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穿越重生]

《誰是誰的傷》作者:neleta <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03883 70 73
文案:
我對你的愛只屬於我自己,誰也拿不走,
你可以不愛我,但不能阻止我愛你。
深愛西門竹音的段華,被誤解,被傷害,
但他仍是不悔地用自己的生命除掉了威脅西門竹音的人──西門竹音新婚妻子的父親。
死後的段華奇跡般地投身在與他性格極為相似的香港娛樂界太子陸不破的身上,更加神奇的是,他投身的時代沒有任何的變化;
在一對性格奇特的父母“關愛”下,段華毅然決定忘掉過去,重新生活。
一個在香港,一個在紐約;
一個是已婚的成功男士,一個是剛滿十八歲瘦如竹竿的籃球飛人;
段華死了,可陸不破又見到了他“曾經”深愛的男人。
還愛嗎?不,愛西門的是段華,他是陸不破。
知道他死的冤枉又怎樣?說不回頭,就不回頭。
打死他,他也不回頭!
那,“做”了他呢?

芒桑梓

後來(芒桑梓番外)


前篇:
  美國紐約的一間教堂內正在舉行盛大的世紀婚禮。婚禮的男主角是美國華裔中最大的家族西門家族當今的掌門人,世華財閥的首領西門竹音,而女主角若蘭的身份則讓許多人無法接受,她只是美國一個小小黑幫頭目的女兒,她的父親若連啟雖然從黑道轉入了白道,做起了正當生意,但和西門家族比起來,他就是乞丐。新娘子頗有些麻雀變鳳凰的感覺,當西門竹音,這個美國上層社會有名的冷情酷少宣布要迎娶他孩子的母親若蘭小姐時,無數千金小姐傷心欲絕。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西門竹音這一百煉鋼的男人,終成了美麗溫柔的若蘭的繞指柔。而為了若蘭,西門竹音甚至不惜同他多年的好友段華決裂,引來一片唏噓。無論有多少人不祝福這段婚姻,西門竹音在5月20日,他的生日這天,舉辦了盛大的婚禮迎娶若蘭,告訴所有人,他有多麼愛這個女人,愛他們即將出世的孩子。
  新娘更衣室內,若蘭穿著婚紗坐在梳妝檯前,三位化妝師正在為她做最後的修飾,再過半個小時,她將嫁給心愛的男人,她腹中五個月大的孩子的父親。若蘭淡淡地微笑著,眸中是無法隱藏的幸福。有人敲門,伴娘打開門,但她攔住了門外的男人。
  “段先生,你是怎麼進來的?!請你馬上離開。”顯然,伴娘並不歡迎來人。若蘭聞聲神色微變,站了起來,婚紗下隆起的腹部明顯。
  門外的男人穿著一身銀色的西裝,利落的短發,姣好的五官讓人看起來賞心悅目,最重要的是他那雙眼睛,黑色的眸子裡是他常有的嬉笑。男人很瘦,凹下去的雙頰少了以往的紅潤,不過他的精神卻很好,不似前段日子的頹廢和憂愁。
  男人並沒有進去,而是對房間內正看著他的新娘笑著揮揮手:“嗨,新娘子,你今天可真美。”
  若蘭僵硬地笑笑,問:“有事嗎?”
  “嗯,有事,可以單獨和你說嗎?”段華背在身後的右手伸向前,是一束百合花,“我是來祝福你的,我馬上要走了,有些話想單獨和你說,可以嗎?”
  “不行!請你馬上離開,不然我要叫保安了!”伴娘攔在門口,不許這個曾經意圖傷害若蘭的男人進來。
  男人沒有看她,還是看著新娘子,笑得誠懇:“我是真心地來祝福你的。只是有些話不適合讓別人聽到,說完我就走,最多十分鍾,可以嗎?”
  “可以。”出乎伴娘的預料,若蘭勉強地笑笑,對伴娘說,“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你們在外面等我吧。”
  “可是……”伴娘並不放心。
  “我可沒有命死第二次哦。”男人嬉笑地對伴娘說,然後擠了進來走到新娘面前,雙手遞出花束。“新婚快樂,祝福你。”
  “謝謝。”淡漠地接過,若蘭的眼中是防備。
  “我的時間不多了,可以讓我和新娘單獨說幾句話嗎?”段華轉頭對還沒有出去的伴娘、化妝師說。伴娘和化妝師猶豫了一會,離開了。若蘭為他這句話閃過詫異,但沒有多問。
  門一關上,若蘭向後退了幾步,保持安全距離。段華看了她一會,笑了一聲。
  “你愛他嗎?”
