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澳]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本帖最後由 聆空逝 於 2012-9-4 16:47 編輯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開篇】

主席:表演賽正式開始,先請正方辯友進行立論陳述,有請!



正一:謝謝主席!各位評委,各位腐女,各位正太,各位直男,各位彎的,對方辯友,大家晚上好。 哥哥張國榮曾經說過,「我只是愛上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恰好是同性而已,我愛他(她),不管他(她)是男是女!」今天我們站在這裡討論這樣一個問題,請在座的各位以及對方辯友抱著一個寬容的心態,脫掉有色眼鏡,放下傳統觀念的枷鎖,衝破世俗的桎梏看待這樣一場無關性別的愛情。下面我將帶領各位一起走進韓寒和郭敬明的內心世界,揭開一個不得不說的秘密!

同學們,你們還記得當年黃浦江畔的新概唸作文比賽嗎?它不僅造就了文壇奇才,還成就了很多淒美的愛情,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韓寒和郭敬明。韓寒,人稱韓少,是一個愛網絡愛自由愛晚起愛夜間大排檔愛賽車的青年作家;郭敬明,人稱小四,是一個像我方二辯一樣純潔的孩子!他的憂傷與才情一樣多,而他的純潔是比才情還要多得多得多得多得多。他我見猶憐,楚腰一握;他臥薪嘗膽,忍辱負重。他的頭髮是好看的黃色,他的眼睛是飄滿櫻花的天空。(這時候一辯左手斜上舉抒情狀)他的身形嬌小,正好適合被人擁抱;最重要的是,他喜歡韓寒

我方作為一群坐等和諧的YY青年基於客觀、主觀、實際三個層面,得出了韓寒和郭敬明應該在一起的結論。

原因如下:第一,韓少和小四在客觀上般配,應該在一起。很多東西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小四出生在6月,韓寒出生在9月,6和9是時代和滄海的交匯。(含蓄?淫蕩?)小四屬豬韓少屬狗,為了不讓他們的下一代豬狗不如,必須應該果斷在一起呀!有木有!韓少是B型,小四是AB型,也就是傳說中的愛B型,連血型都這麼赤果果地表露心跡,他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在一起呢!再來看看星座,韓少是天秤座,小四是雙子座,天秤雙子速配指數高達99啊!有木有!這些還沒完,最完美的要數身高了,韓少173,小四155,18公分的身高差距正好可以讓小四45°角仰望韓少英偉的臉!根據我方二辯測算以及薛定顎測不準原理,1.73除以1.55減去0.5等於0.618。0.618啊!黃金分割點啊!有木有!



第二,韓少和小四在主觀上互相嚮往,應該在一起。還記得那一夜麼,新概唸作文大賽十週年的慶典上,韓少和小四見面了!兩人短暫的握手後坐定,韓少斜著身子瞥著一旁的小四,而小四則挺直了腰板,面對著前方,因為他知道有很多鏡頭正面對著他,其中還有一雙韓少的眼睛。思緒拉回十年前,小四隻身一人來到舉目無親的大上海,從沒有人問過他為什麼要放棄美麗的家鄉來到上海,他也從未給出過答案。但是我們知道,韓寒,在上海!小四曾經說過,破牛仔褲怎麼能和晚禮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麼能和鋼琴合奏?為了能和晚禮服站在一起,為了能和鋼琴合奏,小四一直小心翼翼地努力追趕著。韓少拿了第一屆新概唸作文的第一名,小四潛心修煉,勇奪第三、第四屆新概念大賽冠軍。不僅如此,小四還曾無數次在自己的書中談論對韓少的嚮往,他說過,我沒有奢望,只想你快樂,沒有哀傷,我的世界裡有你一個人就好,已經足夠熱鬧。當韓少面對記者訪問時,說自己過得很好時,小四又仰天45°角哀傷地寫道,你說過得不好,我很難過,你說過得好,我會更難過。對不起,說到這裡,我有些淡淡的哀傷。。。


第三,韓少和小四在一起在實際上可行,如果說有什麼可以阻礙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那就是世俗的眼光!他們要的其實不多,一點都不多,不過是一張雙人床和一瓶潤滑劑。只要我們給他們一片自由的天空,他們一定能夠在這片愛的大地上得到滿足與昇華,並在來年的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收穫滿地的菊花。這樣一對客觀上般配、主觀上嚮往、實際上可行的天賜良緣,親們何苦還要棒打鴛鴦,不讓他們在一起呢!韓寒曾經曰過,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性戀!讓我們一起衝破世俗的枷鎖,為他們撐起一片基情四射的明天!謝謝!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主席:感謝正方辯友的勁爆陳述,她從主觀上、客觀上以及可行性上三個方面證明,搞基是要進行到底的!現在,有請反方辯友進行立論陳述,請!



反一:首先感謝一下對方辯友的精彩陳詞。我發現對方辯友有一個特點,就是她特別喜歡用「還記得BALABALA」的句式。那我也用一句吧!還記得我嗎?(記得!)還記得我的開頭嗎?(記得!)我今天用的是差不多的開頭。 下面現在開始正題。 這是一個小時代,也是一個大時代。 說這個時代小呢,是源自一個人的一本書。蜀地有奇男,其名曰小四。綿腰如弱柳,嫩手似柔荑。01新概念,憂傷不堪減。02作品集,愛與痛邊緣。夢裡落花一片白,賣姑娘的小火柴。夏至未至不曾至,且聽四爺曬名牌。Gucci尼奧紀梵希,路易威登阿瑪尼。眼見悲鳴心非己,我不懂鳥語傷不起。老淚縱橫問大地,折翼天使今何許。其實這段話翻譯成現代文就是:啊,當年攢錢吃一碗西瓜冰的單薄少年啊,如今你是否還在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且憂傷,在凱迪拉克里以一種很拉轟的姿態,穿過那時隱時現的悲傷呢?他,就是郭敬明。

而我說這個時代大,是源自另外一個人,這個人的側臉好像寫得很好的第一章,讓人很有看下去的慾望,他就像他作品中《三重門》的那個林雨翔,看起來渾渾噩噩地過生活,可是等他拿到了話語權的時候,你才發現,他清醒得很。作為一個純理科生,我不知道新銳知識分子這一頂帽子他是否戴得起,但是我們都承認的是,他至少是80後中最擲地有聲的一人,他是不代表任何人,只代表他自己的韓寒。

