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重生修真] 九界風雲亂(劍神)作者:青衫依舊(西風怒)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06945 180 20
  0001 楔子

迷神谷,曾經的武道聖地,近幾十年,更是誕生過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人——武神:風狂!
  此時,那籠罩在迷神谷外終年不散,能惑人神識的迷神流嵐散盡;
  此時,昔日武道聖地的肅穆不再;
  此時,人族最後的強者,最後的希望,甚至,最後活著的人們,都聚集在了此處!
  ……
  在這個人族最後的庇護之地上空,一場大戰,已經走到了盡頭。
  「不……」
  撕心裂肺的大喊聲,彷彿春雷一般,炸開了漫天煙雲。
  伴著這聲大喝,一個嬌弱的軀體,才空中翻滾、跌落了下來。
  一身霓裳羽衣,在狂風中舞動,恍若剎那花開,便奪盡了天下光彩。
  「……解語!!!」
  花解語,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勝過天下群芳的美麗,善解人意爭如我解語花,可在此刻,花已凋零。
  「不……不……不……」
  「八荒六合獨尊勢!」
  「夜~戰~八~荒~!」
  嘶啞的男子聲音,帶著無盡的絕望,無盡的恨,無盡的怨,大吼出聲。
  伴著吼叫聲,漫天拳影,驚艷刀光,恍若星辰爆開,瀰漫出星雲一朵,橫亙在迷神谷的上空處。
  「嗖嗖嗖~~」
  幾道銀色的流光,從星雲中電射而出,暴退出百丈開外,才回過身來,凝立虛空之中。
  銀色甲冑,點塵不染,漫天血雨淋於其上,飛速地蒸騰著,化作血雲,更烘托出他們虛空中凝立的身形。
  這樣的銀甲人,足有一十二個!
  能虛空中凝立,至少也是先天第四重天以上的修為,再看他們神閒氣定的模樣,其真實修為,怕是遠遠不止先天第四重。
  在這百多年間,武道飛速發展,高手層出不窮,有六御絕巔冠蓋天下,有天下第一人武神橫空出世……
  然而哪怕退一萬步來說,先天四重天以上,都是一方霸主級別的高手,可在此時的迷神谷上空,一現就是一十二人!
  這十二個銀甲人的身上,或是在胸膛,或是在腹部,或是於肩上……多半都帶著一個深深的拳頭烙印,刀斬痕跡,可是看他們模樣,分明又沒有受到什麼重傷。
  這身銀甲,怕不是什麼凡物。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乍現,旋即一個遍體覆蓋著金色甲冑的高大身影,從十二銀甲人中穿出。
  「公子!」
  十二銀甲人,躬身行禮,無論是動作還是語氣,皆極致謙卑,堂堂一方霸主級別的高手,竟是如同家僕一般。
  「公子羽!」
  迷神谷上方,那個沙啞的聲音再起,說不出的痛苦、不甘。
  「你終於出現了!」
  那個金甲人——公子羽,伸手揮了揮,好像在嫌棄空氣不好一般,施施然地開口道:「迷神天最後的強者,先天第九重——凌風,終於不再躲在女人的裙裾底下了,我公子羽,怎麼能不來送你一程?!」
  隨著他的動作,激戰揚起的漫天煙塵一掃而空,露出了迷神谷上空處,那個沙啞聲音的主人。
  只見,一個身材頎長的男子,懷中橫抱著方才從空中跌落下來的女子,筆直地凝立在虛空中。
  這個男子,也就是公子羽口中的凌風,一身鮮血浸透了衣裳,已是看不出本來顏色,所有曝露在外的皮膚上,儘是縱橫交錯的傷疤。
  或是新瘡,或是舊傷,密密麻麻,讓人不敢相信,有人受過這樣的重傷,竟然還能活下來。
  凌風披散著一頭長髮,遮住了頭臉,遮住了眼睛,好像要將他與這個世界的末日悲涼,隔絕開來一樣。
  公子羽的話,凌風恍若不聞,只是伸出一手,拂開面前的亂髮,彷彿是為了讓懷中的女子,看得更清楚他的樣子似的,口中喃喃:
  「解語……解語……」
  「你為什麼這麼傻……」
  凌風的手在花解語瓷器般的面容上撫摩著,想要為她拭去臉上的鮮血,可是他自身的鮮血,還在不住地流淌著,竟是越擦越多,怎麼也擦不乾淨。
  「風……」
  「解語……」花解語還在笑,胸脯不住地起伏著,伸出小手,似要撫摸一下凌風的臉龐,「……不悔!」
  「呵呵~~」
  她竟是還在笑,冰涼的小手在凌風的臉上摩挲著,滿足地呼出了一口氣:「幸好,你現在看不到我的樣子了……」
  「……很醜的……」
  話音未落,小手無力地跌落下來,呼吸,頓止!
