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春風物語 14 :意外插曲》 作者:后藤信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8615 0 0
「辛苦了,我要先回去。托生,你要留下來嗎?」
今天和我一起在圖書館值班的是隔壁班的田島秀明,他向在櫃檯整理各班卡片的我問道。

「嗯,如果這個沒弄完,明天會很辛苦.我整理完再回去。」

其實我留下來是有別的理由。

「那鑰匙就放在這裡,剩下就拜託你羅!」

「好!你也辛苦了!」

明把圖書館的鑰匙放在出入口附近的櫃檯上,便離開了。他一關上門,我終於鬆口氣般的鬆了鬆肩膀。

書本、桌椅都整理好了,圖書館的窗簾也都拉上了.差不多該回去了。

並不是我喜歡一個人留下來整理,是這樣的……

放學後,要連續三天在圖書館值班的我,把教科書整理好準備去圖書館時,義一正巧來了。

只見他一臉困擾地說:「托生,我有書一定要還。可是,好像趕不上關門時間。」

「那明天呢?明天早上拿給我的話……」

「不行,不是今天的話不太好,我會被中山女史瞪,這是禁止帶出的書。」

「咦?」

「噓!小聲點,這是我偷偷借的。約定好一定要今天還才借我。所以不好意思,托生,能不能讓我去圖書館?」

「好是好,那你說幾點呢?」

「五點十五分關門,我想三十分以前就可以了。」

「這樣的話可以,我等你!」

「謝謝你幫我!我一定會去,一定要讓我進去喔!其他的人就讓他們先回去,好嗎?」

「嗯。」

圖書館管理員長中山先生今天有事不在。櫃檯上的金色座鐘指著五點三十二分。

「義一差不多要來了吧?」

我望了望門口,義一還不見蹤影。

在這遠離人跡的山中,沿著山壁比鄰而建的全住宿制男校——祠堂學院中有個高二的學生,叫崎義一,是我的同班同學、室友兼我的戀人。

我很自豪自己能擁有這麼一個長相標緻、頭腦又聰明的戀人。

本來每班按日本五十音順序排列的個人圖書卡,適當整理放好的話,可以隨意插入抽取、處理迅速;但總有粗心跟別班卡片混雜的時候,妨礙出借手續。

「啊!柴田的卡片。」

(你看,像現在這樣就是了。)

我忍不住在腦海中翻出對這個人的印象。


柴田俊,目前三年級,上學期是他們班的風紀股長。

他長得高大、骨骼卻纖細,有歌舞伎旦角般細長秀麗的臉蛋,堪稱美男子。

強硬代名詞的風紀股長和他柔和的風采似乎不能連貫,是個令人印象十分深刻的學長。

柴田俊跟同班的森山吾郎感情很好,我常看到魁梧的森山,總是像騎士一樣.跟在柴田的身後保護他。

不過,柴田俊周圍的人,幾乎沒有一個不採取跟森山吾郎一樣的行動,大概是因為柴田俊纖細,所以讓人不知不覺地想保護他。

柴田俊被守護得像個尊貴人物,又不被要求回報,這種奇特的感情形式,對我來說簡直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他只要站著不用厲聲說話,就能勝任風紀股長這個職務。」義一曾這麼評論。

不管是多麼惡劣的傢伙,在柴田俊面前,似乎都會變成像小貓一樣的乖巧。

「世界上也真有他這麼不可思議的人。」我感歎地說。

「但是,也因此會有很多辛苦的事。」義一回答。

「是嗎?真讓人難以置信。」

「那是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苦。」

義一向我眨眨眼又說:「那樣的話,也就不容易談戀愛了!」

雖然我不甚瞭解義一話中的含義,但我們也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柴田俊很愛看書,才七月就已經用第二張卡片,新的那張正靜靜躺在舊的卡片上面。

我對他借書的狂熱深感佩服,想著想著才把柴田的卡片收進去。

未料,我發現還有更厲害的人,那是三張重疊的卡片。

「哪個?哪個?是誰呢?」

我把卡片抽出來想看名字時,忽然一陣敲門聲響起。

(是義一!)

