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一江純情向東流》 作者:不知言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4450 0 3
簡介:
純情女子不純情。
純潔少年很腹黑。
天雷勾地火!
天王蓋地虎!
寶塔鎮河妖!啊呸,誰是妖還說不定呢。

正文:
(上)

       江高雅年芳十八,原本是正經燦爛年華的大好兒女,正在重點高中讀高二。

       拉得一手好琴,還在市的小提琴比賽中拿過獎,那獎盃至今還被她媽媽擦得金閃閃的放在客廳顯眼位置。成績也好,長得乖巧,小嘴又甜,從小到大賺的街坊鄰里糖塊無數,還經常吃不下分給其他小朋友,帶著那天使般的小微笑,實乃附近各街道著名少兒教育模範,標準的乖乖女。

       江爸江媽出門買個菜都倍兒有面子,臉上那叫一個春光滿面,連江爸爸額頭的那顆痣,痣上那撮毛都格外的飄逸自信,帶著一股別樣的范兒。

       而她家附近的孩子都有一個共同的童年陰影,就是被爸媽拿著籐子抽的時候,總能聽到一句:「你學學人家高雅!你學學人家!!」

       總的一句,江高雅的童年是在自己的光輝萬丈和別人的悲劇中度過的。

       但注意,本文第一句第……八個字,我說的是原本。

       事情的轉折是這樣的,江高雅跟無數這個年紀的青春期懷春少女一樣,她戀愛了。

       在一個好學生遍地走的重點高中,江高雅是普通的,也像普通的女生一樣喜歡籃球隊長。

       陳一航是傳統意義上的暗戀對象,籃球隊隊長,今年高三,高大健壯,笑容邪肆不羈,頭髮略長於校規,經常淡定的被教導主任追著跑,連跑的姿勢都那麼標準,光芒耀眼。

       無一不讓小純情的江高雅芳心暗許,小鹿亂撞。

       於是常常舉著參考書偷看籃球場上的陳一航,兩隻眼睛冒著粉紅泡泡,一副無可救藥的樣子,被強大的花癡氣場影響而不能專心做題的同桌恨不得拿塗改液給她眼睛封了。

       但是陳一航就快就要畢業了,作為體育生的陳一航沒有高考的壓力,對離開高中走向大學不僅不緊張還很期待。但是江高雅受不了了,怎麼能讓深深愛戀的師兄就這樣離開自己的世界!?於是熬了一夜通宵,挑燈夜戰,提筆用娟秀小字寫了封情書給陳一航。

       事後多年,江高雅仍常常回憶,那篇情書用盡了她所有語文課學到的所有修辭手法以及技巧,山無稜天地合!這一份感情感天動地,於世無雙!如果能把這激情放到高考作文上,一定大有作為,甚至可能直擊高考滿分作文榜。

       而不是讓某人拿他那篇藏頭詩一樣寫了篇偷偷摸摸的小情書的高考滿分作文洋洋得意。

       第二天陳一航就把江高雅叫了出去。

       操場邊,小葉榕下面,一男一女,雖然穿的是老土的運動服,但這不妨礙江高雅對美好浪漫環境的渲染。看,師兄的髮型多麼帥氣!師兄的笑容多麼柔和!師兄的眼神多麼的…讓人羞羞!!江高雅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能自拔。

       直到。

       「江高雅,我不喜歡你。」

       陳一航笑得很溫柔,「我最討厭純情的女生了。」

       江高雅臉上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嗯,你說什麼?剛剛風太大,沒聽到。」

       陳一航把雙手做成喇叭模樣對著江高雅大聲的,逐字逐字的說:「我說,我,討,厭,純,情,的,女,生!」

       轟隆轟隆!!!!!!

       江高雅的小宇宙被劈開了個縫隙,上帝視角的我窺見了一隻小惡魔。噢~好嚇人,怕怕~!

