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邂逅天橋》 作者:泮泮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3456 0 1
簡介:
        相同的地點,相同的色系,砰然心動的邂逅,讓她終於鼓起勇氣。
        她對他一見鍾情?
        抑或那種情早已萌生。

正文:

  邂逅天橋。

  連著三天了,都碰到他,乾淨整潔的襯衣,亦如他乾淨整潔的臉,黑色的西褲,纖塵不染的黑色皮鞋,沒有系領帶,最上面的兩顆襯衣扣子開著,配他飄逸的中短髮,顯得與旁人不同的灑脫,上午慵懶的陽光已經抵不過他週身發出的陽光氣息。

  因為有他,這個天橋對君寧兒有了特別的意義。那條路其實不寬,她經常是違反交通規則過的馬路,三天前,不知道為了什麼她走了天橋,有限的幾次,或者就是為了邂逅他。她走了三天的天橋,也碰到了他三次,早上8:45分秒不差,她都覺得詭異!

  她的公司就在天橋的那端,他的呢?每次很想回頭看他下去的,卻又忍住了。不回頭,是在想,或者他也看見了她,或者他回頭了……做夢一直是寧兒最大的愛好。夢再長點,多好!

  第四天,君寧兒穿了一件粉紅色襯衣,外加一件白色E-LAND小背心,她記得他也有一件同色系的襯衣,今天他會穿嗎?在地鐵上她一直紅著臉在笑,幸福在自己的小秘密裡,也就是昨天,她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君寧兒,你對他一見鍾情了!」

  8:45,他穿了粉藍的襯衣,又加了件深藍色西服,一條暗紅色的領帶!君寧兒皺了下眉,原來他不會用領帶?怪不得襯衣外從來不加領帶,今天或者是有正式場合吧?恍惚間已經來到大廈門口,回頭,哪裡還有他的影子!。

  第五天,週末,君寧兒拉著閨中密友珊珊,走到了Boss專賣店,扔下一直迷惑狀態的珊珊,挑起了領帶,不同顏色五條,可以有五個不同場合,君寧兒又沉浸在自己的小秘密中,微笑著。

  「你可以告訴我,你今天跑來這裡花掉你大半個月工資買了幾條你不會用的東西,不要告訴我你正在收藏!」珊珊終於是醒悟過來,坐在STARBUCKS中攪動咖啡時,曖昧的問著一直微笑的君寧兒。

  「珊珊,我戀愛了!」她需要有人分享。

  「誰啊,介紹我認識啊!」珊珊高興。

  「我也不知道,我才看到他三天,不知道他叫什麼,在哪裡工作?」君寧兒垮下了臉

  沒有聲音,君寧兒把投向擁擠街道的眼光收回來,看到的是珊珊,砸在桌面上的腦袋。

  「我對他一見鍾情,他不知道!」可是,她就是喜歡他啊!花了大半個月的薪水,她開心。

  「寧兒……」珊珊喝了口咖啡,「介紹我認識吧!」

  抬頭,「我還不認識……」聲音極小,「再說週末應該碰不到他!」還是很小。

  「星期一我請假,我要去看!」只想看看是誰,讓寧兒第一情竇初開。開的這麼特別!

  再抬頭,「哦!」笑,紅著臉。

  第六天,週末,君寧兒忙於廚房。

  「寧兒,那東西保證能吃?」珊珊在後悔自己的決定。昨天才買的菜譜,她是第一個試驗品。

  忙的不亦樂乎的寧兒聽不見,她正在把一個蛋清從雞蛋中分離出來,用它跟肉攪拌可以讓肉更加鮮嫩。

  十二點,寧兒還在忙,廚房裡終於有香氣傳來,CD機裡放著古樂,珊珊盤腿坐在沙發上,看著《消失的城市》,寧兒這裡不缺書,如果,如果現在餐桌上能有熱氣騰騰的飯菜多好,安慰下不知道叫了多少次的肚子。寧兒會做簡單的菜式,也過的去,但是戀愛後的寧兒……非要做菜譜中的,什麼留住男人的心,要先留住他的胃。可是,那個男人甚至不知道她的存在。珊珊仰頭:可怕的愛情。

