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工口文]

《無人知曉的愛》作者:墨雨煙夜【完結】(短文,兄弟年下,肉)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04323 8 24
無人知曉的愛

“哥哥!今天感覺怎麼樣?”

秀麗的青年微笑著問道:

“還不是和以前一樣,沒感覺。即使這樣也沒有一絲反應。”

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高大的男人有些憤恨的坐在輪椅上,捶打著毫無知覺的大腿。

“哥哥,別這樣,我會找人治好你的。”

秀麗的青年微微蹙了蹙眉,抓住了男人不停虐待自己的雙手,安慰的說道:

“少在那邊假惺惺,哼!我殘廢了,最高興的就是你吧!現在整個關家都在你手裡了,你開心了!終於得到你想要的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了!關宇柯,別以為沒人知道你做的事!”

無視青年臉上露出的委屈的神情,惱怒的男人轉身推著輪椅頭也不回的走了,沒發現留在身後的青年的臉上委屈一掃而光,細長的瞳仁中閃過一絲陰霾。

“哥哥……你什麼都不知道……”關宇柯緊緊咬著下唇,看著男人逐漸遠去的身影。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晚上10點,關宇軒的正躺在床上看書,聽見有人敲門,抬頭一看,關宇柯拿著一杯牛奶走了進來,立刻不悅的說道:

“出去,我不想看見你!”

“哥哥,你別這樣,我有事跟你說……”

看著青年又露出那種討好的笑容,關宇軒的心情也有些複雜,這個比他小6歲名義上是他同父同母弟弟的人,但實際上卻是父親私生子,為了這件事,母親由於憂傷很早就過世了,雖然這件事錯不在他,但他卻始終沒辦法接受他,把他像弟弟一樣的愛護。再加上家族裡的一部分親戚支持關宇柯掌權,自然而然的把他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但實際上,這個弟弟似乎總是在小心翼翼的討好他。下午的話,無非是遷怒罷了。原本英俊挺拔的關宇軒是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子,多金,英俊,溫柔,年輕,這些條件讓無數的女人趨之若鶩,但自己出了車禍,下半身殘廢了,雖然沒有毀容,但是哪個女人想嫁給一個殘廢呢,尤其是原本屬於自己的公司都變成關宇柯的了,原本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那些女人一轉眼全都不見了。連本已經訂婚的韓氏企業的千金都發過話來要解除婚約。突然變得一無所有,這個巨大的落差使關宇軒的心情一直很不好。

不過關宇軒畢竟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一旦冷靜下來,理智就回了籠,想起下午說的話,心裡不禁有一絲的愧疚,臉上的神色也緩和了下來。

“什麼事?”

“哥哥,今天,韓其真來公司了”

“恩?她來找我嗎?”

想起那個溫柔的女人,關宇軒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她說,想要聯姻。”

關宇軒諷刺的一笑,

“聯姻?他們不是剛解除和我的婚約嗎。又不嫌棄我是個殘廢了?”

“……”習慣性的咬著下唇,關宇柯猶猶豫豫的說:

“韓其真說,想和我結婚。”

“什麼!!!”

關宇軒十分震驚的張大雙眼,滿臉的不敢相信,隨即又頹敗的低下頭去:

“哈哈,真好!真好啊!我得恭喜你啊!”

男人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裡自嘲的想著:關宇軒啊關宇軒,你還想著韓其真是真的愛你呢,那個溫柔美麗,原本應該是自己妻子的女人馬上就要變成自己的弟妹了,沒想到啊,沒想到,原本以為解除婚約是韓氏總裁的意思,其真只不過是迫於壓力罷了,原來,是其真主動要求啊,也是,自己都這樣了,還做什麼白日夢啊。你還真是可憐啊!

“哥哥,你,你別這樣笑好不好,你不要嚇我,哥哥。”驚慌失措的眸子裡倒映著關宇軒瘋狂的笑容。

“我很好啊,我沒事,我怎麼會有事呢,不管是個沒用的殘廢罷了。”一邊大笑著,一邊感覺到有濕潤的液體從自己的臉上劃過。

看著男人脆弱流淚的樣子,關宇柯的心裡無比的難受,上前緊緊的抱住男人:

“哥哥,不要這樣,你還有我啊,我不會離開你的。”

“你?呵呵,你馬上就要結婚了,到時候我應該滾出這個房子了吧,不然,恐怕會妨礙到某些人吧!”

