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安然安然》作者:阿色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11227 0 4
文案:

他眉頭皺一下,人沒清醒過來,又繼續睡。

我想再叫他,又忽然停了手,呆呆看著他。

他長長的留海翻落開去,露出光潔的額頭來,眼鏡也沒戴,兩條英氣的眉毛和長睫毛都看得如此清楚,連鼻樑也顯得分外高挺,這個模樣,跟平時的他不太一樣啊,一點也不像他平時哪種書獃古板的樣子,反而有點……狂野的感覺。
還有他的嘴唇。

我的臉微微熱起來,他的嘴唇在熟睡中微微噘起,曲線流暢,色澤紅潤,好像是個邀請。

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竟然膽大包天的俯身偷偷往他的嘴上親過去。

好柔軟。

輕輕的接觸就好像讓人要飛起來。

真好的感覺。我心裡偷偷笑,睜開眼睛,卻立時嚇了一大跳,安然不知什麼時候醒過來,烏黑的瞳仁正定定的看著我。



正文 一 

    我趴在教學樓頂天台的欄杆上往下看。  

    下邊操場上,隔壁班正在上體育課,一群男生正在打籃球。  

    我一邊看,一邊不時興奮地推一把沈安然:「安然安然,你看,他又進了一球!」  

    「安然安然,你看他這一球截得多漂亮!」  

    「安然安然,你看他搶籃板的那個動作,像不像羅德曼?」  

我在看的那個男生,是球場上最顯眼的那個,他動作敏捷,身形颯利,跑起來像頭矯健的羚羊,那是我們高二年級乃至整個學校的偶像,楊放。 

  沈安然背靠著欄杆坐在地上,兩條長腿愜意地伸展著,手裡捧著一本厚厚的英文語法題解慢慢地翻看,任憑我又推又拍的也無動於衷,看我問得急了,才抬起臉來推推黑框眼鏡,回頭朝下邊看上一眼,「嗯」上一聲。 

  瞧瞧,這就是標準的好學生,牢頭——就是我們班主任——眼裡的寶貝,就算被我拉著逃課,也依然嚴守本份,抱著書不放。  

   我抬頭看天,天空藍得不真實,彷彿一塊上好的純色綢布飄在頭上。  

   我深吸一口氣,蹲在他旁邊,笑嘻嘻說:「安然,你去幫我約楊放週六出來好不好?」  

   安然翻動書頁的手指停了一下,然後又繼續翻動起來,他說:「好啊。」  

   我看他的臉,跟平常一樣沉沉靜靜的,什麼情緒也讀不出來。  

   下課鈴響,球場上的人散去,我推推沈安然:「快去快去,就約在週六上午九點中央廣場好了。」  

   沈安然又「嗯」一聲,慢條斯理站起來,拍拍褲子上的塵,整一整白襯衫。我們十八中的校服黑色底兒鑲藍邊,土到斃,難得安然身材高挑,居然能穿得這麼精神。  看他不慌不忙往安全梯走去,我的心沉下來,他果然一點也不在意嗎?  

    他走了兩步,又停下來,轉過身叫我:「寶寶——」  

    「什麼?」我瞪大眼,心跳起來,安然,安然,你要對我說什麼?  

    「下次穿短裙的時候,記得別讓男生坐在你旁邊。」他慢吞吞說完,轉身下樓梯去了。  

     走光了?我差點跳起來,臉通紅,拚命安慰自己,算了算了,又不是別人,小時候都是跟安然光著屁股一

起玩的,就算被他看見也無關痛癢,不要緊不要緊。  

     樓梯口又有腳步聲響起來,方雪沫從安全梯口探了半個身子上來,衝我喊:「下一節是牢頭的課,你還敢逃?趕緊下來上課去。」  我答應一聲,下樓梯來。沫沫看著我的臉色:「他去跟他說了?」  我點點頭,沫沫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之間沒有秘密。這第一個他自然指的是沈安然,第二個他當然就是說楊放了。  

