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血緣羈絆]

《皇兒,接招(卷六) 》 作者:憐惜凝眸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6466 19 1
卷六:瘋狂地球

第315章 上有政策

  「我父皇呢?」

  不驚氣沖沖地走進滄瀾殿,卻只看見楓林垂首站在桌案邊,桌案之上的奏折是展開的,但本該在這裡處理政事的星月滄瀾卻不知所蹤。

  他們回到神界已經將近一個月,星月滄瀾卻絲毫沒有再提及去地球的事,他已經等得極為不耐煩。更讓他鬱悶的是,他家父皇似乎是故意在躲著自己。

  楓林不卑不亢地道:「回殿下,小人不知。」

  「『不知』!我看你是『不說』吧?」

  不驚非常清楚楓林對星月滄瀾的忠心,即使他是星月滄瀾最寵愛的人,他對楓林一點兒轍也沒有。

  心知從他這裡問不出什麼,他只得氣呼呼地甩上門甩袖而去。

  他剛離開,星月滄瀾就在御殿內閃現出身形,俊美的臉上帶著無奈而縱容的淺笑。

  楓林苦笑道:「陛下,這樣避著殿下也不是辦法。」他對這十二殿下其實頗為喜愛,被十二殿下這般討厭實非他所願。

  「呵呵,」星月滄瀾慵懶地在軟榻上躺下,想著小傢伙氣呼呼的可愛模樣,邪氣的輕笑著,「這小東西還以為遊客島的事本皇就這麼放過他了,真是太單純了。」

  楓林有些擔憂:「但是,殿下的耐心——陛下就不怕真的把殿下惹惱了?」

  星月滄瀾含笑不語。

  他當然知道小東西的脾氣是有多糟糕,不過,最近宮內會有兩位重要的客人,非常值得小傢伙一見,這也是他遲遲不帶他去地球的原因之一。

  他有預感,小傢伙和他的好友的那個小愛人一定能成為好朋友。若是錯過這次見面的機會,以後小傢伙說不定反而會怒他。

  不驚並不知曉星月滄瀾的考慮,仍舊在到處尋找他。一路上不少宮女和天兵侍衛,見到他立即跪下行禮,被他「殺氣騰騰」的模樣嚇得神經緊繃,生怕一個不小心惹到這位尊貴的陛下。

  「不驚,這個方向是滄瀾殿吧?剛才不是找過?」飛梭站在不驚肩頭,不解的問。繞著皇宮飛過一圈,不知不覺中兩人又來到滄瀾殿附近。

  不驚得意道:「你知道什麼?那個傢伙就是一隻老狐狸,他肯定想不到我會這麼快返回,哼哼,就殺他一個出其不意!」

  不驚一邊說一邊加快飛行速度。片刻之後iou,一人一鷹便回到滄瀾殿。

  「瀾,你這傢伙又騙我——」

  不驚衝進正殿,卻沒有看到應該在這裡的人,只看見一個陌生的男子和一位清秀的少年坐在正廳之內,男子年輕俊美,氣質不俗,額頭上有一朵牡丹花的印記;那少年與自己年紀相仿,清秀靈動,神氣漠然。

  不驚連忙收起隨便的態度,擺出微笑。敢堂而皇之地出現在這裡的人,只有一個。

  「這位莫非就是花皇殿下?」

  飛梭好奇地睜著黑溜溜的小眼睛盯著男子和少年看,然後撲騰一下張開翅膀,落在一邊的椅背上。

  男子擁著少年起身,上下打量不驚一番,笑道:「正是。看來這位就是尊帝最寵愛的十二殿下了。」

  此人正是花界之皇花淵叱吒,因為某些原因,他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風雲無垠。原來,三空六界各領域唯有神界之帝才可稱「皇」,花界卻是一個特例,花界的王者花淵叱吒是除了尊帝星月滄瀾之外,唯一一個有資格稱「皇」的王者,是為「花皇」。

