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陳先生與程太太》 作者:九鷺非香(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75929 2 15
        我嫁給了一個男人,他不是絕頂聰明,沒有超凡帥氣。他很普通,會做錯事,因為不知道怎麼收場而手足無措。他很善良,會撿流浪狗回家,然後垂著頭挨老婆罵?他很無賴,賴床賴皮,會無理取鬧,能打滾撒嬌。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男人,能在我蹲馬桶的時候神色自若的在一旁刷牙,能和我腿壓著腿的擺大字睡床上,能面不改色的看我掏耳呲牙挖鼻孔的所有醜模樣。我和他在一起,唯美很少,偶爾浪漫,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愛我,我愛他。

  或許,這才是愛情落實到生活中的樣子。粗糙、平淡而無比真實。



第一章  

  三月十二日,植樹節,陳先生的生日這天,他們結婚了。  

    婚期是陳先生定的,他之前和程小姐商量的時候說:「不能定在情人節那天,也不能定在你生日那天。」

  程小姐奇怪的問:「為什麼?」

  「因為結婚紀念日我得送你一個禮物,如果日子重了,以後兩個節日我就只能送你一個禮物,你多虧啊。」

  程小姐琢磨了一會兒,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那也不能定在白□人節和你生日那天。」

  「不,就在這兩天裡面選。」陳先生道,「這樣你就少送我一個禮物,我又給你省錢了。你看我多會持家。」

  程小姐以示表揚的摸了摸他的頭,陳先生也蹭得歡樂。

  婚禮當天出了點小意外。按照流程,陳佑林先生應該先去新娘程依然小姐家接親,被新娘的閨蜜一陣調侃加調戲之後他才能將新娘背下樓房,放到婚車上去。

  然而就在陳先生被閨蜜們狠狠宰割了一番之後,那群閒得蛋疼的女人終於肯把他老婆放出來的時候,程小姐家經年沒有抹過潤滑油的鎖卻在這個節骨眼上背叛了組織。

  門打不開了。

  任是裡面的人如何推拉撥撩,外面的人如何捶打捅|拔,大鐵門仍舊紋絲不動的佇立在他與新娘的中間,像王母的銀釵將兩人分隔在生死兩岸。

  眾人慌出了滿頭大汗,吵吵著呼喚開鎖公司。程小姐在門內扶額歎息,陳先生在門外不捨不棄的擰著鑰匙:「你把我老婆給放出來,放出來啊放出來!把老婆還給我!還給我你個混蛋!」

  然而事實上,只有作者會給男主角開金手指,生活是不會這樣做的。
  所以任由男主角如何憤恨的折騰,最後還是只有等開鎖公司的員工來了之後,他的老婆才終於被放了出來。

  理所當然的婚宴推遲了整整一個小時才如序開場。

  在中國結過婚的人都知道,這其實是個重體力活。繁忙了一天回到家,新郎新娘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就各自會周公去了。

  第二天早上程小姐比陳先生先睜開了眼,她爬下床去熬了一鍋粥,打掃了新房,佈置好餐桌又去掀了陳先生的被子,將他踹下床去洗漱。

  一起吃早點的時候程依然看見陳佑林的手有些抖,她拿過他的手一看,才知道這個笨蛋昨天擰鑰匙的時候使了太大的力竟然磨破了一層皮,她歎息著幫他貼了創可貼之後,摸了摸他的頭道:「結婚第一天我就給你用光了家裡所有的創可貼,今天晚上你回來的任務就是買一包創可貼回來備用知道不?」

