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魔法]

《魔武大陸行記》作者:零誓(魔法 強強)<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34335 73 39
本帖最後由 silvia416 於 2012-7-5 23:51 編輯

文案:
白行穿越到傳說中的魔法大陸,沒有參與爭霸的心思,只想能過上安心的生活。
當然,要是能隨心所欲就更好了。
可惜,他遇上了某只野性未消的野獸,從此與平靜生活說再見了。

本文開頭基本上就是惡俗的起X點穿越文的那一套套路,大陸設定也類似,先聲明一下,免得有人被雷到了。不過後面就是正統的耽美文了,不NP,一對一。
相當有愛的兩人 某白基本上是經過 穿越→ BL→人獸的認識過程 成長起來的 外表溫柔 內心也溫柔的 溫受一枚
╮(╯_╰)╭

警告:非常有肉!!


初見
魔武大陸曆10859年7月19日
  大陸上所有達到九階的高手都不約而同的感應到一股令處在大陸頂點的他們都覺得恐怖的氣勢從遙遠的地方隱約傳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足以輕而易舉的毀滅他們的力量,而這股力量還在不斷攀升……
  長時間的修煉中心智鍛煉的無比堅韌的強者們不由得心神一震。
  前所未有的強大的力量讓他們心裏不約而同的冒出一個一直以來只在傳說中存在的字眼——神階!
  在大陸已知的萬年曆史中從未出現過一位神階高手,所以沒人能肯定這股力量就是一位正在衝擊神階的高手發出來的,但是,這種強大到足以讓人戰慄的力量不是神階又是什麼呢?意識到這一點的高手們欣喜若狂,即使生死之間都未曾變調的心跳開始加快……
  恰恰就在這個時候,另一股同樣強大的力量突兀的出現了,沒有半分徵兆的突然出現,然後,同樣突兀的,兩股力量瞬間湮滅了。
  無法抑制的歎息聲從人們的嘴裏吐出,大陸上的高手們心裏自然明白,那位衝擊神階的高手和突然出現的力量的所有者怕是都失敗了,或者也可能是同歸於盡了。一時之間百般滋味湧上心頭,神級——傳說中的等級,從來沒有人達到過,終於有一個似乎快要達到高手,可是卻因為不明原因,這麼消失了,這讓他們失落的同時卻也不由得覺得松了一口氣。
  因為力量傳來的方向是大陸上最危險和神秘的地方之一的魔獸天堂——迷霧森林。沒有智慧種族能在那裏生存下去,沒有,即使是聖階高手也不能。
  魔獸雖然也有智慧,但是總歸是野性未改,行事喜怒由心,沒有憐憫和仁慈之心,這位神級高手的出現對於大陸來說到底是福是禍,還真是不好說。
  大陸上不管魔法還是鬥氣都分為十一階,一到九階,之後是聖階和從未有人達到的神階。神階從來沒有人達到過,是傳說中的存在,也是大陸上所有高手最高的嚮往。
  這個時候,迷霧森林裏的所有魔獸都恢復了往日的生活習性。那股力量的消失對它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是一些生活在迷霧森林的聖級魔獸們有過一些騷動,也很快平靜下來。
  整個事情發生的關鍵地點在迷霧森林正中央,很大一片區域是所有智慧種族不能踏足的禁區,而這片區域周圍就是迷霧森林中聖獸的地盤,幾乎沒智慧種族敢踏足。可就在這片區域裏,一個男人正昏迷著躺在地上。也幸虧這片區域裏沒有魔獸。
  男人的身上泛著銀光,衣衫襤褸,幾乎不能蔽體。但他的神色卻十分平和,沒有半分痛苦。他的身材並不強壯,但也說不上瘦弱,一雙半露於外的長腿筆直修長,十人招人,只是有些蒼白和細弱。往上看,一張瓜子臉,但五官乍一看上去卻是普通的,也正是因為這樣那一雙極長極細的眉毛從鼻樑側上方開始直至鬢邊,墨色由濃轉淡,長而密的睫毛落下一小片陰影,下麵兩片不厚不薄偏粉色的唇瓣,自然而然的勾起一個極小的弧度,即使面無表情的時候看起來也有幾分微笑的意味,讓人看了不由得心生好感——這個男人的形容詞大概就是溫和悠然了。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銀光漸漸收斂進男人的身體裏。在第二天朝陽初升的時候,空氣中泛著淡淡的涼意,躺在地上的男人身體動了動,慢慢的睜開眼睛。那是一雙狹長的眼睛, 純黑色的眼眸反射出亮亮的光芒,略微的迷糊過後清醒過來的星目中帶著純然的溫柔和煦,配上那雙極有特色的細長眉毛,原本平凡的五官乍一看上去似乎並無太過特別之處,頓時變得生動了,就像一幅中國水墨畫,原是用純黑的墨色和純白的宣紙渲染而成的,但就在這簡單的兩色之中包含了世間萬物,越是看就越能在黑白兩色的對比中品出深蘊其中的悠長,就越被其吸引住全部的心神。