  下午一點半,君寧兒搖醒了睡夢中的流著口水的珊珊,一臉得意的笑容。

  觸及眼前的五顏六色,珊珊口中收回去的唾液又一次氾濫,只能使勁咽才可以壓的下去,「寧兒,我們可以吃了嗎?」珊珊覺得自己眼睛的顏色一定是綠的!惡狼的眼神!。

  「嗯!請秦珊珊小姐入席!」寧兒做了一個很紳士的邀請動作,扶著搖搖晃晃的試驗品,嘿嘿……。

  吧唧吧唧……

  噗噗……

  絲絲……

  嘎吱嘎吱……

  下午兩點半,廚房裡傳來洗碗的聲音。還有靠在廚房門邊上摸著明顯變大的肚子的珊珊,不時有打嗝的聲音從她嘴裡傳來。

  「寧兒……」湯足飯飽的人開口

  「嗯?」戴著橡膠手套洗碗的人頭也不抬

  「我發現,厄……」一個飽嗝,「你很有做飯的天賦呢!你開個飯店一定賺!」

  「珊珊,那我就虧了,哪家飯店用那麼多好的料的!」寧兒輕笑著說。。

  「那個天橋先生真的有口福,不管,寧兒,以後我要來你這裡當試驗品,找試驗品,一定要找我,我打算一個禮拜來一次!」珊珊耍賴的說

  「好好好!你來,你來!當初讓你搬過來非不來。重色輕友的傢伙!」寧兒想到這個就生氣。

  「哪有?」珊珊紅著臉輕聲的說,伴著又一個嗝,「我昨天不是在這裡陪你嘛!」

  「恩恩!是啊!」君寧兒拿下手套,打開冰箱,拿出個蘋果給珊珊,「過十分鐘再吃!你竟然吃那麼多,整天喊著減肥,卻沒見你瘦過!」搖了搖頭,趕緊撤出廚房!。

  「啊!~~~~」一聲大叫,君寧兒早就摀住了耳朵。「都是你,寧兒,沒事情做那麼好吃的東西出來幹嗎?還把我餓成那樣!害我忘了那事了!」珊珊大夢初醒的聲音傳來

  「我沒有拿刀逼你吃!」泡了兩杯山查茶,遞給一邊沙發上一臉懊惱的人,「你又不胖,減什麼肥,諾,給你,幫助你消化下!」。

  「那麼酸!」迫不及待喝下去,還被燙了燙,珊珊更加懊惱。。

  「好了,晚上請你K歌!可以了吧!」君寧兒搖了搖頭,露出蠱惑的笑容。

  「恩恩,好的好的!」成功,那個可愛的珊珊啊!總是那麼好哄。。

  第七天,睡的迷迷糊糊的珊珊被君寧兒挖了出來,「早知道就不做這事了!」珊珊半睜著眼搞定衣物及君寧兒準備的早餐後,坐上了地鐵

  8:45,天橋上,依然神清氣爽的他,今天是一件本白帶著暗格的襯衣,君兒很滿意,她今天穿的是乳白色的上衣外加一條彩色小絲巾

  「珊珊,不要這麼盯著人家看啦!」君寧兒忙著拉回猛盯著帥哥看的珊珊。

  「不盯著看,怎麼看仔細呢!寧兒喜歡的人我當然要好好看看拉!」珊珊不滿的回過頭。「嗯,還可以,你喜歡的類型,哈哈!。

  「你怎麼知道?」君寧兒盯著一臉賊笑的珊珊。。

  「哦,這個,你不是喜歡乾淨的男生嘛!」珊珊腦袋亂轉的嘟囔著

  君寧兒看著她,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剛想開口。「好啦好啦!你趕緊上班拉!遲到了!」珊珊推著君寧兒下了天橋,進了大廈!。

  他看到我了嗎?一整天君寧兒都在想這個事情,以致於差點把報表做錯了,砸了自己萬年不錯的金子招牌。

  第八天,午休,接到珊珊的電話,「寧兒,寧兒,你寫的那個小說結局告訴我吧?我都快被你逼瘋了,總是到關鍵時刻,你就喀嚓!」珊珊已經第N次要結局了。

  君寧兒搖了搖頭,「我自己都還不知道呢!這個結局誰知道啊!不如你先去讀讀當時的歷史吧!」

  「歷史!你敢按歷史寫,我就當不認識你!」珊珊耍賴道。

  「那你去寫吧!隨便你怎麼寫!」君寧兒第N次這麼說。

  「好吧,好吧!那你慢慢寫啦,知道人家寫不出來!」越來越小的聲音,這是珊珊第N次妥協。

  寫那部小說近一年來,這種戲碼已經上演了N次。一開始只是好玩,現在卻有點像養大自己孩子的感覺,在那個網上連載,竟然積聚了很多的讀者,每天都有人在那裡催文,本來今天應該是更新的日子,卻因為他,還有一部分沒有寫完,看來今晚的她只能挑燈夜戰了,一直習慣早睡早起的君寧兒最熬不得夜,熬夜,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啊,現在竟然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還是一個男人又要熬夜了。

  泡了杯咖啡,坐在電腦前。她沒有喝咖啡的習慣,那是珊珊買給她的,說是作家一般要熬夜,要熬夜就需要咖啡。君寧兒笑了笑,這個珊珊,今天還很奇怪的問自己明天穿什麼顏色的衣服,不知道又在搞什麼鬼。

  君寧兒伸了個懶腰,抬頭看著她的機器貓小掛鐘,十一點十五,關了電腦,沖了澡,開始了她的夢。

  第九天,8:45,穿著淺藍色套裝的君寧兒準時碰到了穿著淺藍色襯衣的他,還是這樣擦身而過。君寧兒的心加快了跳動,兩天了,他們穿同一色系的衣服。

  如果明天還一樣,君寧兒第一次回了頭……他朝著她的方向站著,君寧兒猛一個回身,巧合,那一定是巧合。

  晚上八點,「寧兒,你好壞,我又哭了一場!」那裡的珊珊又來控訴她的罪狀,每次她一更新,準能接到她的電話。

  「珊珊,我建議你等我多寫幾章再看。」君寧兒好心的建議。

  「不,不要!我要看的!」這就是珊珊。

  「珊珊,有人找我,說要出我這部小說……」

  「啊!~~~~~~~~~~~~」那頭穿來高分貝的聲音,君寧兒慶幸自己把話筒拿開了,她就知道!

