裡似的。
他睜大雙眼,生硬地回過頭,艱難地說:這、這我不知道。「
(嗯,很年輕。大概比我小吧!)
「再過不久巡視的人會來,你若不想惹麻煩,趕快越過柵欄到這裡來吧!」
聽了我的話似乎很困惑的他,遲疑了半晌,邊伸出長腿跨越柵欄回到「人間」。
雖然他全身衣衫襤褸,卻不像為生活奔波的樣子。
(則後傢伙到底是誰?)
「謝謝你好心告訴我。我不知道湖什麼時候變得禁止跨入了?」
「約十五分鐘前。」
我笑了。
少年毫不掩飾地皺眉問:「真過分!我被騙了嗎?」
「也不是,只是每天早上,那邊湖裡的鱷魚都會來吃餌。」
聞言,少年臉色發白。
「不知情的人站進去的話,馬上就變成鱷魚的早餐了。「
「鱷魚的餌?「
「啊!早知不該跟你講的!」
少年猛一回頭,喃喃地說:「雖然同樣是死,可是如果是被鱷魚吃掉的話,我可不幹!」
他如蚊子般的低語,但是我卻沒聽漏。
「你很會游泳嗎?」
「咦?呃,不!我完全不會游泳,即使在兒童游的小池裡,我也會溺死,我真的不能靠近水。」
「除了這個呢?」
「嗯,這個,我的話嘛……一進水就鐵定像錘子一樣沉下去。」
「但是,水有浮力啊!人的身體,即使靜止不動也會浮上來。真是不湊巧!」
「咦?」
他不安地看著我,緊抓著T恤的邊緣。
我把手伸進上衣口袋摸索一會兒。
「LUCKY!我有五元紙幣,這些剛好可以買兩杯咖啡,死前來杯香濃好喝的咖啡如何?或者,你害怕不按時死去,被死神咒罵?」
「稍微遲到一下,他一定會原諒我的。」
他靦腆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想自殺?」
在波比斯咖啡屋的二樓,我和少年圍坐在小圓桌旁,邊啜著早晨咖啡,邊俯視街上穿著筆挺西裝快步行走的生意人。
「好像心情低沉的時候,就會被那個湖吸引。因此,我也常站在那裡。」「
我有些感傷地說。
「你會想死嗎?」
「厭倦一切的時候會。」
「這樣啊!可是,你為什麼會勸阻和你素不相識的我?」
「這個啊!因為,我不想為感冒所苦。」
「啊?」
「我在等待時機啊!如果你跳下水,我就得去救你,到時可能會感冒呀!不過,也許我身體的抵抗力很好!也不會為感冒所苦也所不定,但我不想冒險。」
「就是因為這樣才阻止我?但是你那時有人阻止嗎?」
少年好奇問道。
「沒有!沒有人阻止我。」
我一把抓起杯緣,一口氣喝完咖啡。
「那你怎麼做呢?」
「我心想要不要停止自殺呢?最後還是沒自殺。」
「嗯。」
少年一手支住桌子托著腮,一手緩緩地把咖啡送入口中。
「那麼,你也不算是堅強的人羅?」
「怎麼會!」
我笑了一下又說:「只是依戀不捨的個性使然。」
「依戀不捨?」
「我有想要的東西,絕對要弄到手的東西,雖然至今仍沒辦法順利獲得。啊!我總是被我的依戀不捨糾纏,想死時就會想到,在那個湖旁呆呆站著,那些東西就會浮現在湖面。」
「那些,是指你喜歡的人?」
「是啊!」
「怎麼樣的人?美女嗎?」
我看到他的眼眸漸漸閃爍出光輝。
真是的!這是到剛才為止都想自殺的人嗎?
「怎麼喔?還沒深入交往也不知道。」
「那你已經對那個喜歡的對象表白了嗎?」
「不,還沒。」
「為什麼?」
「沒勇氣啊!還很勉強,不能表白。」
「真是懦弱!跟我有點像!」
少年唇邊掛著一抹微笑,他放下杯子,雙臂交抱胸前,才緩緩述說這段過去。
「兩年前,我被現在的同居人收留。那個人是某大企業主管級任務,相當的年輕有才幹!雖然他很年輕約三十出頭,但卻擁有多項頭銜,學歷也很高。」
「你跟那同居人發生衝突了嗎?」
「嗯,這個嘛……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沒錯!」
「你寧可選擇和好,也不想事情鬧得很僵是嗎?」
「勉強是吧!」
少年聳聳肩,又道:「我雖然有這個意思,但對方卻一點意思也沒有。」
「確定是這樣?」
「我從大廈跑出後第二天,藉口忘了東西回去看看情形。房裡卻有個不認識的傢伙在,好像在那裡住很久的樣子,他跟我說,傑斯有工作出去了。」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昨天。」
少年向上翻翻眼珠,歎口氣,又說:「我知道我被趕出去的理由了。但是,雖說只有兩年,畢竟我們曾共同生活在一個屋簷下,他不能毫無理由就把我趕出去啊!他只要跟我說,他想跟別人一起生活,我就會乖乖搬出去。」
「這就是你自殺的動機?這樣看來,衝突太小了吧!」
「太小了?」
「對啊!」
「我可不這麼認為。我受到嚴重的打擊!
雖然穿成這樣突然就被趕出來,也算是種打擊,但那還好。
我本來就是孤兒,被收留之前也沒過過什麼好日子,所以也還過得去,那時候,不管我做什麼事,最低限度都還有讓自己溫飽的自信。
可是,現在我會開始考慮起今後該怎麼辦,如此一來,不知為何我腦海就會浮現傑斯的臉,情不自禁地開始哭泣。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只是工作、賺錢、吃飯、睡覺嗎?應該不只這樣吧?我越向前衝就變得越空虛,就會想乾脆死了比較好。」
「你迷戀傑斯?」
「怎麼會!」
聞言,少年羞得臉紅,忙辯駁道:「傑斯是男的,我怎麼看也是個男的啊!」
「但是,綜合你的話,我就得到這種結論。迷失方向想自殺姑且不論,你也對溫飽的事懷著不安不是嗎?但為何一失去傑斯,你就連生存的力氣也沒了?」
「可是,我又不是同性戀……」
少年迷惑地仰視著我。
那樣不安的眼神,跟「他」好像。
看到這個軟弱的男孩,我真想好好幫助他。
「但是,傑斯是同性戀啊!」
我的話讓少年眼睛一亮。