  「……不!」
  凌風痛徹心扉地吼叫著,將懷中的花解語抱得很緊,彷彿就要揉入了他自己的體內一般。
  曾上九天攬明月,霜冷長河映人寒。
  縱獨尊六合八荒,怎堪那,花不解語,自凋零!
  淚水,混著血水,從凌風無神的雙眼中流出,一點一點,低落在花解語失去了生氣,猶自帶著笑容的臉龐上。
  凌風的雙眼,竟是早盲!
  「你不醜,你怎麼會丑呢?!」
  「我好恨,不能再看你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也足夠。」
  凌風抬起頭來,無神的雙眼,似可透過眼前血染的天地,環顧的強敵,一直看到過去,看到曾經那一個個美好的日子。
  「風,你來追我啊~」
  情花田里,她赤著雙足,嬉笑著奔跑;
  「風,你看這雪蓮有我美嗎?」
  「傻瓜,天下之大,還有什麼美麗,比得上你一個笑容?!」
  雪域之巔,有雪蓮綻放,可再美也美不過那個採蓮的女孩兒;
  ……
  映月天池,天上有月,池中有月,兩月之間,有佳人輕舞;
  夕陽湖畔,晚照染紅了湖面,天地間最瑰麗的景色,也比不上那個泛舟湖中,只為他一人歌唱的女子……
  ……
  「……不在了……」
  「都不在了……」
  凌風喃喃自語,那些美麗的景色,都已毀滅,化作鬼蜮,那個讓所有一切,生出光彩的女子,靜靜地躺在他的懷中,再不能歡笑。
  「解語,你等我!」
  「就來!」
  話音落下,凌風從空中降了下來,落足在一方高聳的古舊石碑頂部。
  石碑高古質樸,辨不明材質,有一種歷經了歲月,猶自亙古久遠的滄桑,上書:「迷神天」,三個大字。
  迷神天碑!
  在公子羽等人的口中,又稱其為,迷神界碑!
  古碑之下,有層層疊疊屍骸,多著甲冑,顯然是公子羽一方人馬。
  凌風正是與他們血戰七日,將其斬盡殺絕,才換得這一身幾乎致命的重傷,才不得不為花解語庇護,眼睜睜地看著她,香消玉殞在自己的面前。
  以極致輕柔的動作,將花解語放在了迷神古碑的頂部,凌風抬頭,盲去的雙眼,望向公子羽一方。
  「感人,真是太感人了。」
  公子羽一邊鼓著掌,一邊悠然說道:「感人到本公子都不忍心打斷你們了。」
  「不過你放心。」
  公子羽臉上現出一抹邪邪的笑容,道:「很快,本公子就送你去跟那個女人團聚,如此佳人兒,吾見猶憐惜,怎忍她孤身上路呢?」
  「你說是吧!」
  凌風冷冷一笑,道:「凌某油盡燈枯,一身致命之傷,公子羽想要送凌某一程,凌某自然歡迎,只是……」
  「公子羽,你可敢與凌某單獨一戰!」
  「可敢!!!」
  「回答我!!!」
  凌風驀然三聲大喝,喝散了狂風,喝開了雲氣,喝出了一身血氣沸騰。
  公子羽一滯,一聲「戰就戰」到了口邊,就是吐之不出。
  「你們十二銀甲,都是先天九重天的強者!」
  「你公子羽,更是破妄無路的絕巔強者,怎麼,連與凌某這個將死之人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嗎?」
  凌風狂笑出聲,明明是殘缺身軀,明明是重傷待死,一時間,竟是在氣勢上壓過了所有人。
  「困獸猶鬥!」
  「本公子怎麼會與你一般見識?!」
  公子羽臉上的戲謔之色終於不見,怒道:「若不是你凌風受這該死的迷神天世界意識眷顧,氣運獨鍾,為這方末世天地主角,本公子就是與你一戰,又能如何?」
  「哈哈哈哈~~~」凌風聞言大笑,「好一個『若不是』,說得好,真是好,好極了。」
  公子羽所說無誤,隨著迷神天強者一個接著一個隕落,凌風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不住地加持到了他的身上。
  一些本來不可能擊中的攻擊能命中,本來難以閃過的殺招能避開……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要不是這樣,凌風也不可能在血雨持續的三年間,從先天第七重一直攀升到先天第九重巔峰境界。
  「公子羽,你很不平嗎?」
  凌風高昂著頭,哪怕是渾身浴血,卻給人以一種驕傲無比的感覺。
  「若不是三年前,古神復甦,天地劫難,我迷神天強者損失殆盡,元氣大傷,就憑你們這些天外之人,也想滅我迷神天?!」
  凌風大喝著,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個曾經響徹天地的名號,一個個震古爍今的強者。
  老牌頂級強者,站在世界最巔峰的六個至強者:東邪皇皇、西毒霸、南僧王、北丐尊、上天帝、下黃泉!
