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魔法]

《另一種人生 (6)》作者:聿暘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3845 9 6
另一種人生1
另一種人生2
另一種人生3
另一種人生4
另一種人生5
另一種人生7
另一種人生8
另一種人生9~16
另一種人生17~23<全文完>

文案
春天來臨的時候,修得到泰勒迦納國王獅頭獸人非卡的同意,
願意讓他們穿過首都進入高加貢山的內部狩獵魔獸與摘采珍貴的草藥。

--條件自然是很嚴苛的,於是眾人在選擇出發名單時,想當然耳地剔除掉了蘭。

不過這一次,蘭居然對大家的決定沒有意見!?
太奇怪了,這根本不是蘭的個性啊!
可這出發的一路上,也沒有見到蘭偷偷跟出來的跡像,
難道蘭真的這麼聽話嗎?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啦!
擁有許多高科技寶物在身的蘭,老早就計劃好他的「偷溜」大計了!

第一章
  
  干欖的夜裡很寂靜,和卡巴沒什麼太大的差異,偶爾可以聽見街上報軍令的聲音,劃破寂靜的軍令聲,聽起來比一堆人在吵雜還要容易令人煩躁,總是會突然把人給嚇到,老覺得是不是下一秒鐘就要打起來一樣。

  我和第虢軍長逛了一整個下午之後,回到他為我們安排的住所時已十分疲累,我想也不想的就拉著里昂陪我一起回房間裡睡,因為這些安排好的房間雖然比起外面的房子好上許多,但因為才剛經歷完一場大戰,血
腥味依然很重,而且老是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用一種不科學的說法,就是好像牆壁裡會有人影慢慢鑽出來一樣,讓人心裡覺得格外不安。
  在卡巴時的感覺還沒有那麼明顯,但是這裡就算閉上眼睛沉睡,我也可以感覺到心一直在狂跳。
  大概睡到夜半的時候,我才知道那並不是我多想,的確是有奇怪的事情在發生。
  因為我原本就睡得不安穩,所以一感覺到整個房間微冷時,我便忍不住往里昂的懷裡縮,眼睛稍微睜開了一下,在閉上眼那一瞬間,我看見了靠近門邊那裡似乎有個白色的影子,因為睡得迷迷糊糊的,一時之間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對。直到我再眨了一下眼,發現白色的影子又稍微大了一點,而且隱隱約約變成像是人一般的形狀時,頓時什麼睡意都拋到了九霄雲外,整個人瞪大眼睛僵在里昂的懷裡,然後控制不住地抖了起來。

  里昂立刻就感覺到我的反常,清醒過來將手臂收緊的瞬間,白影化出清楚的五官,只是雙眼的地方漆黑一片,這一刻我差點要喊破喉嚨尖叫。
  「蘭?」
  里昂的聲音就像是黑夜裡的一道光芒,剎那間白影消失,房間的溫度又恢復正常,只是我無法停止顫抖,連牙齒都打起架來,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蘭,怎麼了?」里昂緊張地起身,第一個反應就是伸手摸著我的額頭,怕我在半夜裡發燒。這裡是翔龍的地盤,在這麼晚的時間一旦發生什麼事,都很容易引起這裡軍人的注意。

  我努力地吞嚥著口水,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平復心情後,連忙拉下里昂放在我額頭上的大手,把剛剛看見的東西全說出來。
  里昂皺起眉頭,我知道他不會懷疑我說的話,金綠色的雙眼看向門邊,似乎是在深思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況,平常對四周動態特別警覺的他,似乎沒有感覺到剛剛的溫度變化。

  「里昂,你想那是什麼?」我很想說是那個「東西」,但是總覺得一開口那個「東西」就又會再出現,所以牙關咬得緊緊的不敢直接點明出來。
  「我猜可能是這裡的幽魂。」
  這個世界同樣有鬼魂的說法,而且還有一種非常少見的職業──死靈法師,因為這職業不受這一片大陸歡迎的關係,因此死靈法師的數量很少很少,一般人雖然不會一看見就攻擊,但凡是光明系的人向來都跟他們勢不兩立,常常只要一聽到哪裡有死靈法師,絕對都毫不猶豫地衝過去把人消滅。