  若蘭知道男人說的“他”是誰,她道:“我愛他,我對他的愛不亞於你。”
  段華的脣角微顫,但他還是保持著微笑:“你能發誓,再也不傷害他嗎?”
  若蘭垂眸,深呼吸幾口氣後,她抬眼堅決地說:“我不會再傷害他。”
  “那就好……”段華扯扯襯衫的領子,似乎有些呼吸不過來,“你有了他的孩子,不管你曾經對他抱得是怎樣的目的,我都希望你能記住你說過的話。他愛你,我從未見他如此愛過一個女人。若蘭,我從不後悔曾要殺你和若連啟,意圖傷害他的人都該死。因為我對他的愛,你根本比不上。”
  若蘭的呼吸有些急促,她強自鎮定地說:“對不起,我並不想傷害你。”
  “你不需要和我說對不起,你根本傷不了我。”段華自嘲地笑笑,“能傷我的只有他。”
  若蘭轉過頭,不敢看男人的眼。
  “若蘭,不管他有多恨我,多誤會我,我都不會怪他。這隻能說明你在他心中的分量勝過我,我輸得心服口服。但是,”段華的聲音陡然一變,變得極其陰冷,“如果你再妄圖盜取他的商業機密,傷害他,傷害世華,我就是下地獄也不會放過你。哪怕他再給我一槍,我也不會放過你。”
  若蘭的身子開始發抖,她大口大口地喘氣,不說話。
  段華又笑了,笑地淡然:“我很羡慕你,所以,好好愛他吧,不要再傷害他了。上次你和若連啟做出的事我可以當作從未發生過,不能再有下次了哦。”
  門被人打開了,進來的男子淡藍色的雙眸瞬間冷凝。段華轉頭,笑著舉起雙手:“啊,別誤會啊,我發誓,我只是來祝福新娘子的。”
  “出去。”新郎官,西門竹音的聲音沒有一絲的溫度,根本不像面對十幾年的老朋友。
  “OKOK,我馬上走。”段華也不介意,聳聳肩,走到新郎官身邊時,他深深一笑,“西門,祝福你,要幸福哦。你今天很帥。”說完,不再看新郎冷下的臉,他吹著口哨離開了。
  “沒事吧。”西門竹音問似乎要哭的新娘。
  “沒事。”若蘭搖搖頭,“音,他只是來祝福我們。”
  西門的眼神閃了閃,道:“婚禮馬上要開始了。”說完,他就關門走了。若蘭摸著自己的肚子,對著窗外嘆了口氣。
  “對不起……”
  上了車,段華微笑地喘了幾口氣,被西門打傷的肩膀隱隱作痛。先愛上的人註定會痛苦。他愛上了西門,愛上了他多年的好友,而他得到的,卻是和西門的決裂。他不恨西門,真的不恨,如果他和西門換了身份,他也會和西門一樣。誰會懷疑自己深愛的女人呢,何況那個女人是如此的溫柔,如此的善良,如此的美麗,而且還懷了他的孩子?