  「寧兒,寧兒,那我要買十本,不,二十本!」顯然電話那端的人比她還要興奮。

  「你買那麼多幹嗎?」君寧兒笑笑,珊珊那本她本就想送的。

  「送人啊!我最好的朋友寫了那麼本曠世奇書,我能不顯擺嗎?」還是興奮的分貝。

  「珊珊……」君寧兒突然有點急促的說。

  「嗯?幹嗎?」還沉浸在興奮中的珊珊隨意答著,估計在想著要送誰誰誰!

  「我想,」嚥了口唾液,君寧兒還是決定跟她最好的朋友說,「如果明天他還跟我穿一樣色系的衣服,我就把我的聯繫方式留給他。」沉默。

  「啊?什麼?」電話那頭的人終於是回過了神。「寧兒,原來你也有瘋狂的時候啊!那你明天打算穿什麼啊?」珊珊輕輕的問。

  「想不好,矛盾,又想跟他一樣,又好像不想。」君寧兒真的不知道,她平生第一次有這麼衝動瘋狂的念頭。

  「那就穿我們那個情侶裝吧!」珊珊好心的建議。

  那是今年剛買的,珊珊硬要跟她一起買的,說她們到現在都沒有穿過一樣的衣服,拗不過她就一起買了,顏色是糯糯的紫,款式簡潔卻很特別。

  「好吧!」君寧兒下了決心。

  第十天,8:44:38,紫色,淡紫色的襯衣,君寧兒稍微一猶豫,還是把手中的紙條在擦肩的一瞬間塞到了他手裡,他的手暖暖的。君寧兒已經跑下了天橋。

  紙條上,簡單的寫著:君寧兒,13641XXXXXX。其實昨天晚上不是那麼寫的,她浪費了很多紙,想寫的有詩意點,但是最後才發現簡單就好。

  第十一天,8:45,沒有碰到他,那晚的她睡的很不塌實,第一次晚上開著手機。

  第十二天,8:45,還是沒有碰到他。還是不塌實的一晚,手機還是沒有響。

  ……。

  「珊珊,已經五天了了!」君寧兒看著坐在自己對面喝著芝麻糊的珊珊,她有點沉不住氣了,在經歷了五天的希望,失望,希望,失望……之後,君寧兒實在需要一個傾述的對象,那個對象首當其衝就是珊珊。

  「寧兒,或者人家出差呢?或者你給他的時候你的手汗把紙條上的字弄糊了呢?」珊珊猜測著說。

  「寧兒……」突然珊珊怯怯的叫了君寧兒一聲。

  「嗯?!」兀自沉浸在自己思維裡的寧兒輕輕答應了一聲。

  「如果,我是說如果,哪天你發現我有事情沒有跟你說,而且是跟你有關的,」珊珊偷偷瞟了一眼君寧兒,好像沒有什麼反應?「你會不會不理我啊?」算了,珊珊想,反正說了就說了吧。

  「不會!」君寧兒連思考都沒有思考脫口而出,卻連頭也沒有抬。

  恩?!珊珊狐疑的看著君寧兒,她是聽到了還是沒有聽到?疑惑!不管,反正她已經說了,再沒有勇氣說第二遍了。

  送走了珊珊,君寧兒躺在沙發上聽著音樂,《十面埋伏》,著名的琵琶曲。明天又是週末了,小說還沒有寫完,一個禮拜的心神不寧,君寧兒都不知道落筆。

  一陣熟悉的旋律,神話的曲子,看著桌上一閃一閃的手機,君寧兒有一瞬間的愣神,珊珊剛出門,不會那麼早給她報平安,或者是那個出版商吧?君寧兒想著,其實心底卻是希望另一個人,現在卻在腦子裡想都不敢,她怕再一次失望。

  拿起手機,一個陌生的號碼,君寧兒的心開始狂跳,是他嗎?君寧兒發現自己突然膽怯了,大拇指硬是按不下那個綠色的按鈕,感覺有汗從她的鼻尖沁出。正當她想按下去的時候,鈴噶然而止,君寧兒呆呆的看著,她的手機真的響過嗎?她覺得她一點都不能肯定,慌亂的心到是平靜了下來。

