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血緣羈絆]

《皇兒,接招(卷四)》 作者:憐惜凝眸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6293 12 1
卷四:神界幻變

第231章 歡喜冤家

  回到神界已經兩天,星月滄瀾拉著不驚在寬大的金色龍床上纏綿了兩天才放過他。星月滄瀾已經告知過他,今日上朝會向各大臣宣佈他的皇子身份,一個月後舉行儀式。所以,星月滄瀾大早就上朝去了。

  不驚一直睡到自然醒,睜開眼看到熟悉的擺設,迷糊了一會兒,才想起,他和星月滄瀾已回到了神界。

  想到他們離開之後,江湖的混亂狀況,不驚忍不住揚唇一笑,可惜看不到那種混亂的狀況原本他打算看完戲再走的,星月滄瀾卻一刻也不願意多呆。原因是,先前不驚一直將精力放在調和佈局之上,忽略他太久了。

  那時,瀾的哀怨表情還真是有趣。

  「小公子,你醒了?有任何吩咐,宿言都可以赴湯蹈火喔。」

  殿外響起一個吊兒郎當的聲音,語氣自然,絲毫沒有對主子的尊敬。那人正是宿言。他大是聽到了不驚在床上翻動的聲響。

  一回來後,不驚就向星月滄瀾問過宿言的身份。原來,宿言的身份竟然不俗,是南之統神神界純領之下的三空六界,按照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劃分為四個管界。而宿言就是南方域界的統領是為統神。上次不驚和星月滄瀾所去的人界,就在宿言的管轄範圍之內,是以星月滄瀾才會召他身。這只是宿言的公眾身份。

  不驚看得出星月滄瀾和宿言的私人關係也不錯,不然的話,他不會對宿言那麼「縱容」。知道,能得到狂妄自我的尊帝陛下的縱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少,目前為止,除了不驚以外,不驚所知道的只有宿言一人而已。

  不過,任憑不驚如何旁敲側擊,都沒有從星月滄瀾那裡套出任何話。星月滄瀾的回答只是深莫測的笑容,讓不驚心裡打顫。

  這一點,也讓不驚心裡總有一個疙瘩,就像是專屬自己的甜美點心,卻不得不分給別人一半一樣。

  「小公子?」宿言沒有聽到他的回答,又問了一遍。

  不驚道:「這裡沒你的事,下去吧。」

  「好的,那麼,我去告訴陛下,你醒了。」

  接著,宿言的氣息就消失了。

  不驚這才起身,洗漱更衣,吃了一些點心之後,出宮看師父去。

  尚未回月府,飛梭就聞風而至。興奮地繞著不驚飛了幾圈,又嗖地一聲消失了。不驚知曉它定然是去通知其他人去了。果然,不出一會兒功夫,四護衛就衝了出來,圍著不驚,說個不休小橫更是哭了起來。

  不驚無奈,只得憑藉著自己的伶牙俐齒,將她逗笑。一行五人,一邊走,一邊簡單地聊些自的近況。

  月夜不再,星夜也上朝未歸,不驚又去探望三師父。四護衛剛見到主子的面,不想又分開與他一同前住夜神辛烈的府邸。一路之上,倒也熱鬧。

  剛進辛府,辛烈就風風火火地走出來,一巴掌拍在不驚的肩膀上,差點把他按到在地上。

  「三師父,您這是想殺了你的徒弟嗎?」不驚有些無語,穩住身子,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辛烈哈哈大笑,又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幾把,不過相對之前的那一掌卻輕柔了許多。

  「哈哈,是師父太激動了。劣徒,你自己說說多久沒有來看師父了?」

  辛烈瞇眼看著不驚。即使不驚的身份是陛下的兒子和愛人,但也是他的徒弟。俗語雲,一為師,終生為父。他也有權利教導不驚,所以他一點兒也沒有因為不驚的身份而改變,仍舊和不驚像以前一樣相處。

  「是不驚的不是。"不驚連忙賠罪,兩人邊說,邊走入大堂入座。

  不驚此時方發現辛烈的臉龐帶著紅暈,衣衫也有些凌亂,就像是匆匆忙忙地穿在身上的。

  不驚賊賊一笑,篤定地道:「三師父這般模樣,莫不是金屋藏嬌吧?」

  「咳咳咳……」辛烈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呵斥道,「劣徒,休得胡說。什麼『金屋藏』?咳咳……」

