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工口文]

《山村裏的儀式》作者:飯飯粥粥[完](肉文/慎入)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91830 5 14
肉肉,滿滿的肉肉
(上)

正文開始:

我的名字很俗,我自己很不喜歡,因為它實在太俗氣了,俗到只要講出來,有一半人會笑出來,另一半的人會忍笑。
我的俗氣名字,就只比小明好一點,我叫小華。沒錯,就是課本裡頭總會出現的,小明小華。
這個俗氣的名字聽說是我爺爺取的,說到頭來也許不能怪他,我家老家在一個很落後的山村裡,要說有多落後,離它最近的公車站牌還得走上半個小時以上,更別說那公車一天只開兩班。
想想,這輩子從未踏出那個山村一步的爺爺,又能取個什麼樣的好名字呢?沒把我取做狗剩或牛子就不錯了吧。
和到死都沒離開山村的爺爺不同,爸爸在二十歲出頭時就帶著媽媽搬了出來,聽說那時也是不得已的選擇,在那個靠打獵為生的山村裡,連續幾年的寒冬讓獵物減少,有些人就趁著年輕外出打拼,爸爸媽媽就是這樣才出了山村,最後到了我現在居住的城市落了腳。
我又是在城市出生的,但這並不代表我沒去過(回過?)山村,我不到一歲時,為了讓爺爺看看我這根獨苗,爸爸媽媽就帶我回去過一次,我的名字也是在那時由爺爺取的。後來在我八歲那年,爺爺往生時,我又跟著爸爸回去過一次,那次沒有媽媽,她在我五歲時就因病過世了。
今年,我就要滿十四歲了,第三次要回山村老家一趟。這次的目的,是為了我的成年儀式。
聽了就覺得好笑,什麼年代了,還儀式咧。只是爸爸很堅持,我也不好說什麼。最重要的是,為了回山村做成年儀式,爸爸讓我跟學校請了兩個禮拜的假,光是能半個月不用上課,我就舉雙手讚成。
抱著渡假的心情,我整理了行李,就跟著爸爸上路了,當時一點也沒料想到,這個成年儀式即將改變我一生。

回去的路並不輕鬆,不停的轉車,等到我和爸爸終於下了公車,我鬆了好大一口氣,因為接下來就剩下半個小時的路程,就算是到了爺爺家了。
但是爸爸說一定要先去和村長打招呼,因為這次是回來做成年儀式的,回家之前一定要先拜訪過村長,否則就太過失禮。
嘟起嘴,我再不甘不願也只好跟著爸爸走,還好行李大多都是爸爸在扛,我就空著手跟在爸爸身後。
一路上還碰到不少村人,雖然我不認識,但是大家都認得爸爸的樣子,主動和爸爸打招呼,還有人很親熱的勾住爸爸肩膀打鬧。
那些人看到我也會問爸爸說:「這就是小華?」
「是啊,小華,還不快叫人。」爸爸用大手拍我的腦後,我只好乖乖的喊:「叔叔。」或是「伯伯。」之類。
明明是很正常的對話,但不知為什麼,我當時就覺得怪怪的。真要說有什麼不對,我又說不上來,硬要說,就是……那些叔叔伯伯看著我的眼神,很奇怪。
若是經過儀式的我,一定知道那眼神代表著什麼,但是這時候的我還不懂,本能的覺得有什麼不對,卻說不出那是什麼意思。
和爸爸到了村長家,我一方面驚訝就算是村長家也還是很破爛(想想也是當然的,這麼個小山村,做官的也沒啥油水可撈吧),一方面驚訝村長的年輕——他看起來和爸爸差不多年紀,大概三十幾而已,這和我聽到『村長』二字,第一個浮出來的印象就是白鬍子老人的想像差上太多了。
爸爸和村長聊了幾句,就換村長問我話了,內容挺沒意思的,感覺就是制式化的確認,像是問我名字,還有生日之類的。
等村長問完後,我以為就可以回爺爺家休息,但村長和爸爸說我們老家好幾年沒住人,乾脆就在他家休息,晚上再直接去儀式現場。
爸爸聽了說好,我當然也樂意,回來的路上跋山涉水超辛苦的,我早就想要躺一下了。
村長把我帶到一個整理好的房間,跟我說:「小華,等一下你要休息好,今晚我們村子要為你和另一個孩子舉行儀式。」
我胡亂應聲好,就迫不及待的爬到床上去,卻沒曾想過,為什麼儀式在晚上舉行,也沒想過照理講,儀式結束後我和爸爸不也該回到爺爺家,現在不去整理一下,晚上又該睡在哪裡?
