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韓花月影 作者:極品伴郎(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27180 543 10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2-9-15 00:27 編輯

序章
更新時間2010-4-28 21:07:11  字數:8167

 “孽子,你真的要這樣做么?”一個英姿蓬發的中年人怒剛眉目道。歲月并無在這個中年帥哥留下多少痕跡,依稀可以見到年輕是一個風靡萬千少女的美男!
  “哈哈,只是一個孩子,你們都不愿放過,那我又何必再留下來,這是我對琉璃的承諾!這孩子無論如何我也到帶在身邊的。”一個長得很漂亮的男生說。對,是長得很漂亮,一束長發扎了起來,隨意披在背后,前面兩束劉海分開灑落(具體參照宇智波佐助),膚色十分白皙,簡直讓女人妒忌。只要稍微打扮下,絕對是個絕世佳人。但現在這個絕世“佳人”面帶寒霜對著階級上一眾人。
  “你又何必為了個女人和家族對著干。那孩子,我們任何一個分家都可以帶大,我們答應帶大那個孩子,就已經仁至義盡了。”一個面帶威嚴的老人對道。
  一見到老人發話,眾人都不出聲了。由此可見,老人才是家族的掌權人。
  “你不懂,你不會懂得我和琉璃之間的承諾,總之這孩子我要親手帶大,而且她要跟我姓。”提起到琉璃,男子一臉的痛惜,眼中的一抹悲傷一閃而過,接著就恢復堅毅地與階梯的眾人對視。
  “孽畜,你安敢。”一位黑衣老者一躍而出,然后對著之前的老者鞠了一下躬說,“大哥,請下令讓我去制服秦影楓,把那個孽種制裁了。”
  老者聽了,無言地閉上眼。
  俊美的男子一見,面上嚴寒越發得沉重,身上也若有若無透露出絲絲冷意。
  之前的中年男子連忙對老者說:“爸,不要啊!真的要這樣做么?楓兒畢竟是我的兒子,你的孫子,你真的要這樣做么?”
  聽了中年男子的話,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猶豫,正想說,之前請戰的黑衣老人連說:“大哥。此風不可長,而且天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更何況秦影楓還不是少族長,不能網開一面啊。”
  聽了黑衣老人的話,老者不再說話,而是閉上眼睛道:“老二,你說得對,此風不可長。你去把那孽畜擒下。”聲音里已經帶上了絲絲殺氣,但不是對下階級的俊美男子,而是對先前的黑衣老者。老二啊,老二,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你想趁機把楓兒打入萬劫不復之地,好讓你那孫子上位,但你以為楓兒那么好欺負就錯了,我也順便看看那個倔小子的實力去到哪里了。
  黑衣老者一聽,面露喜色,向前走了一步,還裝模作樣地說:“楓兒啊,二爺爺真不想和你動手的。只要你肯低頭認個錯,我相信家族肯定會從輕處理的。”
  “哈哈,要打就打!不要做婊子又想立貞潔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俊美的男子一聽笑道。
  之前的黑衣老者,一聽惱羞成怒,“看來你是冥頑不靈了。那就不要怪二爺爺手下不留情了。”但心里卻暗爽,嘻嘻,還真怕你小子低頭了,你不低頭就最好,看我不趁機把你廢了,一舉把你踢出家族繼承人的競爭。
  “哼,要來就來,那么多廢話干什么,難道是你老了沒信心才那么唧唧歪歪。”俊美男子一邊不屑地說,一邊把左手的襁褓摟緊了點。