  「喔?」不驚一臉不信,道,「三師父,你真不夠意思。你知道不驚的愛人是誰,你是否應該把你的愛人介紹給不驚認識?」

  小縱聽聞「愛人」二字,身軀微微一顫,隨即恢復平靜,眼中的苦澀藏到眼底最深處。

  辛烈摸摸臉,難得地不知如何開口:「這個,那什麼……」

  不驚見著他為難的模樣起發好奇。按理來講,不管三師父的愛人是誰,三師父都不應該在面前如此彆扭才是。除非那人是他認識的人,而且是非常讓人意外之人——

  不驚的驚訝只是一瞬間,語含試探地道:「既然六師父也在這裡,三師父何不請他出來。驚對六師父也想念得緊呢。」

  辛烈的神色更加尷尬,不驚便知道自己猜對了,忍俊不禁,大笑起來。他沒有想到三師父愛人竟然真的是六師父。這麼多年的冤家竟然走到了一起,實在讓人始料未及。

  「哈哈哈……」

  既然已經被不驚道破,辛烈反而變得坦然起來,恢復平時的烈性子,又是一巴掌「按」在驚的肩膀上:「劣徒!就不能給為師六點面子嗎?」

  不驚連連稱是,清咳一聲忍住笑意,對身後的四護衛吩咐道:「本公子和師父聊聊,你們去逛逛。」

  「是,公子。」

  四護衛離開之後,不驚更是毫不客氣地笑話起自己的師父。

  「三師父,厲害啊,竟然把六師父拐到手了!徒兒實在佩服,佩服!」

  辛烈的臉上閃過一絲古怪,隨即大聲道:「當然!你三師父是什麼人?對付你六師父,還是手到擒來?」

  「是嗎?」

  一個如同清風般的聲音溫柔地響起,卻無端地讓人感覺到害怕。

  「六師父。」不驚站起身,迎向從側門而入的青年。正是不驚的六師父風神牧勉。他穿著身整潔的青衫,仍舊如以往那般儒雅,含笑看著不驚。他的笑容雖淡,卻極為難得。

  牧勉打量不驚,滿意而欣慰地點頭道:「不驚,不錯,比上次見面時,結實多了。」他一說,一邊將意味不明的目光若有若無地投向辛烈。

  辛烈自他進來時,就有些坐立不安,此時終於忍耐不住,怒道:「看什麼看?」

  牧勉淡然不語,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辛烈見著他無動於衷的模樣,更加氣憤,就要破口大罵。

  不驚暗暗好笑,連忙道:「三師父,六師父,父皇決定公開我的身份,一個月後舉行儀式不驚此番前來,正是邀請兩位師父參加儀式。」

  辛烈驚訝地,道:「陛下已經決定了嗎?但是,你們……」

  牧勉向來能冷靜地思考問題,對於星月滄瀾的做法並不感到意外,首先問道:「不驚怎麼看?」

  他平時與不驚雖然不像辛烈與不驚之間那般親密,但也是把把不驚當做自己的孩兒般看待所以仍舊先問不驚的想法。

  不驚心知他的六師父雖然話不多,卻也是對他極好之人,心中如湧過,含笑答道:「很有趣。」

  有趣……

  辛烈挫敗地搖頭,小聲道:「不愧是父子。」

  牧勉頷首,對不驚道:「嗯,你不覺得委屈便好。既然陛下這麼決定,一定能護你周全。和你的幾位師父會支持你的。」

  「多謝六師父,」不驚站起身道,「三師父,六師父,不驚還要去看四師父和五師父,先告退,改日再來看兩位師父。」

  「好。」牧勉道。

  辛烈卻跳起來,叫道:「劣徒,吃完午飯再走!」

  「不了,」不驚假裝沒有看到辛烈求救的眼神,火上澆油地道,「不驚剛才顯然是打斷了師父和六師父的『要事』,兩位師父請繼續。」

  不驚悠悠然離開,尚未走出幾步,便聽到辛烈的暴吼:「劣徒,你給我滾回來!」

  牧勉的聲音輕柔地傳出來:「烈,精神不錯嘛。來,我們好好談談。」

  不驚的雙眼清溜溜地一轉,施了隱身術,神不知鬼不覺地繞回去,輕飄飄地落在辛烈的房間的房頂,無聲無息地移開一片琉璃瓦。

  只見牧勉強行樓抱著幸烈,雖然幸烈拚命猙扎,他仍然穩穩當當地抱著,將他丟在床上,即結結實實地壓住。

  「烈,昨日,我是否太心軟了?」

  「放屁!你他娘的就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辛烈仍然在垂死掙扎。

  牧勉低聲一笑,左手制著幸烈的雙手,右手便條斯理地挑開幸烈的衣襟。無數的吻痕映入驚的眼簾。

  不驚意外地張大眼,悄無聲息地離開,再次失笑。

第232章 不驚之惑

  不驚暗自感歎。他一直以為,三師父和六師父兩人之中是辛烈居於主導,沒有想到竟然是那個瘦弱儒雅的六師父位於上位。至於三師父,他那般火爆的性格就算居於下位,恐怕也非自願。

