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工口文]

《潤水》 作者:飯飯粥粥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18973 0 6
潤水上頭有三個姐姐,好不容易他媽肚皮爭氣生了他這個帶把的,替他爸傳遞了香火,當然潤水打出生就是他爸他媽的心頭寶,天天捧著抱著就怕把他給磕了一下。
其實也怪不得他爸他媽寵他,潤水這娃長得實在標緻,秀氣的巴掌臉上是細但濃的彎眉毛,眉毛下一對黑溜溜水靈靈的大眼睛,配上他彎又翹的長睫毛,一眨一眨的特勾人;吸引人的還不只那一對眼,潤水的小嘴長得紅豔豔翹嘟嘟,偶爾耍耍小脾氣一噘起嘴,叫大人看了心都酥了,哪捨得教訓他,反而是更寵他了。
後來潤水大了一點,開始跟著附近孩童一起玩,只是他爸他媽寵出來的嬌氣已經生了根,潤水不愛和一般男娃娃一樣爬樹抓蟲玩泥巴,嫌髒嫌臭嫌累,但他長得好,小男孩們也沒因此排擠他,反而是爭先恐後的討好起潤水,只求潤水多看他們幾眼,最好是潤水能笑一下給他們看。
一般說來,潤水這麼大的娃都開始幫家裡做事了,潤水家也不是什麼大戶,就和村裡大多數的村民一樣,是靠著幾畝地種田養雞過日子,只是潤水他爸捨不得,也因此讓潤水養了白白淨淨的一張臉,沒了村民特有的黝黑,看起來更像是個養在戶內的女娃。
這樣的潤水自然是討人喜歡的,只是每個人所謂的喜歡不同,有的是寵他疼他,卻也有少數人是帶著邪惡的念頭看他。
說來也不奇怪,誰家媳婦長的比潤水漂亮?雖說大家晚上都是關燈辦事,但白天一看,怎麼比都是潤水好看。
於是有人就受不了了,趁潤水還小,搞不懂事情對錯時,就用零食把潤水拐了去,從一開始的摸摸碰碰,到後來真的把潤水給破了身。
潤水已經不記得第一個幫他開苞的叔叔伯伯是誰了,那時他也太小,頂多六、七歲吧,什麼也不懂,就知道叔叔伯伯有時會帶他回家,他們總會脫掉潤水褲子摸摸弄弄,尤其愛弄潤水不知人事的小肛穴,用手指插進去抽抽弄弄的,什麼時候手指變成男人陽具,他也不記得了。
只是潤水那時年紀小,那些大人也不敢使勁,頂多是插進去後享受一下男童肛穴的軟嫩,沒什麼大力弄他,就怕潤水吃痛回家與家長告狀,就算鄉下人怕醜事外揚的個性,應該不至於把事情鬧大,但肯定不會讓潤水像現在這樣到處跑,到時想玩潤水就不那麼容易了。
潤水這麼被男人玩了許多次,慢慢的習慣起被男人插穴,加上他隨著年紀增長,身體也越發適合被弄,就有人受不了,真的幹起了潤水,讓潤水從中得到了被雞姦的快感後,潤水更加願意與這些叔叔伯伯輩的男人發生關係。
現在潤水十歲了,模樣是越大越標緻,個性也越發嬌氣,這讓潤水爸媽有些反省自己太寵孩子,開始要求潤水幫忙家裡。
這日農忙,許多人家都到田裡做事,潤水也不得不拿個小鋤頭出門,但其實他是不想弄的,太陽曬,光是站在下頭就頭暈眼花。
這時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遠處瞧見潤水,就喊他過來。
「余伯伯。」是村裡熟識的長輩,潤水跑了過去,心裡打起小九九。
「潤水真乖啊,出來幫忙,要不要去伯伯家喝杯水啊?」潤水口中的余伯伯笑得和藹,彷彿把潤水當成孫子一樣疼愛的長者。
「嗯。」潤水點頭,把還沒動土的鋤頭順手丟在余伯伯田裡,就跟著老人回家去。
進了屋,老人轉身把門啊窗啊都緊緊關上鎖起,這才把潤水一把抱了起來,興奮得有些口結:「潤、潤水啊…伯伯、伯伯想你的緊……你讓伯伯弄弄……好不好啊……」
潤水哪會說不好,但還是故意皺起眉頭:「可是我今天還要鋤地呢……給伯伯弄過…我腰都沒力了怎麼鋤地……」說到後頭,竟然拋了個媚眼給老人,那模樣風騷得很,根本不是個孩子該有的眼神。