在這個矛盾的時代,他們兩個邂逅了。又恰逢這樣一個繁體的社會,為什麼叫繁體的社會呢?因為這個社會有繁忙的白天和夜晚,繁雜的事物和糾纏,煩亂的情懷和欲求,愛情再不僅僅是一杯溫熱的牛奶瓶叮咚叮咚,也再不僅僅是此時為你提著hello kitty的袋子,在一個眼線筆也算眼睛,增高鞋也算身高,硅膠墊兒也算罩杯的時代,那秀髮飄飄的女孩和那高大清爽的男孩早已過期。而今腐女們熱衷的男人是什麼樣的?文能提筆控蘿莉,武能床上安人妻,進可欺身壓正太,退能提臀迎眾基。

就因為BL成為了時代的主旋律,攪基成了眾人們喜聞樂見的場景,對方辯友就認為他們二個應該在一起嗎?就因為他們同為新概念大賽成名,一個斂金有數,一個狂放不羈,對方辯友就認為他們金風玉露一相逢就勝卻人間無數了?就因為他們都是80後的話題人物,各自行走在輿論的風口浪尖,又有爆紅的人氣和強大的粉絲後援團,對方辯友就覺得激*情姦*情一*夜*情,韓少小四我看行了?

我哭著對你說,BL小說都是騙人的。我哭號著對你說,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的。我義正言辭地對你說,誰和誰應該在一起,不是因為只滿足大眾的期待,四也有權利選擇是誰陪著他踏那些奢侈明亮的青春。而誰是韓寒的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也不能是我們所決定的事。對方辯手求助於星象,雙子和天秤是九十分的絕配,我覺得不太靠譜。

而我方辯友經過天橋上一位資深算命師父的指點,他們兩個人,八字不合,手相相剋,長相不太夫妻,性格有點迥異,精神境界雖然外人難分高下,但是至少看過他們作品的我以我微弱的鑑賞力,覺得兩人差得還是有點多。韓少呢是成長型,陪著他的讀者一起長大,四爺是停滯性,他自從當年的80後,如今90後,在可預見的未來裡必將席捲00後。很難想像,當韓少變成韓老的時候,四爺卻捋著花白的鬍子,和20後一起憂傷,這樣一個永遠十八歲的心臟,敢問韓少怎麼才能和他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在場的觀眾們啊,你們知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嗎?不是我站在你面前,卻不知道我愛你,也不是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而是我都已經貪圖韶華了,你還在那夏至未至呢!在應不應該這個問題上,即便現狀已經這樣,但是我方承認,如果兩個人之間仍有真愛,那身高不是距離,性別也不是問題。注意在這裡我說的是真愛,不是幾張ps後的寫手圖片,不是面對記者時禮貌的回應或者指責,如果對方辯友能夠證明兩人之間有真愛,那我現在就倒戈叛隊,棄暗投明,加入你方的陣營。

再者呢,我們想談論一下精神層次的問題。據說記者曾問二人,說如果失去光環,你們兩個會怎麼樣?當時郭敬明的回答是,如果不出名,我會失落一陣子,所以我能希望自己再紅,而且更紅。而韓少說,一年的三百六十四天加二十個小時,我都是做我自己的。同學們,這是多大的差距啊!韓少的現實呢是一種虐戀,是一部二百集的韓劇,而小四的現實是一種熱戀,是二百集中刪去的三集吻戲。不僅如此,連面對一個永恆的話題——青春之時,二人的態度都有極大的差異。小四說,我站在山崗上,看著自己,一幅一幅,奢侈明亮的青春,淚流滿面。而韓少說,我最懷念某年,空氣自由而新鮮,遠山和炊煙,狗和田野,我沉睡一夏天。 最後讓我用一段話來結束我今天的陳詞吧:一個是五尺男兒,一個是翩翩少年。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到他,若說有奇緣,為何韓少已成家?一個是速度控啊,一個是自拍狂啊,一個是水中月啊,一個是鏡中花。敢問在場觀眾,二人能有多少基情,怎經得起你們從秋YY到冬,春YY到夏!謝謝大家!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攻辯環節】

主席:感謝反方一辯她的素手替我們剝開基情的…現在我們將進入攻辯環節,首先有請正方的二辯挑選反方的二辯或者三辯進行攻辯,有請!

正二:各位好!我申請「攻擊」反方的二辯。

反二:啊……對方辯友好,我「受」不起。

正二:對方辯友先不要下定論受不受得起,我們調解後再言。請問對方辯友啊,今天我們先拋棄這個題目不看,請問對方辯友是否覺得咱們倆應該在一起。

反二:哎喲,對方辯友您這真嚇了我一跳,這不能在一起!

正二:那對方辯友憑什麼這麼當下地判決咱們不應該在一起呢!

反二:對方辯友,我們之間沒有愛啊!我摸著我的心臟告訴你,我們之間沒有愛!

正二:哎,對方辯友這你就誤導了各位小朋友小正太了,沒有愛就不應該在一起嗎?即便有愛他也不應該在一起啊!如果有愛的話為什麼還會出現所謂的挖牆腳,如果有愛的話為什麼還會出現所謂的同床異夢,為什麼有愛的話還會出現所謂的紅杏出牆,為什麼有愛的話還會出現所謂的身在曹營心在漢呢!

反二:對方辯友啊,我不否認,有些在一起的人吶他確實沒有愛,他只有愛愛。但是有些那些沒有愛的人,他們確實不應該在一起!

正二:對方辯友,這個您又錯了,這裡請允許我引用香格里拉的一句廣告詞,不要非要相識,才能擁人入懷,只要至善基情,天賜良緣最高雅。對方辯友,這裡我想問你一下什麼叫所謂天賜啊,不知道對方辯友是否理解郭敬明和韓寒這名字中的深意呢?

反二:請對方辯友明示。

正二:啊對方辯友,真心這個其實它們隱藏得並不深,郭敬明的名字縮寫呢就是GJM,而韓寒呢就是HH,對方辯友,翻譯過來很簡單,就是,搞基嗎?好!好!