  「噴……」他一邊感歎著不可思議,一邊對不遠處等待的四護衛招招手。

  一路上,小縱意外的沉默,不過,不驚想著辛烈和牧勉的事,並未注意到他的異常。

  離開辛府,不驚又依次拜訪四師父藥神郁秀和五師父食神索贊。四師父和以前一樣漂殼;贊也一如既住地熱愛美食,肥肥的肚子比起上次,似乎又大了一圈。

  月夜和星夜接到尊帝派來的人通報上朝才想到不驚應該也和星月滄瀾一起回來了。所以,朝之後,星夜直接和月夜一起到了月府。不驚和兩位師父一番暢談,在月府用了午膳才慢悠悠地走向皇宮的方向。

  飛梭撲騰著翅膀跟在他旁邊,不緊不慢地飛著。

  不驚想起月夜和星夜的暗示:十二皇子的出觀極有可能在宮內掀起波瀾。

  他並不介意,反而希望到時鬧得越熱鬧越好。

  想到即將鬧騰起來的皇宮,他的步伐變得越發歡快起來,一不小心差點與一個迎面而來的撞到一起。

  他連忙穩住身形,腳下敏捷地移形換位,與那人錯開,隨意地瞄了對方一眼。

  那人的反應也不慢,雙腳斜行,連移兩步,避開不驚。那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的少,比不驚高一個頭,一頭綠色的頭髮讓他的臉顯得非常白。少年的五官極為深刻,一雙眼雖然大清澈,卻向內凹進,看上去有些詭異。兩片薄唇生硬地抿著,嘴角習慣性地下撇,看上去就像在氣。

  他也淡淡地著向不驚,不動聲色地上下打量一番,同樣沒有開口。

  兩人同時向對方看了一眼,又同時邁出自己的步伐,雙方都沒有就剛才的事道歉。

  這人身上的血腥氣不輕。不驚的眼神看向少年來時的方向,那裡是皇宮。

  他剛剛與幾位師父見面,心情非常不錯,尤其是發現辛烈和牧勉的情人關係,讓他有些興,所以並未將這個小插曲放在心上。

  靠著神御令,不驚輕鬆地進了宮,向星月滄瀾的寢殿走去。

  星月滄瀾已經用過午膳,正斜靠在金絲軟榻上翻著一本奏析,聽到他的腳步聲,放下奏折。

  楓林垂手站在一邊,隨時準備聽候他的吩咐。

  「小傢伙,回來了。看過你的師父們了?」不驚並未對他報備他的去向,但他也能猜到。

  「嗯。」不驚挑了一張最軟的椅子坐下。飛梭非常乖巧地落在另一把椅子的椅背上。

  「可有吃過午膳?」

  「在大師父那裡吃的。」不驚盤腿坐在椅子上,指了指茶杯,示意楓林倒茶。

  「小傢伙看起來心情不錯,有何毒事?‥星月倫讕好笑地著著他一臉感歎的表情。

  不驚興致勃勃地道:「讕,你知道嗎?三師父和六師父在一起了。」

  「喔?』』星月淪讕有些驚訝,但只愣了一瞬, 「他們告訴你的,還是你勻己發她的?」

  不驚想起當時的情景,不由得一笑:「我去的時候,三師父衣衫不整地走出來,被我猜到。」

  星月滄瀾輕笑一聲,一手把玩著自己墨色的髮絲:「哼,這倒是讓本皇有些意外。這二人麼多年來一直瞧對方不順眼,今日才走到一起,也算是修成正果。

  不驚噗地一聲笑出來:「還有一點你一定想不到,三師父居然是下面那個!」

  楓林聽到二人聊起如此一的話題,自動消失。

  星月滄瀾挑眉看了不驚一眼,笑容變淡,眼神變得有些危險:「喔?驚兒如何得知?」

  不驚並未聽出他話中的深意,得意地道:「當然是本公子親眼所見。」

  「親眼所見?」星月滄瀾皮笑肉不笑地盯著他。

  不驚絲毫沒有發覺星月滄瀾的異樣,繼續道:「是啊。我親眼看到三師父將六師父壓在下,這還能有假?真看不出來,六師父長得那麼瘦,竟然能制得住三——」

  話未說完,他突然覺得腰間多了一股力量,等他回過神,己經穩穩當當地撞在星月滄瀾的裡。

  「幹嘛?」他悶哼一聲,瞪著做出莫名其妙的舉動的男人。

  星月滄瀾臉色難看地盯著他,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小東西,你竟然偷看?沒有聽過『非禮勿視』嗎?告訴父皇,可曾看到那二人的身體?」

