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晨曦》作者:顧西爵(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91759 0 9
書名:晨曦
作者:顧西爵

作品簡介:
         短文,萌文。摘要(我承認我不厚道摘這個):
          婚後H。
        「盛、盛大哥,一女子初來乍到,您一定要手下留情。」
        「恩哼。」
        「……」
        「……」
        「進去了?」
        「……沒!」
        「哦……那你繼續。」
        「……」



第一章  晨曦

  常萌同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博士,不過唯一安慰的是常萌萌當年很天才,跳級很頻繁,所以如今在讀博士了,也才二十四歲,芳華正茂。

  可惜,這年代博士就等於滅絕。

  不知道是哪個缺德鬼說出來的?常萌詛咒此人一萬遍,因為自從考上博士之後她的情路一路荊棘滿道!連她娘親都開始鄙視她,「你說你讀那麼多書幹嘛?女孩子家家結婚才是正經出路!」

  哎呦喂,常萌萌同志心燥。

  常萌沒男朋友啊。

  常萌長得醜嗎?不不,正好相反,可為什麼如今她連初戀都還沒呢?

  這話題說來可就長了,常萌幼兒園的時候長得很萌很可愛,喜歡她的小男生海了去,甚至有兩個小朋友為了她打架,打架其實沒給阿萌帶來多少心裡傷害,問題就出在最後老師在批評校園暴力事件時,嚴重拎出來了導火線,也就是常萌同志,進行了嚴厲教育。那時候常萌就覺得愛情這東西啊,傷人。

  於是阿萌同志一路金鐘罩鐵布衫上到了大學,碩士,博士。

  用常萌閨蜜的話來說就是:已經不是正常女人了。

  嘿,阿萌不樂意了,她不就是覺得愛情這玩意最好是等彼此都成熟了再來談。合拍了就結婚,不合拍就友好說拜拜,多好多和諧。

  閨蜜小姐一聽,翻了白眼,「常萌同志,你可以再俗氣一點!你有沒有愛情細胞,浪漫細胞?啊!」

  常萌曰:「浪漫細胞又不能當飯吃。你是願意吃玫瑰花還是吃饅頭?」

  閨蜜淚奔,腦子裡一萬遍「沒有聽到饅頭沒有聽到饅頭……」然後毅然跟旁邊的閨蜜二號YY帥哥,邂逅,以及唯美的婚姻和可歌可泣的H。

  常萌「切」了一聲,說:「H能當飯吃,幼稚。」  

  而常萌萌這樣一個人物,竟然就在後一年的國慶結婚了。

  常萌跟盛晨曦。

  在得知常萌結婚的消息時,各路人馬都表示比較驚訝,而再再得知跟阿萌結婚的對象是盛晨曦時,各路人馬亂走暴動了!

  盛晨曦,是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老總,年輕英俊,他媽的還富有!

  為什麼都知道盛晨曦是何方神聖呢?他們市雖然也是發達城市,但重在環境旅遊,不在工業商業,所以市裡上市的公司沒幾家,而盛氏又是其中龍頭,什麼報道什麼人物週刊什麼市十佳經濟領袖,盛晨曦的名字和照片只要出現,無意外都會在上面占頭版。

  好麼,現在盛晨曦結婚了,結婚的對象還是常萌!

  萌閨蜜團不淡定了。

  那時那刻紛紛來電逼供。

  常萌的回答是:「不是說了嘛,合適了就在一起唄。」

  合適個P啊!

