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未來末日]

《軍婚》作者:廿亂(強攻X淡定軍人受 未來機甲)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51611 98 68
本帖最後由 sueling87817 於 2012-7-13 20:24 編輯

文案:
  鄧天擎:人前強大又優雅,人後自戀又暴露,他對麥喬說:耍流氓是丈夫的權利和義務。
  麥喬:人前冷清又安靜,人後……他對鄧天擎說:……穿上衣服!
  他們領了結婚證。
  麥喬覺得男人有婚姻就應該有事業,然後就……
  鄧天擎說:「然後?當然是生小孩。」
  麥喬:「……」冷臉。
  本文輕鬆1V1,CP明確,會涉及少部分機甲╮(╯▽╰)╭

  內容標籤: 歡喜冤家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麥喬,鄧天擎 │ 配角: │ 其它:廿亂,耽美,BL,軍旅,婚姻

讀者感想:前面飽含不少中國式的自大自戀,以及中國人愛國精神(囧
到後面會比較好一點,居家平凡休閒式夫夫屬性,鄧夫每日TX某表面淡定麥妻~相處有種普通現實中平凡,更有某魚喜愛TX橋段,雖是軍人世家攻但並未有勾心鬥角不複雜屬家常菜類.部分機甲,結尾有些不太好.有種未完的感覺.原想寫個長心得但想想還是算了.畢竟這很久以前看.
其他的關於受的成長記,依作者素質可以趕腳去寫長篇小說了,(不懂者,請看卡提諾長篇小說)中國式自戀+愛國精神+主角總是為了變強生存+表面謙遜實際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周圍的人老是崇拜或是對主角充滿希望期望+總是古中國武術古華夏精神+好像整本小說他主角就是對的=標準擺爛中國長篇小說
如果他不是某些地方正中某的萌點+上夫夫寫的生活不錯+上他那些觀念沒很過分只有前面一點,寫的方式倒是很長篇小說就是了(嘴抽)想看感情戲複雜情仇的這小說裡沒有.或許假設它寫的不是BL我會直接將他認定丟棄必備(經常看長篇小說常被擺爛小說折磨的某魚讀者怨念
當然魚還是愛它的.角色設定賣萌TX夫夫生活相處模式本身就很有愛



第01章 打鬥 ...

  周圍儘是一片譏笑和嘲諷,他們每個人臉上沒有一絲真誠,他們在嘲笑,他們在詆毀被打倒在地嘴角溢出血絲,衣衫凌亂不堪,渾身上下都充斥著傷痛的男人,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這是一場不可參與的鬥毆行動,沒有人會前來插手,他們可不想成為被打倒在地的死樣。

  站在那男人面前的都是穿著的都是同樣的深藍色套裝,肩章上有兩條紅槓,這證明他們不過是士兵學員,連士兵都還不是,只是他們高傲而嘲諷的神情刺激著倒在地上的麥喬。

  在一片譏笑過後,麥喬突然目光如矩,熾熱如盛夏的驕陽不屈不撓的直燒人心,幾乎要將他人的身體刺得千瘡百孔,毫無完體之膚,士兵學員都似乎感覺到麥喬的變化,繼續出言不遜。

  「怎麼,就憑你這個弱雞子的身板還想打倒我們,還想在格萊爾斯軍院繼續呆下去!真是不自量力!女人都比你強,哈哈哈……」

  說話的是個年輕人,周圍幾個人長相都極其年輕,大約在十八九歲,他們輕佻的眼神刺激著麥喬的神經,他微微蹙起眉頭,平淡的雙眼裡閃過一絲莫名,他記得自己是在上級下達的A級任務,在執行任務時,敵方突然朝他們隱藏的方向發射,為了掩護兄弟離去,他將自己的身體暴光,然後與敵方火拚,他的兄弟有沒有暴光在敵方偵探下還不清楚,但他卻記得自己是被一槍擊中腦部斃命。

  不過,現在他又怎麼會在這裡,是什麼原因促使他還有知覺。

  渾身上下的小傷,對他來說並不是傷痛,比這些更痛的傷也承受過,陌生而嘲諷的面孔在他的眼前晃動,麥喬雙手撐地,利落地從地上站起,從他們的陣勢和自己身上的小傷來看,之前必定經過一翻搏鬥,憑藉多年鍛鍊出來的反應能力,他敏銳的看清自己此時的處境。

  五比一,局勢非常不利。

  他不知道這些年輕人怎麼會與自己相衝突,但他很明顯的感覺到身體不是他原來的,他感覺不到自己身上的力量,緊握的雙手也沒有滿是老繭粗糙,力量不足,氣息不穩,嚴重缺乏鍛鍊和操練,像這種身板,在他生活圈子裡幾乎少見,或者說他已經不知道普通人的身體原來是這樣的弱。

  是的!