  要怪只能怪他太衝動,沒有掌握到足夠的證據就在西門的面前說他心愛的女人的壞話,而在此之前,西門剛剛拒絕了他的告白。因愛生恨,任何人都認為他是因為嫉妒才會處處與若蘭為敵,才會想著要若蘭的命,要若蘭的父親若連啟的命,以為愛讓他瘋狂地想毀掉若家所有的人。
  若連啟太精明,他的公司只是幌子,暗地裡他卻是一個很大的商業情報販子,專對那些大財團下手。而這次,他看上了西門家族,看上了世華。然後他派出了他最得力的部下,他的女兒若蘭。他成功了,若蘭引起了西門的注意,她得到了西門的愛。
  只不過在她偷取第一份商業機密的時候就不幸被他發現了。不,該說那是他不幸的開始。若連啟做了一個小手段,讓整件事看上去是他設計陷害若蘭。第一次,西門沒有相信他,只是言語警告了他。第二次,他打算直接解決了若蘭和若連啟,卻中了他們父女兩人的計。要想得到世華的機密,若連啟就必須除掉他這個心腹大患,因為世華的所有防禦系統都出自他手。
  西門開槍打了他,如果不是他閃得快,子彈會進入他的心臟,他現在已經在墓園了。從不知道心痛會讓人痛得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他嘗到了。誰讓他先愛上了呢,是他親手剪斷了兩人間的友誼,他不否認,他嫉妒若蘭,嫉妒得要死。但他不後悔,與其在見不得人的地方暗自傷神,他寧願告訴西門他的感情。
  “呼……”長長吁了口氣,段華看向教堂,裡面的婚禮進行曲已經奏起,王子和灰姑娘將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可惜我還要繼續奔波。”不滿地發句牢騷,段華微笑地發動車子,“該走了。”
  …………
  來到世華大廈的街對面,段華打了一個電話,沒有人接聽,他暗喜。今天是西門結婚的大日子,公司的高層幾乎都去參加婚禮了,現在36樓根本沒有人。下了車,大搖大擺地走進世華,他對前台因他的出現面帶為難的小姐露出他最陽光的笑容:“我只是來取走我的私人物品,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跟著我。”
  曾經,他在世華的人緣很好,他沒有架子,所以無論是前台的小姐還是保安都十分喜歡他,對他的離職,公司裡很多人都非常難過。前台小姐看看四周,保安假裝沒看到段華,她抱歉地說:“老闆不允許您再進公司,所以我只能給您半個小時的時間,副總。”
  段華感激地笑笑,祈求道:“一個小時行不行,我保證,一個小時後我馬上下來。我就要走了,想最後多看幾眼公司。”
  前台小姐只為難地考慮了幾秒鍾,就點頭道:“好,您快上去吧,有什麼事我會通知您。”
  “謝謝。”段華瞟了眼監視器,小聲說,“還是算了,被人看到你會很難做。這樣,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沒問題。”
  “到我的辦公室,打開我的電腦。只要打開一台既可,隨便哪一台。”
  前台小姐很驚訝,只是這樣?
  “你忘了我擅長什麼了?你放心,我不會做任何有損公司的事情。”段華眨眨眼,前台小姐會意地點點頭。世華中,有許多人都不相信副總會出賣老闆,出賣公司。說完,段華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個紅色的絨盒,打開,裡面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鉑金掛墜,上面鑲嵌著一顆淡藍色的寶石。
  他遞給對方:“本來打算送給新娘子當結婚賀禮,可惜沒有送出去。就送給你吧,只不過項鏈需要你自己去配一條了。不要拒絕我,就當是可憐可憐被炒魷魚的我吧。”
  前台小姐非但沒有高興,反而難過地想哭。她接過掛墜,語帶鼻音地說:“謝謝您,副總,很漂亮。”
  “不客氣。”段華轉身看向一台監視器,好像對面有他深愛的人。他凝視了良久,然後離開了。十分鍾後,前台小姐去了洗手間,又過了十分鍾,她才回到前台。
  ......
  ...........
  坐在車上,段華專注地盯著自己的筆記本,不停地看表。二十分鍾後,就聽電腦“嘩”地一聲響,他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輸入一道道指令。一排排複雜的字符在屏幕上閃過,段華的手指好似完全不需要他的大腦指揮,沒有一秒停歇。
  時間一分分過去了,他的鼻尖滲出汗水,但他毫不在意。與此同時,世華36樓西門竹音隔壁的副總辦公室內的五台電腦中,有一台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運行著。段華是電腦神童,五歲的他就會編寫程序了。世華的所有網絡防禦程序都由他編寫,同時,世華的監控設備、防盜設備,也都由他負責。西門竹音是經商從政的天才,作風犀利,手段狠辣,但他對電腦卻是天生的白痴,有了段華,世華才能固若金湯,這也是若年啟為什麼要把他趕出世華的原因。除了第一次若蘭幾乎得手之外,若年啟根本無法從世華得到任何有用的情報。而若蘭的第一次,也是在她剛剛行動時就被段華攔截到了,並暴露了身份。
  三輛車以極快的速度停在了世華的門口,把車停在隱蔽處的段華從後視鏡中看到了。他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加快了速度。
  “二重防禦程序啟動,嗶……”
  車上下來三個人,其中一人還穿著白色的新郎服。段華有一秒的閃神,然後他再也不看對方,專心手上的工作。新郎進了世華,五分鍾後,段華放在副駕駛座上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沒有接。
  “三重防禦程序啟動,嗶……”筆記本屏幕上出現一道控鎖的標誌,段華在心中念著,“快點,快點。”
  前台小姐恭敬有禮地面對冷漠的老闆,說:“副總只是想去取回他的東西,我對他說您不許他再踏入世華,副總和我說了一會,我沒有讓他上樓。”
  “只是這些?”西門竹音蹙眉問。
  “是的,老闆。”
  不消片刻,去監控室的人回來了,站在西門身邊小聲說:“他給了前台一份禮物,然後就離開了。前台曾離開過十分鍾。”
  西門的雙眸冷厲,問:“你離開了十分鍾,去哪了?”
