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獸之世界]

《獅王》作者:黑色禁藥 <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68328 3 15

書名:獅王

作者:黑色禁藥


嚴是一只很強悍的成年雄獅。

在三年前輕易地打敗兩個雄獅後,成功的接管了現在的這一群母獅。

但是當時的嚴並沒有按照慣例捕殺雄獅遺留下來的幼子。

他不屑。

於是他選擇了放逐他們。

其中一只反抗得很厲害的幼子被他一巴掌扇飛,鮮血染紅一頭柔軟的絨毛,當場就瞎了一只眼。

“滾。”

嚴淡淡地說道,結實而彪悍的身軀在幼獅們的眼中如同不可戰勝的魔王。

瞎了一只眼的幼獅死死地盯著嚴,最後帶領著另外幾只幼獅離開了這個地盤。

嚴的情緒沒有一絲變化。

這群幼獅不可能活下來。

他們只有半歲,僅僅只是一個孩子。

而接管這個母獅群的三年以來,嚴極為強悍的的攻擊力讓他打敗了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者。其中最激烈的一次,有四只外來的雄獅企圖入侵他的地盤,當場就被他咬死一只,另外三只潰逃。

嚴的地位依舊屹立不倒。

他是這一區域最強悍的存在。

這一天,他如同往常一樣愜意而慵懶的躺在樹下,看著身邊玩鬧的幼子,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一頭濃密的鬃毛光滑而柔順。

而他的周圍同時還躺著幾只身形優美的母獅。她們是這幾年來,新加入的年輕母獅。

突然,一股可怕的殺意讓嚴猛地站了起來,警惕地盯著某一處灌木叢背後。隨即,他看到灌木叢背後悠然地走出三只非常年輕的雄獅。

嚴皺著眉冷冷地盯著他們,身軀自然而然的進入攻擊狀態。

而母獅們則畏懼又驚豔地看著那三只雄獅。
那是她們目前為止見過的,最漂亮也最強悍的雄獅。尤其是走在前面的那一只,毫無贅肉的身軀擁有著完美而有力肌肉線條,覆蓋在身軀上的皮毛更是在找不到一絲多余的雜色,通體的金黃。
只是讓她們略為遺憾的是,這只年輕的雄獅那張漂亮的臉上有一只眼睛似乎瞎了,瞳孔是鮮紅色的,外面還覆蓋了一道猙獰地疤痕。

可即便是這樣,她們仍舊控制不住的產生著一絲期待。

期待著這三只優秀的雄獅能打敗現在的嚴。

因為在心裏,她們對嚴有一絲不滿。

嚴是一只不合格的雄獅,雖然他的存在充分保證了獅群的安全,可他只寵幸固定的兩只母獅,對於其他的母獅卻沒有交配的意思。

這種死板的雄獅讓她們不滿。

嚴第一次感到了危機,即便對方並沒有像其他的挑戰者那般猙獰地對他低吼,合圍。

僅僅只是冷然而傲慢地站立著,就讓它感覺到了通體的寒意。

尤其是當對方的瞳孔冷漠的掃過他全身的時候,他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懼意。

但這種情緒僅僅只是維持了一下。

他畢竟是這一區域的王者,正值巔峰狀態的成熟雄獅,所以他當即選擇了進攻。


“吼~~~”

他張開著鋒利的牙齒狠撲向其中一只雄獅。

十分鍾後。

戰鬥結束。

嚴一只腿被咬瘸地趴在草地上,鬃毛散亂的他金黃色的雙眼滿是不可置信的絕望。

他被擊敗了。

竟然在對方只派出一只雄獅的情況下被狠狠擊敗了。

他不是沒有想過這一天,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早晚會被新的雄獅替代。可是,在自己巔峰狀態下被一只明顯才剛剛成年不久的雄獅擊敗,則是他怎麼也無法接受的。
可事情還是發生了。

“你們贏了。”壓制住內心的痛苦,嚴撐著巨疼面色冰冷的站起來。按照獅群的慣例,他現在要離開這一區域,而他的幼子則會被新來的獅王殺死。

他盡量讓自己站直,背脊也挺得直直的,看起來依舊英氣逼人,只是他那只因為巨疼而顫抖的前肢顯現了他這時的脆弱。

母獅們默默地看著他,他正要轉身離去,突然兩只母獅在猶豫了片刻後帶上幼子不舍地跟上了他。

在瘸了一只腿的情況下,嚴不可能捕獵,只能活生生地在野外餓死。

而她們怎麼可能看著一直保護自己的丈夫在野外悲慘的死去。

嚴看著跟來的兩只母獅,突然有些感動,輕輕蹭了她們一下,正要一起離開,那只臉上有疤的年輕雄獅卻沈默的攔住了他們。

沒有攻擊的姿態,卻是無懈可擊的危險。

尤其是那只森冷的血紅色瞳孔,讓被盯著的嚴背脊一陣陣地冒出寒意。

嚴沈默地看著他片刻,對方卻依舊沈默,沒有讓開的意思。嚴垂眼思緒了片刻,轉頭對那兩只母獅低沈而緩慢地道:“你們還是留下吧。”

跟著他的生活太過危險,他不但不能保護她們,甚至會拖累她們。

他不能這樣。

而況,這三只年輕的雄獅也不會讓獅群少了母獅。

兩只母獅相互看了一眼,最後不舍地的接受了嚴的提議。

她們正要往回走,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嚴整個身子驚呆了。

只見那只紅瞳雄獅淡淡的一聲令下,另外兩只年輕的雄獅突然撲上來,瞬間就殺死了那兩只母獅,刺眼的鮮紅濺了嚴的一臉。

“不!!!!”