    沫沫看看我,撇撇嘴:「看你這沒精打采的樣兒,韓寶寶,虧你平時也是個敢說敢做的脾氣,怎麼戀愛起來也這麼畏首畏尾的,以後別跟人說我認識你,丟人呢。」  

     這妮子,哪兒都好,就是長了一張損嘴,要在平時,我准跟她鬥上三百回合,可惜我現在心情低落,只懶洋洋說:「別嘴硬,等哪一天你也喜歡上誰了,你就知道了。」  

     上課鈴響的時候,沈安然才不慌不忙走進教室,換了別人,準會被牢頭罵兩句,可他進來,牢頭只當沒看見。

  我趁牢頭轉身在黑板上寫題目的時候偷偷傳張紙條給他:跟他說了嗎?他答應了嗎?  

    沈安然傳回來的紙條上只有龍飛鳳舞一個大字:嗯。  

    我氣得把紙條揉成一團,沈安然,大混蛋,把你的情緒多透露點出來會死啊?  

    放學回家,照舊是沈安然用單車載我。  

    我家跟他家從我們還沒出生的時候就是鄰居,我爸爸和沈爸爸是一個單位的好朋友,他們單位集體建了一片二層獨戶的職員住宅,第二排左數第一家是沈安然家,隔一道牆的第二家就是我家。  

    安然大我一歲,我們從小就玩在一起,到後來他到年齡要去上學的時候,我抓著他哭鬧不肯鬆手,媽媽沒辦法,只得虛報我年齡,讓我跟他一塊入了學,當然,這些都是從媽媽那裡聽來的,那麼小的時候的事,我怎麼記得?

  安然腦子好使,從小到大第一的寶座坐到麻木,我貪玩,幸好考前有他幫我抓題,好歹也混在上中游,只是每次兩家人坐在一起聚餐,媽媽總會衝我嘮叨:「你看看人家安然,沉穩懂事功課又好,你天天跟人家在一塊兒,怎麼一點也沒學到?」

  這個時候沈媽媽就會說:「看這話說的,我巴不得有寶寶這樣的女兒呢,多活潑可人,安然這麼沉悶,有時候我都懷疑他不是十八歲是八十歲!」

  然後媽媽就會說:「好好好,那咱們換換!」一副巴不得趕緊把我送出去的模樣,把我氣得,要不是安然一向對我好,我一准早把他當敵人來仇恨了。

  平心而論,安然對我的確不錯。我有一次氣極了,跟他說:「你下次不許再考那麼好,否則我哭給你看!」

  安然居然也點頭答應,到了下一次再考試,他果然空了半頁試卷沒有答,成績滑出前十去,嚇得牢頭把沈媽媽叫去談話,沈媽媽回來把安然罵一通,我心裡愧疚,再也不敢提這樣的要求。

  單車拐了個彎,走到一條林蔭路上。這條路是回家的必經之地,走的人少,很靜,傍晚橙黃的陽光從兩旁高大的白楊樹枝葉間斑駁地灑下來,鋪一地閃閃爍爍的溫暖碎光,我們都沒說話,一時間,只有風吹過樹葉的嘩嘩聲和安然踩單車的聲音悠閒地響著。

  美麗的初夏的傍晚。美麗到像在跟我的心情作對。

  我看著安然高高挺挺的背影,聞到他身上傳來的混合著清爽沐浴水味的淡淡汗味,輕輕歎口氣,安然,連幫我約別的男孩子這種事,你也肯做,你對我,是真的只有疼惜之意,沒有愛慕之情吧?