       乖乖女被暗戀對像如此殘忍的悲劇是不人道的,後果是嚴重的。大眾是喜聞樂見的。

       江高雅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在眾人的竊竊私語和偷看中回到宿舍的了,但是江高雅整個腦子都在迴盪著師兄氣勢十足的大吼,討厭純情的女生,討厭純情的女生,討厭……………………

       江高雅一抹臉,失魂落魄的拾起小提琴開始瘋狂的開始拉奏古典辣妹的名曲——Explosive,爆炸。

       直到宿舍的人都發表抗議要砸了江高雅的琴把她綁住扔下樓的時候,江高雅幾個跳弓,一甩長髮仰天長嘯:「奶奶的,老娘哪裡純情了!!!!」

       哦,惡魔開始孵化了。

       第二天的體育課,下了暴雨,老師命令同學在課室自習。江高雅看著外面磅礡大雨,突然覺得自己慘遭失戀,應該在這種天氣出去運動一下,才對得起劇情。於是啪的一聲甩開手中的《X年高考X年模擬》靈活的一縱身,從密集到沙丁魚都要哭的課室竄出去了。

       速度之快,班長和學習委員根本來不及拽住她。

       同學們看她義無反顧的衝進大雨裡,大為震驚,於是翹起腿,拿出桌子裡藏的瓜子,開始傳播昨天未完的傳奇,乖乖女告白被拒,深夜拉琴,翌日精神錯亂雨中狂奔,嘖嘖嘖,人生傳奇,可歌可泣啊。

       一圈跑道400米,江高雅跑了兩圈半就不行了。在雨中奔跑的感覺很爽,但是江高雅跑累了,所以她的壯舉並沒有堅持到保安出來抓人,就默默的走到那顆告白失敗的小葉榕下,避雨坐著了。

       她覺得自己真是失敗透了,就像身上滴水的校服這麼透,小熊花紋的內衣都被看到了。大家不是喜歡純情的乖乖女嗎?從小到大每個人都喜歡的,為什麼陳一航不喜歡。

       她不懂,所以她很想試試做個不乖的女生,不純情的女生。

       過了一會兒雨還沒停,江高雅有些冷了,在考慮要不要再在雨中狂奔一次,淋著雨穿越大半個校園回女生宿舍換衣服。但是一瞬間她就放棄了這個愚蠢的念頭,她看到一個巨大的希望,有個人打著把傘經過!

       那把淡藍色的雨傘此時無異於江高雅見過最可愛的東西。

       「哎哎哎!!過來過來!同學說你呢!」

       許高雅幾乎要扭成一朵風雨中凌亂的花,打傘的人才留意到她,轉過身不急不緩的向她走來。

       走近了那人似乎被她一身滴水的樣子嚇了一跳,頓了頓才繼續走過來。許高雅也留意到是個高但是非常瘦的少年,一手打傘一手抱著一摞試卷,哦,給老師跑腿呢。微微寒背像個豆芽菜,但是長得倒是很齊整,倆眼一鼻子,眼睛細細長長的,戴著副無框眼鏡,帶著股說不出來的味道,很是人畜無害的樣子。

       「同學,麻煩送我回一下女生宿舍。」許高雅盡量擺出友善的笑容。

       「高……高雅姐?」少年費力的辨認著眼前的落湯雞。

       「你認識我?」許高雅意外,但我怎麼不認得你。

       「高雅姐,你怎麼了?」見她渾身濕透連小熊內衣也表露無遺,少年皺起眉頭,開始放下手頭的東西脫外套給她。

       「你是?」江高雅披上外套覺得沒那麼冷,衣服洗得很乾淨,帶著一點洗衣粉的味道。

       「你不記得我了?」少年微微委屈的抿嘴,無奈的笑容非常具有殺傷力,「我是以前住你家附近的徐小東啊。」

       哦~徐小東啊,不記得。

       許高雅不記得是正常的,但徐小東是一定記得的。小時候每次被打都聽到這個大他一歲的姐姐的名字呢。

       於是,許高雅和徐小東就這麼勾搭上了。

       根據那天回宿舍的路上徐小東自己的表達,他從小崇拜這個十面全能高桿榜樣般的姐姐,並非常渴望由高雅姐輔導他悲劇性的語文。看著徐小東純真無比的眼睛,許高雅心想,哎,反正壞女生都要有個小跟班才有氣勢,就收了他吧!

