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血緣羈絆]

《皇兒,接招(卷七)》 作者:憐惜凝眸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8273 15 1
卷七:鏗鏘四人行

第367章 腐敗生活

  「父皇,教我空移術。」

  不驚向理直氣壯地向星月滄瀾要求。這是從現世回到神界後,他一直在考慮的問題,也可以說是從現世事件中得出的一個結論。修行荒廢了這麼久,他終於下定決心要繼續修煉了,這說明自己也在成長?他不無得意地想。

  楓林站在一邊,默然不語,心中卻暗道:這是回來神界之後,十二殿下第三次向陛下提出這個要求,看表情似乎勢在必得,不知陛下這次是否會妥協。

  「時機尚末成熟。」星月滄瀾停下翻閱奏折的動作,故作深沉地道。真教會了他,這小傢伙豈不是跑得更怯?

  他以為小傢伙勢必和前兩次一樣,纏著自己,但不驚的反應卻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滿不在於地轉身就走。

  「沒關係,那我閉關去,」不驚自言自語道,「其實閉關也沒什麼不好的……小鬼天天拿這事諷刺本公子,雖然很欠扁,不過本公子確實該奮發圖強了。那就閉關一年,靜心修煉吧。」

  「……等等,父皇覺得早日教會你也不是一件壞事。」

  楓林很想擦一把汗,十二殿下果然厲害。

  不驚背對著星月滄瀾,比了一個「V」的手勢,笑嘻嘻地轉過身撲過去,投懷送抱,再獻上香吻。

  星月滄瀾好笑地看著臉上帶著諂媚笑容的少年。之前拒絕主要還是想逗他玩,這小東西本就喜歡到處跑,讓他變得更強是保護他不受傷害的最好的方式,而且小傢伙每次力挫對手時得意洋洋的模樣頗為賞心悅目,為了自己的福利,教他更多的神術不論是否、只論早晚而已。

  「父皇帶你去一個地方。」

  飛行一段距離,兩人卻在東宮的花園內停下,不驚莫名其妙,聽過星月滄瀾解釋才瞭然,原來這裡是星月滄瀾為帝之前住的地方。這裡有一個隱形的修煉秘境,秘境之中,叢林茂密,鳥語花香,山清水藍,淡霧繚繞,如夢似幻。此乃星月滄瀾年少時自己用神術構建而出,裡面的一草一木全部是他精心挑選,親天地之靈氣,非常適合修煉。最重要的是,這個獨立的空間裡的時間和外界的時間比例經由星月滄瀾的秘法壓制之後可以自動調節,不管在裡面呆多久,外界只過去一天。

  星月滄瀾一揮衣袖,兩人面前出現一扇敞開的門,牽著不驚進入。

  清新的空氣撲鼻而來,沁人心脾。不驚不由得精神一振。

  「今天,父皇就教你空影術、移物之術和天地術……」

  不驚眼前一亮。空移術他知道,就是可以讓人來去自如,三空六界任逍遙;移物之術更厲害,無論走到哪裡都可以兩手空空,想要什麼,移物之術都可以得手;那麼天地術是什麼?

  「所謂天地術,實際便才指天地萬物替可為你掌柱控,呼風喚雨、上天入制地——」

  不驚打斷他的話:「意思是我想讓它颳風就颳風,想讓他下雨花下雨?」

  星月滄瀾頷首:「不僅如此,而且能夠御風控水、凝土成石、碎石為塵——」

  不驚聞言大毒,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忽而又變得猶豫,奇怪地瞄了星月滄瀾一眼。

  「怎麼?」星月滄瀾詫異,「父皇要教你怎麼又不高興了?」

  不驚沒有立即回答。父皇突然教自己這麼多的神術不會是因為下一次他出去遊玩的時候,他不打算和自己一起吧?