我跑出櫃檯走近門邊,轉動把手拉開門。

「嗨!晚安,等很久了嗎?」

門拉開後,義一手肘倚在門邊,微笑著。

就只是這樣我整個人便已融化在他迷人的笑容裡。

「也不會啦!反正有工作……」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義一緊抱住。

「都沒人了?」

義一把書放在入口旁的櫃檯上,在我耳邊問著。

我的臉頰直到耳根都熱呼呼的,只好把臉埋在義一肩頭,前後點著頭。

我閉上眼,任義一緊抱著,他的白襯衫上有陽光的味道,令我陶醉不已。

瞬時,義一在我頸上吻了一下,我嚇一跳,欲逃開義一。

但是,義一用不容我逃脫的力道捉住我,我動彈不得。

「義一,討厭啦!」

雖然沒人在,但我可不想在這種地方親熱。

義一繼續用指梢撫摸我的唇。

我情不自禁地閉上雙眼,讓義一在我臉頰上像風一樣輕柔地吻著。接著他的唇游移到我的唇邊……

「義一?」

原本極度期待的吻過了很久卻沒有動靜,我睜眼一看,義一隻是緊擁著我,往走廊的盡頭看。

「義一?」

我再度輕喚義一,視線也不由得往走廊那看過去。

廊下有人站著!有兩條長長的身影定住,也往這邊看。

義一放開我,把我藏在身後,緩緩地往我前面一站。


§手§


「停止!森山!」

我被義一寬闊的背遮住視線,耳裡卻突然飛進熟悉的聲音。

「柴田?」

我嚇了一跳,從義一背後露出臉來,看見大步往這來的森山吾郎和拚命勸阻他的柴田俊。

「喂!崎!」

森山迅速前進,大聲喚住義一。

「你真有膽量啊!姑且不論是不是在圖書館裡面,你竟然在這個公共出入口,在走廊上談情說愛!」

森山手上有兩本圖書館的書,該不會也是逾期歸還吧?

偶爾是會有人在圖書館關門後,將書默默放在門外。

照規章,他們是遵守歸還期限還書了,但基本上,我們還是不允許人家把書丟在走廊上的。

「森山,停止!那是人家的私事不是嗎?」

「柴田,你在胡說什麼?你也當過風紀股長吧?應該取締這樣的事啊!」

原來是這樣!我吃驚地望著柴田。

在祠堂,我和義一這樣的關係若被發覺的話,兩個都必須接受退學處分。

義一向後伸手捉住我的手腕,使勁把我推回背後。

「托生,別出來。」他低聲說道。

「喂!喂!別敷衍,這樣瞪著我也沒有用啦!崎,釣到美男子啦?儘管你有再多的表情也改變不了情況。」

森山嘲諷的聲音深深震振住我的心。

「森山,停止!糾纏低年級生很沒男子氣概啦!」

「囉嗦!這是我跟崎的問題,你別出聲。」

「不對吧!是森山跟葉山的問題吧?」

咦?柴田口中突然冒出我的名字令我驚慌地緊抓義一的背。

(為什麼非得指名我?我又沒做什麼壞事!)

「柴田,你說什、什麼啊?」

很明顯地,森山的聲音變得狼狽起來。

「是到如今才想隱藏,沒用了啦!對不起,葉山,這傢伙要揭發你們的事是因為心裡不舒服。他不過是被你和義一交往的事嚇到,在鬧彆扭罷了!」

「柴田,住、住口!」

義一的背忽然從我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來的森山。

只見森山對嚇得說不出話來的我莞爾一笑。

「近看你還滿漂亮的哩!」

(開、開、開什麼玩笑!漂亮的人這裡和那裡各有一個,哪還輪得到我啊!)