嚴發出了被逼到絕境的淒厲怒吼,他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瞳,隨即猛地撲向那頭一直沒有出手的紅瞳雄獅,豁出性命般地狠辣。

即便是死,他也要咬破他的喉嚨!
可現實卻是殘酷的。

他被用力地扇倒在地上,而後雙目所及之處,他的孩子們被殘忍的捕殺,昔日還柔軟的小身軀變成了一塊塊被撕開的血肉……

而那兩頭母獅,也同樣被撕得粉碎。

這種近似乎變態的殘忍讓獅群都顫栗了……

“為什麼……”嚴努力地像要爬起來,可是頭部的一陣陣暈眩讓他只能痛苦地趴著,眼睜睜地紅瞳雄獅一步步朝他走來。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連那兩只母獅也要殺害……

通常新加入的雄獅為了保證自己血脈的延續,會殺了前獅王的幼子,讓母獅們重新進入發情期與之交配。

可是,卻沒有理由殺任何一頭母獅。

就在嚴以為自己也要被殺死的時候,他卻被紅瞳雄獅咬住脖子拖到了不遠處柔軟的灌木叢裏,而另外兩只雄獅也甩了甩滿是鮮血的鬃毛,步驟優雅的跟了上去。

留在原地的母獅們面面相窺。
她們都被搞迷糊了,雖然剛才的畫面很血腥,但是她們卻感覺到那三只雄獅對她們沒有獵殺的意思。所以她們並沒有逃開。

“嚴估計死定了……”其中一只母獅道。

“沒有辦法, 差距太大了。”另一只母獅搖頭。

“他們好強壯,而且非常的威猛,簡直是比嚴強太多了……”

“對對,你看了他們的腰身沒有……太有力了……我可以想象那種猛烈的感覺……好期待……”
她們的擔心隨即變成了對未來生活的幻想……

而其中一只特別年輕的母獅卻好奇的擺了擺耳朵,朝灌木叢小心地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她想看看他們。

可當她偷偷的探頭看向灌木叢背後,卻發現了怎麼也不明白的一幕。

前獅王低低地怒吼,絕望而憤怒。

他瘸著腿似乎想逃開圍著他的三個年輕雄獅,卻被輕易的推倒在地上,而且包圍圈也越來越小。

“你們是在羞辱我麼?要不就殺了我,要不就放我走!”成熟的前獅王憤怒了。

他從來都是高傲的存在,對於敵人他情願英勇的戰死,也不願意如同一只被獵食動物玩弄的弱小獵物般,不停的被推來推去,然後壓住放開。

“嗚!”話還沒落,他再度被推倒在地上,身子撞在了血瞳雄獅的懷裏。而後者順勢低頭一咬他的脖子,猛地一翻將他腹部朝上摔在了草地上。

隨即強悍的身子壓了上去。

 而嚴只感到眼前一花,就被紅瞳雄獅居高臨下的俊美面孔驚得渾身一僵。

“你還記得我們麼?”紅瞳雄獅淡漠地開口,跟嚴低沈而磁性的聲音不同,紅瞳雄獅的聲音有著一種無法言語的清冷跟性感。

“什麼?”嚴疑惑的皺眉,顯然並不記得。

“……”一直都淡漠地紅瞳雄獅雙眼猙獰地一眯,突然低頭就咬上嚴的脖子。

“嗚!”
窒息感讓嚴痛苦地掙紮,可是他受傷的前臂根本就推不開身上的強悍身體,對方火熱的體溫更是仿佛將他燙傷般緊緊的貼著他。

就在嚴以為會被活生生咬死的時候,脖子傳來一種奇怪的觸感……

原本單純的啃咬中竟是像夾雜了舔舐……

可是窒息讓嚴一陣陣的暈眩,一直都反應不過來。隨即那種殘忍又曖昧的啃咬一路下滑,竟落到了他的雙腿間……

“你幹什麼……嗚……嗯……”嚴憤怒地像要翻身,卻被隨即壓上來的另外一只雄獅用爪子按住了上身。而他的口腔也被對方的舌頭不容抵抗的侵入……

而第三只雄獅也圍了上來,低頭的用舌頭舔著他的身體。

在一旁偷偷看著的母獅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依舊震驚得言語不能。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她有種暈過去的感覺。