  突然鈴聲又起,君寧兒猛然一驚,極快的按下了那個按鈕,原來,她還是渴望的。

  「你好!」君寧兒聽著自己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聲音,等待著電話那頭的聲音。

  「你好!」一個陌生卻沉穩的男聲傳來,「請問是君寧兒小姐嗎?」

  「是,我是!」君寧兒趕忙答應著,聲音聽起來都有點急切,「您是……」君寧兒發現自己只問得出這樣流於俗套的話,她也發現有的時候,這種流於俗套的話卻是最管用的。

  「很冒昧,我姓軒轅,單名一個澈字。那天是收到你的紙條,我來確認下,那紙條是不是屬於我的。」那邊沉穩的聲音繼續緩緩道來,彷彿怕君寧兒聽不清楚般,一個字一個字的跳出來。

  君寧兒覺得自己的臉燒的厲害,估計連脖子都紅了。

  「你……怎麼……今天……」君寧兒第一次發現自己沒有了語言天賦,如果翻字典能找出合適的語句,她一定會去翻字典的。

  「哦,呵呵……」對方輕輕的笑了笑,「其實,我很早想打這個電話了,只是臨時接到通知,出差了一個星期。」君寧兒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彷彿完全知道般,而且一直在引導著這次談話。

  直到收了線,君寧兒也沒有從那種狀態中恢復過來,她只記得,她答應了他的邀請,明天中午在市中心的必勝客,其他的她都不知道了,還有那個很有氣勢的名字:軒轅澈。

  門鈴響了,君寧兒走過去開了門,門外是驚魂未定的珊珊。

  「怎麼了?怎麼了?」珊珊以最快的速度閃進君寧兒的客廳。

  君寧兒微笑著看著珊珊,這時的她已經找回了平時的自己,只是這個時候她希望有最好的朋友陪在身邊。

  「珊珊,他給我來電話了,軒轅澈。」君寧兒笑著說。

  「切,那麼大牌的名字啊!」珊珊緊跟著說到。

  君寧兒奇怪的開著還端坐在沙發上的珊珊,還沒有等她開口,那個人已經彈了起來,「啊!~~~~~~~~寧兒,他給你電話了呀,那個天橋先生!」說完抱住了君寧兒。

  君寧兒放下心中的疑惑,這才是應該有的反應,而她卻沒有能夠看到珊珊那張抽緊的臉,還有那偷偷吐出來的小舌頭。

  晚上,君寧兒和珊珊躺在一張床上,珊珊在興奮的說著,君寧兒微笑著聽她說,她們一直就是這樣。珊珊在給她親愛的老公楚奇風報備過之後,幫她挑衣服,還有首飾。

  珊珊興奮了整整一個晚上,君寧兒隱約聽到鐘聲敲過了十二下,已經是今天了,不是嗎?沉沉睡去。

  上午8:45,君寧兒喝著牛奶,看著滿屋子飛的珊珊,很驚訝,醒來時,珊珊已經不在身側,起來時,桌上已經放好了早點,熱好了牛奶,認識她那麼多年 ,君寧兒從來沒有享受過珊珊給她準備的早餐,因為她起不來,起來時就是衝出門趕去上班的時候,早餐?!對她來講,是什麼東西?不知道!結婚後的珊珊有楚奇風寵著,家裡有專門做飯的阿姨。所以,今天的珊珊,有點奇怪。

  君寧兒很配合的吃好早點,很配合的穿上珊珊給她準備的水藍色高腰連衣裙,配上韓式同色系粉藍色小短外套,脖子上被珊珊掛上了那條吊墜是小銀鎖的銀細鏈,「為什麼是這條?」君寧兒看著珊珊,這條項鏈是她在北戴河和珊珊度假的時候買的,本還有帶銀鑰匙的一條項鏈的,本是一對,鑰匙可以打開那把鎖。那時候沒有買下鑰匙,她是一個相信緣分的人,想著如果哪天可以和那個有鑰匙的人相遇……雖然很不現實,卻也是少女美麗的夢。

  雖然回想,卻一直看著珊珊,「我好奇啊!如果你喜歡他,他應該有那鑰匙吧,碰碰運氣看啦!」珊珊看都不看君寧兒一眼,快速的說。

  「珊珊,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君寧兒總是覺得怪怪的。

  「快走啦,快走啦,來不及了!什麼事情等回來再說!」珊珊弄好君寧兒的頭髮,滿意的看著她。兩側各取一縷小細發在腦後匯成一束,襯托出君寧兒恬靜的氣質,清爽卻飄逸的感覺。

  君寧兒提早二十五分鐘到了約定的那家必勝客,奇怪於珊珊急著推她出門的舉動,回去真得找她好好談談,君寧兒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側對著大門,守時是她的優點,不過今天拜在家等她的那個所賜,提前了二十五分鐘。

  恍惚間一個身影站在旁邊,君寧兒本能的抬起了頭,是他!那抹笑意在他臉上蕩漾,彎彎的眼眸,深深的,君寧兒已經站了起來,在他眼中看到慌張的自己,但是手還是禮節性的伸了出去,「你好!」