被森山一手推開的義一,不甘心地換了個姿勢,遠遠瞥了柴田一眼。

「喂!葉山,把他甩掉.跟我交往如何?」

「好。」我反射性地接過他遞來的書。

「是啦!崎,你看葉山巳經答應了。」

當我為自己這麼爽快的回答感到迷惑,抬眼望向義一時,我看到他和柴田眼神交會,那一瞬間,似乎交換了一些默契。

「托生,你幹嘛回答啊!」義一質問我。

「因、因為他還書嘛!」

「原來如此,卑鄙的森山!跟今天誘導式的詢問手段一樣。我們不承認你剛才的裁斷,剛剛葉山說的『好』不算數!」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森山似乎不打算撤銷。

而我萬萬沒想到自己一時的口快,竟造成這樣的情形。

「你……」

義一半愕然半生氣地看著我。

「對不起,義一,我沒這個意思。」

「如果有那個意思,我一定狠狠揍你一頓!」

義一信誓旦旦地說出可怕的話,我只能輕輕地點點頭。

「總之,我已經聽到YES了。葉山,今晚跟我約會吧!在宿舍的休息室也可以。」

「不要。」我快哭出來了。

事實上我並不討厭森山,應該說對他的好感是出自於對學長的崇敬。可是,這個跟那件事是兩回事。

雖然我們知道彼此的長相和名字.卻從未交談過,要我突然跟這樣的對象交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至於約會嘛……

「不要嗎?」

森出勉強地彎下龐大的身軀看我。

「絕對不要!」

「我比崎容易到手喔!我的老家和你是同鄉,不繞路的話十五分鐘就到。」

森山強硬的態度,讓我在情急下,眼淚撲籟籟流了下來。

「喂!喂!別哭、別哭好嗎?啊!柴田?怎麼辦?」

柴田訕訕笑著說:「我說過強迫不行嘛!兩情相悅才是上策,不懂事的傢伙!」

「要是有保護者同行就可以了,崎,你也一起去吧!」

「柴田學長沒去也不行。」

義一立刻插嘴道。

森山吃了一驚,但馬上又是一副為難的表情,說:「崎都這麼說了,葉山也要來喔!好不好?」

事到加今,我只好無奈地點點頭。


§右腕§


這真是個奇妙的約會。

宿舍的休息室、電視間都擠滿了學生,因此我們只好穿過漆黑的操場來到前面的學生會館。

一直沉默的義一在步出操場時,突然握住我的手。

這時雙手插在褲子口袋吹著口哨的森山,走在我們前方.而柴田一反常態,滿臉擔憂地跟在他身後。

「托生。」

悠閒牽著我走路的義一,突然開口喚我。

「嗯?」

「你要相信我。」

義一用平常的神情向我示意,眼裡閃爍著滿滿自信的光輝。

我點點頭,反握義一的手。

自從看見義一和柴田眼神交會後,我似乎已能感覺他們之間存在某種默契。

義一知道我為了森山的表白茫然不知所措,柴田一定也知道!

這麼一想,我也就鎮定了下來,因為只要交給義一處理這件事,應該沒什麼問題。

雖然我也知道義一和柴田之間存在著莫名的緊張氣息,不知道兩個人到底期望什麼結局?但是我願意將一切寄托在義一身上。

森山把學生會館的側門「嘩啦」一聲地打開,發出喜悅的叫聲。

「葉山,我請你喝飲料!唔,什麼好呢?」

森山回過頭將視線定在我和義一牽著的手上,忽然嘲弄地撇了撇嘴角,捉住柴田的手問道:「柴田,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好像是。你不如放棄啦!行不通就學小孩子耍賴,不好看!」

柴田聳聳肩說。

「你少管!呆瓜!我也請你喝咖啡可以吧!老樣子的口味?」

「謝謝。」柴田微笑著走到窗邊的位子。

「森山很清楚柴田的喜好嘛!」我很欽佩的說。

「不過,他們並沒有同寢過。」義一對我說。

「是嗎?」

我怎麼現在還以為他們倆是室友?