  而少年則是他的第七子兼愛人花軒昂,同樣也有另外一個名字風雲初七。

  不驚笑道:「見笑。星月不驚,花皇陛下叫我不驚即可。」

  「這是犬子花軒昂。」風雲無垠道。

  「十二殿下,幸會。」風雲初七彬彬有禮道。

  「七殿下不必多禮,兩位請坐。」不驚對他輕輕一笑,在他的下座坐下。

  他不止一次聽星月滄瀾提及他的好友花皇花淵叱吒和他的七子花軒昂。不久之前,星月滄瀾曾送他們父子二人去現世完成任務,不驚本來有機會見到他們,但是因為星月滄瀾故意躲著他,他與這二人錯過。

  三人雖然才初次見面,且相互之間均有年齡差距,但意外地相談甚歡。不驚直接稱呼花皇為「叔叔」,與花軒昂互以名字相稱。

  不驚驚奇地發現自己對這少年頗為好感,因為這少年身上有一種熟悉的味道,並非指容貌或者性格,而是整個人給人的感覺。

  「花淵叔叔,不知上次父皇是送你們去哪裡?」不驚好奇地問。

  「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

  地球?

  不驚難掩驚訝,一番交談之後,才得知花皇父子回去現世解決混亂狀況也和自己的父皇脫不了關係——不正是許久之前新月滄瀾因為妖王容荀醋意大發在妖界打開罪惡之門才導致的?

  不驚一個不小心說漏嘴,花淵叱吒立即察覺到不對勁:「不驚似乎知道這件事?」

  父皇送你們去地球完成任務根本就是要你們去收拾他自己惹下的爛攤子嘛。不驚心裡暗語,乾笑兩聲:「呵呵,不驚也不太清楚,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花淵何必介意此事?你和你的寶貝兒子在那邊不是玩得很開心你嗎?」

  星月滄瀾姍姍來遲,絕美而邪魅的面容毫無愧疚之色。

  花皇顯然極為清楚他的為人,對於他的「蠻不講理」只能表示無奈。

  不驚知道他們許久未見一定要很多話要說,將花軒昂帶去花園內。或許是年齡相近,且精於相似(均與自己的父皇是愛人關係),兩人頗為投緣。

  不驚意外得知花軒昂在去地球完成任務之前竟然也在地球上生活過!

  雲雨(花軒昂轉世於地球時的名字)離世時是2010年12月,陸放也是同一年離世,不過是在雲雨之前。

  不驚想回到地球的慾望越發強烈。

  不光父皇這傢伙在搞什麼鬼,他一定要回地球一次。

  「我、要、回、地、球!」

  花淵叱吒和花軒昂離開之後,不驚提起右腳放在石凳上,一字一頓,一頓一點頭,唯恐星月滄瀾看不出他有多堅定。

  「不、可、以。」星月滄瀾好整以暇地看著他,懶洋洋的道。

  「憑什麼?你明明答應過我會帶我去!」不驚憤然,恨不得揪著這個說話不算話的男人的衣襟使勁搖晃。

  「是答應過,但是,這是給小傢伙的懲罰,」星月滄瀾不緊不慢地變出一本賬本翻開,「小傢伙似乎忘了,我們之間的賬還沒有算清楚呢。」

  不驚啞口無言,有些心虛地放下自己的腳。

  「唔,讓父皇看看小傢伙做了哪些不該做的事,第一,對父皇說謊……」星月滄瀾翻開第一頁,一本正經地念著。

  不驚立即道:「那是迫不得已。」

  星月滄瀾置若罔聞:「第二,傷害父皇的感情——」

  「我哪裡傷害你的感情了?」不驚不服氣地反駁。

  星月滄瀾抬起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恢復記憶之後,明明知道父皇很擔心,卻沒有及時地和父皇解釋原因……」

