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穿越重生]

《重生之無情無意+番外~有3P&H文慎入...》作者:綠油油<全文完->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04930 46 5
抱歉 純粹個人喜好所以分享出來...終於把文審完了QAQ老文章可怕呀

第一部:舊夢莫尋

    引子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從來沒有這麼清晰地知道,那只是一場夢而已。

    如果有機會重新開始,我寧可不要認識你,而你,也不要愛上我……

    夢醒了,我絲毫沒有留戀過去那曾經出現過的快樂、悲痛、嫉恨、情慾,還有我對你的愛……奇怪的,那曾經動搖我心的震撼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殘留,就如同我為了你付出的所有,在那著地的一刻,化為灰飛煙滅。

    ———————————————————***———————————————————

    夢中的那場宴會,當醫院協會主席特意過來祝賀並拍著我的肩膀笑瞇瞇地說,「以後啊,仁愛醫院就交給你了,年青人好好幹吧!」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

    我笑了起來,很謙虛,很感動的樣子。

    可他知道,我也心裡清楚,這只是場面話而已,那一張慈眉善目的臉孔之下早就把我恨之入骨。這老頭被明升暗降給調到省醫院協會去當了個副職,他那一群心腹全部或調離或提前離職,包括他最得力的手下,仁愛醫院的院長也被調到省醫去了。

    而我,則趁此機會接手仁愛,成為本市建國以來最年青的市一級醫院的院長。

    坐在不遠的地方虎視眈眈的那一位過氣老院長死瞪著我,怒,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老頭和他的那些手下心腹都不敢動我。呵,應該說這小城市裡沒有人敢動。

    在我背後,有兩大勢力支持,白道的蘇家,黑道的韓家。蘇家掌握著小城三成以上的醫院和醫療相關的企業,而我,姓蘇名槿言,是這一代蘇家的主持。

    為了這一天,花了整整五年的時間,從佈局到滲透,然後逐個擊破,最後一次連根拔起,把老頭那一幫人驅逐出去,而蘇家控制下的醫院和醫療企業,也由原來二成的佔有率變成三成。但真正到了這一天,我心裡卻一點勝利的滋味都沒有,除了平靜還是平靜。

    或者,在那一天之後心早就空了,失去了靈魂。

    宴會到了最後,我被灌了不少酒,麻木看著這虛偽而勢利的場面,那些表面衣冠楚楚暗中卻抬高藥價、高買醫療設備、收取回扣等等所謂的名流,冷眼旁觀著,意識卻是越來越清晰。持著酒杯,我輕輕笑著,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也成為了這其中的一員?

    婉言謝絕幾個有心人的好意,我自己開車回到住所,一進門口就看見地面不出意料地散落著零散的衣物,一直延伸到臥房門口。

    抿了抿嘴,夜色中沒人能看清楚我臉上是否有笑,或者,連我自己也不能肯定自己現在還能保持著笑容,慢悠悠走到那臥房門口,推開,習慣性地摸出煙合點上一根。

    「啪!」清脆的火機聲打斷了房中正在那張大床上激烈運動著的兩人。

    他轉頭看見依靠在門邊的我,眼神一沉,深處有些什麼翻動又被壓抑著,那好看的薄唇冷冰冰吐出幾個字,「出去。」語調平淡卻帶著十足的霸氣,說完也不再理我,把身下那驚恐的少年翻了個身,繼續抽插起來。的5e

    我緩緩吐出一口煙,也沒有多話,轉身走回廳裡,大廳外是一個很寬闊的陽台,放著舒服的籐制靠椅,坐下,手上那一點紅光閃爍著,青煙繚繞。

    墨藍深邃的夜空無星,看起來乾淨而純粹,城市熟悉的虹霓變化著,流動的車流聲忽遠忽近,一切很喧嘩,卻同時很寂靜。

    他,是我的情人,也是韓家的現任當家,韓喬。

    我還清晰地回想到剛才所看見他身下的那個少年,眼睛亮晶晶的,小巧的下巴,那因情慾漲紅精緻的臉上掛滿汗水,鬢角和脖子上沾著幾縷柔順黑色的短髮,顯得格外的性感。

    少年的樣子很熟悉,我知道,二十年前的我就是那個樣子,乖巧可愛。雖然他不說,可還有什麼事情能隱瞞我?韓喬的每一個情人或多或少都帶著那些影子,可他,卻對我這個本尊視而無睹,每次見面只是討論工作,然後上床,就好像公事一般。

    他愛我?我可以說到了今天,他應該還是愛我的,只是這愛,快要被其他東西消磨光了。我們的感情走到今天,所剩下的還有多少?

