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道古今 作者:劍離匣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355 54 1
本帖最後由 fire1217 於 2012-11-14 01:53 編輯

【作者簡介】:劍離匣

【內容簡介】: 一個穿越, 返古的青年.  一個來歷不明的孤兒.  一種新的表達方式.

【作者其他作品】:


=======================================================


第一章、青年,怪夢,辛酸

 “爹……”
  “娘……”
  一個甚為稚嫩的聲音在這片空間中回蕩縈繞著,仿佛自混沌之中響起,又似九幽之下傳來,經久不息,讓人無法覺察出其源自何處。

  一片無垠的星空之中,萬千星辰閃爍,大小不一,似遙遠又恍若觸手可及。其中有九顆星辰光芒萬丈,相較于其他星辰要明亮許多,這九顆星相連成一個圓,仔細觀察的話還能發現它們正繞著一定的軌跡緩緩的移動著。

  下方聳立著一座祭壇,祭壇仿佛空中樓閣般無根無憑,漂浮在九星下方的正中位置,而那九顆星好像就是圍繞著這座祭壇而轉動。
  十丈來寬的祭壇不知用何物筑成,似玉非玉,連成一個整體,恍若天成,仿佛與天地至理交泰,共星辰法則相融,散發出萬丈霞光。其中有一股古老、滄桑之氣勃然而出,讓人毫不懷疑其存在歲月之久遠!
  祭壇之上,筑有一方小石臺,石臺晶透如玉,其上躺著一個清秀少年,少年七、八歲模樣,穿著很是古樸。那上方與祭壇相連的九顆星辰,每一顆都發出一道丈許粗的金色光芒照射在少年身上,使得少年周身籠罩著一層金光,神圣非凡!
  可是,若往少年的臉上看去的話卻又讓人駭然,他的臉色蒼白如紙,沒有一絲血色,看去讓人驚悚,背脊生寒!
  ………

  夜,正值將醒之際,東邊天際已露出一絲魚肚白。此際,正是黎明將現之時。街角路邊的霓燈仍舊閃爍著,這時的馬路上只有稀疏的車流,街道邊更是人兒寥寥。人們大多還在熟睡或閉目回味著那美好而又難以實現的夢。

  猶江城,一棟老式居民樓里,漆黑的房間中,“啪”地一聲,忽地變的敞亮起來。一個年約二十四、五的青年掀開被子,從床上爬起,靠坐在床頭。
  青年抬起手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剛凌晨五點出頭。拿起床頭柜上放著的香煙,抽出一根點燃吸了起來。腦海中靜靜地回想著方才夢境里所看到的一切。只見他此時的臉色極為蒼白,捏煙的手顫抖不已,好似身體剛經受過折磨一般,臉頰上猶掛著未干的淚痕。
  “那是個什么地方?怎么這一年多來會頻頻做著同樣的一個夢。”
  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煙,嘴里喃道:“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任憑我白天如何放縱思緒,也不可能在夢中出現在那漫天星辰的星空之中啊……”
  “那個稚嫩,聽來讓人悲慟,禁不住哭泣的呼喚究竟是何人所發?源自何處?”
  “那座看去讓人心生敬畏的祭壇為何會建立于星空之中?”
  “還有那祭壇中小石臺上躺著的少年……”

  青年心中存在著太多的不解,當想到祭壇石臺上躺著的少年時,不由掐熄了手中的煙,拿起床頭柜上擺放著的一個相框,相框里封裝的是一張有些老舊、邊角都已泛黃的相片。
  相片上是一個八九來歲,相貌清秀、眼神靈動、清澈,身著小學校服的男孩。他看著相片上的男孩時,心中如波濤涌過,怎么都難以平靜下來。
  “石臺上躺著少年怎么會和小時候的自己一模一樣……”

  青年心中難以平靜,百思不解,猶記得第一次在夢境中看到石臺上那個少年時,心中更是震憾不堪。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帶出溫暖……”就在這時,放在床頭柜上手機響了起來,打破了黎明前的靜謐。青年欲伸手去拿,忽覺全身酸麻不堪,手臂有些使不出勁來。
  “真是怪事年年有,每次做這個夢時,都能真實的感覺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吸扯著靈魂般,每次靈魂似乎堪堪要離體而出時,總是能及時的醒過來,可醒來后卻又渾身難受的緊,跟大病了一場似的。”

  青年無奈的思索著,勉強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說道:“這么早打電話過來有什么事?”
  “云舒,早安啊。”等了片刻,對面才傳來一句有些迷糊,似還沒睡醒的聲音。
  “有事說事。”名叫云舒的青年有些困惑,這打電話過來的是他大學時的老同學齊譽,畢業后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要知道這家伙可是以風流,說白點就是好色而聞名朋友圈里的。每晚摟著個女人睡,這大早上還有精力打電話來問候早安?
  “剛剛頭兒給我來電話,要我們早點起來,旅游公司的出發時間比原定提前了一個小時,說是今天出行的車多,去廬山那邊的路況不太好。”
  “哦,我已經起來了,沒事掛了……”云舒說完便掛了電話,知道那家伙還要抓緊時間睡個回籠覺的。