  「歎什麼氣?」安然沒回頭,問我。

  「感慨美好青春啊!」我立刻換上歡快的聲音,撓撓頭,又不死心的試探,「安然,安然,你有沒有想過要趁著大好青春談個戀愛?」

  安然沉默。

  怕被他聽出我別有企圖,我趕緊補充掩飾:「那個,你要是喜歡哪個女孩兒,我也可以幫你去說說嘛!」 

   安然硬邦邦扔過來一句:「無聊!」然後閉了嘴不再理我,好像我惹了他似的。

  我更加沮喪,以前跟安然親密無間,現在心裡多了個不能跟他說的秘密,立刻覺得跟他遙遠。

正文 二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著,給沫沫打電話。

  「你叫他幫你去約楊放的時候,他一點不高興的樣子也沒有嗎?」沫沫問。

  「他還不就是那個樣子,沫沫你也知道,面無表情,多說一個字都跟要他的命一樣,我是沒那麼高深的功力去看出什麼來了。」我歎氣。

  「他會不會喜歡別的女生?」

  「不會啦。有的話我會知道的。」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我才能受到打擊也不死心,「我今天還試探他,問他要不要談個戀愛,有沒有喜歡的女孩,他罵我無聊,凶巴巴的,我猜八成他那種模範學生沒準會把戀愛當成洪水猛獸呢。」

  沫沫打個哈欠:「那你就還有希望,加油,去融化他冰封的心靈吧!」

  我沮喪:「我都試探到這個份兒上了,還能怎麼做?」

  「直接去問他算了,還試探什麼?韓寶寶,你平時高興起來都會衝著男生喊『我愛死你了』,怎麼到了沈安然這兒就變得比奶昔還黏糊?」沫沫的口氣恨鐵不成鋼。

  我再次歎氣:「沫沫,你不懂,那些只是欣賞,笑笑鬧鬧開玩笑的,說什麼也無所謂,這一個卻是我真正在乎,一在乎呢,就變得患得患失,不敢冒險了。」

  「好好好,大不了咱們再想別的辦法搞定他。」沫沫又打個哈欠,「真搞不懂你,跟他青梅竹馬嘻嘻哈哈那麼多年,怎麼突然就對他看上眼了?」

  我沒好氣:「奴家情竇初開了行了吧?」

  掛了電話,我在黑暗裡睜著眼睛,回想起我突然發現自己對安然有異樣情愫的那一天。

  那也不過是一個月前的事。

  那天早晨我照例賴床,朦朦朧朧中聽見樓下安然和媽媽說話的聲音,我困得不行,隨即又睡沉,短短幾分鐘,我居然夢到安然來親我的唇。我嚇一大跳,睜開眼睛就看見安然在毫不留情拍我的臉:「快點,要遲到了。」

  那個親吻的感覺太真實,我那時在半睡半醒間分不清是夢是真,要不是太瞭解安然古板的脾氣,我還真以為是他趁我睡著偷親我呢。

  整整那一天我都恍恍惚惚的,因為夢裡那個輕輕的吻太有感覺,真的如同小說裡說的一樣,觸電一般,讓我想起來就心跳。再看到安然,什麼都不對勁了。

  以前怎麼都沒發現,安然好高,我的頭頂只到他的下巴,站在他身邊,小鳥依人一樣;安然身上的氣息熟悉又好聞,他一靠近我都能發覺;安然的聲音這麼清亮又好聽,我能從一片嘈雜的聲音裡一下子分辨出來;還有——安然的嘴唇形狀也好漂亮……  於是我知道,我完蛋了,我居然對安然有感覺了,我喜歡上他了。

  可是安然呢?他對我從來也沒有什麼表示,雖然他對我好到不能再好,可是那只是他對鄰家小妹青梅竹馬的照顧吧,只是他從小到大的慣性吧?

  沫沫知道以後很義氣地說:「沒關係,楊放是我哥們,就用他好了,不用客氣。」

  於是今天我假裝迷上楊放,試探安然,結果呢?安然無動於衷。

  唉,今天真是令人沮喪的一天!  胡思亂想睡不踏實,睜開眼睛一看鬧鐘七點三十,我乾脆起床穿衣。 

 媽媽在樓下擺早餐,看見我驚奇不已:「咦,這懶蟲今天轉性了?」

  我看安然還沒來,抓了片麵包就往外跑:「我去找安然。」

  沈媽媽看見我,表情跟我媽媽一樣驚訝:「寶寶今天起得這麼早?安然還沒起呢,他昨天回來飯也沒吃就上樓睡,一直睡到現在……」  咦?安然生病了麼?我心裡擔心,「登登」往樓上跑:「姨姨,我去看看他。」

