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穿越重生]

《劍鬼蠱師 番外》 作者:衣落成火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74349 9 30
本帖最後由 silvia416 於 2013-1-26 07:51 編輯

劍鬼蠱師

番外:澄晚

    因著是教主之尊,即便是被人俘了去,也有著不錯待遇。

    在別院中一間空屋子裡,墨色長袍邪異男子坐在桌前,桌上有茶,他琵琶骨被一根金色鏈子穿了綁在床頭鐵柱上,被禁錮了所有內力。

    他神智清醒得很,以至於雖說心口旁邊仍舊有個血窟窿,但他卻也並未太過在意。成王敗寇,既然輸了,便是認了。

    前院喧鬧聲遲遲不止,那是正道武林擺宴慶賀之聲,他嫌棄嘈雜,卻也無法說出什麼。

    及至凌晨過後,再過了許久,聲音才漸漸沒了,連帶著門前幾個看守年輕弟子也忍不住小酌微醺,打起盹兒來。

    他端起涼透茶水飲了一口,目光隨意瞥向窗外。

    燈油早已燃盡,滿室皆暗。

    他不知獨坐多久,然而倏忽間,油燈「撲」地亮了,合得嚴嚴實實門板也稍稍開了條口子。

    他眯起眼,將使線頭過去,他看到門後陰影中走進來一個人。

    修長身材,俊秀面容,平淡表情,滿身書卷氣。

    他一下子認出來這是誰。

    「赤衣,好久不見。」來人低柔地說了一句話,十分平靜語氣,可在這夜裡聽來,卻是讓人隱隱毛骨悚然。

    男人嘴角一勾,露出個帶點醉人意味笑容來:「原來是晚兒,怎麼,可是捨不得要來送送我?」

    「是啊,自從別後,日夜思念,赤衣,我想你得緊。」顧澄晚淺淺地笑著,就彷彿從前與這人在一起時一樣,有些羞澀,有些靦腆,「赤衣你待我好,讓我永生難忘……」

    被稱為「赤衣」男子慢慢收斂了笑容,神情專注地看向他:「晚兒,你在恨我。六年不見,你樣子一點也沒有改變。」

    顧澄晚也不再假作平靜,冷哼一聲:「你記得倒清楚。」

    「晚兒,我自是不會忘了你。」赤衣柔聲說道,聲音低沉而磁性,就好像含著無數深情眷戀,「那兩年與你在一起,原就是我最開心日子。」

    「是啊,你真開心,赤、衣、長、老。」顧澄晚聲音冰冷,「莫要再哄我了,你以為我還與當初一樣好騙麼?」他不再掩飾他滿滿惡意,「雖然我與你在一起過了那令人作嘔兩年光景,但也正是那兩年告訴我,你並非炎魔教教主。」他輕輕地說著,「雖然你們避著我,但我並非愚人,真正教主,其實便是大凜所謂將軍談天羽罷?我家主人已然趕赴戰場,你可知,如今北闕有萬通子研製弩車,又有大難不死晉南王坐鎮,區區談天羽絕非對手,到時兵敗如山倒,大凜談氏便被連根崛起,再也不能興風作浪!」

    顧澄晚看著赤衣隨著他話語變幻神情,心中惡意更甚,他幾乎是將聲音扭曲到甜蜜地步,低聲喃喃:「赤衣赤衣,你看我告訴你這好消息,你開心不開心?」

    赤衣腦中思緒電轉,連「談氏」之說都出來了,對方所言必定是有了絕對依據,他一時不知該接話,還是該反駁。

    「你……主人?」他終於還是吐出這幾個字來。

    「對了,你確不知道我主人是誰,堂堂顧家二少,天真愚蠢,三言兩語就被人哄了去掉了山崖,至死原該都是個自視甚高蠢物,為何會甘於人下、稱人為主人呢?」顧澄晚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赤衣不安,更加溫柔地微笑著,「當然了,顧家二少自然是不甘於人下,可是要在做人奴僕和死路一條中挑選,再如何驕傲,也只能低頭,不是麼?」