  「後來不是解釋了嗎?」不驚被他的強詞奪理刺激得想吐血。

  「第三、不顧自己的安危,以身試險……」

  「我有信心可以 保護自己,而且你會保護我的,不是嗎?」

  「第四、父皇想吻你的時候,卻被推開……」

  「……」

  「第五、在湖邊的時候,父皇想抱你,也被你抗拒了很久……」

  「後來不是得逞了?」

  飛梭聽著這條條的「罪行」,誇張地展開又翅膀擦了擦臉上並不存在的汗。

  「第六、晚上父皇想抱著你入睡,你卻不在身邊,在父皇孤枕難眠……」

  「……」

  「第七……」

  「……」

  「父皇!」不驚忍無可忍地搶走他手中的賬本。

  星月滄瀾笑吟吟地看著他。

  「咳咳,我突然想起來,今天約了師父們去喝茶,先走了!」

  不驚丟下賬本,就像一隻好不容易掙脫獵人獸夾的小兔子,一溜煙地跑掉。

  飛梭連忙撲騰著翅膀跟上。

  沒有感覺到星月滄瀾追出來,不驚才鬆了一口氣。

  「小心眼的男子。」

  「不驚,我看還是算了,陛下似乎鐵了心不帶你去。」飛梭對此沒有多大的信心。

  不驚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一臉沉思的模樣。

  父皇這傢伙最近很奇怪,難道真的生這麼大的氣?

  當日在遊客島拿下瞿拓,並說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後,父皇把事情交給冷潺幾人處理,便帶他回了客棧,像是要把這幾天未做的份全部補回來似的,幾乎把自己壓在床上正在兩天。後來,在回神界的前幾天,除了一點小插曲,兩人一直肉麻兮兮地黏在一起,也沒有看出他有多麼生氣。

  他以為在床上的兩天就算是已經懲罰過自己,沒有想到回到神界這麼久,那傢伙居然還記著之前的事不說,甚至誇張地記在賬本上!

  不過,憑什麼他想懲罰自己就懲罰自己?他不帶本公子去,本公子就自己想辦法!

  「自己想辦法?」飛梭根本不看好他,所以興致缺缺,「你又不會那種瞬間就可以轉移到另外一個異世空間的神術。」

  不驚搖頭:「是不會,但還有 別的辦法。」

  「啊?難道你是要去偷遁空珠?」飛梭大驚。

  不驚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什麼『偷』!當然不是,遁空珠失散過一次早就被嚴密的保護起來,本公子想偷也偷不了。」

  「莫非是你上次落到凡間時的時空之門?」飛梭猜測道。

  「那確實是可行辦法之一。但是,自從上次從那裡掉下來之後,父皇早就交代下去不讓我進去那裡。誰要是敢讓我進去,立、即、撤、職。」不驚攤手道。

  飛梭鬱悶的飛來飛去:「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根被就沒有辦法吧?總不至於讓你的幾位師傅送你去?」

  不驚狡黠地發出嘿嘿地笑聲:「本公子自有妙招。」

第316章 唐家三少

  2013年——地球——c市

  一間高級酒店的某總統套房內,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隔著茶几相對而坐,表情淡然,看著對方的視線卻均含著冷意。

  左邊的男人年紀在四十歲左右,堅毅的臉龐仍然可以看出年輕時的英俊帥氣,黑色的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一雙銳利的眼靜靜的鎖著對面的男子,唇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透著一絲殘忍和冷酷。

  此人正是慕家現任當家慕承智。

  他的身後,站著四哥年輕男人,其中兩人看上去神色輕鬆,右手卻都插在外套的口袋裡,不懷好意的盯著對面的人。而另外兩個則分別扣著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的左右肩膀,不允許他動彈分毫。

  被鉗制的少年長得頗為清秀,一頭卷髮染成誇張的綠色,神情充滿不服氣,眼神不時瞄向右邊的男子,既有求救之意,又有慚愧之感。

  右邊的男子極為年輕,只有二十七八,同樣身著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英俊瀟灑,器宇不凡。走在大街上,只怕更多的人會以為他是明星。他翹著二郎腿,右手搭在膝蓋上,坐姿自然而放鬆,十分愜意,黑色的皮鞋擦得珵亮。