反二:對方辯友我很奇怪,我在我電腦裡打輸入法呢我打GJM的話是可能出現「搞基嗎」,但是我在我的輸入法裡打HH的話應該出現不是「好好」,而是「呵呵」!對方辯友我相信你是明白「呵呵」的另外一層含義的是吧對方辯友!

正二:您不要調戲我好嗎,對方辯友啊,您不信他們之間所謂的堅不可摧的姻緣,那我來給大家證明一下他們兩人所謂的基情好了。因為眾所周知啊,韓寒在第一屆新概唸作文就贏得第一名,而郭敬明很奇怪,贏得第三屆,還要再贏第四屆,原因何在?基於我方三四辯考證啊,郭敬明之所以參加兩屆比賽,他坐的位子呢都是同一個,那就是韓寒在第一屆中所坐的那個位子,他們冥冥中菊花就已經相連了啊!如果郭敬明那麼主動,難道您還會擔心他們倆之間存在真愛嗎?

反二:對方辯友啊,如果您說的那一個就叫菊花相連,那我就不明白了,我覺得,在奉賢的這些宿舍樓啊下水道都是相通的,我在奉賢上過大號是不是意味我跟在座的各位菊花都已經相連了?

正二:對方辯友,這兩個完全類比不當啊,人家是在同一個位子上菊花相連,文思泉湧,您坐在同一個馬桶上菊花相連,這個不知道湧出來什麼東西啊!對方辯友啊還請問你一點,我們說韓寒家裡養了一隻狗,叫金毛狗,小四家裡也養了一隻狗,也是一條金毛狗,對方辯友,他們為什麼要養同一隻金毛狗?難道這是一隻紅娘狗嗎?請您解釋一下好嗎?

反二:額,關於這個問題呢,我在回答你之前我可以問一下現場的觀眾有多少人用的手機是諾基亞的舉個手好嗎?哇塞這麼多人用諾基亞的,這,你想養一隻金毛狗就叫紅娘狗了,那我現在大家都用諾基亞的手機這豈不是叫紅娘機麼!

主席:攻辯時間到,請雙方辯友入座。

正二:好,謝謝!

反二:呵呵!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主席:現在,有請反方的二辯挑選正方的二辯或者三辯繼續攻,謝謝!

反二:對方二辯吧!

正二:反方二辯你領悟了!

反二:正方二辯,呵呵!正方啊,韓寒在談及他對同性戀的看法時說過一段話,他說,上帝啊最早創造人的時候是兩個頭,四隻手,四隻腳,最後呢把他切成兩塊,一半成為了男人一半成為了女人。那麼說男人這輩子的目標呢是尋找他另一半的女人,如果找錯了這就變成同性戀了!這對方辯友,韓寒似乎在性取向這方面呢其實是很正常的,你如何讓他愛上郭敬明呢!

正二:對方辯友你這又理解錯了我們韓寒的本質了,韓寒曾經還說過另外一句話,就是我方一辯曾經提及過,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性戀啊。對方辯友,千年百年,兩者相比,哪一個有更高的造詣呢?

反二:哎,對方辯友顯然是在說我們韓少是千年王八臭男人的料。對方辯友我再請問您第二個問題啊,韓寒,對方一辯在一辯稿中提及了新概唸作文十週年時他和郭敬明的相遇,其實韓寒在那次相遇時還說過一句話。他說,一個男人,要成為偉大的作家,他必須經過無數的歷練和無數的女人,那麼你怎麼能保證,郭敬明是在韓寒歷練無數女人之後願意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個呢?

正二:對方辯友您再一次忽略了我們韓寒編的另外一句話,他說我從來不是個隨大流的人。對方辯友,男女在一起,已經大流太久了,這位韓寒邊上的他,應該適合了,換一種口味了。

反二:對方辯友,雖然按您說的,現在這個BL啊,是大流,但是時代還是需要正常戀愛的。廣告裡也說呀,好麗友,好朋友,他們說,好麗友,好基友啊!

正二:對方辯友還是不相信韓寒和郭敬明之間存在著真愛,那麼我再還原一下他們十週年的那一夜的那個場景好了。請看我方的三辯和四辯,你看,他們兩人都暫定了握手而坐,而我方的三辯斜著身體,你好向我方的四辯揭曉。而我方的四辯邪惡地一眼,他身體坐正,因為他知道,場下有無數個手機正在拍攝他,而其中也有我方的三辯注視的眼神。請問場下的觀眾,這兩個人到底有沒有基情!有沒有真愛!

(有!)

反二:對方辯友始終告訴我們呀,說,這樣,你YY出來的這些,這就是有真愛,這就是有真情,那我在這裡,我需要跟您義正言辭地說,不要讓您對我的愛慕,強姦了我對愛情的理解!

正二:對方辯友,雖然有句話說得好,強扭的瓜不甜,但是對方辯友似乎也忘掉了現在有種新的力量叫做調教,調教的真諦你懂嗎!調教啊!

反二:對方辯友啊,調教不是你想調,想調就能調。要是你天生中沒有受調教的潛質,我覺得你怎麼調他也是調不出來的!

正二:說到受調教這個方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關注,郭敬明,他的長相,我相信比在座的各位美女還要略勝一籌。論身高,那剛剛一辯已經算過來了,正好是黃金分割點啊。如此搭配的一對,如此適合的一對鴛鴦,對方辯友你為什麼要強打鴛鴦把他們拆散呢!

反二:誒,對方辯友,是我在強打鴛鴦嗎?我記得我方一辯已經明確地告訴過你,韓寒已經結婚了,好像是一個叫金麗華的女人,而不是一個叫郭敬明的男人。

正二:只要韓寒和郭敬明在一起,那金麗華這個女人歸我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主席:請雙方辯友入座,時間到,謝謝!現在有請正方三辯提問反方三辯,謝謝!

正三:有請反方三辯。

反三:好,對方三辯你好,我表示壓力很大。

正三:放輕鬆放輕鬆,我們說我們看兩個人適不適合在一起啊,還有很多條件。像我方一辯說在客觀條件上,我們說郭敬明一米五五的身高恰巧可以以四十五度角度仰望著韓寒一米七三這樣身高的一個側臉。請問這樣客觀上這麼合適的兩個人為什麼不讓他們在一起呢?

