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永恆國度之黑暗黎明 作者:天堂裡的土 (已完結)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50938 138 34
人物表                  

    [狂布宗族——雜種家族]

    1)布魯:本書獨一無二的、淫遍精靈族的「人類、獸人和精靈」混血半精靈,被精靈族詛咒為「骯髒的雜種」,在十九年苦難生活,變成精靈族不可缺少的「工作機器」,同時也有「性愛機器」之淫譽。

    (布魯簡單屬性一覽——身高:198公分;年齡:19歲;人種:混血;髮色:黑;魔法或武技:……)

    2)布爾:布魯的父親,他最大的功勞就是把「雜種布魯」強暴出來,但在本傳中他沒有任何戲份,作者同情他的遭遇,將給他寫一個外傳,叫《永恆國度之喋血鴛鴦譜》,如果大家有興趣瞭解這傢伙,到時請去翻閱關於他的故事。

    3)埃菲:布魯的母親,最大的功勞是生出雜種並挽救精靈族,可惜的是,在本傳中,她已經到了天堂,所以雖常被人提起,卻沒有任何戲份,因此,還是請大家到外傳去一睹她的風采。


size]
第一集 第一章 警鐘

  恆久寧靜的幽林,精靈們像幽林一般平靜地生活了二十年,她們躲著人類、躲著塵世的紛爭,把這片「雪井之幽」營造成她們的秘密花園,從而繁殖她們美麗的生命。

  但是像空氣一般無處不在的塵埃,總會悄然飄落純潔的花圃,污染蜜蝶所戀愛的嬌花嫩草,是黑夜的露水和黎明的風潮,一次又一次悄然地拂洗掉塵埃,然而塵埃也一次又一次的覆蓋純潔。

  如夢的純和淨,如影的塵和土,如此的輪迴、反覆……

  黑夜來臨時,雨露未降落,但塵埃已然飄蕩。

  生活在幽林的精靈,被黑夜的震顫,敲響心靈的弦——聯繫著每個精靈的結界,在二十年後的某個黑夜,被未知的生命突然侵入!居住在幽林最西北的三個守護精靈,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精靈皇宮。

  此時的精靈皇宮聚集了皇宮及王俯的重要人物,彼此神情凝重,等待精靈王的命令。

  「二十年來,我們的結界首次被觸碰,以三聖的判斷,侵入結界的是兩個女性。高貴的精靈們,我們的生存空間已經被骯髒的人類發現,平靜的生活將離我們遠去,為了我們高貴的生命的廷續,請做好戰鬥的準備!」

  然華?蒂索莊嚴地宣誓口號,在場的精靈感到事態嚴重,她們從人類的屠刀中逃亡,尋找到這片潔淨的聖土,但殘暴的人類始終不肯放過她們,再一次侵入她們的聖域。

  她們已經在皇宮大殿等待兩個時辰,出去截殺入侵者的六長老依然未歸,各人心中焦急兩分,眼見燈火輝煌,卻不知這輝煌的燈火能否延續?

  「三遺族還沒過來聽命嗎?」精靈王問。

  「儂嬡特來聽候差遣!」

  「基拿前來……」

  「賓格……」

  遲來的三人,正是精靈三遺族中的家主:基拿?尤沙、賓格?弗利萊、儂嬡。

  精靈王沈喝道:「速說情況。」

  儂嬡道:「結界警報由東面傳至,南面無情況。」

  賓格道:「北面也無情況……」

  基拿謹慎地道:「臣已調派人員追查,相信很快會有消息。」

  不久,藍水澈急速歸來,眾精靈緊張看著她,未待精靈王發問,她就道:「偉大的精靈之王,聖潔之主……」

  「多餘的話免了,速速回報情況!」精靈王不耐煩地喝令。

  藍水澈喘息道:「是……是拉西公主和她的女兒!」

  「什麼!拉西公主?」

  精靈皇宮響起陣陣驚呼……

  布魯送走羽輕如,黑夜已然降臨。

  從雪原回來,他以為會碰見守候在木居的尤沙姐妹,但是他估計錯誤,她們早已離開——難道她們不想看看最疼愛他的女孩是誰嗎?