  閨蜜們哭笑不得,說:「究竟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吊到盛晨曦的?別小氣了,說出來我們也好從中取經一下!」

  常萌那邊沒有說,因為有人在叫她了,「萌萌,幫我拿下外套。」低沉磁性的嗓音擊倒一片啊一片。
  閨蜜們沒問出來,但事實就是,如常萌同志說的合適了就在一起。

  
  具體的緣分天空開始於,一次盛晨曦的母親在跟富太太們shopping時,一個不識好歹的嬌縱小姐跟她搶一件披肩,氣得她發了心臟病,剛好路過名品街要去前面的美食廣場大吃一頓來度過她沒男人的無聊週末的常萌同志很狗血的就這麼遇到了,然後趕上去做了緊急處理。

  一鼎鼎有名的內科博士,這點搶救自然是小意思,所以盛太太當時就被順利緩過來了。

  後來盛老太太住院時,又正好進的是常萌所在的醫院,也就是市第一醫院。

  當時老太太見到常萌就立刻認出來了,說:「哎呀,你不就是上次救過我的那小姑娘嘛!原來還真是醫生啊。」老太太說著就朝在跟她畢恭畢敬說注意事項的院長道:「老胡啊,以後就那這小姑娘看我吧。」

  常萌莫名其妙成了盛老太太的副主治醫生。

  當時當景,坐在高級病房那沙發上的一名西裝革履的英俊男人也多看了一眼那接話的人,「可是盛夫人……我是神經外科的耶。」

  盛老夫人:「……」

  不過即使這樣,盛老太太還是指了她,而吃公家飯聽上頭辦事不得有意見的常萌同志也只能奉命當起了高級看護。

  常萌嘛別的不敢說,跟老人相處那是特和諧的。主要也是從她那難搞的媽那兒磨練出來的。所以常萌跟老太太處的那叫一個「病房裡歡聲笑語」。

  老太太有一次聽說常萌萌醫生還是單身,馬上感慨說:「哎,我那不孝兒也是!你們這些年輕人啊,真不知道怎麼想的,一個個都不急著結婚,真是要急死我們這些當長輩的。」

  然後萌萌同志說:「是嗎,要不我跟他配成對算了!」

  盛夫人是很喜歡常萌的,當然除了很滿意她的性格和相貌之外,也不排除老太太對她的高學歷和書香門第的家庭很中意。

  而正當盛夫人要拍手說好的時候,高等病房的門被很有節奏很有風度的敲了三下。開門進來的正是盛夫人口中的「不孝兒」盛總。

  一身正裝,氣質高貴,英俊無敵。

  果然是三代以上貴族家庭培養出來的精英。

  常萌對此君的第一印象是,帥。(她已經忘了自己被盛老夫人相中那天,此人就坐在沙發上,還看了她兩眼。)。

  而常萌同志對盛晨曦的第二印象是,有錢人啊。他媽的永遠進高級到她都不知道怎麼用餐具的餐廳!給的小費每次都讓她很心痛!

  常萌同志對盛晨曦的第三印象是,品味那麼高……為什麼會相中自己呢?

  當然阿萌也馬上就悟了,我也很出色啊。當時常萌照著鏡子,左看右看,你看,這臉蛋,那是標準的鵝蛋臉,白裡透紅的多水潤,還有這身材,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多玲瓏。

  
  所以後來常萌很自然很和諧地開始跟盛晨曦拍拖了。

  而盛晨曦為什麼會在那天送母親的副主治醫師出門時說了句,「我對你的提議沒意見。」就不得而知了。

  其實當時常萌何止不得而知,她壓根沒聽明白他在說什麼?想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原本呢常醫生想說:「您誤會了啊。」結果說出來成了,「……哦。」

  那人氣勢太強了。

  所以總的來說,他們的「愛情」開始於美女救英雄……他媽,也算一樁美談啦!
  
  而常萌跟盛晨曦正式交往了一個月後。前者發現,這個被外界捧在尖端上的男人其實很……「渣」。

  怎麼個渣法呢?

  外界報道盛晨曦是出了名的謙和,溫文有禮。事實上是,他是懶得跟他們多說。用本尊的原話來說就是:「我哪來的時間去跟這些人扯些沒用的,讓他們滾吧。」掛斷機要秘書的電話,抬頭看向常萌道:「怎麼?菜不好吃嗎?」

  阿萌受寵若驚,外加——此人小心為上啊!