  安然的房間我來過許多次,推門進去就看見他正蓋著毯子躺著呢,我湊過去拍拍他:「安然,安然,你不舒服嗎?」

  他眉頭皺一下,人沒清醒過來,又繼續睡。

  我想再叫他,又忽然停了手,呆呆看著他。他長長的留海翻落開去,露出光潔的額頭來,眼鏡也沒戴,兩條英氣的眉毛和長睫毛都看得如此清楚,連鼻樑也顯得分外高挺,這個模樣,跟平時的他不太一樣啊,一點也不像他平時哪種書獃古板的樣子,反而有點……狂野的感覺。

  還有他的嘴唇。我的臉微微熱起來,他的嘴唇在熟睡中微微噘起,曲線流暢,色澤紅潤,好像是個邀請。 

 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竟然膽大包天的俯身偷偷往他的嘴上親過去。

  好柔軟。  輕輕的接觸就好像讓人要飛起來。

  真好的感覺。我心裡偷偷笑,睜開眼睛,卻立時嚇了一大跳,安然不知什麼時候醒過來,烏黑的瞳仁正定定的看著我。

  我大驚失色,一下子跳起來,滿面通紅,尷尬得無以復加,轉身想跑,手腕卻被安然緊緊抓住。

  我結結巴巴地找借口解釋:「我我我,我沒有,我不是,我只是,我就是想把你叫醒,那個……」

  安然坐起身來,身上的毯子滑下,我正想遮眼睛呢,卻看見他身上還穿著昨天的制服,怎麼,現在流行穿著衣服睡覺的?

  安然聽著我解釋,眉頭皺起來,越皺越緊,終於低喝一聲:「韓寶寶,你究竟想怎樣?」

  安然從未連名帶姓地喊過我的名字,更不曾用這樣嚴厲的口氣跟我說話,我被他這一喊嚇得愣住,呆呆地說不出話來。

  安然見我不說話,似乎更加煩躁惱怒,他伸手耙過凌亂的黑髮,緊盯著我的眼睛像要噴出火來,又吼:「你這是在幹什麼?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長這麼大從未試過如此尷尬委屈和傷心,看著安然凶巴巴的臉,我張嘴想說什麼,卻控制不住自己,「哇」地一聲大哭起來,甩開安然的手就往外跑。

  沈媽媽在樓梯上迎住我,驚慌地問:「寶寶,寶寶,這是怎麼啦?」

  我說不出話,繞過她跑出來,聽見身後傳來沈媽媽的斥罵聲:「沈安然,你欺負寶寶?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唉唉,哪裡是安然欺負我,明明是我偷偷非禮他卻被他發現才弄成這樣。不過,我知道,我流的主要還是失戀的眼淚——安然發現我偷親他以後,沒有一點驚喜心動之類的表現,反而是氣成這個樣子,他對我沒那個意思,毋庸置疑。

  不能再讓安然載我去學校,我一個人去擠公車。早晨的公車滿得像沈媽媽包的薄皮大餡的餃子,我抓著吊環努力站穩身子,忍不住又想起來,每次和安然一起擠公車,他必定會拿胳膊撐出一塊地兒來,不讓我被擠著。唉,安然安然,我得努力習慣一個人了是不是?因為,我就要失去你了吧?