   聽見里昂的回答,我一點都沒有比較安心的感覺,對於這種我無法捉摸的事,心理上就是有一種莫名的排斥。
  「我們……可以換房間嗎?」但是聽說那種東西會飄來飄去,換哪個房間都一樣……嗚!我好想尖叫啊!
  「好!我帶你去其它人的房間一起過夜好了,聽說人多的地方,幽魂比較不容易出現。」
  真的嗎?
  我淚珠盈眶地看著里昂,明明是這麼恐怖的氣氛下,里昂竟然還有辦法微笑,這瞬間他的笑容讓我安心許多。
  「真的,走吧!」他拉著我下床,結果不曉得是碰巧還是注定,當我腳尖一踏上地板的時候,我跟里昂都感覺到這一塊地板的聲音跟其它地方好像有點不同。
  這是頭一次我發現想像力太好不是一件好事,我馬上聯想我們剛剛睡的那個床鋪下,其實埋了一堆的骷髏……以前我家裡的人是怎麼說的?好像說哪個笨蛋買房子買在亂葬崗上,結果一天到晚看見那東西,我還好奇地問亂葬崗是啥東西,在知道之後對於這個故事嗤之以鼻。

  拜託!我們那個年代哪有什麼亂葬崗,星際的下葬方式都是把遺體變成一顆寶石做紀念,不佔空間又美觀還具有意義。
  不過星際沒有亂葬崗,可這裡絕對有……於是,我慢慢、慢慢縮回自己的腳尖,然後賴在里昂的身上,說什麼都不要往地板上踏,然後很小聲,自以為這樣那個東西比較聽不見,在里昂的耳邊問出我疑問,結果里昂又笑了,那笑容一看就知道在笑我想太多。

  「我想應該不是,我猜這下方也許有密室,這一個地區向來戰爭頻繁,因此有些人會在自己家裡挖地道或是密室,設法用來躲藏敵人的搜尋,這房間的密室通道可能就在這張床底下。」里昂一邊解釋,一邊帶著我往其它人的房間走,看他的表情跟我比起來真是天差地遠,我敢肯定我現在的臉色不但蒼白而已,而且肯定白得發青。

  難道這個世界的人都不怕鬼嗎?鬼耶!
  「我們不看看是什麼密室嗎?」雖然在心裡無聲的吶喊,但我還是忍不住繼續小聲地問。
  里昂一臉不曉得是該笑還是該氣的看著我,「是誰剛剛說這下面可能是墓地的?如果是墓地的話,你敢進去?」
  是啊!如果是墓地,我敢進去嗎?
  但是……要是裡面有寶藏怎麼辦?
  大概是我不自覺地把心裡的話講出來了,里昂滿臉的不可思議,我就算現在嚇得臉色發青,還是可以猜出他心裡面在想什麼。
  他一定是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明明怕成這樣,還可以問出這麼財迷的問題來,這個人一定是想錢想瘋了……
  我看著漸漸遠離的房門,心裡也這麼覺得,這個人肯定是想錢想瘋了。
  

  
  「探險!」
  結果我們一進去傑瑞特跟雷瑟的房間,他一聽到我們剛剛說的事,馬上提議,而且雷瑟一臉贊同。他是個冒險者,陵墓都不曉得鑽過多少回,根本就不怕這個,而且他還說,這幢宅邸在這種戰爭區域還有辦法蓋得這麼好,過去住在這裡的人,肯定不是大官就是這裡曾經是機要重地,這種地方最有機密可尋,當然要下去看一看!

