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魔法]

《另一種人生》 2 作者:聿暘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07021 10 11
另一種人生1
另一種人生3
另一種人生4
另一種人生5
另一種人生6
另一種人生7
另一種人生8
另一種人生9~16
另一種人生17~23<全文完>

文案
和里昂一起進入亞康斯坦城的魔法學院唸書的蘭,在陰錯陽差之下,居然遇上了人們口中的傳奇人物,大陸最強的傭兵團的團長--修‧亞倫提特。
不僅如此,連他們一群學院裡的同伴們都同時被邀請,加入這個傭兵團。
對於戰爭,來自未來的蘭,從來就只在書上理解過,像這樣距離這麼近,總讓人非常不安。
蘭的出身對飛翔大陸上的人們來說,是一個極端神秘的存在。
他的外貌比精靈還要美貌,卻不是精靈。
他毫無魔法概念,卻偏偏擁有最稀少的光暗系魔法師的資質。
他討厭戰爭,卻會為了同伴願意上戰場。
最重要的是,無論是對里昂或修來說,
這個愛鬧任性的美少年,是他們怎麼都放不下的寶物……

第一章
  深夜的奇斯城城堡「怎樣?」傑瑞特一看里昂從蘭房裡出來,馬上出聲詢問,不是他們杞人憂天沒事找事,而是蘭永遠瞞不了任何一個關心他的人。  「唾了。」「我可以請問您跟蘭說了些什麼嗎?」雖然兩個人的年紀在這一個世界裡來說相差並不多,但是以修的經歷,里昂還是用了敬語。
  
  「別那麼稱呼我,我只跟他聊了一些簡單的事情並歡迎你們加入我們而已。」對於里昂沉穩不亢不卑的態度,修很是欣賞,將剛剛跟蘭的對話大概說了一次。
  
  「你們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情變化?」如果是里昂他們,他倒是沒什麼好訝異的,而他自己身處於領導地位,探看人心的本領自然不在話下,但是就連達迦也能看得出來,這就有點令人訝異了,那個小東西的掩飾功夫應該不差。
  
  「蘭有一雙沒辦法說謊的眼睛,當他不安難過時眼睛是如夜空一般的深藍。」里昂想起蘭會說話的雙眼,英挺粗獷的臉柔和許多,從救起蘭到他張開眼睛的那一瞬間,就一直深深被那一雙多變的眼瞳所迷惑。  

「所以每次如果蘭想要掩飾什麼時,都會不自覺地垂下眼簾,但是又怎麼可能逃得過我們這些關心他的人的眼睛……我曾經見過純真美麗的精靈,但是蘭比精靈還要潔淨,這世上沒有精靈擁有一雙像蘭一樣純潔清澈的眼睛。」雷瑟露出笑容接著說,他是個經驗豐富的冒險者,為了獲得更多的數據與訊息,在這一片大陸上的種族他大部分都見過。然而第一次看到跑到他們教室找里昂的蘭時,愣了半天也沒辦法將他歸類為哪一種生物。
  
  那天他跟里昂在魔獸窟裡說的,其實並不完全是一種笑語,而是真的覺得蘭獨立於這一片大陸上的種族而存在……而事實上,有時候靜靜不說話的蘭,也的確給人一種虛幻的不存在感,總讓人覺得他隨時隨地都會消失,這也是里昂跟他們無時無刻總是盯著他的原因,怕一個眨眼,人便消失在他們眼前。
  
  「會變色的眼瞳?」修望向仍未關上門的休息室,床鋪上對他們來說絕對可以說是嬌小的身子正好動了一下,側過身子,一讓完美無瑕的臉龐顯露在眾人眼前,銀色帶點透明礡的柔細長髮順著臉頰滑下,遮住了一起爬上床睡在身邊的水藍,毛茸茸的小小腦袋晃晃,撥不開纏人的細絲,小爪子又抓抓,終於張開水汪汪的大眼迷糊瞪著銀髮半晌,小爪子抓著髮絲又睡了過去。一大一小的兩個,不但模樣可人,連性子都一般可愛得教人不禁莞爾。
  
  「還有銀色的髮絲,我活了這麼久,從來不曉得飛翔大陸上有如此美麗的頭髮。」達迦瞧見首領紫瞳裡閃爍的銀光,知道他也注意到那一頭秀髮的稀罕,在送里昂他們到城堡之後,他特地去城堡裡的圖書室查了書,雖然這裡的書比不上光明學院那麼豐富,但是基本該有的書籍都有,沒有一本書裡提到任何銀髮或瞳色會因心情更改的種族,就連最不常看到的神、魔兩族都沒有。
  