喔,大概是因為我總看到他們一起作息,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不同班,同一間宿舍的話也可以自然而然地共同行動。

「崎和葉山喝什麼?」森山問道。

「我喝黑咖啡,這傢伙不加奶精加糖,麻煩你了!」

義一輕鬆地回答。森山突然莞爾一笑。

「跟柴田一樣。我先確認一下!葉山的喜好是不加糖,奶精多一點對吧?」

「那傢伙老是這樣,一疲勞就會弄反。今晚有點多話,大概……喂,葉山,怎麼辦?」

柴田看著這麼解說完就得意去投幣的森山問我。

我被他的話嚇了一跳,只好吶吶地回說:「我、我還是喜歡甜一點的咖啡。」

「喂!森山,再去買一杯,是『不加奶精、多加糖』!」

柴田愉快地朝森山大叫,然後打開窗。

這是山裡的學校才有的特色。夏天裡,不需要冷氣,就能感受到涼爽的自然風,實在太棒了!

「我們為什麼不適合當室友,原因是……」

話到一半,柴田突然噤聲不語。

我卻感覺柴田的眼睛繼續透露出訊息,他說:「早把對方當戀人。」

對於柴田的沉默誰也不發一語,只是自動販賣機紙杯注入咖啡的嘩嘩訊號聲。

「森山,知道的話就放棄吧!」柴田突然出聲,打破寂靜。

森山將紙杯取出交給柴田。

「若知道喜歡的人有戀人,就能毅然放棄的話,誰也不用那麼痛苦掙扎了!」

森山吐出這樣一句話,讓人深深感到刺進心底鬱鬱不振的思緒。

只見柴田接受紙杯的手.遲疑了一下。

當柴田接手的那一瞬間,森山拿著杯子的手似乎拒絕交給對方,隱約中透出旁人無法瞭解的微妙默契在傳遞著。

不過很快的森山把紙杯推到遲疑的柴田眼前。

森山在生氣,但是不知道在氣什麼?

但我清楚地知道不是在氣我有義一這個戀人這件事。

義一把一直牽著我的手放掉,走近柴田身邊說:「喂!不要再鬧這種玩笑了!」

柴田睜圓眼睛,直盯著義一:「你、你說什麼啊?崎,那個……」

義一對失措的柴田誇張地聳聳肩說:「當同性戀很累,我已經厭煩了。又不是演員,演完這齣戲就可以御任了。」

聞言,森山的臉頓時僵硬。

柴田看看義一,又看看森山,急忙地說:「等、等等,義一,這話不對吧!」

「如果我再堅持下去對森山學長實在不好,知道喜歡的人有戀人,然後得毅然放棄的話,真的會很痛苦。托生是自由的!」

「那葉山,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柴田這回向我求救。

「抱歉,我不能再說謊了!」

說好要相信義一的,所以我便附和義一的話。

柴田面對垂下頭的我,只能頹然地坐進沙發。

「喂,柴田,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葉山和崎是一對戀人嗎?」

森山兩手「咚咚」地拍了桌子一下。

桌子不穩地搖晃著,咖啡也溢了出來。但誰也沒空管這些小事。

「沒辦法,既然都攤牌了,我想你就別生氣了!」

「現在太遲了,我已經生氣了!」

「對不起!不好意思騙了你。因為你老是提到葉山、葉山的我實在很替你擔心。」

「你還真是幫忙啊!」

森山十分生氣,忿忿地在柴田對面坐下。

「嗯,我知道你想和葉山交往,但是先不要那麼急嘛!我們已經三年級了,你是國立大學的升學班,不該為戀愛而廢寢忘食!」

「什麼嘛!你是不是想說,我迷戀葉山就會考不好,是嗎?」

「不會的話最好,但是我會擔心呀!所以,在深陷之前就放棄葉山或許最好,對了,你不妨跟義一商量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方法?」

「多謝關照!這是我的私事,跟你無關吧!」

碰!森山用力往桌上一敲,嚇了柴田一跳。

「跟我無……關?」

「你也是一樣啦!跟赤池、黑川那些也管風紀的小傢伙搞在一起,當心考不好!」

(怎麼會在這時候提到赤池章三?)

