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穿越重生]

《重生之軍官和男孩》(+番外) 作者:徐淮(軍官寵溺攻x男孩誘受,攻寵受)<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14602 46 59
本帖最後由 silvia416 於 2012-6-24 20:44 編輯

百度:
溫馨治癒有肉有愛文。軍官攻x誘受,受被綁架時為攻所救,心中對其崇拜愛慕,重生後被繼父猥褻時又得攻相助,於是這一輩子受抓緊了機會,不但收穫了家庭的溫暖,更有攻與之幸福相愛。重活一次受更懂得珍惜,明明害羞又主動示愛勾引攻很萌,攻對受則各種寵愛,互動很溫暖

微戀童?


蘇珂重生後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繼父的猥褻,他瞄了一眼自己這稚嫩的小身軀,

只能感嘆這世道人的特殊愛好。蘇珂重生後遇到的第二件事就是見到了自己的大英雄,

那個只能在春夢裡見到的男人,他舔了舔嘴,又瞄了自己的小身軀,只能期望大兵能有特殊愛好。

文中所涉及的部分軍隊什麼的不深究


1、夏蟬與死亡

  「錢已經拿到了,是不是……要把他放了?」
  「放什麼,扔在這裡就得了。」左臉頰上橫縱一條猙獰的疤,一臉匪氣的男人踢了踢昏迷在地上的孩子。
  毒辣的日頭,悶熱的貨輪裡,年幼的男孩睜開紅腫的眼,模糊的看向四周。他發現那些綁架他的歹徒已經不見蹤影了,破舊的桌子收拾的很乾淨。
  男孩的手還被麻繩綁著的,長時間的禁錮使得他的手臂充血泛麻,綁匪對待他的態度並沒有看在他只是個孩子而寬容,在這三天內,除了少量的水之外他什麼食物都沒有攝入。
  腹部的空虛,身體的難受,使得小男孩不禁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嗚咽,儘管他一直試著堅強,告訴自己不能哭,但此時卻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迷迷糊糊的哭了一陣,似乎聽到了腳步聲。
  是爸爸來救我了嗎?
  男孩努力的睜開眼,只看到一雙軍靴跑向自己。
  「找到了。」沉靜的聲音響起。
  莫黥鹿小心翼翼的割開麻繩,雙手搓揉男孩充血的手臂,輕柔的把孩子抱入自己懷中,看著男孩臉頰上的淚痕,不禁低憐道:「沒事了,沒事了……」
  男孩抓緊莫黥鹿的衣襟。
  夏蟬在樹上鳴叫,蘇珂煩躁的翻了個身,最終還是因一身燥意翻身而起。揉揉腦袋,穿上褲子,光著上半身赤著腳就來到了廚房,蹲在冰箱前,蘇珂捏了一塊蛋糕往嘴裡塞。
  陽臺的門窗開著,溫熱的風吹鼓著海藍色的窗簾,蘇珂填飽了肚子,就躺在了鋪在地上的涼蓆上。仰著頭看向天邊處,刺目的太陽暈的他睜不開眼。
  他又夢見了那個人。
  孩童時的那個英雄。
  …………
  「珂子快跟上來,胖牛帶我們去抓小蝌蚪!」
  遠處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搖擺著手,蘇珂蹲在地上,玩著狗尾巴草上的毛,無趣的搖搖頭,說道:「我不去,你們去吧!」
  「那好……我先走嘍,回來給你也帶點小蝌蚪。」男孩失望了一下便擺擺小手,跑的一溜煙。
  蘇珂擼掉狗尾巴草上的毛絨,細短的手指上黏糊上了這些短毛,刺刺癢癢的。撇撇嘴,拍了拍手,站起身來。兩三步走到了不遠處的小池塘邊上,就這水光照著臉皮,蘇珂扯了扯自己的臉,稚嫩的一張小臉,沒有一點棱角,有點泛黃看來是沒吃好,他摸摸自己的細胳膊細腿。
  正想著怎麼補補時,身後便傳來了蘇母的叫聲。
  「阿仔,回去了。」蘇母已割好了青草放在木籃子裡,木籃子背在身後,泥地有些不平,蘇珂踮著腳跑過去,接過蘇母手上的鐮刀放在身側。