  雖然那般的冒犯她們,然而他心中沒有多少擔憂,她們即使恨他,畢竟難以狠心殺他,至於所謂的恨,就像所謂的愛一樣,他一點都不在乎——只要他的生命沒有危險,只要他能夠侵入女性的生命,他可以輕易地忽略愛與恨。

  雜種不是偉人,他沒有博愛的心:有的,只是那自私的、無恥的慾望!當黑夜來臨,這種慾望表現得更加明顯——像野火滾燒草原,可以燃亮黑夜。

  但那熾焰的亮徹,顯然不是黎明,也不是白晝……

  床上依然遺留羽輕如的體香。

  他躺在黑暗中,心態坦然:黑暗與黎明,他更習慣黑暗。

  在黑暗裡,人們看不到他的孤獨和寂寞,他也看不到她們給予他的嘲笑和侮辱。

  黑夜可以吞沒人世一切的影像,偏偏黎明把這些影像映照得清晰……

  「如果有著恆久的黑夜,當也有著永存的秘密:只是黑夜總要終結,黎明會讓所有的秘密呈現於陽光的照耀中。」

  布魯喃喃自語,感覺自己變成高尚的先知,帶著哲學味的語言燃燒他的胸腔——但是,帶著屎味的哲語,依然是臭得不能再臭的屁話!

  (在精靈們的眼中,他就是一坨骯髒的屎……)

  沙沙沙——

  黑夜響起雜亂的腳步聲,布魯的鼻子猛吸夜的空氣,傳入鼻孔的體味雜亂難辯,他驚得跳起,衝到門前,看見一群精靈戰士在基波爾夫婦的帶領下,朝他居所走來,看見他穿著短褲立在門前,基波爾遠遠問道:「雜種,你今日都在家?」

  布魯回答:「回基波爾大人,我今日沒活可做,一天待在家。」

  「有沒有看見可疑的人?」

  「沒有,這裡就我自己。」

  基波爾帶領精靈戰士走到布魯面前,看見布魯的胯間帳篷頂得老高,他佯怒道:「雜種,沒事你穿著短褲亂跑做啥?想把我們的女戰士嚇跑嗎?你雜種真是不道德……」

  「基波爾大人,我在睡覺,聽到響動,以為發生什麼事,就衝出來了。」布魯澄清道。

  基波爾道:「有事發生,也用不著你管,你緊張什麼?回去睡你的覺!」

  「基波爾大人,不必追查了,侵入結界的是拉西公主母女!」

  巴蠻的喊聲剛落,布魯見到他站在基波爾身旁,暗想,原來出現在雪原的是拉西公主母女,但是,拉西公主又是誰?為何他以前一直沒聽說?基波爾夫婦和眾戰士的眼神閃爍驚訝,布魯也愣愣地立在當場,沒有如言回屋。

  「拉西公主還活著?」基波爾懷疑地問了一句,眼睛落到布魯的褲襠,喝道:「為了慶祝拉西回歸,讓大家見識一下雜種的獸根!」

  「哇……呀!」

  黑夜響起無數的驚呼,布魯的短褲被基波爾脫落,巨棒暴露在火把的照耀中。

  布魯被基波爾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得傻了,怔怔的站立,不敢把短褲提拉上來。

  基波爾失笑道:「雜種,看你激情澎湃,要不要我留幾個女兵陪你玩玩?」

  布魯一聽,神經發作,興奮地道:「謝謝基波爾大人,我嚴重接受你的好意!」

  「我踹!」基波爾一腳把布魯踢進屋,罵道:「雞巴粗長有屁用,誰不知道你們淫獸宗族的雞巴強悍?只可惜你生在精靈族,嚴重地浪費你的淫獸血統,哈哈!」

  基波爾和眾戰士笑著離開,布魯從地上爬起,怒罵:「狗娘養的基波爾,跟你兒子一般無聊。總有一天給你一頂大大的綠帽戴,看我的強棒如何搗爛你老婆的騷洞!」

  翌日,布魯無處可去,想到尤沙姐妹,於是故意跑到尤沙城堡,以便探探她們的心態。

  他覺城堡前的女兵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像發情的母狗看雄壯的公狗,恨不得爬跑到他屁股後面嗅嗅,這讓他很是得意——大肉棒果然是女性最喜歡的。

