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事件]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早在1934年,中國就有一件遼寧營口的飛龍墮地事件。當年的目擊者拍,飛龍墮地後顯得非常虛弱,捲起身體在地上痛苦得掙扎。有民眾拿起蓆子搭一個遮陽涼棚,並不斷挑水往龍身上澆,希望牠能順利返回天上,幾天之後這條龍就這麼消失了。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經過20天,又有人在另一處發現一具只剩下腐肉和遺骨的龍屍骸,並發出強烈惡臭,但是並無法確定此一屍骸是否為先前墮地的那條龍。後來事件受到當地媒體《盛京時報》報導,還有水產學者出面指出這只是蛟類;可是有目擊者確信,看到屍骸頭上有著角,那就代表這是條龍。

最近一次看見龍的傳聞,是2005年在西藏天空中所拍攝到的照片(下圖),當時拍攝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到的民眾正從拉薩搭乘飛機離開,飛行到一半在空中意外拍攝到形狀酷似龍的畫面。照片裡的兩個物體,身軀像是有鱗片覆蓋,到尾部漸漸變細,確實與神話中的「龍」有幾分相似。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文章指出,陳家圍子只有20幾戶人家,總共60多人,但在場卻有300多人,原來附近的任家亮子、瓦房子、尚臥子等好幾個村的人全來了。陳家圍子代理村長陳慶不許大家叫這個動物為「龍」,只能稱「水蟲」;他說,水蟲是前一天晚上出現的,他組織村民搭起棚子,挑水往水蟲身上澆。

看了2個多小時,任殿元與父親戀戀不捨地上了船。在船上,他們與其他漁民還議論不停,有人認為這個動物一定是黑龍江裡的黑龍,「你沒看牠通身都是黑色的嗎?」

當天下午下起了大雨,到夜晚變成了暴雨。第二天一早,任殿元一行人再搭船直奔陳家圍子村,但「黑龍」已不見蹤跡,只剩一條深溝,沙子裡還留有濃烈的腥味。據當地人指出,「水蟲」是半夜走的,怎麼走的,會不會像飛機那樣行進一段距離後鱗甲張開、騰空飛起來了呢?飛又是飛到哪去了,誰也不知道。

任殿元說,再後來與父親到陳家圍子村捕魚時,聽當地人悄悄地講,日本人封鎖這消息,不准大家到處亂講。
據悉,任殿元於1994年3月初辭世,而《中外書摘》刊登文章的同時,還發表了任青春寫給編輯部的一封信。任青春說,他很早就聽過父親講述這件事,一開始也懷疑真實性,後來去肇源縣出差,住在一家旅社內,同屋的一位老人和他閒聊時談及此事,經過和父親講的完全一樣。

為了考證真實性,以《上海灘》雜誌社編輯馬小星為代表的一些人,在1992年委託任青春給任殿元看了許多種類的恐龍、鱷魚的圖片,結果任殿元對異齒龍的圖片表現出一定的興趣,他認為如果把這個動物背上的帆狀物去掉,有幾分像自己見到的「黑龍」。

馬小星1994年親自到肇源縣調查,找到一位目擊過「掉龍」事件的婦人,但她所說的事件與任殿元所說之事的時間、地點不同。在被訪問的數十人中,有不少老人證實松花江南岸確實發生過「掉龍」事件,而且確實發生在偽滿時期,也確有代理村長陳慶這個人。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馬小星是古籍、古生物愛好者,為了研究龍,10幾年間查閱了大量資料,做了大量的調查。他認為,龍是一種曾經存在過、被人們神化了的珍稀動物。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馬小星說,在許多小說雜記、詩詞曲賦中,龍的形象無所不在,但人們主觀地認定龍是一個神話,就不會認真看待這些文字。然而,人們信賴的史書《左傳》曾提到舜帝賜為自己養龍的人姓董,名為豢龍氏,意思是養龍的人,而史學家司馬遷在《史記》中也曾記載夏代有專門養龍的人,名為御龍氏。