  一雙狹長的星眸瞬間睜大,眼中的溫和被不敢置信的替代,男人轉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這裏是什麼地方?”
  白行,孤兒,男,25歲。前途無限的人民教師一名,為人溫和有禮,卻不會懦弱。十一長假旅遊途中遇到了山難,最後的印象是一股泥石流帶咆哮著朝他沖過來……貌似,在那之前一道閃電先劈中了他。
  震驚的站了起來,白行意外的發現自己身體沒有半分損傷。不過衣服變得淩亂破爛,只能勉強蔽體。
  看了看四周,他很肯定自己並不在被閃電劈中之前的地方,因為他之前所在的地方根本沒有這樣的密林。四周高大筆挺的闊葉樹木也不是他所知道的樹種中的任何一種。
  走了幾步,白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抬起手臂看了看,又扒開上衣看了看自己的胸膛。
  好像確實變白了——不過,只白了一點,也沒變得皮膚比女人還要細膩光滑,體內好像也沒感覺到什麼氣感啊之類的,難道他是那種一窮二白的穿越者?
  想到這裏,白行不由得渾身發冷周圍的樹木高大繁茂,並沒有人類或者其他智慧生物存在的痕跡,他現在說不定是在深山老林裏,這種地方可一點都不缺野獸和危險,甚至不需要猛獸,小小的蚊蟲和一些不起眼的植物就能讓人送命!
  雖然白行練過幾年太極,平時一個星期也會鍛煉幾次,可這身板怎麼也比不上森林裏的野獸啊,更別說那些蛇蟲之類防不勝防的危險生物了。就算這些危險可以避免,吃的呢,穿的呢?他可沒經過野外生存訓練,森林裏什麼東西能吃什麼東西不能吃他一點都不知道,而且,到了冬天穿什麼?
  抬頭觀察四周,高大的樹木幾乎快要遮天蔽日,陽光照耀到白行身上的時候只剩下了斑駁的碎影,這讓周圍顯得有些昏暗甚至於是陰暗。再加上白行現在的處境,他現在可真是覺得四周陰森極了,不知道什麼危險潛伏在自己視力不及的地方,心裏不由得有些發慌。
  白行這個人的性格很有些淡泊的意味,但並不表示他就能平靜的面對死亡。前面的泥石流和閃電根本沒給他反應的時間,現在處在這樣的環境裏,他不由得心裏發虛,腳下更是遲疑,明明視線裏看不到危險,可這腳步就是不敢邁下去。
  拍拍自己的臉頰,重重的兩下發出脆生生的響聲。
  害怕也沒用,他怎麼也不可能就這麼待在這裏什麼都不幹。摸遍了渾身上下,哪都破了就褲兜沒破,裏面還有幾塊巧克力。
  白行不敢置信的盯著手上的巧克力,閃電啊閃電!他可是被閃電劈中的人,自己沒受傷也就算了,怎麼這幾塊巧克力也半點事都沒有?
  難道那道閃電是銀樣蠟槍頭,只是看著威力很大?
  白行小心翼翼的剝開一個巧克力的包裝紙,拿起來放進嘴裏,嗯——還是入口即化,美味非常——和以前一樣,根本就沒半點區別!
  算了,搞不清楚就算了。白行從來就是個想得開的人,剩下的巧克力用來當口糧好了。
  不知道能不能用這個哄來個神獸啥的,白行盯著自己唯一剩下的一點點食物有點異想天開的想。
  肚子還不餓,他把剩下巧克力重新放回褲兜,另一個兜裏是一塊玉,很便宜的那種,在旅遊地點的一個小攤上買的,雖然攤主說的天花亂墜,但他很明確的知道肯定不是一塊好玉,從它的價格就知道了。不過,這讓雷一劈好像漂亮了很多嘛。翠綠的顏色瑩潤細膩,有一種晶瑩欲滴的感覺,對著眼光看的時候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緩緩的流動著,漂亮極了,怎麼看都比自己當初買的時候好太多太多了。不會是那道閃電的力量都被這小東西吸收了吧?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白行莞爾一笑——不管是不是都沒關係了,反正就算是被它吸收了也不會還給他。
  把玉佩放回兜裏,白行認准一個方向向前走去。森林裏並不安靜,蟲鳴鳥叫不絕於耳,偶爾還會有小獸走過的時候踩到樹枝和枯枝的聲音。
  深一腳淺一腳的不知走了多久,一陣風吹過來,白行聞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像是樹木被燒過留下的味道。