  弱,很弱!

  沒有可以迸發的力量,沒有可以讓自己自信而充滿激情的力量,沒有力量的身體沒有繃緊的肌肉,更沒有那股瞬間暴發的能力,那是他最需要,並且一直以來都有的,他一直以特種兵的身份隱藏在大眾身邊。

  意識到自己現在非比尋常,特種兵的非人訓練也早已將他所有銳利鋒芒收起,他懂得收斂自己的情緒,承受能力也非比常人,他冷靜的分析當前的形勢。

  當下,他可以說,可以問。

  不過,在此之前,他要考慮是否要解決幾個礙眼的小夥子,他們臉上的笑容真的很想讓他這個革命先鋒上前教訓一翻,相對以前的身體,現在的他很弱,但是也只是相對而已,基本的攻擊套路他有,身體的力量也足以應付眼前礙眼的小夥子。

  收斂多年的鋒芒首次暴露在他人眼前,麥喬眯起雙眼,但是眼角的烏青卻讓他感覺到輕微的疼痛,原來最初的疼痛是這種感覺,大概是許久沒嘗試過一般的疼痛,久而久之,他已經不知道以前自個兒也是個正常人,只是被操練久了,身上肩負國家重任,心裡只有國家,他的心完全被愛國兩個字佔滿,沒有過多去回味每一次傷痛,原來,是這種滋味。

  小夥子們嘲諷的話語從麥喬的左耳進,右耳出,他們雖然驚訝被挌倒在地的麥喬意志堅強的站起身,但沒有想過這個從頭弱到尾的傢伙眼神竟然有如此犀利的時刻,真是讓他們越玩越有勁,個個開始摩拳擦掌想繼續朝麥喬開揍。

  沒有人知道此時的麥喬不再是任他們揍且毫無反抗能力的麥喬,也許這一次他們的興奮不會變成下一次的期待。

  「你們是想一個個來還是一起上?」

  麥喬第一次開口,他的聲音更多的是清冷,並未夾雜太多的情緒,平淡掃視過眼前的五個年輕小夥子,那眼神雖沒寫著不屑,也沒寫著自負,更沒寫自命不凡,但是卻給人一種堅定而自信的錯覺。

  「馬燕,你看他是不是被我們嚇傻了,連自己的能力都分不清楚,還想讓我們集體上去揍他。」朝馬燕說話的那個嗤笑,對麥喬的突然開口表示非常的不屑,他肯定以為麥喬是為了壯膽才這樣說話。

  馬燕是另一個青年,他點點頭,與那人哈哈笑道:「是傻了,要不我們就實現他傻人的願望,用我們的拳頭祝福他的願望在今日實現。」

  看著他們自導自演的表情,麥喬雙腿分開站定,做出格鬥的姿勢,雙手握成拳,虎口的方向朝著自己,左手在前當擋護,右手離胸前一個拳頭的距離,他姿勢的改變更顯現出雙眼裡的銳利,目光變化成犀利刺激了其他人。

  堅忍不拔的氣勢忽然有些駭人。

  朝麥喬出手的第一個人是馬燕,他應該是最看不慣麥喬那一個,他出拳的速度在所有人當中是最快的,剛才就是他一拳將麥喬打倒在地,其他人隨後補上幾腳。重新站起來後的麥喬不知是怎麼回事,全身上下完全不同以往那種文弱得讓人看起來就手癢的想抽上一巴掌的氣息。

  能夠進軍院校的學生都不弱,而他們所說的弱不過是與同校同級同連同班來比較而已,麥喬與他們同學,他的長相偏向於清秀,況且他本人也不太愛說話,也可以說是有些自卑,他是以全班最後一名的成績考進來,被自負的馬燕等人知道後就變相的欺負他,而且每個月一大次,每週一小次,教官們也只當他們打打鬧鬧,沒有多加理會,經常被欺負的麥喬也沒有反抗的能力,他一個人打不過五個在力量和技術都比他的強的同學,於是,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被人欺負無人出手幫忙,也變得更為自卑。

  但現在,麥喬的眼裡沒有自卑,也沒有向人低頭的懦弱,更沒有默默地要承受對方給於的暴力傷痛。

  馬燕出拳快,但是現在的麥喬伸手的動作也快,他雙目如鷹般犀利尖銳抓住馬燕的手臂,往後用力一拉,他的身體一愣,沒了反應,平衡沒保持住,麥喬抬起右膝又狠又準的重重撞在他的腹部!