  我扁著嘴,大半夜的,這些人的興致怎麼就有辦法這麼高昂?
  「說不定正好相反,你們想想,雖然戰爭才剛結束沒有多久,但這裡可是整理出來給比較重要的人,或是遠來的訪客居住的地方,能整理的早就都已經整理完了,哪裡有地道翔龍的人應該都很清楚才對,不可能有密室留下他們卻不清楚,要搜刮早就搜刮光了,哪還輪得到我們,很可能大半夜我們白忙一場只看到一個空蕩蕩的地窖。」很難得的,我就是想潑冷水,仔細想想還是小命比較重要,我還沒愛錢愛到不要命,自我珍重一點不要隨便亂挖才會比較安心。

  可惜,這個世界的人跟我們星際的人在觀念上有一個很大的差異。
  想想,這些平常用起魔法都跟吃飯一樣簡單的人,而且甚至有死靈法師這種行業,對於鬼魂這種東西接受度自然比習慣高科技,只相信科學的人來得高,因此這些傢伙完全沒把我的話當一回事看,套上外衣就要去我剛剛睡的房間裡檢查。

  「蘭,你不想去的話,里昂可以在這裡陪你,我跟傑瑞特去就好。」
  「不要!要去就一起去!」留我跟里昂在這裡,那我們剛剛又何必跑過來找你們?
  反正如果真的有那個東西,你們都跟我在一起,我膽子絕對會比剛剛大……應該吧……
  「好,一起去。其實你根本不用擔心,你忘記我的地獄是什麼樣的召喚獸了嗎?」
  雷瑟從召喚獸空間裡叫出他的召喚獸,結果連同水藍、火舞一同跑了出來,可見今天這三個傢伙又混在一起不曉得在空間裡玩什麼……我這個主人也有點失職,完全忘記自己家的召喚獸在別人家家裡玩到忘記回來。

  所謂的召喚獸空間其實是一種很神奇的現象,以如今的魔法技術來說,開闢空間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個從空間物品會如此稀少珍貴,而開闢的空間通常都不會太大就可以看得出來,偏偏召喚獸空間不單只能容納一隻召喚獸而已,我聽水藍說,召喚獸空間並不是一般魔法師想像的那樣,是一個牢籠或是房間,反而比較像是一個小型景觀世界,這個世界有多大,有什麼樣的東西,全看召喚獸本身的能力來決定。

  那麼空間既然難以開闢,為什麼召喚獸空間卻是每一個擁有召喚獸的主人都可以擁有?
  根據魔法師學會的理論,開闢空間的並非主人,而是召喚獸本身,每一隻召喚獸都有自己開闢自己生存空間的能力,因此這也是召喚獸珍稀的關係,一般召喚獸只要感覺到危險時,腦中就會發出一道精神指令開闢空間躲藏進去,讓獵捕召喚獸的獵人空手而歸,而召喚獸商店賣給我們的飾品,其實是刺激召喚獸發出指令的魔法工具,而擁有召喚獸的方法,大多是趁召喚獸不注意的時候偷拿召喚獸卵孵化,成年召喚獸根本難以捕捉。

  至於召喚獸為什麼有這樣的能力?人類或其它生物能不能做到?這一直是魔法師工會、學會或是學院在研討的問題。
  言歸正傳,因為有雷瑟的召喚獸三頭犬坐陣,他們還是決定要前往我跟里昂一起睡的那一個房間去探險。
  進了房間後一行人便蹲在床邊,為了怕引起其它人的注意,雷瑟跟傑瑞特兩人各拎著床板兩側,慢慢地抬起然後輕輕放到一旁擱下。
  整個地板乍看之下並看不出有哪裡不對的地方,但是雷瑟熟練地蹲下身用指關節輕輕敲了一下,果然在一個區域敲出不同的聲音,然後他從身上掏出一個像是握把狀的東西,據雷瑟說,這是專門用來破解密道暗門的工具,很多密道裡頭藏著並不見得是多麼重要的東西,有的單純只是不願意被人看見,因此在外面設了障眼法之類的魔法,開啟並不難,甚至有雷瑟手中那種握把,只要往暗門一接,就會瞬間破開障眼法,可以很容易的利用這個握把拉開門或是移動密道的門。

  當握把接觸到地面的那一刻,原本看起跟其它位置的鋪磚地板差不多的地面,出現了一道不小的鐵門,雷瑟輕輕一拉。
  「吱呀……」許久未動的鐵門,上面的鐵銹讓摩擦時發出刺耳的聲響,幸好雷瑟的動作很輕緩,因此並不是很大聲。
  鐵門完全打開的同時,我們四人一起注視著這個通往黑暗之中的甬道,濃厚的霉味撲鼻,一聞就知道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進去過,往下的階梯因為潮濕的關係,長出了一些像是發霉一樣的物體,裡頭深處還可以聽見像是滴水的聲音,讓我懷疑這個通道究竟有多深,難道不是跟我們想像的一樣,只是一個密室而已?