  他又瞄了瞄星月滄瀾。

  星月滄瀾雖可與他心意相通,但也不可能猜透他所有的心思,不過隱約還是可以猜出不驚的反應與他剛才說的話有關,伸手將他攏入臂彎,故意道:「怎麼?莫不是又犯懶不想學了?也好,父皇很樂意隨時英雄救『美』。」

  也就是說父皇還是會和自己一起!不驚心中豁然一鬆,咧嘴輕笑,眉眼都變得柔和,用手推他的胸腔,身形一轉,已從他懷中敏捷地逃出。

  「父皇,那我們快開始吧。等全部學會之後,我們再出去玩。」

  星月滄瀾挑眉:「神術博大精深,若是全部學會,小傢伙恐怕要在這裡呆幾百年不止,你受得了嗎?」

  不驚的眼珠驀地瞪得老大,隨即輕咳一聲,一本正經地道:「俗話有雲, 『一口吞不下一個大胖子』,我們還是慢慢來,慢慢來。我們先學空影術和影物之術。」

  將運行神氣的方法告訴不驚,並為不驚演示幾次之後,星月滄瀾又將進入秘境和離開秘境的方法都告訴他,便不再打擾先行離開。

  不驚一人在秘境之中苦練。

  如此一月,不驚便已經如同星月滄瀾一樣精通空影術和影物之術,興奮不已,一離開秘境之後,他首先想到的便是試一下自己的修煉成果。

  看了看天色,他料定此時星月滄瀾應是在與大臣議事,嘿嘿一笑,計上心頭。

  他猜的一點兒也沒錯,星月滄瀾正百無聊賴地坐在黃捨寶座上聽著諸位大臣的進言,面前的桌案右角故著帝印,若有大臣請旨,可即刻蓋上帝印。

  忽然,帝印竟然消失不見,楓林站在星月滄瀾身後,看得仔細,不由得嚇了一跳。

  下方諸位大臣並未注意這個細節。

  星月滄瀾那雙沉靜的黑眸裡的光芒驀地流動起來,勾唇一笑,啟唇道:「小傢伙,既然出來了,還不過來見父皇?」

  眾大臣驚異,十二殿下在此?他們竟然絲毫未覺。

  星夜和月夜兩人相視一線,也有些奇怪。他們並未察覺不驚在此。

  正在此時,殿內傳出一聲輕笑,不驚瞬間出觀在大殿中央,叫了一聲「父皇」,並未行禮,經過星夜和月夜時同樣和他們打招呼後,直接走上台階,隨手將手中的帝印放回寶金之中。

  眾人這才察覺十二殿下竟然神不知免不覺地將帝印拿走,略一思索便知他應是學會了移物之術,齊聲道:「恭喜陛下,恭喜十二殿下。」

  「各位大臣有禮了,請起,」不驚笑言,看向星月滄瀾,「你怎麼知道是我?」

  「除了你,還有誰敢在父皇面前如此沒大沒小?嗯?」星月滄瀾將他攬到膝上坐下,「怎麼一出來就給父皇搗亂來了?」

  不驚揚眉一笑起身,背著手向台階下走去,一邊道:「所以本公子馬上就要走了,你慢慢忙。」

  說完,他已瞬間消失,跑得無影無蹤。

  星月滄瀾知曉他剛學會空影術和移物之術定是興奮不已地到處嘗試,也沒有叫人跟著。

  誰知不驚這一跑就不見蹤影,連飛梭也不見了。星月滄瀾這才知曉他竟然跑到水淼大陸,去了風然帝國找他的朋友風雲初七。

  星月滄瀾大方地讓他在風然玩了幾天才抓他回來。過足了空移術和移物之術的癮,不驚才又重回秘境修煉,只堅持了半個月就覺得無聊,鬱悶地出了秘境,心中還在細問以前自己作為特工時經常沒日沒夜的訓練從不叫苦,怎麼活了兩半輩子,耐力反而退步了?

