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春風物語 13 :莫名的夜晚》 作者:后藤信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815 0 0
一輛金屬色澤的轎車穿過霓虹燈閃爍的大都市,然後駛入一棟豪華大樓的停車場。
過了入口,車子壓過覆蓋於排水溝上的厚重的鐵板,鐵板輕輕地振動了一下,接著車子以熟練且準確的技術停在地上劃的停車線的中央。
「我真是佩服你的駕駛技術啊!」
廣田透一半佩服,一半開玩笑地說著。
「簡直比伯父還駕輕就熟呢!你已經將初學者標誌取下了嗎?」
「早在四年前就摘下了。」
園田貴之冷淡地回答,並且關掉引擎。
轟轟的引擎聲一停止,頓時四周陷入一片寂靜中。
貴之將排擋鎖鎖上,拔掉鑰匙,將鑰匙收入質感良好的西裝外套後,身體卻更陷入座位,絲毫沒有下車的意思。
「你還要去哪裡嗎?」
廣田透納悶地問著。
此時,車內的電子時鐘閃爍著十點三十二分。
車子的鑰匙一拔掉,車內的暖氣空調也隨之停止,雖然沒有搖下車窗,外頭的冷空氣還是毫不客氣地流瀉進來。
廣田透下意識地將身上鮮藍的毛衣領揪緊,鼻子小心地吸著氣。
「你難得晚上出門,除了接我,還有什麼事要去辦?」
貴之從小學到青春期的高中,只要一吃過晚飯,就一定會馬上鑽進自己的房間不出來,沒有人知道他在裡面做什麼。就算好朋友三更半夜約他出去,也從沒見他答應過。
「沒有。」
貴之雖然一口否定,但是他還是不打算下車。
沉默了一陣,廣田透覺得貴之似乎不是因為怕樓上有家人會導致兩人無法暢談,所以才待在車內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今天好奇怪哦!」
貴之到東京車站接遠道而來的廣田透後,先帶他去害海邊兒兜了會兒風,然後在回到這個高級住宅區的兩個小時裡,貴之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垮著臉,一句話也不說地握著方向盤。
「你準備什麼時候去參觀大學?」
貴之突如其來的問題,害得廣田透的思考方向頓時混亂。
「嗯……還沒決定好。」
「你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的嗎?都已經十八歲了,怎麼一點幾乎阿斗沒有!」
貴之譴責的語氣,再加上看自己的臉色是那麼的厭惡,令廣田透有點失望。
廣田透知道今晚貴之的心情相當不好,原本話就不多的人,今天更是異常沉悶。他想貴之真的是心情惡劣到極點,所以才會藉由語言極力地表達對自己的不滿。
廣田透不由得開始覺得難堪起來。
貴之和廣田透只差五歲,對於平常有如自己兄弟的廣田透,不論他如何任性貴之都會默默地承受忍讓下來,但像今天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
此時面對貴之冷淡的側面,廣田透不禁後悔今天來東京不該到貴之家住,還叫他來接自己。
貴之跟廣田透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鄰居。後來貴之考上東京大學,又成為廣田透的哥哥——邦明的大學學弟,再加上貴之的父親因工作調動,全家便搬到東京居住。
最巧的是,園田家的新居正好在邦明前一年赴東京時住的大樓隔壁,不禁令人感歎世界真是小。
也因此每當廣田透來東京找哥哥時,也會順道拜訪園田家,就像和自己家人相處般跟著他們到處玩。
廣田透的哥哥畢業後就回鄉工作,而貴之理所當然地在東京就職。
孩子王的邦明對貴之一向是率性慣了,身為弟弟的廣田透也延續了這種特權,對貴之沒大沒小,從沒有當他做哥哥看。
此刻,廣田透偷偷地看著貴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嚴肅表情,及一動不動地坐在駕駛位上的身影,霎時他感到一陣窒息。
(貴之是不是對他胡作非為的任性感到忍無可忍了呢?)
