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穿越重生]

《重生之幽靈棋手》作者:空燈流遠(溫柔腹黑強攻x彆扭得瑟受)<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34642 62 13
本帖最後由 silvia416 於 2012-7-18 19:50 編輯

眾人推薦=ˇ=!

兩個都是名師手下的天才棋手。
沈昭從七歲起就開始追陳耀然,追到十歲,被車撞死了(天譴?)。
本以為下輩子再也見不到這個人,再也摸不到圍棋,卻因為一盤不該下的棋,被迫找回自己的身份。

那時沈昭尚無段位,陳耀然已然職業七段。

棋逢對手,受遇良攻,狹路相逢,勇者勝。

搬個板凳坐下,叉腰:小昭昭,睜開雪亮的眼睛面對現實吧,其實你是個受。


內容標籤:重生 強強 前世今生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昭 │ 配角:陳耀然 │ 其它:圍棋,隱姓埋名,替身棋手,棋逢對手


1宿敵

  閉上眼睛,我看見十歲的陳耀然。他那時和現在一樣瘦,面容清秀,睫毛很長,眉骨下面的眼睛有點微微凹陷,顯出異於尋常小孩的思考能力。彼時我也十歲,一副混世魔王脾氣。我們一起跟著一位張姓師傅學棋,兩個小朋友日日枯坐,相對而視,日久生情(在下單方面的),又鑑於無人告訴我男人不能愛男人,我便開始了百折不饒的示愛行動。
  我故意把蚯蚓丟在他打譜的棋盤上,還切成六小段,看他的小臉慘白慘白的,再特英雄氣概的兩根指頭夾著蚯蚓扔掉。我特地繞遠路去城外田裡抓了癩蛤蟆放他書包裡,乘著他拉拉鏈的時候跳出來及時制止,以做到未卜先知、英雄救美。
  我叫沈昭。我們都是五歲起跟師傅學棋的。我是師傅從少兒圍棋興趣班一大片黑壓壓的腦袋中玉手一指:就要那個拿圍棋當五子棋下的,於是開始住在師傅家學棋。陳耀然是同年秋天的下午父母送到師傅家門口的。那個年代A城少見的銀晃晃的轎車上下來了個沉默的小孩,長得挺漂亮,死活要師傅收他做徒弟,父母提著一大堆東西在旁邊陪笑臉。
  師傅就讓我和他下一局。彼時我已跟著師傅學藝半年(圍棋興趣班那一年除去),心氣頗高,手法狠辣(作為小朋友而言),中盤就殺了他的大龍。師傅搖著扇子在旁邊看了半日,撫摸耀然的頭讚歎,這孩子計算能力真出彩,以前果真沒跟過其他師傅麼?同齡的孩子中能和小昭下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我聽得飄飄然。從此陳耀然就在師傅家住下,睡我上鋪。我們白天一起上小學,晚上回來點著燈對殺,殺到睡眼朦朧看不清棋盤為止。師傅泡杯濃茶在旁邊看著,時不時拿扇子頭往棋盤上一點,指點一下死活要訣。
  我多學半年,陳耀然自然輸多贏少。結果每天我睡下之後,他還要坐在棋盤前做死活題。小孩單薄的身子,又不愛說話,默默的坐在棋盤前對著滿盤黑白字心算路數,像商店櫥窗裡常擺的人偶娃娃,精緻漂亮。
  師傅說我棋感好,耀然算力強,要合在一個人身上以後圍棋界要翻天的。然後感嘆,幸好一個有棋感一個重算力,這兩種天賦分到兩個人身上,一輩子都不會寂寞了。
  彼時我還不知道他就是隱退多年的張隱九段,棋派雅門當代掌門師傅。我只知道這是個早上喝酒晚上喝茶,熱衷於買假冒偽劣古玩,圍棋下得很好的老頭子。
  彼時我還不知道我們是張隱九段一生僅收的兩個入室弟子。
  話扯回來。算起來我五歲和陳耀然認識,七歲情竇初開,十歲生死相隔,統共五年間我用了三年來追他。然而我鍥而不捨的示愛終於遭受天罰,在我第三十一次告訴他書包裡有癩蛤蟆的時候,他認真的看著我說,我看出來了,你喜歡對面街的阿花妹妹。你儘管去追好了,我不會和你搶。我們和好吧,不要再互相過不去了。
  三年來的努力一瞬間灰飛煙滅,這邊絞盡心思示愛,那邊全然不知。我沮喪的去找對面街的阿花妹妹(現在我壓根不記得這小妹妹長什麼樣),一輛車呼嘯而來,於是我壯烈了。
  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輩子,裹著福利院的尿布躺在搖籃裡。福利院就在師傅家附近,於是眼睜睜的看著陳耀然夾著棋譜從福利院敞開的大門外走過,大了一歲,抽了點條,還是那麼好看。我趴在搖籃邊上手舞足蹈,呀呀不能語,他全然不知,走過時小臉一點表情都沒有。