  對此,星月滄瀾毫不客氣地打擊:「很筒卑,自是因為小傢伙懶散太久,骨頭也變懶了。」

  「錯,」不驚把銀著當驚堂木,拍案而起,懶懶地躺倒旁邊的軟榻上拈起宮女剛剛切好的水果餵入口中,嚥下之後,不緊不慢地吟道,「養不教,父之過。」

  星月滄瀾作若有所思狀:「有道理,從今天開始,父皇親自監督你修煉。」

  不驚一個鯉魚打挺跳起來,無邪一笑,端著五顏六色的水果盤坐到他旁邊,慇勤地遞過去,還親自撿起一片蘋果喂到他口中:「不是,父皇,剛才你聽錯了。其實我說的是,『自作孽,不可活』。都是我自己懶。父皇政務繁忙,就不用為我操心了。」

  這句和剛才那句還提押韻。星月滄瀾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良久,才慢悠悠地道:「嗯,再來一片。」

  不驚連忙狗腿地又拿起一塊甜津津的菠蘿放入他口中:「請享用。」

  星月滄瀾正色道:「你應該先問父皇,『你是吃蘋果,吃菠蘿,還是吃我?』」

  「咳咳……」不驚瞪大眼,差點被口中尚未嚼碎的果肉嗆到,腦海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副自己身穿暴露的衣服誘惑星月滄瀾的畫面,頓時雙頰微紅,連忙使勁搖頭甩掉詭異的想像,一把將水果盤塞到他手裡,裝模作樣地感歎:「父皇,你學壞了。」

  站在一邊伺候的楓林終于思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惹來兩人同時瞪視。

  楓林連忙跪下請罪:「陛下贖罪,十二殿下恕罪!」

  星月滄瀾笑吟吟道:「楓林,很好笑嗎?既然如此,本皇就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笑個夠,那就笑半個時辰吧。

  不驚靠在他懷裡,懶洋洋地道:「唔,父皇,楓林總管可是你『最、信、任』的人之一,半個時辰是否太少了些?」

  「十二殿下,小的錯了……」楓林苦著臉,暗暗後悔自己的自制力太差。

  「不要辜負父皇的信任喔。」不驚歡快地一笑,甩袖而去,擺明了毫無商量餘地。難得有欺負這個古板的總管的機會,他會放過才怪。

  星月滄瀾起身跟上與他摟摟抱抱。

  若非這人是他的主子,楓林真想歎一聲「子管嚴」。

第368章 花皇來訪

  「殿下。

  宮女走進殷內,見到不驚正在看書,連忙放輕腳步,低聲喚了一句。

  「何事?」不驚正斜靠在軟榻上,抬起頭,掩口打了一個呵欠。

  他手中的書是星月滄瀾叫人從藏書問找來給他的,據說他以前也看過這些書,有助於參透神術之中的一些意境。這對於不驚來說,極為為難,他並不喜歡讀書,到現世時在學校裡呆的時間加起來不超過十天。但如今為了修煉能夠早些有所得,只得有空沒空拿出來翻一翻。

  只不過,自從入秘境修煉的那天開始到現在已經幾個月,整本書才看到第七頁。星月滄瀾每次下朝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這本書折疊的記號。自從一連五天書的記號都沒有變過之後,星月滄瀾極為挫敗,徹底放棄了對書的記號的關注,只要見到書沒有被不驚扔掉,他已經很滿意。