一想到這裡,廣田透竟不知如何再開口詢問。
雖然廣田透一向對貴之百無禁忌的玩鬧,但看到現在這種情景,他也不緊感到害怕了。
「你如果覺得很煩的話,明天就不用陪我了。」
廣田透小心翼翼地盯著貴之,又客氣地說:「謝謝你來接我。」
廣田透微微顫抖的手指笨拙地尋找身旁的門把,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像沒坐過轎車的鄉巴佬一樣找不到門把。
探索了半天,他終於打開門,忽然「砰」的一聲車門又被關上。
廣田透嚇了一跳,定神一看原來是貴之探過身子把門關上,並且將臉貼近廣田透的臉。
廣田透這時候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他從沒這麼接近過貴之。
貴之以銳利的眼神看著廣田透,讓他害怕得不知貴之在發什麼火,但他有預感自己很可能會挨揍,心臟差點跳出來。
而貴之的瞳眸反映著廣田透害怕的神情,越來越擴大……
誰知道貴之的下一步動作竟然是——吻他。
不只過了多久時間,貴之的嘴唇離開了廣田透。
不管是在Kiss前、Kiss中、或是Kiss後,從頭到尾,廣田透只是不解地望著貴之。
(到底是為什麼?這是在現實中嗎?怎麼一點前兆都沒有?)
貴之竟然如此突兀地佔領了他的嘴唇。
「你要討厭我也無所謂!」
貴之說完立刻下車。
廣田透抓起擺在後座的外套,也不管十二月的寒冷空氣不斷湧上,未穿上外套的他,就奔出了車外。

貴之在停車場的角落電梯前,抬頭看著電梯下降的數字,察覺背後追隨跑來的廣田透。
「喂!你車門關上了嗎?」
「我忘了!」
廣田透很慌張地跑回停車處。在那時貴之等到電梯後便等也不等他就立刻坐了上去。
「不管說什麼麻煩一天兩天的,一個星期都沒關係,反正學校還沒開學嘛!」貴之的母親——貴子,興奮地對廣田透說。
對於充滿母愛的人來說,自己的小孩都大了,還是高中生的廣田透正好是一個拿來抒發母愛的對象。
「孩子的媽!你別這樣,人家過年一定是在家過的。這次直接從學校過來你應該滿足啦!」
貴之的父親,園田寬之苦笑著看著老婆。
「貴之,對不對啊?」
貴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眼睛木然地盯著電視節目,對父親的問話只是瞄了一眼不作聲,好像周圍的人都與他無關一樣。
貴之的目前曾經說她的兒子是個毫無感情起伏的人。
「我說孩子的爸爸,這陣子貴之時常加班晚回,只有我和你兩個老人在家也太無聊了。」
聞言,廣田透忽然想通什麼似的看著貴之。
今天八點三十分貴之來東京車站接廣田透,那晚上不就沒法加班了嗎?還有明天雖然是星期六,但是貴之還是必須上整天班,難道他會特地休息陪自己嗎?
「好累!我要睡覺了。」
貴之伸伸懶腰站起來。
這對廣田透來說,著實是心臟衰竭的一天。
「廣田透,我們九點出發,你最晚八點要起來,知道嗎?」
貴之說完不等廣田透回答,就逕自回房去了。貴子很無奈地抱怨著:「真是個不可愛的小孩。他在外面要是還擺出那副嘴臉的話,哪個女孩會喜歡他?我生他的時候胎教這麼差嗎?唉!阿透,你別理他,陪我們兩老聊聊……對了,孩子的爸爸,你有沒有在聽啊?」
園田寬之正好在看報紙,貴子不高興地從旁奪走報紙。
「老婆,我還要看耶!」
「我和報紙哪一個重要?」
「那……那當然是老婆啊!」
園田寬之因為廣田透在場的關係,顯得有點難為情地回答。
「呃,我先回房休息了。」
看到這一幕的廣田透也很識相地站起來,這對夫婦不管幾歲,都還沉浸與新婚期間的甜蜜,真令人羨慕!
當他正要走出客廳的時候,貴子突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有通你的電話喔……一位叫櫻井的少年,是你同學嗎?」
廣田透一聽到這個名字,忽然見動彈不得。
(櫻井為什麼知道這裡的電話?)