反三:哎喲,這方面我就奇怪了,我和你方二辯也可以有一個仰望四十五度的側臉的角度,為什麼我們就應該在一起呢?我的意思是說,難道我和對方二辯就應該在一起嗎?不,我覺得這不可以。

正三:您不要這麼急著傷了我方二辯的心呀,也許他想跟您在一起呢!對方辯友告訴我們他們兩個沒有愛,可是對方辯友,你不是郭敬明,你也不是韓寒,你怎麼知道他們兩個沒有愛呢?

反三:可是對方辯友你也不是郭敬明,你也不是韓寒,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你怎麼能確定他們是有愛的呢?

正三:我們來看這樣一個事情哦,韓寒在接受訪問的時候呢,曾經被問了這樣一個問題,郭敬明曾經說,我已經習慣被韓寒罵了,然後韓寒說,哎,我們是自家人,床頭打架床尾和,這不是告訴他我是夫他是妻呢?

反三:可是這個玩笑我和對方二辯也曾經開過啊,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問題啊!

正三:也許對方辯友您沒有意識到你內心深處其實是想和我方二辯在一起的,也許郭敬明跟韓寒在一起的那一刻你也幡然醒悟,會跟我方二辯在一起的。

反三:對方辯友,這是不一樣的,至少我和對方二辯還是一個一男一女的搭配啊,我覺得我是一個非常直的一個人,而對方二辯也是非常直的一個人,試問兩個直的人怎麼能和兩個彎的人這樣相同呢?

正三:哎,對方辯友其實還是不瞭解我方二辯,我方二辯其實也是彎的。然後我們再來看,我們說兩個人在一起,還有一個條件,說兩個人有共同的語言呀,有共同的喜好可以在一起,有更好的這樣一個條件,那我們說郭敬明和韓寒兩個人,他們兩個人同時喜歡文學,同時是作家,同時入選了名人榜,他們同時連他們養的狗都一樣,這麼這麼多共同的愛好,共同的特點,為什麼不讓他們在一起呢?

反三:對方辯友你說得好呀,他們同時都是喜歡文學的,可是對方辯友又不知道,喜歡文學的人又分很多種。我們都知道韓寒他非常喜歡賽車,如果有一天韓寒晚上出去要賽車了,他對郭敬明說,「親愛的,我今天晚上要去賽車了。」可是,郭敬明卻以自己那獨特的、憂鬱的眼神告訴他,「我習慣難受,習慣思念,習慣等你,可是,卻一直沒有習慣看不到你……」請問在這種情況下,試想你現在是韓寒,你是否會願意繼續留在家裡陪他,還是願意堅守自己喜好去賽車呢?

正三:我可以帶著他一起去賽車嘛,這麼簡單的問題對方辯友都沒有想到,既然我願意跟他在一起,我當然願意跟他無時無刻不在一起,哪怕賽車,哪怕寫作,哪怕任何時候呀!


主席:攻辯時間到,有請兩位辯手入座。

反三:謝謝。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主席:額,然後再請兩位辯手起立,繼續由反方三辯提問正方三辯,謝謝。

反三:親你好。

正三:額,你好。

反三:現在我想提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在同一個時代的話,魯迅和賈寶玉是否應該在一起?

正三:魯迅和賈寶玉……想搞就可以搞呀!

反三:額,對方辯友,你說的是他們想搞就可以搞是嗎?但是我從你方的一辯陳詞中看到了,只是微弱地找到了蛛絲馬跡說韓寒和郭敬明應該在一起。可是我認為這是一個作為文人非常禮貌的一個回應,他們沒有予以非常正面的回答。所以我覺得這並不能體現出他們兩個人之間有愛呀!

正三:他們兩個之所以沒有正面的回答,是因為世俗的壓力呀!我們說兩個這麼樣背負著一個包袱的人如果站出來說我們兩個要在一起那會引起多大的社會反響。可是現在這個條件跟以前之所以不同,就是因為我們現在社會的主潮流,這是BL呀!所以說……

反三:好了,對方辯友告訴我現在主潮流是BL,可是我現在非常的懷疑,在座的各位到底有多少是拉拉,多少又是BL呢?還有一個問題,我們繼續回到魯迅和賈寶玉。我知道這個問題有點沉重,和我們前面的攻辯相比,我們現在冷靜下來思考這個問題。我們可以類比較韓寒,類比為魯迅,而我覺得郭敬明從某種程度上也可以類比為賈寶玉,都是多情公子空懷念。那麼我想知道,這兩個人,你們覺得他們應該在一起嗎?如果魯迅和賈寶玉應該在一起,那麼我就承認韓寒和郭敬明應該在一起。

正三:我方剛才已經說過了,兩個人想搞就可以搞嘛,現在愛情已經不可靠了,搞基才是王道呀!

反三:對方辯友你說想搞就可以搞,那麼我想知道,如果我和你現在想談戀愛,我現在想向你求愛,可是你不喜歡我,那麼我就非要跟你說我們在一起吧,於是我們在一起吧,在吧在吧就在一起了。然後你就覺得這種愛情可靠嗎?這種感情可以值得珍藏嗎?

正三:對方辯友啊,愛情是慢慢培養的。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那我也會慢慢慢慢地接受你嘛。

反三:對方辯友你現在告訴我的是愛情是可以培養的,可是又有一種觀點叫做愛情的產生是一瞬間的激情,那麼你又是如何看待這樣一個問題的呢?

正三:就是培養培養培養培養著,某一瞬間激情就來了!

反三:那你需要培養多久呢?但是我告訴你,也許我和你一輩子都不會有激情。我們現在再來看下一個問題,我知道郭敬明非常喜歡奢侈品,那麼韓寒他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明明下流的人,搞在一起,就叫做一個上流的社會。那麼我想知道的是,這兩個人對待金錢和物質的觀點如此之迥異,他們為什麼應該可以在一起呢?

正三:我們說兩個人在一起很大的因素上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說性格互補啊。我們說兩個人對待這個問題的不好,反而可以讓他們在兩個方面把這個家務給治好嘛,如果兩個人所有的想法都一樣,難免兩個人會同時犯錯嘛。

反三:對方辯友你說的是他們性格互補,但是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他們可以水火不容呢?我們知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當然這是一個事實。而最遙遠的距離是,飛鳥與魚的距離,一個在天上,一個卻深潛在海底,而我認為韓寒和郭敬明就是這樣遙遠的距離,他們一個冷若冰霜,一個熱情似火,兩個人怎麼可以在一起呢?