  想到上一次星月滄瀾看到書的記號和五天前的位置一模一樣時的無話表情,不驚不由得輕笑出聲,這才回神,發現宮女還在等著他回話。

  「什麼事?」他放下書,從軟榻上坐起,又問了一遍,隨手將跑到胸前的頭髮撥到背後,示意身側的另一位宮女倒茶。

  他的衣襟因為剛才躺著而有些散亂,露出了白暫的鎖骨,宮女的雙頰立即變得酡紅,快速低下頭,利索地答道:「殿下,魔王陛下派人送了信過來,邀請陛下和您一起去魔界作客。」

  不驚想起之前在現世的事,對於魔王邀請自己的目的也猜出幾分。最近有些無趣,他確實想過出去走走,不過……

  他喝了一口茶之後,才問道:「此事父皇可知?」

  「回殿下,陛下已經知曉,稱一切但憑殿下拿主意。」

  他思忖片刻,道:「讓人回復皇叔,本殿和父皇暫時脫不開身,改日再送上拜帖。」

  「是。」宮女俯身行禮之後,輕移蓮步退下。

  不驚將香茗喝完,又打著呵欠躺倒在軟榻之上。

  星月滄瀾忙完正事回滄瀾殿時,得知不驚回絕了星月瓊若的邀請,有幾分好奇。

  「父皇還以為小傢伙想出去散散心。」

  他懶洋洋地搖了搖頭。他之所以退掉星月瓊若的邀請,一是因為星月滄瀾離開神界不短的時間,積累了不少事需要他定奪,事務繁忙;第二個原因卻是因為他對另外一件事更加好奇。那就是,德瓦的師父。

  當日,他們將德瓦帶回神界之後,再次對他進行了審訊,根據一些細小的線索推斷出德瓦的師父極有可能是三空六界之人。星月滄瀾當即派人前往各界調查,這幾天應該就會有結果。比起挑選寶物,他當然更喜歡刺激的冒險生活。

  「父皇,德瓦的師父的事有消息嗎?」

  星月滄瀾立即明白不驚拒絕邀請的原因。

  「尚未,不過,父皇估計差不多就是這幾天有結果。」

  不驚喔了一聲,又拿起書慢吞吞地趴在軟褐上,星月滄瀾坐在一邊好笑地看了他一會兒,讓宮女準備.沐浴之事。

  沐浴之後,他才也擠到軟榻之上,讓不驚枕在他的手臂上,兩人一起看書,偶爾為不驚解釋幾句,更多的時候笑而不話,以看小傢伙為難的模樣為樂,不知過了多久,兩人都不知不覺地睡著,書不知何時落在地上,被風吹著向後翻了不少頁……

  如此「頹廢」幾日,滄瀾殿忽然迎來了一位貴客——風雲無垠。不久前,他已經和他的愛人風雲初七回到花界生活。此處便以本名花淵叱吒稱呼他,他的兒子風雲初七則為花軒昂。

  星月滄瀾見到花淵叱吒著實有些意外。因為他和花淵叱吒雖然為上下級關係,又是好友,但平日各有所忙,又有自己的小戀人要顧,非公事所需的場合,他們很少有機會見面,更何況花淵叱吒會親自來找自己。

  看他的神色有些嚴肅,星月滄瀾猜測想必是出了什麼大事。尤其,他居然獨自一人前來,沒有帶著花軒昂一起,更讓星月滄瀾起了疑惑。平時,花淵叱吒和花軒昂幾乎是形影不離。

  「花淵,請坐,今日怎麼有空上來?」星月滄瀾問道。他的性格雖然惡劣,但也不至於在此時還和花淵叱吒開玩笑,所以直入主題。

  不驚也有些好奇:「花淵叔叔,為何不見軒昂?」

  花淵叱吒面色凝重,道:「淪讕,不驚,我今日來正是為了軒兒的事。

  「出了什麼事?」不驚連忙追問。

  星月滄瀾見不驚如此激動,瞥了他一眼,有些吃味。

  花淵叱吒道:「不知滄瀾和不驚是否還記得我曾經和你們提過,軒兒在轉世於風然帝國之前還有一世。」

  星月滄瀾頷首:「記得,如何?」

  不驚原本對於花軒昂的第二世並不十分清楚,後來與花軒昂成為好朋友之後才知道詳細情況——花軒昂的第二世過得非節痛苦。

  花淵叱吒繼續道:「一直以來,我對這件事都百思不得其解,也一直在暗暗擔心。軒兒恢復記憶之後,也曾問過我這中問題。因為不想讓他煩惱,我只說是意外,是你和我開了一個玩笑,因為他知道我和你是好友……」

  說到這裡,他歉意地看向星月滄瀾。當時那麼說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尊帝權力極大,隨意將一個人的魂魄換於異世是輕而易舉之事;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星月滄瀾和他的私人關係。花軒昂本是聰明之人,其他的說法他未必會信。為了讓花軒昂相信他的說辭,他只得將尊市推出來。