  黑衣老者“哼”的一聲“少牙尖嘴利,等等就誰躺下也說不定。”說完,右腳向前一踏氣場向四周激射,但其中最重的那股卻是飛向俊美男子。俊美男子一揮手,那股凝重厚實的氣勢便一掃而空,彷佛不曾出現過一樣,俊美男子還有空伸出手指逗弄著左手抱著的嬰兒。黑衣老者一見,之前的些輕視的神色已經全然不見了,換了一絲凝重。而身后的一眾人都面帶驚異的神色,帥氣中年和族長更是面帶點點欣喜。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他們父子知道,剛剛那個黑衣老者的實力是除了老祖宗和他們父子外最強的。這也是他信志滿滿以為一出手就可以收拾俊美男子的原因。但現在看俊美男子露了這一手,還這么輕松的樣子,由此可見,俊美男子就算實力不如他但也相差不遠了。
  “想不到你的實力竟然到了如此地步,是二爺爺小看你了。”黑衣老者笑道。但他的心里的殺機更勝這樣的年紀實力就到了如此地步,過了幾年還了得,看來更留你不得了。
  “哼,你不知道的東西還多!不過我勸勸您老人家還是不要那么大動作了,否則傷了腰就不好!男人啊,最重要就是那條腰啊。”
  “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染房。等下我不會再手下留情。”黑衣老者右手突然緊握成拳,“啪啪”引起了一陣音爆。
  “哈哈,那你就出手吧。不過我勸你還是把你最好還是把最強的一招施展出來,因為你要是不施展,就沒機會了。”俊美男子無比囂張地說。
  黑衣老者向前一躍,宛如一只黑色的禿鷹,瞬間就就來到了俊美男子的面前,一掌平平推出,平淡無奇的樣子。但俊美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右腳踏地,地面霎時龜裂,一身功力即時全速運轉,右手推出,擋住了黑衣老者推來的一掌。兩掌相碰,并沒有想象的塵土飛揚,氣勁四散的場面,但兩人方圓十米的平地卻憑空下沉了十幾公分。俊美男子右腳再一踏,腳后出現一條裂縫,右手再一推。黑衣老者馬上退回原來了的位置,連踏了十幾步才停下來,每個腳印都清清楚楚地印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
  “不可能!”黑衣老者神色大變,“你不可能做到的。”因為武林高手比拼內力,一般不是一方力竭身亡,就是兩敗俱傷的,像黑衣老者這種被推開的情況就只有一方比另外一方的實力至少高出一半才可以做到,但要黑衣老者相信俊美男子的內力比他高出一半以上,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哼。都說你老了,還不服老,現在丟臉了,還不承認!哎,真是恬不知恥。”俊美男子表面不屑地說,但心里卻暗暗捏了把汗,本來他硬拼也是可以把黑衣老者震開的,因為黑衣老者最多就是出了八層功力,因為他對自己還是有點輕視,而自己就不能在這里消耗太多!天知道打敗他還會不會有其他人蹦出來。自己雖然強,但不是強到無敵,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點!要是消耗太多,就不能應付接下來的局面。所以剛才是用了自己創的武功“四位合一”。這招是根據詠春的寸勁爆發而自創的。詠春爆發的是力氣,而自己的“四位合一”爆發的是內力!當然并不是十全十美的!這招是把流向人體四肢的內力抽出,集中流向其中一方,可以讓那方瞬間爆發了第二重的內勁!所以此時,俊美男子的左手,雙腳有點虛軟無力,就連左手抱住的襁褓都差點抱不住了。而右手因為瞬時通過的內力太過強大,處于麻痹的狀態!此招屬于傷敵一千,自損沒八百都要五百的招數!