  陳先生乖乖的點了頭,上班去了。 

  結婚之後程小姐變成了程太太。老實賢惠的陳先生從來不敢給程太太招惹什麼麻煩回家。唯獨今天這個下雨天破了例。

  程依然看著陳佑林抱著濕噠噠的狗冷眼甩刀子一樣紮在他的肉裡:「這是個什麼玩意兒?」她叉著腰,攔在玄關,不准陳先生脫鞋進屋。

  「是……狗。」陳先生弱弱的答。

  外面的閃電和雷聲很唯妙的烘托了程太太的心情,她一瞪眼:「我不知道它是狗麼!我問你撿它回來做什麼?咱們倆白天都在外面上班,家裡這麼小,怎麼養它?」

  陳先生和小狗一起望著程小姐:「可是,你不覺得它很可憐麼?」 

 「嗷嗚……」狗狗配合的搭了個腔。

  程太太揉了揉額頭:「陳佑林,我說你也考慮考慮實際情況好吧。」

  「它很可憐啊。你要扔了它麼?」陳先生一臉頹然,眼裡面亮晶晶的閃,「我娶了個鐵石心腸的老婆。」

  「嗷嗚。」

  程太太額上的青筋跳了跳捏著鍋鏟想打人,但是看見陳先生的眼神她終是心軟的一聲歎息道:「好吧,我們今晚可以暫時收留它,但是明天一早就必須把它送走。」

  陳先生立馬脫鞋進屋,將狗抱進了浴室:「那我們先談談暫時收留的事。」

  「我說的是暫時收留啊,明天得送走的!」

  「總之就是收留的事。」
  程太太無奈的歎息,她知道這個狗明天早上只怕是再難送走了。

  他們收養了生命中的第一隻狗,給它取名叫肉球。程太太初時不大喜歡它,但相處的日子一久,程太太便完全被這只會挪動的白色肉球俘虜了。倒是陳先生先發出了抱怨:「咱們把狗送走吧,今晚的晚飯,你夾到它碗裡的肉比夾給我的還多。」

  程太太不以為然的拍開他的爪子,將狗狗抱到懷裡來:「你不是自己可以夾麼。」

  「我老婆都不愛我了。」

  陳先生裝模作樣的抹了抹眼淚,卻被程太太唾棄道:「當初是誰說它可憐要收留來著,現在在我眼裡,你再如何賣萌裝可憐也敵不過我的肉球了,一邊兒去。」

  陳先生恨得直咬牙,自那以後家裡便時常上演一個大男人和寵物狗爭寵的事情,而每次,陳先生都只有慘敗而歸。當然,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純潔的小狗還是鬥不過出賣了肉體的陰險男人的。

  這一日晚霞斑斕,是個美好的週末。程太太整理好最後一份文件,心裡琢磨著她與陳先生已經許久沒有約會了,她一盤算這月的用度,覺得去看場電影吃頓大餐應該還可以承受,便立即收拾了東西,往程先生的單位而去。

  她沒把這個作戰思路上報給組織,本打算給陳佑林先生一個美麗的驚喜,哪想陳先生倒先給了她一個驚嚇。

  程依然倚在自家的車門上,看著從車庫電梯走出來的一對男女,男人扶著女人,面色有點焦急,女人笑著假意說沒事,身子卻一直往陳先生懷裡靠。

  程依然挑了挑眉,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公然的挑釁。

  她撥打了陳佑林的電話,看見他有些手忙腳亂的接了,她問:「在哪兒呢?」

  「依然,我今天闖了禍,回不了家吃晚飯了,你……」陳先生一抬頭,看見似笑非笑打量著他的程太太,忽然有種不妙的預感,扶著女同事的手灼燒一樣難受。

  「哦,你闖什麼禍了,說來我聽聽。」

  電話裡的聲音和面前的程小姐的聲音一同傳入耳朵。陳先生收回了扶著女同事肩膀的手,摸著腦袋笑了笑:「啊哈哈,就是,不小心把人家給絆倒了,正要送她回家呢。」

  程太太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女同事的身上。女同事瞬間便明白了兩人的關係,她頗為尷尬的站直身子,連頭也沒敢抬一下便道:「我……呃,不用麻煩了,我打車回去是一樣的,一樣的。」說完利落的離開了案發現場。  程太太狀似不解道:「唔,我見她腿腳挺利索的。」

  陳先生也頗為驚訝的點了點頭:「是啊,剛才還挺嚴重的……」

  程太太斜了他一眼,冷哼一聲上了車,陳先生灰溜溜的坐到駕駛坐上。一路上程太太只顧著看窗外的風景不說話,陳先生憋了許久才道:「要不待會兒咱們去一下超市?」

  「幹嘛?」
  沖人的語氣嚇得陳先生一個瑟縮,他委屈道:「買個搓衣板回家跪……」

  「不是有鍵盤麼,放牆角,就跪一晚吧。」

  「能就跪半晚麼……前半夜我還要賣身伺候你呢。」

  程太太憋不住笑了,想了想還是覺得氣,狠狠一爪子掐在陳先生胳膊上:「叫你摟得那麼緊!你個沒節操的男人!」

  「疼疼,依然,我是真把人家給絆摔了,我這不是怕她摔殘了,要浪費我伺候你的時間去伺候她嗎……」

  「強詞奪理!」程太太如此斷定道,「今晚把你賞賜給肉球,你伺候它去,不准上我的床!」

  陳先生無奈的歎息而心裡卻是開心的,他知道這點小醋損害不了他們之間深刻的革命感情,偶爾來二兩小醋可以調節夫妻情緒,以達到讓對方知道自己還在乎他的效果。陳先生不經回望起過往,想當初他追程太太的時候,程太太還是別人的女朋友,那時候他吃的醋便像那蝕骨硫酸,滴滴穿腸。而他腸穿肚爛完了,回過頭來還是無可救藥的喜歡程依然。

  沒辦法,誰叫他招惹了愛情。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5-1-3 16:53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