  「本皇明白,之後如何?」星月滄瀾毫不在意地擺手,他與風雲無垠的好友關係已經三十多年,豈會不明白他心中所想?更何況,他本身枉傲,縱使真有人故意冤枉他,他也未必在意被誤解。廢話不多說。

  花淵叱吒繼續道:「事實上,自從知曉此事,我一直在秘密調查,前不久終於查出重要的線索。當年軒兒,緊隨我之後投入輪迴井時,西邊的天空曾經出現過異象,大片的火燒雲肆虐之後,白晝驟然變回黑夜……」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特意看了星月滄瀾一眼,就像是不住下說,星月滄瀾也會知情。

  不驚看見星月滄瀾眼裡難得地出現一些訝異,不由得奇怪地問:「父皇,這種異象有何不對?」

  星月滄瀾道:「天地之氣,無論陰盛陽衰,或者陽盛陰衰,其比例已固定,難有變化。就算有變化,也不可能如此劇烈。由至陽轉為至陽,乃大凶之兆(杜撰),必有妖孽出現。

  不驚很快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所以花淵叔叔覺得這件事可能和軒昂有關?」

  花淵叱吒點了點頭:「此事一直是我心頭上的一根刺,如今有了線索,我必須去調查清楚。不然的話,就算軒兒現在無恙,只怕以後會受苦。」

  他雖然神色淡然,語氣平靜,不驚仍然能感覺到他對花軒昂的深情,暗自為花軒昂感到高興,抬首看到抱著自己的人,心中滿足之感更甚。

  星月滄瀾察覺到他的目光,勾唇淺笑,揉揉他的頭髮,看向花淵叱吒:「所以,你來找本皇是想……」

  花淵叱吒道:「回花界之後,我便打算帶著軒兒一起去查探。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裡是暗香大陸。」

  星月滄瀾略一沉吟,道:「本皇記得,暗香大陸的空氣極為奇特。外族人若沒有服用過大陸上生長的一種做『哈比果'的果實,便無法適應大陸的生活,輕則腹瀉不止,重則昏迷不醒。」

  「不錯,所以我想問你借四枚哈比果。」花淵叱吒道出來意。

  宮內珍奇異寶,無所不有,難怪花淵叱吒特意來此。

  星月滄瀾頷首:「這是小事,何以談得上『借』字。」

  不驚突然道:「花淵叔叔,你們什麼時候出發?我和父皇也和你們同去。」

  星月滄瀾奇異地看著他:「小傢伙之前不是還說要調查德瓦的事?」

  「軒昂是我的朋友,我當然更擔心他。」不驚理所當然地道。

  星月滄瀾微挑眉,似是不贊成。他並非不願不驚幫助花軒昂,而是小傢伙這態度……他不由得檢討自己:平時他是否給太多的機會讓他與花軒昂接觸?

  「我要去!我要去!」不驚將嘴湊到星月滄瀾耳朵跟前,故意提高音量。

  星月滄瀾反射性地避開,哭笑不得,悄然伸出手在他的屁股上擰了一把:「你這小東西,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花淵叱吒在一邊看著這兩人也覺得好笑。若是在以前想見到尊帝陛下這般模樣,連做夢都不可能。他不由得也想起自己寶貝,這時候應該還安穩地睡著吧?

  正在不驚與星月滄瀾嬉鬧之時,侍衛匆匆入內:「報——」

  「何事?」星月滄瀾按住懷裡掙扎的人,隨口問道。

  侍衛道:「天電大人有事求見。」

  「宣。」星月滄瀾一邊說,一邊示意花淵叱吒不必迴避。

  天電很快疾步走入跪下行禮:「微臣參見陛下,十二殿下花皇陛下。」

  「起來吧,什麼事慌慌張張?」星月滄瀾不滿地道。

  天電道:「回陛下,微臣已經查到關於德瓦的師父的一些線索。」

  「喔?說來聽聽。」星月滄瀾漫不經心地道。


皇兒,接招(卷一)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二)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三)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四)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五)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六)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卷七)  By憐惜凝眸
皇兒,接招 (卷八) (卷九)by 憐惜凝眸



TAGS 表情 神界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