老人哪會沒聽懂潤水的意思,趕緊說:「沒問題,伯伯會幫潤水把地鋤好,潤水只要在伯伯家休息就好了。」
這下潤水才點頭同意,對他來說,與其在外頭曬太陽鋤地,他更願意躺在床上讓伯伯弄他,舒服又不用使力,多好。
老人見潤水同意,生怕他反悔似的,馬上把潤水身上的衣服給脫掉,自己也脫去衣服爬上床。
床上,一個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一個是十歲的男孩,怎麼看都是祖孫的年齡差距,竟是要在光天化日下進行魚水之歡。
潤水躺在床上,讓老人在他屁股下墊了個枕頭,讓他的臀部抬起,兩腿一張,臀縫間的小肛口就露了出來。
從小到大,不知被男人們弄了多少次的肛口毫不緊張,潤水平靜的看著老人拿出豬油抹在自己臀縫間,又抹在自個兒的雞巴上,用手套弄幾下確認硬度後,就把龜頭頂在潤水的肛口壓了進來。
「啊呦!嗯啊!」潤水哼哼兩下,也沒真的吃疼,只是剛開始被插入總會有點脹,他小的時候只要哼幾下,男人就會停下動作等他適應,現下余伯伯也停了下來,用他粗糙的手掌愛撫起潤水的身體。
潤水年齡雖小,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常被男人玩弄的刺激下,發育倒是挺早的,才十歲,竟然已經學會了射精,當然小睪丸小陰莖也能享受外來愛撫的快感。
老人就這麼把雞巴插在潤水身體裡,大手上上下下的摸弄潤水的胸、腹、腰際、臀部,以及絕對不能漏掉的小雞巴。
潤水被摸得舒服極了,小雞巴也跟的硬了起來,慢慢的光是摸不能滿足他,他知道裡頭被磨擦會更舒服,於是他主動抬高屁股,用他的小肛門去套弄余伯伯的雞巴。
潤水不知道這動作有多淫蕩不堪,但是老人當然知道,他享受了一下小孩放浪的套弄後,這才受不了的圈住潤水腰身,開始用他六十來歲的老屌幹了起來。
潤水早已不是不知人事的孩子,從肛交行為中他只感覺到快樂,體內敏感的小點被男人雞巴調教的一磨一蹭就舒服到不行,在余伯伯老當亦壯的抽插下,潤水發出咿呀呻吟,小小的雞巴沒人愛撫卻變得比剛才更硬了。
「小潤水啊,余伯伯弄得你舒不舒服啊?」老人不只身體佔孩子便宜,連嘴巴也佔他便宜。
「舒、舒服…好舒服啊……」潤水又怎麼知道,他打小就是被余伯伯還有其他男人這麼玩大的,真覺得舒服就講了,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被他們調教成了眾人共用的小小淫娃。
老人聽了潤水淫蕩的大實話,心裡高興,身體更是來勁,一鼓作氣抽插了百來下,插得潤水淫叫連連、氣喘噓噓。
屋外大太陽曬得猛,屋內慾火也燒得不輸外頭的火熱,潤水被余伯伯捅得手軟腳軟,身體無所不軟,兩腿之間的小雞巴卻是硬得厲害,然後就在余伯伯一個深頂,潤水「啊啊!」了一聲,小雞巴射了。
才十歲大,潤水的小雞巴當然沒多少精水,稀稀的少少的,卻十足十是潤水從肛交中得到快感的證明,老人看了也很自豪,他的老屌把孩子都給幹到射了呢。
繼續潤水射了,老人也要射了,他把潤水的雙腳抬到自個肩膀上,下身比起剛才更加猛力的幹著潤水的小肛穴,一進一出都使盡全力,弄得潤水連叫都叫不出聲,就這麼幾十來下,老人六十多歲的雞巴猛然一脹,嘩啦嘩啦的就在潤水屁股裡面射了出來。
潤水打小不知被男人內射幾次,熟悉的飽滿感讓他知道余伯伯結束了,他就安心的閉上眼,睡了下去,反正他知道田裡的事余伯伯會幫他弄好,他只要美美的睡個午覺,再拿小鋤頭回家,假裝是他自己把地鋤好就行。
舒服到了,事情又能做完,潤水覺得這樣再好不過了。