       高中時間緊迫,能輔導徐小東語文的時間就只有中午午休的時候,於是二人結成了午飯同盟,每日中午下課時候徐小東必定手夾文言文,閱讀理解兩大輔導冊,目不斜視的站在江高雅課室後門靜候拖拉的江高雅慢悠悠晃出來帶他打飯。

       然後飯堂就會有人看到一起吃飯的一男一女,男的很快吃完了飯,拿著練習冊一邊看一邊問女生,女生往往聽了幾句就頻頻翻白眼,這白眼非常到位,眼白露得多,持續時間長,遠遠就能感覺到那股不屑之氣。

       認識徐小東的人看到了都很奇怪,他不是高一語文單科王嗎?幹嘛請教這個不聞其名的女生。

       大概,只有徐小東知道為什麼了。

       收了跟班,江高雅就開始研究正事兒了,怎麼做個壞女生,一點純情都不帶的壞女生。

       首先的問題是,壞女生的特徵是什麼呢?

       耳洞,吸煙,染髮,打架。江高雅只能想到這些了。

       徐小東聽了江高雅的主意,露出失望的表情搖搖頭,「高雅姐,這太低端了。」一邊露出『我的大姐怎麼可能這樣』的表情。

       江高雅深受打擊:「那你說要怎樣?」

       徐小東笑了,明明笑的那麼乾淨好看,江高雅卻彷彿聞到了一種味道,一肚子壞水的味道。

       於是,午飯同盟加入了新盟友,一隻陸龜,芳名小美。每天中午吃完飯江高雅就掏出些水果龜糧,一邊輔導徐小東一邊喂龜。

       在高中養龜絕對是個創舉。

       徐小東說,從壞入乖容易,從乖入壞難,因為從小到大,都是教孩子怎樣學好而不是學壞。而壞女生是門學問,要壞得帶有時代氣息,壞得環保低碳!不能照抄電視小說,人云亦云太沒品位了,要壞得有創新,壞得驚世駭俗無人爭鋒!

       有了這只與眾不同的小美,人家壞女生站在飯堂後面掏出一支DJ慢慢的抽,而她江高雅呢!?她臉色冷漠的靠在飯堂門口,一手插袋,一手掏出一隻烏龜慢慢撫摸著X頭笑而不語,牛逼至此,這才是真正的驚世駭俗,無人爭鋒。

       小美的效果如此巨大,每個看到江高雅的人都像見了大猩猩剃腳毛,表情那叫一個精彩,遠遠的繞著走,但還是轉頭來看。

       江高雅非常滿意,決定請她的狗頭軍師,第一跟班徐小東吃東西。

       抓著小美往小賣部桌面一砸,玻璃裂開一個不易發覺的小縫,小美嚇得肝膽俱焚恨不得尾巴都縮進殼裡。

       「老闆!來十包蝦條!!」江高雅指著一邊貨架上的零食氣勢驚人,大有指點江山之氣魄。徐小東跟著她後面欣慰的微笑了,孺子可教。
(下)

       仍忘情的與狗頭軍師徐小東研究《壞女生是如何煉成的》江高雅想不到,無心插柳柳成蔭,一件事令仍在奮鬥於如何成為一個地道的壞女生的江高雅,名聲赫然。

       照常的週一升旗,精神抖擻的老校長穿著燙貼的中山裝,非常有風骨的往講台一站,抖開了手中厚厚的講稿,開始感歎人生以及就任後第一千零八此回憶他的崢嶸往昔青春年少。台下的學生集體黑臉,呵欠連天,一個傳染倆!

       任何一個心理智力都健康的青少年看到一個老頭子帶著點不知道哪裡的口音在美好的清晨反覆吟哦:「青春啊!我的青春!」的時候都不會感覺良好的,我不騙你。

       但不知是不是校長過於激動還是今天的風速比較非凡,當說到他參軍打仗的階段的時候,一甩頭,一朵黑色的團狀姿態瀟灑的隨著風飄去了。那是校長珍貴的假髮,純真發製作,量身定做,全球獨家僅此一頂。眾人的眼睛都被那假髮喚醒了,前所未有的抬頭一致看向假髮,直到它落在離江高雅不遠的一個檯子上面的大音響頂上。

       校長為了延續回憶中那場戰鬥的完整性,並沒有停下演講,但是極富有戲劇性的眼神已經足以眾老師心領神會了。幾個老師不動聲色的來到那個檯子前,這個檯子和音響很久沒有人打掃,上面都是灰塵,還有校長超大的聲音在震動。

       大概身上的衣服價值不凡或者只是單純的嫌髒,幾個老師都不願意爬上去撿,但又不想別的老師上去撿了向校長邀功。

       政治科組長不愧有豐富的政治鬥爭智慧,伸出黑胖的食指,一指旁邊的盯著假髮發呆的江高雅,說:「你去把校長的……」

       似乎覺得講假髮,假字不太尊重,那明明是真的頭髮,便說:「把校長的頭髮拿下來。」

       江高雅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聲,被幾個老師不約而同狠狠的瞪了一眼。

       呀!好痛!伽馬射線!