    「更何況,顧家二少天生耳聾眼瞎,識人不清活該如此。」一個字一個字無比怨毒,從顧澄晚牙縫間迸出。

    「我家主人年少貌美,心底善良,為人體貼,他能以毒物為我佐餐,也極樂意為我針灸,更不介意用銀刀為我取血、剖開我腹部,只為讓我對毒物有更多抵禦之力。」

    「我家主人心胸開闊,從不計較言語得失,對我極是關心,他唯恐我平日寂寞,會讓他蠱兒們與我作伴,跟甚者他擔憂我與蠱兒們不能相交,不顧萬難,竟讓將我與蠱兒合體,以作慰藉……」

    「赤衣赤衣,你看我既有如此主人,你可為我高興?」顧澄晚一步一步走上前來,俊秀面容在燭光跳躍中,竟顯得有些鬼氣森森,讓人看了心裡發怵,「每日試毒、隔日放血、三日喂蠱、四日割腹、五日苦捱等候解藥、第六日便只能伏在床上、動彈不得……如此反覆,總算讓我家主人達成所願。」

    「我先做了毒人,每一分口沫汗液血水都是劇毒,不能與人接觸,更要小心控制自己,而後,主人還嫌我本事不夠,讓我與蠱兒們好生一番玩耍,終於成就人蠱!」顧澄晚深吸一口氣,步子更邁前幾步,讓整個人清晰暴露於赤衣眼前,駭得赤衣倒抽一口冷氣。

    慘白到幾乎泛起青色皮膚,黑色如鮮血積澱嘴唇,豔紅中透著金芒眼睛,還有及腰但發尾微張長發……每一根都閃爍著烏亮光澤。

    「你看我身子,現在都是可愛蠱兒們啊……」那讓人渾身透著涼氣嗓音飄渺傳來,仔細看去,原來有無數蟲子忽而散開忽而聚攏,形成了個似凝實似虛幻人形。

    是顧澄晚,也不是顧澄晚。

    赤衣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原本離自己足有七八步怪物就出現在自己身前,十根長長烏黑指甲尖銳無比,直直地戳著幾乎要刺進自己眼珠。

    太近了……

    「你……」赤衣喉中艱難地吐出一個字。

    「顧家二少不過是年少無知,卻被扭曲了一輩子,赤衣,你看到我這樣,是不是很開心?」顧澄晚嘴唇翕動,慘笑出聲,「像這般人不人鬼不鬼,永遠怪物一樣地活著,赤衣——你是不是很開心?!」

    「都是你……都是你讓我變成這個樣子!」顧澄晚忽然尖叫起來,「你為什麼不去死?為什麼?!」

    積攢了多年怨毒讓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高高舉起爪子,就要往赤衣頭骨中戳去——赤衣苦笑,卻沒有閉上眼,他定定地看著顧澄晚因為怨恨而猙獰面容。

    「晚兒,住手!」一個聲音突兀響起。

    顧澄晚動作一下子僵住了,他好像已經忘記了一切,只留下一片空白表情。

    「大哥……」他一寸寸僵硬地轉動自己脖子,但當要能看見聲音來源處那個人時候,他又很快把頭轉了回去。

    赤衣看得很清楚,之前那樣恨毒神情一下子從這個人臉上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無邊惶恐。

    是,顧澄晚現在很惶恐,他只覺得幾乎天都要塌下來,讓他不能自抑地抱住自己胳膊……好冷……怎麼辦……大哥在哪?

    不,大哥看到了,都看到了……一切都完了……

    為什麼我要這樣迫不及待地過來?為什麼我不能再冷靜些?這個人明明就要死了,為什麼我不能忍一忍?

    顧澄晚懊悔著,不斷地在心中斥責自己,他不敢回頭,他不願意看到從小呵護自己長大那個人臉上出現鄙夷和嫌惡神情。

    什麼赤衣,什麼復仇,甚至是那個讓他無比懼怕少年對他說過話都被他忘得一乾二淨了……他只是逃避著,只要不回頭,不去看,是不是就可以當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顧澄晚在發抖,劇烈地發抖。