  我們站在外面看了彼此一眼,雷瑟對里昂點點頭,里昂馬上會意過來,朝裡面施放的一個小型火焰球,小小的火焰送進地道裡,照出了地道周圍粗糙的表面,有的地方已經長出了不少粗根的蘚苔,可以猜得出當初在蓋這裡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去準備,粗略地挖了個大概而已。

  雷瑟深吸一口氣,手中取出一個小型的魔法燈,走進洞穴之中,很快就確定下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陷阱之後,招手讓里昂接著下去,我跟在里昂的後頭,然後傑瑞特殿後。

  通道的本身並不長,沒多久就走到底,高度的話我猜測大概就兩個我那麼高而已,雷瑟在這時候換上亮度比較大的魔法燈,頓時將這間地下密室照得燈火通明,我看見一個大小大概十坪的空間,以密室來說還頗大,高度也夠高──至少里昂他們都不用彎著頭走。

  讓我又慶幸又有點失望的是,這裡頭果然像我之前說的那樣,早就已經被人搬空,除了看起來建造得粗糙無比的牆壁之外,沒有其它任何的東西。
  我鬆了一口氣,馬上就打算離開這個充滿霉味的房間時,誰知道一轉頭,就看見之前那一個把我給嚇醒的白影出現在傑瑞特的身後,沒有瞳孔的兩個黑洞彷彿在看著我,我形容不出那詭異的表情,嚇得我心臟瞬間停止,整個人昏了一下,才知道要發出聲音。

  我拉住里昂的手,要他往傑瑞特的後面看,而傑瑞特因為剛剛是對著我的臉,因此他看見我突然白得沒有半點血色的臉,立刻順著我著視線往他的後上方看。
  我不曉得這個鬼魂真的是正好我那麼倒霉看見,還是針對我而來,當傑瑞特轉過頭,而里昂看過來時,白色的影子正好鑽入地底消失,因此他們倆誰也沒看見。
  「蘭?」
  我瞪大了眼,原本被嚇得顫抖的身體頓時停止,突然間有點火大,搞什麼鬼……對!搞什麼「鬼」!我懷疑難道真的是自己楣運指數特別高嗎?
  推開傑瑞特,瞪著鬼魂消失的地方,雖然還是怕怕的,可是心裡的火大可以稍微壓過這種情緒,我忍不住衝上去在那一塊鬼魂消失的地方,用力給他踩下去洩恨。
  本來只是一個燒壞腦筋的動作,用力一踩下去的結果「咚」的一聲,大家又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這一塊地的聲音有點像是空心的。
  「咦?密室裡藏密室?」
  雷瑟有些佩服地看著我,似乎覺得我的觀察力竟然會比他這個到處挖寶的人強,也許更有天分,我僵硬的笑了一下,猶豫要不要把剛剛的事情說出去,因為這種被人當人專家或天才的虛榮感……咳!其實挺不錯的。

  我看雷瑟很快用握把將地板上的暗門給拉開,這次傳來比霉味更為嚴重的味道,光聞到都覺得快吐了,所以眾人往後退幾步,我也利用這個機會跟他們解釋剛剛鬼魂的事。

  他們聽完並沒有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而是皺眉深思了一下。
  「如果是這樣,很可能這下面就是個墓地,但是並沒有屍體腐臭的味道傳來,一般來說墓地裡,尤其是像這種密室,要是真的有屍體在的話,通常都會有一股屍臭味,除非是已經都干了,或是全部都腐爛光了。」

