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獸之世界]

《獸制》作者:奴玉<全文完>(有虐)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34945 17 9
書名:《獸制》

作者:奴玉

主角:伊司卡,謝尉真(伊凡彌)   其他:獸人寵物

(TING:終於貼完了!  話說雖然小真前面被謔的很慘,但是後來...


【序】
漆黑陰濕的深夜,無聲、沈靜……毫無動靜的四周暗藏了不能預測的危機。
「喂……別、別再走了……我們離開飯店很久了。再不回去…老師會發現的。」害怕地環顧四周,漆黑無光的樹林讓顔依憐抖著聲音對著同行的五人說道。
但帶頭的胡彥剛卻不以爲意,「拜託!才20分鐘而已沒事的啦!怕你就自己回去!」
這次畢業旅行的夜遊就是他提議的,還沒讓女生嚇的抱住享享艶福,他怎麽能放棄呢!!
「可…可是我想上…上厠所……」五人中已經害怕的雙腿發軟的林勇,再也忍不住的說出口。
「靠!你真是麻煩,去那邊上一上啦!白癡!」隨便指個某棵稍微看的見的大樹,胡彥剛恥笑著。
「可…可是…我不敢自己去………」
「呵!男人裏就是有這麽沒用的人!」另一個陪在依憐身旁的女生也嘲笑他,「那…尉真陪你去好了,他人最好了!」
謝尉真同意的看了陳亞瑜一眼,對著林勇說:「走吧!我陪你去!」
「哼!我們在這裏等你們!」胡彥剛不削的說著,但是心裏卻是很暗爽可以和女生留在原地,讓她們依靠自己。
兩個男生就靠著一支手電筒的亮光下的微弱視綫小心走去。
「奇怪…爲什麽阿彥硬要夜遊…明明剛才遇到的哪個老頭就說這裏很危險…有怪物出現,他幹嘛那麽鐵齒死都不信!尉真你也真行…在這種時候還是一樣冷靜。」一面走林勇一面抱怨。
「誰不知道他喜歡依憐很久了…想表現一下嘛!」後頭的謝尉真爆了一個八卦。
「原來是這樣啊!可是依憐不是喜歡你嗎?」
「這……我覺得她跟阿彥比較配呀!我…對她沒意思,不想傷害她。」
「這樣啊…尉真你人果真很好,對人這麽體貼長的又惹人愛…難怪女生們都這麽注意你……哪像我唉……」
「別說了,你自己去哪里上我在這等你,別讓他們等太久了。」停住話題,謝尉真站離林勇十步遠的地方幫他照明方便他看清四周。
「好!你好好在哪里等我喔!別給我跑了!」
窸窣的脫褲聲在靜無聲的樹林裏顯得刺耳,但聲音卻只有那一剎那……蟲鳴和風吹弄樹葉的聲音就蓋過這一切。
等了又等……謝尉真依舊沒有看見林勇自大樹後走出來。
「林勇!林勇!?」他喚了喚,卻得不到回應。
看了黑暗的四周,謝尉真心裏開始毛起來,他小心地往林勇方才走去的方向前進,原本照著林勇的手電筒光源點同時慢慢拉近……
最後…能見度不大的光源卻讓他看見這輩子所見最血腥的…畫面。
紅艶的泥地…被撕裂開的屍體、大小不一的殘餘屍塊,剖開的肚子…原該存在的器官被搗爛在裏頭,連綿的大小腸子成段散落──
霎時雙腿像是被人打斷一般失去支撐力,謝尉真跌坐在地,驚恐地盯著眼前如電影特效一般的真實。
咚咚──
他忽見眼前掠過一道高大的黑影,隨後他身前有兩聲清脆的聲音接近他,有個東西滾到他腳前…….
定眼一看……那張昔日的同窗好友,他熟悉的臉孔──如今卻殘留了最後的恐懼與痛苦。
扭曲駭人、兩眼翻白的頭顱對著他。
「啊啊啊──」
謝尉真慌亂地撥開那令他胃裏發酸的東西,連滾帶爬的死命回頭跑。
「救、救命啊──」
他一面喊一面爬到其他人所在的地方,恐懼讓他失去冷靜揮舞雙手就像個孩子一樣的慌亂。
「阿……真……」
聽見有人微弱的呼喊他,謝尉真如見光明,連忙緊抓住來人。
「依、依伶,阿勇他…他──啊啊!」
跟他說話的是他的同班同學沒錯,可是……原本令人羡慕的皎好身段如今卻血淋淋一片,殘缺不全的人體用著雙手在泥地上掙紮爬行,後頭…散落一地屍塊。
不只是依伶………其他兩人,幾乎已成屍塊的一部分。那四散的腦體還跳動著,肢解的人體無一處完整,但這一切他沒有勇氣用手中的手電筒去照射。
「好…好痛……阿…真……救我………」
淚流滿面的依伶不斷地哀求著他……然後,咽下最後一口氣。
「依…伶……」手虛軟地放開那具冰冷的屍體,一連串的打擊令謝尉真嚇傻了。
他全身虛脫癱軟在身後的樹上不斷發抖,癡然瞪著眼前死相淒慘的好友。
