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古代架空]

《日不升國王》+特典 作者:迷羊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7568 14 2
thumbnail.jpg
文案:

荒淫無度、從不早朝的卡亞爾.克洛維.薩奧托國王,在宮廷裡被戲稱為“日不升國王”。

每日只顧著花天酒地、沉溺在美女堆中的草包國王,幸好有著一位忠心耿耿的老公爵輔佐朝政,並對外維持著國王勤政愛民的形象。

原以為這種“爽歪歪”的日子可以一直過到死,沒想到老公爵突然宣布了退休!

可惡!這個繼承爵位的傢伙怎麼這麼難纏啊?

竟然敢管本國王的閒事?看我怎麼讓你臣服在本國王的“長劍”下!

不,不要啊啊啊!為什麼被反壓下去的竟然是我堂堂一國之王?

楔子
烈日當空。菲斯特.米洛夫.漢彌頓將軍接獲父親──漢彌頓公爵病危的消息,立刻心急如焚地騎著快馬,
不眠不休地從駐守的邊境趕回了夏柯尚王朝的首都──羅倫斯。衆所皆知,漢彌頓公爵是薩奧托國王身邊的大紅人,
勤政愛民的國王日理萬機,有忠心耿耿的公爵輔佐朝政,更是如虎添翼。所以國王爲了感念漢彌頓公爵的付出,
特別在皇宮附近蓋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府邸,送給了公爵。此時菲斯特一踏入公爵府邸,不管是侍衛、厨娘、園丁還是女僕們,
全都立刻蜂擁而上──「少爺,您可回來了!」「少爺,老爺和大家都好想您啊。」「少爺──」「大家辛苦了,你們這些年都好嗎?」
菲斯特儘管滿臉倦容,仍關心地問候著。「我們都很好,少爺您──」因爲公爵府邸家風樸實,對待下人們仁慈寬厚,
跟當時其他苛刻勢利的貴族極爲不同,所以僕人們都是打從心底敬愛自己的主人。尤其他們家的少爺更是整個公爵府的驕傲。,
不到二十五歲就已授勛爲將軍的漢彌頓正直高尚,學識淵博,更是衆所公認的天才劍術家,長年駐守在北方邊境,立下不少功勛。此次他的歸來距離上次整整有兩年之久,也難怪僕人們如此激動興奮。
「好了好了,都退下做自己的事。哦,少爺,您總算回來了,快去看看老爺吧,他一直在等您。」
公爵府邸的老管家鮑爾眼看自己的小主人被衆人團團圍住,趕緊出來替他解圍。
「鮑爾說的對,我得看父親去,你們先下去吧。」「是的,少爺。」僕人們縱然捨不得離開,但還是恭敬地屈膝行禮,紛紛退下。
「父親狀况如何?」菲斯特邊邁開大步往樓上走去,邊問著身旁看著他長大的老管家。「老爺的狀况……哎。」鮑爾突然搖頭,
沈重地嘆了口氣。難道父親的病况真的如何嚴重?菲斯特心頭一緊,連忙加快脚步。鮑爾怕少爺冷不防地沖進公爵的寢室,連忙趕在他前面,在門上重重敲了兩下──叩──叩──「老爺,是少爺回來了。」心急如焚的菲斯特沒來得及等到回應,
立刻自行打開房門沖了進去──原本正在床上看書的漢彌頓公爵一聽到兒子回來了,立刻將書塞進被子裏,
假裝虛弱地閉目不語──掀開了層層叠叠的布簾,菲斯特看到一個滿頭花白的老人正閉著眼睛躺在高高的古董大床上──「父親!」
摯愛的親人看起來似乎瘦了不少,菲斯特心痛地輕聲呼喚。「是菲斯特嗎?」漢彌頓公爵緩緩睜開了雙眼。「是我,父親,您的兒子回來了。」菲斯特取下白色手套跪在床邊,拉住了父親的手。「好孩子,我總算等到你回來了,我真擔心看不到你最後一面。」
漢彌頓公爵露出慈愛的笑容。「不,父親,您在說什麽?您的病會很快好起來的。」
漢彌頓公爵夫人在菲斯特六歲的時候因爲羅倫斯一場大流行的風寒,不幸早逝。深愛妻子的公爵從此再也沒有讓任何一位女性入門,
所以菲斯特可說是父親一手帶大的,父子間的感情極爲深厚,在親情淡薄、爭權奪利的貴族中可說是極爲稀有。
「父親,您現在覺得如何?國王有請宮廷的醫生幫您診治嗎?」菲斯特在父親面前雖力圖鎮定,但仍能聽出語氣中的焦急。)
「好孩子,父親已經老了,總有一天要走的,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又何必麻煩國王陛下呢。」漢彌頓公爵搖頭嘆息。
「不,父親怎麽能這麽說呢?」
「菲斯特,你聽著,我這個老人死不足惜,但有件事無論如何你得答應我,不然你的父親就是在墳墓裏也不會安心的。」
聽到父親像在交代遺言似的,菲斯特頓時一陣心酸。「父親,我一定會滿足您的任何心願,只要您快點好起來,兒子願意爲您做任何事情。」
「用你母親的名義起誓?」知道兒子最在乎的就是自己早逝的母親,漢彌頓公爵一定要他起誓不可。菲斯特聞言知道此事肯定非同小可,
當下狐疑地皺緊了眉頭。「父親,到底是什麽事值得我用母親的名義起誓?」
「你別問,做父親的難道會害你嗎?你快答應我,不然我……我……」看到父親突然急促地喘氣,嚇得菲斯特立刻點頭答應。
「我答應就是了。我用母親的名義起誓,一定誓死做到父親交代的事。」
「太好了。」漢彌頓公爵樂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但未免被兒子看出破綻,他還是小心翼翼地將戲演到底。他重重咳了兩聲後,
才緩緩地開口,「兒子啊,你也知道,父親現在又老又病,實在無法再繼續輔佐國王陛下了,我决定退休,將爵位傳給你。」
「什麽?父親,您不能──
「好孩子,我心意已决,你不要再說了。你從明天起就接替父親的爵位,進皇宮去輔佐國王治理朝政,知道嗎?」
「父親──」
「不要拒絕你的老父親的請求,菲斯特。我的孩子,你的父親已經老了,難道你不想他好好休息,過一個輕鬆點的晚年嗎?」
菲斯特嘆了一口氣,低下頭,「是,兒子知道了。請父親放心,國王陛下天資聰穎,勤政愛民,是個偉大的君主,能爲他奉獻一生,
是兒子最大的光榮,我一定會誓死效忠國王。」
聽到「天資聰穎」、「勤政愛民」幾個字,漢彌頓公爵不自覺地留下了一滴冷汗。天啊,
我到底要不要先警告一下兒子有關于國王陛下的「真面目」?「父親,您怎麽流汗了?是不是太悶了?」
菲斯特關心地問。「呃,我不要緊,兒子啊,關于國王陛下……」
「國王陛下怎麽了?」看到兒子正直的目光,老公爵突然不知怎麽說下去。「沒…沒什麽……國王陛下畢竟年輕,有時不免有點脾氣,
你年紀比他大上好幾歲,凡事多擔待點,知道嗎?」
「父親您放心,衆所皆知,我們的薩奧托國王雖然年輕,却是個英明果斷、明辨是非的君主,相信在他身邊,兒子不會太辛苦的。」
老公爵聞言額頭的汗冒得更多了。兒子啊,老爸年紀一把,這把老骨頭是再也經不起折騰了。我們「父子情深」,你就讓我多活幾年,
替老爸「子代父職」,好好去體會跟在國王身邊的「樂趣」吧……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