「伯母,他還有說什麼嗎?」
「我和他說你還沒到,對方說不管什麼時候都請你務必回電話,電話號碼在電話下面的紙條邊。」
「好,謝謝!」
廣田透走到擺放電話的架子旁,拿起手抄的電話號碼。
「對了,貴之有和你說有電話的事嗎?」
廣田透不可思議地看著貴子。
「接電話的是他,他出門要去接你前接到的。這孩子也真是的,自己接的電話卻不轉達!」
「說的也是……」
廣田透口中喃喃自語,隨手撕去了紙條。
接著他跟園田家兩老道了聲晚安,便回房休息。
廣田透現在住的房間是貴之的哥哥以前的房間。
他經過貴之的房間前停了下來,到現在他仍然不理解停車場的那一幕。
這並不是各個台第一次被男孩親吻,前不久他才和他喜歡的同班男同學分手,對方是個外表姣好,頭腦也不錯的男孩。
他們之間並非一開始就兩情相悅,是廣田透自己先對他存有好感。廣田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他。
雖然在學校有許多男孩向廣田透示好,但是他並沒有什麼興趣和男孩認真地交往。他認為踏出校門外的世界多的是漂亮的女孩,沒有必要捨棄這些和男孩交往。
漸漸的,廣田透的頑固在學校出了名,當然也有糾纏他不放的一夥人,但是那充其量只是在遊戲罷了。他認為沒有必要理會他們。
唯一抓住廣田透的心的人,就是秋天分手的那個情人。
當初也是對方不斷發動愛的攻勢,令廣田透終於臣服。
然而一旦拋開傳統的舒服以後,對方的熱情長驅直入,令廣田透如五雷轟頂般地發現自己是那麼認真。
這並非單純柏拉圖式的愛情,也不是對於同性產生的絲絲好奇,而是慾望。這一回不光是要對方的心,他同時還想要對方的肉體。
這種主動和被動間的契合,使得廣田透頭一回認清自己的另一面,他陶醉於忘我般的濃烈的愛與激情中。或許當時的那種感情,就是一種愛的表現吧!他真的是這麼認為。
「問題是……他不愛我。」
廣田透將額頭頂著門口不知是對誰訴說。
對方不只一次地告訴廣田透:他愛他!但僅只是說詞而已,其實對方的心中另有別人。
當對方提出分手時,廣田透的自尊心深受打擊,便要求他有個合理的解釋,既然不愛自己,為何當時要緊追不捨?
對方的解釋令廣田透哭笑不得,他是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地愛上第三者。
這樣的說法似乎可以稍微減輕一點對方的背叛,因為愛就是那麼莫名其妙。
廣田透雖然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但他不願自己變得如此悲慘,怪只怪自己不懂得分辨真心與謊言,活該被對方欺騙,光想起這些就足夠讓他捶胸頓足,但怪來怪去又何時能了?