  黑衣老者不理俊美男子的諷刺,運功游遍全身,一絲絲白氣有頭頂冒起。突然雙眼睜開,精光四射,提身縱起,全身功力頓時高速運轉,蓄謀已久的一招“驚天力劈”以掌代刀向俊美男子偷襲而去。
  “卑鄙”秦連縱(俊美男子的父親)怒喝一聲。因為俊美男子讓黑衣老者運功療傷,誰知道黑衣老者借以療傷,蓄力運功以此來偷襲,一身功力運轉,就要出手阻攔!“縱兒,不要妄動!”秦連縱的父親也就是大長老伸手阻攔。
  “爸,二叔他這樣……”秦連縱還想說,卻被秦老爺子揮手打斷,“我知道,但他如果這樣就倒下了。那他也沒資格做我們秦家的少族長了。”
  只見黑衣老者的掌彷佛就如一把驚天的寶刀,刀氣已經把俊美男子的所有退路都封鎖了,擠壓的力場向四周散發,地面到處都出現了龜裂。唯一還保持完整的地方就只剩下俊美男子所站之地方圓三米。
  俊美男子望著迎面而來的驚天一招仍可面帶笑容。“我一讓再讓,但你卻苦苦相逼。不要怪我太狠了。”隨著二長老的掌刀越來越近,感受周圍力場越來越擠壓。正當大家都以為俊美男子會在二長老這驚天一招下身受重傷的時候,一道亮光驟然亮起,宛如流星那樣急迅地出現,也宛如一池汪泉那樣清切那樣動人。亮光的出現沖破了擠壓氣場,帶起一股股的氣塵。亮光急速地向著黑衣老者驚天一刀,一掌迎去,兩者相撞在一起,并不出現眾人想象中的激烈碰撞!而是亮光貫穿了二長老的手臂,而且威力不減,還夾帶著凜冽逼人的氣勢向秦老爺子飛去。
  秦老爺子眼露凝重,手一伸,一股內勁向著亮光飛去,而沒有半點外泄,由此可見,秦老爺子一身內力控制已經到了登峰造極!兩者相撞,僵持在了一起,這時大家才看清楚,原來亮光里面是一把不過巴掌大小的飛刀!
  隨著“轟”一聲,秦老爺子退后了幾步,飛刀也被震彈射進了墻壁!
  “小李飛刀?”秦老爺子聲音略帶驚異!
  “呵呵,沒錯,就是小李飛刀!”俊美男子笑著回答。
  秦老爺子還想說什么,但“啊!”一聲大叫,把大家都目光都吸引去了!只見二長老盤膝打坐,才一會兒就已經滿臉大汗,臉上時不時露出痛苦的神色!
  “爹,你怎么了?”一個年紀和秦連縱差不多的中年男人跑了出來!
  “沒什么而已,只是小李飛刀附帶的獨門刀氣在他的經脈游走而已,一時還死不了的!但要是沒有會小李飛刀的人幫他解了體內的刀氣,他會怎么樣我就不能保證!”俊美男子漫不經心地說。
  “你太狠了,他可是你二爺爺啊!”中年男人大喊。
  “呵呵,之前他出手灼灼逼人,有想過我是他的孫子么?哦對了,他老人家不用想嘛!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他的‘親’孫子嘛!當然不用顧忌!是我自作多情了!呵呵”俊美男子自嘲地笑笑了!
  “不管之前怎么樣,但現在我要你為爹解了刀氣。”中年男子道。
  “我看你搞不清楚狀況!現在我們是敵人,還讓我幫他解刀氣!誰知道你們會不會趁著我運功的時候偷襲我,那到時我找誰哭去。更何況就算你們不偷襲,我憑什么要為他解啊。”
  不要忘記我們現在的立場。”俊美男子一語就道破了中年男子心中的想法。中年男子之前還準備趁著俊美男子幫二長老療傷,然后一舉擒下他的。然后俊美男子就是他手中的柿子,怎么揉怎么捏還不是他的事么!
  “你既然冥頑不靈,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中年男子面帶寒霜,雙手握拳,隨時準備出手。
  “哎,我說你們真不愧是父子!出手都這么大義凜然的,要打就打!不過我懷疑你的腦子是不是壞了!二長老都躺下了!難道你比他還強不成。”俊美男子的話讓中年男子遲疑了。他本來就不夠二長老厲害的,現在他爹都讓人家一刀放下了!自己上去不是送菜么?!但話已出口,不出手,傳了出去,自己還有面子的么?!有時候真的是面子害人啊!但現在是騎虎難下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只希望那一刀讓秦影楓把內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沒之前那么強硬了。
  “哼!廢話少說,手下見真章吧。”中年男子一拳轟出,卻是用上了十層功力。因為他知道練自己的父親都不是對手,那自己不用上全部的實力,輸的肯定是自己!但他用上了十層功力就一定贏了么?!答案是否定的!