只見嚴惱怒地咬了一口那個深吻著他的年輕雄獅,後者吃疼的一擺頭,轉而咬向他的耳朵,又扯又舔地感覺讓她一陣臉紅心跳。

而舔著嚴下身的紅瞳雄獅趁嚴反應不過來的時,突然朝他的身體再度壓來,那強悍而有力的腰身牢牢抵住嚴的下體。嚴本能地一縮,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對方的粗大用力地插入,劇烈的撕疼讓他情不自禁地一聲低吼,痛苦而憤怒。

隨即瘋狂地掙紮起來,顯然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但他的身體依舊被另外的兩只雄獅牢牢壓制,無法抗拒被一次次撞擊到體內。

“嗚……你瘋了……”嚴被撞得鬃毛散亂,他絕望地想要弓身咬開對方,可是下身的抽插又猛地加重了幾個力道,疼得他身體都軟了,聲音竟有些發顫的脆弱:“不,不要再動了……啊……不要……”

母獅看到前獅王的淒慘跟脆弱,再度吞了吞口水……一邊感歎紅瞳雄獅的強悍,一邊突然覺得嚴這副摸樣莫名的讓她心癢。

嚴從來都是嚴肅而強悍的,即便面對那當時那四只雄獅,他都從來沒有退縮軟弱過。

可現在這副低聲求饒,淩亂狼狽的摸樣……

就在母獅越看越入神的時候,一只雄獅突然收回舔舐的舌頭抬頭盯著她,那森冷的,富含殺機的眼神讓她瞬間如陷冰窖,頓時連滾帶爬地跑開了。
這一個小插曲讓被牢牢壓著的嚴抓住一瞬間的松懈猛地從紅瞳雄獅的身下掙脫出來,也顧不上前肢的疼痛硬是跑了出來。

可是他還沒逃開兩步,又被另一只通體偏白的漂亮雄獅撲倒,背部朝上再度被死死地按在地上。
“你竟然忘了我們……不能原諒……”白色的雄獅聲音嘶啞,似帶著怨氣。

“混賬,放開我……不……啊”

嚴痛苦的搖頭,前爪企圖爬開,可是他顫抖的腰身卻被對方過於有力的尾巴略微抬起,然後再度一疼,那殘忍的凶器用力地插入他的體內……

又熱又大,疼得他一陣巨顫,屈辱地低泣起來,柔軟的鬃毛痛苦的顫抖。

一個就算了……竟然還來另一個……


“吼!!!”紅瞳雄獅顯然惱了,雙眼一紅就要撲過去咬開白色的雄獅,後者一邊用力地插入嚴,一邊轉頭怒吼:“怎麼,你想違背我們當時的約定麼?”

“吼!”第三只雄獅也低吼著看向紅瞳雄獅,警告意味十足。

“……”紅瞳雄獅不甘心地眯起眼睛,情欲還沒褪去的雙瞳冷冷地盯著他的兄弟。
他沒有忘記當初的約定,三個人共同羞辱這只雄獅。

可是,他現在後悔了……

但是他又不能對自己的 生死兄弟下手。

再者,如果要侵犯一個不願意配合的雄獅,他一個確實很難辦到。

“你們三個死變態……”嚴對他們的行為忍不住下了評語。卻不料三個家夥的視線瞬間凝聚到他身上,後者一縮,雙眼因為他們的眼神流露出恐懼……

“看來很有精力嘛……”

“我們應該更努力滿足他不是麼?”

“今晚上他不用睡覺了,呵呵……”

三兄弟默契地一致對外。

嚴瞬間想咬了自己的舌頭。

於是這天的晚上,是他一生的噩夢…………

他常規人生發生了扭曲,而原因,是因為他以前沒有按常規殺了前獅王的幼子。


*   *   *
對母獅們來說,這個季節或許是捕獵的好季節。

她們通常能輕易的捕獲很多獵物。

但是她們依舊高興不起來。

因為新來的三頭年輕雄獅根本就不跟她們交配……倒是一直都守在嚴的身邊……
當然,與其說是守,不如說是看管。

嚴,那只從來都是奔跑在草原上,如同王者一樣驕傲而威嚴的雄獅此刻卻頹廢地趴在草地上,像只發呆的瘟雞。

那是必須的。

每天都被三個雄性獅子侵犯,他情願去當真的瘟雞。

他不是沒逃過,腳傷好了後趁那三只睡了後跑的。
可是馬上就被抓回來了,面對三只憤怒而精力旺盛的年輕雄獅,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你為什麼還沒有懷孕?”

這個時候,那只毛發偏白的雄獅突然趴在他身上,一邊舔著他的耳朵,一邊曖昧地低問。

“麻煩移步旁邊的母獅……你會實現願望的……”

嚴淡淡地道。

這三只瞎眼的,連公母都搞不清楚的變態。


“不,我再努力下,你會懷上的。”白獅低笑,強悍的身軀再度壓上了嚴的軀體。

嚴大吼:“!#¥#¥%¥”

一邊的母獅們也內心咆哮:“#%¥#……¥%&%……&


(全書完)
  • 1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空悠 +2 還好獅子都很守規矩 每個都這樣搞 族群數量一定下降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