  盛晨曦很帥,眾所周知。就算對男的一向沒感知度的常萌也覺得就算此君以後破產了,單靠那臉那身材那長腿那氣質,照樣日進斗金no problem!

  而盛晨曦也很有自知之明,雖然他很低調很從容很高雅很不屑跟人比帥,但是當看到自己正交往的女朋友萌物在對著電視上放的那誰誰誰感歎「挺帥啊這明星」的時候,他會說:「哼。」

  盛晨曦很年輕,外面報道是30歲,身份證上是26歲。實際是28歲。為什麼會這麼複雜呢?

  起因是,有一次常萌翻報紙,翻到盛氏現今當家盛晨曦年僅32歲,手段能力已經令很多老派為之膽怯,盛氏後十年的發展將如何如日中天不言而喻,巴拉巴拉……。

  當時常萌弱弱問了一句,「那啥,盛晨曦啊,你30歲了啊?」

  因為盛晨曦很忙,所以他們很多次「約會」都是在他的辦公室裡。

  盛晨曦從文件夾裡瞟來一眼,微一揚眉說:「怎麼?嫌我老?」

  「沒沒沒沒……」常萌的心裡話是:比我大六歲,傳說中有個六衝啊,不行,得去算算命看。回頭真的跟他犯沖了,自己肯定玩不過他!
  
  而盛晨曦微微瞇眸,隔天把身份證扔給了某人。

  盛晨曦,某某年生人啊……26歲??

  不是吧?抬頭看前面的帥哥。

  對方答:「比你大一歲。有意見可以再說。」

  哪敢啊!