  他的身後同樣站著四個神態各異的年輕男子。他們更加囂張,直接將手槍放在手中旋轉,呼呼生風。

  右邊年輕的男子勾唇一笑,道:「慕老爺,多謝你帶小捲來住這麼豪華的酒店。不過,小卷一向調皮,還是有我把他帶回去親自管教比較好。」

  說話此人是唐家現任當家唐律。而叫做小卷的少年則是他的弟弟唐卷,此名的由來是因為他那頭天生捲曲的頭髮。

  「大哥!明明是他強行把我帶來的啊!」唐家不知是真的搞不清楚狀況還是故意如此,不服氣的叫嚷著。

  唐律淡淡的瞥他一眼。

  唐卷顯然很畏懼他這位大哥,立即噤聲,同時迅速的低下頭。

  慕承智的老臉擠出一絲笑容,捻滅手中的雪茄,不緊不慢的道:「唐先生謙虛了,小卷這孩子,我看著喜歡得很,特意留他在這裡玩的。唐先生何必著急把他帶走?過幾天,我會親自叫人把他送回去。」

  至於送回去的是活人還是屍體,他就不保證了。

  唐卷猛地抬起頭,想要說些什麼,撞見唐律警告的眼神,連忙抿嘴,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再開口。

  唐律呵呵一笑,道:「唉,慕老爺生意繁忙,怎麼敢勞動老爺子大駕?我的弟弟,還是由我親自接回去比較好。」

  慕承智的神色微微一變,笑道:「唐先生恐怕不知道,我最近買的一批貨,被令弟看到了,令弟很感興趣,所以我就特意留他下來一起研究。這不過分吧?」

  只是看了一眼就把他抓起來叫「不過分」?唐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唐律輕聲一笑:「小孩子而已,他懂什麼?慕老爺太看得起他了。」

  「好說,」慕承智道,「大家都知道我慕某人做事一向評個『理』字,這一行的規矩,你我都懂,我想唐先生還是放心的把令弟交給我們比較好。來人,送客。」

  他身後的兩人立即上前幾步,道:「唐先生,請。」

  唐律低聲笑道:「不急,我突然間想起一件事,不知道慕老爺是否感興趣。」

  「抱歉,沒有興趣。」慕承智冷漠的道。

  「是嗎?」唐律嘖了一聲,遺憾的站起身向外走去,「看來我高估二夫人在慕老爺心裡的地位了。」

  慕承智神色大變,驀地坐起身:「等等!」

  唐律狡詐的一笑,慢悠悠的轉過身。

  「你竟然讓人抓了我夫人?」

  唐律探手道:「慕老爺這是什麼話?我只是『偶然』知道她的下落而已。嘖,二夫人年輕漂亮不說,還懷有小baby,您老也真是的,怎麼能放心讓她『獨自』出門呢?」

  「你——」慕承智的臉色氣成豬肝色,對他的兩個手下揮揮手,恨聲道:「讓唐三少爺走。」

  兩個手下鬆開手,粗魯的將唐卷推向唐律。

  唐律的手下唐寅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唐律微微一笑,道:「慕老爺果真識時務。」

  說完,他就大搖大擺的帶著唐卷和自己的手下走出房門。

  「唐三少爺,最近不太平,以後出門可要小心才好。」慕承智冷聲警告道。

  「多謝關心!」唐卷對著後面揮揮拳頭,做了一個鬼臉。

  唐律的背影微微一頓,邁著沉穩的步伐離開。

  一直到上車,唐律才對唐卷道:「以後不許再胡鬧,從明天開始我讓人送你上學。」

  「大哥,你幹嘛怕那個死老頭?」唐卷不以為然的道,「我們唐家河他們慕家實力相當,他敢把我怎麼樣?」

  唐律不客氣的在他頭頂拍了一巴掌:「閉嘴。再敢生事,我就讓人把你關起來,專門請老師到家裡來上課。」

  「不要,大哥!我保證不會有下次!」唐卷連忙擺出極度誠懇的表情,就差舉手對著天發誓。

  唐律嚴肅的問道:「告訴我,為什麼會惹上慕承智?」

  唐卷正在擺弄車裡放著的PDA,聳肩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今天路過一家餐廳的時候,我看見他帶著兩個手下和另外一個看上去很有來頭的人碰面,不知道在談什麼。那老頭笑的皺紋都出現了。我很好奇,就偷偷的跟了上去,假裝從他們身邊經過,悄悄的用相機拍下他們交換的東西,誰知道被他發現了。後來,就被他帶到飯店去。之後的事,你都知道了。」

  「他們交換的是什麼東西?」

  「是一片光碟,上面印的幾個單詞我根本不認識!大概是法語或者俄語?他們居然就因為這個把我抓起來,大驚小怪。」唐卷一邊玩遊戲,一邊抱怨。

  唐律一把奪下PDA扔在一邊,正色道:「聽著,小卷,以後不許這麼胡鬧。今天若不是唐寅偶然看見你被慕承智帶走,你可能已經被殺了,你明白嗎?」

  唐卷有些受到驚嚇,但眼中仍然有幾分不信。畢竟,唐家並不是好惹的,慕承智真的敢輕易對自己動手?