“不會的,哥哥,我不會娶她的,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會治好你,我們會一直住在這裡,我們一起住在這裡。我會保護你的。”

信誓旦旦的發著誓,關宇柯用力的摟住男人,仿佛一鬆手,人就會不見一樣。

溫柔的安慰著哥哥喝下了牛奶睡下了,關宇柯走出了哥哥的房間。一回到自己的房間,便猛地一拳捶到了牆上,發出[彭~]的一聲,原本秀麗的容顏變得扭曲,瘋狂,充滿了怒氣。

“該死的女人!居然對哥哥的影響這麼大。”

一想到那個女人今天還來到公司裡要求見關宇軒,關宇柯不禁把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沒想到自己放出話去說哥哥都殘廢了,那個女人居然還不放棄。幸好哥哥以為自己殘廢了,不想見任何人,所以自己才有機會做出假的報紙欺騙哥哥說韓其真主動接觸了婚約。但是現在哥哥是住在別墅的,而周圍的環境全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才能達到這種效果,一旦哥哥決定走出這裡,就不好控制了。而且,那種讓下半身癱瘓的麻醉長時間服用的話對身體有很大的損害,而自己是絕對不會傷害哥哥的,所以必須儘快解決一切問題,順便“治癒”哥哥的殘疾。

眯起眼睛想了一會兒,關宇柯拿出了電話:

“是我”

“一周之內,出清我們手上全部的不動產和股票,換成現金,存進我瑞士銀行的戶頭。”

“你別管,照我說的去做”

“順便給我做5份假護照,”

“對,5份,不同國籍的。”

“做完這件事,我們就算兩清了。”

隨手掛斷了電話,一想到一周後就可以帶著哥哥消失在這裡,沒有任何人能找得到,關宇柯不禁從心底湧上了笑意,隨即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抬頭看看牆上的時鐘,牛奶裡的藥應該起作用了。輕輕的打開房門,向著關宇軒的房間走去。

每天的10點半,整棟宅子的下人都會下班,離開這裡,所以,現在這所房子裡只有哥哥和自己。空曠的走廊裡異常的安靜,赤裸的雙足踩在厚實的地毯上沒有一絲的聲音,走到關宇軒的房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

“哥哥,你還醒著嗎?”

沒人回應,關宇柯掏出口袋裡的鑰匙,打開門,一眼就看到關宇軒躺在屋子中間的大床上,沉睡著。

隨手關上房門,打開牆上的壁燈,橘黃色的柔和燈光灑滿了房間,緩步走到床前坐下,隨手把一個盒子放在床邊的櫃子上。貪婪的看著關宇軒俊逸的容貌,輕輕的撫摸他的臉頰。

“哥哥……為什麼呢,為什麼你都殘廢了那個女人還不放棄你呢?”關宇柯癡癡的說道。

“她也知道哥哥的好呢。不過……沒關係的,她以後不會打擾咱們了,哥哥的好,有我知道就可以了。嘻嘻,她不知道的,哥哥已經是屬於我的了,哥哥的身體裡裝滿了我的東西呢,哥哥已經染上我的味道了。”

關宇柯輕輕的在男人的唇上落下一吻,含吮著淺色的嘴唇,伸出舌尖,挑開閉合的牙齒,深深汲取他的津液。糾纏著對方厚實的舌,纏綿,舔弄一直到自己幾乎無法呼吸為止。

“哥哥……總是這麼甜。怎麼親都親不夠。”

抬起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下的男人依舊在沉睡中。體貼的調高空調的溫度,把柔軟的被子甩在一旁,纖細的手指靈巧的解開了男人睡衣的扣子,露出裡面肌理分明的線條。由於經常做戶外運動,關宇軒的皮膚並不白皙,而是一種健康的小麥色,強健的腹肌雖然不是六塊,但也非常的堅實。輕輕的撫摸著這具軀體,關宇柯感覺身體一陣發熱,下腹部也開始騷動起來。

“哥哥……你看,我又有反應了,你的身體可真誘人啊,每天我都吃不夠呢。”

探下身去開始吸吮微微隆起的喉結,一路向下舔吸著麥色的肌膚,關宇柯用的力道並不大,因為他很清楚絕對不能留下吻痕。

伸手拿過櫃子上的盒子,打開後裡面裝的是兩支針劑,拿起透明的那一個,熟練的拉起關宇軒的胳膊,把藥劑注入他的身體。那是麻醉劑的解藥,每天都要重複這樣的行為,就是為了避免麻醉劑產生長期的效果。

注射完,順勢拉起男人的身體,緊緊的抱住,關宇軒的頭無力的垂在關宇柯的肩膀上,胸前的紅纓正好湊到他的嘴邊。舔弄小巧的乳粒,輕輕的用牙齒嗜咬,雙手還不斷的在敏感的腰側摩挲,關宇軒不禁發出了不適的哼聲。

關宇柯立刻停了下來,緊張的觀察他是否醒了過來,但他只是無意識的哼了一聲便沒有反應了,便放下心來,看來自己花了大價錢買的藥果然有效。

放下男人的上半身,俐落的脫下它的睡褲和內褲,可以看到男人柔嫩的分身靜靜的躺在叢林之中。關宇柯的氣息越來越重,下身的隆起也十分的明顯,有些難耐的搖了搖頭,俯身到關宇軒的耳邊說:

“哥哥……我快忍不住了,今天就不給你含了好不好,明天給你補回來哦。”