  前台的臉有些發紅,又因老闆的眼神而有些不安,她微微低頭說:“我,我……”
  “你什麼?”
  “我月事來了,所以……”
  西門的眉峰緊了緊,又鬆開:“他給了你什麼?”
  “啊,”前台小姐抬起頭,慌張地拿出紅色的絨盒,“副總說他給若蘭小姐準備了一份禮物,可是沒有送出去,所以就給了我。”她打開盒子,讓老闆看清楚。
  西門看了一眼掛墜,眉峰又皺起,淡藍色的寶石像他淡藍的眼睛。他轉過臉,淡淡道:“不許他再踏入世華。”
  “啊,是,老闆。”前台小姐小心地收起絨盒,垂下的眸中是為一人的難過。
  過了幾分鍾,西門掏出手機撥電話,仍是無人接聽,他掛了電話抬腳離開了。門口的三輛車又返回教堂,在那裡,新娘正等著新郎帶她去機場趕往他們蜜月的聖地。
  “七重防禦程序啟動,嗶……”
  發現那人離開了,段華松了口氣,擦擦鼻頭快要滴下的汗水。當屏幕上顯示十重防禦程序啟動時,段華笑了,自負地笑了。
  “如果誰能打開我這十重防禦系統,那西門敗給他就是天意。”輸入最後一道口令,段華癱軟地靠在椅背上。這是他一個多月來不吃不喝研究出來的超級防禦系統。
  “西門,今後我幫不了你了,這個就算我送給你的結婚禮物吧,哪怕你不喜歡,你也要留著。”疲倦地閉上眼睛,段華關了電腦。三分鍾後,他辦公室的那台電腦自動關機。
  “段羽,是我,下課了嗎?好,不,你不用來找我,我去接你。嗯,你在門口等我,一起去吃飯,好。”
  短暫休息了一會,段華撥了他在這個世上唯一親人的電話──他正在讀大學的弟弟。父母八年前死於空難,他和段華相依為命,但說起來他並不是一個好哥哥,他把太多的時間花在了西門的身上。
  驅車來到學校門口,段羽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剛停好車,對方就一路小跑地過來。打開車門,讓弟弟上車,段華彈了下他的額頭:“也不看路,有車怎麼辦?”
