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工口文]

《淫蕩家家酒》 作者 :飯飯粥粥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97328 6 9
左左和右右的媽媽今天又要上班,讓兩兄弟去隔壁高江家玩。
左左和右右是相差11個月的小男生,一個四歲一個五歲,大眼紅唇的長得甚是可愛。
至於隔壁的高江則是左左右右口中的大哥哥,今年剛進社會的二十三歲。因為左左和右右的媽媽是單親媽媽,所以平常就常常在假日幫她照顧才剛上幼稚園的左左和右右。
「大哥哥,我們來玩扮家家酒吧。」左左和右右纏著高江,不讓他做事。
「好吧好吧。」高江嘆口氣,放下手中帶回家處理的文件夾。他知道跟這兩個不知道什麼叫做『工作』的小鬼頭解釋也沒用,乾脆不廢話陪他們玩,最好是弄到他們睡著自己就有時間做自己的事了。
高江離開書桌,坐到地毯上問,「那要怎麼玩呢?」
左左說:「高江你當爸爸!」右右也點點頭贊成。
高江問:「那誰當媽媽呢?」
「我!」「我!」左左和右右吵了起來。
高江知道他們吵下去就沒完沒了,趕緊阻止:「那不然兩個都當媽媽吧。」才解決掉即將來發生的戰爭。
左左和右右拿出扮家家酒的玩具,開始有模有樣的擺設了起來。
「這裡是廚房,這裡是客廳,這裡是臥室。」四隻小手忙碌的把各種設備放在假想出來的區隔空間中,還不忘指導『高江爸爸』要坐在『客廳』內的地板上。
高江其實也是喜歡小朋友的,他也不嘲笑左左和右右像女生一樣喜歡玩扮家家酒,聽話的在『客廳』看起迷你的像一包面紙大的『報紙』。
「爸爸今天很辛苦,我煮爸爸最愛的鮭魚炒飯給你吃喔。」左左拿起小小的『鍋鏟』和『炒菜鍋』開始在空中作勢炒飯。
「那我幫爸爸切生魚片,今天老闆算我便宜,我就買了黑鮪魚唷。」右右拿起『菜刀』在『切菜板』上切切弄弄。
等兩人『煮』好飯,三人享受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好了,爸爸吃飽了快去洗澡。」左左右右很像是個稱職的小媳婦般打點著,還不忘塞給他換洗用的『睡衣』和『睡褲』。
「喂喂喂,這個我穿不下啊。」高江總算是抗議了。
「啊呀爸爸又長高了,又得買新睡衣了。」左左講起話來還真有當媽媽的腔調。
「算了,今天爸爸洗完澡就先別穿衣服了。」右右叫高江一定要『洗澡』,「不然不給你上床!」
高江無言啊,可是想想算了,反正兩個小男生懂什麼。於是他就把身上衣服脫光,假裝出『洗澡』的動作。
左左和右右在一旁看到高江的裸體,兩張小臉突然就紅了起來。
「大哥哥為什麼那邊都是毛毛?」左左問。
「大哥哥為什麼那裡比較黑?」右右問。
「大人都會長毛,也會變黑的。」高江簡單說明,他知道左左和右右沒有真的爸爸,對成年男人的身體不熟悉。
『洗完澡』,高江爬到自己的單人床上,那裡是左左右右指定的『臥室』。
「爸爸要睡了,那媽媽也要睡了。」兩個『媽媽』也爬到床上躺下來,因為左左右右的個頭很小,三個人擠在一張單人床上也不會太窄。
高江心想太好了,趕快把左左和右右哄睡了的話,他就能再去弄那些做不完的公事。
誰知道這時左左和右右卻爬上他的身體。
「爸爸,今天媽媽會讓你很舒服喔~」左左一說,竟然就吻住高江的嘴。
「爸爸上班都好辛苦,媽媽要好好服侍爸爸~」右右一說,竟然把小屁股就坐在高江跨下處開始用屁股肉磨擦高江敏感的位置。
「你、你們在做什麼?」高江慌了,想要爬起來。
「做什麼?爸爸媽媽不都這樣做嗎?」
左左右右不懂高江為什麼拒絕,已經摸上高江光溜溜的身體。
高江最近才因為工作太忙,剛跟女朋友分手不久,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做愛,被他們四隻小嫩手一摸,竟然就勃起了。
「哇!果然硬了,電視演的是真的耶!」左左右右大樂,四隻手掌又是伸來摸弄高江勃起後的大陰莖。
這兩個小鬼,平常到底是看些什麼節目啊……高江變成一團漿糊的大腦努力思考,可是下半身控制腦袋的男人思考模式很快的就想要追求正式的性愛。