其實很多小地方只要多想一下就會覺得不對,但是十四歲的我卻沒想太多,反正爸爸在,什麼事爸爸都會替我打理好。
因為趕路太累,我就這麼糊里糊塗的睡得天翻地覆,直到爸爸來叫醒我時,我才發現天都黑透了,也不知道是九點還是十點。
爸爸讓我吃了些東西,說真的味道不怎麼樣,和都市的東西比起來,這兒的飯菜都沒啥調味料。
等我吃完,爸爸就帶著我出門。看得出爸爸有些急,看來我們快遲到了。
到了爸爸口中村子的中心點,遠遠的我就看見前方有著亮光,看起來像是個廣場一樣,周圍已經圍著好多男人。
這些男人大多是年輕人,有高有矮,但每個都很壯碩。而且他們都只穿著一條內褲,那種內褲和我們平常在穿的不一樣,都是用一條布纏出來的,纏得鬆點的還好,纏得緊的,裡頭的雞巴和卵蛋的形狀都隱約可見。
平常在城市裡根本看不到這種光景,我明明也是男的,看到眼前這麼多猛男哥哥猛男叔叔,忍不住也有些心跳加快。
那些男人看見我來了,自動自發的讓了開來,讓我走到他們所圍起來的正中央。
我再一次嚇了一跳,原來中間空地上放了兩張大桌子,大小約半張單人床,其中一張是空的,另一張上頭有個人躺著。
那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今天村長說過,我會和另一個男孩一起舉瓣儀式,所以我看到有另一個人並不會驚訝,讓我驚訝的是,他竟然是全裸的躺在桌上。
之前說過,我今年要滿十四歲,這個男孩應該也是今年滿十四,這個年紀的男生本來發育就有快有慢,像我已經長出稀疏的陰毛,因為雞雞變長了,包皮也往後縮了一些,尿道口不會再整個被包住。但是這個男生還沒有長毛,雞雞也很小,就是後面兩顆蛋蛋很大,圓滾滾的看起來超有料的。
我還在偷看那個男生的下體時,爸爸對我說:「小華,你也脫光衣服像他那樣大字躺在桌子上。」
一聽我的臉就紅了起來,雖然在看到那張空桌時,我就猜想是不是我也得躺上去,只是要脫光衣服這點,對我來講還是有心理障礙的,畢竟我不是真的在山村中長大,去玩水什麼的大家都還會穿著一條內褲,突然要我脫光衣服,還得張腿把最隱私的部位曝露在眾人眼前,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是爸爸看我不動,又催了我幾次,我只好心一橫,快速的脫光身上衣服,躺上桌時感覺到更多男人視線落在我身上,害羞的閉上眼睛,乾脆眼不見為淨了。
這時,隔壁桌上的男孩對我說話了:「呵呵,沒想到你那麼膽小。」
他的聲音嫩嫩的,完全是還沒變聲的小朋友,我一想到被這麼一個小男生嘲笑,逞強地睜開眼瞪他:「你才膽小!」
「那你幹嘛閉眼睛?」那個男生眼睛很大也很黑,兩顆圓滾滾的眼珠滿是好奇的看著我。
「我、我在休息,我剛剛才睡醒,還有點睏。」我瞎說著:「沒錯,是有點睏。」看著眼前比我看起來還小男生,我才不會承認我是害羞咧。
似乎是接受了我的說法,那個男生沒再追問什麼,反而是很友好的做起自我介紹:「喔,對了,我叫小濤,你呢?」
為什麼你不叫小明啊?我一邊在內心吐槽,一邊不情願的說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小華。」為了不讓他有機會嘲笑我的名字,我趕緊轉移話題:「小濤,你知道這個儀式是什麼嗎?」問歸問,在我心裡卻差不多有了想法,看著四周男人都穿著布製的內褲,我猜想是要幫我們(教我們?)怎麼樣用一條布綁成褲子的模樣,然後頂多就是喝酒慶祝,之前我和幾個一樣是從村落出來的同學聊過,所謂成年儀式大家都是八九不離十,反正就是慶祝成人罷了。
「嘻嘻,我知道。」沒想到,小濤的回答讓我嚇到差點從桌上跳起來,他貼在我耳邊小小聲的說:「我有一次好奇的偷看,才知道是要村子裏身體強壯的男人用他們的小雞雞輪流的插進我們的屁股。」
「什麼!?你說他們要輪姦我們?」有一瞬間我懷疑我聽錯了,小雞雞插進屁股裡?還輪流來?和在山村長大的單純的小濤不同,我在城市裡看到聽到的可多了,加上媽媽早死,爸爸工作不在家,我早就從電視或網路看到很多色情資訊,別說A片了,就連男人和男人做愛的片子我也看過。
這瞬間我突然想通一切了,自從進了村裡,那些叔叔伯伯們看我的眼神,為什麼爸爸不擔心晚上要睡哪裡,周遭年輕男人鼓起的胯下,那根本不是纏太緊,是因為他們勃起了!