  上輩子我除了愛欺負人,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爺竟然安排我這輩子投胎做孤兒,真是悲劇。孤兒就孤兒,還是電視劇裡一出生就被扔到福利院門口的那種,並附紙條一張,上寫我身患絕症,求好心人收留。簡直是玷污我的清白!院長把我弄到醫院檢查,發現一切正常,就按政策收留了我。
  所以陳耀然十一歲考上職業棋士離開A市去北京棋院的時候,我剛一歲,已經能成功的控制好口腔肌肉,喊院長好了。
  師傅在陳耀然走後一年因病去世,記者和棋迷把以前我們住的小院子圍得水洩不通,我聽人聊天這才知道這是棋壇享負盛名的張隱九段。我在搖籃裡傷心得死去活來,哭得撕心裂肺,然而無人表示同情。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小孩本來就天天哭。
  陳耀然十三歲職業三段的時候,我正在福利院阿姨的幫助下艱難的重新學習走路。
  陳耀然十五歲職業六段的時候,我重新上小學一年級,還是那所小學,換了個老師。
  後來我又見過他一次。清明節前後,空氣格外的好,校長老早就讓人扯出「歡迎北京棋社天才圍棋少年陳耀然回到母校演講」的大紅橫幅,還安排二年級的小朋友獻花。具體演講什麼我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我就是校長千挑萬選選出來給他獻花的那個人。他彎腰接過我遞上去的花說了聲謝謝,我卻楞在原地不走,盯著他看呆了,直到班主任匆匆來把我拖走,反反覆覆賠笑臉道歉。他那天穿著白色襯衣,骨架還是有些單薄,五官長開了,顴骨很高,眼睛凹得很深邃,整個人比小時候更加精緻。
  那年他十六歲,被選去了北京棋社深造發展,職業七段。
  升段位跟升飛機一樣快。
  我想過很多再見到他時說的話,比方說得意洋洋叉著腰打招呼,嗨!小然然還記得昭昭哥不?哥復活了!
  或者含情脈脈:小然然,你還記得大明湖畔的昭昭哥麼?
  然而見到他後我就傻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突然發現我們中間多出了那麼那麼長的一段距離,他在時光那頭,我在時光這頭。
  我說過我是混世魔王性格,說什麼我也要在追了那麼多年的小然然腦海裡留點印象。
  事情是這樣的。陳耀然要給我們學校傳說有業餘五段的數學老師下指導棋。我混進了現場,觀摩了戰況,發現戰況完全一邊倒。陳耀然的黑子以摧枯拉朽之勢把白棋打成了漿糊,完全沒有職業棋士在指導業餘棋手的耐心和包容。進過深邃的思考,憑藉師傅以前教我的那點底子以及長年與陳耀然對戰的經驗,我成功的找到了黑棋的弱點,翻盤不可能,但做活角上白棋卻是可以的。
  數學老師還在皺著眉頭長考,我拿了個白棋啪的往八6路上一拍,衝著他猥瑣的勾起食指:「角上的棋活了。」
  陳耀然一臉愕然,看看我,又看看棋盤,張口好像想說什麼,又慢慢閉上。
  請試想一個六歲的小朋友對著你做勾手指這類動作。
  下一分鐘我被暴跳如雷的校長拎著丟出去,對局室的木門啪的在我身後關上。
  木門不隔音,我趴在門板上偷聽。校長在陪著笑臉道歉,然後我聽到有人輕輕說,聲線有點清冷,但是很好聽:「沒關係,小孩子愛玩是正常的。我小時候有個和我一般大的同門師兄,一樣貪玩,老喜歡在我和下棋下到一半時插一手。要下了步這樣的好棋,他也愛勾起食指得意的笑。」
  上輩子我小他兩個月,但是由於先入師門,一直逼迫他叫我師兄,平常也以哥哥自居,佔夠了便宜。
  校長又說了句什麼,他笑了笑:「這步棋下得非常好,通常人遇到『壓』都會想到『長』,他卻看得到這步小飛……這孩子叫什麼名字?」
  我轉身走了。
  突然不想再告訴他自己是誰,上輩子的事情過去了就算了。
  因為我意識到,現在和他下棋,我不要說中盤,光開格局就注定贏不了。
  如果不是和他下過五年的棋,再加上他由於輕敵下得疏忽,剛才那步棋我也未必想得出來。
  陳耀然十七歲,我七歲的時,私立福利院倒閉了,我正式失學。院長推薦我去一家茶館幫忙,學點手藝以後好自立。老闆姓張,是個四十來歲的大叔,很爽快的收留了我。於是我就在茶館住了下來。
  我以為自己一輩子也不會再接觸圍棋了,然而……我小看了茶館門口掛的那個「供應棋牌麻將」的牌子。
  原來那裡面的「棋」除了通常的象棋軍棋五子棋外,竟然也包括圍棋。

  
TAGS 腹黑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