  里昂輕輕關上房門,心裡想起救起蘭時的景象,那時有很多的事情他都放在心裡沒問,因為蘭怎麼說,他便怎麼信,蘭不想說的,他也不願勉強在這樣的時代裡,一個身份不明的人很容易為自己帶來問題甚至死亡,但是瞧著蘭努力隱藏不安卻總是讓瞳色洩漏心情的模樣,他變得不是那麼在乎。
  
  只要蘭好好地在他身邊就好,他不在意蘭究竟是誰,也不怕蘭帶給他任何麻煩。他想,騎士的榮譽之所以延續至今,正因為每一個人都能擁有與他一樣心情的時刻,想要用自己的手保護對方一生,看著對方的笑而喜悅。儘管他還沒有騎士資格,但是他已經懂得了騎士所要守護的榮譽是什麼。
  
  「你們知道他來自哪兒嗎?」「遙遠的地方。」幾人不約而同的回答,然後各自愣了一下回看彼此,輕笑出聲。
  
  「那是蘭給我們的答案。」傑瑞特看修與達迦都是一臉疑惑,於是補充說明。
  
  「就這樣?」「就這樣。」「你們沒再多問嗎?」雷瑟聳聳肩,  「沒那個必要,蘭如果不想說,那我們也就不會多問,反正我們相信蘭不會害我們。」傑瑞特拍了雷瑟的肩膀一掌,  「你應該說,就算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肩擔起就是了,只要蘭開心就好。」「這樣可不太好。」看他們笑得無憂無慮的樣子修想起自己似乎很少有過這樣的情感。因為自身的優異,在他很小的時候,便接受了超過年齡所該學習的知識,早早地便踏上戰場,不管做什麼事情、說甚麼話,都會不由自主地觀察場合再決定。然而這群年紀跟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少年,還沒有機會學習到這種圓滑。
  
  「什麼意思?」里昂信任這個人所散發出的氣度與能力,並沒有為他的反駁而馬上就怒火沖沖,修這個人不會因為外表的年輕就失去讓人信任的力量,而他自己也不是會因為外貌取人的那一類人。
  
  「你們的關係很容易被人利用,只要誰掌握了蘭的安全,等於就掌握了你們的力量。」而他們的力量現在固然還不足以令人驚駭,但是想必再過個幾年,必然會有驚人的成就。
  
  在他眼中,叫做里昂的紅髮男子擁有非常難得沉穩不失智慧的氣質,再搭配高強卻無比內斂的武力,將來絕對會是雄霸一方的將領。
  
  而穿得一身邋遢,臉上帶著壞笑,雖然懶洋洋卻給人一種靜不下來的感覺名叫傑瑞特的男子,大概會是最容易攻破人心防的軍官。
  
  黑色頭髮的這一個,長相帶著一股豪邁氣息,可是一雙眼睛有著藏得很深的精明,老練的說話方式和行為的人物……,有著跟里昂完全不同的信任感。
  
  他們都還年輕,等成長到定程度的時候,擁有了與能力相配的權勢時,房間裡的小東西就會成為權貴眼中最炙手可熱的獵物,同樣不是什麼簡單這還不包括小東西本身的價。
  
  經由修這麼一提醒,這才想到自己也會替蘭帶來麻煩,腦子裡只想過如何隔絕那些覬覦蘭的惡人倒是沒想過自己也可能是別人眼中的對象,那不是他們所願意見到的。
  
  「我懂了。」這只是一個好意的提醒,提醒他們別輕易將蘭對他們的重要性給曝露於外,並且提醒他們在還沒有自己的地位之前,盡量隱藏並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修讚揚地看著這一群馬上就能瞭解他想法的人,要是能將茁壯後的這入自己的軍隊,想來軍隊的實力可不僅僅是人數的提升這麼簡單而已。
  
  「你們什麼時候回學院?」如果能有多一點的時間,他想要好好瞭解那個小傢伙。  「明天就要回去,因為某些原因,我們幾個的課程比較多。」「得罪了人?」幾乎是不加思索地,修馬上就道出可能性。
  