主席:好的,攻辯就到此結束,謝謝兩位辯手。

主席:接下來最為激烈最為基情的自由辯將馬上開始。首先由正方辯手先行發言,有請。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正四:謝謝主席。首先,剛剛反方三辯對我方三辯說,你們兩個一輩子不會有激情,恐怕這是你們自身硬件條件不支持,對不起!我想先告訴對方辯友,從一辯到三辯一直在強調一個問題呢,就是要有愛。可是對方辯友,愛從來不是像您所說的激情出來的呀,而是慢慢搞著搞著搞出來的呀!您剛剛在攻辯的時候,嘴上說著我方二辯,可是明明又跟我們三辯在那勾搭,你為什麼不坐到我們邊上來跟我們二辯談談心,說不定愛情已經出來了呢。

反四:對方辯友你好,實際上這個問題原因在哪裡呢?我們說應該在一起,按照對方辯友的邏輯啊,愛情是搞著搞著就搞出來了,那我們辯題隨辯,把韓寒和郭敬明隨便換成任意兩個人的名字是不是都可以應該在一起呢?

正三:我們說過想搞就能搞嘛,他們兩個人只不過是更適合這樣一個條件嘛!

反三:可是對方辯友一直沒有告訴我一個事實,他們是否想搞呢?

正二:對方辯友,我方已經再次論證過了,我方三四辯已經親身體驗到裡面了啊,他們難道沒有真愛嗎?那要請問對方辯友了,您說他們兩個人年齡是差距,到底怪可能郭敬明皮膚保養得比較好,您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也是這樣。但是我們說啊,楊振寧和翁帆不照樣在一起,幸福美滿地度過了他的餘生了嗎?對方辯友如何來論證這個論點呢?

反二:其實對方二辯剛剛在攻辯中一個問題我想講但是主持人說時間已經到了,我沒有講。他說啊,金麗華他可以拿走。我不相信一個女人前後品味能差得這麼多!第二點,對方辯友提到,這個韓寒因為世俗的枷鎖所以不能和郭敬明在一起,我覺得韓寒是一個發表意見的領袖,他想做什麼呢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他了。所以就說,韓寒如果想和郭敬明在一起,結果他沒有跟郭敬明在一起,這就好比一個子孫滿堂的人突然說我其實這輩子都是陽痿。這是多可笑的事情啊!對方辯友。

正一:對方辯友你不要這麼早下結論,一切皆有可能,八十二歲的楊振寧跟二十八歲的翁帆還能生出孩子來。對方辯友你太膚淺了,你沒有看到我方二辯純潔的外表下那顆脆弱的心,你這樣傷害他他可是要不高興的哦!對方辯友,飛鳥跟魚為什麼不能相愛,我們有潛水艇,還有飛機啊!

反一:首先我想更正一下,對方三辯在攻辯的時候說過一句話,他說,現在搞基才是王道。但是,我想為我認識的同性戀以及在我想像中的同性戀端莊一下,我覺得搞基也是愛情的一種。還有我覺得場上這個反應沒有「哦!!~」,我覺得就是在場其實很多都是腐女,就很多人根本他就不是同性戀,他理解不了為同性戀的犧牲,但我說這話不是意味著我是同性戀。我想說一點就是,我覺得今天我們大多數的這個正方嘛,說的不好聽一點就是主要靠YY,尤其是這個二辯攻辯的環節中,竟然情景模擬了三四辯。我想說,三毛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她說,人類生生死死了幾千年,愛是一回事,瞭解又是一回事,而我想說,瞭解別人愛不愛,是什麼體驗,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正四:對方辯友,我想你剛剛理解錯了。至於我們剛剛一直說郭敬明跟韓寒,我們一辯就已經說了,性別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愛情已經誕生了。然後呢,對方辯友一直在強調說,我們說的是搞基,其實韓寒呢是一個直男,而郭敬明呢自己已經有了問題。其實最後我們不見得是郭敬明單方面單戀,韓寒最近不斷地表現出對郭敬明的一種蠢蠢欲動的愛。沒有發現韓寒最近一直在勾搭郭敬明,而郭敬明不去睬他嗎?請問,我們在現實自然世界當中,是不是一隻攻經常會去勾一隻受呢?

反二:對方辯友,韓寒已經娶了老婆,結果他的性向您想怎麼談您就怎麼談,您還真是彈彈彈,彈走魚尾紋吶!對方辯友,我想再請問您,您一直說這是一個搞基的時代。俗話說得好,滿城儘是黃金甲,您不要片片菊花向基情啊!

正二:對方辯友,您還是不夠相信嗎?那我來表演看另外一個場景好了,韓寒對郭敬明說,「你這個小子啊寫的文章寫得太爛了!」郭敬明說,「哼!我不理你!」請問對方辯友,請問在場的觀眾,他們兩個人到底有沒有感情,是否我們今天碰到兩個人,一個男生把一個女生調戲了(推三辯),然後女生說,「你討厭!」如果我們作為一個客觀的觀眾而言的話,是否覺得那兩個人應該在一起呢?

反三:對方辯友,我可否理解為你這樣的YY行為以及你這樣子的隻言片語的採取的行為可以跟路上的那些狗仔隊差不多呢?如果我們對任何事情都是這樣子來YY的話,我覺得這個世界,那麼,也許永遠都沒有太平,因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用來YY。

正一:對方辯友又說我們YY,我感到了蛋蛋的憂傷,我們又不是空穴來風,韓寒接受哈皮訪問的時候曾經說,我是夫他是妻,指的當然是郭敬明。當天晚上郭敬明就在微博上發了這樣一篇文章,叫做「哈皮,一輩子作為回憶」。請問對方辯友,他們這種你來我往的互動又算什麼呢?

反四:對方辯友,如果這些文人之間的調侃也能被當作數的話,那麼韓寒曾經還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在網絡上我們還是夫妻呢。我和他指的就是韓寒和郭敬明,那這樣的話真的能當做算數嗎?如果您方僅能從這方面來證明他們之間存在真愛,那麼……我方也就認了。請問,您是否能夠拿出更充實的論據來證明他們真的存在真愛呢?