  「你也好!」他微笑著說,聲音說不出的透亮。

  兩手交握,說不出的感覺,在收回手的那剎那,君寧兒發現手中多了一小束鮮花,兩朵相依的天堂鳥,六朵潔白色的百合,中間交織著不知名的綠色植物,淡淡水的氣息。

  「謝謝你!」君寧兒輕聲說著。兩人坐了下來,服務生遞上菜單。

  「謝謝你!~」君寧兒抬頭,看到一臉笑意的軒轅澈,目光一碰,她忙收回自己的,臉一下紅了起來。

  「謝謝你接受我的花,剛才打鼓了半天呢,想著怎麼給你,卻不知道自己竟然這麼唐突的就給你了!」他的聲音不似電話裡那麼沉,透著亮,今天的他穿的也很正式,寶藍色的西裝,非常淺的藍色襯衣,還是那條領帶。

  「哦,」君寧兒才清醒過來她和人約好來吃午餐的。「你決定吧,這家店的東西我都吃的!」君寧兒推托著,其實腦子裡什麼東西都沒有,怕到時候自己點了一大堆吃不飽的東西。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他嘴角又揚起了一個微笑,扭頭對站在不遠處的服務生點了點頭。

  「兩人套餐如何?新出的鰻魚海鮮批薩。」一個詢問的聲音飄向君寧兒。

  「好的,我正想嘗嘗!」君寧兒在最短的時間恢復到了正常的自己,微笑著同意。

  然後,他點一個,徵詢她一次,點一個,徵詢她一次,一個笑顏過去,一個笑眼回答,氣氛突然好的出奇,像早就相識的老友般,而君寧兒也終於是完全的放鬆了下來。

  服務生又和他們核對了定餐,把帳單放在桌子上就走了剩下他們兩個人,君寧兒又有點恍然,該怎麼開口呢?畢竟主動認識的人她。

  「呃……」君寧兒打算來個開場白。

  「君小姐。」顯然對方先開了口。

  「嗯?」君寧兒對上他的眼睛,沒有了剛開始的眩暈,她發現他的眼神很清澈,是在成年人中少有的清澈。

  「我可以叫你寧兒嗎?我覺得叫君小姐好像有點生疏,寧兒是個好聽的名字!」軒轅澈給了她一個更大的笑容,低低的說著。

  「如果我說不可以呢?」君寧兒突然有了想戲弄他的念頭,眼睛迅速眨了眨。

  他低下了頭,君寧兒坐的姿勢看不到了他的面部表情,「那,我也沒有辦法,只能彆扭的叫你君小姐。」失望的聲音。

  「你為什麼不再堅持下呢?」君寧兒發現自己像對一個老朋友那般脫口而出,收回已是不能,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君寧兒的臉色變成了粉紅,或者,他沒有聽到,她幻想。

  「我不願意勉強別人。」抬起的臉有著淡淡的失落,聲音還是那麼失望。

  「我喜歡我朋友叫我寧兒,那你就叫吧!」不是嗎?其實自己也喜歡他這麼叫。

  「謝謝!」笑容瞬間在他臉上綻開。「珊珊說的沒有錯,你真的很心軟!」他笑了笑。

  恩,珊珊,他認識珊珊。君寧兒驚愕地看著軒轅澈。

  「聽我慢慢講吧!」軒轅澈一點不驚慌,眼中跳動著別樣的火焰,眼光落在她的脖子上,又馬上彈回到她眼中。

  「我是個攝影記者,」他開始說了,他點的冰卡布基諾也已經上來了,而她面前除了盤子和刀叉之外還是空的。「去年夏天在北戴河搞創作的時候,無意中排到一組照片……咳咳,」他清了清嗓子,繼續……「其實也不是無意,本來沒有想拍,當時情不自禁就按下了快門。」

  去年夏天?北戴河?她也在那裡,跟他是同一個時期嗎?那個照片跟她有關?上百個問題從君寧兒腦袋前飛過。

  軒轅澈抿了抿唇,「寧兒,的確是你!」 他看出了她的疑問,他的眸色加深了,彷彿注入了一些東西,君寧兒微微張開了嘴,「你看,我今天帶來了!」

  軒轅澈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個紙袋子,遞到了她面前。

  咦,這張好醜,啊?那張是她被浪狼狽打倒在地的時候!君寧兒看著去年的自己,笑出了聲,「這樣的你也拍?」她低著頭突然說

  「是啊,我看到人與海的互動,人追逐著海,海有回過來作弄著人,藍色的天,金色的沙灘,笑的無邪的人,碧色透明的海水,一切的一切讓我一見鍾情!」軒轅澈看著眼前的人,眸色更加深了,以致於君寧兒抬起頭,和他目光相撞時,臉又紅了,而心也又開始慌亂的蹦著。