詹姆斯遞給男人裝著熱牛奶的馬克杯。
「謝謝。」
接過馬克杯,這個自稱「失足滑落湖中」的男人,將龐大的身軀縮到小得不能再小地答謝道。
他利落地將浴巾披在頭上,端正的面容探視著。
看來他的出身和教養似乎都很好,他又拿浴巾擦了擦。
「好好擦乾喔!美男子,頭濕濕的會感冒喔!」
詹姆斯嘲弄著,大步橫過客廳,對我說:「那麼義一,再見了。我等一下有約會,出去時幫我鎖上門。」
「不好意思,突然跑來,還要你提供換洗衣物。」
「沒關係!反正那些都是我們的商品,很適合義一。如果不是和雪麗爾有約,我真想留下來陪你。」
「男人不適合詹姆斯啦!和美麗的模特兒在一起正好。」
我如是說,詹姆斯眨了眨眼。
「真是嫩得不解人事的傢伙!我知道了,那麼待在這裡的期間,一起吃頓飯吧!」
「我的榮幸。」
「別忘羅!那麼,美男子請自便吧!」
房間主人瑣碎地交代完,便消失在夜晚的曼哈頓裡。
詹姆斯選的著房間,位於距中央公園步行約三十秒的一棟大廈內。
盛裝打扮的紐約市民,大批湧現在街頭享受承認的時間。
應該沒有兩個全身濕透的男人會想走在街頭。
而詹姆斯,對這點並不多加理會。
「你們真是年紀差很多的同年。」
我回答。
男人更驚訝,笑道:「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小孩!」
「彼此、彼此,特地跨越五尺高的柵欄失足滑落水中,這玩意兒不是一般人能辦到。」
一瞬間,男人靜默不語。
「但是,腳滑是真的啦!」
「是嗎?」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想死……」
男人把視線落在手中的馬克杯。
「我承認真的有點怪怪的,我真的有點不太正常。」
「想自殺的人,多少都有點不正常。」
「很無聊!我做了無法挽回的事。」
男人凝視著馬克杯,繼續低語道:「那孩子,一定不會在跟我回去。」
「你跟戀人吵架分開了嗎?」
「大學時代做義工訪問慈善機構時遇到德林。德林二歲時,雙親因交通事故去世留下他,他就一直在機構長大,雖然過得不是什麼愉快的生活,但是德林其實是開朗得像天使的小孩。」
「你是同性戀嗎?」
「那就好。」
「但是,我不能愛女人。」
(啊。)
「每次去機構,我都很想把德林領回身邊。為了取得領養的資格,我選擇了能抵除沒結婚的不利條件的高收入職業,後來終於在兩年前收養德林。」
「用養子的名義收養嗎?」
「不,戶籍還是一樣。我想等他長大後,讓他自己選擇。所以,對他而言我只是個監護人。」
「德林對於你的事是怎麼想的?」
「恩人。」
他十分簡潔的回答。「那你呢?」
「我……」
男人落寞地抿了一下嘴角,才道:「知道『窈窕淑女』的故事嗎?不是電影,是原著。」
「嗯。」
「好像叫希金斯教授,那個自滿又愚蠢的男人的名字,換句話說,就是這麼回事!我的窈窕淑女,不會再回來了。
德林跑出去了,他跑出去那晚,一直到早上都沒回來,雖然我很擔心沒帶鑰匙就跑出去的德林,課時 還有工作,不能撇下。
所以第二天就拜託弟弟看家,但德林還是沒回來,那個孩子的口袋裡,不過放了幾枚銅板,如果我不為那種無聊小事罵他就好了,本來只想稍微處罰他一下,並不是真想把他趕出房間……」
「跟你悠閒的外表差很多耶,想不到你滿性急的嘛!」
「性急?」
「才兩天不在家而已,就想到一輩子見不到怎麼辦,照這個法則推算,我爸媽大概有不只一百次從此見不到我的念頭產生。而且,只要還活著,就有再見面的可能不是嗎?自殺後,也未必就會在天國相見。所以若是死掉的話,不管最後怎麼盼望,就算奇跡,也絕對見不到德林了。」
「你……」
男人緩緩地抬起頭。
「不是你,是義一。我叫義一,你呢?」
「我叫傑斯。傑斯·凱特納。」
跟傑斯握手後,我大吃了一驚。