終於…他崩潰了,嗚嗚咽咽地痛哭起來。
死了………全都…………死了。
他不敢相信前一刻還嘻嘻哈哈的好友,此刻…全淒慘地死在他面前。
有個看不見的東西,殺了他們──
「你是什麽東西!!?出來──出來──」他失控地胡亂大喊,十分悲憤。
啪!
黑影壟罩著他,一隻像野獸的腳踩上了他眼前的屍體上,頓時血肉橫飛可見力量之大。
緩慢地看上去……黑暗讓謝尉真看不真切,發著抖膽戰心驚地動了拿著手電筒的手。
但卻沒來得及照出黑影的樣子,一隻有力的手擄住了他發顫的手腕,手電筒硬生而落。
「放手!你要幹嘛??」
謝尉真害怕地尖叫出聲,開始反抗!!
然而那只不似人類的大掌卻遊刃有餘地扣住他的手,力量強大地將他拖行在地。
「放開我!救命啊!救命啊──」
不知要被帶到何處,謝尉真死命地呼喊希望有人能聽見將他帶離這恐怖的地方。
可是回應他的卻只有受驚嚇振翅亂飛的鳥兒。
橫著身體被拖過橫屍遍野的泥地,那肢解的屍體…外露的器官…摩擦過他臉頰…身體的每一處,他在也忍不住地的吐了。
「啊!」
但更糟糕的是…黑影將他拖行在地讓他碰撞到不少東西,無力反抗的他只能痛喊一面嘔出穢物。
走在前方的高大黑影似乎發現了,停下了腳步……握住手腕的大掌一把將謝尉真拉到胸前,兩手粗魯地抱住他。
「放開我!!啊──」
謝尉真使勁地想要推開黑影,可是卻沒想到黑影竟用著非人的速度開始奔跑,嚇壞了謝尉真。
時間不長,但似乎已經到了很遠的地方。
黑影抱著謝尉真進入一個隱密的山洞,一把將他丟在山洞潮濕的泥地。
終于碰到地的謝尉真第一個念頭就是跑。
可是……黑影快過他的動作,使力的將他壓制在地。
「不!放開我!!走開走開──」
那雙比人類還大的手掌開始撕扯著他身上的衣物,不管他如何掙紮…衣褲就像是紙張一片片地輕易被撕開。
他哭了……手足無措的他在也忍不住恐懼的侵蝕。
迷蒙的眼看見那在自身體上施暴的人──
不!那不是人!!
那是一個有著人類身形的野獸。他看清了……
金綠色的眼大如豹眼崁在沒有鬃毛的獅頭上,軀幹就和人類一樣幷且用著兩腳站立,壯碩身驅上的皮毛說明他是一隻突變的野獸。
謝尉真嚇傻了,從來沒有見過這可怕的生物,他完全無法思考,忘了掙紮驚楞地看著眼前不思議的生物。
直到──獸人扳開他曲著反抗的雙腳。
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
「你…你要幹嘛?放、放開──啊啊!」
他多希望此刻發生的…不是自己所猜想的事……不是在自己身上──
但是…擠進他下身緊窄洞穴裏的巨根,卻打破了他內心深處的逃避。
連綿不斷的進入…巨大的粗體狠惡的撐開那不曾屬於接受的器官,已經抵到深處卻依舊沒有停止進入。
「停!不要、不要──你走開!走開啊啊──」
劇痛從來沒有停止過,他痛的哭喊卻無法讓體內迫進的粗體停止。
肚子……已經快被撐破了。
「啊啊啊啊!」
終於…那粗體停止了。
可是接踵而來的是一連串的抽動,就像是動物在交配一樣。
「啊!不要……我求你不要動了!求求你!!」龐大的身軀壓在自己的身上,他卻只能嘶喊。
那樣巨大的粗體貫穿了脆弱的體內,穴口被慘忍的粗體撐裂出血,除了痛…什麽也沒有。
獸人的雙手將他的腿扳的更開,無視謝尉真在他身上反抗的槌打,兀自抽插著軟熱的身體。
痛……讓謝尉真開始昏迷……
腦子裏只想著,爲什麽自己沒有跟其他人一樣……爲什麽自己要在這裏……被當作雌體交配……
爲什麽……
一個深入有勁的插入後…激流射進了辣痛的穴口。
獸人離開了半昏迷的謝尉真。
謝尉真以爲自己可以不在受罪了……也許他會吃了自己……
可是…他卻在神智茫然間看見獸人拿出一條麻繩,先綁住他萎靡的分身然後又將其餘的繩子繞住他的脖子像限制寵物一般的窟緊。
獸人滿意地眯著眼看著躺在地上無力疲軟的謝尉真,幷且炫耀一般地拉扯著剩餘的麻繩,讓無力支撐的身體像寵物一樣柔順地倒趴在腳邊。
欣賞自謝尉真翻紅的嫩肉中不停溢出的粘稠液體,獸人發出像是笑聲一般的氣音,一面邁出腳步將毫無力氣的謝尉真拖在身後。
可悲的是……本能讓謝尉真必須像只狗一般,吃力撐起四肢爬行以免讓赤裸的身體摩擦到泥地。
人類成爲獸人寵物的悲哀……現在才要開始。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