  「你果然是故事裡的人物。」傑瑞特嘖嘖有聲地微笑,在這個男子面前,他確切意識到他們之間的差距不僅僅是短短的年齡,還有太多自己所不能及,上天果然不是很公平,有些東西就算學一輩子,恐怕也及不上眼前的這個男子。
  
  傑瑞特的話對他來說已經算是接近公開的稱讚.修以一個淺笑帶過,至於內心的真正想法,恐怕只有他一個人才知道。
  
  「我等你們畢業。」那是他在這天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一句充滿自信像是具有預知力量的話,之前他對聖蘭緹斯說了一次,現在他又說了一次。
  
  只在那個被里昂他們譽為飛翔大陸唯一樂土的城裡待了三天的時間,很快的我們又趕回學校努力完成自己的學業,尤其在將要開始測驗的日子,沒有太多的時纏擊擊問去回憶那短短的三天。

在那三天之中,我也只見過修那麼一次。畢竟是人人口中故事裡的人物不會有太多的時間來陪伴我們這些學生。離開前達迦跟我們說,那一顆難得的魔晶石,已經請矮人族最好的工匠,打造成一把強力的魔導武器,相信在未來的戰役裡可使獲得它的戰士多了一股強大助力。並且歡迎我們時常到城裡玩,即使手中沒有可以賣的魔晶石也沒關係。
  
  不過說是這樣說,對那大陸著名的黑色軍團崇拜不已的幾個人,還是帶著我一起到魔獸窟裡殺怪取晶石,目的除了賺錢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希望這些晶石可以幫修的軍隊帶來助力,也順便訓練自己的戰鬥能力,早日離開學校,投入到戰場上。
  
  我想,對於里昂他們的幫助,修他們應該是非常欣喜的吧。
  
  畢竟鑄出一把融合高等晶石的武器,或是做出一個高等的卷軸,等於使戰場上多了一個戰將或魔導級的人物,想起那天在練習場上看到的兩個隊長,如果讓他們手中握有能使魔力增幅的武器,相信使出所謂的禁咒並不是沒有可能。
  
  能使出禁咒的魔劍士,在戰場上會變成讓敵人聞之喪膽的死神,在大家都以為沒有戰力的情況下.隨手拋出一個高等卷軸,也同樣是一件可怕的事。  「流口水了,需不需要手帕。」心裡想著之前在奇斯城的一切,傑瑞特的大臉突然出現在眼前,還故意擺出一臉「念!好髒!」的表情。
  
  哼!別說本少爺連發呆都美得緊絕對不可能流口水,單單他那種癟腳的演技,怎麼可能騙得了我。
  
  「免了,謝謝你的「好意』。」回神仔細一瞧這才發現不只傑瑞特,連剛剛還在練劍的里昂都已經圍到我身邊看我發呆,而且從他們的表情跟動作看來,大概已經看了不久的時間了。
  
  真是的,就連發呆都有人欣賞,這讓我很難不驕傲呢。
  
  唉……「你們不練劍在幹嘛?」因為給了雷瑟他們能量劍,所以才趁下課的時間到這魔獸窟附近的偏僻地方練習,有空還可以順便進去裡頭殺殺魔獸賺賺錢。
  
  「已經接近晚上,該回去了。」里昂笑著摸摸我的頭,幫我把落在頭上的葉片取走,很快的一個動作,但還是讓我瞧見了他虎口處的磨傷,忍不住皺眉。
  
  「這麼認真做什麼?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能量劍都能磨出傷痕來的。」往其它人身上看去,果然每一個人手上都傷痕纍纍。要知道能量劍可以順著配戴者的心情做變化,只要略微感到磨手,它就會自動做出調整,很少有人會因為練習而磨傷,可是現在卻有幾個例外在我眼前。
  
  「還好。」「騙人。」很快地念著咒語,瞬間將所有人手中的傷痕給抹去。
  
  為什麼這麼認真?
  
  其實不用問我也知道。
  
  那幾天裡,他們有機會瞧見自己與真正戰場上軍人的差距,為了早一日自立,他們才會如此磨練自己。
  
  只是…值得嗎?
  
