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魔法]

《另一種人生 (7) 》作者:聿暘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1972 9 6
另一種人生1
另一種人生2
另一種人生3
另一種人生4
另一種人生5
另一種人生6
另一種人生8
另一種人生9~16
另一種人生17~23<全文完>

文案
人家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為什麼蘭總覺得他們是「大難不死,繼續倒楣」呢?
好不容易從霍克發起的屠城攻戰中逃出,蘭也因而元氣大傷躺了一陣。
往泰勒迦納的尋龍之旅才走了一半不到就這麼多災多難了,那接下來的路豈不......
阿沙多加,神秘的女子,計殺夏特拉的元凶。
為了出城文件卻被翔龍硬塞了這個令人「膽顫心驚」的包袱,
雖然百般不願,但為了接下來的旅途,就算再倒楣他們也認了......


第一章

我記得懷舊影片裏有一出來自地球的電影叫做《神鬼奇航》,裏面的男主角之一,從一開始的鐵匠到後來變成船長,都很始終如一的貫徹目標,常常被人給打昏。
我覺得我自己就像那一個男主角,最近的日子,肯定被附身才會這一次昏一昏,下一次又昏一昏,聽說有種宗教每隔幾年自己出生的年份所屬生肖就會出現所謂的犯太歲,到了犯太歲那一年一定要記得安太歲,要不然就要小心橫禍,但是,這個世界有哪一個祭司堂肯幫忙做這個什麼安太歲的服務嗎?
「大哥哥,他為什麼還不醒來?」
一個稚嫩的聲音在我耳邊充滿疑惑著嘟囔著,然後我感覺到一隻小小熱熱軟軟的指尖突然在我臉頰戳了又戳,要不是小孩子力氣小的話我懷疑像他這種戳法我的臉頰會掉一層皮下來。
「小節!別打擾月色哥哥,他很累很辛苦,需要好好的休息。」旁邊的小娃兒大概是被抱走了,戳著我臉頰的小指尖消失。其實我已經醒來了,只是整個人都非常的疲累,累得連睜開眼睛的體力都找不到,如果不是擔心里昂,不是不安我們現在究竟在何方的話,恐怕早就繼續放任自己沉入睡眠中直到恢復體力為止。
肩膀上的傷口似乎沒有什麼痛覺,但是還是有灼熱感,這代表我們並沒有跟文他們會合,或者是已經會合了,但是文卻不在……
不管是哪一個答案我都不喜歡,因為那代表著「意外」。
可是剛剛那一個人叫我月色,代表他知道我冒充夜精靈的身分,那麼里昂一定在這裏,或是其他人一定在,才會將我的名字告訴他……
拚命把力氣集中在眼皮上,但是活像是被鬼壓床一樣,腦中的神智雖然是清醒的,就是睜不開雙眼,身體也動彈不得。
我還在想辦法睜開眼睛,然後突然就聽見剛剛那個小鬼尖叫起來,還可以聽見小小的腳步聲往外面沖,似乎很開心興奮的模樣。
「裏奇哥哥!裏奇哥哥!抱!抱!我要抱抱!」
抱!抱個頭啦!
可惡,害我現在浪費一堆力氣在爆青筋上。
聽見小鬼叫著「裏奇哥哥」,我終於稍微放下了心,至少我知道里昂他沒事,沒事就好。
「小節有沒有乖?」
「有,小節最乖了。」騙人!剛剛還伸手戳我臉頰。
「裏奇哥哥,小節跟你說喔!月色一直都沒有醒耶!族長爺爺說過,一直睡覺不起床的小孩是壞小孩,月色也是壞小孩嗎?」
可惡啊——我看不到自己現在這模樣,但是我可以肯定我額頭那一片白皙的肌膚上一定蔓延著很可怕的凸出青筋。
死小鬼,月色也是你叫的嗎?什麼叫做一直睡覺不起床?本少爺平常的確是喜歡睡懶覺,但是還沒有一直睡覺不起床過,基本上一直睡覺不起床那不叫壞小孩,那叫死人好嗎?
「要叫月色哥哥,月色哥哥不是壞小孩,他只很累很累了,而且他還在生病,生病沒有好所以起不來,小節知道嗎?」
輕輕緩緩的聲音,聽起來還不是非常有力氣,可是是我熟悉的沉穩和安心,看來里昂的身體狀況恢復的很好,他跟小節所說的話,讓我想起當初我剛來到這個世界時,也是閉著眼睛聽他跟村裏的孩子解釋那些一萬個為什麼,全村裏對孩子最有耐心也最有辦法的就是他,細心溫柔的個性跟他高大的體型一點都不相符。
