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血緣羈絆]

《皇兒,接招 (卷三)》 作者:憐惜凝眸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9057 24 1
卷三:禍害江湖

第181章 羞花宮宮主

  此時,大堂內眾人已經漸漸開始等得不耐煩。

  「怎麼還不來?」

  「不會是在耍我們吧?」

  「今天來的幾乎都是各大門派的掌門人,羞花宮再厲害,也不敢如此戲弄我們吧?」

  萬事通此時拿著酒壺,嘿嘿笑著走了過來,一屁股坐下:「隨意公子,星月公子,又見面。」

  「爹,你看這事……」坐在較遠處的齊雲小聲對齊峰說著,示意他看不驚和星月滄瀾。

  齊峰低語道:「沒有想到這隨意公子竟然將自己的功夫隱藏得那麼好。這二人突然冒出來還鬼鬼祟祟地隱藏實力,一定有問題。有機會可以試探一下他的深淺。現在先不管,靜觀其變即。」

  想試探不驚和星月滄瀾實力的又豈止他們?

  「萬前輩,別來無恙?前輩既然被稱為萬事通,可否告訴我們一些關於羞花宮的事?」不問道。

  萬事通搖了搖頭,挫敗地道:「別提了,看來我這名號過不了多久也該丟了。」

  「此話怎講?」陳英傑寺道。

  萬事通又幽幽一歎,猛灌一口酒:「我萬事通自稱無所不知,可最近不知道的事實在太多。這羞花宮的事,我之前是半個字也沒有聽說過。向我買這個消息的人不少,但是我只能看著一張銀票從眼前溜走啊。」

  「怪哉,」關紹道,「難道它還能從天而降不成?」

  這話讓不驚心裡咯登一下,狐疑地看向星月滄瀾,傳音道:「瀾,這羞花宮該不會是你?」

  他想起星月滄瀾曾經說過「就算沒有熱鬧也會製造出熱鬧」,越發覺得羞花宮和星月滄瀾關。但是,若是這樣,花嚴和花肅為何要抓他?

  星月滄瀾搖頭,道:「不是。」

  不驚點點頭。既然和星月滄瀾無關,它就必定和玄門有關了。因為,知道「羞花宮」的只齊雲。除非,羞花宮這個名字只是巧合。

  正在這時,忽聽有人在外面喊道:「羞花宮宮主到!」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花香。

  大廳內眾人頓時安靜下來,同時:扭頭向逍遙居門口看去。

  伴隨著淡淡的花香,一位戴著面具的頎長身影的男子緩步邁步門內。男子的面具只露出一眼和一張嘴,身穿紫色錦袍,長髮如墨,衣袂飄飄。那錦袍上無任何修飾,只在胸口處有一朵巨的紅色五瓣花,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多了一份詭異。緊隨他身後的是花嚴和花肅二人,後面還跟著位貌美如花的丫鬟提著花籃垂首靜立。而六位丫鬈後面又是六位神情肅靜的男子,分列逍遙居外台階兩側。

  花嚴微笑著道:「各位掌門,各位大俠,久等了,這位就是我羞花宮宮主。」

  眾掌門紛紛起身寒暄:「原來是羞花宮宮主,久仰大名。」

  不驚和星月滄瀾均未起身,好整以暇地打量著那位宮主。

  言主淡淡掃視他們一眼,似是沒有看見,道:「本座名為譚木,久仰各位大名,請坐。」的聲音極為渾厚,估計年紀在三十歲左右。

  眾人入座之後,都將目光轉向泰山北斗的玄門和德高望重的少林派。

  少林派戒空大師乃方外之人,自然不會主動介入俗世,只起引導和監督作用,所以便由玄出頭。

  玄門門主齊峰理所當然地代言,不卑不亢地笑道:「譚宮主果然御下有方,即使老夫久居林多年,也從未聽說過羞花宮的半點消息。」

  譚木清冷地笑了笑:「齊門主過獎,羞花宮一向沉醉於種花養花,修身養性,不問世事,門主沒有聽說過並不奇怪。此次若非關係重大,本座也不會讓羞花宮與江湖扯上關係。」

  不驚一直懷疑齊峰與羞花宮有關,所以一直密切地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譚木的話倒也合情合理,齊峰也不好再多做試探,便笑道:「原來如此。譚宮主,既然時已到,我們是否可以言歸正傳了?」

  譚木尚未開口,空中突然響起一道不滿的聲音。

  「我丐幫的人還沒有現身,怎麼就開始了?莫非是瞧不起我丐幫?」

  不驚有趣地抬頭。到這裡這麼久,他還沒有見過丐幫的人。卻不知他們是否真的和小說中般分為污衣派和淨衣派。

  在場眾人均臉色微變。聽聲音速人早已在此,他們卻並未察覺,由此可見此人修為之高!