  “我看路了。”段羽不滿地摸摸並不疼的額頭,把書包扔到後座,“哥,你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
  “哥忙完了,所以來看你啊,怎麼,不願意見我啊。”發動車子,段華一臉敢說不的表情。
  “哥。”段羽擔心地觀察哥,今天是那個混蛋結婚的日子。
  “幹嘛?在學校闖禍了?”專心開車,段華沒看到,或者說是避開了弟弟的關心。
  “我怎麼會闖禍。”段羽悄悄鬆口氣,笑著說,“我可是乖學生。”
  “哼,小小年紀就往家裡帶女孩子,還是乖學生?”毫不客氣地吐弟弟的槽,段華的眼裡閃過愧疚。
  “哥……”段羽惱羞成怒。
  和弟弟吃了一頓愉快的中飯,又聊了近一個下午,段華這才送弟弟回了學校。段羽住在學校附近,每週末才會回家,看著弟弟走入學校,一直看不到身影了,段華才上了車。他趴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天漸漸黑了,似乎睡了一覺,段華慢慢坐直,大麼指按按眉心,然後掏出電話。按了幾個號碼,手指卻遲遲沒有按下撥出鍵。按了返回,段華打開手機錄音,許久之後,他開口:
  “西門,你孩子的滿月酒我就不參加了,我想你大概也不會歡迎我。不過看在我們過去的友誼上,記得告訴我他是男孩還是女孩,我希望是個男孩,最好能像你,最最好眼睛能像你。不是我說,若蘭的眼睛可沒有你的漂亮。”
  聲音漸漸低啞。
  “西門,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從來沒有。很高興曾有過你這樣一位朋友,雖然你這個人比較重色輕友,但我還是很高興。”
  左肩已經愈合的傷口越來越疼,段華的聲音也越來越啞。
  “西門,你的結婚禮物我已經送上了,就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發現。哈,你一定發現不了,放心,不是驚訝,是驚喜。”
  淚水一滴滴落在褲子上,段華的嘴角笑容依舊。
  “西門,你今天真的很帥,以前每天都見到你,竟然沒有發現你這麼帥。所以看來,我不是因為你長得帥才喜歡上了你,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就喜歡上你了。我想……我一定是被自己的感覺騙了,一定。”
  “西門,祝福你,真心地祝福你,祝你幸福。要記得你今天在神父面前發過的誓言,愛一個人,就要全心全意地去愛‘她’,去信任‘她’。”
  “西門……再見。”
  按下結束鍵,段華笑著流淚。西門,不見了。
  再次發動車子,段華飛快地在公路上行駛,半個小時後,他來到了“啟德商貿公司”,這是若連啟的公司。
  把車停好,把手機留下,再打開筆記本,輸入幾個程序後,段華下了車,上鎖。他看了看周圍,然後走進附近的一間商鋪。
  “先生您好。”店員小姐殷勤地上前。
  “小姐,您好。”段華掏出一千美金交給她,“我有一件事想請小姐您幫忙。”
  “先生您儘管說。”店員推開錢,段華塞到了她手裡,然後指指對面的大樓。
  “我要上去找一個人,但那個人和我有仇,我擔心他揍我,所以十分鍾後如果我還沒有來找您的話,您能給警察局打個電話嗎?”
  店員小姐聞言立刻說:“沒問題先生,先生,您要不要現在就給警察打電話。”
  “哦,不不,也許情況並沒有那麼糟糕,我只是以防萬一。”段華露出一抹可憐的笑,“那就麻煩您了,小姐,記得哦,十分鍾,不能早也不能晚。”
  “好的,先生。”
  ………
  段華沒有想到他竟然這麼容易地就見到了若連啟,這個老狐狸在為他的成功而得意,對段華這隻喪家之犬,他已經無需顧慮。
  “你居然敢單槍匹馬地來找我,我不得不說你很有種。”若連啟點燃一支雪茄,朝對面的人噴出一口煙。
  不抽煙的段華咳嗽了幾聲,笑著說:“我什麼都沒有了,西門竹音又對我如此絕情,我只能來找你。”然後,他捂著鼻子看看四周的六位保鏢:“我有件事要單獨對你說,關於西門竹音的。”
  若年啟眯起雙眼:“你要背叛他?”對面的這個人,用比殺掉的價值高出百倍。
  段華撇撇嘴角:“如果你愛的人給你一槍,差點打死你,你也會和我一樣。”
  “哈,西門竹音那樣的人怎麼會喜歡噁心的同性戀。”若連啟原本英俊的臉上露出淫笑,“不如跟了我吧。你我聯手,世華唾手可得。”
  “那你女兒呢?”壓下反胃,段華誘惑地看著對方。
  “她能有今天,全靠我這個老子。不然她還不知道在哪個地方做雛妓呢。”若連啟鄙夷道。