急切的脫光自己的衣服,關宇柯白皙的皮膚在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圓潤的光澤。秀麗的臉上佈滿了欲望,雙頰緋紅,氣息不穩。胯下的分身高高的挺立著,不容忽視,前端的小孔甚至開始低落透明的液體。

有些急躁的伸手抓住男人還沒有反應的分身開始揉搓了起來,很快男人的肉莖便顫巍巍的挺立了起來。扯過一邊的枕頭墊在男人身下,拉開修長的雙腿,露出了那個隱秘的洞口。

淺褐色的小穴緊緊的閉合著,仿佛從未有人造訪過,但是關宇柯知道那裡是多麼的讓人銷魂,舒爽。

舔了舔乾燥的嘴角,抓起一旁的潤滑液塗滿手指,慢慢的探入一根中指,在潤滑液的幫助下,很快的一根手指就可以方便的進出了,快速抽動的手指變成了兩根,三根,當三根手指能夠順利的進出時,關宇柯再也忍不下去了,雙手掰開他的臀瓣,把早已興奮不已的欲望狠狠的插了進去。

“唔……”

滿意的歎息出聲,關宇軒濕熱的甬道緊緊包裹著他碩大的欲望。過於粗大的肉棒幾乎撐平了小穴周圍的褶皺。而依舊在沉睡的關宇軒不適的蹙了蹙眉。但此時的關宇柯再也注意不到這一點了,把他修長的大腿圍在腰上,迅速的抽插起來。

“哥哥!哥哥!你好棒”沉浸在性愛快感中的關宇柯低低的呻吟著。

下身粗大的肉棒不斷的在小穴中進出,發出“噗嗤,噗嗤”淫蕩的水聲。用力挺動精悍的搖杆,一隻手拂上男人因剛才的插入而軟下去的欲望,還沒開始套弄用力,下身的一個撞擊讓關宇軒的身體震動了一下,手中的欲望也挺了起來。

“是這裡嗎?哥哥的敏感點?”

為了確認,關宇柯又再次往剛才的方向撞擊的幾下,手中的欲望果然越發的脹大了。邪邪的笑了一下:

“今天讓哥哥只用後面就射出來好不好。”

說完便鬆開手中的欲望,兩手托起關宇軒的大腿,拗成一個U字形,使墊在枕頭上的臀部翹起,更加方便他的抽插。

每一下都頂向那敏感的一點,原始的律動帶出絕妙的快感,男人的分身在無人碰觸的情況下開始不斷的冒出白液,隨著關宇柯的律動,拍打,摩擦著堅實的腹部。

“哥哥……怎麼每次做都覺得比上次更舒服呢。”深深的歎息著,關宇柯對著聽不見的人不斷的自言自語。

“唔……哥哥的小穴真是太棒了。這麼舒服,怎麼要都要不夠。嗯啊……”

眯起眼睛看著平日裡仰望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下,隨著自己的撞擊而無力的搖擺,想到現在自己控制著這個男人的一切,關宇柯不禁感到無比的滿足。

一個大力的撞擊,關宇軒挺立的肉莖忽然爆發了出來,腹部灑滿了白色的液體,而後穴也反射性的收縮了起來。

“啊……哥哥,你夾得太近了,我要受不了了。”

已經到達臨界點的關宇柯快速的抽動了幾下,便噴發在濕熱的甬道當中。

趴在關宇軒強壯的身體上體會著高潮的餘韻,青年還有些不滿:

“哥哥你太壞了,忽然把那張小嘴收的那麼緊,我怎麼受得了。”

一邊說,一邊拔出了軟掉的肉棒,被撐得過大的穴口無法合攏,白色的液體沿著穴口不斷的向下淌,關宇柯抓過一旁的濕巾堵住了穴口:

“哥哥……,我的東西,你要全部都留在身體裡。”

抬頭望著男人依舊沉睡的容顏,關宇柯有些失落的吻上哥哥唇:

“哥哥……你什麼時候才能清醒著和我做愛呢。”

這是第幾次了?在睡夢中佔有哥哥的身體,似乎,在哥哥從醫院回來的第一天就開始了吧,仗著麻醉劑的作用,哥哥不會察覺下身的不適,每天,每天,擁抱著讓自己癡迷的身體,知道這是不對的,知道哥哥還沒有愛上自己。可是,無法停止,多年以來朝思暮想的人毫無防備的擺在眼前,怎麼可能忍得住。

吻著吻著,身體再次火熱了起來,抽出剛才的濕巾,關宇柯再次把硬挺的肉棒插進關宇軒已經柔軟的後穴當中,抽插了起來。

一輪明月高懸在夜空,銀色的光輝灑滿大地,靜謐的夜晚,只有那被厚重窗簾隔絕的室內不斷的傳出火熱的喘息呻吟聲,肉體的撞擊聲,以及那一聲聲無人回應的呼喚:

“哥哥……哥哥……快點愛上我吧。”

----------------------------------------------------
有覺得這對兄弟很眼熟嗎?
他們是在《倉庫裏的秘密情事》裡出現的兄弟~~~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