  眾人抬頭一看,橫樑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髒兮兮的老頭。那老頭大概五十歲左右,雖然看去髒兮兮的,整個人卻神采爍爍,一雙眼極為精明,絲毫不見渾濁。

  「原來是丐幫的二長老,既然來了,為何卻在橫架上呢?」

  朱光離得較近,站起身抱拳,呵呵地笑道。

  二長老嘿嘿一笑,從橫樑上跳下來:「這麼乾淨的地方,小老兒怕弄髒了。主人未到,小老兒,自然不敢貿然下來。羞花宮宮主既然給丐幫發了英雄帖,應該不至於嫌棄小老兒髒吧?」一邊說,一邊向這邊走近了些。

  譚木並未起身,抱拳道:「二長老德高望重,本座豈敢嫌棄?」

  「那就好,那就好。」

  二長老就近一屁股坐了下來。

  好巧不巧,他所坐的正好是不驚所在的這一桌。本來每一張圓桌都配置了八隻凳子。星月滄瀾、不驚、關紹、鄧明軒、陳英傑、葉柏和秦天涯剛好佔了七隻凳子。而星月滄瀾左側的那只凳子一直沒有人敢坐。

  所以,二長老這一坐,剛好坐在星月滄瀾的左側。

  眾人想到之前星月滄瀾的冷絕氣勢,皆驚,心想這二長老一定死定了。

  不驚心知星月滄瀾的潔癖,有些好笑,傳音道:「瀾,不如我們換?」

  星月滄瀾道:「不必。」他早已看出,這二長老雖然看上去髒兮兮的,但其實身上並沒有多髒,而且也沒有難聞的味道。所以,他也無心刁難。

  星月滄瀾沒有發難,又引得眾人心中猜測無數。

  齊峰笑道:「譚宮主……」

  譚木慢悠悠地道:「如各位所見,本座斗膽邀請各位前來正是為了賞寶一事。」

  「卻不知這寶物究竟為何?譚宮主何不拿出來讓大家一飽眼福?」齊峰說出大家心裡的想法。

  譚木的唇角勾了勾。

  眾人注意到他的神情,心中一凜,莫非還有內情?

  果然,譚木慢慢地說:「寶物並不在此。」

  「譚宮主這是何意?」齊峰臉色微沉,仍然笑笑地說,「如此興師動眾,若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只怕這玩笑也大了些。」

  譚木自然明白他言語中的威脅和警告。就算他羞花宮實力再大總不能與這麼多門派對抗。尤其幾乎所有門派所派出的人都是武功極高的人。

  花肅笑著安撫道:「齊門主別急,何不先聽宮主把話說完?」

  齊雲呵呵笑道:「是本門主著急了,宮主別介意。」

  「齊門主言重,」譚木輕抿了一口茶,淡淡道,「既是寶物,自然不能輕易拿出來。若是萬一有人存了歹心,羞花宮豈非得不償失?各位認為本座的可有道理?」

  眾人皆聽出他話中有話。

  齊峰不動聲色地問道:「那麼,依宮主之間呢?」

  譚木道:「依本座之間,不如由每派派出一人與本座同往藏寶之處,各位以為如何?」

  不驚突然歎道:「瀾,我們似乎不該來。」

  「為何?」星月滄瀾勾唇,配合地問道。

  不驚攤手道:「因為我們無門無派啊。」

  星月滄瀾似笑非笑,斜睨譚木一眼,意味不明。

  譚木連忙道:「星月公子別急,羞花宮既然送了英雄帖給二位,二位自然也在邀請之列。」

  齊雲冷哼一聲道:「在座的各位既然從大老遠的地方來了,自然也是想見識一下寶物的,羞花宮宮主此舉是否不妥?」

  齊峰假模假煙地責備地看了他一眼,卻並沒有開口制止的意思。羞花宮來歷不明,人多自然力量大。

  齊雲的話讓不少人紛紛稱是。因為他們都是作為陪同之人前來的,若是每派只能去一人的話,他們勢必不能同去。

  譚木呵呵地笑了笑,道:「小齊公子顯然是誤會了本座的意思,本座此舉並未故意為難,而是因為藏寶之地是極為危險之地,在座各位不少人的修為恐怕無法順利進去。」

  他的話越發引起眾人的好奇。究竟是何種寶物需要放在那麼危險的地方?那真的是寶物而非羞花宮宮主的陰謀?

