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愛情來過,就不曾離開》 作者:桃桃一輪(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41240 4 4
  衛曉茗以為,愛情,隨著她的不告而別,就此離開。
  可是,蕭琰給她的愛情,從不曾離開。
 

難忘世界盃(1)


  衛曉茗為手頭上世界盃的專題忙的是焦頭爛額,她是個標準球迷,阿根廷的狂熱支持者,世界盃的到來本應該讓她癲狂,可身為《體壇晨報》足球版編輯,不得不連夜排版,連開幕式都沒看。

  「曉茗姐,明天我們的新頭兒就來了,我們要不要弄什麼歡迎儀式?」忙於撰寫世界盃專題評論稿的記者小張扭頭問。

  「歡什麼迎,你以為他是曼德拉啊?」衛曉茗眼皮也不抬一下,「來就來唄,只是個代主編而已,等我們主編生完孩子回來,他就得擦乾淨屁股走人。巴結他有個毛用。」

  忙到凌晨兩點,總算把整版內容弄好。衛曉茗想到接下來的一個月,都要忙到凌晨,她就不禁淚流滿面——主編臨走前規定了,體壇晨報足球版的內容至少要有當晚第二場比賽的戰況和評論,「第二場比賽」就是指十二點前結束的那場比賽。

  還好沒要求要第三場,要知道,第三場可是凌晨兩點半開始踢的。

  雖然衛曉茗不待見國足,可現在衷心希望偉大的祖國也能舉辦一次世界盃——沒有時差。

  開車回家的路上,衛曉茗感歎:又是一年世界盃……上屆德國世界盃的時候,她還是剛剛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咳咳……反正很鮮活。轉眼間,四年過去了,她覺得自己的心態蒼老了好多。

  悶頭睡覺之前,她又翻出世界盃賽程表看了一遍,自己喜歡的阿根廷隊馬上就要迎戰尼日利亞,說什麼也要看!不經意間,目光瞥到德國隊,衛曉茗撇了撇嘴,對德國隊,她有心理陰影:第一,德國隊上次點球擊敗了阿根廷;第二,因為阿根廷輸了,所以她失戀了。

  這兩件事情之間好像沒有必然的聯繫。

  衛曉茗倒在枕頭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都是阿根廷隊,滿腦子都是德國隊點球戰勝阿根廷時的場景。

  四年前她去過德國,這是她的畢業旅行,她看了阿根廷戰勝塞黑那場比賽,遇見帥哥一枚。當時他就站在她身邊,拿著一杯咖啡,杯子是深藍色的,輕握咖啡杯的手指修長卻很有力,小指上戴了一枚銀色的戒指。他的側臉很漂亮,睫毛又密又長,還微微上翹,鼻樑如歐洲人一般高,嘴唇薄薄的,微微抿著。跟周圍阿根廷球迷的狂熱相比,他顯得很鎮定,即使阿根廷一個又一個的進球,也不見他呈現一點高興的模樣。

  這引起了衛曉茗的關注。

  在阿根廷踢進第四個球的時候,衛曉茗又跳又叫,碰翻了旁邊那個人的咖啡。「啊,對不起!sorry!申譯!죄송합니다!」衛曉茗不知道他是哪國人,所以乾脆用她所知道的語言對他說抱歉——因為會用好幾國語言說抱歉、你好、再見,衛曉茗經常吹噓自己熟練掌握好幾國語言。

  男人轉過臉,用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衛曉茗好幾輪,最後道:「沒關係。It doesn‘t matter.構。그것은 중요하지 않습니다。」

  衛曉茗目瞪口呆,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什麼好,見他的手濕淋淋的都是咖啡,她連忙在隨身的包裡好一陣翻找,最後掏出一包心相印紙巾,抽了一張出來。

  因為對方說「沒關係」的時候,也用了四個國家的語言,所以衛曉茗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哪個國家的。於是,號稱熟悉掌握幾國語言的衛曉茗被難倒了,憋紅了臉,她一邊把紙巾塞給對方,一邊說:「你滴,用紙巾擦一下滴乾活!不夠,我這裡還有思密達!」

  年輕而又異常俊美的男人那雙漂亮的眼睛微微瞪了一下,目光略過心相印紙巾的包裝袋,又略過衛曉茗開開合合的嘴唇,薄唇微啟:「我是中國人。」

  「我也是!」衛曉茗高興極了,「我武漢的,衛曉茗,衛子夫的衛……春眠不覺曉的……」

  話未說完,隨著阿根廷又進一球,全場掌聲、歡呼聲雷動,衛曉茗的後半句話被淹沒在一片巨大的尖叫聲中。

  俊美的男人還是不為所動,好像自己只是在看世界盃錄像一樣平靜,「衛什麼?」

  「不為什麼。」衛曉茗回答,遺憾於剛剛只顧向他自我介紹,錯過進球時的場面,現在只能看大屏幕的回放錄像。

  對方就此沉默,一直持續到比賽結束。

  衛曉茗意猶未盡,跟著大批球迷一起往出口走,身後有人叫她:「衛小姐。」

  衛曉茗轉身,是剛剛站在他身邊的那個男人。黑色長褲包裹著他修長的腿,他一手插在褲子口袋裡,一手拿著一張什麼卡片像是要給她。衛曉茗走近一看,才發現那是自己所住酒店的房卡,可能是剛才掏紙巾的時候掉了。

  「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衛曉茗一邊問,一邊掏手機,「我們一起合個影吧,異國他鄉的,見到個國人不容易。」

  「蕭琰。」對方說著,卻用手擋住了衛曉茗手機的鏡頭,「我住1216。」

  「哈?」衛曉茗眨眨眼,看了看自己的房卡——1217。「我們面對面住呢。」

  蕭琰微微頷首,衛曉茗膽子大起來,仗著他們都是中國人,又住同一個酒店,就死纏著要跟人家一起走。坐上計程車的時候,司機看了看衛曉茗身上穿的阿根廷球服和臉上貼著的阿根廷國旗,用德語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熟悉掌握幾國語言的衛曉茗又吃癟了,全然不知所云,竟是旁邊的蕭琰回應了司機,兩人用德語相談甚歡。

  「他說什麼了?」下車後,衛曉茗擠擠蕭琰,壓低聲音問。

  「他建議你以後別穿這麼短的褲子,因為法蘭克福的治安並沒有你想像得那麼好。」蕭琰目不斜視,普通話異常標準。

  衛曉茗低頭看了看自己,牛仔熱褲確實太短,上身隊服太長,看比賽的時候曾經把上衣下擺打了個結,勉強露出褲子,現在那個結早就鬆了,自己好像只穿了上衣一般。

  「唉唉……」衛曉茗搔搔後腦勺,趕忙將上衣下擺又打了個結。

  電梯裡,蕭琰又問:「你,衛什麼?」

  「我不是故意的。」衛曉茗無奈地說,「球衣太大了,那些賣各個隊伍球衣的店,都不照顧一下我們女同志的。」

  「我問的是你的名字——衛什麼?」蕭琰太陽穴上,已有青筋在跳動。

  「不為什麼呀。」衛曉茗聳聳肩膀,「叫著順口唄,我爸高中都沒畢業,起個名字哪來的為什麼。」

  「……」電梯到達後,蕭琰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回了自己房間。

  當時的衛曉茗絕對沒有想到,僅僅兩個小時後,自己就和蕭琰發生了讓她後悔莫及的419。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5-1-3 14:30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