  「快些走,回去後還要餵馬,大廣也不來幫幫忙,時間長了他越來越不像話了……」走回去的時候蘇母在旁邊嘮叨,蘇珂不發一言。
  …………
  隔壁的孩子都結隊出去抓魚,山裡的小溪格外清澈,溪水汩汩流過,溪石也被刷的乾淨圓潤。那天的男孩叫做方圓,他和蘇珂的關係不錯,今天又來叫蘇珂出去玩。但這幾日蘇珂都懨懨的不想動,搖搖頭說是不去。方圓一臉失望,回頭又說會給蘇珂帶自己捕的魚來。
  蘇珂躺在家裡的草場上,青蔥的草地被蘇珂壓著,不遠處是家裡養著的牛羊馬。他眯著眼,感受著眼皮上暖人的光,心情難得的放鬆。
  他來到這裡已有一個月了,生活也從開始的不適應到了現在的習慣。放牛喂草,偶爾還能夠曬曬太陽,成天懶洋洋的,沒絲毫精神。蘇母看著這樣的蘇珂也只覺得兒子病還未好,還需修養。
  蘇珂來到這裡後的日子其實是不自在的,他覺得自己死的窩囊,如今得了重生卻也不能和人說,怕這的人當他是妖怪。
  可他心中不甘,他始終是記得那日的。
  屋外的蟬聲吵得他煩,便穿了鞋出門去。他還在上學,平時也就打打短工,掙點零錢,他身上兜著兩張一百,再多也就一部手機。走在街上一看就知道是窮酸學生,卻不料還是遭了劫。
  他被人劫持,刀頂在後腰,他失措,被後面的人帶到了巷子裡。身後的人身上帶著一股煞氣,頂在蘇珂腰上的刀進了些,狠戾說道:「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
  蘇珂摸透了身上的口袋,也就兩百,那後面的人不相信就怎麼點,便沿著蘇珂口袋搜,摸出了手機,手裡掂量了下,放進了自己衣袋。理應這樣搶光了身上所有錢財,蘇珂就安全了,可誰知他看到了身後人的臉。
  永遠忘記不了的疤痕,猙獰在臉上,那是他幼時最可怕的記憶,曾經無數個夜晚都做過關於這個男人的噩夢,幼年時候的綁架始終是他揮之不去的陰霾。
  蘇珂開始掙扎。
  之後,身上早已背負了多條人命的惡鬼,早已不怕再多一條,他操起手裡的刀便朝蘇珂刺去,連刺數刀。
  陽光很燦爛,打在人臉上是生生的刺疼,明亮的讓人流淚。蘇珂從草地上起來,抹了一把臉,抖了抖身上的草屑,他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是大廣穿剩下的,大衣服在男孩的身上顯得大,空蕩蕩的垂著,更顯得蘇珂纖瘦的體態。
  日上三竿,大廣才從床上起來,他是蘇珂的繼父,蘇母嫁給他的時候,這人還是精神的,一張方臉,笑得格外燦爛,可後來就慢慢不行了。接觸深了,這惰性就藏不住了,仗著祖上留下的農場地開始不幹活,大大小小的事兒都是蘇母在幹,這人像個大老爺似的懶在家裡,不動不走。
  蘇珂對大廣的印象不好,冷著一張臉看著他,也不叫人。大廣抽了口煙,穿著一條皺巴巴的四角褲,光著黝黑的上半身,來到蘇珂跟前。
  蘇珂手指微微顫抖,他強忍著怒意,抬起頭逼迫自己冷靜,不出所料,對上大廣渾濁的眼,他看到了男人不加遮掩的貪婪慾望。
  他知道男孩是怎麼死的,那個與自己擁有相同名字的男孩。
  當蘇珂一身的傷痕從山下站起來,一步步爬上來,手腳滿是血的時候,不屬於他的記憶一幕幕浮現。往日裡繼父對於男孩的猥褻,那種噁心的如同爬蟲的視線在男孩身體上滑過,繼父粗糙的手在男孩稚嫩的繼父上留下的紅印,他趁蘇母出去的時間摸弄男孩的身體。
  男孩的每天都是煎熬的,而繼父也因為心中的慾望終於忍不住,想要真正得到這個男孩,他把男孩帶到了山上,開始進一步的侵犯。撕破衣服,露出幼小的軀幹,欣賞著孩子的恐懼,這些都讓他興奮。
  那種毛骨肅然的感覺,蘇珂現在都無法忘記。
  最後因那個男孩的反抗掙扎,使得他掉下了山坡,也得以讓蘇珂重生。


  • 1評分人數

  • +3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bitewater42 +3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