  段華解開襯衫的扣子,露出自己好看的鎖骨,對方的眼神有些迷亂。
  “我恨西門,也恨你。你們兩個沒一個好東西。不過現在,”他陰狠地笑笑,“我要報復,我要報復他對我的絕情。”
  “我如何相信你?”若連啟忍下慾望,轉了轉椅子。
  段華又看了幾眼保鏢,緩緩解開了西裝紐扣。若連啟的雙眸染上淫色,他揮手,保鏢們離開了。
  舔舔牙尖,段華傾身,湊近若連啟,脣和對方只差一指的距離:“不知我的身體是否可以證明我的誠意。”
  若連啟攬住段華的頭就要吻上去,下一秒,他停住不動了。他的眉心抵著一支槍。
  段華冰冷厭惡地看著若年啟,緩緩退開,槍上堂。若連啟神色不變地坐在那裡,手指間的雪茄冒著一縷縷的煙氣。
  “你以為殺了我你能平安走出這裡?”門外都是他的保鏢。
  段華露出一抹對方讀不懂的笑。
  “你真的以為西門不會發現嗎?也許你曾用同樣的手段毀過其他人,但西門不是別人,一次兩次他也許發現不了,可一旦世華出現問題,憑他的精明,他一定會發現是你和若蘭搞的鬼。到那個時候,你們兩個只有死路一條。”
  “到那個時候我也不再是現在的若連啟。”被槍指著的人想著逃脫的辦法。“何況,若蘭懷了他的孩子。段華,如果我死了,西門更不會放過你。”
  看出對方的心思,段華手中的槍向前指了指。
  “我想沒有一個女人會為自己不愛的男人生孩子。若蘭愛西門,只要你死了,她就不會再有顧慮,可以拋開過去重新生活,她又何必再去傷害西門?少奶奶的生活總比商業間諜來得舒坦。”
  若連啟這才意識到對方不是開玩笑,他立刻柔聲安撫道:“段華,你何必為了那樣一個絕情的人搭上自己的命?他不僅不會說你好,反而會更恨你。段華,我保證,只要得到世華,我就給你30%的股份,加上你手中的那10%,你就是世華的第一大股東了。到那個時候,你想怎麼報復西門都隨便你。你該清楚,西門不可能喜歡上你。”
  段華笑了,笑得炫目。
  “若連啟,我愛他,只是我自己的事。他愛不愛我,我不能強求,更不會乞求。我就是這樣的人,只做我自己認為對的事。別人會怎麼想,都與我無關。西門不會愛我,甚至會恨我,我很遺憾,但我不後悔。這是我對他的愛,不同於別人,不同於若蘭的愛。而且……”手指扣動扳機,若連啟在不敢置信的震驚中向後倒去。
  “我並沒有打算活著離開。”
  槍響了,衝進來的保鏢發現若連啟倒在血泊中,朝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人連開數槍。
  痛感在瞬間席捲全身,看著眉心中彈身亡的人,在倒下去的那一刻,段華感覺到了解脫。不管那個人對他是怎樣的感情,這就是他的愛,他對西門的愛。
  西門,若蘭可以全心全意地愛你了,而我,也不必再忍受那種永遠無法愈合的傷痛。
  重重地摔在地上的那一刻,段華聽到了警察衝進來的聲音,他笑了,一切,都結束了。西門……
  救護車把兩具死屍從啟德抬了出來,大批的媒體記者和警察聚集到了啟德商貿公司的門口。在街對面的一輛車上,打開的筆記本記錄下了那間辦公室內兩人間的談話。
  “嗶”的一聲,錄音結束了。黑屏之後,電腦出現一人的照片,是段華的個人照。照片上,他笑得幸福,卻像追悼會上所用的照片。十秒鍾過去,一行字緩緩出現。
  “我希望在十年或二十年之後,有人會說:‘段華是一個傻瓜,他只是愛上了一個不能愛的人。段華從未背叛過西門,從未。’”
  第二天,各大媒體的頭條消息全部是:“世華”前副總裁段華,因愛生恨,在西門竹音婚禮的當晚槍殺了新娘若蘭的父親若連啟。段華也被若連啟的保鏢射擊身亡。西門竹音已於第二日下午挾新婚妻子返回紐約。

本帖最後由 silvia416 於 2013-2-28 22:48 編輯

  • 9評分人數

  • +73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vkook514 +2 覺得對攻君虐得不夠狠=,=
avatar   bearbabys0613 +8 不虐,滿逗趣的,其實我覺得應該狠虐西門竹音的才對....
avatar   li131107 +8 妖受讚
avatar   angeliankimo +15 妖受讚
avatar   銀眸 +1 很好看!!!很多人回覆說又虐又甜,可是我竟然不覺得虐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neleta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