    而我,早就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失去了這份純真。

    我從小在父母的溺愛中長大,外表純淨乖巧。如果不是二十年前的那一年,也就是我十七歲的時候發生的種種事情,可能我會照著這樣子下去,做一個單純熱誠的好學生,勤奮拚搏的好青年,及至到結婚生子,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

    可惜,就算我的外表依然沒改變多少,旁邊窗子的玻璃反映出一副純淨無邪的樣子,卻改變不了內心的醜陋。為了蘇家,為了自己,我和宴會中那一幫人沒什麼分別。他們幹過的事情,我也幹過,他們沒幹過的事情,我也幹過,甚至更勝一籌。

    罪,已經深入到血液中,只餘所剩無幾的良知在苦苦掙扎著。

    ———————————————————***———————————————————

    房間裡細細的呻吟聲,沖水的嘻鬧聲,過道的腳步聲,大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

    一個熟悉的味道伴隨著體溫把我擁入懷中,耳朵傳來濕熱的氣息,「怎麼來之前不說一聲?真難得小言居然會主動來找上來?蘇家今晚不是在東湖大酒店給你開慶祝會嗎?我還以為你會和他們一起鬧個通宵呢……」他在我耳邊磨蹭著,細細說著,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誘惑。

    我無語。

    「你不是一向不理我這邊的事情嗎?這只是手下送來的禮物……你知道如果我不收下的話,那別人會以為我會對他有所防範。」他把頭埋在我的脖子上,細細吻著,「小言,你別生氣好不好,你知道我看見你生氣我會很難受的。」

    明明是謊言,卻被他說得好像真的一樣,帶著稍微的內疚和不安。

    明明知道我們的感情早已經淡漠得只比陌生人還熟悉一點,卻依然好像情人一般溫柔體貼,說著甜言蜜語,死死扯著那一點點舊情不放。

    我卻知道,所有這些只是因為蘇家和韓家的利益。我們只要維持表面上的關係,就能讓四周對醫藥這一行虎視眈眈的有心人不敢越前半步。

    「韓喬。」我開口。

    「嗯?」他猛得一愣,停住動作,抬起頭看來,小心翼翼地問道,「小言,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至從我們確立關係以來,我都很久沒有稱呼他的全名了,這回一聽到我居然叫他韓喬,怎麼可能不驚異?

    平靜地看著面前這人,我吐出一口煙霧,說,「宴會開始前,我把仁愛這幾年的一些資料發到朝陽日報、市警察局還有中央藥物管理機構……」不理臂上一緊,我笑瞇瞇地繼續說,「大概,明天一早所有的事情都會暴光,而蘇家……還有韓家都會被大清洗。」

    我看見他的臉色漸漸發白,頓了一會,笑著說,「韓喬,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情分上,你快走吧。我給你在瑞士銀行裡留了筆錢,應該足夠你這輩子好好生活了。」

    他嗖一聲站了起來,盯著我。我沒有說話,只是抽著煙。他知道我從來不會在重要的事情上面說謊,只是一時間難以置信而已,頓了一會才醒悟過來,連忙撥了幾個電話,聲音越來越大,怒吼著,最後狠狠看我一眼,跺跺腳轉身甩門而去。

    我靜靜坐在黑暗裡,不禁啞然失笑。

    二十年的感情,比不上自己生命和權勢的重要,再怎麼樣的深情厚誼,情深款款,到了大難臨頭還是各自飛離……我抽完最後一根煙,走到陽台的圍欄上,坐上去,看著夜色出神。今晚明月輝照,風清氣爽,明天該是大晴天吧?

    在極度的靜寂中,我可以感覺到皮膚之下溫熱的血液流動著,可那心池卻是平靜無波,死寂而麻木。多年以前一直沉睡在腦海深處的畫面又蠢蠢欲動,曾經的年少輕狂,曾經的悲歡離合,曾經的歡聲笑語,曾經深深吸引自己的真和善,什麼時候慢慢地變成了虛偽、利益、權勢還有爾虞我詐?

    夜色越來越深沉,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聽到樓下那熟悉的車子的聲音,一輛銀白色的車子飛馳闖進院子,從車上下來一人,抬頭看來,又急急衝進樓裡。過了幾分鐘,大門被人用力踢開,那氣急敗壞的是重新回來的韓喬。看他的臉色,應該明白到事情無可挽回了吧?