他不是個純正的異性戀者,而且還有個叫美奈子的女朋友嗎?

義一專注地聽著他們的對話,看到他認真的眼神,我沒有詢問。

「赤池也沒什麼……」

柴田似乎想辯駁。

「我知道,你一直想跟赤池交往!你不是迷戀他嗎?這樣的你沒權利說我?」

(咦?柴田對章三?)

雖然曾傳聞有人喜歡章三,難道就是柴田?這真讓人難以置信!

「說什麼權利不權利,我們好歹也是朋友吧!」

只見柴田的眼神閃爍不定,十分憂愁。

「你不用擔心我,你只要想赤池的事就好啦!喂!葉山托生。」

冷不防地,森山的矛頭指向我,害我嚇了一跳。

「什麼事?」我整整心緒,鄭重地回答。

「別顧慮義一,跟我交往吧!」

「啊?」

(怎麼會變成這樣?)

森山快步走近我,用力抓住我的後說:「我是認真的。所以我的事也請你認真考慮看看好嗎?走,我們換個地方!」

(啊!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這時,義一將森山的手猛力一抓。

」好……痛啊!崎,放開啦!」

趁著森山大叫時.我從他手中掙脫。

「抱歉,跟你說實話,我對托生是認真的,你不准帶走他。」義一鄭重其事地說。

「崎,你別說這麼可笑的話啊!」

森山含笑看著我,接著越過我看向柴田。

「不管你在生誰的氣,對誰亂發脾氣,都請不要利用托生好嗎?我也不想被利用。所以如果你不坦率一點的話,就一輩子單戀好了!托生我們走了!」

義一催促我,我立刻跑到他身邊,留下他們倆在學生會館裡。


§毫釐之差§


「柴田和森山他們究竟是怎麼回事?」

義一遠遠地瞥了一下學生會館,說:「森山那傢伙一直迷戀柴田,柴田能順利地當上風紀股長也是森山在背後推動的。而柴田對感情的事總漫不經心,一點都不瞭解其實近在身邊,對他最用心的,就是森山!他只要能幫柴田就感到滿足了!但是他發現自己愈來愈痛苦,期望對方該回應時,對方不但沒回應,還粗心地沒注意到自己的苦悶。其實,可依靠的人變成情人,一點也不奇怪啊!」

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那兩個人應該可以順利地進展。

因為,當森山對柴田說與他無關時,柴田的神情有絲絲的狼狽。

他一直視森山在身邊是理所當然,所以當他察覺森山心不在自己身上,才猛然覺醒自己已失去重要的寶物,也才突然發覺自己竟是如此難以忍受……

忽然,義一停下腳步。向我伸出手,莞爾一笑。

「義一,怎麼了?」

「假裝是戀人……真有趣!」

「是啊!」

我也笑了,把手疊在義一伸出的手上。

「這回多虧托生機靈,謝謝你附和我的謊言!」

「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我們有默契嘛!」

我不好意思地頷首笑著。

「這是謝禮。」

頓時,義一用力拉**近他的胸前。

接下來,我們雙唇甜甜地重疊在一起。

在不斷重複的熱吻中,我把手環向義一身後,緊緊抱住他,想藉此真實地感受彼此的體溫、彼此的存在。


END

春風物語 1 : 呢喃春風中
春風物語 2 : 年輕的煩惱
春風物語 3 : 六月的自尊心
春風物語 4 : 赤腳的華爾茲
春風物語 5 : 卡農變奏曲
春風物語 6 : 不戀你太難
春風物語 7 : 花椰菜之夢
春風物語 8 : 月色撩人
春風物語 9 : 往天堂前進
春風物語 10 : 幽靈殺手
春風物語 11 :掌中的雪結晶
春風物語 12 :無聲的真情表白
春風物語 13 :莫名的夜晚
春風物語 14 :意外插曲
春風物語 15 :彩虹般的琉璃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8-12-3 22:47 編輯

TAGS 后藤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