  有一人冷淡地道:「宮主口口聲聲稱有寶物,我等怎知是真是假?」

第182章 魔教插一腳

  譚木顯然是意料到.必定會有人有此疑問,輕聲一笑道:「這位少俠說的是。本座自然能夠證明。」

  眾人皆屏息,等待譚木繼續。

  譚木幽幽道:「不久之前,本座無意中闖入一片密林,墜入懸崖。等本座從昏迷中醒來,卻發現身處一個山洞(俗,自抽),一共在山洞裡被因了好幾天。本座以為,必死無疑,在山洞內亂竄卻發現山洞裡有一塊巨大的東西。那東西非常奇怪,看上去像是石頭,卻是軟的。當時本座飢腸轆轆,無以為食,便從上面切下一小塊果腹,半個使時辰之後,本座發現……」

  他故意停頓了一下,立即有人追問道:「如何?」

  「本座功力大增。」譚木悠悠道。

  眾人嘩然!

  要知道,身為江湖中人,功力是他們最嚮往的東西,也是他們一直在追求的,如今知道竟然有這等好事自然激動萬分,議論紛紛。

  「哼,這都是宮主的片面之詞,恐怕無法取信於人。」有細心的人立即道。

  此言一出,不少人頓時冷靜下來,附和道:「是啊,說的有道理。」

  「宮主若是想讓我等信服,恐怕要拿出證據。」

  「是啊,對於羞花宮,在下聞所未聞,很難讓人相信這裡面沒有陰謀。」

  譚木微微一笑,並不動怒,站起身道:「請各位隨本座來。」

  眾人隨著譚木走出逍遙居,看見外面不知何時擺放著一塊一人高的巨石。

  「若是本座說,本座可以讓此石片刻間變成粉末,諸位是否相信?」譚木自信地道。

  眾人自然搖頭。即使功力再深厚的人頂多只能將此石分成兩塊已經了不起。

  譚木又道:「各位可以先去檢查一下此石是否為真的石頭。」

  眾人上前觸摸、敲打,紛紛點頭:「確實是真的石頭。」

  譚木點頭道:「好。」

  然後,他走到巨石邊,伸出右掌猛力一擊,將內力注入巨石。那石頭發出卡嚓幾聲響之後,果然很快變成了粉末,像是一堆麵粉堆在那裡。

  在場眾人無不瞪大眼睛,紛紛叫好。幾位掌門人相視一眼,眼神中均有激動之色,此時已經完全相信寶物之說。

  不驚不由得也有了幾分興趣,傳音問道:「瀾,你覺得如何?」

  星月滄瀾道:「以他們的力量屬性來看,能做到這種程度確實不易。」

  眾人面面相覷,又跟著譚木回到逍遙居內,各自入座。

  又有一人提出疑問:「既然這寶物這麼厲害,宮主為何不據為已有?」

  譚木淡笑道:「本座剛才已說過,那個地方危險重重,本座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僅憑本座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將寶物帶回來的。」

  眾人瞭然。

  齊峰道:「所以,宮主的意思其實是想讓我們與宮主合作,平分寶物。」

  譚木笑而不話,只淡淡點頭。

  「如果那裡真的像宮主說的一樣危險,豈非人越多越好?」一人提出質疑。

  譚木歎道:「本座是一片好心,各位若真的想同去,本座自然不會阻攔。」

  他這麼說了,眾人反而再次猶豫起來。

  不驚與星月滄瀾相視一眼,星月滄瀾帶笑頷首。

  不驚便笑道:「既然宮主不反對,想去的都跟著去,不想去的當做不知道便可。」

  他一向主張,越熱鬧起好。不管譚木是否有陰謀,他都去定了。他倒要見識一下,是什麼東西居然那麼神奇。

  他的話一說完,不少人都紛紛贊同。有這等好事,誰不想分一杯羹?

  譚木似是無奈,點頭同意:「如此也好,但各位若是真的同去,自當同進同退。」

  「當然,當然。」眾人紛紛點頭,但誰又知道裡面有幾個人是真心的?