  一道亮光由下而上驟起,直貫云霄,速度之快比剛才的小李飛刀有過之而不及。中年男子以比沖出去還快的速度倒飛回來,一頭撞進地里。大家一看,中年男子左肋到右胸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再一看俊美男子,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了一把唐刀。
  “你……你的刀什么時候在手的?”秦連縱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了。如果這一切是真的,那他的兒子秦影楓到達的境界不是他可以想象的了。
  “虛空,劃破了虛空……”秦老爺子喃喃自語“楓兒,你到了這等境界。”
  俊美男子一邊收刀,一邊說:“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想我可以離開了。”
  “你是什么時候到這種境界的?!”秦老爺子問道。
  “你無須知道,你只用知道以后我—秦影楓不再是秦家的人就可以了。而且我不再姓秦。”俊美男子冷言道。
  “楓兒,我答應你的要求!”面對會一個失去先天高手的可能,秦老爺子終于低頭了。
  “對不起,我拒絕!我覺得已經沒有必要了。如果是這樣才能得來的妥協,要來也沒必要!我開始以為大家一定很樂意的接受初音的!但想不到竟為了一個所為的名分,名聲來為難一個嬰兒,還有我!我不想初音在這樣沒有溫暖,只有權力之爭的家庭長大!我只要她能夠快樂健康成長就可以了,而不是從小就灌輸怎么去爭的生活!不要再留我,你們要留下的我的代價不是你們可以接受的!好好的放我一個人吧。”俊美男子眼露哀傷地道。
  秦老爺子聽了秦影楓的一翻話,彷佛老了十幾歲,站著的身子不像之前穩如三山五岳,而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搖搖晃晃。
  “爸”秦連縱連忙扶住秦老爺子。“楓兒,你怎么可以這樣對爺爺說話!你……”
  秦老爺子把秦連縱接下來的話攔住了,道:“你走吧!但在外面疲倦了隨時可以回來。”然后運用內力大喊:“誰也不能阻攔秦影楓出莊!誰阻誰就死!以后在外見了秦影楓仍以少族長之禮相待。若有人敢違背,我秦翰天定教他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聲音震天懾地,直沖云霄。
  秦影楓抱著襁褓,提著那把名為“月影”的唐刀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大殿。
  “楓兒”“弟弟”兩聲高呼,一個中年美婦和一個女子從側殿沖了出來
  “楓兒,你不要走啊。”中年美婦聲聲如杜鵑啼血,再沖跑的過程中還不小心摔到再地!在這一刻她不再是人前風光無限的秦夫人,只是疼愛兒子的普通婦人。
  年輕女子連忙扶起自己的母親,然后對著自己的弟弟大喊:“秦影楓,難道你就這么忍心留下媽媽和姐姐這樣走了么?!”
  “姐,我不在的時候,媽就靠你多費心了。要幫我一起盡孝吧。還有,你的能力不要再隱藏了,現在爺爺爸爸需要你,家族需要你!媽,楓兒從沒求過你什么。這次就求你讓我走吧。我向你保證,我要是在外面累了,我會回家的。我會回來的。”
  秦影楓的話,或者是最后一句給了中年美婦力氣,她站了起來:“那你一個人在外要自己小心,要記得回來。”
  “嗯”秦影楓再次走向莊門。
  一聲馬嘶,一匹如雪的駿馬沖了出來,一個保鏢企圖從后面攔截它,也被它后蹄一提,踢飛了出去!
  “傲雪”秦影楓輕撫了一下馬面,白馬很是享受地閉上眼睛,搖著頭輕輕地靠著秦影楓的手。
  “我走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哦!”秦影楓放下了手,正準備走的時候,發現手被什么扯住了,一看,原來是傲雪咬住了自己的袖子。“呵呵,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我不能帶著你的啊。”但無論秦影楓怎么說,都無法讓馬松口!于是,秦影楓就說:“跟著我可以,但沒有暖和的房子住了,也沒有好吃馬糧哦!”
