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被屏蔽
Marmara LV:9 伯爵

國軍的殺人制度!當醫官在被後送時的真實故事

國軍的殺人制度!當醫官在被後送時的真實故事

我是被移送的少尉呂孟穎在預官班的同班同學,他就睡在我隔壁床。我們在衛校一起吹一台不會轉的爛電扇五個禮拜。他是一個好人!

昨天整個晚上睡不好,我決定我要來講我當初遇到後送的狀況。

有一天,因為軍團要舉辦軍歌比賽,我的連長,一個整天不假外出還凹我去巡但庫的上尉,把我的醫務兵、醫務士通通抓去練唱。我根本不能接受這種狀況,加上當天我喉嚨發炎,我就以此為由,留在醫務所。後來想不到這個決定救了我。

當我一個人在醫務所時,突然手機響起,某連連長打來,在砲堡有人昏倒了!當下我聯絡駕駛,根本聯絡不上。(駕駛照理要在醫務所待命,但是通常都被連上抓去出勤務)當下我只好拿著鑰匙硬著頭皮自己衝去開救護車,幸好我還有手排駕照(但是已經N年沒開手排車了)火速我就往砲堡開去,看到前面士官指引案發現場,我是甩尾衝進去的。停車還沒熄火我趕緊拿著大橘(國軍的急救包)衝到那位弟兄身邊。一邊確認生命徵象,我一邊大喊要目擊者說明發生什麼事。鄰兵說「他坐在那邊突然就沒有意識倒下去,然後全身就大抽筋!」這個病程描述最有可能就是癲癇發作!

當下我其實很感動,因為他被保護得很好,頭下墊了毛巾護住,呈現標準的復甦姿勢。原來是當場有一位北醫醫科畢業的弟兄在身邊處置。因為民眾關於癲癇處置常識的不足,常常看到有人壓制癲癇發作的病人,
甚至在他嘴巴裡面塞襪子、抹布之類的東西怕他咬斷舌頭,但這都是錯誤的作法。

當下判斷是癲癇後意識障礙狀態,生命徵象還算穩定,沒有癲癇病史的年輕人突然發生癲癇,腦出血、顱內動脈瘤破裂或者腦膜炎是最有可能的原因,隨便一個都可以要人命!我們趕緊送他上救護車,我在車上持續監護,拉了一個兵幫我,兩個士官長擔任車長跟副車長。我跟士官長說:「警示燈跟警笛全開!!」士官長說:「這樣高勤官會生氣吧?」我說:「不快點他會死,我們也都會死!」於是我們火速狂飆前往國軍804醫院。

在救護車上,他又發做了一次,這下真的不妙,這是「癲癇重積狀態」,是個死亡率很高的情形。當下他的皮膚已經呈現紫色,是缺氧的徵兆,血氧濃度一度掉到76%(正常要接近100%)。我趕緊在車上幫他放了進階呼吸道,盡力保持呼吸道暢通、持續抽吸呼吸道分泌物,貼上傻瓜電擊氣監測隨時準備電擊。

我在車上把他褲子拉下來一看,他已經失禁,尿液呈現茶色,這是橫紋肌溶解的徵兆!!幸好老天保佑,九分鐘後我們到達醫院,當時他又發作一次,我請804的護理師幫他抽吸,但是國軍醫院的急診護士卻在五分鐘後才來量測生命徵象我當場衝進去把急診醫師請出來看,還被護理師幹譙。

幾分鐘後政戰主任來電,第一句話居然是:「你們為什麼鳴笛?你們是怕記者沒跟上去嗎?」後來問其他弟兄他當天有異常服藥的情形,政戰人員也緊張的要死,擔心是自殺,會牽連很多人。後來排除掉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幸好最後謝天謝地,住了一天加護病房,經過檢查排除致命疾病,他在幾天後平安出院,我也順利幫他辦理停役。

今天這件事情,如果不是當場有個醫科畢業的弟兄協助、如果我被抓去唱軍歌、如果我不會開手排車、如果士官長堅持不鳴笛,很有可能他就會因為嚴重癲癇導致嚴重橫紋肌溶解而死亡。那個時候,我就是被移送法辦的那個少尉醫官。

這是一個殺人的制度!!急救強調的「生命之鏈」在國軍裡面是完全不存在的!

看到這個新聞,我實在睡不著。因為每個醫官都可能遇到這樣的狀況,在國軍簡陋的設備跟荒謬的制度下,大家都準備當那個「業務過失致死」的嫌疑犯!

我在國軍,遇到弟兄要後送,政戰人員馬上就會要求:

1.換便服
2.送民間醫院
3.趕緊努力補足假資料或湮滅不利證據

沒當兵前,我還對國軍有點期待。當完兵後,我的心得只有七個字:

此~恨~綿~綿~無~絕~期~!!!!!!!!!

也希望大家在真相還未水落石出的狀況下,不要一直苛責這位醫官。即使你是呂布,但是你沒有赤兔馬,只有馬英九的狀況,我想你也活不到三英戰呂布的那天啊!何況救護過程只有他一個專業人員,根本沒其他人可以幫他什麼。

祝福我的同學沒事安全下庄,也希望這件事情趕緊水落石出,把那群爛人都抓去關吧!

來源:轉帖自PTT 作者:spicycop (NOME) 本帖最後由 Marmara 於 2013-7-13 00:10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6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