  至於後來常萌知道,盛晨曦其實以前身份證上是28歲的,也就是實際年齡,她說完那句「你30歲了啊?」他才去把身份證上的年齡改成顯示「26歲」。

  所以說,這人……得小心啊!他連「法律規章」都可以無視,要是以後他想把她game over掉,那是跟切菜一樣一樣的,他還完全有能力不用承擔「刑事責任」。

  不過常萌堤防到最後竟然就是堤防進婚姻了。

  而這結婚,也是她提出來的。

  那時那景,盛晨曦說:「萌萌,我們交往到現在,小半年,飯吃過了,電影也看過了,手也牽過了,吻也吻過來,接下來你說幹嘛?」

  常萌當時咬著薯片,翻著一疊醫學資料,說:「結婚唄。」

  對方滿意,點頭,「既然你那麼渴望跟我結婚了,那就結吧。」

  「嘎啦」薯片爆碎的聲音。

  「我沒啊……」

  「嗯?」

  「……」

  時間回到現在。常萌跟盛晨曦結婚一周後,阿萌第N次掛斷閨蜜某某的電話。

  「合適」總比「被輕鬆搞定了」有面子!再說也確實合適啊,多和諧的「男尊女卑」。

  常萌「心事重重」回頭繼續理新家裡的東西。衣服都已經掛起來。現在是盛晨曦的一大堆……書籍,收藏品,藝術品之類的貴重物品。

  而常萌在翻出一本相冊時,她興致一起,就坐在地毯上翻看了。

  剛翻到盛晨曦幼兒園時,當事人進來了。

  對方微一皺眉,「怎麼坐在地上?」

  阿萌:「盛、盛晨曦,你幼兒園……跟我是一個班的啊??」

  盛晨曦看到她手上的相冊,了然挑眉,「恩哼。」

  阿萌同志突然想到一個非常驚悚的可能,「乃不會是……小時候,那時候,是為我打架的那其中一個男孩子吧?!」

  盛晨曦一愣,極其不屑的「嘖」了聲,「誰有空為你打架。我只是站在旁邊看戲而已。」

  「……」
  
  婚後H。

  「盛、盛大哥,一女子初來乍到,您一定要手下留情。」

  「恩哼。」

  「……」

  「……」

  「進去了?」

  「……沒!」

  「哦……那你繼續。」

  「……」

  「盛總,我錯了!您輕、輕點。」

  「嘖,剛才說太慢,現在又要輕一點。怎麼那麼多事。那你到底是要快點還是重點?」

  「……」

  隔天阿萌沒下床。她的博導給她打電話,盛總接的。

  博導:「常萌啊,怎麼今天沒過來學校?」

  盛總:「她受傷了。」

  博導:「受什麼傷了??」

  盛總:「公傷。」(翻譯員:為老公受傷= =!)。

  博導:「受傷了那讓她休息兩天吧!不過既然是工傷,要去鑒定跟單位報銷啊。」

  盛總翻了一頁工作文件,「鑒定過了。沒事掛了。」

  嘟——

  博導:「……」

  博導:「這誰啊?這麼拽?」

第二章  寵妻

  盛晨曦很拽,他太有拽的資本資金資質了,可他又拽得很有格調。

  好比婚後百日,盛總陪夫人購物。常萌當時是不想出門的,她最近累死了,白天忙公事,晚上忙……「公」事,總之每天每晚都很忙。

  她有幾次弱弱地想,盛晨曦是不是活到這把年紀沒有過女人啊,才那麼飢渴?

  不過阿萌馬上就釋然了,這說明我有魅力啊!雖然每天驗證這能力有點累。

  而盛晨曦那麼精明的一個人,馬上看出了他內人的那一點點心裡活動。

  於是很大度地翹了一天班,陪夫人逛街去。

  其實說是逛街,街上是一步都不走的。車子到點,直接進的是本市最豪華的購物大廈。
  
  想當年啊,常萌想,這地方她來過!陪著一閨蜜來的,兩人淡定的進去,淡定的出來。前一個淡定是兩人不知道這裡的物價,於是很無知很淡定。後一個淡定是,得知了裡面一件春裝上的胸花也要四位數時,扭曲著淡定出來的。
  後來這地方,萌萌就從來沒來過了。
  這次,阿萌同志被身邊的人攬著腰又回來啦!
  她當時眼睛一閃,朝身邊的盛總伸手說:「給錢。」
  盛晨曦很滿意,給了她一張金色的卡。
 
  常萌拿著卡走在前面,東瞧西瞧。盛總跟在後面,很閒情逸致。

  不過常萌這孩子,就算真有錢了她也不會花五位數去買一件衣服,她只不過想體驗下某種感覺而已——瀟灑走一回!

  當她經過一家店面時,看到放在展示櫃上的一塊男士手帕,覺得還不錯,於是走上去拿起來看了看。

  兩名面色平淡的專櫃人員走過來,一人說:「這條手絹是意大利全手工製作的,要一千兩百八。」口氣裡很有一股「小姑娘你買得起嗎」的味道。

  萌萌輕聲「啊」了聲,心說:一、意大利人那麼懶,全手工不容易啊,二、手帕全手工?難道是用手動織布機?

  在常萌如是感慨的時候,兩名專櫃小姐已經確定此人「沒錢」,扭著腰打算往回走了。

  
  正當她們要扭腰的時候,看到進來一個全身上下都透著貴族氣息的男人。馬上笑容溫婉地上前問道:「請問先生,您需要買點什麼嗎?」

  謙和的盛總看了一圈四周,然後看向常萌手上的那塊男士手帕說:「這個吧,給我二十條。」

  專櫃小姐以為聽錯了,「二十條?您要那麼多啊?」

  另一位善良地說:「您要二十條都一樣的嗎?要不要再看看別的樣式的手帕,圍巾,我們這裡有很多款式的。」

  盛總溫雅說:「不用。買給我太太擦桌子的,樣式不用太花。」

  「……」

  盛總之後就轉頭對常萌說:「萌萌,還要別的嗎?」

  常萌眼角抽了一下,人物啊!
 