       江高雅聽話的爬上檯子,去夠音響頂上的假髮,但身高有限,差一點點碰不到。

       就在這時。

       一陣輕柔的小風拂來,校長那距離江高雅不足3厘米遠的高質量假髮,隨著這輕柔的風婀娜的打了個轉,掉到台下下面的水窪上。

       旁人看來,分明就是江高雅伸指一推,假髮遇害,卒年2012年2月某日,嗚呼哀哉。

       校長在台上目睹這一切,幾度走音,聲音帶著點誘人的小顫抖。

       旁邊的老師大怒,膽敢扔校長的假髮!大膽!目中無人!目無法紀!拖出去斬!一時沒想好用哪個詞才更彰顯教師尊嚴,只怒瞪著江高雅。

       江高雅甚至能感覺冷汗順著X溝淌,只見人群中高個子的徐小東伸長了脖子,對她做出一個鮮明的口型「暈!」

       心領神會,仿似黛玉撫額欲倒,一邊偷偷瞇眼看老師的反應。擦,都不管她!?正是尷尬的時候,一個有力的臂膀攬上江高雅的肩膀。徐小東特別擅長的純真無邪的聲音傳來,「老師,我是她班上的衛生委員,她身體不舒服我扶她去醫務室。」

       不待老師反應半扶半夾著江高雅就走。

       估計校長顧忌身為校長的形象風度,這大庭廣眾的,不便對江高雅做什麼,只得匆匆講完他昨夜準備的長篇人生感歎,臨走重重的咳嗽一聲,竟有悲憤之意。

       至此,江高雅有口難辯,遲到的叛逆期,失戀綜合征等名詞風靡校園,壞女生身份高高懸起照亮她大名,無人不知那個扔掉校長假髮的江高雅。

       到了無人的地方,江高雅掙開徐小東的懷抱,瞪著眼睛大叫:「高人啊小東!他們怎麼認不出你是高一的?」

       「我們高中幾千人,他們能記得就怪了。」徐小東一口白牙笑的異常燦爛。

       江高雅微微迷糊,以前沒留意,這小子長得還標緻的嘛。

       不過,到底還是被老師狠狠訓斥了。

       老師是有文化的人,罵起人來也是花樣百出,半個多小時沒有一個重複的詞,從過去講到未來就業,把江高雅批了個體無完膚。

       江高雅平時第一次被年級長罵,情緒低落,徐小東柔聲安慰,帶了自己家送來的鹵雞腿給她療傷,江高雅啃了三個肉厚多汁口感豐富的雞腿,情緒果然得到有效緩解。便又開始精神勃勃的開始跟徐小東商量其他學壞行動。

       像翹課這麼經典的科目江高雅怎麼會錯過,查查手機萬年曆,擇了個吉日,便在自習課短信叫了徐小東出來,秘密聚頭在學校植物園邊上。

       等她鬼鬼祟祟躲過一幫對她格外留意的老師,去到的時候徐小東已經站在植物園門口等了,嘖,明明高一的樓比高二離生物園更遠的。江高雅不服氣的撇嘴。

       在圍牆下比了比高度,鑒定結果是高度差別過於明顯,江高雅不可能憑自己爬上去,徐小東見她煩惱許久,把她拉開些許,搓了搓手,一縱身扒住圍牆邊,雙臂一發力就騎上去了,然後貌似輕鬆的朝江高雅一笑,伸出了修長的右手。

       江高雅被徐小東的笑容刺得眼前一亮,有些愣神,這次不遠處傳來一聲攝人心魄的叫喊:「你們幹嘛??!!!!!!」

       聲音之淒厲,難以形容,請參考自己學校最凶殘的老師。

       一轉頭,教務主任閃亮亮的地中海在陽光的照耀下煥發出耀眼的光芒,正氣勢洶湧的朝他們跑來,兩條過於茂盛的眉毛幾乎豎成兩條平行線,江高雅嚇得魂飛魄散。

       「快!上來」

       不由自主拉上徐小東的手,第一次發現徐小東的手原來這麼大,輕輕一拽就被他拉上去了。這時曾經當過兵的教務主任已經追到牆邊,一邊破口大罵這對逃課的狗男女,一邊伸手要去拉江高雅的小腿。