  「雜種怪獸來了!」

  精靈戰士看見布魯到來,集體怪叫,布魯微笑著向她們打招呼,走進城堡,覺得大家都在談論他(身體的某部位),讓他很感自豪,趾高氣揚地走進池院,看見艷圖和丹瑪及曼莎姐妹在舊屋等著,他得意之情瞬間跌落,慢慢地走入屋,小心地問道:「你們怎麼知道我今天會來?」

  艷圖狠瞪他,叱喝道:「你到達城堡門前,戰士們的呼叫響透半邊天,誰不知道你來?無恥雜種,在那麼多人面前脫褲……」

  「艷圖乖乖,千萬別這麼說,是你爸爸把我的褲子脫掉的,他跟索列夫一個德性!」布魯叫冤。

  艷圖罵道:「你敢說我爸爸?如果不是你穿著短褲跑出來,我爸爸會扯你的褲?」

  布魯道:「我以為發生什麼事情,跑出來看看而已,這樣都不可以嗎?再說我肏你!」

  艷圖被激怒,起身要揍布魯,丹瑪扯住她,道:「艷圖,別在這個時候鬧,我們會麻煩。」

  艷圖忿然坐落,道:「雜種,你跟我們姐妹的事情,我還沒跟你算帳,敢惹我生氣,我饒不了你!」

  布魯笑笑,俯首吻她的嘴唇,她愣然一會,轉身面牆,沒理會他。

  丹瑪道:「雜種,你昨天是不是真的出了幽林?」

  「嗯,出去了。」

  「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憂?結界警訊發出,我們以為是你觸動結界……」

  「擔心?」布魯凝視丹瑪,淫眼閃爍挑逗之意,侃道:「我以為你們恨不得我被千刀萬剮,原來你們也會擔心我!」

  丹瑪惱羞地瞪他,起身要走,道:「跟你沒話說,曼莎,我們走!」

  布魯擋在門前,低喝道:「等等,我姦淫你們四姐妹,你沒說如何處置我!」

  丹瑪羞怒地推開他,領著曼莎離開了。

  布魯看了看床上艷圖和床前的龍拉,邪念陡生,走到龍拉麵前,伸手抱住她,吻住她性感的嘴唇,她稍稍地掙扎之後變得安靜,他滿足地放開她,爬到床上,摟著艷圖豐滿感性的肉體,膩聲道:「艷圖乖乖,我知道你心眼好,原諒我吧,我以後乖乖聽你的話。」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我不需要你聽我的話,以後我跟你兩清。你愛怎麼就怎麼,你愛搞龍拉也隨你!我最大的錯誤,就是相信雜種會是一個忠誠的男人!」

  艷圖甩開布魯,憤怒地下了床,走到門前,轉身怒叱:「龍拉,你想留在這裡陪他嗎?」

  龍拉清醒過來,蹁步跟隨……

  布魯看著兩女的背影,心中雖有些遺憾,但她們沒有為難他,也多少讓他驚喜。

  沒多久,管家過來,安排工作。

  直到晚上,他回轉池院,奇怪索列夫為何沒找他,悶坐在床,見芬德愛送飯過來,有點失望(他希望是以茉,也好問問索列夫的情況)。

  吃過晚飯,正想沖澡,索列夫領著以茉過來,見到布魯,他滿面春風地道:「雜種,這次你威風了,全堡都知道你的大肉棒,很多女兵夢想嘗試。可惜你是半精靈雜種,她們雖然夢想被大肉棒肏,卻不敢跟你扯上關係。」

  布魯可憐兮兮地道:「以後叫我如何有臉見人?」

  「我操!你本來就沒臉,要什麼臉?」索列夫擂了他一拳,又道:「雜種,我今天早上宣佈納以茉為妾,不管我以後納多少妾,除了基幽愛,以茉最大!」

  「恭喜以茉夫人!」布魯由衷地向以茉道喜,以茉的嫩臉飄紅。

  布魯又道:「基幽愛夫人不干涉公子納妾嗎?」

  索列夫悻悻地道:「她管不著!」

  布魯朝索列夫豎起大拇指,拍馬道:「公子強悍,強悍公子!」

  索列夫道:「不是我強悍不強悍的問題,是她的問題。那婊子跟姆依是同性戀,不准許我碰她,搞得我抓狂,她讓木櫻代替她行房。我初時覺得不爽,但木櫻豐胖的肉體很不錯,雖然她的處女膜被基幽愛拿性具捅破,但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她被我肏得爽了,說男人不錯,氣得基幽愛吐血。哈哈,這還得感謝你給我的壯陽藥,改天你去藥殿再偷一些給我。」