其實不只那些叔叔伯伯弄潤水,幾個孩子玩伴也有人弄他。
鄉下小男孩沒什麼人在管教,有人偷看到家裡爸媽晚上辦事,就學著動作玩鬧。一開始大家只是假裝弄弄,用還不會硬的小雞巴互相模蹭,因為潤水長得標緻,又皮白膚嫩的,大家都喜歡蹭他的小屁股,不知何時有幾個年歲較大的在蹭啊蹭的變硬了,就這麼把雞巴蹭了進去,生米煮成熟飯,真的和潤水弄了起來。
潤水打小被男人弄,早習慣被弄屁股,就算小男孩們不懂得潤滑,他們尺寸與手指頭差不多的小雞巴也沒把潤水弄疼,後來幾個男孩會射精了,更是迷戀與潤水玩這遊戲,只要大人不在,就爭著要插潤水屁股,在裡頭射精。
潤水也挺樂得與他們玩,雖然他們沒有大人雞巴頂得深,可是力道可不輸給大人,尤其是幾個小男生為了和他玩,總會不斷地討好他,這讓潤水的虛榮心是大大滿足。
就像隔壁鐵柱,他比潤水大了三歲,今年也已經十三了,算是個少年郎了。抽高的個頭很是有力,幫起農忙的家裡已經是不可缺的勞力份子之一。
這樣的鐵柱常會來幫潤水做事,潤水覺得滿足了,就會接受鐵柱的邀請,到大夥兒的秘密基地讓他弄。
說是秘密基地,其實也只是一間荒廢的農具收納小屋,幾個小夥伴把窗戶封起來,門上做了個反鎖用的栓子,就說是秘密基地。幾個大人知道,也不太管他們,大家都忙,只要孩子們別到水邊玩鬧出人命,也沒空怎麼管教。
「潤水,走吧。」這日,潤水又坐在樹下,看著鐵柱幫他把份內事情做完,這才笑笑的跟著鐵柱走去秘密基地。
已經十三歲的鐵柱早已懂事,他也知道這種事是不應該的,只是他受不了潤水的誘惑,沒隔幾天他就想弄潤水,若是沒弄,就會晚上作夢夢到弄他,然後起床時發現自己褲子又濕又糊的。
到了小屋裡,鐵柱忙不迭的上了門栓,接著就抱住潤水親了起來。
這親吻也是他偷看到小叔在泡村裡女生時學會的,女生總是要親親,鐵柱一看就會,馬上運用在潤水身上,親親嘴唇,再舔一舔,用舌尖撬開來,然後把舌頭伸進去勾住潤水的小舌頭吸啊吸的。
潤水其實不太愛這些彎彎繞繞的玩意,要就快點弄,被鐵柱這樣好像被狗舔一樣,只是鐵柱似乎很喜歡,潤水也就隨便他了。
親夠了,鐵柱就把潤水的衣服給脫掉,把他放在鋪了毯子的地上,這毯子常洗,都是幾個男孩輪流洗的,潤水討厭碰水,一次也沒洗過。
潤水躺下,看著鐵柱脫衣服,以前鐵柱還是孩子身型,現在越來越像大人了,像是開始長健子的手臂,像是抽高的個子,像是長了陰毛的胯下,和顏色越來越深的雞巴與蛋囊。
鐵柱脫光衣服,性急的就壓到潤水身上,雞巴貼在潤水大腿內側頂著,他們打小就是這樣玩,脫光了把小雞巴蹭在上頭動啊動,假裝是那些大人們造愛的動作,鐵柱也一樣,那時他還不會硬,只是壓著小小潤水這樣蹭,感覺很是舒服而已。
後來小鐵柱會硬了,小雞巴蹭啊蹭的蹭進潤水的屁股縫隙中,某次一個使力,鐵柱才發現他真的在幹這個小玩伴的屁眼。
那時是無心插柳,現在的鐵柱當然是刻意的,他吐了幾口痰在掌心,抹濕了自己的雞巴,然後就慢慢的插進潤水體內。
潤水經常被叔叔伯伯帶去雞姦,自然能吃進鐵柱十三歲的雞巴,他還主動移了幾次小屁股的角度,讓鐵柱能更順利的插入。
「呼!呼!潤、潤水…好棒…好爽…」鐵柱畢竟是半個孩子,插進去就開始動了起來,小狗幹穴一般的橫衝直撞,若不是潤水久經人事,搞不好被他弄痛就不給弄了。幸好潤水的小肛穴早被調教成適應肛交行為,他張腿讓鐵柱往體內舒服的點上幹去,竟也覺得還挺舒服的。
鐵柱弄了一會兒,想射了,潤水急忙喊停,讓鐵柱先出來,潤水翻身趴著,再讓他從後面幹進來,就這樣弄弄停停,鐵柱的雞巴相對持久,兩人越弄越是慾火高漲。
「潤、潤水…俺真的想射了…你、你讓俺射進去吧……」鐵柱也撐很久了,實在忍不住,不禁求起潤水來。
潤水被鐵柱弄得也挺久的,自己的小雞巴也硬得快要射了,就大肚的點點頭,讓鐵柱大力幹他。