  ,合稱:六御絕巔。
  近幾十年來,公認的天下第一人,武神——風狂!
  精通天下兵器的兵主——東方勝!
  一劍破萬法,為劍癡狂,為劍入魔的劍魔——求敗!
  煉血為功,血影天下的血神——長恨!
  憤世嫉俗,險絕狠辣的殘肢刃主——天殘老人!
  俠義無雙的俠聖——白鐵衣!
  ……
  凌風豁然緊握住拳頭,有鮮血從嘴角溢出,是心中大恨,咬破了唇舌而不自知。
  如此驚采絕艷的人們,蓋世無雙的強者,在古神難中,要麼隕落,要麼身受重傷,迷神天巔峰武力,幾乎為之一空。
  武神風狂,重傷;六御絕巔,隕其三;
  兵主東方勝隕落;
  俠聖白鐵衣隕落……
  ……
  隨後便是三年前,公子羽率著一眾強者,降臨。
  凌風已經盲了的雙眼前,彷彿還可以看到那一日……
  天下第一人武神風狂,在公子羽等人降臨的第一時間,迎面殺上,與十二銀甲人對了一招,與公子羽硬撼一擊,狂笑著浴血殺透重圍,從公子羽等人開闢的空間裂縫中遁出,從此絕跡人間。
  那一戰,天外來敵隕其半,十二銀甲人重傷,近一年才愈,公子羽更是一直到了最近,才現身人前。
  風狂以絕世之姿,餘下的人族強者,以生命,攔下了他們近三年。
  ……
  興許是拳頭握得太緊,凌風全身上下,骨節都在「嘎吱嘎吱」作響,腦海中那一個個強者,無奈下以重傷之軀迎戰天外來客,最終憋屈身隕的場面,一個個閃過。
  聽了凌風的話,想到那些人物,尤其是風狂的絕世之姿,公子羽和他那一眾銀甲人,臉色也不由得有點難看了起來。
  凌風自然看不到他們的神色,自顧自地喝道:
  「若不是迷神流嵐突然失效,你們又豈能如此肆無忌憚地圍攻凌某,屠戮我人族?!」
  凌風幾乎是以絕大的毅力,才勉強克制住自己不去回頭,聲聲慘叫,一直從身後不遠處傳了過來。
  公子羽的手下,已經在屠戮這迷神天最後的人族了,而他凌風,人族最後的強者,卻被拖在此處,不能救援!!!
  「若不是我……憑你們,我誰也不懼!」
  「好,說得好!」
  公子羽再次拍著巴掌,邪笑出聲:「你說得不錯,那些老傢伙的確是不錯,他們叫什麼名字來著?本公子忘掉了。」
  「你凌風也不弱,以先天第九重的修為,竟然能爆發出不下於本公子的力量,不錯,真的不錯。」
  「哦~,對了。」公子羽一拍額頭,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凌風,你是想說你若不是幼時受了傷,傷到了氣海,不然我們還未必是你的對手,是吧?」
  「可惜啊可惜。」
  公子羽的臉上滿是譏誚的憐憫之色:「你根本不懂,你們全都不懂,這個世界很大,迷神天很小,你們,不過是井底之蛙!」
  「咦?!」
  凌風眉頭一皺,自公子羽他們從天而降,出現在這個世界,並展現出了強大的力量開始,他就知道這個世界很大,迷神天不過是一隅,可笑所有人無論多麼驚采絕艷,都將它當成了全部。
  不過讓凌風動容的卻不是這一點,而是公子羽對他的瞭解。
  連六御絕巔這樣的巔峰人物,公子羽甚至都不記得姓名,偏偏知道他凌風幼時受了重傷,傷及了氣海。
  「嘖嘖嘖~」
  凌風猶自驚疑的時候,公子羽已經自顧自地說了下去:「凌風你也算是了不起了,破了氣海這樣的重傷,就是我們也沒有辦法治癒,注定只能是廢人,你竟然還能一直修煉到先天第九重,跟我們一直抗衡到現在。」
  公子羽饒有興致地問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反正你也要死了,不如告訴本公子吧?本公子答應你,留你全屍!」
  這個時候,凌風已經想明白了,淡淡一笑:「公子羽,你說得對,反正凌某也要死了,告訴你也無妨,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內奸是誰?讓他出來!」凌風冷然喝道。