「知道了……小節的媽媽也是這樣,爸爸跟我說媽媽很累很累,所以生病了,要好好的睡覺休息才會好,可是……可是小節一直都沒有看到媽媽醒來……族長爺爺說,媽媽因為要去很遠的地方永遠都不會回來,所正在休息儲存體力,才能夠順利的到達目的地。」
「小節……那不一樣。」聽里昂的口氣我隨便想都可以猜得到他臉上現在的表情,一定是為了孩子失去母親而悲傷,卻又為孩子的童言無忌無可奈何。
臭小鬼就是臭小鬼,不要以為你失去母親我就會原諒你把我當死人!我從小雖然就有爸媽,但跟他們見過面的時間比我宿舍隔壁的隔壁那一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禦宅族還少,有跟沒有一樣,誰比誰可憐!哼!難說的很。
「哪里不一樣?」
「月色並沒有要去永遠都回不來的地方,我們只要經過這裏,以後都可以來看看小節,而且小節一定可以看到月色哥哥醒來。」
「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
「嗯……」那聲音聽起來分明就是十分懷疑的樣子,我的額頭上八成又冒出了青筋,而且肯定相當明顯,因為原本還在跟小節講話的里昂,發現了我的醒來。
「月色,你醒了嗎?」他摸摸我的額頭又摸摸我的臉,我可以感覺到他已經不像那天一樣那麼冰冷的溫度,但是就是無法說話也睜不開眼睛讓他明白我已經醒來,心裏很是慌張,一點都不希望里昂以為我還在昏睡讓他擔心。
「別慌!我知道你沒有力氣,動不了也睜不開眼,但是你醒來的是不是?如果不是,又怎麼會冒出這個來。」他指尖碰碰我的額頭,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冒出了滿頭青筋,醜死了!
像是聽到我的心聲,里昂安慰我:「放心,其實不醜的,還是一樣好看……我知道你還沒有足夠的體力張開眼睛……」
我不介意你用手指頭幫我張開,我比較喜歡看著人的臉講話。
可惜,這兩句里昂沒跟我心電感應到。
「但是又擔心最近的事情,所以我很快的說一次,聽完你好好的睡。」
成交!
「你睡了一天半的時間了,肩膀上的箭矢已經取下,但是因為這裏是一個很小的部落,沒有牧師或是光明、水系魔法師,所以只能用藥草幫你包紮,這部落的酋長有很奇妙的藥草技術,不但成功的幫你止血,而且傷口也消炎止腫了,昨天夜裏你發燒,喝了藥之後好了很多,我想起你以前跟我說過的,在你生長的地方,藥草是非常好用的治療方法,果然是真的。」
一個擅長用藥的部落?
「所以你現在的傷勢已經沒有問題,至於我更不需要擔心,你的治癒術一直都是那麼的完美,我身上連一點疤痕都沒有了,體力在這幾天也恢復過來,昨天夜裏你退燒後,我先騎馬到團長跟我們約定的集合點去查看,並沒有人在那裏,但是我相信連我們都逃出來了,更何況是他們?大家一定是為了躲避追兵或是遇到一些其他的問題,導致他們集合的速度慢了許多,我在那裏留下了記號,如果你快點醒來,明天我們一早在過去查看,說不定就可以和他們相遇了你說是不是?」
里昂說話的聲音很是輕鬆,但是正如我心中的急切跟不安一樣,他一定也擔憂著修他們目前的狀況,儘管綜合實力來說,加上我的拖累,我們可能是最弱的一組,連我們都逃出來了,他們當然不成問題,可是在沒有相遇之前,腦中依然會想著他們現在怎麼了?為什麼還沒到集合點?是不是跟里昂一樣受了重傷?他們身邊沒有像我這樣懂得治癒術的人在,要是受傷太嚴重的話,是不是會有生命的危險?還是在逃脫的途中遇到最可怕的霍克了?
我整個人為這個可能性而顫抖,身上突然出現一股力量,就這樣猛然睜開雙眼,入眼的正是里昂張手擁我入懷安慰我的景象。
我睜著眼,無力的依靠在他身上,身體的反應卻無法控制,腦中不斷的想像著那些可能會發生的恐怖畫面。
這時,我發現臭小鬼也不是全然沒有用處的,站在里昂後面拉著他的衣角的小鬼,似乎很不滿里昂忘記他對自己的遺忘,抬著腦袋瞪眼張嘴就要大喊,結果正好跟我的視線對在一起,一雙挺少見的午夜星空藍雙眼瞪得老大,小嘴張成O字型,楞了很久才大喊:「啊──這個精靈沒有眼睛!」