正二:對方辯友還是不相信我們兩個當事人他是有真愛的。的確,我們不是韓寒和郭敬明,我們無法知道他們心中是否可以擦出愛情的火花,但是我們可以看出一個趨勢,如果他們長遠地發展下去,至少他們的孩子不會豬狗不如。那麼韓寒有一首歌啊,叫做私奔,其中有一句歌詞我為大家展示一下,叫做,牽著我的手,閉著眼睛走,你也不會迷路。而隨即郭敬明發佈了一部小說叫《左手倒影,右手年華》。這,難道不是兩個人的夫唱婦隨嗎?

反二:對方辯友,其實關於私奔我只認同私奔到月球,其他的私奔呢,我覺得從道德的角度都是講不通的。而對方二辯剛剛在遞證兩人相愛的證據時,居然把他們兩個人正面批評的罵戰理解為了情侶之間調戲的基情。那我就不理解了,如果正面批評也能作為調情的話,那我從小到大已經不知道被多少老師性騷擾了!

正一:我相信眾多女老師一定是因為喜歡你才批評你的,對方辯友一直說我們沒有證據,我們再來看一個實例。韓寒曾經說跟郭敬明男女有別,郭敬明憤怒地說「我不認識他!」,對方辯友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女孩子對一個男孩子說,「我討厭你!」的時候,是怎樣一種心理,一個男孩子對一個心愛的男孩子說「我不認識你!」的時候,又是怎樣一種心情!

反四:對方辯友可能他當時心裡是有蛋蛋的憂傷,我不確定他當時講這句話的時候究竟是怎樣的口氣和語態。

正二:對方辯友不需要瞭解所謂的口氣和語態,其實當郭敬明說「我不認識韓寒」的時候,其實他表達的是另外一種含義,我只是不認識那個穿衣服的韓寒而已!

反二:對方辯友您要談這個我就跟您談一談,其實去年我在那個芙蓉和鳳姐的辯論上,我說這個女人關上燈都是一樣,但是我覺得男人和女人的區別,他不關燈也你應該知道不一樣!

正二:對方辯友,韓寒曾經有一句話說,我已經不願意隨這個時代大流所發展了。對方辯友,韓寒已經習慣了關著燈不一樣的感覺,他應該嘗試一下關著燈摸起來一樣的感覺了。

反四:對方辯友這個問題好像口味有一點重,我就稍微換一下。既然他們這麼不談真愛有問題您解決不了,那我們來看一下為什麼叫應該在一起。您方剛才曾經說過啊,這個應該在一起是因為他們兩個是公眾人物,身上具有多重的光環,合在一起之後是不是能夠爆發出更大的社會效應,但是從這個角度來講,您方如何來論證呢!究竟應該在一起是應該取決於兩個人之間有真愛還是公眾讓應該他們在一起就應該在一起呢?

正四:對方辯友顯然沒有挺清楚我方一辯。我方一辯的第一點就說他們雙方主觀有這個意願,其次我們公眾期盼他們在一起,再其次他們雙方本身的硬件設施上也是符合的。而對方一直在指責我們一點,說我們所有的東西都是YY的,我們舉一句話,他們說YY的,舉一句話,就是YY的。難道對方辯友說,他們兩個應該在一起是要等到他們聯合開了記者招待會,郭敬明去做了保肛手術之後,我們才能說他們兩個應該在一起嗎?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反二:對方辯友說已經他論證過他們兩個本事意願在一起,當然首先我沒有看到。其次公眾意願在一起,那就真的應該在一起嗎?我們知道,當年約翰列儂和小野洋子結合以後,他被一個極端的歌迷殺掉了。歌迷在殺掉他以後坐在警察欄,然後對著列儂的屍體吐了一口痰說「你變了」。難道你希望真的郭敬明和韓寒在一起以後,某天在金山區亭林鎮或者在靜安寺的一棟豪宅,有一個人,他拿出一把刀,激情地捅了韓寒或者郭敬明八刀以後,對他的屍體吐一口痰,說「你變了」嗎?

正二:對方辯友您不能以偏概全呀!那可能只是一個粉絲走了一個極端的情況,那好歹他不是一個軍隊過來,把列儂給殺掉的呀!對方辯友還是不夠相信我們所列的事實,那我給對方辯友揭露一段真實的證據好了。據郭敬明公司的一個內部人員爆料啊,在十週年的那一夜上,郭敬明曾經說過「我從來不看韓寒的東西!」,但是,據他們公司內部人員爆料說,在搬家的時候,居然在郭敬明的書櫃中發現一整套的《三重門》的再版小說啊。對方辯友,如此赤裸裸的謊言,對方辯友他們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四娘其實是個傲嬌嘛!他不會在當面承認他喜歡韓寒的呀!對方辯友。

反四:對方辯友那我只能再跟您說一問,你同樣是在新概念十週年的一個記者會上,那麼當時,郭敬明是這麼評價韓寒的作品的,說,辨識度很高。那麼可能,當時韓寒說「我並沒有怎麼看過郭敬明的小說。」那麼這個時候,話中有哪些深意呢?我方體會到的可不是他們兩個之間覺得應該在一起。

正一:而我方體會到的就是他們兩個互相愛慕,從互相不認識,「我不認識你!」到慢慢在一起。對方辯友,回到金麗華的問題,韓寒為什麼要結婚?據調查,百分之九十五的同性戀最終都是迫於世俗的壓力,跟異性結了婚。韓寒跟金麗華結婚不是最好的表面勞動嗎,他其實心裡一直愛的是郭敬明啊!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反三:對方辯友按照您方的邏輯,我認為韓寒這樣一個特立獨行的人應該是不會受世俗的眼光所擊敗的。其次我想說的是,對方辯友一直在這裡說,不停地強調任何的事實以及YY說我方在YY,可是我想說的是,目前為止我們觀察到的事實是,韓寒已經結婚了,而郭敬明真正應該喜歡的人應該是朱梓驍吧!

