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血緣羈絆]

《夜之剎》 作者: 幻愛無愛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0891 48 4
  夜之剎

  作者:幻愛無愛


正文:


  第一章


  四週一片漆黑,雙耳因為身中劇毒而失聰,絕剎只能憑著本能的直覺來躲避暗室重重的機關。

  絕剎,殺手門第一號殺手也是武林第一殺手,江湖中無人不知。只要他接下的委託,無論你是八十老人還是三歲孩童,是皇帝還是乞丐都逃不過他手中的劍。殺手無情,絕剎更是當中的翹楚。

  「呼---呼---呼---」坐靠在暗室角落,絕剎此時已是出氣多進氣少。「呵!看來我今天真是要命絕於此。」經過毒發作時帶來的痛苦,絕剎很清楚自己時間不多。「原來死亡的感覺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與痛苦,比毒發是的感覺要輕鬆多了。不知道人們為什麼這麼害怕死亡。」

  「呼---呼---」絕剎的呼吸越來越微弱,心臟也愈跳愈慢。絕剎發現自己的意識開始渙散逐漸抽離,最後失去了意識。原來,著就是死亡啊!這是最後一刻他腦中閃過的念頭。

  「哈哈哈!絕剎絕剎,我看你現在還怎麼殺我。」室外燈火通明火把將整個院子照耀的明亮無比,與暗室的幽暗形成鮮明對比。一高大男人向暗室的絕剎嘲諷嘲笑,然而他大笑的臉上表情卻是無比猙獰。

  「堡主,我們在暗室發現絕剎的屍體。」護衛向男人稟報。

  「帶上來。」男人下令到。一會兩個護衛便抬著絕剎的屍體放在男人面前。

  「絕剎啊絕剎,就憑你也想殺我。天下第一的殺手又怎樣,我早就佈置好天羅地網等你來了。」男人邊說邊用手中的劍一劍劍刺向絕剎的屍體。「只是讓我萬萬想不到的是,堂堂殺手門的第一殺手絕剎竟然是個---恩---」男人不置信的低頭看著胸膛,一把利劍從他的後背刺進貫穿身體從胸口穿出。他徐徐轉頭只看到一身白衣,白衣是殺手門殺手的副手,負責殺手出任務前的調查與善後。

  「殺手門一但接下委託,不完成任務誓不罷休。你太得意了,注定得死。」白衣淡淡的說著拔出劍,男人倒了下去眼睛依然睜得大大的。

  「堡主!」悲憤的叫喊,眾護衛見男人死去憤怒無比紛紛拿出武器衝向白衣。

  「恆!」白衣冷哼一甩袖,白色粉末飛向眾人。

  「是毒粉!」有人大叫但以不及,只見院內除白衣所有人都紛紛到下。

  白衣拿起一火把走到絕剎的屍體旁「為什麼不喚我呢?你知道我能解你的毒的。一起合作這麼多年我們算不上是朋友,也算是一起行動的同伴吧?殺手無情,人人都這麼說,但身為人即使在殺手門誰又是真正的無情。除了你,絕剎!你不光對他人無情,對自己更甚。殺手門的人無論生死都無法脫離,不過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歡那,所以---」白衣將火把拋在絕剎身上「所以我不會將你屍體帶會殺手門,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看著被大火吞噬的絕剎,白衣眼角滑下一滴淚「再見!不,是永別了絕剎!」

  不久後江湖流傳,雲翔堡堡主被殺手門人刺殺,雲翔堡也被大伙焚燬。而殺手門第一殺手絕剎在刺殺雲翔堡堡主時被暗算身重劇毒而亡,屍體也在那場大火中恢恢湮滅。

  這是哪?我為什麼會在這?我,我不是已經死了嗎?本應死去的絕剎發現自己在一個奇怪的地方清醒。我沒死嗎?是白衣救了我嗎?絕剎不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這裡很狹小,因為絕剎發現自己是捲曲著身體無法生展。而且四周都是水,他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沒有窒息。不過這裡好舒服,軟軟的也暖暖的,真的好舒服。忽然他發覺關著他的空間還是一顫一顫的,很有節奏。好睏,好想睡。呼---他睡著了。

  陽光下,小院中,搖椅上躺著一女子。棕髮綠眸甜美可人,白嫩的小手在自己微凸的肚子上輕輕拍打著,臉上洋溢著母性慈愛的微笑。畫面很美,很溫暖,很溫馨。
本帖最後由 a490094 於 2014-5-14 20:03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