  生在沒有戰火的年代,我無法理解他們那一顆炙熱的心,無法認同所謂的奉獻犧牲。
  
  「又出神了,你最近常常心不在焉。」里昂擔心的眼神讓我心裡微微地疼,我的困惑似乎也嚴重擾亂了他們的心。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在這個世界裡,我,什麼也不是。「里昂……」「嗯?」「你們……」向來有話直說的我.突然問不曉得該不該問。
  
  「問吧!別擔心什麼,我們一定可以回答你的。」雷瑟扛著用能量劍化成的巨刀在肩上,無比信心的瀟灑模樣卻帶著難以言喻的溫柔。
  
  再看向里昂始終不曾改變的溫柔眼瞳,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大家在畢業後,都會加入修的軍隊是不是?」「你一直都在煩惱著這個嗎?不喜歡我們加入修的軍隊?」眾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眼神,同時眼中閃過一陣看不出是什麼思緒的情感。
  
  「蘭不喜歡修嗎?」「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問……」接下來的話一旦問出來,大概會惹出不好的響應吧,說不定還會以為我是個沒良心沒志氣的膽小鬼……雖然,我的確是有點沒良心沒志氣……「想問……你們一定要參加軍隊嗎?一定要加入戰爭嗎?」如果你們全加入了這一場混亂,那我該怎麼辦?跟著你們一起?還是剩下我一個人?
  
  r蘭……聽了我的疑問,眾人紛紛在我身邊坐了下來,然而如此近的距離,我卻不敢抬頭望,害怕瞧見他們眼中充滿的,是對我的鄙視,或是一種早已經有了決定的堅定。
  
  「我知道你不喜歡血腥,也知道從小生長在深山裡的你,不會懂得我們想要投入戰場的心情,但是生長在這些戰亂國家中的我們,太瞭解戰亂帶給我們的痛苦,那時候在村子裡,你也發現了,除了老年人跟我們這些未成年的孩於(注)幾乎沒有健壯的成年男於。自小很多事情,都是由母親來帶領我們完成,並不是我們的父親不願意幫忙,而是我們的父親無能為力,因為他們有的身在遠方的戰火中,有的已經不在人世。太多太多的人,從小就是沒有父親的孩子……那種痛沒有人願意持續下去,只要是生活在這一片土地上的人,有誰不希望終有一天,可以不再聽聞戰火,可以不用怕妻離子散。
  
  所以…「所以你們不可能放棄是不是?」我搗住里昂的雙唇,寧可由自己的口中說出這必然的抉擇。
  
  「蘭,我知道你不喜歡戰爭,我想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需要參戰的是不是?你可以在後方援助我們不需要投入到戰場之中… …」「然後等你們回來?為什麼你們總是要我等?」從小到大,我哪一天不是在等待?
  
  等待有人可以想一想我?注意到我?等待爸爸媽媽有一天可以好好看著我?
  
  「是不是我就真的那麼沒用,除了等待之外.永遠也幫不上忙?」在星際,我曉得自己很聰明,但是來自一個龐大的家族,聰明的孩子多得是,單靠才智,永遠也站不上檯面,天底下總是會有比自己更聰明的人物,一旦不是最好,那麼也就永遠也無法讓長輩注童到自己,誰讓我是個空有外貌才智,卻不能武、體力也不好的混血種。
  
  「當然不是,你怎麼可以這麼想!」「那不僅僅是我的想法,那是事實不是嗎?里昂別想騙我,從小我就知道自己是個麻煩。」所以才會努力存錢,假裝自己其實很獨立,以為等到習慣孤獨的那一天.就不必繼續在別人的眼中瞧見對自己的厭煩。
  
  「因為我長相的關係,不論到哪裡都會惹人注意因為我除了一顆不笨的腦袋之外,連保護自己的力量也沒有,別人眼中的善良其實不過是因為我膽小,如果有人覺得我體貼其實只是我不想惹人討厭……我…嗚…」」「不准你這麼說自己!」一雙強壯有力的臂膀,緊緊、緊緊地將我納入胸膛,將所有的話語一起淹沒在那寬闊結實的天地裡。
  
  砰咚、砰咚,有力的心跳聲,不斷自耳邊打入心坎中。聽著那有力的聲音,有種我們都是一樣的感覺……不管是在星際,還是在這一個世界,人們胸膛裡的聲音,都是這樣噗通噗通響著。
  
  「蘭:…‧在你眼前的我們,都是大人眼中的孩於,很多事情.我們懂的不比大人多,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們都很清楚。」溫柔地把我扶起,讓我的雙眼可以直直地看進那一雙溫和充滿力量的眼瞳。
  