有圖有真相! 蛟龍曾在1934年於遼寧出現

一看那場景,把我父親那樣的老『魚鷹子』都嚇呆了。但見一個黑色的巨型動物臥在沙灘上,牠太大了!陳家圍子的人用柳條子在牠身上搭了個棚子,算起來得有20多公尺長。牠有10多公尺長,頭頸比身子細,頭像牛犢子腦袋那麼大,略呈方形,上寬下窄,頭上沒有杈角,只是在前額上長了一個扁鏟形狀的角,像牛角,短且直,根部粗約10公分。臉形和畫上畫的龍差不多,長著七八根長鬚子,又粗又硬,還直抖動,嘴形特像占魚嘴,又扁又寬,嘴有30多公分長,閉著,看不到牠的牙和舌。

牠閉著雙眼,眼角圍了一團蒼蠅,牠的眼皮一動,蒼蠅就『嗡』的一聲飛開了。牠長著4個爪子,但看不準爪子有幾個趾,因為爪子深深地插進了沙灘裡,小腿比小伙子的胳膊還粗。牠的身子前半部分粗,由於是趴在地上,能看出接近大人腰那麼高,估計直徑得有1公尺多。後腿以後的部分是尾巴,比前身細,但很長,足有八九公尺。整個形象就像個巨型4腳蛇(東北土話叫馬蛇子,即蜥蜴類動物)。牠通身是鱗,脊背上的鱗是鐵青色的,足有冰盤那麼大,形狀和鯉魚鱗差不多。肚皮和爪子上的鱗是粉白色的,瞅著比脊背上的鱗鮮嫩,並且略小於脊背上的鱗。

脊背上的鱗乾巴巴的,像曬乾的魚坯子(乾魚)。大群的蒼蠅在牠身上飛來飛去,牠不時地抖動身上的鱗,發出乾澀的『哢哢』聲,每響一次,蒼蠅就『嗡』的一聲飛起來;聲音一停,蒼蠅就又落了下去。牠身上的腥味兒極大,相距幾百米遠就能聞到。牠身下臥著的地方已經臥出了一條長溝,身邊的嫩雜草都被牠踩倒了,可惜的是看不出腳印是什麼樣子。

陳家圍子只有20多戶人家,總共60多口人,而在場卻有300多人,原來,附近的任家亮子、瓦房子、尚臥子等好幾個村的人全來了。他們有挑桶的,有端盆的,都拿著盛水的工具,統統由陳家圍子偽村長陳慶指揮。陳慶不許大家管牠叫『龍』,只能稱『水蟲』。聽陳慶講,昨天下午他還來過這裡,什麼也沒有,今天早晨就有人看到了這個『水蟲』,說明牠是昨夜臥在這裡,今早被人發現的。陳慶組織陳家圍子人搭起了棚子,然後讓人挑水往『水蟲』身上澆,水一澆上去,『水蟲』身上的鱗就隨之一抖,人們就這樣一桶桶地往『水蟲』身上澆水。謝八說:『快看,牠的脖子多像馬脖子!這傢伙肥啊,要是宰了吃肉該多好。』

看了一個多時辰,我父親說:『走吧,明天再來看。』就這樣,我們戀戀不捨地上了船。在船上大家還直議論,叢來順說:『如果這個「水蟲」沒有尾巴的話,那牠就是黑龍江裡的禿尾巴老李。』謝八說:『這一定是黑龍江裡的黑龍,你沒看牠通身都是黑色的嗎?』大家連魚都沒打好。

當天下午下起了大雨,到夜晚變成了暴雨,整整下了一夜,時緩時急。第二天一早轉為牛毛細雨。我們5隻船直奔陳家圍子村後,趕到那兒一看,心涼了!曾經趴臥『黑龍』的地方現在只剩一條深溝,沙子裡還留有濃烈的腥味兒。據當地人講,『水蟲』是半夜走的,怎麼走的,到哪兒去了,誰也不知道,因為下暴雨的夜晚不可能有人守候牠。但我們清楚地看到,距牠趴臥的沙溝東北處還有一條深溝,明顯能看出是牠站立起來時弄成的,這說明牠極可能是朝東北方向走的,怎麼走的,卻是個謎。會不會是像飛機那樣行進一段距離後鱗甲張開、騰空飛起來了呢?松花江墜龍事件這只能是猜測。
個人簽名檔

簽名被屏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41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