  雷瑟一邊說,我腦中一下子出現乾屍的模樣,抖一下,接著又是屍體慢慢腐爛,生出一堆蛆蟲,出現白骨內臟,然後蟲越來越多最後只剩下骷髏的畫面,再抖一下。

  「你很冷嗎?」里昂看我連續抖了兩下,考慮是不是要先上去幫我拿件衣服。
  「沒有,被噁心到了而已,你們下不下去?」我決定先承認自己的沒膽,免得下去要是被屍體給嚇到,嚇昏過去或叫出聲音來都不用再尷尬的解釋。
  「當然,都走到這裡了。」雷瑟一點猶豫都沒有的回答。
  照之前雷瑟所做的一樣,再一次小心進入密道之中,這一次的密道比剛剛還要來得深且長,走了一陣子才到底,雖然剛剛打開密道門時已經散去不少味道,可是濃厚的霉味依然存在,我手輕輕一揮,一道微風在裡面轉了一圈之後離開,雖然還是有點味道,但已經好了許多。

  這時候雷瑟手中的魔法燈也照出了這個地底密室裡的景象,只是看起來這個密室似乎比想像中大得許多,一盞魔法燈並沒有辦法照遍整個區域,所以我乾脆拿出星際的照明燈,這是探險隊專門用來照洞穴的工具,一打開後整個密室變得明亮,每個地方都可以照到,卻一點也不刺眼。

  雷瑟訝異地看著我手中的燈,他知道我向來能夠弄出一堆讓他覺得匪夷所思的物品,但是每一次還都是會讓他驚訝無比,更何況他本來就是個冒險者,而我手中的東西都是從那些冒險隊探測員身上弄到的,自然非常合他的意,可惜這燈只有一盞。

  雷瑟也明白我的個性,有多的我不會不給他,所以只是羨慕的看了這盞燈一眼也沒說什麼,不過我想以後等事情結束,將這盞燈送他也不算什麼,對這盞燈來說,給雷瑟使用比給我用更來得適合。

  密室相當的大,中間又出現一個像是祭壇一樣的東西,大概是被之前湖泊所發生的事給嚇怕了,難得沒有人對祭壇有任何興趣,而且大家都是離得越遠越好。
  除了祭壇之外,右手邊有一個很大的櫃子,左手邊則是一大片的書櫃,書櫃上的書比擺飾品少,雷瑟看了那些擺飾品一眼,好像發現了什麼珍貴的東西,馬上走上前,取下一個很像是水晶球的球體。

  「這大概是這櫃子裡最珍貴的一樣東西了,可惜我們都用不到。」
  「這是什麼?」我好奇的湊過去瞧,對書櫃上的幾本書倒是興趣比較濃厚。
  「召喚水晶,死靈法師專用的物品,可以用來召喚死靈,相當稀少,只是這東西不好脫手。」雖然這麼說,雷瑟還是收了起來,想必就算一般場合賣不出去,他們這些冒險者一定有其它的管道可以賣出。

  死靈法師的東西我沒興趣,將書櫃上少少的幾本書給取下,有兩本是寫關於死靈法師術法的心得,另外三本比較厚的,裡面寫了大量的材料跟融合後的結果,像是煉金術之類的知識,這個我挺喜歡的,其實煉金術跟草藥學某方面是相通的,這個世界的草藥學並不完善,大部分都依靠魔法治療,我以前在星際上學的更是稀少,這幾本書正好可以拿來參考,如果可以研究出讓更多人都可以輕易使用的藥物就好了。

  最後一本書封面相當的華麗,整本書金燦燦的,從書側可以看出之前主人似乎翻閱了不少次,我打開來看,裡面是寫著一些奇怪文字的章節,每一個章節都有著一張呈現幾何圖形的圖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因為今夜我根本就沒睡多少,大概翻了一下這本書之後,眼睛開始覺得沉重,真想找個地方好好睡一會兒,只是想到這個密室裡有「那個」,我說什麼都不可能在這裡睡著,只好揉揉眼睛努力睜開,一直在我身邊看著的里昂,笑了一下,張手捧住我的臉,大拇指輕柔又不失力地道幫我按壓眼窩周圍。

  「想睡了?」
  「嗯!」發出的聲音連我自己都可以感覺到裡面的睡意,想著想著,就小小地打了一個呵欠。
  「這是啥鬼東西!」傑瑞特在另一邊打開櫃子,發出嫌惡的叫聲,我轉眼看過去,看到眼前的景象忍不住跟著噁心的叫了一聲。
  整個櫃子裡有超過一半都是人頭,不曉得用了什麼樣的方法做了防腐,一顆顆人頭全睜著眼睛看著前方,有些還帶著死前的猙獰,我從其中的一顆人頭中,看出了那跟之前的白影十分相似的臉龐,整個人又抖了起來,睡意頓失,用這種方法防止打瞌睡,一定效果良好。