    可是在下一刻,有一個暖熱溫度包裹上來,伴隨而來,是熟悉寵溺嗓音,還有……憐惜。

    「晚兒,夜深出來,為何不披上斗篷?凍壞了怎麼辦……」跟著,就是一雙強健手臂,攬住了自己肩膀,似乎能把自己整個包容進去。

    良久,顧澄晚才小心翼翼地抬起頭,對上,是顧無相始終溫柔眼眸。

    「大哥!」顧澄晚霎時泛起了淚意,但馬上,他將淚意忍了下去。

    顧無相今晚本來喝了不少酒,進屋後應該是要睡死過去,卻不料在半夜翻身之際,發現自家弟弟悄聲走了出去,他擔憂弟弟著涼,帶了斗篷跟去,卻見到讓他大吃一驚場面。

    他沒料到當年那個男人就是這個所謂「赤衣」,也沒想到這炎魔教還有其他內幕……可這都不重要,更重要是,他發現原來自己百般愛護弟弟在自己不知曉間竟然吃了這許多苦、受了這許多罪……

    強烈心疼與憐惜讓他顧不得別,只想著要好生安慰。

    「晚兒,炎魔教教主……不,這個騙了你赤衣,過兩日就會被諸位武林同道當眾斬首,晚兒,不要髒了你手,也不要給人留下話柄。」顧無相輕輕環住顧澄晚肩,卻被躲了一下。

    「沒事,大哥隔著斗篷呢,你毒傷不了大哥。」顧無相聲音更放緩些,「晚兒每天給我茶水裡放藥丸就是解毒吧?大哥原本不知道,可現在知道了……對不起,大哥沒有早些發現晚兒苦,不然就不用晚兒麻煩,大哥自己吃就是了……」

    顧無相早知自家弟弟不會傷害自己,卻沒想到,是隱忍了這樣實情,讓他不由自責。

    顧澄晚心慌仍在,可卻拒絕不了顧無相溫柔動作,慢慢地收回了人蠱本相,恢復成溫文模樣。

    漸漸地,兩人走了出去,繞過在地上暈迷護衛,融入茫茫夜色之中。

    屋裡,赤衣看著顧澄晚消失背影,目光複雜。

    那兩年確是我最開心日子,只有這一句,我並未隱瞞……只是……

    房間裡,顧澄晚仍舊如墜夢中,顧無相見他精神不穩,也不敢稍作離開。

    過了好一會兒,顧澄晚方才抓住顧無相衣袖,抬起頭,眸光水潤:「大哥不嫌我?大哥不嫌我是個怪物?」

    顧無相心中一窒,搖搖頭:「大哥只怪自己沒有照顧好你,晚兒,你不是怪物,是大哥最在意之人。」

    「大哥會一直陪著晚兒嗎?」顧澄晚手裡更加用力地捏住顧無相袖擺,指節都有些發白了,態度十分急切。

    「會,一定會。」顧無相連忙安撫,「這些年來,大哥一直與晚兒相依為命,日後也不例外,只要晚兒不再離開大哥,大哥便一直在晚兒身邊。」

    顧澄晚久久看著從小到大都待自己如珠如寶男人堅毅面容,忽然露出個淺淺笑容,他一伸手,攬住了顧無相脖子,把嘴唇湊了上去。

    帶血舌探入顧無相口中攪動,並不熟練,卻讓人心動。

    顧無相一驚,隨即感受到顧澄晚越發用力手臂,微微嘆氣,加深了這個親吻,讓它漸漸變得繾綣起來……

    良久,顧澄晚放開了顧無相,乖巧地伏在顧無相大腿上:「晚兒是毒人,也是人蠱,第一口舌尖血能解百毒。從此,晚兒毒對大哥無用,大哥要一直跟晚兒在一起。」

    顧無相垂眼,看著顧澄晚終於真正安寧下來睡顏,抬起手,輕柔地撫摸著他背脊,一下一下。

    「好。」

    「此間事了,晚兒要與大哥一同回家。」

    「好。」

    「晚兒要每天跟大哥睡。」

    「好。」

    「晚兒要跟大哥形影不離。」

    「好。」

    「等家裡情況也穩定了,大哥要陪著晚兒遊山玩水,我們要去很多地方,要很開心……」

    「好……」

  • 4評分人數

  • +2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antonia421563 +1 低調推
avatar   x19961129 +2 低調推
avatar   櫻吹雪舞藏影蹤 +9 XDDDDDD
avatar   ww931022 +10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