「輪姦?」小濤好像第一次聽到輪姦這個字,不過他看起來不太在意,還笑著說:「不過我看到之前的小孩都很爽的樣子,我們等下也應該很爽吧!」言下之意,似乎很期待被男人輪姦的樣子。
看著小濤無邪的笑容,我無言了。他不是什麼都不懂,他只是不在意。看到小濤不害怕的模樣,我想逃跑的心也漸漸淡去,一來我知道我不可能自己從山村出去(沒爸爸帶路,我馬上就會迷路了),二來也是逞強的心理,連看起來比我小的小濤都不怕了,我又怎麼能露出害怕的丟臉樣子。
就在我和小濤偷偷耳語時,村長總算現身了。他倒是不像周圍年輕人一樣只穿著一條布內褲,而是穿著一件五彩的大袍子,看起來有點可笑,但似乎是很正式的穿著,他一出現,其他人全都安靜下來。
村長站到我和小濤身前,再一次在眾人面前問過我們的名字和年紀,果然小濤年紀比我要小,我是年頭生,他是年尾生,差了將近要一歲。
「孩子們,今晚的成年儀式中,你們必須接受村子裡身體強壯的男人們的精華,好讓你們也成為強壯的男人。」村長對我和小濤說完,轉頭對周圍的年輕人說:「強壯的勇者們,現在,脫下你們的束縛吧。」
在村長的一聲令下,周圍的年輕男人開始脫掉身上最後一塊布。少了遮掩,再也隱藏不住的勃起大到讓我驚訝。不是開玩笑的,除了在歐美A片中,我幾乎沒看過這麼大的雞巴,不只長還很粗,我目測了一下,最短的應該也有二十公分,這些男人到底是吃什麼才能長出這麼大的雞巴啊。
在我偷看著周圍男人的大雞巴時,村長拿出什麼在小濤的臀縫間抹了一下,然後走過來,我感覺到屁眼被抹了什麼進去。
我原本猜是潤滑液,可是經過幾秒鐘,我感覺到屁眼裡面開始發熱發癢起來,我才知道原來不只那麼單純,這一定是春藥之類的東西。
就算在電視或網路裡偷看不少A片,才十四歲的我當然不曾真正接觸過這些東西,只覺得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我的陰莖開始勃起,兩顆睪丸興奮地緊繃。
春藥對旁邊的小濤效果也一樣有效,比我還要短小的包皮陰莖也抬起頭來,身體扭動,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高大的身影一左一右的站在我和小濤面前,我勉強瞇起眼睛一看,是爸爸。
這時候的爸爸與四周的男人一樣,全身脫得精光,就連胯下那一根,也一樣又硬又大。
我不是沒看過爸爸的雞巴,父子家庭中,也曾經和爸爸一起洗澡,但是那時爸爸的雞巴都是垂軟著的,看起來也不過十二、三公分,沒想到現在硬起來後,和周圍的巨屌不遑多讓,絕對也超過二十公分。
而且爸爸似乎很興奮,我看到他的龜頭那邊在燈光下亮亮的,仔細一看,他的馬眼不停的冒出淫液,順著龜冠滑下來,把整個龜頭弄得濕漉漉的。
爸爸站在我前面,把我的腿一左一右的抬起,放在他的臂彎上,這時我的屁股就在桌沿,臀縫隨時會碰到爸爸勃起的雞巴。
不只我,小濤也被彎起雙腳,一個臉上滿是鬍渣的中年男人站在他的兩腿之間,眉眼之間和小濤有點像,我猜他是小濤的爸爸。
「現在,儀式開始,請孩子的父親給他們的孩子開苞。」然後,就在村長的這句話,證實了我的猜想,同時間我感覺到有什麼頂在我的屁眼上,那是爸爸的龜頭。
「啊……」在一旁,小濤發出叫聲,他的爸爸比我爸爸還更心急,村長的話才一剛講完,他就一個挺腰,把他的親爸雞巴插進小濤的身體裡了。
不過我再也沒時間注意小濤那邊了,就在小濤被他爸爸破了處男之身之後,我的屁眼也跟著一緊,爸爸開始把他超過二十公分的雞巴插進我的屁眼裡。