  「天啊!這個屋子以前的主人究竟是做什麼的?除了死靈法師之外,我相信一定還有其它的職業。」
  這時候我就覺得傑瑞特的膽子不是普通的大,也可能是神經比較大條,他竟然就直接拿起一顆看起來面目比較祥和一點的人頭翻看,從下方可以看出人頭被切割下來的時候雖然不是切面平整,但是還算相當利落,可能這個法師的力量不大,但是手法已經練習得十分熟練,因此才有這樣的成果。

  「放下你手中的東西好嗎?」雷瑟忍不住用力打了傑瑞特的腦袋,看起來這一次他也受不了他這方面的粗神經了。死靈法師的東西豈是普通人可以亂摸的,尤其這幾個人頭怎麼看怎麼像是用來詛咒的。

  想到這裡,我取出那兩本心得筆記,翻了一下,才第三頁就看見了關於人頭的製作跟目的。
  惡……我快吐了……
  上面的製作方法寫著這些人頭必須在人還活著的情況下切割下來,而且速度不可以太快,必須讓被施術者感到對死亡的恐懼下才能切斷,越是恐懼的靈魂越好,這一段製作過程旁邊有心得註解,上面寫了他是怎麼讓這些人在死亡前受虐,讓恐懼達到最高點在切斷人頭。

  像是切割手指、讓他們看見自己親人的死亡,其中又寫最成功的一例就是活體解剖,將被施術者的內臟一一取出,讓被施術者保持不死,然後在親眼看著法師切割他的身體時,恐懼達到最高點……

  噁心的感覺不斷浮上,我連忙闔上書本,有一股想把它們燒掉的衝動,要不是怕以後會遇上死靈法師,如果不曉得他們的手段會對我們不利的話,我絕對會將這些東西全部燒成灰燼,最好連灰都一點不剩。

  「上面寫這些人頭都鎖著他們原本主人的靈魂,因此死靈法師可以號令他們去做任何事。」我看著那些人頭,想到筆記本裡那些形容,頓時發現其實這些面目猙獰的人頭並沒有那麼可怕,他們不過是一群身不由己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剛剛拿著一個死靈?」
  我點點頭,結果傑瑞特抖了一下,看他下次還會不會神經大條的隨便拿東西看。
  「有辦法救他們嗎?」里昂不愧是心地善良的人,第一件事想的就是該怎麼救這些靈魂,不過這也是我現在所想的。
  「上面寫,必須用最炙熱的火焰焚燒這些人頭,也就是鎖住這些靈魂的牢籠,然後在這些靈魂被解放出來的同時,施予光明祝禱,這個我會。」光明祝禱是接近禁咒的高階魔法之一,它能讓被詛咒的靈魂獲得解救,擺脫身不由己必須四處獵殺生物的痛苦,可以說是對付死靈法師最大的絕招。

  「這是高階魔法,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已經超越九階最接近禁咒的一種光明魔法。」雷瑟不贊同地皺眉,他知道施展這樣子的咒語對我來說會有多大的負擔,尤其之前我才從湖泊祭壇那件事裡慢慢恢復過來而已。

  「放心,你忘記它們了嗎?」我從空間裡取出光明法杖,這是神族的物品,大家其實都不太知道它的名字,所以都隨便亂叫,反正這裡純法師職業的人大概只有我一個,一說法杖大家都曉得是哪一根,也就懶得取名字。



  這幾樣東西,不管法袍、手環還是法杖,都可以讓我在施放光明系魔法上輕鬆許多,就算是這種接近禁咒的魔法,也頂多事後疲累一點而已,並不會造成魔法反噬。

  「既然如此……」
  雷瑟看看里昂,又看看傑瑞特,大家似乎都沒有反對的意見之後,開始動手。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6-11-10 22:23 編輯

  • 1評分人數

  • +38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antonia421563 +38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人生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