  「不是內奸,公子羽你如何對凌某如此瞭解?」
  「不是內奸破壞,迷神流嵐怎會失效?」
  「讓他出來,凌某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一個老朋友,如此『照顧』!」
  凌風的聲音在虛空中迴盪,連那漫天血雨,彷彿都降低了溫度,一種莫名的寒意湧動。
  「好,本公子成全你。」
  公子羽大笑,伸手在身後虛抓。
  「撕拉」一聲,好像裂帛一般,本來只有一塊呆板岩石的所在豁然崩潰,一個人影現出。
  「障眼法?!」
  「竟被這個人躲在此處良久而不知,要是一不留神露出了破綻……」
  凌風心中一寒,好在他這段時間為氣運所獨鍾,哪怕酣戰正濃,也沒有出現什麼紕漏,不然怕是撐不到現在了。
  旋即,這些念頭被巨大的震驚淹沒,再無影蹤。
  「方德!」
  「是……是你!」
  凌風的語氣中,有說不出的苦澀與不敢置信,他想過任何人,唯獨沒有想到,這個內奸,竟然是他!
  方德,一個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淳樸厚道,天生一副大俠面孔。
  此人少年時既與凌風相識,在武學中因為過於魯鈍,多為武徒們所欺負,凌風不知道幫了他多少次,兩人可說相交莫逆。
  哪怕到了後來,兩人各有奇遇,先後攀至先天境界,依然來往甚密,可說是凌風的唯一好友了。
  現在,這個唯一好友,既以出賣了他,出賣了迷神天所有人的內奸身份,站在了他的面前。
  血雨天降之後,方德身為名聲顯赫的一方先天強者,就從來沒有出現在主戰場上過,凌風本以為他是無聲無息地,戰死在了某個地方,還曾為其感傷過。
  從沒有想到,當這個摯友再次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竟是這般情況,如此身份!
  「凌兄……」
  方德有些郝然模樣,遲疑地招呼了一聲。
  凌風心中一冷,看著他現在這個好似相當不好意思的神態,再想到其一直埋伏在左近等著暗算,頓覺得兩個人完全無法重合在一起。
  「我們數十年的交情,從武學蒙童到先天強者,我凌風處處照顧於你,哪裡對你不住?」
  凌風的聲音先是苦澀,到得後來,終於化作濃濃的憤怒。
  在他心中,這方德之可惡,更在公子羽等人之上。
  公子羽等人,身為天外來敵,彼此立場不同,
  沒有什麼好說的;方德是他凌風一生摯友,竟然做出這等事情來,無異於當頭一棒。
  「對得住我?」
  「哈哈哈,你凌風的確是『對得住』我這個朋友啊。」
  方德的郝然之色,一點一點消失,好像被觸及了什麼痛處一般,怒吼道:「你霸道絕倫,一生武功也走得唯我獨尊的路子,愈挫愈勇,永不言敗,的確是了得!可我方德也不輸你,憑什麼從小到大,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把我當成你凌風的跟班?!」
  「再說朋友,哈哈哈,凌風,你奇遇無數,可曾與我分享過?」
  「你少年時氣海被破,還能修煉到那麼強,讓我怎麼都趕不上,這裡面的秘密,你可曾透露過半點給我這個摯友?」
  「那個秘密,讓你一個廢人都能修煉得這麼強,要是給我,我方德早就成為天下第一人了!」
  方德氣喘吁吁,好像把一生的積鬱,全部宣洩了出來似的。
  凌風臉上的憤怒,慢慢散去,搖了搖頭,竟是懶得再與方德多說什麼。
  不把所有秘密跟其分享,不把所有好處給他,就不是當他摯友,便把凌風對他的所有幫助,所有好處,全數忘卻,只有濃濃的怨恨!
