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血緣羈絆]

《皇兒,接招 (卷二 )》 作者:憐惜凝眸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0845 48 1
皇兒,接招(卷一)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二)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三)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四)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五)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六)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七)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 (卷八)(卷九) By 憐惜凝眸


卷二 龍界暢遊

第085章 離開前找點樂子

星月滄瀾走進自己的寢殿,卻只看見金色的紗帳翻飛,沒有看到不驚,眼神微斂。

楓林的神情也微微一變。這幾天來,他清楚地知道陛下和十二殿下之間的另類情感,是以料定星月滄瀾一定是為不驚的不告而別生氣,連忙上前一步。

「陛下,十二殿下不會無緣無故不告而別的。」

星月滄瀾沒有理會,視線轉向飄舞的幔簾之後。他的寢殿的設計極為特別,殿內有一側門可以直接通往後面的溫泉浴場。聽到輕微的聲響,他便已肯定不驚人在那裡。

微微一笑,他已走向那道側門。

誰知,剛一踏入,一道銀色的水柱撲面而來。

楓林臉上浮起淺淺的笑意,就此止步,立於門側。

星月滄瀾暗暗搖頭,右手舉起,輕而易舉地將水柱擋住,水嘩啦啦地落了一地,濺起的水柱就像是一粒粒的珍珠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跳躍著。

與此同時,一道白影從水中一躍而起,一個身穿白衣的清秀少年嘴角勾起,璀然一笑,立於池邊。

「我要離開!」

星月滄瀾微一挑眉。

不驚笑意更深,走到他身邊,像痞子似的攔住他的腰,一張小臉上頗有得色,似乎這樣就能證明自己壓住星月滄瀾了。可惜啊,他的小身板注定了就算他摟著星月滄瀾的腰,也沒有半分強勢。

「呆不住了?」星月滄瀾縱容一笑,任由他胡鬧。

不驚放開他,逕自走入內殿:「讓你呆在這裡四五天不出去你能受得了?」

他是喜歡星月滄瀾,但並不代表,為了星月滄瀾他就會甘願做他的金絲雀。這五天,他只當給自己放了個假。

「小傢伙,本皇可沒有束縛你的打算。」星月滄瀾看出他的心思。

不驚翻翻白眼:「那你為何不准我出去?」

星月滄瀾戲謔一笑,驀地靠近他的臉:「看了父皇的勢力還不夠,父皇本以為每天都要你那麼多次,你會沒有力氣的。」

不驚的臉騰地紅了。

這個男人還真是厚臉皮,說出這般羞人的話竟然面不改色。

他卻不是輕易認輸的,頭一昂:「我說過,以後我也會對你說這些話的。」

星月滄瀾毫不介意他冒犯的話語,他愛的就是小傢伙不服輸的個性,不是嗎?

「本皇拭目以待,」星月滄瀾摟著他向外走去,「龍界的事確實不能再拖了,明日你便出發,今日就陪著本皇。」

不驚聽出他話裡的意思,星月滄瀾不會陪他一起了。雖然心中有失落,但也有興奮。畢竟妖界的遁空珠並不算是親手奪回,他心裡一直對自己的能力不夠強而介懷。這一次,可以不用星月滄瀾的幫忙,他還是很期待的。

至於星月滄瀾為何決定不和他一起,他很想問,但是又怕星月滄瀾不回答,倒像是自己放不下了。他也有自己的驕傲的,星月滄瀾不說,他便不問。

星月滄瀾本來就不是一個會向別人主動解釋一些事的人,所以也沒有想到不驚會介意。雖然覺得不驚的表情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想。

這也就導致了兩人對彼此的誤會。

不多時,兩人便到了御花園。御花園內百花齊放,雲霧繚繞。天界是看不見太陽的,但是整個空間不照而亮,讓人不由得心曠神怡。各種花兒的清香淡然飄來,愜意無比。荷花池中池水清澈見底,可以清晰地看見魚兒游來游去。

不驚沉悶的心情好了許多,但仍然有些壓抑,所以情緒一直不高。

星月滄瀾拉著他到涼亭內坐下時,他的手也有些冰涼。星月滄瀾與他說話,他也一直表現得很平靜,若無其事地回答他的每一個問題,再附送一個淡淡的微笑。

他表現得就像一個來此做客的人,彬彬有禮。

星月滄瀾總算察覺到他的不對勁。

「怎麼了?是因為想到明天要離開,又捨不得離開本皇了?」星月滄瀾調侃著。

不驚搖頭不語,只是盯著星月滄瀾的胸口。

「怎麼了?嗯?」星月滄瀾不適應他的沉默,眸子裡染了幾分擔憂,輕輕一扯將他摟入懷中,「不舒服?」

不驚仍然搖頭:「沒什麼。」

「有什麼事情不能告訴我嗎?」星月滄瀾卻不打算輕易放過他,捏住他的下巴抬起,逼迫他直視自己的眼睛。

「我只是在想,你似乎沒有打算和我一起。不知道你是不是另有新歡,而我是不是應該甩了你。」還是說出來了。說出來了似乎舒服多了。

不驚的表情很淡然,星月滄瀾有些摸不準他的心思,但摟著他的手臂卻驀地緊了。

「你以為本皇會給你這個機會?」

不驚輕笑。不能怪他不安心,星月滄瀾實在太過優秀,而現在的他根本沒有能力留住他。並非他不自信,而是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他不知道星月滄瀾到底為何會喜歡他,但是在他自己看來,只有更加強大才能平淡地站在星月滄瀾身邊。