正二:對方辯友,結婚,就不能夠搞基了嗎,對方辯友?對方辯友,真正阻礙韓寒和郭敬明在一起的並不是他們世俗的枷鎖,韓寒當然也可以和郭敬明在一起,但是真正阻礙的是金麗華的問題,但是,而且此外我們有另外一個實例,有一個人吶,叫做,Hugh Jackman,他呢,去年在基友排行榜中被評為男性最喜歡的第28位型男。他呢同時也是一個結婚的人,但是他在公佈之前呢也剛剛出櫃,證明了自己其實是喜歡一個男人的。叫Hugh Jackman大家可能不認識,但是他另外一個名字,叫做金剛狼,如此那麼強悍的一個小野貓都出櫃了,韓寒和郭敬明又算得了什麼呢!

反三:對方辯友,我覺得你這樣說我很替金麗華感到惋惜啊!一個女人這樣子選擇了一生和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而這個男人又是她自己十年以來的初戀,所以我覺得這樣說是不是很不負責任。韓寒,如果真的沒有想清楚的話,怎麼會和她結婚呢?

正一:對方辯友,你只看到了金麗華的苦,你有看到我們郭敬明受的苦,金麗華好歹已經跟韓寒有了一個女兒,而我們郭敬明有什麼?什麼都沒有!苦等十年啊,等來只是一個朱梓驍!這是一個替代品,你們有沒有發現,朱梓驍的右邊側面45°角仰望的時候看上去很像韓寒嗎!對方辯友,郭敬明曾經說過,「他一定會找到你,你要等」,郭敬明已經等了十年了,不怕再等二十年!

反二:對方辯友啊,您說居然韓寒已經讓金麗華生了孩子啊,這就夠了嗎?那我是不是對我虧欠過的女人說,我給你們一個孩子,這樣就足夠了!

正二:對方辯友,既不能說我們有了金麗華有了結婚就不能搞基嘛,對不對?對方辯友,我們從未有放棄你們一家人團團融融合聚嘛,在一個餐桌上,拖一個凳子,放一個郭敬明,這難道不是更和諧嗎?

反四:對方二辯讓我嚴肅地告訴你,我和你之間是有代溝的。那其實我退一萬步承認了就算結婚之後可以搞基,搞基等於在一起嗎?在一起等於應該在一起嗎?請你論證。

正一:對方辯友說來說去還是一個舊思想,你說韓寒跟郭敬明他們有代溝,所以我說跟我方二辯間有代,可是我恰恰覺得你們兩個性格可以在一起可以互補呀!對方辯友,你有沒有發現,郭敬明的眼神總是帶著……蛋蛋的憂傷,你有沒有發現郭敬明的床是雙人床,他已經為韓寒留了一個床位你知不知道!

反二:對方辯友,我摸著我的心告訴對方二辯,是沒有可能的!愛因為在心中,愛我只說一次!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正二:對方辯友,只要人人都獻出一片愛,這個人間將變成所謂的天上人間啊!對方辯友一直不承認這張圖是所謂的P的,其實我方也一直無法驗證這張圖這個牽手是P的,但是即便它是P的,曾有記者採訪說,問郭敬明,你有沒有看到上海絕戀中的那張你和韓寒牽手而坐,郭敬明淡淡地想一下說,我不介意,只要讀者喜歡就好。對方辯友啊,場下那麼多的觀眾都認為,郭敬明和韓寒應該在一起,郭敬明和韓寒都不介意,場下的觀眾也不介意,為什麼你非要拆散這所謂天賜良緣呢!

反二:對方辯友居然說他看不出這張圖是P的!但是我可以摸著我的良心告訴對方辯友這張圖是P的,對方辯友身為一個計算機系的男子,後天就要答辯了居然看不出這張圖是P的,你這答辯要怎麼過呀!

正二:對方辯友,我研究的是軟件!因為這張圖啊確實它有太大的混淆性了,但是我們說啊,還有另外一張圖,兩個人在床上,你儂我儂!對方辯友,難道,一次是P,兩次也是P嗎?偶然中肯定有其必然原因,那麼我們說是吧!

反四:對方辯友,很高興您後天就答辯,我告訴你,我明天就要答辯,我是學化學的。我們說什麼叫應該在一起,假設我們把兩個人比作成原子,他們碰撞之後可以結合生產分子。但是現在應該在一起的韓寒已經有了女人,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分子,如果說他們兩個應該在一起,先要拆散一個分子,再去尋找另一個原子,請您告訴我這為什麼應該呢?

正二:拆散之後才有原子爆炸嘛,原子爆炸後才有我們所謂的世界的高潮不是嗎?

反一:我覺得對方二辯一直在用輿論的巨大壓力來綁架我們,我覺得我再不站起來今天就沒有我說話的機會了,所以我在這表個態,就是我希望對方二辯你的女兒為他的父親感到自豪,謝謝!

正四:我想告訴對方一辯,何止綁架了你們,簡直是強姦了我們!所以今後,我方二辯的所有發言僅代表他個人立場,不代表我們的立場。也請我方二辯搬個小板凳自己坐在這邊,……扯出一個女人來了,為什麼兩個男人的事情變著變著變成了兩男一女的事情呢,韓寒自己說過一句話,覺得說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兩男一女去旅行,很顯然嘛,因為多了一個女人嘛!

反二:好,很高興對方辯友在對方二辯的問題上和我方達成一致。那,我記得我們今天戰場打得有點集中,我們擴散一下戰場,對方應該還提到過說可能這兩個人在一起吧,他們文學上更有促進。這我就不明白了,我覺得如果這兩個人在一起的話,那麼文學角度上講,可能郭敬明以後寫來寫去也就「夢裡花落知多少」,韓寒再也寫不出那樣的文章,他只能寫「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正一:對方辯友這不是不好嘛,我們且放下我方二辯的問題,我們來看一下色戒,不知道對方辯友色戒有沒有看過啊,色戒,愛情是搞出來的啊有木有!

反四:對方辯友色戒我還真是沒有看過,不過我覺得這個應該在一起的問題,不管郭敬明和韓寒,究竟他們主觀上是否存在意願,你們都救不了,所以我們還是回到大眾的桎梏上這個問題來講。那您方剛才說了,有粉絲的意願,但是他們不該在一起又是因為有這樣種種的壓力,那請您給出一個不矛盾的結論,到底大眾是希望他們怎麼樣呢!