  下意識的循著味道走過去,前面一片焦黑的開闊地。
  “天——”
  白行張大嘴,整塊地就像是被磨掉一層,邊緣有些焦黑的樹木殘枝。難道是有什麼大威力的武器?
  仔細的搜索了那個地方之後倒是真的給白行得到一些意外之喜。他撿到一隻動物的屍體,那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動物,一隻九個腦袋的大蛇,這條蛇起碼有幾十米長了,粗的跟水桶似的。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條,呃,蛇白行突然很黑線的想到了“水桶腰”三個字。
  然後,他更加鬱悶的發現,雖然這條死蛇身上有那麼多的肉,可是他沒有工具,根本就取不到肉,另外,就算取到了他也沒有生火的工具,生肉他是不可能吃的。
  想到這一點白行果斷的向遠處走去,打算離這條蛇遠一點,免得遇到來這裏獵食的別的生物,遭受池魚之殃可不是什麼讓人高興的事情。
  走出去沒多遠就聽到旁邊的綠生生的灌木叢中傳來一陣欷歔的聲音。
  白行嚇了一跳,緊張的盯著那個方向。
  欷欷歔歔的聲音不斷的響起,白行的心砰砰砰的跳的飛快。
  然後,一個銀色的小腦袋從灌木的枝丫間鑽了出來,上面還帶著幾片綠色的灌木特有的細小葉片,使得這個本就可愛的小腦袋帶上了一些憨態可掬的感覺。
  一隻小小的只有白行巴掌大小的小傢伙。有些笨拙的從枝葉間跳出來,落地的時候還稍微的踉蹌了一下。小小的身子滿不在乎的抖抖,把樹葉從身上甩下來。
  很可愛。
  不過讓白行更加高興的是對方看起來並沒有威脅。
  這只小東西的鼻子還是粉色的,只有稀疏的短短的絨毛,可愛極了。可是,它沒有危險不代表它的父母沒有危險,退一萬步,即使這小東西已經沒有了父母,也不代表他要養它。
  先不說能不能養活這個看起來還不能脫離母乳的小傢伙,就算能養活,自己也保不准就成為對方的儲備糧食了。
  農夫與蛇從來都不止是一個寓言故事。
  就在這個時候,小傢伙抬起頭,一雙黑色的眼睛對上了白行向來溫和的黑眸,這雙眼睛所透露出的東西和它可愛的外表截然相反,裏面透著純粹的野性的冰冷和對生存的強烈欲望。
  白行突然覺得自己小看了這個小傢伙,說不定它並不像自己想像中的柔弱。雖然它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
  鬼使神差的,看著這樣的一雙眼睛白行心軟了。他覺得對方和自己一樣,在這個危險的森林裏,幾乎處於食物鏈的最底層,掙扎著生存。
  從褲兜裏掏出一塊巧克力,剝開包裝紙,朝小傢伙走了兩步。
  銀色的小東西警覺性很高的向後跳了兩步,朝白行齜起牙,嘴裏發出恐嚇的嘶吼聲。
  “別擔心,別擔心。這個是吃的,我沒有惡意。”
  白行站定了,溫和的對小傢伙說道。
  小傢伙仍然警覺的盯著他,小腦袋卻歪了歪,粉嫩的鼻頭也不經意的聳了聳。
  白行把巧克力放到嘴裏,咬了一小口——基本上這是當初他哄小孩的手段,不知道對這個小東西是不是管用。
  “這個很好吃的。”
  說完,手臂極力朝小傢伙的方向伸展開。
  也許是白行的行為讓它放下心來,小傢伙試探著往前走了兩步。停下,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白行,過了一會兒,見他並沒有危險的行為才又向前走了兩步。
  這麼一停一頓的折騰了好一會兒,小傢伙粉紅色的小舌頭才舔上了白行手上的巧克力。輕輕的舔了一下,然後圓圓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嘴巴張開把整塊巧克力從白行根本就沒抓緊的手裏拖出來。叼著巧克力後退到一個它認為安全的範圍,開始進食,邊吃還會不時的警覺的抬頭看看他。
  白行看著它莞爾一笑,轉身準備離開。他還是不打算和這個小東西一起,剛才的行為,只不過是一時心軟而已。
  是的,是一時的,心軟。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antonia421563 +1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武大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