  又有人問道:「譚宮主,卻不知去那裡需要準備些什麼?」

  譚木道:「洞內時寒時熱,地形複雜,諸位恐怕不止要準備冬衣,還要準備足夠的乾糧。」

  不驚敲著桌子,若有所思。

  「小傢伙,在想什麼?」星月滄瀾揉著他的頭髮,隨意問道。

  不驚一副疑惑的耒情,帶著無邪之色:「我只是覺得奇怪。此等有趣的事,幻滅教的人為何沒有摻一腳?」

  「唔,確實有些奇怪。」星月滄瀾勾唇淺笑。

  不驚此言一出,眾人皆驚。幻滅教一向我行我素,專橫跋扈,按說此等好事,他們一定不會錯過,但從開始到現在,他們並未見到幻滅教的人出現。

  譚木道:「本座並未邀請幻滅教。」

  江湖經驗較淺的人都鬆了一口氣,但各位掌門卻仍然神色嚴峻。他們都想到一件事,他們作為掌門的都不在,幻滅教會不會趁機剿滅他們?若羞花宮與幻滅教勾結,此舉確實是調虎離山的好計策!

  想到這裡,他們不約而同地看了不驚一眼。這少年暗示的是否是這個意思?

  孫乾神色嚴肅,微微蹙眉。

  不驚又慢悠悠地道:「就算幻滅教沒有收到邀請帖,他們若是有心想來,就一定會來。」

  不驚的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一聲熟悉的嬌羞的笑聲,還是男人的聲音。

  「喔呵呵呵呵,小不驚,真是的。你這麼瞭解我們幻滅教,還不如加入我們算了!」

  說曹操,曹操到。

  兩個人影悄無聲息地落在門口,正是幻滅教的如秋和劍僕。

  「這般盛事怎麼少得了我們幻滅教呢!」如秋一邊說,一邊扭著腰肢進來,不忘對不驚拋了一個媚眼。劍僕面無表情地跟在他後面。

  星月滄瀾警告地瞄了如秋一眼,如秋心中一凜,不動聲色地影開視線。星月滄瀾會武功的事他已經聽說,此時萬萬不敢過分開些玩笑。

  在場眾人都神色複雜地看著如秋和劍僕。若是在平時,他們,必定會跳起來對付他們。但今天,顯然還是先留著他們兩人好。若羞花宮真的和幻滅教暗中勾結,抓住了如秋和劍僕,也算他們手中多了一個籌碼。

  這樣想著,眾人稍微安心了一些。

  譚木卻冷聲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本座並未邀請幻滅教。」

  如秋笑道:「就算譚宮主不願意,恐怕也晚了。」

  「什麼意思?」譚木沉聲道。

  「各位已經中毒了噢,就在你們喝的茶裡面喔。」如秋捂著嘴笑。

  「什麼?」

  譚木頓時臉色大變。今天的聚會是由他發起的,若是這麼多人真的出事,他難辭其咎。

  眾人各個神情緊張,立即提氣,雖未感覺到有異,仍然紛紛拔劍叫道:「魔頭,把解藥交出來秦天涯卻低聲問不驚道:「不驚,我們真的中毒了嗎?」

  離得較近的人聽到他的問話,覺得非常奇怪。他們是否中毒,秦天涯為何要問星月公子?

  卻是因為上次比武招親大賽時,不驚發現茶中有毒,秦天涯也在場,所以秦天涯才知道不驚對毒術有所涉獵。

  不驚靠在星月淪讕身上,懶詳詳地道:「是的。」

  譴責的話語紛紛指向不驚:

  「什麼?星月公子,這是何意?」

  「星月公子知道有人下毒,為何不提醒我們?」

  「星月公子莫非也與幻滅教有所勾結?」

  四大公子也有些意外,但並不擔心,他們相信不驚應該不會不管他們。

  不驚似笑非笑地掃視眾人:「你們中毒關本公子何事?本公子察覺到茶中有毒並不代表本公子就有責任提醒你們,或者為你們解毒。」

  眾人一時無語。

  如秋捂著嘴偷笑,越發覺得不驚很有意思。

  不驚又慢吞吞地道:「本公子不是說了嗎?本公子和瀾亦正亦邪,有此種舉動有何意外?」

  眾人不知該如何反駁。

  一人冷笑道:「哼!從開始到現在星月公子和隨意公子所做的事都是邪道才會做的,又如何稱得上『亦正』二字?」

  「嗯?」不驚有趣地挑了挑眉,「如何稱不上?本公子為『四大公子』解了毒,『四大公子』難道不是正道中人?」

  「咦?」關紹奇道,「不驚,是什麼時候解的?」他毫不猶豫地相信了不驚的說辭。

  鄧明軒卻一副瞭然地表情:「剛才的『果汁』?」

  不驚含笑點頭,剛才的果汁中他正是加了解毒丸。

  葉柏和陳英傑都鬆了一口氣,此時他們對不驚的性格才又多了幾分瞭解,心中頗有感慨。


皇兒,接招(卷一)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二)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三)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四)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五)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六)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七)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 (卷八) (卷九》by 憐惜凝眸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