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現代耽美]

《聖誕紅》 作者:玭珂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0695 1 2
聖誕紅1

  五年前的夜晚,月亮掛在漆黑的蒼穹上,離月亮很遠的另一邊,有很多星星在對我們微笑。姊姊和我坐在屋前,風涼得像水,一陣陣輕灑在身上。
  
  「那萊、維恩,很晚了,進來睡覺吧。」母親站在門口叫喚著。
 
  我們不捨地看了月亮最後一眼,才踏著步子回到屋裡去。回到屋裡,姊姊還想再到外面去看月亮,然而媽媽就是不准她去。
  
  「媽媽,
我們想再看一會兒。」姊姊拉拉母親的衣袖嬌憨地說。
  
  「現在已經晚了,不可以。」媽媽才說完,姊姊就嘟起嘴,把臉鼓得圓圓的。

  媽媽笑了,我也捂著嘴,就怕被姊姊看到。
  
  「要不我說故事給你們聽,好不好?」

  「好好,我愛聽媽媽的故事!」我興奮地說,拉著媽媽的另一隻手就往床邊去,氣得姊姊瞪我好幾眼。
  
  我拿出花布鋪在木板上,將布上的沙土全揮到一旁去,再拉著媽媽坐下來。姐姐和我分別枕著媽媽大腿的一邊,開始聽故事。
  
  媽媽是全世界最會說故事的人,連爸爸也是這麼說的。

  過了很久,聽完故事,姊姊和我都睏了,從她略顯疲累的眼神裡看得出來。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會回來?」姊姊抓著媽媽的一綹黑髮,纏在自己手指上繞啊繞的。
  
  「爸爸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過一陣子就會回來了。」媽媽的嘴邊還是含著微笑,為什麼看來卻是苦苦的?
  
  「他是不是去打那些俄羅斯的壞人,好好的修理他們,讓他們不會來欺負我們?」姊姊坐起身來,看著媽媽。
  
  「是啊,爸爸去打壞人,讓壞人不會欺負我們。」
  
  「我知道那些俄羅斯人很壞,都一直派軍隊來我們這裡。他們會拿槍到處掃射,到處殺人,而且每個人都長得非常恐怖,鼻子很大,是大鼻子的魔鬼!」姊姊比了一個恐怖的動作,還故意做出難看的鬼臉:「大鼻子魔鬼最喜歡殺人,它們殺的人可以疊成好高好高的山,流出的鮮血可以把土地全染成紅色的!」
  
  「好恐怖!妳不要再說了啦!」我緊抱著母親的臂膀對姊姊說。
  
  姊姊又做了一個更恐怖的鬼臉,對我笑。
  
  「你們兩個都住手,現在都去睡覺。」母親受不了我們這樣鬧而顯得有些生氣,於是我們兩人聽話地躺在木板上。
  
  外面的風從牆壁的縫透進來,像冰冷的針一根根扎進皮膚。我瑟縮了一下,媽媽似乎察覺到我的小動作,將我擁進她的懷裡。
  
  媽媽的懷裡很溫暖,感覺有股熱流圍繞在我身邊,冷意從胸口漸漸褪去。在媽媽的懷抱裡,我什麼都不怕,就算是俄羅斯的大鼻子魔鬼也一樣。眼皮開始沉重起來,全身輕飄飄的,像是要沉到那片傳說中的大海一樣。雖然沒看過海,可是以前看過海的人告訴我,海很大,大得可以容下所有的東西。

  那大海能不能容下所有的車臣人,給我們一個地方當作家呢?    
                                                                                                                                                                                                                                                                                                                                     
  「媽媽,俄羅斯的人是壞人對不對?」臨睡前,姊姊又問了這一句。媽媽閉上眼,沒有回答。而我從她半閉的眼,看見晶瑩的淚光。

  過了幾天,夜裡,一陣嘈雜的聲音將我從睡夢中拉回現實,突然傳來一道淒厲的慘叫,嚇得我四處環顧,但是,找不到媽媽。連忙把姊姊也搖醒,一起跑出屋外站在山崗上,我看見天空被底下的火光染紅了一大半,可怕的聲音在那裡,一陣又一陣。房屋燒著,塌陷了。有人從著火的房屋裡衝出來,卻猛地身子向後一仰,歪曲地倒下,在火光的最外邊,一大圈黑影圍成好幾個圓,黑影中有坦克,有槍聲,他們瘋狂地向火光內處掃射,刺耳的哀嚎、慘叫從裡面不斷地傳出。
  
  我覺得好恐怖,雙腿甚至微微發抖。別過頭,我發現姊姊的臉好白,白得沒有一絲血色。想進屋去,可是那些人就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想逃走,可是媽媽還沒有回來。
  
  「他們……他們快來了。」姊姊的雙唇發顫,雙腿抖得比我還嚴重:「爸爸不是…去打俄羅斯的壞人?為什麼…還會來…?」
  
  「姊姊,我們快走好不好…好不好?」看著那團黑影漸漸往這裡移動,我愈來愈害怕,害怕姊姊說的那些大鼻子惡魔真的會來。
  
  「可是媽媽…媽媽她…」姊姊的聲音開始帶上哭腔,眼淚從她的大眼裡狂湧而出。我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逃不行啊!我…我們會被殺的!」我的眼淚也跟著湧出,抓著姊姊的手,我的直覺告訴我不逃不行,一定要逃走!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被殺!」姊姊雙腿一軟,癱坐在地。她無力地搖晃著頭,一直說著:「我不要被殺…不要…不要…」
  
  「起來啊,你現在這樣要怎麼逃,你快點起來!」我死命拉扯她的手,想把她從地上拖起來,但是她的身體重得像岩石,我搬不動。「媽媽…媽媽…」我哭著喊道,希望媽媽能來救救我們。
  
  不知道是不是阿拉聽到了我的禱告,媽媽從山崗下跑了上來,臉上有血乾涸的痕跡。她沒有說話,拉著我們兩個就跑。
  
  雙腳漫無目的跑著,媽媽最後在一條河邊停下。她蹲下來,開始清洗著身上的血跡,我不知道那是怎麼來的。姊姊眼裡仍然噙著淚水,她需要安慰,但我找不出適合的言語,只能默默地蹲在一旁陪著她。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大鼻子一次又一次,把我們逼離家園。

  「媽媽,為什麼俄羅斯人不喜歡我們?」很久以前,我問出這個問題。媽媽沒作聲,她瘦削的肩頭微微收緊,緊抿著嘴唇。我下意識認為這是一個不該問的問題,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被一個人討厭,
不論如何總會有個理由,車臣人被那麼多的俄羅斯人討厭,不可能沒有理由。就像我們討厭他們是為了他們不願意給我們一個家,但是他們為何不願意給我們一個家呢?
  
  「他們認為,我們和他們是一樣的,所以不讓我們自己有個家。你爸爸他們,都是為了大家的家而奮戰。」媽媽回答我,卻不看著我。我知道,這是大家最關心卻也最不願意提及的話題。有很多人都為了與俄羅斯的戰爭付出生命,但是至今他們的犧牲還是沒有回報。
  
  我想過,和俄羅斯人好好的談這件事。
  
  可是俄羅斯的總統似乎沒有和我們和平解決的打算,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用生命發出的呼喊,換得的卻是坦克與鮮血。彼此傷害的結果往往是你死我亡,我心知肚明,可我無法對我的同胞說出口,尤其當他們抱著親人的屍體痛哭時。
  
  既然你認為我們和你們是一家,那為什麼要傷害你的親人呢?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