  之後逛了一圈常萌買了很多東西,都是她多看兩眼的,盛總就下單,然後讓人送回家。常萌心裡很糾結啊,只是好看多看兩眼,不需要買啊!但在外面她也不習慣跟老公「爭論」,要給一看就高人一等的老公留面子麼。

  常萌回到家,看著那些標籤,坐在毛毯上受命剪標籤時,一剪一個痛!最後含淚看向坐床尾,一手撐著後面的床面,一手意興闌珊地按著遙控器看電視,一隻小腿還架在她腿上的盛晨曦,「這加起來都能抵我一年工資了。」

  「嗯。」盛總點頭,很滿意她的不點自通。

  然後他很自然地放開手中遙控器,鬆了腿拉起她說:「那麼,夜深了,咱們來知恩圖報一下吧。」

  報個頭啊!常萌弱弱心說:這完全是身心俱傷啊。
  
  後一天,盛晨曦在辦公室接到了那高級商城的負責人電話,「盛總啊,昨天您蒞臨我商廈購物了啊?下次要什麼,直接讓小弟派人給您送到家裡不就完了?您時間寶貴,哪還能讓您親自過來買啊。」

  盛晨曦溫和從容的聲音說道:「沒事,女人都喜歡逛。我偶爾陪陪也不錯。」想到昨夜那點點滴滴,盛總心裡動容:應該是很不錯。

  對方直感歎,「盛總真是好男人啊!」

  正在醫院實驗房,昨晚都沒怎麼睡的常萌萌同志又打了兩個噴嚏。
  
  再說回盛晨曦的拽。

  這一次,是常萌萌同志被約會,地點在盛氏總裁的辦公室。常萌被召喚的時候剛Email出一篇論文,所以閒著也是閒著就去老公那打發時間了。
 
  盛晨曦給她在自己辦公室裡配備了一隻辦公桌,上面東西很齊全,電腦,水杯,靠手肘的軟墊子等等應有盡有,常萌每次去基本就是玩電腦,然後等著某人忙完事下班去活動。

  這次也不例外。

  不過這次盛總一直在辦公室外面忙。常萌心裡是一喜的。沒人打擾馬上開了電腦玩遊戲。

  盛總開完會議,跟助理和一名二級秘書進來時,常萌萌同志正打到關鍵點。被推開的門聲音嚇了一跳,馬上回頭瞪過去一眼。

  盛晨曦一揚眉,對身邊的兩名助手說:「我們去小會議室談吧。」很大方很體貼地將空間讓給了夫人。
  在去會議室路上時,盛晨曦的二級秘書柔聲道:「盛總,您太太打遊戲啊?」

  盛晨曦看了她一眼,「恩」了一聲說:「我教她的。」

  「……」

  二級秘書咬了牙,又說:「可是,盛總,那是您的辦公室。」不需要讓出來吧,就算是夫人,讓她去別的地方打發時間不就好了。

  (其實阿萌剛那不是「瞪」,她只是打得昏頭昏腦,眼淚模糊的時候,想看清楚誰,眼睛就下意識睜大了點,用盛總的話來說就是,已經小獸化了。)

  盛晨曦溫和口氣沒變,慢條斯理道:「我的太太,這整個盛氏都是她的都無所謂。」

  旁邊跟了盛晨曦五年之久的助理老默在心裡連連搖頭,為新上來不到半年的秘書惋惜惋歎。

  隔天,這名秘書無意外被人事部辭退了。

  老默當天下去吩咐事時,跟人事部的同事嘮嗑,「你說這人傻不傻,誰的意見不好提,提盛總太太的意見,簡直是找死麼!盛氏誰不知道盛總對他老婆『千依百順』,balabala……」