  “啾啾(沒辦法,上網時這樣說馬叫的)”隨著一聲聲馬鳴,彷佛在說著我不介意。秦影楓見了頓時豪氣萬分,“好,天大地大,一定有我們的容身之所。”便轉身上馬,“駕”的一聲,便已馳馬出了莊園……
  夜深,一個高級娛樂會所還是燈火輝煌,里面坐滿了一眾青年。如果現在有個在道上混的人見了,一定會全部認出里面所齊聚的人都是*的高層。*意思很明顯,里面的人員身份背景無一顯赫,不是世家子弟就是高官后代。當然除了背景就連能力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因為的人員無一不是精英。例如玩弄權術的高官后代,或者世家出來的武林高手,還有各行各業的管理人,和人們印象中的二世祖迥然不同的。但現在里面的人臉上呈現出的焦慮的神色和會所富麗堂皇的裝飾形成了一種鮮明的對比。每個人的視線都瞄向了大門,或者電話,能讓一慣見過大世面的高官子弟面露緊張,一定是發生了什么重大事情。
  “啪”一聲拍響,一個眉目劍星的男子站了起來:“還要等到什么時候!太子現在還沒消息。我實在等不下去,我現在就點齊兄弟去秦家要人。讓他們知道,就算太子不是他們秦家的人還是我們的太子。”
  “老五,你不要大吵大鬧了!大家本來就心煩了,你就不要再添亂了!楓讓我們在這里等他,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難道你還不相信楓的能力?”一個坐在椅子上的年輕人懶洋洋地說道。
  “色老三,我不是你。你不理解我和太子之間,沒有太子的出手相救和賞識就沒有今天龍逸!現在他到了秦家莊那么久了還沒出來,難道你就不擔心下的么?難道你想太子出事?!”
  “媽的,老五,我不出聲,你不要以為我就DIAO不起來!我和老四認識的比你久,我們一起在國安組出生如死的時候,你小子還不知道在哪里混呢!你以為我很想裝出一幅懶洋洋的樣子么?但現在著急有什么用,老四不讓我們輕舉妄動!我們就只能相信他,如果秦家敢對他做出什么,不用你小子在這里亂嚎,老子我第一個就帶頭去秦家要人!”剛才還是懶洋洋的年輕人“噌”的一聲站了起來!
  眼看火yao味兒越來越濃,坐在主位旁邊的一身勁裝的身子很高大強壯青年男子站了起來吼道:“好了,不要鬧了!不要到時老四還沒回來,就先自家窩里反了!老五,你不要一句‘太子’的,你這不是說你溶入不進我們的圈子么?之前老四不是讓你叫他四哥么?你這叫聽他話?!老三你也是的。現在大家都那么急了,你就少說幾句!天亮的時候老四還沒回來那我們就去秦家要人。”因為吼得太大聲,勁裝下的肌肉都不由得顫抖起來。每個人見了都不懷疑他能一下就放倒西班牙的斗牛。
  “大哥,你說的話我聽。如果天亮前太……四哥還沒回來,我們就去秦家要人。我現在就去擦劍。!”之前眉目劍星的男子一邊道,一邊向大門走去。
  “我這也不是關心老四嘛!”懶洋洋的男子一邊嘟嚷著一邊坐了下來!
  名叫龍逸還沒走到門口,電話已經響了!之前的黑色勁裝男子—東方飛提起了話筒,“嗯,出來了?!真的么?太好了!什么……失去了蹤影?!你們這幫飯桶!是不是秦家人下的手?!排除這個可能性啊?那就繼續再去查探他的下落。嗯,就這樣吧。”放下了話筒,老大對著那些把目光瞄向他的一眾人道:“老四已經出了秦家莊!但那幫飯桶失去了他的蹤影!。”
  “哈哈,小四一定已經開始回來了!肯定想快點和我們分享到這個消息所以才會用快一點點的速度。老大,你就不要怪那幫小子啦!不要說他們了,就連我們五兄弟里面誰能在小四全速下跟著不丟呢?!”之前懶洋洋的青年—李天風喜道。
  “嗯,是我太緊張了!呵呵,還真沒幾個可以跟上小四那混小子的速度!是我錯怪了那幫小子!好,我們就再等等,等小四回來!娘的,出來了電話都沒一個!難道不知道我們會緊張的么?!等他回來罰他三百杯!”東方飛笑道。
  過了一個半小時,影楓還沒回到。龍逸坐不住了:“老大,四哥再怎么慢也該回到了!怎么現在還沒見到人影啊?”