「左左,右右,你們知道爸爸和媽媽應該要做什麼嗎?」高江還是做了最後確認。
「知道啊,就是把爸爸的這裡~」左左捧住高江的大陰莖說。
「然後塞到媽媽的這裡~」右右接著說,還脫下小褲子後一翻身,指著自己的小小肛口。
「塞進去之後磨啊磨啊磨~」左左上下擺動自己的身體,表示出抽送的動作。
「然後媽媽就會喊『啊啊我要死了』,爸爸會射白白的水在媽媽屁股裡~」右右搖晃他光溜溜的小屁股,還不忘裝出皺眉頭的表情。
被左左右右這麼寫實的一描述,高江只覺得自己的陰莖又大上了一圈,恨不得馬上塞到右右脫掉褲子的小肛穴裡狠狠的抽送後射精。
「那……你們不能跟你們媽媽說,有跟大哥哥玩這個遊戲喔。」在慾望的慫恿下,高江決定矇住自己的良心。
「好!左左不說!」「右右也不說!」左左右右聽到高江肯跟他們玩,興奮極了,馬上一口答應。
「演媽媽的人也要脫衣服啊,怎麼左左右右還穿著衣服?」高江先指示左左右右把衣服全脫光。左左右右脫掉衣服後,露出他們軟綿綿的小身體。四肢都還短短小小的,雖然不是小胖子但兩人身上的肉還挺多的,特別是還沒消完的嬰兒肚更是顯眼。
高江讓左左右右一左一右躺在床上,他自己則找出之前買來還沒用的性愛潤滑劑塗在手上,小心翼翼的抹在左左右右的小肛口。
「啊啊,冰冰的~」左左右右各自扭著小屁股,不過並沒有感到不安或害怕,而是咯咯咯的笑。
「大哥哥的手指頭會伸進去喔,你們先不要動。」聽高江一講,兩人又是乖乖不動,讓高江把指頭帶著潤滑劑插進去。
「會不會不舒服?」高江擔心的問,畢竟左左右右的小肛穴很小,他才伸進兩根指頭就覺得很緊了。
「嗯嗯~~」「不知道~~」「緊緊的,好怪喔~~」
看來是不會覺得痛了,高江放心點,又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幫左左右右濕潤並擴張肛穴。
在確認左左和右右兩人的小肛穴都能開到插進三根手指的寬度後,高江決定要把陰莖插進去了。
首先,他對年紀比較大的左左說:「那爸爸要把這裡插進媽媽那裡了,媽媽躺好吧。」
「嗯!」左左高興的躺在床上,看著壓到自己身上的高江說:「爸爸快來啊,媽媽讓你做舒服~」
高江用手套弄幾下自己的陰莖後,把龜頭慢慢的慢慢的塞進左左的肛口。
「嗯……」左左也許是覺得不舒服吧,唉了出來。
「會痛嗎?左左?」高江趕緊停下來,不敢再插進去。
「不知道…屁股漲漲的感覺……」左左說。
高江笑了:「那是一定的啊,要把爸爸這麼大的東西塞進去,怎麼可能不漲。」
聽高江一說左左也覺得有道理,就開著腿腳讓高江繼續插進來。
高江花了好幾分鐘,用非常緩慢的速度好不容易才把整根陰莖給插到底。
感覺到兩顆睪丸貼在左左的肉屁股上後,高江抬起上半身,看到自己和左左連接處。在那裡,可以看到左左可愛的小肛口被撐得大開,一條皺紋都不見了,粉肉色的肛肉包著自己的陰莖,夾得緊緊的讓陰莖又自行充血大了一圈,而且因為血液透過浮起的血管循環一跳一跳的,看起來再淫蕩不過。
「那爸爸要動了喔,媽媽記得腿張開唷。」說完,高江開始緩慢的抽送。
左左才五歲呢,被高江這樣壓在身下做愛,整個身子幾乎只到他的肚子下,兩條白嫩嫩的小胖腿從兩側夾著高江的腰,隨著高江的動作前後晃動。
「嗯、嗯啊、嗯嗯、好怪喔,大哥哥,好怪的感覺喔~~」左左的小腸道被大陰莖磨擦著,帶來陌生的感受,讓左左不禁叫了出來。
高江交過幾個女友,早有豐富的性經驗,一聽左左的叫聲中竟是帶著春意,心中大喜,便加大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道。
「啊!啊!大哥哥!大哥哥!」小腸道中的前列腺很快的被頂到,讓左左不知所措,只能啊啊叫。
右右在一旁看著左左的小肛口被塞進高江的大陰莖,還啊啊叫著,不知道該害怕還是該羨慕,他才四歲大,聽不出來左左到底是舒服的大叫,還是不舒服的大叫。
「左左,左左你怎麼了?」右右擔心的問,可是左左正被陌生的快感搞得快昇天,怎麼有時間跟他說明呢。