  如此扭曲的心,還有什麼好說的。
  遑論凌風了,即便是站在方德身後的公子羽等人,臉上也浮現出了輕蔑之色。方德是投靠了他們不錯,不過這可不代表他們會看得起這個小人。
  「呵呵呵~呵呵呵~」
  似是宣洩完了,方德竟是輕笑了起來:「凌風,本來就是這樣,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對你下手。」
  「你還沒騙凌某的秘密,自然只會繼續當你的摯友!」
  凌風冷冷一笑,對這個小人的心思,他算是看明白了。
  「說得不錯。」方德撫掌而笑,「只可惜啊,凌風你不懂,你沒去過天外的世界,不知那是怎樣的精彩,不知道雙方的力量差距有多大。」
  「你們抵抗,根本就是徒勞的,不如讓你們的死,給我作為進身之階吧!「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凌風輕笑著,卻無心再去想,他沒去過天外世界,修為猶在他之下的方德,又是怎麼去過的?方德是怎麼知道天外真實實力的?
  這些疑問,在這一刻,都已經不重要了。凌風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在一點一點的冰冷,就好似懷中那個柔軟一樣。
  凌風,沒有多少時間了。
  「那就這樣吧!」
  凌風無神的雙目,緩緩地轉動著,在十二銀甲人,在方德,在公子羽的身上,掃過。
  身後,哀鳴之聲不知何時停止,那被庇護入迷神谷中的最後人族,死絕!
  偌大天地,這個生他養他,他愛過恨過努力過失望過得意過的世界,陷入了死寂。
  真正的迷神天人,除了內奸方德,遁去天外的武神風狂外,或許就只有他凌風一人了。
  獨自一人,堅持到了最後!
  「你們不是想知道,凌某的秘密是什麼嗎?」
  「是什麼讓凌某氣海被破,還能修煉到今日?還能與你們戰到此時?」
  「我告訴你們!」
  雖然明知不對,但公子羽等人,還是不由自主地豎起了耳朵,凝神傾聽。
  「不好!」
  方德為凌風摯友,多年的交情,讓他從凌風的神態中,看出了讓其毛骨悚然的東西,驚呼了一聲,就要暴退。
  「來不及了!」
  「吾友,你也留下來陪我吧!」
  凌風狂笑著,狂風乍起,恍若整個天地的風起,都匯聚到了此處,在此時此刻,豁然爆發了出去。
  「有問題!」
  「他想拉我們一起死!」
  公子羽等人也發現了問題,雖然不知道凌風有什麼底牌,能與他們同歸於盡,但本能的還是想退避開來。
  奈何,正如凌風所說的,來不及了!
  「呼~吸~天~地~~」
  凌風狂笑中俯下身去,將花解語的屍體,緊緊地抱在懷中,旋即整個人浮空而起來,恍若一個巨大的黑洞,吞噬了無數的狂風。
  一呼吸間,似是抽空了天地。
  「砰砰砰砰~」
  凌風的體表不斷地炸開,血肉化作雨水而下,即便如此,強大的吸力猶自不減,反倒在不住地攀升著。
  「這到底是什麼?」
  公子羽等人驚駭得臉色雪白,他們看得分明,凌風與他懷中的花解語,幾乎被這洶湧而來的巨大壓力碾成齏粉,糅合成了一體,可那狂笑聲,匯聚而來的狂風,猶自不止。
  強大的吸力下,哪怕是公子羽破妄絕巔的修為,竟也只能如龜爬一般,無法飛遁。
  公子羽猶如此,遑論其餘人等。
  方德與十二銀甲人,更是不進反退,被不住地吸往迷神古碑處。
  整個天地,陷入迷濛,身在漩渦中的眾人,沒有人注意到,漫天血雨都為之龐大的力量扭曲;
  沒有人注意到,凌風腳下的迷神古碑一寸寸風化,湮滅,化作了漫天的塵埃;
  沒有人注意到,在迷神古碑之下,一顆明亮的,足足有西瓜大小的明珠破土而出,經行處震散了所有的塵埃,放出耀眼的光芒,滴溜溜旋轉著,投入到了旋風的中心處。
  至此,一切凝滯,只有一個洪亮的聲音,如黃鐘大呂一般,傳遍了整個迷神天!
  「一起~~死吧!」
  「不~~」
  凌風狂笑著,大吼著……公子羽等人驚叫著、絕望著……
  最終,一切化作一聲洞開天地巨響,恍若鴻蒙初辟,坍塌到了極點的爆炸。
  「若有來生,我不會再無力地只能眼看著,我珍視的人一個又一個地死在我的面前。」
  「若有來生,我要登臨絕頂,宇內獨尊,不再無力地聽著,同族哀嚎至絕。」
  「若有來生,我要保留迷神天的有生力量,以待大劫。」
  「若有來生,我要讓天外之人看看,我迷神天人,不可輕辱。」
  「若有來生……」
  ……
  「且試看!」
   本帖最後由 naso99 於 2013-11-2 03:09 編輯

TAGS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