  今天是十月一號,公司放了三天假,申報了個旅游公司組織大伙出去旅游散散心,也就在省內各處走走。
  云舒看了下時間,有六點了,入秋后的天色亮的晚,外頭還有些朦朧。原本說是八點在公司集合一起出發的,現在提前一個小時,那七點就得趕到了。還有一個小時他倒也不急,腦子里被那怪夢纏著,從床頭柜上的書堆里抽出一本翻開看了起來。

  那是一本關于夢境的書,這個怪夢大概是云舒大學畢業后,出來工作的那一年開始出現的。屹今為止,這一多年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會做這樣一個夢,而且,最近能明顯的感覺那股吸扯靈魂的力量越來越強烈!有時他也不禁會想,會不會那天就醒不過來了?

  “是以少氣之厥,令人亡夢……”
  “入夢不惟聞見思想,亦有內臟所感者。”
  “形者,血氣之所感也。夢者,血氣之余靈也。”

  一些醫書古籍上都有記載,古人認為夢跟體內之‘氣’的缺少或過量;內臟所感;氣血的盛衰等有關。可是云舒對這些卻是一無所知,不由的頭大起來。

  “夢,思也,緣也,感心之跡也……”
  “嗯!感心之跡也……”看到這段話時他的呼吸不禁急促起來,這片刻間仿佛在思緒中捉住了什么一般。
  “感心之跡……心之跡,那說的就是……記憶!”剎那間,云舒的腦海似有一束亮光閃過。
  “對,就是記憶!”他陷入沉思之中,嘴里低聲喃道:“可是自打有記憶以來,似乎從沒有過關于這個怪夢中的片段……”

  “那就是說……可能會與七歲之前那一段被我遺忘了,在腦海中如同空白般的過去有關。”
  云舒發現了某種可能,不由雙手抓頭拼命的回想七歲之前的那一段歲月,可任他如何回憶都沒用,腦中仍是一片空白。

  他使勁去回憶可卻毫無頭緒,不得不放棄。眼見外面天已大亮,便洗漱了往公司趕去,他家離公司不遠,步行也就七八分鐘左右。

  云舒如今居住的房子還是他養父母留下來的。說起他的身世,倒也頗為離奇,他是個孤兒,給人收養那時也不知具體年齡,看模樣大概是七、八來歲左右,奇也就奇在這里,照說七八來歲的小孩都已上學,尤其聰明的小孩都已經極為懂事了。
  可是,云舒卻不然,他對自己的過往一無所知,連父母是誰,家住那里,這些都不知道!腦子里一片空白就跟沒有過去一樣。唯有這個名字像是刻在骨子里似的,不曾忘記!
  他的養父養母本來有個孩子,無奈惹著了病魔,十八歲正值青春時便撤手人寰了。兩人剛四十出頭,正當壯年便喪子也是大受了打擊。

  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在二人喪子月余之際,心傷未愈之時,晚上回家剛好遇到了幼小卻落泊街頭的云舒,那時的云舒猶如剛剛誕生在這個世界般,對一切都充滿茫然……
  兩人出于好心細問下,便覺得云舒可能是得過什么怪病,被家里給丟棄的小孩。他們見云舒生得清秀,眼神清澈、靈動,絕非癡兒,便不由生出了心思,從此收養了起來,如子侄般對待,供其上學念書。

  無奈好人命不長,許是早年喪子的悲郁壓著,云舒的養父養母兩人五十多些,在他剛考上大學那年便先后病逝了,只留下這棟八十來平米的房子和一萬來塊學費。
  這世間便是有這許多無奈之事,像他的養父養母兩人命途多舛,艱苦了一生,本來正快到享子女之福的時候,卻又倒下了……

  “老天真的有眼嗎?”
  這是當時養父母逝世時,處于極度悲痛中的云舒,含淚的仰天一問!不過,時間可以沖淡一切的幸或不幸,不管如何,人都得向前走……
  在路上吃過早餐,云舒踩著點來到公司。剛好看到旅游公司的人正招呼大家上車,終日忙碌,這次只是想出去透個氣、散散心,也沒有什么好準備的,和大家打了個招呼便跟了上去。
  云舒上車后,沒幾分鐘便出發了,齊譽等幾個玩的要好的朋友估計是坐了另外一部車,他坐去最后,也無人打擾,不由小瞇了起來。
  一路無話,幾個小時的車程過去,便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廬山。
TAGS 古今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