  不驚連忙否認:「沒有!」

  「真的?」星月滄瀾瞇著眼,大手捏著他的臉蛋,擺明不信,「既然沒有看到,你又如何知辛烈是下面那個?若牧勉只是單純地將辛烈壓在身下,並不能說明他就是下面那個。

  他的眼神含著警告,似乎只要這小東西說謊,他一定會好好教訓他一番。

  不驚噴了一聲,暗暗嘀咕著這個男人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精明。

  「哼!」星月滄瀾翻身將他壓在身下,用四肢將他鎖得牢牢的,雙瞳直視著不驚的眼睛,嗯?除了脖子,還看到哪裡了?」

  「沒有了!」不驚連忙搖頭,一邊使勁推著故意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自己身上的惡劣男人。

  「沒有就好,」星月滄瀾的雙眸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半晌才放過他,「以後不許看別人的身,要看就看父皇的身體。小傢伙,你很清楚父皇的身材有多麼好。」

  不驚鄙夷地白了他一眼,臉蛋微微紅了:「自戀。」

  「 說『好』」星月滄瀾堅持道。

  不驚在心裡暗嗤一聲「幼稚」,才咬牙切齒地道:「好。」

  「這才乖。」星月滄瀾被他不甘心的表情逗得悶聲一笑,使勁在他的脖頸上吸吮了一下留一個鮮明的紅印,這才滿意地鬆開他,讓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睡會兒,父皇再看一些奏折。」

  「嗯——對了,早朝上沒有發生什麼事吧?」

  「能有何事?」星月滄瀾不以為意地道,「皇朝找回失蹤的皇子是好事,安心便是。」

  不驚感興趣的其實是另一件事:「我的皇兄皇弟們豈不是也知道了這件事?」

  星月滄瀾一邊提筆批閱奏折,一邊隨口答道:「嗯。不過,他們只知道十二皇子回來了,不知道十二皇子就是你。」

  喔?那可好玩了。不驚眼裡閃過一抹精光。

  正在這時,門口傳來一個輕快的聲音:「陛下,宿言求見。」

  不驚聽到宿言的聲音,又想到星月滄瀾不願意將宿言的身份告訴他,心下不快,暗哼一聲移開自己的腦袋,走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

  星月滄瀾看了他一眼,道:「進來。」

  宿言邁步而入,臉上帶著笑容,只對星月滄瀾行抱拳之禮:「陛下,應該沒有打擾你吧?」

  話說完,他才看到不驚懶洋洋地縮在椅子裡打著呵欠。

  「喔,十二殿下也在。」

  不驚瞄了他一眼,有些提不起勁,所以沒有說話,又閉上眼。

  星月滄瀾問道:「何事?」

  宿言道:「陛下,我難得有空進宮,想留下來參加十二殿下的回歸儀式。」

  星月滄瀾謾不經心地道:「可以。還有其他的事嗎?」

  不驚睜開眼看了星月滄瀾一眼。宿言既然就這件事特意徵詢星月滄瀾的意見,說明統神留皇宮是一件很嚴重的事。而星月滄瀾這個混蛋竟然這麼輕鬆地就答應了他。還說他們之間沒有貓,誰信?

  想到某種可能性,他的心裡就像有一隻貓爪子在撓啊撓的,恨不得跳起來將某人揍一頓。

  「多謝陛下,沒有其他事了。」宿言興沖沖地道。

  「嗯,退下。」

  「是。」宿言好奇地看了不驚一眼,見他閉著眼,似乎沒有理睬自己的打算,笑了笑轉身開。

  不驚正在沉思,感覺到一隻溫熱的大掌蓋在自己的額頭上,熟悉的迷人嗓音響起:「小家,不舒服?」

  「沒有,」不驚睜開眼,不由自主地又打了一個呵欠,「抱我去軟榻上,你看奏折吧。」

  星月滄瀾沒有再說什麼,將不驚拋到軟榻上,仍舊讓他枕著自己的‥。他則拿起奏折,繼續處理政事。

  不驚閉眼躺著,暗暗盤算著一定要找機會弄請楚星月滄瀾和宿言的關係。楓林一定知道些麼。大師父和二師父幾乎和瀾一起長大,又是瀾的左右手,應該也知道宿言的存在。

  他打定主意後,心裡輕鬆許多,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




皇兒,接招(卷一)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二)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三)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四)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五)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六)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七)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 (卷八) (卷九)by 憐惜凝眸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