爆筋!瞬間,我完全將剛剛的不安給拋在腦後。
誰沒有眼睛!誰沒有眼睛了!
亞列族生病時瞳孔顏色比較淡而已,還是有顏色的好嗎!我眼球都還在,什麼叫做沒有眼睛!臭小鬼!你知道沒有眼睛是什麼樣子啊!超級恐怖超級醜的好嗎?
抱著我的里昂身體僵了一下,輕輕拉開我看了我一眼,然後又僵著脖子回去看臭小鬼一眼,臉上的表情很是難以說明,明明應該是看見我醒來很高興的笑容,又接著聽見什麼天底下大笑話一樣的戲謔,兩種笑容混合在一起,讓我原本期待里昂看見我張開眼睛會閃亮那一雙翠綠雙瞳,和我一起感動的場景,完全消失殆盡……
可惡!
臭小鬼!我就知道我這輩子一定跟小鬼不對盤,氣死我了!
***
「大人,敵軍已經撤離……目前,沒有發現任何倖存者。」
一個士兵掩飾不住臉上的悲憤,他的好兄弟這一次跟他一起出戰,只是一個身在前鋒部隊,一個身在輜重部隊,原本之前兄弟還羡慕的看著他,希望哪一天自己也可以成為前鋒,為國家奮勇殺敵即使犧牲也在所不惜,他們都以為,如果有一天有人先離開這一個人世,必然是在前鋒的自己……卻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他們都錯估了命運的安排。
喬看著可以說是已經燒成一片廢墟的城鎮,屬下的答案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但是心裏所想跟真正聽到答案是完全的兩回事,一時之間很難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去跟薇絲少將說,讓她先將一半的士兵帶回幹欖,雖然已經證實幹欖的飛齊軍不過是為了引起我們注意力的餌,但是如今我們都見識到霍克的兵法是怎麼變幻莫測,沒有人能保證他們不會突然又回到卡巴發兵,這裏留下一部分戒備的士兵跟負責清理這些殘骸的人就好……我想,一定還有人生還,這麼大的一個城鎮,我不信之前還在跟我說話的人,就真的一個都不見!」
他還是願意去相信,這裏必然還有存活的人。
「是!那個……屬下認為,一定還有人生還,之前我借住的那一戶人家,為了保存一些過冬用的糧食還有自用的釀酒,在自己家裏挖了地窖,我想一定有些人家也一樣,說不定會有人躲在這些地窖裏。」
喬點點頭道:「我很高興你可以想到這點,下去吧!我會讓其他的弟兄注意這一點。」
其實士兵說的話他也知道,這就是為什麼他沒有在見到這一片廢墟之後掉頭就走,他相信肯定有人能找到躲藏的地方,因為他們回兵的速度很快,儘管無法救援即時,卻肯定給霍克一個措手不及,他不會有時間留下來一個一個檢查這些被大火焚燒過的廢墟,因此在那些私自建造的地窖下藏有生還者,絕對是非常有可能的事。
見到自己長官能認同自己的話,士兵感動得整個身體都熱了起來,他在心裏暗暗期望自己得兄弟,是見機得早的人,可以躲到這些地窖裏,讓他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即使他知道……自己那一個衝動的兄弟,向來以保護人民奮勇殺敵為志願,躲起來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人就是這樣一種心存僥倖的動物,稍微有一點點的機會和盼望,他們都願意去相信。
喬看著他的目光歎息,士兵心裏所想的,他何嘗不是同樣的感觸……不曉得那一個引發這一切悲劇的阿沙多加是否有逃過這一次的災難,他不怪那一個人,沒有人能預料到這一刻眼前所見,他做的只是幫助自己的國家奪回軍事重地,如此而已,換成是自己,如果有機會,自己也會這麼做。
但是,他心裏面總是會有一個念頭……如果當初把人給交出去,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是不是就不會有如此多的犧牲?
光想著這些答案,他就覺得自己根本還沒長大,還是那樣的幼稚可笑……