驚人的是我完全不痛,應該是因為剛才村長塗了春藥的緣故,我只感覺到括約肌被撐開,搔癢難耐的肉洞被填滿,最重要的是,我能深刻的感受到,爸爸的雞巴就在我身體裡頭。
一想到這輩子,頭一個把雞巴插進我體內的,是生我養我的父親,我突然間就覺得無比的興奮,再加上剛才村長的預告,我知道就在這個晚上,等我的爸爸把他大蛋裡的精華射到我屁眼裡後,還會有現場眾多強壯男人會輪流把他們的精華也射給我,這讓我更加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的不只我,爸爸似乎也一樣,想要盡快把他的精華射進來,他開始和我偷看過的A片裡面演的一樣,當男人插進女人體內後會開始抽插,爸爸也在插入我後,開始一進一出的動起來,每次爸爸一進來,我的肚子就被雞巴塞得滿滿的,然後當爸爸一出去,龜頭上凸起的肉冠就會在我的腸壁上刮過,被這樣插幹的感覺好爽,比我自己打手槍還要爽好幾倍,很快的我再也忍不住,「啊~~嗯~~」的呻吟了起來。
我叫得很淫蕩,可是比起我,在一旁的小濤更厲害,不知何時他已經被他爸爸插到淫叫連連。
「嗯啊!爸爸的雞雞好大啊!」
「爸爸你的雞雞把我插得好爽喔!」
「啊!啊!我、我的小雞雞…我的小雞雞也硬了!爸爸把我插硬了!」
剛才也說過,小濤根本還沒變聲,不管是講話的聲音,還是現在淫叫的聲音,怎麼聽都是小孩子的童音,但就是這樣童音喊出讓人胯下一緊的淫蕩話語。
小濤的淫叫聲對我們父子倆來說就像在大火上頭澆了一桶油,爸爸明顯更加興奮,我感覺得出爸爸的雞雞隨著小濤叫聲越來越硬,幹我的力道也越來越大,而我在爸爸的硬雞巴大力的操幹下也越來越爽,乾脆就和小濤一樣張嘴淫叫起來:「爸爸!好爽!裡面好舒服啊!」
爸爸一聽到我的淫叫,比剛剛更加瘋狂的操幹我,我覺得我的肚子快被爸爸操穿了,但是屁股傳來的感覺也更爽了。
在眾人的目光下,我和小濤各自頂著勃起的包皮雞巴和半包皮雞巴被親生父親姦淫著,還沒滿十四歲的我們淫叫得像是妓女在接客一樣,周圍男人的火熱目光集中在我們被蹂躪的屁眼上,恨不得能馬上接手,換他們來輪姦我們這兩個男孩剛被父親開苞的屁眼。
我不知道我被爸爸操了多久,大概有半個小時吧,在爸爸一次深頂時,我再也忍不住屁眼傳來的快感,雙拳緊握,兩條腿蹬得老直,一聲尖叫,就射精了。
我完全沒有碰到自己的雞巴,實打實的,真的被爸爸給操到射了。
被操到射的射精快感,和我平常自己打手槍的射精快感差太多了,要說打手槍射精是一個爽字的話,被操到射就得用十個爽字來形容,證據就是,我射出來噴在自己肚皮上的精液的量超多的,多到從肚皮上往腰側滑,都滴到身下的桌子上了,我以前打手槍從來沒有射這麼多過。
邊喘氣邊側過頭,我看到小濤肚皮上也沾著精液,原來他也被他爸爸給操射了,小濤可愛的包皮雞巴早就軟下來,癱在他的大蛋上頭休息。
在我和小濤都被操射沒多久後,爸爸和小濤爸爸也跟著射精了。因為是第一次被幹屁眼也是被內射,剛開始我還搞不懂怎麼了,只覺得爸爸突然插得特別猛力,然後突然間就停下動作,臉上五官皺在一起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直到爸爸的雞巴在我屁眼裡變小了,抽出去後,我才恍然大悟,爸爸已經把他的精華射到我的屁眼裡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