  此時,只有兩人的總裁辦公室。

  盛晨曦枕著枕頭躺在沙發上,手上翻在文件,腳架在某人腿上,說:「敲那麼輕,一點感覺都沒有。」

  常萌嘀咕,「要求這麼高,不會叫專業人士來給你敲嗎?」

  「我不喜歡別人碰我。」盛晨曦溫文爾雅道:「等一下帶你做任務。」

  「盛總,你真是好人!」

  盛晨曦咳了一下說:「嗯。」

  其實從另一種意義上來說,盛總的拽也是寵老婆。盛晨曦甚至還有一個變態的計劃:要把某人寵得目中無人,無法無天,除了他沒人受得了她。
  
  說起來,盛晨曦除了小學那時候看到有人SB到為女孩子打架,開始記住了那個說:「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的當事人後,其實他之後再見她,並不是在醫院裡,還要更早。

  有一回他受邀去某大學演講。

  進校園後他的司機車因為要避開行走的學生,開得很慢,他索性下來走。他走在三個女生後面,嘰嘰喳喳的說辭傳進耳朵裡。

  「我好不容易來趟你們學校,你們不帶我去吃大餐也罷了,還去聽什麼講座啊。」

  「哎呀萌萌,據說那人可是我們市裡那什麼什麼公司的老總,可有錢了,還超級帥,你就當單純看帥哥嘛!」

  「切,帥哥我見得多了。通常越帥的男人越無能。」

  「什麼無能,那個無能嗎?」壓低的嗓音咯咯笑。

  某人一本正經,「那個要試驗過才知道啊。」

  「萌萌,你學醫了果然變壞了。」

  常萌萌捂著肚子說,「我好餓,我們去吃飯吧?其他的都是浮雲啦。」
 
  盛晨曦洗了澡之後,上床,半靠在床頭,然後伸手把睡在那裡的人抱起來坐在自己身上。他親她的臉。裝睡的某人笑出來,說:「我明明裝得很像了啊。」

  「你真的睡著了的時候,姿勢沒這麼漂亮。」盛總對親密的人說話向來不怎麼「含蓄」。

  「……切,睡覺又不是挺屍。」

  盛晨曦笑著吻她的嘴,伸手關了檯燈,只留下一盞很有情調的壁燈。萌萌「恩」了一聲,覺得舒服就讓他去了。
 
  盛晨曦托高她的睡衣褪去,指尖來得腰際,將她粉色的棉質內褲緩緩推下。手指在她的禁忌地帶徘徊,常萌「唔」了一聲說,「熱。」

  盛總輕咬她脖子,「這麼點就熱了?」

  盛晨曦跟她慢慢的廝磨,最後他抽出手指,取而代之的是自己早已高漲的欲-望,一點一點的入侵。常萌抱著他的脖子喘息著,當他全部進入自己身體時,她已經出了一身的汗。

  常萌坐著不敢動,盛晨曦也像在享受那種心顫的寧靜。好一會後他才慢慢律動起來。萌萌咬著牙不想叫出來,可零零散散的呻吟還是會控制不住的洩漏出來。

  盛晨曦喜歡撩撥得她忘乎週遭一切,喜歡她抱著自己求歡。

  盛晨曦極喜愛常萌,也不知是從何時起?

第三章  幸福

  盛氏夫婦因為婚後生活很和諧,所以結婚不到三個月,盛少夫人就檢查出來懷孕了,而且胎兒已經兩個月大。把盛家裡裡外外的人和常家兩老激動的。

  常萌也激動,怎麼會懷孕的??明明都有做事後措施啊!後來又想起——做了事後措施之後,有幾次盛晨曦又會廝磨著來一次,那次之後,常萌通常已經累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沒多久就睡過去。盛晨曦也不捨得再去打擾她。所以這樣那樣,就中招了!

  阿萌感歎,虧自己還是醫生呢,竟然毫無所覺,甚至,在已經有寶寶的情況下,還頻繁做愛,還有幾次還做得很凶,常萌萌同志汗顏啊。

  遷怒地看向罪魁禍首,義正言辭道:「盛總,後面七個月請您——咳——偃旗息鼓一陣吧。」

  正喝睡前牛奶的盛晨曦差點噴出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後上來把另一杯遞給她說:「看情況吧。」

  這還看情況?!