他還沉陷在自己的思考中,薇絲已經駕著馬來到他身旁,剛剛她接到了士兵的通知,也同意喬的決定,重新集結絕大部分在搜索敵人跟倖存者的士兵,剛剛她確認人數都到齊之後,是來跟喬報備一聲。
「我這就回幹欖了,你自己小心點,那一個人不是那麼好猜測的對象。」她一點也不願意去提起金色戰神這一個大名,這個名字是每一個國家心裏的夢魘,卻也同時是每一個軍人響往的目標之一,身為敵對者,他們對於金色戰神這一個存在,心裏是五味雜陳,既是畏懼怨恨,卻也不得不告訴自己,那樣的一個軍人是典範中的典範。
「我知道,魔法門空間不是那麼容易開啟,我想這一支飛齊的私家軍隊,不是還在國境裏找尋機會,就是已經回歸,如果是前者,我們已經大概得知是一萬多左右的人馬,留下來的人我想應該足以抗衡,如果是後者,那麼還要嫌留下來幫忙協助搜尋的人太多,畢竟前線才是真正的戰場。」
「空間魔法門」是一種奇特的禁咒,想要開啟它必須擁有大魔導師的資格,可是這一個大陸上擁有大魔導師資格的人可能連十個都不到,另外除了擁有大魔導師的資格外,還必須擁有六個單位一級的魔晶石,如果沒有,那麼必須請六個魔導師輸送法力,才有辦法開啟魔法門。
魔法門一旦開啟,便允許同一個地點進、出各一次,進──必須輸入大量的魔法力,但是出,就只要當初發出禁咒的大魔導師再使出一次禁咒即可。
一般戰場上,魔法門是相當有用的一種法術,但是如果運用不當,其實效果十分有限,因為魔法門的開啟時間端看輸送法力者的能力跟大魔導師禁咒的威力,根本不允許百萬的軍隊移動,連十萬都很困難,霍克可以傳送一萬多人已經是難得的壯舉,由此可見霍克的個人能力有多麼可怕,很少有魔武雙修者可以達到大魔導師的境界。
除此之外,六個單位的一級魔核或是六個魔導師也是相當驚人的條件,每一個魔導師在戰場上都有發出禁咒的威力,一級魔核則是可以創造出禁咒卷軸,因此一般人最後兩兩決定下,大多會選擇將這一股力量發揮在戰場上,一舉消滅敵方大多數的敵人,而不是用在開啟魔法門,效率相差太多。
因此,魔法門的開啟不是壯舉,可是霍克的這一種運用方式跟理由,就是歷史中的壯舉。
「既然你這麼認為,我也不多說了,自己小心一點……雖然我實在是不想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霍克……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敵手,至少現在還不能。」稱讚敵人令她不住的彆扭。
喬笑了一下道:「薇絲,通常需要這幾句話的人應該是妳。」私底下她才是他們幾個少將中,最衝動的一個人,而他正好反過來,常常是最冷靜的那一個,因此她說的這些話,其實給她自己還比較實際一點。
薇絲也知道自己的毛病,但是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別人口中講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真謝謝你的提醒喔!」
「哪里,不客氣。」喬微笑,他們都在試圖讓自己輕鬆一點,縱是沉浸在悲傷或是畏懼中,不是面對未來戰局的好方式。
薇絲正待再多說幾句時,遠處傳來呼喊的聲音,裏面充滿了驚喜和感動,讓喬和薇絲兩人愣了一下之後,充滿默契的互看一眼,彼此的臉上露出真正的笑容來。
這呼聲……難道真的找到生還者了?



本帖最後由 王烏鴉 於 2016-11-10 22:24 編輯

  • 1評分人數

  • +38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antonia421563 +38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人生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