「然後呢?這兩個人怎麼樣了?」
我對面美麗的兒時玩伴——佐智問道。
「好像暫時誤會冰釋了。」
「那麼,德林又回到傑斯那裡羅?」
佐智對那種喜劇收場很高興。
「高興得很!」
我卻有點抑鬱。
「怎麼啦?因為他們互相喜歡嗎?」
「兩情相悅是沒錯,傑斯逐漸自覺到自己是同性戀,但是和最愛的德林朝夕相處,又不能對德林出手,會變成怎麼樣的人,知道嗎?」
「有忍耐力的人。」
「說得真乾脆啊!佐智,這一點,是他們目前最大的問題。」
「是嗎?」
「不能出手的理由是,德林還未成年。」
「這句話好像聽某人說過。」
佐智竊笑。
「但是,德林可不這麼認為。」
「我也不這麼認為。」
「好啦!佐智,你這不是打斷我的話嗎?」
「抱歉,義一。」
他笑著對我道歉,但是一點也不誠懇。
「托他們的福,我跟雙方都交談過,我偶然救了這兩個人。」
「不好嗎?就當是售後服務。」
「胡說八道!結果,你知識聽著別人的愛情故事而已。」
如果說這是奇遇的話,也可算是,但是……
「義一,你也不要認輸,努力去爭取自己的戀愛故事!」
「跟誰的戀愛故事?」
我不禁覺得那兩人,一定有什麼很強的東西聯繫著,連我的出現也包含了進去。
「你不是決定了嗎?」
佐智笑問。
是的,就是哪個世上唯一思慕的人。
如果願望能實現的話,希望跟我有強烈聯繫的人是他。
就如同那兩人一般,用不可思議強烈的關係,和他緊緊聯繫著。
這樣的話,我就能一直住在天堂。

END

春風物語 1 : 呢喃春風中
春風物語 2 : 年輕的煩惱
春風物語 3 : 六月的自尊心
春風物語 4 : 赤腳的華爾茲
春風物語 5 : 卡農變奏曲
春風物語 6 : 不戀你太難
春風物語 7 : 花椰菜之夢
春風物語 8 : 月色撩人
春風物語 9 : 往天堂前進
春風物語 10 : 幽靈殺手
春風物語 11 :掌中的雪結晶
春風物語 12 :無聲的真情表白
春風物語 13 :莫名的夜晚
春風物語 14 :意外插曲
春風物語 15 :彩虹般的琉璃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8-12-3 22:44 編輯

TAGS 后藤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