廣田透理智地告訴自己,希望這一切的不愉快被眼淚徹底洗滌後能夠重新振作起來。然而……
(貴之,你為何突然要吻我……)
廣田透不解地在心裡吶喊著。

次日,廣田透和貴之兩個人利用地下鐵到個大學參觀,在貴之的安排下乘車、換車、徒步、參觀校園,時間都掐得很準,比想像中來的順利,中午以前預定參觀的學校全部完成。
「看地圖這些學校才三個小時就晃完了。」廣田透有感而發地說:「都市就是都市,交通運輸好發達。」
「是你的學校正好位於偏僻的地點,才不習慣都市的便利吧!」
貴之說著喝了一口咖啡。
廣田透覺得他的情緒不再像昨天那般惡劣,雖然還是扳著一張臉,但是從聲音聽來似乎和氣多了。
十二月寒風的吹襲,再加上空腹的關係,穿著再厚的衣服仍然抵擋不了寒冷,於是貴之帶廣田透來到一家意大利餐廳享受午餐。
結束午餐後,廣田透才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終於吃飽了。」
「你,電話……打了嗎?那個叫櫻井的小子。」
貴之在廣田透毫無心理準備下忽然提起這個問題。
廣田透一時語結,他深怕自己的不安被知悉,不過放在桌上的手正微微顫抖著。
就算貴之像親生哥哥一樣地瞭解自己,但是廣田透還是無法告訴貴之自己曾經和男孩交往的事。
「那傢伙一定住在東京,看號碼就知道了……喂!阿透!不要老低著頭,抬起頭來!」
廣田透勉為其難地正視貴之。
「你會告訴我家的電話號碼,想必是非比尋常的關係吧?是不是情人啊?才會這樣一天也離不開似的。」
「才不是!」
廣田透驚訝自己激動的語氣,看了一下四周投射過來的奇怪視線,才恢復安靜。
「我們不是你所想的那樣的關係。」
「他不是你曾經喜歡過的人嗎?」貴之犀利的直接問道。
忽然間,廣田透有一股被人揪住心臟的感覺。
「為什麼……」
他一直很注意在學校的行為,深怕被人察覺到自己的另類愛情。
「不要那麼心虛的模樣嘛,像個笨蛋一樣!」貴之苦笑道。
這是他們這次見面以來貴之的頭一個笑容,雖然有點苦澀。
光看到這一點,廣田透的心就宛如放下一塊大石頭般的輕鬆了很多。
「我和你這麼久的交情了,你如果在戀愛我一看就知道。只是你們學校全是男孩,我猜測對方是男孩也說不定。」
「你……一定很輕視我對不對?」
「我沒有那個資格。」
「貴之……」
「暑假那兩個星期你都在我家,但是他一次也沒打電話過來,是不是你從家裡打電話給他?」
「嗯,你都知道卻裝作不知情的樣子?」
「你自己選擇的對象我不便插嘴。而且但是你看來相當幸福,但是這次就不一樣了。」
貴之的話銳利地刺向廣田透的胸口,廣田透想到裂著嘴似笑非笑俯視自己的櫻井的臉孔時,不禁身體抽搐了一下。
「會冷嗎?」
貴之很擔心地問了一下。
廣田透搖頭並看了貴之半晌,然後他淺淺地一笑說:「我想應該是對貴之說實話的時候了,走吧!」
說著,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們先回到住處,貴之才開出他的車子載著廣田透往海岸線方向行駛。
此時,坐在駕駛座旁的廣田透正迎著寒風,瞇起眼睛看著遠景。
「原來如此……」
貴之聽了廣田透和戀人的故事以後,只有這樣的反應。
「你只有那麼一點點反應?」
看著廣田透自虐的表情,貴之有點心疼。
「很滑稽對不對?等到我真的投入感情以後,對方竟無情地拋出一句Bye-bye就走人,這種人最差勁!」
「你到現在還很喜歡他吧?」
廣田透無法立刻回答貴之這個問題,貴之看到這樣的反應已經知道答案是什麼。
他們的車子現在正往橫濱方向開去。
「那個叫櫻井的人對你做了什麼?抓住你的弱點了嗎?」
「應該是這麼說吧!」
廣田透自嘲地說:「我一開始跟同性發生親密關係時感到相當害怕。總之對彼此都有顧忌,櫻井知道後,表示會對學校保密,代價是我要和他交往!