  眼淚又掉下來。

  到了學校,沫沫看見我,眼睛瞪得老大:「你這是怎麼了?眼睛跟紅桃子似的?沈安然沒跟你一起來?難道——你失戀了?」

  我衝著她擠出一個笑來:「恭喜你,答對了,加十分!」

  沫沫摀住嘴巴看著我,終於確定我不是說假,她露出一個憐惜的表情來,伸手抱抱我:「可憐的寶寶。沒關系,有我呢,我相信你一定能振作起來。」

  我吸吸鼻子,擺出一個英雄的POSE來:「那當然,我是誰?無敵小強韓寶寶是也!堅強是我的姓名,樂觀是我的傳統!」

  丟臉丟得已經夠啦,再看到安然,我一定要若無其事跟他打招呼。   

正文 三  

  話雖然這樣說,課間的時候看見安然朝我走過來,我立刻很孬種地躲開去,沒辦法,眼睛不爭氣,看見他就想掉眼淚,為了不再次出醜,還是走為上策。自己給自己開解說,好吧,有一天我能把自己治好,再次想起來怎麼對他笑,但總要多給我點時間先。

  放學的時候怕碰到安然,特意窩到學校旁邊的小書店去磨蹭到天擦黑才往回走,想要散散心,連公車也沒坐,一路走回去。

  林蔭路在夜幕下顯得有點兒嚇人。昨天還是安然載著我兩個人說說笑笑一起回家,今天已經全變啦,我歎口氣,心裡又酸又痛。

  走完這段路,就能看見家了。我吸口氣,調整心情,免得回家被爸媽看出端倪。

  前邊路邊黑乎乎的樹影裡突然站出一個人來擋在路上。

  我嚇了一跳,驚叫一聲,下意識想轉身跑,那人一步跨過來拉住我:「別怕,是我。」

  原來是安然。他沒騎單車,身上的制服也換成了休閒服,看來是到了家又出來的。  好吧好吧,遲早要面對。我搓搓臉,強迫自己笑出來:「嚇我一跳,安然,你特地來等我?」

  安然看著我,天色太暗,我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緒。

  他說:「為什麼不等我一起回家?」

  我乾笑一下,繞過他往家走,故作輕鬆說:「沒什麼,我就是想散散步啦!」

  安然跟上來,沉默一下,又說:「早上……」  「你看你看,」我打斷他,從書包掏出一本書,「《死亡筆記》哦!我想看很久了,終於找到了!等我看完借給你看。」

  安然說:「寶寶,早上的事……」

  「這個主角是個大帥哥哦!」我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興致勃勃,「雖然有點邪惡,但是頭腦特別好,安然,好像跟你是一個類型的呢!」

  安然安然,別太殘忍,我還沒做好準備聽你親口無情的拒絕我。

  安然捉住我的胳膊,拉著我面對他:「寶寶,我要跟你談談早上的事。」

  我低頭,小聲問:「可不可以不談?」  安然說:「不行。」

  我歎氣,打小,安然都一直很隨和,但是若是他堅持起什麼事來,也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安然說:「寶寶,你那時候……」  我猛地甩開他的手,拔腳朝家的方向就跑。我承認,我膽小,我孬,我沒用,但是現在真讓我聽見安然親口的拒絕,我會瘋掉的。

  就讓我先躲起來,多給我點時間,一點點就好。

  一路狂奔到家,肺喘得像要炸掉,我推推大門卻推不動,仔細看才發現門上掛著鎖。爸爸媽媽都沒在家? 

   身後傳來腳步聲,胳膊被人一把抓住,完了,安然追上來了。

  安然拉過我,瞪著我,他有些氣喘,神情微惱:「你跑什麼?」

  我也在喘,喘得比他厲害多了:「我……,沒,我,我要回家……」

  安然歎口氣:「你忘了?今天週五,韓叔叔和我爸爸都要去單位參加聚餐,帶家屬的,我媽媽和你媽媽也都去了,交待你去我家吃晚飯的,不是跟你說過?」

  咦?好像確實有這麼回事。  但是現在我怎麼敢跟他去?