  「你知道是什麼事情嗎?』我搖搖頭,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因為不安而顯得有些任性的話,叫一邊仍一臉嚴肅的大夥兒不禁露出笑臉來。我又沒說錯,你們不說,我怎麼可能知道是什麼事情,我可沒未卜先知的能力。  「那我說,你要仔細聽著,也要牢牢記著。
  
  我點點頭。
  
  「過去… … 不,或者應該說到目前依然是……我們同樣都是在後方等待的人,如果照你剛剛說的,那我們也是麻煩嗎?」「當然不是。」我很快搖頭。
  
  豈知.里昂他們卻點點頭,  「不,我們的確是麻煩。」突然,我疑惑了起來,我以為他要說的,應該是想盡辦法證明我不是麻煩的話,誰知道,卻來了這麼一句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話語。
  
  「蘭,在戰場上.凡是不能夠參與的人,的確是稱為麻煩沒有錯,但是在戰場之外呢?你曾想過既然我們是麻煩,那為什麼在前方作戰的勇士,在後方辛苦的母親們.卻要用自己的汗水鮮血與性命來保護我們這些麻煩暱?」雷瑟在里昂對我說話時,手裡拿著乾淨的帕子小心翼翼、仔仔細細地幫我擦掉掛在眼角遲遲不肯落下的眼淚。我不是傻瓜,我知道里昂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真難為他了,平常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自從認識我之後,開始學會怎麼樣說故事安慰任性小鬼。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里昂。」忍不住.我伸出雙臂抱抱他,也許是從小就缺乏擁抱的關係吧,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好喜歡好喜歡被他們像抱娃娃一樣抱著,也喜歡像無尾熊一樣掛在他們強壯高大的身體上,真的好溫暖。
  
  「知道了就好,  與其說是麻煩,還不如說是一種牽掛。」「讓人心疼的牽掛。」傑瑞特捏捏我的臉頰笑著說。
  
  「為什麼?」可是,我還是懊惱,還是有好多好多的不明白。
  
  「什麼為什麼?」里昂摸摸我的頭.乾脆把我像孩子一樣抱在懷裡,反正我們兩個人的體格差異的確就像大人跟孩子一樣。
  
  「為什麼你們願意這麼疼我?」在遙遠遙遠的地方,除了好久不見的學長,我幾乎可以說是爹不親娘不愛的孩子,如果說長得好看就肯定人見人愛.那絕對是騙人的。
  
  畢竟一個有權有勢的家族裡,能被重視的只有未來可能成為繼承人的人選,我的年紀太小,家族裡的堂哥堂姐們都已經展露出他們能幹的一面,一議決策者開始預定人選,我的年紀正好卡在完全沒有機會的地帶,所以不會有人注意我。唯一可能注意我的只有我父母,偏偏他們只對彼此跟自己的事情有興趣.弄得我跟棄兒沒什麼兩樣。
  
  若非星際的人都曉得名字上冠了個「聖」字的人背景惹不起的話,我早不曉得被棄屍到哪個角落去了。
  
  因此我從來不認為有誰可以平白無故就獲得別人的疼愛.至少在我自己身上,我至今依然不懂里昂他們願意對我這麼好的原因。
  
  「這個啊:…」不只里昂,每一個人都是一臉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表情。
  
  「蘭.你的問題不是普通的難。」「會嗎?」會想要疼一個人應該都是有原因的吧?
  
  「嗯!」幾顆頭一起搗蒜。
  
  好吧,雖然他們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是我曉得.並且再清楚不過他們對我的好,至於為什麼,好像就不那麼重要了……「真的說不出來?」「真的,喜歡就是喜歡。想疼就是想疼,要什麼原因?」忍不住嘟嘟嘴,再往里昂懷裡黏,暖呼呼的好不舒服。「真的?」「蘭:…‧」無比無奈的語氣。
  
  「呵呵。」好吧,放你們一馬。
  
  不過……如果有一天.你們上了戰場,即使我會害怕,即使我什麼都幫不了忙,我也不會傻傻在後面等候。
  
  在這裡……我再也不要在看不到對方的地方等候,寧可一起往前.即使迎接的是淚水,在這一刻我真的相信,只要能看得見.我就能學會無畏……(注)每個國家成年定義不同,一般以二十歲獲得長輩洗禮為準.在學校就以畢業為準。
  
本帖最後由 silvia416 於 2014-3-10 18:27 編輯

  • 1評分人數

  • +38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antonia421563 +38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人生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