但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他忽然做出讓我作嘔的動作,他說他的身體已經無法忍耐等待……哇啊!」
突然車速加快,因為超車加速越過雙黃線,即使身上緊扣著安全帶,但是身體仍然往斜斜的方向衝撞,廣田透只能拚命地扶住扶手。
「哦!抱歉!」
貴之小聲地說著。
「我還好,不過車速太快的話會被交警取締的。」
廣田透看速度表上竟指著一百三十。
「你是飛車嗎?」
廣田透當然驚訝,貴之在都市駕駛一向都是很穩當的,怎麼今天這麼失控。
「然後呢?」
貴之回到話題。
「然後,我和他打架……」
「你在威脅之下把電話號碼告訴了他?」
「沒有,我沒告訴他!但是他絲毫不放棄,讓我更討厭他!最糟的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時會再度被侵犯,到時候連如何抵抗我都不知道。」
從剛才到現在,廣田透的視線一直注視著車速表,它已經指向一百五十。
「貴之,你慢點,冷靜一下。」
「不要臉的傢伙。」
貴之憤憤地說著。
廣田透則悵然若失的搖搖頭道:「就算是你,感情這種東西也不是簡單說就能說清楚的。」
突然一陣緊急剎車,車身猛力地向前衝之後又迅速地彈了回來,安全帶梗阻在廣田透的胸口,害的他難過得咳嗽起來。
「你這樣緊急剎車太危險了,萬一後面的車子追撞過來,你是想和我一起自殺嗎?」
「哇!沒想到開快車這麼過癮。」
貴之笑了笑,又再度踩油門加速。
好在現在不是高峰時期,車流量並不大,後面又剛好沒車子,嚇得一身冷汗的廣田透不禁要老天爺讓他還能活著。

廣田透瞪著貴之一口氣喝完咖啡。
此時他們正在一家咖啡店裡休息。
「我可是個考生!」
「一個不認真的考生,滿腦子只有男人和Sex!」
貴之故意說著,廣田透差點沒將咖啡噴出來。
「你不要說得那麼露骨好嗎?真受不了你!」
廣田透的臉漲紅著。
「我只是說而已,你都已經身體力行了!是誰應該難為情?」
「……」
廣田透用手托著臉頰望向窗外的景色,那是夕陽西下的橫濱港,華燈初上的亮麗逐漸展開。
「我記得你剛搬來東京的時候,第一次帶我去的地方就是橫濱港。」
「你還一直要我帶你去中國城。」
「是啊!我在中國城的商店買了一件襯衫,又晃到山下公園,那時候也不知道哪家的東西好吃,只好看哪家的店有人排隊就去那家吃,你還買冰淇淋和烤玉米給我吃!」
「嘿!這種芝麻小事,你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貴之一臉被打敗的表情。
「昨天被你那麼一吻,想了很多……」
(到底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吻我?)
想知道答案又害怕……
不管現在自己在說什麼,聽起來都會讓人感到虛假,甚至會勾出之前苦澀的戀曲。雖然那是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情,留在內心的衝擊深而廣,但去卻讓他無法憎恨。
「想些什麼?」
貴之淡然地問著。
「你喜歡我哪裡?」
「沒有。」
貴之說著又啜飲了一口咖啡。
「你怎麼沒有任何企圖就吻我?」
「沒有就沒有!」
「那為什麼……」
「別一副可憐兮兮的臉!你現在露出來的表情是:再也不相信任何人的話!
我還需要說什麼嗎?我撫平不了你的傷口,你和櫻井的事情也只能靠你自己。但要記住,對方之所以可以控制你,是因為你讓對方握有了你的把柄,如果沒有的話,櫻井的事一下子便可以解決。」
「把柄?」
廣田透忽然發現,自己從沒有認真地想過要解決自己和櫻井之間的問題。如果原因是在廣田透自己身上的話,或許要解決就容易了。
「那……你認為我有什麼地方讓他趁虛而入了?」
「這個嘛……自己的事自己找答案吧!」
(我的問題他到底懂不懂呢?)