正四:對方辯友我回到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想要他們兩個在一起這樣好像很不合理。那對方辯友講一下,什麼情況下我們才可以說兩個人應該在一起呢,那麼按照對方辯友的邏輯,是不是從來不可以存在這麼一種情況,那兩個人在一起呢,除非這兩個人已經完全結婚了,並且已經有了結果了。

反四:對方辯友我很嚴肅地告訴你,我對於神聖的愛情一直是保持一個嚴肅的態度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什麼叫應該在一起,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應該在一起是兩個人必須要有真愛,並且在他們彼此看來,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可以預計的未來內,可以產生比較好的結果,謝謝。

正二:對方辯友啊,據我所知啊,請允許我必須要發言一下,因為我知道反方四辯的一個背景啊。您和您的女朋友已經暗戀,哦,不是暗戀,相互戀愛已經長達好幾年之久了,不知道對方辯友有沒有產生什麼愛的結晶呢?對方辯友,並不是因為有愛才應該在一起啊,我剛才也已經說過了,有愛也會紅杏出牆,有愛也會同床異夢,有愛對方辯友到現在也沒有產生愛情的結晶嘛!對方辯友啊,還記得那句話嗎,到現在,愛情不可靠,搞基是王道!愛情不是搞出來的,是調教,調出來的啊,對方辯友!日久生情日久生情,我們兩個應該在一起論證的是一個發展的趨勢,他們倆到最後能不能走在一起還是要他們倆,看他們自己的造化呀!

反一:我覺得對方二辯一直沒有女朋友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對愛情的定位很迷惑,他剛才一直說,愛是搞基搞基,愛是搞出來的,又說,你們也聽到了,我就不重複了,所以我覺得這個,對方二辯你不要把自己多年對愛情這個渾渾噩噩的理解強加在韓寒和郭敬明這兩個人身上。而且我們其實也完全能理解作為一個朋友,今天你為何這麼衝動和雞凍,其實我……心裡也是有數的。

正一:對方辯友你說到了重點上,我方二辯對於愛情嚮往了多年未果,現在他把世界轉到了基情上,您又像一盆冷水一樣把他澆滅,請問讓他情何以堪?

反四:對方辯友,不是我方讓您方二辯情何以堪,而是對方二辯讓我方四位辯手情何以堪啊!

正三:那麼今天您告訴我說,讓我們證明他們兩者有真愛,我方已經舉了這麼這麼多的例子證明他們兩個之間這麼這麼強烈的情愫,這麼強烈的溝通的話,對方辯友都不會承認,那麼是不是只有兩個人真正結婚了之後,我們才能告訴他們兩個之間有愛呢?

反二:對方辯友其實整場比賽都在YY一個場景,他們之間有真愛,那麼事到如今呢,我也YY這麼一個場景與大家分享,這個好比吧,比如郭敬明躺在韓寒的臂膀之中,郭敬明對韓寒說,「我像只魚兒在你的荷塘」,韓寒摟著郭敬明說,「在我的心上自由地飛翔」,您覺得這一幕和諧嗎!對方辯友!

正四:太和諧了!(一片掌聲)鼓掌的全是腐女好不好!

反一:對方四辯當了我三年的徒弟,在我方二辯這種問題上竟然回答出「太和諧了」,我表示我趙FD這輩子沒有收過任何徒弟!

正四:其實啊,對方一辯你又錯了,徒弟這個問題一直是您單方向YY出來的呀!您方可以YY,我方也可以YY嘛!我們來看一下這個辯題,這個辯題對方辯友一定讓我們拿出真憑實據出來,朋友啊,這個東西怎麼可能講真憑實據嘛!當然要看自己的想像力嘛!兩位都是文人,都是寫手,都是要靠想像力的,沒有想像力他們怎麼在一起?

反三:以對方辯友今天的邏輯來講的話,如果兩個人之間稍微有點什麼,我們就可以來YY他們,那麼我們也知道,我們在學校裡,你經常會傳出緋聞之類之類的,那難道那些人都應該在一起嗎!那豈不是全天下都亂套了嗎!還有剛才對方辯友也講到的是他們在一起這一幕多麼和諧啊,而郭敬明曾經也說過,愛的最高境界是經得起平淡的年華,那麼我不知道在若干年之後,他們之間是否還有對方辯友所謂的這種基情,跟搞吧搞吧搞出來的這種感情呢!我不知道在若干年之後,他們是否會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呢?

正四:對方還在糾結愛不愛的問題,那好我只問對方辯友一個問題,那就是張柏芝和謝霆鋒有沒有愛,張柏芝和……blablabla有沒有愛!

反三:這是他們的問題,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們現在確定的是韓寒和郭敬明之間沒有愛。

正三:對方辯友都不知道怎麼判斷兩個人有愛,那怎麼判斷出兩個人沒有愛呢?沒有判斷有愛的標準就能出來判斷沒有愛的標準了嗎?

反二:對方辯友,我現在不能判斷出張柏芝和謝霆鋒之間還有沒有愛,我也不能判斷張柏芝和blablabla之間還有沒有愛,但是我能判斷的是謝霆鋒和blabla之間,沒有愛!

正一:對方辯友……告訴我什麼叫有愛,他們之間到底有沒有愛,對方辯友我告訴你,激情是一瞬間的,而基情卻是長久的!對方辯友,你們沒有看過色戒,那麼我們來看斷背山,斷背山裡面那兩個男人到劇中那個女人和那個男人離婚了以後還在一起,說明了什麼?說明了基情是長久的!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大家對於我一辯稿裡的0.618沒有質疑,沒有人問過我那個減去的0.5,那個0.5是什麼嗎?在座一定有數學系的,我方四辯和對方一辯都是數學系的,沒有人有過這樣的疑惑嗎?0.5是什麼?

反二:好,對方辯友,0.5是什麼?

正一:既然對方辯友虛心地求教了,我就大方地告訴你,0和1,兩個人在一起,除以2,就是0.5!謝謝。

反一:呵呵……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主席:那,本場的自由辯環節就到此結束!

耽美同人區成立了,快來按讚吧!!!

韓寒郭敬明應不應該在一起(辯論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