  常萌哭笑不得,想起什麼,說:「對了盛晨曦,明天你媽媽叫我們過去他們那,去不去?」

  「為什麼不去?」

  常萌道:「人家看到那麼多親戚害羞嘛。」

  盛晨曦抿嘴一笑,挺認真道:「放心,你現在地位高過我,除了媽和奶奶,沒人有膽子煩你。」

  這話說的,萌萌更不放心了。

  果然隔天,到了盛家主宅之後,整個家族上下對待常萌的態度,關懷備至到令當事人覺得她懷上的是龍種了!呃,其實也相去不遠了。

  盛家老祖宗和盛夫人在噓寒問暖的同時,都紛紛送了小禮物給她,常萌收得挺happy。她是挺喜歡收集小東西的,像手頭剛收到的那兩個精美的鑰匙扣啊,卡片啊……

  期間坐在旁邊的盛晨曦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沒說什麼。
  
  在回家的車上時,盛總看著玩著小物品的常萌說:「喜歡嗎?」

  常萌點頭,「挺好的!不過為什麼要在鑰匙扣上掛個鑰匙給我呢?我鑰匙可以自己掛啊。」

  盛總淡然道:「奶奶給你的鑰匙……扣,是濱湖路的一套海景別墅,媽給你的應該是新購的那輛遊艇的鑰匙,至於那些你還沒打開的卡片,是珠寶行的代金券,你可以自己去選款式。」

  「……」某萌第一次有了進豪門的感覺!