星月滄瀾漫不經心地道:「小傢伙,記得本皇說過,尋找阿珠是你身為預言之子的命運嗎?按理來說,本皇是不能過多地插手的。若是順應天命,對你百利而無一害;若是本皇強行干擾,對你後天的修行不利。小傢伙雖然同樣能達到較高級別,但比起本皇不插手的情況會稍遜一籌。」

此時他心裡卻是舒服了許多,但還是有一個疑問:「妖界的阿珠是你找到的,難道這不算插手?」

「自然不算,」星月滄瀾陰陰地笑著,「當時的情況讓本皇不插手,卻是萬萬做不到。」

不驚的臉紅了一下,但並未移開自己的雙眼。

星月滄瀾撫摸著他的頭髮,不以為然地笑道:「當然,若是你喜歡,本皇為你改了這天命,也未嘗不可。」但以他對不驚的性格的瞭解,卻知道他必定不願。

果然,不驚毫不猶豫地拒絕:「不必,那樣會少了很多樂趣的。」

星月滄瀾揚眉輕笑,以食指勾起他的下巴:「現在說說,剛才為何說出那番話惹我生氣?」

不驚的臉又是一紅,拍開他的手:「沒什麼。」

「不說?」星月滄瀾傾身將他困在自己的雙臂和石桌之間。

不驚心一橫,理直氣壯地道:「你一點兒也沒有提要去龍界的事,我當然會多想。咳咳,你是我的人,難道我不能多想嗎?」

星月滄瀾哈哈大笑:「呵呵,小傢伙,本皇真是不知道該表揚你還是該懲罰你。」

這個小傢伙,就是喜歡逞口舌之快。

不驚白了他一眼,被他壓得動彈不得,索性放鬆地靠在石桌上。他和星月滄瀾的感情進展得太順利,無怪乎他這麼不安。

「小傢伙,對本皇多些信任。可好?」

他毫不遲疑地點頭,早在他下那一場賭注的時候,他就沒有想過要退縮或者後悔。

他抬起頭看著星月滄瀾的俊顏,不禁再次感歎:「瀾,你說若是有一天能抱你該多麼美好啊。」他有些色迷迷地看著星月滄瀾,還輕佻地在他臉上上下其手。

「是嗎?呵呵,那一定很有趣,小傢伙可以努力看看。」星月滄瀾不僅不生氣,反而饒有興致。因為他知道,自己絕對是不可能讓小傢伙得逞的。但是小傢伙努力想壓他的過程一定會很精彩。

不驚懷疑地看著他:「你的意思是會給我機會?」

星月滄瀾淺笑頷首。

不驚雙眼頓時閃閃發亮:「你可千萬別後悔,我一定會想千方設百計壓倒你的。你確定你是認真的?」

「當然,因為本皇知道你一定不會成功的。」星月滄瀾笑得邪魅。

很好,既然你如此輕敵,那麼別怪我不客氣。從今天起,你就等著瞧吧。

不驚得意洋洋,正待接話,不遠處卻傳來一聲不可思議的驚呼。

不驚清冷的目光和星月滄瀾嗜殺的眼神同時射了過去。

「出來。」

一個穿著月色衣衫的年輕男子從花叢後面走了出來,男子看上去只要二十三四歲左右。不過不驚卻說不准這個年紀,神界的人到十六歲就會基本停止老化,容貌變化會極為緩慢。就算是六七十歲的人看上去也和人界二十歲的人差不多。只見男子素顏白淨,柳眉星目,一派儒雅之氣,與星月滄瀾有幾分相似。

不驚猜測他應該是星月滄瀾的兒子之一。只不過,他突然想到一件趣事,星月滄瀾自己說不定都不知道這是他的哪一個兒子。

男子的臉上帶著幾分惶然,疾步走近。不能怪他如此惶然,見到星月滄瀾與一名少年如此親密已經夠驚訝,後來更是聽見少年對星月滄瀾幾番調戲,星月滄瀾卻沒有半分生氣。可見此人在星月滄瀾心中地位之高。而他已經站在那裡將他們的私密話聽了大半。素聞他的父皇星月滄瀾冷酷無情,他又如何不惶恐?

「兒臣參加父皇,父皇萬福金安。」

「瀾,他是?」不驚料定星月滄瀾不知男子身份,故意問。

男子聽見那稱號,又抖了一下。

不驚暗暗覺得有趣。

星月滄瀾瞄了不驚一眼,怎會不知他的小心思?但他毫無尷尬之感,問道:「你是幾皇兒?」

星月時心中一窒,很快道:「回父皇,兒臣排行第四,名為星月時。」

父皇果真無情,連自己是他的第幾個孩子都不知道。

星月滄瀾冷顏未改:「為何在此?」

「父皇恕罪,」星月時的頭垂得更低,「兒臣有事找大皇兄,所以才會路過此地,卻不料父皇在此。擾了聖駕,請父皇恕罪!」

原來星月時著實倒霉。去大皇子星月明的宮殿本來有兩條路的,今日他竟然鬼使神差走到御花園。發現星月滄瀾在此時,他本來準備上前問安的,但又怕打擾星月滄瀾,惹得他一個不高興讓他人頭落地;欲悄然離開,又怕反而因此引起星月滄瀾察覺。所以一時之間進退不得,後來聽見那少年對星月滄瀾如此輕佻,才會敵不住萬般驚訝發出一聲驚呼。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