    「小言,你想幹什麼?」他拚命壓抑著滿臉怒氣,走上前卻不敢靠得太近。

    「你回來了啊?」我輕輕笑著,說。

    「那裡太危險了,你先回來好不好?是不是怕我扔下你自己跑了?不會的,小言,我不會丟下你不管。」他語氣放緩,變得有些溫柔,「這幾年你也累了,蘇家韓家什麼的也就算了,讓他們自己聽天由命。小言,我們一起逃吧,一起重新開始好不好?」

    「晚了啊。」我笑著。

    「不晚。小言,是不是你還怪我這幾年沒有專心一致對你?我發誓,以後一定會只對你一個好……」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到了最後細不可聞,再也說不下去。他知道我不會再相信他的,眼睛裡有什麼破滅了一般,墨黑墨黑的不見絲毫光亮。

    「韓喬,還記得李墨非嗎?」我深吸一口氣。

    「你……」韓喬身體一僵,後退幾步,咬牙切齒地瞪著我,「原來你一直都沒有忘記他!原來你一直都在恨著我!他早就死了,死了啊!現在陪著你的是我,這十幾年來我愛著你,寵著你,就算我對你不忠,不過那也只是應酬而已,我愛的只是你啊,為什麼到了今天你還是忘不了他?」

    我淡淡笑著,搖了搖頭,說,「你錯了,我給過你機會,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只是累了,每晚做夢夢見死去的墨非,還有那些因為你我的原因,死去或者活著的人,我就睡不著覺。」我看著天邊幾縷白雲,說,「韓喬,你知道我為什麼學醫嗎?」

    我歎了口氣,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苦笑著說,「我所學的和我現在所做的,想不到是越走越遠。這雙手,染了多少人的血啊,應該說,數也數不清了吧?」我轉頭看著他,帶著笑說,「韓喬,其實最無情無意的就是我啊。」

    「在我心裡,你一直是那個溫柔可愛的小言……」韓喬手在顫抖著,盯著我說,「小言,你回來好不好?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是嗎?還能重新開始嗎?可我的心,早就死了……」我喃喃說著,平靜地看著他,「韓喬,如果有機會重新開始,我寧可不要認識你,而你,也不要愛上我……我該走了,不知道到了地獄裡,墨非他會不會原諒我?」

    「不,不要啊……」他撲過來。

    我輕輕笑著,身體往後靠去,展露眼前的,是滿眼的深邃藍色的夜空,還有韓喬那一雙驚駭而絕望的雙眼。

    死亡,是結束還是開始?

    如果人生能重新開始,我不想再去愛了。如果到了最後人都會變得無情無意,麻木不仁、虛偽而勢利的人,那開始何必掙扎,死死守著那一點點良知?

    或者在很久之前,我們所剩無幾的激情在平凡無奈的日子中消磨而最終心如死灰,身體墜落時候飛速遠離,塵封以久的記憶彷彿潘多拉的盒子被再度打開,時光化成一絲絲流熒溫柔地包裹著,竭力挽留著,卻在著地的那一瞬間化成虛無。

    所有的畫面變成靜止。

    我的生命在這一刻走到了最後。

    ———————————————————***———————————————————

    如果有機會重新開始,我寧可不要認識你,而你,也不要愛上我……

    小言,醒醒……

    快速的風景在車窗外飛掠而過……臉色越來越蒼白的父親和母親……前面急轉彎的路上出現的大卡車……母親撲過來死死把自己摟在懷裡……撞擊聲……白光……

    小言,我愛你……

    如果有機會重新開始,我寧可不要認識你,而你,也不要愛上我……

    我猛地驚醒,一身的冷汗,緩緩坐起來,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簾,白色的床鋪,還有身上白色的衣服,是醫院。我居然會在醫院裡?難道從十八樓跳下來還沒有死?怎麼又夢見那一年父母死去的那一幕了?

    我掩住淚流不止的眼睛。

    手指冰涼冰涼的,手背處一塊明顯的燒傷,撞車後車子著了火,我的父母用自己的身體緊緊包裹著我。我被救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說我命好,我卻知道自己的命是由我的父母親換來的。我活了下來了,身體奇跡的只有幾處輕傷和燒傷,其中之一就是左手手背……

    手背?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大對勁,我寒毛都豎了起來。後來因為韓喬覺得不好看,我就去把那身上燒傷的疤痕都磨平了,怎麼現在又會重新出現?

    我站起來,腳一受力小腿處激烈疼痛起來,一下子身體又跌倒在床沿上。我顫抖著把腿上的褲腳捲起來,看去。

    小腿處一道猙獰的結了疤的傷口,那是當年車禍的時候,腳不知道被什麼壓住了,不單傷了筋骨,還扯開了半指長的傷口。這傷口看上去才剛結的疤,顏色還是粉紅色,如果不是剛受的傷怎麼也不可能變成這樣子的。而小腿其他處的皮膚光滑而有彈性,怎麼看都不像是快四十歲人的皮膚。

    黑暗中,我的心劇烈地跳動著。過了好一會,我支撐著拐著腿一步一步移到附帶的衛生間。

    明亮的燈光下,鏡子裡那一個大男孩驚恐而蒼白的臉龐,烏黑柔順的頭髮下一雙大大亮晶晶的眼睛,小巧的下巴,同樣失去血色象玫瑰花瓣似的嘴唇……鏡中人是那樣的熟悉卻又陌生。

    那個是我,十七歲時候的我。 本帖最後由 tear2099 於 2014-4-28 21:30 編輯

TAGS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