  「你的西瓜汁!」一杯濃濃的西瓜汁遞到了君寧兒眼前,吸管口細心的朝著她的方向,「謝謝!」君寧兒急忙吸了一口,涼涼的,終於減退了一點臉上的熱。

  「不用那麼客氣吧,難道我們今天就要這麼在謝謝和不客氣中度過嗎?」軒轅澈假裝很疑惑的說著。

  「呵呵,好吧!那我們來說說這個肖像權的問題!」君寧兒終於是找到了一個話題。

  君寧兒看著軒轅澈,瞇瞇笑。而軒轅澈澈也正笑瞇瞇的看著她,「因為找不到這個肖像權的主人!我很無奈,而且我也沒有在公開場合公佈過,哦,對了,我的屏保是那張!」

  軒轅澈在君寧兒面前的幾張照片中挑出了一張,君寧兒探個頭看了看,天那!她抬起頭,有點懊惱的看著一臉好笑的他,「這,這,這……」那是一張她四腳朝天躺在沙灘上的照片,好像是剛剛被海浪拍打了一下,一沙灘鞋被踢的老高,不知道當時是恐懼還是覺得四腳朝天好笑,她所有的牙好像都露出來了。

  「你怎麼拍到的?我當時視力下降,竟然沒有看到有人在拍照?」君寧兒已經懊惱在那張照片裡了,渾然忘了現在跟誰在說話。

  「寧兒,海邊很多拿照相機的人,好不好,你怎麼會注意到裡面有個我,特別是你這個姿勢的時候!」軒轅澈的笑意更濃,現在的氣氛好像已經進入了狀態。

  「天!我都不知道我有這種姿勢保留在別人的電腦裡,而我自己還不知道!」很鬱悶呢!

  「來,趁熱吃!」一大塊有著N多鰻魚的批薩放進了君寧兒的碟子裡。

  「小姐,」君寧兒回頭叫過服務生,「我們這裡番茄醬不夠!」她用手晃著小半瓶醬,有點渴望的說。

  「我也喜歡多多的番茄醬!」軒轅澈也抬頭跟服務生說。

  很快,他們就談到一起,談到他的攝影,談到她的小說,君寧兒一開始很奇怪他有看,那是部適合女生看的小說,而他怎麼會知道,後來得到的答案:珊珊。

  君寧兒知道了其實他已經喜歡她很久了,還知道他根本不在她公司附近上班,也知道了其實珊珊跟他早就認識,但是有什麼淵源,軒轅澈沒有說,只告訴她,珊珊打算自己告訴她。

  一頓豐盛而愉快的午餐持續了一個半小時。

  當君寧兒推開自己的房門的時候,就看見珊珊在她的裡來回踱步,看到她,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臉,然後撲倒在她身上,「寧兒!~~~~~~~~」嗲嗲的聲音。

  君寧兒抬起頭,無奈的歎了口氣,「開始說吧!我只知道一半,他說另一半答案在你那裡!」

  「哦,」珊珊老實的退到了沙發上,「我剛才有看到他送你回來哦!」又眉飛色舞。

  「不要轉移話題!」君寧兒絕對不會放過她。

  「哦!」洩氣,「啊~~~~~~~~有禮物啊,我們先看看好不好?」珊珊在做最後的掙扎。君寧兒看著手中的小絨盒,臨下車時軒轅澈拿給她的。

  「禮物!你一定要收下!」他認真的看著她。

  一看盒子就知道裡面一定是首飾,「好像不大合適吧!」君寧兒抗拒著。

  「回家打開就知道合適不合適了!」他堅決的眼神讓寧兒沒有了拒絕的勇氣。

  好,反正逃不過,君寧兒打開了絨盒。

  鑰匙項鏈!

  君寧兒呆住了,竟然,在他手上!

  「呶,我就是看見它,才答應幫忙的!」珊珊一臉很無辜的樣子。

 

  兩個月前……

  珊珊很無聊的站在餐桌旁,今天跟她老公奇風一起參加一個PARTY,奇風有事情走開了一會,她好無聊,只一口一口吃著小甜點。

  「小姐?」一個男聲傳來,珊珊抬起頭,看到一個挺陽光的男生。

  「嗨!」珊珊笑著打了個招呼,她一向是個不設防的人。

  「我叫軒轅澈,這是我的名片!」他遞給她一張好精緻的名片。

  「XX雜誌社首席攝影師?!」珊珊輕聲念著。「攝影師啊?久仰久仰!」珊珊崇拜的看著對方。

  「請問小姐可認識這位小姐?」他從錢包裡掏出一張照片。

  珊珊拿過來一看,「寧兒!」那是一張製作過的照片,因為在寧兒的脖子上還有一隻手,而她認得,那是她的手。珊珊狐疑地看著他,「你,你怎麼會有寧兒的照片?」。

  「說來話長!」軒轅澈喝了一口杯中酒。

  ……。

  珊珊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叉子掉在了地上,「匡當——」一聲,軒轅澈伏身替她揀起了叉子,一條鏈子跳出了他的領子。

  「鑰匙!」珊珊指著那條鏈子大叫一聲。換來很多人狐疑的目光!