  布魯沒想到索列夫如此口無遮掩,他道:「公子,你跟我說這些,不怕我說漏嘴嗎?」

  「我怕你?做夢吧!我怕誰都不會怕你雜種,你敢說出去,我剁你!」

  「我是索列夫公子忠實的奴僕,打死也是忠魂,所以打死不會說。」

  索列夫滿意地坐到床上,摟抱著以茉,道:「再告訴你一件事,昨天皇宮的訂婚宴,水月拒絕和蒙特羅的婚事,凱莉公主也拒嫁給沙坦,搞得皇宮熱鬧非凡,若非昨天是我結婚之日,我真想當場看看那是怎麼樣的尷尬場面。哈哈,巴基斯那小子,以為他大哥跟凱莉公主聯姻,加上他的情人是露蕾公主,越來越囂張,待我把露蕾公主奪過來,看他還能囂張嗎?」

  布魯豎起大拇指,讚道:「公子夠勁,預祝公子奪得美人歸,到時我給公子加油打氣!」

  索列夫的臉色一黯,歎道:「唉,可憐我們美麗純潔的水月,以後的日子難過了。」

  布魯清楚水月靈拒婚,給她帶來的後果不可想像:凱莉拒婚,沒人敢說半句,但水月拒絕蒙特羅,損了皇族的臉面,試想她的生活如何能輕鬆?在這場婚變中,最開心的也許是二王子:伽藍·蒂索。

  「公子不去安慰水月靈小姐麼?」布魯小心地問。

  索列夫道:「我很想安慰,但我從小知道跟她無緣,在我面前有伽藍王子,我如何跟他相爭?」

  原來索列夫也有自知之明,難怪他活得如此瀟灑。

  以茉道:「蒙特羅王子那麼優秀,很多女性都想給他,為何水月要拒絕呢?

  還是在那種緊要時候……」

  索列夫笑罵:「以茉,你是不是也想蒙特羅?」

  以茉驚道:「公子,以茉不想……」

  「不想就好,你敢想蒙特羅,我叫雜種操爛你的小穴!」

  以茉粉臉羞澀,依依地道:「公子,別總說這種話,讓以茉難堪!」

  「好啦,不說。」索列夫哄著以茉,又對布魯道:「雜種,你明天可能得趕往皇宮。」

  布魯知道是什麼事,仍然明知故問:「為什麼?」

  「拉西公主歸來,皇宮舉辦舞會,我們都要過去,你得提前過去幹活。」

  「拉西公主是誰?」布魯問。

  「我也沒見過,正想看看。如果她女兒漂亮,我打算追求!」

  「拉西公主母女是同時被俘虜的嗎?」

  「不是,拉西公主被俘的時候是處女,這女兒是她跟人類所生,你總算有伴了!如果你想找老婆,找她最合適,半精靈對半精靈,估計沒人反對。當然,前提是她生得很醜,如果她生得漂亮,輪不到你,因為你的競爭力等於零。」

  「公子,我對你如此忠心,別數落我,你瞧我生得也不醜,高大強壯、棒粗勁足……」

  「我干!」索列夫揮拳甩打布魯腦殼,罵:「對你好些,你得意忘形。這種話該你說的嗎?這是本公子的專利!」

  布魯急忙裝孫道:「是是!公子才是強大威猛,持一根粗雞巴大殺四方。」

  「這差不多!」索列夫滿意地起身,摟著以茉出門,回頭又交代道:「別忘了查找巴基斯的情人,以及壯陽藥的事情。你做得讓我滿意,很多的好處等著你。」

  「遵命!」布魯朝索列夫鞠躬……
TAGS 重口味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