鐵柱得了允許,再也忍不住的環著潤水小腰大出大入,潤水也捏著自個兒小雞巴順著鐵柱動做套弄,十幾下後,鐵柱一個悶喊,潤水一聲尖叫,兩根雞巴都噴出精來,只是潤水噴在自己肚子上,鐵柱噴在潤水肚子裡。

潤水不只白天鬼混,有時也會在晚上跑出家去給人家弄。當然大多都是被叫出去的。
有一次晚上,潤水在家裡睡得正香,卻聽見似乎有人喊他。恍惚間醒過來,看到窗外真的有個人在小聲喊他的名字。
「王叔叔?」那是住在隔壁的王叔,二十五、六歲,還沒娶妻,從以前就常找機會弄潤水,後來去了鄰鎮打工,偶爾回來還是會找潤水弄。
潤水半夢半醒有些迷迷糊糊,只隱約記得王叔前陣子接了短期工出門,看來今天是剛回來。
王叔讓潤水從窗戶爬出去,接著似乎嫌潤水走路慢,就乾脆抱起潤水快步走了起來,潤水雖然不明白他想幹什麼,卻也不喊不鬧的讓他抱著走了半個村子,直到村頭的樹林裡去。
到了樹林深處,王叔才把潤水放下,才一放下,他就性急的扒下潤水的褲子,直猛猛的就把自己雞巴往裡幹。
「啊!」潤水這才真真正正的醒了過來,沒有擴張沒有潤滑,就算是經常被男人弄屁股的潤水也感覺到一陣乾澀的痛,他唉叫起來:「王叔叔!痛!痛!」
男人似乎知道太過性急是插不進去的,只好把硬塞進一個頭的雞巴退出來,他讓潤水面朝大樹趴著,把屁股往後翹高,男人蹲下也不嫌髒的舔起潤水的小屁眼。
「嗯!嗯嗯!」被剛才強硬插入弄得有些紅腫的肛口被濕熱的舌頭舔來舔去,潤水覺得不痛了,而且不只不痛,被舔屁眼的感覺竟然很好,潤水不自覺的搖擺起小屁股,淫蕩得像隻發情的小母貓。
王叔吐了好幾口口水在潤水屁眼上,又用舌頭把口水頂進去,做了最基本的濕潤後,再一次站起身,彎著腰從後頭把雞巴再一次的幹進去。
「啊!啊!」這一次因為有潤滑與愛撫,潤水毫不費力的接受了插入,同時他感覺到王叔的雞巴幾乎是一進去就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幾乎像是要把他幹穿一樣。
潤水長年被男人幹穴,卻也沒碰過如此失控般的對待,他覺得他的肚子要被幹穿了,驚慌的同時他卻感覺到肚子深處在王叔每一次的頂弄時產生一種麻癢感,那感覺一次比一次強烈,到最後潤水忍不住大聲浪叫了起來,聲音就像村裡野貓在發情季節發出來的叫春聲,嗷嗚嗷嗚的,浪叫聲就像在招蜂引蝶,要更多的男人來他體內播下子孫種。
男人在潤水的貓叫春下幹得更是兇狠,他把潤水壓在樹幹上,粗暴的幹著他,毫不留情的抽幹中潤水甚至在不知不覺中被他操射了,但是被操的快感更勝於射精的快感,潤水竟然沒注意到自己射了。
後來,潤水被王叔整個抱起來,全部體重都壓在被插入的屁股上,深入到極限的男人雞巴大張旗鼓的在深處射精時,潤水又射了,短短時間被男人操射了兩次,潤水整個人都沒了力氣,像布娃娃一樣掛在男人手臂上只差沒被幹暈過去。
潤水人都快暈了,但是男人累積的精力卻還多著呢,他繼續用各種角度幹著潤水,最後真的把潤水幹得暈了過去。
潤水不記得他怎麼回家的,應該是王叔偷偷把他從窗戶抱回床上,讓他看起來似乎沒出過門。
不用說,隔天的工作全都是王叔全包了過去,潤水只要坐在田邊,邊吃著王叔從鎮上買回來的零食,邊悠閒的看著王叔忙碌就好。

潤水覺得這樣的小日子也挺美的,有時給叔叔伯伯弄,有時給小玩伴弄,家裡事情也幫忙到,大家也舒服到。
真是太好不過了。

                                                                       完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