  「珊珊——!」一隻手扶在了珊珊的腰上。

  「奇風。」珊珊對著自己老公笑笑,卻見他略皺起的眉。

  「你的朋友?」楚奇風看著她。

  「不,剛……」

  「我叫軒轅澈,只想讓這位小姐幫個忙!」軒轅澈及時出來說明。

  ……

  又聽一遍,珊珊知趣的再聽一遍,算了,誰讓自己跟一個陌生男人聊那麼久,還手舞足蹈,目瞪口呆,表情豐富,現在有個願意幫忙解釋的,她就站在旁邊陪聽吧。

  軒轅澈簡單的描述了一遍經過,楚奇風瞭然的看了看他。

  「珊珊,你決定幫他嗎?」楚奇風好笑的看著自己的旁邊當聽眾的珊珊。

  「幫!」很堅決,「因為你有鑰匙項鏈!」珊珊看向那條仍然怪在外面的項鏈,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的小鑰匙。

  ……

  「呶,我是這麼認識他的,那條項鏈真的是他在北戴河買的呢,同一家店!」珊珊差點發誓保證。

  君寧兒看著她,「知道啦,你不會忽悠我的!呵呵!」。

  「那他那時候怎麼不直接找我呢?」君寧兒喃喃的說。

  「我問他了,他說那天後來突然下雨,大家四處跑開躲雨去了,一眨眼還找得到誰,他說我們倆跑步一定很快,呵呵!」珊珊笑著說。

  「然後你就這麼把我賣了?」君寧兒假裝兇惡的說,「你知道那項鏈是不是一套的。

  「是的是的,」珊珊忙點著頭,拍開君寧兒伸過去欲掐她脖子的手,「後來我回過去也買了一對的!」是啊!她和奇風一人一條。

  「我在哪裡上班,你告訴他的?」君寧兒再問。

  「嗯,他那天問了你很多問題,後來還來我家,很奇怪,那天過後,奇風跟他成了很好的朋友,男人好怪!」珊珊又跑題。

  「回正題!」君寧兒沒好氣的說。

  「哦!」珊珊喝了一口健康奶,「他問我你喜歡什麼樣的男生,服飾,髮型,寧兒,其實有的我不知道呢,我就告訴他,我喜歡的!」珊珊心虛的吐了吐舌頭。

  「後來呢?」君寧兒很有耐心。

  「他就去碰你啊,我告訴她你大概出門的時間,他其實把車就停在你們大廈樓下,然後往回走,卻一直沒有碰到你,後來我才知道你原來那麼不遵守交通規則!所以一直建議你遵守交通規則嘍!」珊珊又喝了口健康奶。

  「哦,原來是這樣!」君寧兒點了點頭,「而我卻也被他吸引了!真的很奇怪,難道就是那兩條項鏈的緣故嗎?」君寧兒點著頭。

  「他一直走天橋,他說如果走下面你注意車輛都來不及注意不到他,哈哈!我覺得也是,所以就苦口婆心勸你呢!他很可憐,他已經遲到兩個月了!都是你害的,兩個月扣掉好多錢呢!」珊珊怪怪的看著君寧兒。

  「好癡心呢!」看著君寧兒沒有反應,珊珊又大叫一下!

  「珊珊!」寧兒紅著臉撲向珊珊,兩個人打作一團,笑聲從君寧兒的小屋傳出,向四周飄散開去。

  接下來的日子,軒轅澈對君寧兒開始了正式的追求,他經常的出現在她的生活中,中午貼心的外賣送到辦公室,引起未婚女性的一陣羨慕,晚上各處的散步,小吃街吃到邁不動步,各個公園君寧兒作為模特的身影……終於一個半月後兩隻手牢牢的牽在了一起……。

  七月的北戴河。

  「寧兒,你重色輕友!」電話裡傳來珊珊不滿的聲音。

  「珊珊,你老公不是陪你去了九寨嗎?」寧兒笑著說,今天玩的很累,軒轅澈已經在隔壁的房間睡著了,明天一起去看日出,上次因為珊珊的好睡一直沒有看到北戴河的日出。

  「可是,你也要陪我玩的呀!」珊珊的老公幹嘛去了,那麼晚還不讓她睡覺?君寧兒覺得好奇怪。

  「珊珊……」電話那端傳來不滿的聲音,楚奇風的。

  「老公,你洗完澡了!」珊珊的聲音,「寧兒,晚安啊!」還沒有等君寧兒開口,電話裡已經傳來了「嘟嘟——」的聲音,君寧兒搖了搖頭,到底誰重色輕友?!