  我說:「我不吃晚飯了,你有帶我家鑰匙吧?我要回家。」

  安然從口袋掏出鑰匙卻不給我:「先去吃飯,我媽媽做好了放在冰箱,微波一下就可以吃。」

  我搖頭:「我不吃我不吃,我要回家。」

  安然皺起眉來,臉龐湊近:「寶寶,你在怕什麼?」

  他離得好近,氣息吹在我額頭臉頰上,我心慌意亂,往後退一直貼到門上去,急急否認:「沒有沒有,你快讓我回家。」

  安然捉住我兩個肩頭,眼神灼灼盯著我:「寶寶,我們必須先把話說清楚。」

  後邊是門前邊是他,肩膀又被他按住,避無可避,我急得幾乎流下淚來:「我不要我不要!」

  安然固執地說:「我必須讓你明白,寶寶……」

  我抬起兩隻手來死死摀住了耳朵,搖頭喊:「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安然來拉我的兩隻手,我乾脆往下滑,耍賴地蹲到地上去,嘴裡只是說:「不聽不聽我不要聽……」

  安然在我面前蹲下來,鬆開我的胳膊,拇指在我眼睛下邊擦過去,我這才發現自己又淚流滿面。

  我把手放下來,抽抽噎噎地拿袖子擦眼淚。

  安然歎氣,掏手帕給我,無奈地說:「好,我先不說了,你總得吃飯。」

  我說:「好好好,我吃飯,但是你不許跟我說話。」

  安然果然就一直閉著嘴。

  一直到吃過飯他送我到我家門口,他才又開口說了句話:「寶寶,你不能一直逃避的,我等了很久了。」 

   我滿頭霧水,整晚都在揣測他這句話的意思。

  第二天是週末,我記得今天約了楊放出來的,唉,現在這試探已經變得沒有意義,本想打電話找沫沫請她幫我去跟楊放取消約會,但是這丫頭居然關機,想來肯定是趁著週末睡大頭覺呢,我只得爬起來去中央廣場,總要去跟人家說清楚,不能讓人家空等啊。

  一路上都看見許多孩子拿著氣球花束成群結隊不知道去那裡,中央廣場更是一片五顏六色氣球鮮花的海洋,廣場中央搭起了一個舞台,我看見那上邊拉著的條幅才恍然大悟,原來今天居然是六一兒童節。

  我舉目四望,有點頭疼,平常這裡人少,找個人很方便,現在人山人海,光是那些鮮艷的氣球就把人的視線全擋住,我跟楊放又不熟,能找到他麼?

  身後有人拍我,我鬆口氣,轉身一看卻愣住了,不是楊放,是沈安然。

  我張嘴結舌:「怎麼,你,不是……」

  安然穿著簡單的半袖白襯衫和牛仔褲,看起來卻精神的不得了。  他笑一下:「楊放不會來的。」  「為什麼?」我問。

  「因為我跟他說你約他週日出來。」安然眼睛瞇起來,笑得有點狡猾。

  「為什麼?」我大腦要停止運轉了,只能繼續呆呆地問。

  他低頭湊近我的臉:「因為我沒有大方到那個地步,幫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去約別的男生。寶寶,我昨天想了一晚,你是不是喜歡我?」

  我瞪大眼,幸福喜悅來得突然又猛烈,我喃喃說:「你騙人。」 

 安然摸摸我的臉:「我騙過你麼?這麼長時間我們在一起,我對你怎樣你沒感覺?有人能為朋友做到那麼多?」  我還能說什麼?安然從不騙我的。

  我抱住他,又哭又笑,埋怨他:「你昨天早上那麼凶,你知道害得我多傷心?」

  安然敲我額頭一下:「你還敢說?居然讓我幫你去約楊放,害我整晚上都鬱悶到睡不著,又煩惱今天你發現楊放沒來該怎麼跟你解釋,正想著勸自己死心,你卻又來招惹我,換了是你,你會不會惱火?」

  我無話可說。  安然把背在身後的手拿出來:「給你。」  他手上牽著兩隻橙紅色的氣球,心型的。 

   我笑瞇瞇地抬頭看橙色氣球襯在蔚藍的天空下輕輕飄動,突然又問:「安然,一個月前,你是不是趁我睡著偷親我來者?」

  安然抬頭看天:「哪一次?」 

   我驚呆:「有多少次?」  

    他笑著跑開去,我跺腳,追殺過去:「沈安然,你這狡猾的傢伙!」

--------------------------全書完------------------------------------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5-5-10 18:41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