  用膝頭去撞,馬燕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自己滿臉慘白,雙手緊摀住疼痛的肚子,他的眼睛可以看到麥喬分開站立在他面前的雙腿,突然發現他的腿其實很有勁,那站定的步子穩住麥喬的身體,比肩寬。

  麥喬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馬燕身上,他等待下一個人的進攻,他的注意力很集中,只是其他人見他將五人當中實力最強的馬燕打倒心裡抽了口氣,怎麼會這麼樣,麥喬這個弱雞仔吃了波菜還是被打了激素,還是剛才被無意中插了一塊芯片?

  其實吧,麥喬沒有吃波菜,也沒有被打激素,更沒有插芯片,不過是在換了個靈魂而已,一個鐵血有著頑強愛國之心鐵血男人的靈魂。

  不相信麥喬將馬燕打倒的其他士兵學員朝麥喬出手,這一次,麥喬更快的將他踢倒在地,另一個還被扭傷左手,麥喬知道怎麼做才讓對方只傷皮肉不傷筋骨,教訓一下這些氣焰高漲不知民間疾苦的小夥子是一種不錯的手段,他還沒看清楚其他形勢,冒然將他們打傷進醫院不太合理。

  有技術和現在的力量結合起來應付這些年輕氣盛的小夥子還算綽綽有餘,剛才還對他各種嘲諷各種譏笑的五人全都倒在地上,不是捂肚子就是捂小腿,沒有哪個不朝麥喬投來不可置信又怨恨的眼神。

  然而,贏了他們並獨自站著的麥喬卻沒有奚落他們的技術,而是指著不憤氣的馬燕說道:「下次要練習的話可以找我。」

  為了不讓別人看出他的異樣,他轉身就朝躲在一棵榕樹後面的男孩跑去,那個也是士兵學員,應該認識自己才對。

  這些年輕氣盛的小夥子他現在可不管,他們怎麼想自己也沒辦法去理會,他都還沒懂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先把那個男孩逮住再說。

  躲在榕樹後面的是王宇磊,他與麥喬同班,同宿舍,沒有人比他更瞭解在學校的麥喬的遭遇,每次看到麥喬被那群士兵學員欺負渾身都是傷,他只能默默地為麥喬上藥,他也有過與那幾人的衝突,但是多次下來,他也管不了這麼多,弄得自己也渾身是傷,不划算,畢竟在軍事學校都是能者說了算,這樣的學校風氣也不是這裡才有,每間軍事學校應該都差不多。

  「你是我兄弟吧。」麥喬跑到王宇磊面前不確定的問道。

  兄弟?

  王宇磊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詞語,他的心驟然砰砰直跳,有種感動要從胸口湧出,麥子的眼神似乎跟以往不一樣,是那種堅定自信,散發著光輝熠熠星光,讓他呼吸都變得更加困難。

  兄弟啊,多美好的詞,他記得只有在古時候,男性要好的朋友才會稱之為兄弟。

  「麥子,我們是兄弟?」王宇磊是看完麥喬將欺負他的士兵學員打倒在的,現在他非常不確定的問突然變了個樣的麥子,這個人一點都不像麥子,他似乎在贏了對手的那一刻變得更開朗,更向上,更……

  撓撓寸頭,王宇磊傻笑。

  麥喬見王宇磊笑得傻氣,一手拍在他的肩上,拖著他遠行:「走,我們回宿舍。」

  不過,王宇磊卻尷尬的不動,麥喬挑挑眉有些疑惑,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表達方式不對。

  「你怎麼不走。」

  「不是,麥子,這個是去教官區的方向不是回宿舍的方向。」

  「……」麥喬摸摸鼻子,「那你帶我回去吧,我的腦袋好像被打傷了,好多東西都很混亂。」

  然後,王宇磊激動的抱住麥喬的脖子哭喊道:「麥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剛才表現得那麼勇猛一點都不像你!你果然不正常,腦子被打壞了,我帶你去醫務室!」

  麥喬無語的看著眼睛幾乎要憋出眼淚的王宇磊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沒事,你把事情給我理清,告訴我前因後果,告訴我關於我自身的情況就行。」

  王宇磊雙眼還繼續閃動著淚花,如果不是他長得牛高馬大,麥喬一定會以為他是一朵嬌羞被摧殘後要讓人憐憫的玫瑰花。

  於是,作為一個鐵血男人,最看不習慣男人磨磨磯磯表現的麥喬朝王宇磊正經的喊道:「這是命令!」

  王宇磊見麥喬如此凶悍的表情吼他,於是,他這個將近一米八五的大傢伙流下一滴清淚。

  被嚇的。

  麥子果然不正常了。

  而被認為不正常的當事人麥喬收起自己的無奈,他在懷疑王宇磊是不是生錯性別,或者說其實王宇磊是女扮男裝混進這裡?
  • 3評分人數

  • +6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夜緋 +2 低調推
avatar   hys52018 +2 精華好文
avatar   moon59002052 +2 不錯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