  唐律繼續道:「下次再胡鬧,我真的會把你關起來。你知道我不會和你開玩笑,對嗎?」

  唐律笑著看他。

  唐卷連連點頭,賠笑道:「絕對沒有下次,真的,大哥!」

  唐律懷疑的瞥他一眼,沒有再說什麼,閉目養神。

  唐卷悄悄的撿起PDA,自覺的插上耳機,縮在座位裡繼續玩前來。

  一回到唐宅,唐卷就哼著歌曲直接衝向樓上,不一會兒傳來「啪」的關門聲。

  唐寅笑著道:「三少爺的心理素質真不錯,不愧是唐家人,剛才發生那樣的事似乎對他沒有半點影響。」

  唐律冷著臉道:「他永遠也長不大,希望他下次還能有這麼好的運氣。」說完,他就上樓而去。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唐寅看著他的背影,臉色略有變化,隨即無聲一歎,轉身離開。

  唐卷沉浸在遊戲的廝殺之中,絲毫不知道不久前發生的事並沒有完結。

  但很快,他就察覺到了——因為他被跟蹤了。

  他還是一名學生,就讀於雲開學院。雲開學院和風雲學院一樣同樣是貴族學校,只不過雲開學院只有初中部和高中部。唐卷是高中部二年三班的學生。

  自從那天的事發生之後,唐律就安排了保鏢送他上學並接他放學。每天早上,保鏢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仔細的檢查車子是否被人動過手腳,然後才會讓唐捲上車;放學時接他也一樣,上車之前,必定要把車子仔細檢查一遍。不管是去學校還是在回家的路上總是密切注視後面的車輛,一面有人追截。週末放假出門並不例外,隨時有保鏢跟在身邊。

  唐卷覺得苦不堪言,但為了自己的小命,只得忍耐。

  只是,這件事一日不解決難道自己就要一直過這樣的生活嗎?

  連想一想,他都覺得難以忍受。

  那樣的話,和被關在家裡有什麼區別?

  他對唐律抗議過,唐律根本不給他任何辯解的機會。

  直到他發現自己真的被人跟蹤。

  「三少爺,坐穩、」保鏢素質不低,當機立斷準備擺脫跟蹤的人。

  「不會吧?」唐卷從後視鏡裡看見後面緊追不捨的車輛,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雖然她出身在黑道之家,並且現實生活中確實是一個「小混混」,但並不代表他完全習慣黑道的生活方式之一——比如時不時「被賽車」。

  保鏢猛踩油門,一路狂奔,唐卷甚至能聽到輪胎在地上摩擦的刺耳聲音,直教人心驚膽戰。

  銀色奔馳在車流中如同水中魚靈活的游來游去,但隨著車流量的增大,速度越來越慢。

  而後面的車離得也越來越近。

  唐卷急忙問道:「現在怎麼辦?」

  「三少爺,他們有三個人,我們不是對手,只能棄車逃跑了。」

  唐卷沒有任何猶豫,提起書包,從車門鑽了出去,跟著保鏢竄入人流之中。

  身後突然響起「砰」的一聲槍響,保鏢的速度突然減慢。

  唐捲心頭一跳,回頭一看,保鏢無力的趴倒在地上,背心裡一灘血跡。

  他不敢做任何停留,拔腿繼續向前跑去,嘴裡還在不停的咒罵:「該死的混蛋!老不死的,下次被我撞到有你好看!別以為本少爺是好欺負的!」


皇兒,接招(卷一)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二)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三)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四)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五)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六)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七)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 (卷八) (卷九)by 憐惜凝眸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