  東方飛沒好氣的地說:“你問我,我去問誰啊?!小四也真是的?!現在人還沒回到!電話也不回個!真不能讓人安心。”話剛落,電話又響了。東方飛再提起話筒:“喂,哪位?小四啊?!你人怎么搞的啊?!怎么還沒回到了?”
  “大哥,讓你們擔心了,不好意思。”影楓的聲音帶著點點疲倦地說道。
  “說什么傻話呢?!怎么還不回來啊?!兄弟們都在等著呢。”
  “不用再等了,我是不會回去的。”
  “發生什么事了,怎么不回來了啊?!”老大失聲問道。
  “沒什么,只是累了!*以后就要靠你們了!不要找我,我還會回來的!就讓我休息一段時間吧。好了就這樣了,我要走了。大家保重。”說完就掛了,不讓東方飛有任何開口詢問的機會。
  東方飛失神地掛了電話,眾人見了東方飛掉了魂的樣子沒人敢上前詢問。最后還是龍逸問了出口:“老大,四哥他怎么說?”
  “他說他累了,要休息,已經離開了。”東方飛攤在椅子上小聲地說。
  “什么?”就連已冷靜著稱的老二—趙云揚也無法保持一貫的冷靜了。
  “那他還說了什么?”李天風急忙問。
  “他叫我們不要找他,想找也找不到的。”
  “我就不信這個邪,憑我們*的實力還找不到他么?我現在就去發散人手,哪怕是把整個中國翻了個圈,也要把他找出來!”龍逸很是激動地說。
  “千萬不要。你找到他又能怎么樣?!把他帶回來嗎?但要是他不愿意的話,我們和用家族名義束縛他的秦家有什么不同?”老二—冷鐵道。
  “這……難道就這樣讓他離開?!*不用管了?”
  “他不是小孩子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了。而且*從建立到今天的規模,楓已經太累了,是時候給他放個假了!正因為他不在,我們更要好好努力,等他回來給他看到個更好更強大的*。”
  “沒錯!小四這個假我批了。你們給我聽著,小四雖然不在了,但他依然是我們*的太子!明白了嗎?”
  見到老大發話了,大家都只能答應。
  小四,希望你這次倔脾氣不要再來一次。散心個兩三月就快回來吧。東方飛望著窗外的景色想道。
  機場,一個留著長發長得相當漂亮的男子抱著一個襁褓。又是長發,又抱著個孩子,還長得相當漂亮,讓一干色狼們一開始還以為是個少婦。但細心地發現“她”有著喉結,而且胸部扁平,不由地仰天長嘆,不是我們分辨力不夠,只是敵人太能迷惑人了。長嘆過后又能發現,為什么會有長得如此像女孩子而又留著長發的男人呢?莫非是泰國的來客,想著不由打了一下冷戰。望著長發男子的目光不由帶上了些不知名的意味。
  沒錯,長發男子就是我們出了帶著女嬰兒出了秦家莊的秦影楓。他完全不管人家對他異樣的眼光,因為男生女相的他對于這一切早已司空見慣了。一頭長發也只能讓他更像女人而已,沒有也不能讓他看起來想個男人。他抱著女嬰,看著女嬰那雙黑寶石那樣閃亮的樣子,不由道:“初音,我們去媽媽的家好不?這樣才能讓我們一家人更接近……”
  “吖,啊……”小初音彷佛是回應影楓一樣,揮著小手。
  “呵呵”影楓輕笑一聲,親了小初音粉嫩的小臉一口。
  這時,機場廣播響起了:“前往韓國的航班N907即將起飛,還沒登記的旅客請馬上去登記窗口辦理登記手續。”
  影楓一手抱起小初音,一手提著行李袋,邁向了登記處。
  別了,我的家人還有兄弟們……
  • 3評分人數

  • +46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s9203560 +1 初音是甚麼鬼啦...
avatar   ericcheungxx -5 第一樓應為介紹
avatar   zzzz020031 +50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伴郎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