廣田透無法從貴之深邃的眼眸裡看出來。
他雖然和貴之很熟,但那僅止於貴之對他的容忍罷了,貴之對他而言是相當好的傾訴對象,因為他總是一眼就能看透廣田透。
然而廣田透對貴之的事卻不盡瞭然。
貴之看到廣田透低低的無助樣,不禁有點不忍。
「你別誤會我不是故意不說的,你今天不是要搭新幹線回去嗎?我們早點回去吧!」貴之說完站起來,提醒他道:「你們學校會放三個禮拜的寒假,你仔細想想看一定可以找到答案的。」
貴之不清不楚地提示,讓廣田透不禁抬起頭來看著他。
(我是個仔細想一想……)

十二月三十一日的除夕夜。
晚上十一點過後,園田家客廳裡的電話忽然鈴聲大作。
「貴之!接電話,媽媽在忙沒辦法接。」貴子在廚房喊著。
正躺在床上的貴之嫌麻煩似的起身走到客廳接電話。
「喂!」
語氣也是懶洋洋的。
「晚安!」
貴之一認出對方的聲音之後,連表情都變得柔和許多。
「是你!怎麼這個時間打來?」
「是誰打來的?」貴子在廚房問著。
「朋友。」貴之簡短地回答。
電話的那一端也聽到了這段對話而竊竊地笑著。
「朋友?什麼樣的朋友啊?」對方打趣地問。
「你到底怎麼了?」他一邊回答,一邊輕咳掩飾自己的緊張。
「你現在可以出來嗎?」
「去哪裡?」
「走到地下鐵車站的電話亭。」
「你……」
(難道他跑到東京來了?)
「出來啦!拜託。」
「你來不就好了嗎?有一個人會高興得衝上天。」
「我只想見你!離開東京後我想了很多,我根本扭曲了愛的真諦,更不敢面對」真愛「,才會被人捉到把柄。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決定是對還是不對,所以想見你,貴之,你出來吧!」
面對廣田透的懇求,貴之不忍拒絕。
「我知道了,現在就去。」
貴之電話一掛斷就跑回房間拿外套,經過廚房時貴子追出來。
「貴之,怎麼啦?你的朋友被送進醫院了嗎?」
「不是啦!我出去一下。」
彷彿田地倒轉,讓貴子這個被母親驚訝不已。
那當然啦!貴子養了二十三年的兒子從來沒有在晚上十一點出過門。
「我馬上回來!」
「小心點……」貴子還沒回過神,只是順口交代著。
外面已經有人準備去神社拜拜。
電話亭的外面,廣田透正互相搓動著雙手,然後又插如口袋。
「你是和家人說了才出來的?」
貴之擔心地問廣田透。
「當然,我對他們說和朋友去神社。」
「喂,你瘋了!伯父和伯母一定不知道你跑到東京來。」
「我又沒說我去哪個神社,應該不酸欺騙父母。「
廣田透調皮地笑了。貴之看著他,只有歎氣地想—
(真是一個「出息的好兒子」!)
「你想去哪裡?」
「去哪兒都可以!只要能在貴之的身旁……」
貴之驚訝地看著廣田透,而廣田透也是深深地回望則後貴之。
「貴之……吻我!」
「在這個地方?」
貴之相當猶豫。
「你想像成拍電影的外景戲就好了。」
廣田透很輕鬆地說。
「我和貴之一定會被當成演員的。」
「真是自信心十足。」
貴之笑了。
「你以著這樣的氣魄考試一定沒問題。」
廣田透閉上眼睛,抬起下巴。
「從沒聽說有人在新年的時候還在拍外景。「
貴之邊開玩笑邊Kiss上廣田透的唇。
他在第一次輕柔地吻上廣田透的唇後,又再度覆蓋上他的唇,第二次是深情的吻。
接著廣田透用雙手環抱住貴之的背,第二次的Kiss以後,廣田透將臉頰靠上他的肩膀。
「什麼話都不用說了,貴之,一直愛我吧!我一定會忘掉他,總有一天……」
貴之再一次Kiss,堵住廣田透低喃。
(什麼都不要再說了,我們之間不需要任何言語……)

END

春風物語 1 : 呢喃春風中
春風物語 2 : 年輕的煩惱
春風物語 3 : 六月的自尊心
春風物語 4 : 赤腳的華爾茲
春風物語 5 : 卡農變奏曲
春風物語 6 : 不戀你太難
春風物語 7 : 花椰菜之夢
春風物語 8 : 月色撩人
春風物語 9 : 往天堂前進
春風物語 10 : 幽靈殺手
春風物語 11 :掌中的雪結晶
春風物語 12 :無聲的真情表白
春風物語 13 :莫名的夜晚
春風物語 14 :意外插曲
春風物語 15 :彩虹般的琉璃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8-12-3 22:46 編輯

TAGS 后藤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