右右慌了,突然他想要跑出房間,高江眼角看到,知道被他跑出去若是找其他人來事情就糟了,伸手一抓竟是把右右也拉到身下,一手圈著右右一手圈著左左的幹左左小穴。
「大哥哥!不要抓著我!」右右掙扎,但怎麼可能逃得了。
此時左左被幹得小穴發腫又發紅,前列腺也被磨得讓左左快不行了。「啊!啊!大哥哥!我的屁股好燙!好像要燒起來了!」左左尖叫,小嘴已經閉不上,口水四溢弄得他紅潤潤的小嘴看起來更是誘人。
高江又加快了速度,男人射精前的抽送力道和速度讓左左再也無法負擔,啊啊兩聲,竟然頭一歪爽到昏了過去。
高江只覺得自己的陰莖快要被左左的小肛穴夾得快斷了,爽得他也是一聲大叫後,就把精液給全數射進了左左的小屁股中。
右右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看左左昏過去,高江又大叫一聲,嗚哇的哭了出來。
高江剛射完精喘著息,見右右哭了心想不妙,趕緊擺出一張好人臉安撫右右:「右右怎麼哭了?」
「嗚嗚~大哥哥、大哥哥在欺負左左嗎?」右右怯生生的問。
高江溫柔的說:「哪有,大哥哥不是在跟左左右右玩家家酒嗎?」
「家家酒?」
「對啊,不是要用爸爸的這裡插到媽媽這裡,然後在媽媽這裡射白水嗎?」
高江把右右抱起,讓他看自己剛才射到左左肛穴內的濃白精液。
「真的耶……」右右原本的大眼睛睜得更大了。
「那換右右跟大哥哥玩扮家家酒囉。」高江把右右抱在身前,讓右右兩條小腳跨坐在自己下腹上。
確定左左只是跟高江玩扮家家酒,右右也放心了,點點頭說好。
右右跟左左很像,都是大眼睛的可愛型小男生,只是右右比左左小了11個月,現在還是剛進幼稚園的小班生,當然身體比左左小了一點。高江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拉開右右的肛口後,才把自己半勃起的陰莖慢慢插進去。
「嗯嗯~大哥哥~好怪喔~右右的屁屁感覺好怪喔~」右右皺起眉頭,想要試著把屁股抬起來,不讓那又粗又大的東西再塞進去。
「可是家家酒就是這樣啊,右右忍一下喔,不然我沒辦法把白水射進去啊。」高江安撫他,慢慢的用陰莖在他的小屁股中尋找剛才把左左幹到昏的敏感點。
很快的高江就找到了右右的前列腺處,利用他恢復完全勃起的大陰莖去磨那個點後,右右也跟著大叫:「啊啊!好怪!右右的肚子好酸啊!這是什麼!」
高江笑著說:「這種感覺就是你們所說的,媽媽會叫說我要死了的原因啊。這不會真的死掉,可是會爽到快要死掉,跟左左一樣喔。」
右右看了躺在床上的左左一眼,才知道原來左左剛才會大叫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太舒服了。可是他才只是個四歲大的幼兒,怎麼受得了這麼強烈的快感呢,被高江捅弄了沒多久又求饒了:「嗚嗚,右右真的要死掉了,右右的屁股覺得好怪喔,好像要爆掉了~啊、啊啊~」
高江知道右右也嘗到了被幹肛門的快感,一邊佩服這兩兄弟身體敏感,一邊加快了腰部的動作,大幅度的抽出捅入,好從小小的右右身上奪取更強大的快感。
「啊啊!啊啊!大哥哥!大哥哥!右右要死了!要死了!!!!!」右右被他弄得快昇天,無奈身體實在太稚嫩,受不了這超齡的性愛快感,也是腦中白光一閃後歪頭昏了過去。
高江剛才才在左左體內射了一泡,第二泡自然是比較花時間,因此就算右右昏了過去,他還是硬在右右體內抽插了百來下,才在右右屁股內射出第二泡精。
射完精,高江依依不捨的把陰莖又在右右屁股內磨擦了幾下,把尿道裡殘留的精液給擠出來後,才把軟掉的陰莖給抽了出來。
單人床上,左左和右右兩個男童躺在上頭昏睡著,略微紅腫的小肛口還流出高江的濃白精液,臉上的小嘴邊也還留著剛才爽到流出來的口水。
高江身體做到清爽不已,加上吵人的兩人也同一開始的預定乖乖入睡,於是他拿起文件夾回到桌前繼續做他未完的工作。
在那之後,左左右右也是迷上這個又舒服又有趣的『家家酒』,高江則是能爽到又能得來事後安靜的時光,這真是個再圓滿不過的結局。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