  日出前的鴿子塢,軒轅澈用手環著寧兒,清晨的涼風還是有點冷颼颼,但是軒轅澈喜歡,他可以這麼抱著君寧兒。

  「寧兒……」軒轅澈用沙啞的聲音輕喚著。

  「嗯?」寧兒抬起了頭,看到了一眼熱烈的軒轅澈,臉一紅,頭別了開去。

  軒轅澈用左手把她的頭轉向自己。

  「寧兒……」他的頭緩緩的低了下去,寧兒的眼睛睜得很大,臉漲的很紅,想要再別開頭去,卻被軒轅澈抓的很緊。

  「澈……」君寧兒顫巍巍的叫著他的名字。

  「噓……閉上眼睛!」軒轅澈用他沙啞的聲音鼓惑著君寧兒。

  閉上眼睛,君寧兒的心在胸腔內猛烈的跳動著,彷彿要從口中躍出,卻被一片柔軟堵住了,空白,君寧兒一片空白……

  不遠處,一輪紅色的太陽從大海中跳躍而出,慢慢散發出金光,漸漸的,鋪灑在了兩個人週身,遠遠看去,美幻絕倫……

  當然,這次,君寧兒也沒有能夠看到日出。

  甜蜜的過了又過了兩個月,君寧兒爬在她的文字之間,出版社那裡的事情已經定了,就等她完稿然後開始一系列出版事宜了。

  早睡的君寧兒依然早睡,不過現在睡覺前都有晚安電話,甜的都流出蜜的生活。

  這天也不例外。

  「寧兒!」一端的軒轅澈用他一成不變的開場白。

  「澈!」君寧兒甜甜的答著。

  「寧兒,我……」那邊的人突然吞吞吐吐。

  「什麼事情?」君寧兒一陣緊張。

  「我要去非洲半年!寧兒」聲音中有著忐忑,「那是我一直的夢想,非洲大草原,美麗的非洲生靈,卻最貧窮的人民。這次社裡剛好有這個主題,所以我……」軒轅澈緊張的說。

  「什麼時候去啊!」軒轅澈耳裡傳來君寧兒平靜的聲音。

  「寧兒……」。

  「澈,我是會捨不得,但是那是你的夢想啊,好不容易有機會,當然要實現。」

  「寧兒……」

  「只要你不帶回一大群非洲女人回來就可以,哈哈!」君寧兒笑著說,腦子裡想著全身漆黑沒有肉的非洲女人。

  「寧兒……呵呵!」軒轅澈在電話裡跟著她笑,君寧兒看不到他眼角溢出的淚花。

  「不過,有一點很遺憾,你趕不到我的書出版,我的處女作哦!聽說還有簽名售書呢!」君寧兒想著這很大的遺憾。

  「寧兒……」軒轅澈說不出話,相處才幾個月就要那麼長時間的分離。

  「等我……「這是他唯一可以說的話。

  窗外刮著風,冬天來了,寧兒熱了一包牛奶,放到那個星座杯裡,澈現在在幹嗎?她心裡想著,很少可以接到他的電話,他只有在城市逗留時才能夠給她打個電話,或者回郵件,剩下的日子就是等待

  日子過的真的很快,三個月了,明天就是君寧兒簽售書的日子,珊珊今天又賴在她那裡,說要第一個讓她簽名,她說什麼時候都可以給她簽,可珊珊卻說要像她的粉絲一樣排隊簽名,為了能排第一個,她就打算跟她一起去書城。看著熟睡中的珊珊,君寧兒拉滅了燈,才三個月……

  想不到會來那麼多人,君寧兒有點慌亂,她是第一次出書,她的名字也第一次印在書上,網絡傳送著她的文字,卻也帶給她那麼大的驚喜,珊珊終究沒有排到第一名,因為當她到的時候,已經排了很多人了,她以為她那麼低調不會來那麼多的人。

  看著滿臉懊惱的珊珊,君寧兒從包包裡拿出一本書,「呶,給你,第一個!」

  珊珊不相信的看著她,「寧兒……我好感動!」眼角瞬間流出了眼淚。

  「珊珊,真高興有你這個朋友!」君寧兒用力的回抱著她

  坐在出版商為她搭的桌子後面,桌子上有裝飾著鮮花台花,君寧兒微笑著,耐心的簽著每一個名。

  「姐姐……」一個怯怯的童聲傳來。

  君寧兒抬起頭,一張紅撲撲的小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

  「小弟弟,什麼事情?」君寧兒柔聲問到。

  「有個哥哥讓我把這個交給你!」君寧兒從那雙小手上接過一張紙條,那是……她當初給澈的,她把紙條翻了個身,「祝賀你,吾愛寧兒!」熟悉的字,寧兒的淚止不住的流下來。

  你在哪裡?你在哪裡?君寧兒使勁的四處張望。

  「寧兒!」身後熟悉的聲音響起。

  君寧兒呆在原地五秒鐘,慢慢的回過頭,熟悉的笑容,日夜思念的人,就在咫尺之遙,而在他們中間是一大束紅玫瑰,鮮艷欲滴。

  「澈……」來不及消化突然而來的幸福,君寧兒扔淚滿面,她還笑著,此時怎麼用幸福形容!

  「九百九十九朵!我親手包紮的!象徵著我對你的心!」那蠱惑的聲音又傳來,眼中是不移的神情。

  四周已經驚歎聲一片了。閃光燈裡見證著此時的一切,碩大的玫瑰花束,緊緊擁抱的兩個人,還有祝福的掌聲……。

  掌聲中,君寧兒在軒轅澈耳邊呢喃,「澈,我好幸福!」。

  「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此時此刻,直到永遠……

----------------全書完-------------------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5-5-10 18:24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