  盛晨曦又看了看她,有點小擔心身邊的人是否有些介意「母憑子貴」。

  他剛想說點什麼,常萌同志已經靠過來抱住了豪門公子的一隻手臂,眼睛發亮,「親愛的,我們明年再生一個吧!」

  「……」
  
  常萌肚子五個月大的時候,閨蜜約逛街。盛晨曦起初不同意,原因是不安全。常萌說:「我又不是挺著肚子去搶銀行,有什麼不安全的。」

  盛總淡然說:「搶銀行倒還好,至少這裡的銀行我都是大客戶,你要拿多少都沒問題。我擔心的是不在我掌握之內的事。」

  阿萌:「……盛上帝,我只是隨便去買點東西,然後路上稍微吃點零食而已啊。」

  盛總最終道:「好吧。」然後說:「我讓司機帶你們去。」

  「……」

  當時當景,常萌萌和閨蜜在小吃一條街上買三塊錢一支的棉花糖時,後面跟著一輛豪華駕車。萌閨蜜又喜又悲,「萌萌啊,你家老公也太霸氣外露了。」

  常萌瞟了她一眼,「你還沒真正見過他露的。」

  閨蜜一驚,馬上拉住常萌的手說:「真的真的?趕緊露一個我看看!」

  常萌作勢撲閨蜜,「把衣服脫了,然後這樣這樣,那樣那樣。」

  閨蜜笑顛了,趴在常萌身上,「我不行了,萌萌,你老公優雅的形象都被你破壞光了。」

  常萌一拍肚子說:「他要優雅,我肚子裡就不會有種了!」

  此時,豪華車司機過來了,看著常萌曰:「少夫人,盛總說不要在公眾場合嬉笑打鬧,外加,咳咳,不要無辜誹謗。」

  「……」
 
  之後,繼續淡定地逛,閨蜜同志突然有感而發,「萌萌,你說我們後面跟那麼一輛名車,會不會有帥哥來跟我搭訕啊?」

  常萌啃著手上剛又買的烤玉米,回頭看了眼車子,道:「那他看中的也是……盛晨曦吧。」

  閨蜜噴玉米粒,經此一提,想到一點,「萌萌,你老公這麼……帥這種單調的詞彙已經不足以形容了,嗯,這麼……一尤物,身邊應該有很多追求者吧,或者暗中窺視的人?」

  「沒見過。」常萌「啊」了一聲,「對哦,照理他身邊不可能沒花花草草啊?」說著感激地拍了拍閨蜜的肩,「小妖,多謝你提醒,回頭我去好好盤查一番!」

  小妖擺手,「客氣什麼!對於未婚女人來說,破壞已婚人士的幸福是一種生活態度。」

  「……」

  當天,常萌回到家,在吃完晚飯,上床後,想起小妖的話,於是似有若無的繞著彎問身邊在翻財經刊物的盛總,「盛晨曦啊,你小時候就這麼帥嗎?」

  盛總睨了她一眼,「你想說什麼?」

  咳,迂迴戰術不行,只能單槍直入了,「盛總,從小到大,有沒有人追求過你啊?或者你追求過別人……」常萌越說越弱,因為對方的眼神越來越銳利。

  盛總不緊不慢地放下手中的雜誌,「我沒追求過人。不過,有人追求過我。」說著看向某人,「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嗎?」

  常萌萌同志突然抖了一下,她記起他們婚禮當天,司儀問他們的「愛情故事」時,盛總爾雅溫文地說:「她提出的交往,也是她提出的結婚。我沒意見。」

  眾賓客紛紛表示:盛少夫人主動啊!積極啊!肯定很愛盛總啊!

  一開始就注定了在這場愛情,婚姻中處於弱勢地位的人,永世不得翻身,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誰先走出的第一步,誰就輸了。」

  輸了的常萌笑瞇瞇地抱住盛晨曦的手臂搖晃,「盛總,我就知道你跟我一樣,都是雪白雪白的!」

  盛晨曦淡淡道:「不白了,我們孩子有了。」

  「……」

  盛家的金孫出生時,簡直是普天同慶了。

  名字是盛家老祖宗取的,「盛世原」,常萌拿著老太太贈予的紅紙,弱弱地想:這也太……俗氣了吧?都深深有種穿越到民國的感覺了。常萌看向身邊的孩子他爸,孩子爹淡定道:「等他們鬧完了,我會去改。」

  「盛總!」常萌崇拜地望。

  盛晨曦咳了一聲,「私話留著回家說。」

  常萌笑出來。

  在結婚前,常萌只是覺得嫁給他不壞。至少人家比自己漂亮,比自己有錢,還比自己有深度。也承認自己有點心動,雖然也可以說是她生平的第一次心動,可這種動心也沒有強烈到非他不可的地步。

  如今,常萌心說,沒有比嫁給盛晨曦更讓她覺得心滿意足的事了。

  一家三口回到自己家後,常萌餵了寶寶母乳,很快孩子就睡著了,盛晨曦洗完澡出來就看到萌萌趴在孩子邊上,玩寶寶的小手。

  盛總過去,把孩子抱起放在了旁邊的搖籃裡。常萌坐起來說:「讓寶寶睡我們中間吧,反正床那麼大。」

  「不行。」盛總拒絕。

  「為什麼?」

  「會壓到。」

  「你不是說我睡相已經很好了嗎?再說一有『危險』傾向,你在旁邊也會注意到嘛。」

  「做愛時注意不到。」

  「……啊?」

  「做愛,現在。」

  「……盛總,你就不能含蓄一點?」已婚,已生一子的婦女也臉紅ING。

  盛晨曦文雅道:「反正又沒別人。」

  於是,夫妻倆隔了小半年之後的H。

  「……盛總,我能不能說你流氓啊?」

  「你可以試試看。」

  「……那還是不要了。」

  一小時後。

  斷斷續續的聲音。

  「盛晨曦……你半年的量……不需要一天搞定的啊。」

  「……」

  「……盛、盛總……你臉紅了??」

  「常萌,你閉嘴。」

  
  這輩子,找到一個你想要對著TA耍流氓的人,也讓TA對著你,只對著你耍流氓,這便是此生最大的幸福


  Happy end


  【全文完】

本帖最後由 婕娃 於 2015-10-23 17:55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