       江高雅嚇得一閃身往後面圍牆外倒去,雖然有徐小東拉了一下,還是在落地的時候震得雙腳發麻。徐小東何其機靈,見教務主任已經開始叫保安,立刻跳下來,背起江高雅拔腿就跑,蹭蹭蹭的飛快。

       許高雅攀著他的肩膀異常驚訝,手下的觸感並不豆芽,相反,還很有料。嗯手感不錯,再摸摸。

       兩人一直在箱子裡拐了幾個彎才停下來,劫後餘生的感覺讓江高雅的心像被誰拋起來,high得很,大笑不止。

       徐小東寵溺的看著她一邊擦著冷汗一邊笑得喘不過氣,到小賣部買了兩個冰棒,遞給她,並排坐在有些邋遢的小巷石凳上各自吃。

       「小東,做壞學生的感覺真好哎~我發現我喜歡上這種感覺了。」江高雅喜滋滋的吸溜著快滴水的冰棒頭也不轉的說。

       「高雅,你知道嗎,壞學生還會做另一件事。」

       「什麼?」

       一轉頭,徐小東柔軟又帶點冰冷的嘴唇貼了下來,令許高雅想起小時候吃的果凍,還是草莓味的。鬼使神差的伸手攬上徐小東的脖子,這感覺還不壞,彎起了小小的嘴角,像一隻偷了腥的貓。

       這個骯髒的小巷無端端的春來百花開,生出萬般柔情。

       高中小賣部。

       「江高雅怎麼惹你了,你這麼討厭她?」陳一航拿著灌可樂,側臉問旁邊的少年。

       「不,我不討厭她,相反我很喜歡她。」

       「噗——!」陳一航一腔可樂灑向花壇,「那你還叫我在她告白時那樣整她!?你沒聽到她現在名聲變成怎樣了。」

       「你不懂陳一航,她骨子裡從來不是乖乖女,我在幫她。」徐小東俊秀的臉上拉開一個極其溫柔的笑容,看得陳一航渾身一哆嗦。

       「哎隨便你啦,反正她這樣跟你一起好像挺開心的。」

       「嗯,我走啦,高雅還等著蝦條呢。拜~」

       「拜~」

       少年揣著兩包蝦條,鄭重得像揣著校長的假髮,像一陣風一樣跑向女生宿舍的方向了。

       陳一帆突然就笑了。

       什麼鍋搭什麼蓋,真他媽絕配。

       徐小東的小秘密。

       徐小東喜歡江高雅,他從小就非常喜歡這個很會做戲的女生。

       很久以前他就發現,江高雅的糖是最多的,走到哪裡兩邊口袋裡都滿滿的,還經常吃不下分給其他小朋友,但是夾心巧克力那些好糖都被她自己吃完了,分給大家的只有左邊口袋的糖,都是單一口味的普通薄荷糖。

       徐小東拿到的那塊薄荷糖至今還藏在他家冰箱第一格,誰都不讓動。保存得非常好。

       但對江高雅印象最深的一次,徐小東記得是小學某次考試不及格被爸媽拿著棍玩混合雙打,他跑得快就是遺傳他爸,尖叫著救命衝出大門,一直被徐爸爸追到江高雅家樓下。

       當時江高雅住二樓,正在陽台練習小提琴。徐小東明明逆著陽光,也能看到她帶著點狡黠的笑容,看到他被爸媽追打,拉得更起勁兒,一首溫婉動人的曲子,拉得像賽馬曲一樣。徐小東就是沉醉在那一瞬間,被追上來沒來得及停步的徐爸撞下了江高雅樓下花園的樓梯,右腿骨折。

       躺床上的那幾個月,徐小東心裡想的都是拉著小提琴的女孩,他的初戀開始了。

       早已忘記小時候呆呆的少年的江高雅,突然在最悲慘的告白之後收穫了最快樂的時光,不明原因。一江純情向東流,流向了徐小東那邪惡的懷抱。

------------全書完------------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5-5-10 18:23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